热门小文章

【同人极品家丁一年之约系列】1-2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4:57:3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人物介绍

林晚荣:26岁,原作主人公,风流倜傥,才华不凡,但自大狂妄,做事高

调,不懂收敛,得罪了很多官场人物,人称林三哥。

董巧巧:17岁,董仁德之女,董青山的姐姐,林三妻子之一,小家碧玉,

为人温顺,对林三一往情深。经营着食为仙酒楼,林三突厥兵败后被诚王擒住,

调教半个月后放回。

洛凝:21岁,林三妻子之一,吏部尚书洛敏之女,洛远的姐姐,名门才女,

大家闺秀,知书达理,性情温婉,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林三突厥兵败后被诚王擒

住,调教半个月后放回。

萧玉若:23岁,萧家大小姐,萧家商业帝国实际掌舵人,林三妻子之一,

为人要强不服输,但因为从事商业,功利心较重,痴恋林三,林三突厥兵败后被

诚王擒住,调教半个月后放回。

萧玉霜:17岁,萧家二小姐,林三妻子之一,有小孩子特有的任性刁蛮,

但本性天真烂漫,痴恋林三,林三突厥兵败后被诚王擒住,调教半个月后放回。

肖青璇:24岁,大华出云公主,皇帝失散多年的女儿,玉德仙坊掌门传人。

林三正室,为人识大体,懂人情,高贵庄严,美貌非凡。救援林三误吸入迷

香与林三交合,怀有身孕。林三突厥兵败后被诚王擒住,调教半个月后留在诚王

府中做人质。

秦仙儿:22岁,肖青璇妹妹,霓裳公主。皇帝失散多年的女儿,白莲教圣

姑安碧茹的徒弟,白莲教圣女,前职业反贼,后来与皇帝相认,林三妻子之一,

迷恋林三,醋坛子,且争强好胜,林三突厥兵败后被诚王擒住,调教半个月后放

回。

安碧如:32岁,秦仙儿之师,白莲教圣母,苗族圣姑。林三妻子之一,外

表热情放荡,内心痴情。林三突厥兵败后被诚王擒住,调教半个月后,成为诚王

府中性奴,留在诚王府中。

宁雨昔:34岁肖青璇之师,玉德仙坊武宗宗主。林三妻子之一,脱俗仙子,

痴恋林三,林三突厥兵败后被诚王擒住,调教半个月后,成为诚王府中性奴,留

在诚王府中……

徐芷晴:26岁,户部尚书徐渭之女,京华学院教习,国子监祭酒大华军军

师,冷静理性,女中诸葛。擅长发明机械。林三妻子之一。林三突厥兵败后被诚

王擒住,调教半个月后放回。

李香君:14岁,宁雨昔弟子,肖青璇小师妹自少在玉德仙坊跟宁雨昔学武,

小萝莉一个,暗恋林三。林三突厥兵败后被诚王擒住,调教半个月后留在诚王府

中。

郭君怡:40岁,萧夫人,萧玉霜、萧玉若之母,对林三有好感。调教半个

月后放回。

皇帝:54岁,赵元羽,当今皇上。性格冷静、隐忍,攻于算计,为人自私。

前度女友是萧夫人郭君怡。

李泰:72岁大华军元帅,徐芷晴的家翁,掌管大华国全部军队。

李武陵:14岁,李泰之独孙,聪明勇猛,但年少气盛,视战场为儿戏,大

华军元帅接班人。

赵康宁:24岁,诚王世子,二世祖小王爷,骑射精熟,武艺超群,但性格

欺软怕硬,仗势欺人,谋略文化差了诚王几个档次,对父亲诚王言听计从。

苏慕白:30岁,状元郎林三出现前是皇帝红人,林三出现后被皇帝冷落,

后来偷偷投靠诚王,对林三切齿痛恨,欲除之而后快。

候跃白:26岁,金陵府尹之子金陵第一才子,追求过洛凝,是林三情敌,

对林三切齿痛恨。

于文坡:27岁,扬州第一才子,体胖,表面是文人,但内心非常残暴,崇

尚暴力。

田文镜:26岁,工部尚书之子,其父纳妾众多而且美貌,因为是父亲的女

人不能染指,甚是苦恼,有乱伦倾向。追求过萧大小姐,是林三情敌,对林三切

齿痛恨。

叶雨川:28岁,风流才子,正经书没读过多少,玩弄女人的书看了不少,

调教女人方法众多。追求徐芷晴,是林三情敌,对林三切齿痛恨。

诚王:53岁,赵元兴皇帝之弟,造反未遂被发配。潜势力庞大,为人诚信,

有勇有谋,一代枭雄。

陈必清:42岁,御史大夫。

顾顺章:65岁,帝师,行事神秘,威望极高。

顾秉言:36岁,帝师顾顺章之子,诚王的死忠粉,在林三铲除诚王时为诚

王说话,被林三教训过,对林三切齿痛恨。

其他龙套就不详细介绍了

解释一下本文的时间、长度、重量单位的称呼,本人不是考古专业,这方面

的知识基本是百度,看色文,作个统一就好,如有杠精,请绕道别看了。

时间单位:一个时辰= 2小时,一炷香= 30分钟,一盏茶= 15分钟。

长度单位:一寸= 3。33厘米,一尺= 33。33厘米,一丈= 3。33

米重量单位:一斤:500克,一两:50克,一钱:5克货币单位(按明代):

1两银=1000铜钱=600元人民币

***********************************

诚王从金陵出发,带领亲兵及林三妻眷直奔京城,期间不停有探马来回于诚

王车仗品报消息,诚王一时叹息,一时惊呼,一时大叫,一时狂笑。众人以为诚

王已经失心疯了。但诚王命令手下众人,不得骚扰林三妻眷,证明诚王还没有疯。

林三妻眷也渐渐淡忘拿半月来的羞辱,回复了本来的品性和气质。

时间一晃二十日,诚王率兵来到京师城下五里扎营,征用了官道上云来客栈

作为军队临时行营,此时,诚王和赵康平坐在大厅之中,诚王手指轻轻扣着茶几,

哼着小曲,形态休闲。赵康宁一副趾高气扬的神态。大咧咧地坐在诚王身边。

这时门扇一分,花容月貌的女人鱼贯而入,在大厅站定,她们分别是秦仙儿、

徐芷晴、洛凝、萧家三母女、董巧巧七人。

秦仙儿首先开口「老匹夫!你这次召我们来又想耍什么花招!?」

诚王一点都不恼,拿起茶盏,抿了一口茶,慢悠悠道「侄女何必如此动怒,

本王今日召各位夫人前来,是想告知夫人,本王准备在三日内释放林晚荣。」

众女听罢大喜,秦仙儿连忙改口道「叔父,方才侄女言语多有得罪,叔父勿

怪,叔父所言不假?」

「本王封号诚字,多年来无论朝野之上还是私下承诺,何时出尔反尔?只有

世人背信诚王,诚王没有背信世人。」诚王严正道。

徐芷晴细想一下,问「怕王爷用意没那么简单吧。」

诚王一脸严肃「本王探马得知,大华与突厥在雷虎山之战中误中敌军埋伏,

士兵阵亡大半,现李泰率领12万残军退守居庸关。突厥已经集结30万大军日

夜攻关,居庸关危在旦夕。居庸关一旦失守,京城危矣,形势十万火急。」

徐芷晴闻讯大惊。

诚王慷慨道「本王虽为落难王爷,但也是识大体明事理的赵家男儿,为大华

社稷计,为大地苍生计,决意放下私怨,释放林晚荣援救大华军于危难之中。国

事当前,应摒弃私怨,共对外敌,保我大华江山不受胡虏欺凌。」

诚王神情严峻,大义凛然,看上去就是一个为国为民的正人君子。完全不像

一个造反王爷应该有的卑猥小人做派。

「另外,突厥汗王已经发话,大华议和必须派林晚荣为使。本王将尽快放林

晚荣往前线处理议和事宜。」

徐芷晴听诚王一席话,轻轻点头,心中暗暗佩服这个人渣诚王还有这般胸怀

气度,不输林三。

「本王还有一件好事要告知各位夫人。」诚王阴笑「本王意欲放在场七位夫

人回家和林晚荣团聚。各位夫人意下如何?」

众女听罢狂喜,董巧巧更是要上前下跪拜谢。

诚王微笑道「等本王把话说完,释放林晚荣乃民族大义,本王不怨不悔。至

于释放各位夫人……本王有条件也是理所当然咯。」

诚王扫视一下众女,继续道「本王条件只有两条:一、从释放夫人之日起为

期一年,众夫人成为本王禁脔,必须无条件接受本王调教。

二、接受调教的一年期间,不得与林晚荣同床行房。

一年后,本王与夫人恩怨两清,互不拖欠,夫人恢复自由身,本王不再干涉

夫人自由,也不会拿夫人之前那半个月的丑事要挟众位夫人,夫人意下如何?」

众女沉思片刻,徐芷晴问道「若一年之约到期,王爷不肯放过我等,我等如

之奈何?王爷放了我等回家,万一我等食言与林三行房、又或者不听从王爷调遣,

王爷如之奈何?」

诚王一拍大腿「本王如果真不想放过众位夫人,直接把你们禁闭然后强上就

是,不需要搞什么一年之约。本王的诚信难道你们还怀疑不成?!本王诚信待人,

如果你等不诚信待我,违反契约,你们也不想想,董青山、董老爹、徐渭、洛敏、

洛远、安碧如还有萧家在金陵府中三百余口人在谁手中?」

诚王狠辣地扫视了一下众夫人,见众夫人面上略带惊惧,进一步威胁道「不

接受这个约定也无妨,本王只是给你们一次和林晚荣白头到老的机会,只要你们

忍耐一年,一年后悉随尊便,本王也不再提及以往之事。不愿意的话,本王可以

直接把夫人扣下,终身接受本王调教,也是本王美事一桩。」

众女听诚王的话后面色大变,的确,诚王的变态手段在过去苦难的半个月见

识过,现在想起也会做噩梦。

「本王也有一个手段,防止你们受不了林晚荣的诱惑与之行房。」诚王拍了

一下手,仆人送来了一盒印泥和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印章。

诚王解释道「本王的印泥经过特别泡制,一旦印上皮肤如刺字纹身,干搓水

洗皆不能搓去,只有按秘方才可去除。众位夫人放心,本王现在就公布去印方法:

先用雄黄酒泡于皮肤一个时辰,再用枫香脂二钱、丁公藤五钱与醋煮沸,所得汁

液涂于印迹之上,即可去除。本王要在你们身体私密位置盖上印章。林晚荣如要

与你们行房,必会发现印迹,这等丑事,夫人也无法解释吧。一年后夫人自行擦

去,本王不会追究。如果夫人在本王调教的一年内擦去,哼,本王手上的人质,

不是白拿的!」

诚王又道「契约已经拟好,夫人如果同意本王条件签署契约。就请坐于身后

的太师椅上,褪去亵裤,挽起裙摆,把两腿分放于椅把之上,露出私处,让我儿

康平施章,印迹干后,在契约上签字打指印。本王三日内,放夫人们回家。」诚

王看到众女还是犹豫不决,继续道「夫人想清楚了,早签契约,早日回家与林晚

荣相见,迟了一天,其他夫人就捷足先登了……」

话音刚落,董巧巧首先在众人面前伸手在裙内褪下亵裤,坐在她身后为她准

备的太师椅上,挽起裙摆,两脚一分,把牝户大大咧咧地露了出来,脸一红,偏

过头,用蚊子大的声音说了句「请王爷施章。」

「我也要马上见那个坏人。」萧玉霜看到董巧巧要捷足先登,马上也学董巧

巧一样,褪去亵裤摆出了同一个姿势。坐在太师椅上。

榜样的威力是无穷的,秦仙儿、洛凝、徐芷晴、萧玉若也不甘落后,纷纷涨

红了脸,羞涩地脱去亵裤,坐在太师椅上,露出牝户。

六女落座,露出牝部,只剩下萧夫人郭君怡还站在当场。

诚王大笑「萧夫人,其他夫人都答应一年不和林晚荣行房,林晚荣一定很欲

火难平,你不签契约,难道是为了代替你女儿抢先安慰你的女婿?」

「你!!无耻!!」

「萧夫人,其他夫人都是可以与林三行房之人且签契约了。你这个寡妇对这

契约还在犹豫,不得不让人遐想连连啊,你真是个贞妇。」

萧夫人认为自己只是林三的丈母娘,应不在诚王淫虐的范围之内,想不到诚

王连她的主意都想打,听到诚王这样讽刺她,她正要反驳,萧玉若在旁劝道「妈,

算了,还是快点完事回去找林三哥吧,别斗嘴了,难道你真想留下来让他们羞辱

你吗?」

「哼!」萧夫人冷哼一声,脱下了亵裤,坐上她身后的太师椅,撩起了裙摆,

分开了双腿,转过了脸,闭上了眼睛。

「嘿嘿嘿!」赵康宁这个月来一直为父亲上下奔走,错过了诚王调教众女的

半个月大戏,自然没有看过这的惊艳的场面,现在看到七个美若天仙的女人,自

动自觉褪去亵裤露出私处,等他盖章,不由得放肆淫笑。

只见他来到众女面前对众女逐个指挥「屁股坐太里面了,要坐出来一点,对!

把骚屄突出来,不突出来怎么盖章呢?把骚屄和屁眼都要露出来,对!还有

你,把腿分开一点,不分开我怎么看的清楚,看不清楚就盖不了章。「众女羞辱

地在赵康宁的摆布下,突出自己私密的牝部。

七个雪白的屁股露了出来,在一条直线上排好了队,横陈在赵康宁面前。赵

康宁心花怒放,林晚荣再有艳福,也没有现在那样,让他6个夫人加个丈母娘在

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大厅中,自动直觉露出牝部让他观赏吧。小王爷踱这方步,

逐个观察众位夫人的私处。董巧巧的牝部中规中矩,阴毛不算太多,牝部在男人

的视奸下有节奏地一收一放,非常生动。萧玉霜的阴毛刚刚长出,还很稀少,屄

穴看上去很鲜嫩,散发出处女的气息。萧玉若和郭君怡的牝部被一片浓密漆黑的

阴毛覆盖,萧玉若饶是处女,也只是隐约看出屄穴轮廓。洛凝的阴毛很整齐而且

秀气,估计这个金陵第一才女平时有专门打理过,牝部粉嫩粉嫩的非常可爱。最

后是徐芷晴的牝部,因为之前被残忍地剃光了阴毛,现在阴毛刚刚长出,摸上去

像个刷子,而且黑褐的阴唇和屁眼,无情地诉说这前段时间她受到的非人折磨,

这两处的黑褐与其他地方白色的肌肤非常不协调。赵康宁来回穿梭,摸摸这个的

屄穴,拉拉那个的阴毛,满脸淫笑,猥琐至极。

「嗯,差不多了。」赵康宁玩弄了好一阵,也觉得玩够了。「本小王就为几

位夫人盖章吧,位置在大腿根顶端内侧,这个位置就算脱光了只要并拢你们的骚

腿,是看不出来的。要是分开腿,就不好说咯。」

赵康宁拿起印章,蘸足了印泥,从董巧巧的大腿根开始,然后是萧玉霜、萧

玉若、洛凝、徐芷晴、秦仙儿,狠狠地往众女的大腿根盖印。因为萧夫人刚才不

肯签契约,赵康宁怀恨在心,盖章时跳过了萧夫人,当回头再来到萧夫人屄前,

赵康宁笑道「夫人下体毛发太多,大腿根毛发太多无法盖章,只能盖在臀部了。」

说毕,把蘸满印泥的印章正正中中盖在了左臀中间。萧夫人丰硕的屁股赫然

印着「诚王私豚」四个鲜红的楷体字。

(2)

***********************************

本章纯剧情过渡,主要诚王和皇帝的表面和解,本章之后,肉戏正式开始。

***********************************

赵康宁拿起印章,蘸足了印泥,从董巧巧的大腿根开始,然后是萧玉霜、萧

玉若、洛凝、徐芷晴、秦仙儿,狠狠地往众女的大腿根盖印。因为萧夫人刚才不

肯签契约,赵康宁怀恨在心,盖章时跳过了萧夫人,当回头再来到萧夫人屄前,

赵康宁笑道「夫人下体毛发太多,大腿根毛发太多无法盖章,只能盖在臀部了。」

说毕,把蘸满印泥的印章正正中中盖在了左臀中间。萧夫人丰硕的屁股赫然

印着「诚王私豚」四个鲜红的楷体字。

赵康宁大笑道「诚王私豚就是我王府家私养的猪,我家吃的猪肉都是王府自

己养的,平时好吃好住养着,为了和其他的猪区分开来,就在猪屁股上盖这个章。

现在你们7人也要盖章,临时也找不到合适的印章,于是就用这个章啦,望各位

夫人见谅。萧夫人,这个章本来就是盖猪屁股的,盖大腿根是用错地方,就您盖

的位置才是这个章应该盖的位置,夫人你说对不对?」

萧夫人憋的满脸通红,紧咬嘴唇,硬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这时诚王插话道「既然众夫人同意签下契约,一年内,本王就是你们的主人。

但本王事务繁重,未必次次亲临,吾儿康平也可以代替本王前来调教你们。除本

王父子之外,本王还会派人调教你们,所派之人必须持有本王信物。」

诚王命仆人取来七块形状各异玉佩放于众夫人面前,介绍道「信物是一块翡

翠玉佩,刻有字,分别是巧、霜、若、君、凝、芷、仙。各自代表你们七位,你

们现在认清楚各自的信物,持有你们名字的信物者就是你们的临时主人,各位夫

人须无条件听从主人调教。持有信物,如本王亲临,你们可曾听明白?」众女齐

声答允。

诚王不放心地提醒道「对了,本王要提醒众位夫人,本王会严守夫人之前的

经历调教的秘密还有本次契约的细节,夫人之间不要相互揭穿哦。各位夫人身上

都有丑事,就别相互倾轧了。一旦本王查出有人泄露出去,休怪本王手段狠毒,

做事无情。」

诚王做事有理有节,诚信公道,众女听罢也觉得诚王虽然坏事做尽,但也是

诚信可靠之人。做坏事还考虑保证对方利益,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人渣。

少倾,众女身上印迹干透。众女穿上亵裤后,在契约上签名盖手印,然后欢

天喜地退出了大厅。

众女离去后,诚王面色凝重,向赵康平叹息道「康儿,明日为父自去皇宫与

老畜生讲和,事不得以,我父子生死在此一举。如果讲和不成,我赵家危矣、大

华国危矣。」

赵康平听后大惊,聒噪道「父王有3万精兵,直接下令攻下皇宫,父王直接

坐上皇位,谁人敢说父王,孩儿一刀把他剁了,何必以身犯险,和老畜生讲和,

继续向老畜生称臣?」

「那是造反!!皇宫能攻下来,李泰的12万精兵会听我们的吗?任由我们

弑君夺位?现在李泰12万精兵据守居庸关,离京城近在咫尺,解突厥之围后,

回师京城,我们如何应对?!老畜生杀不杀?出云霓裳两公主杀不杀?林三和他

的妻妾杀不杀?万一李泰觊觎大华皇位,挥兵掩杀,我等3万亲兵敌得过12万

和突厥作战九死一生的精锐老兵吗?到时恐怕大华皇帝改性李了!如若我们率亲

兵前往居庸关,趁李泰和突厥交兵之际从后捅一刀,李泰军被灭,突厥大军掩杀

过来,我们可以抵御30万突厥大兵吗?大华国都是突厥的了,我们还争什么皇

位?平儿!你这个脑除了匹夫之勇,考虑过后果吗?!」

诚王一番说辞,把儿子教训的哑口无言,满头大汗。「为父已经考虑过,既

然老畜生健在,就还是一国之君。他振臂一呼,大华老百姓还是听皇帝的,我等

依然是反贼,我们敌不过天下百姓悠悠之口。所以必须与老畜生和解,摘下反贼

罪名。为父手上有3万亲兵,有忠心追随的朝官,有林三一家。只要老畜生头脑

正常,必然与我们和解,最起码表面上与我们和解。」赵康平从小喜欢骑马射箭

拿刀砍人,最讨厌思考政治揣摩人心,既然诚王思虑好了,点头附和称是。

诚王吩咐道「平儿明日带齐3万亲兵四面包围京城号称保卫京城,实则替为

父壮声势,如果为父两个时辰不出皇宫,估计已经死于老畜生手中。平儿可直接

攻入皇宫。杀尽皇宫所有人,然后称帝!下旨昭告天下,称为父和老畜生当庭理

论,当场气死老畜生,为父也被护卫当场刺死,赵家就你一个男丁,克成大统名

正言顺,然后严防李泰发难,再下旨要求李泰交出兵权,李泰若为臣下,理当交

出兵权,若李泰有异心,则号令天下共讨之。如果突厥……」

「父王说了这么多,孩儿记不下,父王幕僚无数,我听他们的。」诚王还没

有吩咐完,就被赵康平打断。诚王这番话基本算临终遗言了,赵康平居然没有耐

心听完就打断,心中恼怒,问道「为父幕僚无数,如果意见不一,你怎么办?」

「孩儿就数人头,按人头最多的策略办。」

「老子英雄半生,怎么有你这样的不肖子孙!老子如果死了,你这个蠢材被

赵元羽这个老畜生怎么玩死的都不知道。老子的家业落在你这个蠢材手中真是苍

天无眼。老子无论如何都不能死!!」诚王心中暗骂。但此时又不是骂儿子的时

候。只好把刚才的意思再重新说了一遍,又让赵康平背了一次,赵康平领命而去。

次晨,诚王一身素衣,坐在轮椅之上,由两个仆人推行下,叫开了京师城门,

来到了皇宫门口,请见皇帝赵元羽。太监看到诚王单枪匹马来求见,连忙通传后

很快就回到皇宫门口,说出了皇帝赵元羽的意思,让诚王脱光上衣,只穿贴身短

裤,缚双手觐见。

推轮椅的是诚王资深贴身仆人,听到有人如此侮辱自己主人刚要骂街,被诚

王制止「无妨,皇帝这次杀不了我,你俩放心在门口等我吧。」

一会儿,诚王按皇上要求,赤裸上身,下身穿贴身短裤,自绑双手坐在轮椅

上,被两名太监推到了皇上座前。

皇帝见诚王入见,大怒,拍案而起「你还敢来见朕?你不怕朕杀了你吗?」

诚王一面镇定,从容回答「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臣弟怕死还会赤膊缚

手来见吗?臣弟今天前来,不是来寻私仇,而是为保我赵家江山而来,兄长开口

要杀要剐,恐有失天子气度,让天下人见笑。臣弟这次舍命前来,就是和皇兄分

析天下大势,皇兄听臣弟把话说完,再考虑是否处死臣弟,如何?」

皇帝一面怒气,但没有说话,明显是让诚王继续说下去。

诚王又道「吾儿康平亲率3万亲兵在京城外等着臣弟回去,这3万亲兵进可

以赴居庸关抵御突厥,退可以进入皇宫保护皇上,康平如果两个时辰内不见臣弟

回去,心中着急皇上安危,必定带兵入宫保护皇上,这3万亲兵何去何从,就凭

皇上一念。」诚王内心胸有成竹,但还是装出一脸的诚惶诚恐

这是逼宫!皇帝心中火起。

诚王见皇帝不语继续道「今天我俩在此,不谈君臣,只谈家事!愚弟与兄长

曾因皇父崩殂后为皇位相争,时隔多年,愚弟早已收心革面,兢兢业业辅助兄长

治理大华,并无二心,虽然期间对施政偶有争议,也是和兄长好好商量,最后由

兄长裁定,愚弟执行起来没有半点含糊。愚弟任吏部尚书期间,也是勤勤恳恳,

没有拿手中权力给兄长增加半点麻烦。大华,乃我赵家之大华,大义面前,愚弟

一向急国家之急,从来没有因为兄弟相争,出卖我赵家利益。岂料徐渭洛敏二人

挑拨离间,迷惑圣聪,使我兄弟失和。尤其是林三这个卑鄙小人!!怂恿兄长谋

害愚弟,而且直接出手加害愚弟,愚弟如今已是残废之人。愚弟想向兄长当面解

释,但兄长听吗……」诚王对皇帝诉说二十多年兄弟恩怨,手摸着齐膝折断的残

腿,说到动情之处,潸然泪下。

皇帝听罢,也为之动容,瘫坐在宝座之上,放声长叹。

诚王道「居庸关兵势危急,如今突厥汗王同意议和,但必须由林三为使前往,

可有此事?」

皇帝听到要谈兵事,仁和之相一扫而空,面露坚毅狠辣的神色。

「林三在愚弟手中,愚弟愿以大华社稷为重,放林三前往谈判。但愚弟心中

还有顾虑,怕兄长休兵之后要了愚弟一家老小性命。愚弟斗胆恳请兄长降旨昭告

天下,平反愚弟之前谋反罪名,肯定愚弟过往功绩,并赐愚弟一家丹书铁券,保

愚弟一家平安,让愚弟安度残年。愚弟今天所做一切只求自保性命,了此残生,

望兄长成全。」

皇帝听后恼怒,这明显是条件交换,用林三换诚王一家人头。但形势危急,

突厥人要林三,而林三又偏偏在诚王手中。诚王手中3万亲兵,又有林三人质,

目前诚王还没有发难,估计是忌惮李泰手上还又12万军队,李泰手中军队朝不

保夕,万一再吃败仗,则大华危矣,皇位危矣。当前应马上让诚王放出林三,与

突厥议和,保下李泰12万军队,方能震慑诚王3万亲兵。放过诚王一家换大华

国运和自己的皇位,条件还是划算。皇帝权衡再三,只能微微点头同意。

诚王见势,继续道「愚弟可以释放林三,但避免林三日后找愚弟寻仇,愚弟

在释放前必须打断林三任督二脉,使其终身不能运功练武,兄长不会有意见吧?」

皇帝面露难色,觉得这样做对林三不太仗义。

诚王进一步说服道「兄长,你的骨肉是出云、霓裳两位公主,自是无法更改,

但是两位公主的夫君难道就只能是林三一人吗?两位公主年龄轻轻,以后照样可

以生下一男半女啊。你又何必为林三这个无耻之徒,影响我大华国运呢?皇宫大

内高手如云,兄长何必留下林三武艺?头脑机智而且武功高强的林三也让兄长很

难驾驭,愚弟可以代兄长作此恶事,废去林三武功,兄长日后也方便驾驭,愚弟

之言妥否?

皇帝面无表情,默认了诚王。

诚王见皇帝面色已经缓和不少,继续道「愚弟还想向兄长讨几个官位,望兄

长恩准。苏慕白接替洛敏任吏部尚书,顾秉言接替徐渭任户部尚书。叶雨川任大

华军副军师,协助徐军师主理军务。」

皇帝大怒,正要开口拒绝。

诚王抢先道「徐渭洛敏已经被满朝文武批得万劫不复,东山再起机会渺茫,

而且两人还在愚弟手中养病,一时半刻怕是回不来了。苏慕白当朝状元,前期又

得到兄长悉心栽培,提拔为吏部尚书合情合理。顾秉言乃帝师顾顺章之子,帝师

是兄长信任之人。帝师之子接任户部尚书,名正言顺。叶雨川天资聪慧一直在徐

芷晴身边学习,这次任副军师协助徐芷晴,并非实职,兄长还有什么忧虑?更何

况……」诚王顿了一下「如果兄长答应此人事调动,愚弟将送还霓裳公主与兄长

团聚,兄长意下如何?」

又是条件交换!!皇帝心中暗骂。皇帝不知道苏慕白已经投靠了诚王。虽然

知道顾秉言和诚王交好,但只要帝师顾顺章严加管教,估计也不会太过偏向诚王。

诚王道「最后,愚弟还要向兄长要一个人。」

皇帝问「谁?」

诚王答「李泰之孙,李武陵。」

皇帝拍案而起「你居然敢提这个条件!」

诚王答「兄长息怒,愚弟见李泰之孙李武陵平日使枪弄棒不习文典,以后难

当将军大任,故斗胆邀请李武陵入我王府研读兵书经典,将来好接任大华军统帅

之位。」

皇帝反驳道「你是要挟制李泰!」

诚王道「愚弟也只是怕兄长秋后算账,才想到的自保方法,只要大华军不把

枪口对着愚弟,兄长如何用兵愚弟绝不干涉。兄长答应我这个条件,愚弟将把徐

芷晴、洛凝、还有萧家三母女送还兄长,兄长意下如何?」

皇帝听罢急问「朕的出云公主呢?」

诚王道「出云公主是林三正妻又有林三骨肉,送还出云公主,恐林三报复愚

弟会无所顾忌。所以出云公主和林三只能送还一人。公主有身孕,不宜走动,还

是在愚弟府上安养吧。等林三与突厥议和后没用了,出云公主生产后,愚弟再为

兄长换人如何?」

皇帝默然不语,在龙案前踱步。

诚王劝说道「军情危急,愚弟送还林三、徐芷晴回军中可抵10万大军,挡

住突厥攻势不成问题。送还霓裳公主、洛凝、萧玉若、萧玉霜,也好让林三感恩

兄长。至于郭君怡……难道兄长的心真是铁打的?偏要让郭小姐在我府上圈禁吗?

只要兄长保证愚弟一家老小安全,按愚弟建议任命徐洛两人的接任官员,并

且送李武陵到愚弟府上,愚弟誓助兄长一臂之力,扫平当前乱局,让兄长稳坐皇

位,绝不反悔!」

皇帝思虑再三,问诚王「你刚才所言属实,绝不反悔?」

诚王发誓道「愚弟发誓,与兄长约定全部属实,绝不反悔,有生之年,竭力

辅助兄长,奉兄长为君,有违此誓,五雷轰顶而死!」

皇帝听诚王发誓后良久,才对身边太监道「按诚王所奏拟旨,昭告天下吧。」

诚王心中大喜,知道诚王府一家上下的性命算是保住了。但是脸上没有表露

出喜悦的神色,扑通一声栽倒在轮椅前,没有了双腿的诚王拜倒在皇帝赵元羽的

面前叩头谢恩。

皇帝虽然知道台下诚王在做戏,但是既然诚王所言在理,自己没有选择的情

况下,就只能陪诚王把这出兄弟冰释前嫌的大戏演下去。当场离座上前扶起诚王,

命左右众人为诚王解绑,并且脱下自己身上的明黄色披风亲自为诚王披上,场面

让周边的侍卫和太监感动的泪流面满……

诚王见戏差不多了,擦了一把眼泪道「两个时辰快到了,皇兄既然宽恕臣弟,

臣弟应当即命令康平指挥亲兵北上助兄长打退突厥大军。」

皇帝眼珠一转,做戏归做戏,诚王不得不防。万一诚王亲兵到居庸关背后捅

李泰一刀怎么办?所谓国家大义在诚王心中不值一提吧。「贤弟可以引亲兵到卢

沟桥外,为居庸关和京城两处的后援即可。」

诚王心中冷笑,如果为居庸关和京城的策应,应该把兵布在两者之间的昌平

县。居庸关在京城西北,卢沟桥在京城西南,相距遥远,明摆着要把诚王亲兵调

离京城,调离居庸关越远越好。既然和皇帝和解了,也不当面拆穿。

「臣弟谨遵皇上圣旨,臣弟现在就和亲兵一起到在卢沟桥外听候皇上调遣。」

一个时辰后,大华皇帝颁布圣旨,平反诚王谋反之罪,嘉奖诚王多年功劳,

赐诚王丹书铁券一块;任命苏慕白为吏部尚书、顾秉言为户部尚书,叶雨川为大

华军副军师;又发一道密旨,由叶雨川送给李泰,令李武陵即日离军到诚王府读

书。

诚王当之无愧一个「诚」字,得到圣旨后没有食言,马上释放林三及7位夫

人。

苏慕白、顾秉言、叶雨川升官,对诚王更是感恩戴德,尤其是叶雨川,因为

调教众女得诚王赞赏,居然得了一个大华军副军师,这个官名足够他在其他猪朋

狗友面前炫耀,更是誓死追随诚王。

被断任督二脉的林三和徐芷晴、叶雨川带着皇帝的密旨火速前往居庸关军营

和李泰会合,商讨退敌事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