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劫爱仲夏夜】_0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0:5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劫爱仲夏夜

排版:zlyl

字数:21720字

TXT包:

劫爱仲夏夜.rar (24.38 KB)

劫爱仲夏夜.rar (24.38 KB)

下载次数: 22

一整个晚上,我的手气就是非常不顺,不管听牌听的多早,或是见任何一张万字就能胡牌,却总是只能任人宰割,只有频频付钱的份,老实讲,自从会打麻将以来,我牌运从来没这样背过,而且也从未发生过打了四圈只胡了三把牌的超级楣运。

虽然今天的大赢家是我的好朋友菜头,但我的心里依然很不是滋味,因为赌博一向很少输钱的我,今天不但被杀得惨不忍睹,同时还连抱怨的机会都没有,因此我再度瞟视了眼前那对迷人的大胸脯一眼,然后才有点无奈的站起来让出座位。

麻将这种打五家或六家的玩法,我一直都不喜欢,因为不管是正赢的痛快、还是输的正惨,都得在轮到自己搬风时让座换人上场,因此玩起来总是不够痛快,但是由于今天牌搭子不足,既不能凑成两桌麻将,也无法像往常一样另外开一桌十三张的扑克牌一决高下,所以我也只好将就着打六家。

我走到旁边点了根烟吸着,但眼睛却始终没离开海茵的身影,她那专注在牌局上的神情,看起来似乎有些野性与冷艳,但却又不失原有的性感及妩媚,那美丽的脸蛋在灯光下散发出一股平常在她脸上所没有的光辉,我寻思了片刻以后,猜测那应该是属于女赌徒所特有的一种韵味,那当中除了带点冒险性、还隐约透露出一些让人不容易查觉的烟视媚行。

海茵那对在紫色丝质衬衫下的硕大乳房,沉甸甸地垂悬在牌桌边,那浑圆坚挺的外观,使胸罩的蕾丝花边明显地凸出在丝质衬衫下面,而那半敞开的胸膛,让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地瞧见她那深邃的乳沟,每当她有所动作的时候,那颤巍巍的双峰总是牵引着牌桌上每个男人的目光。

我想海茵已经习惯了男人看她的那种眼光,而且,她也一定深深明白她自己有多么美丽和惹火动人,所以她能落落大方的任凭男性欣赏她傲人的身材与闭月羞花的绝美容颜;而也不晓得是否因为我今天的眼光,就是一直流连在她的双峰之间,因此才会变成手气这么差?

不过,虽然今天菜头和海茵这对情侣轮番上阵、手气好的难以置信,但真正的输家却只有我、以及我左手边的阿泰而已,至于坐我下家的康仔倒是始终维持着持盈保泰的小赢局面,因此他的眼睛也一直都在海茵的身上打转,每次当菜头和海茵换手时,他便显得有点意兴阑珊,总是四处搜寻着海茵的倩影。

至于刚接替我上场的大个是个很安静的人,牌品不错,尽管他也是输家,但却始终维持着风度;然而对另外那个也正在抽烟的家伙,我印象就不怎么好,因为不管他是在牌桌上还是在轮番休息,他那对三角眼也是老在海茵身上扫瞄,而他那种阴驇的眼神和右脸颊上那道超过七公分长的疤痕,使他看起来就显得相当残酷和阴险,根据我的经验,这个大约四十岁、穿着黑色休闲衫的老伍,应该是个黑道份子。

可能是我盯着海茵看了太久,她忽然若有所觉的抬头向我看了一眼,弄得我只好赶紧猛吸一口烟,然后趁着吐出烟雾之际移步走开,但是我却能感受到她的眼光还停留在我的背脊上。

我走进客厅,摁熄了烟头之后,便坐在沙发上沉思起来,由于刚才海茵看我的那一眼,让我原本就蠢蠢欲动的心思又再次翻滚起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我都是幻想着和她在一起翻云覆雨之后才能睡去,然而,打从两年前第一眼看到她开始,直到目前为止,我几乎都没有机会跟她单独相处,尽管我俩也常碰面和聊天,但因为她是由菜头带着参加我们这群球友的聚会,所以私底下我总是难越雷池一步,尤其最近听说他们俩已经打算订婚,我心里头那份失落感也就更加深沉,只是,我依然不死心,因为除了海茵那对带着梦幻、又不时闪烁着一丝野性光芒的媚眼之外,她那高挑动人、凹凸分明的惹火身材,更是叫我怎么也难以忘怀。

这间位在巷底的三楼小公寓,是康仔的叔叔所有,因为他叔叔在加拿大坐移民监,所以屋子才委由康仔管理使用,但也因此主卧室是大门深锁,只剩下另外一个房间让康仔自由运用,上次我们就是窝在那个房间打通霄的,不过今天因为已经有两个喝醉酒的康仔朋友睡在里头,所以我们才会把餐桌当成麻将桌,挤在狭小的餐厅内开起仗来,而这种老公寓的格局很奇怪,它是客厅连着厨房,厨房的右后方才是餐厅。

这是我第二次到这儿来,因为康仔是菜头的保龄球队友而非我的朋友,我是因为菜头才会认识他的,至于其它那几个人,我可就都是第一次碰面的,所以整个屋子里,我真正认识的就只有菜头和海茵而已。

对今晚的战况我有些闷闷不乐,但只要一想到海茵胡牌时那种眼睛一亮的撩人神色,我便连一点想翻本的念头都没有,毕竟能让自己喜欢的女人感到高兴,对我而言也是一种神秘的快乐,所以我并不在乎输赢,只是,菜头那付得意洋洋的嘴脸我就看得有些难受,不过没办法,横竖是好朋友,只好任由他嚣张去了。

我又点了根烟,翘起二郎腿一面吞云吐雾、一面凝思着海茵那身吹弹得破的雪白肌肤,以及她那完美得叫人目不暇给的丰满胴体,自从几个月前我在泳池边看见穿着蓝色比基尼的海茵以后,她那令人垂涎欲滴的美妙身材,便成了我每晚入睡前的唯一幻想对象,在梦里,我更不晓得已经有少次将精液灌注在她那性感诱人的檀口内。

我将客厅的灯光关掉一部份,因为略微昏暗的气氛更适合冥思与遐想,但我才一坐回沙发上,一轮牌业已结束,我被叫进餐厅重新捉风,很巧地,这次菜头拿到了红中、而我抓到了发财,所以我们两个闲家只好先坐冷板凳,看着其它四个人先开战,不过我只看了两把牌之后,便借口说要出去吃点消夜而走出了餐厅,只是我在开了大门以后,想了想便又转回客厅,因为我并不是真的肚子饿,而是为了不想看见菜头和海茵那些旁若无人的亲密举动。

也许是身为大赢家使菜头情绪特别亢奋,他才一闲下来便忙着和海茵调情,纵然海茵一再的推开他那双不安份的手掌,但终究熬不过他热烈的纠缠,最后还是只能任凭菜头搂着她的纤腰,一边和她耳鬓厮磨、一边还爱抚着她的大腿,我想每个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但菜头却毫不在乎,依旧想要公然的去和海茵接吻,在海茵困窘地偏头避开的那一刻,我便再也看不下去而借口离席,只是,独自呆在客厅里的我,心底那股不该有的醋意还是无法平息,所以我便坐在玄关前的穿鞋椅上,再度点了根烟,然后望着窗外发呆。

我才坐下没多久,有个康仔的朋友忽然从他房间走出来,那家伙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走进厨房,接着便转入了餐厅,看他那付宿醉初醒的模样,显然是完全没有看到我的存在。

我有点奇怪那家伙怎会没看见我,仔细一打量之后,才发现在客厅和玄关之间隔着一个半菱形假吧台,除了上面几根装饰用的斜切白铁管之外,下面的柜子其实不是酒柜而是鞋柜,所以只要我是坐着或刻意站到柜子边的死角,确实是很容易让里面的人忽略我的存在,而且,如果有人躲在落地大铝门的窗帘后,几乎是不会被人发现的。

我踩熄了手中的烟头,就在正要起身的时候,却突然听到海茵以低促的声音吪斥道:

「子涛,你别再闹了!这是在别人家里……怎么可以………」

我循声望去,发现菜头正搂抱着海茵从厨房走进客厅,他不但不顾海茵的制止,并且还放肆地将右手伸入海茵的铁灰色窄裙内乱摸,而海茵被他这粗鲁的举动吓得双腿紧夹,同时奋力地挣扎道:

「子涛,你疯了?快把手拿出来……唉!……讨厌……不要啦!」

然而菜头并未因此而停止下来,他一面爱抚着海茵的下体、一面焦躁地吻着海茵的脸颊说:

「来,没关系的,这里又没人,不会有人看见的……快点!把内裤脱掉我已经憋了一整晚,再也忍不住了!」

不过海茵还是不肯迁就他,她一边制止菜头的蠢动、一边气急败坏的低啐道:

「你真的疯啦?在这种地方怎么可以……万一被人看到怎么办……

再说等一下就要轮到你上桌了………「

但是菜头依旧不顾一切的对她上下其手的说道:

「反正我们都要订婚了,就算被人看到又怎么样……要不然等一下我快点射出来就是了。」

面对执拗的菜头,海茵似乎颇有有理说不清的无力感,就在她稍微迟疑的那一瞬间,只见菜头的右手猛地往下一拉,然后我便看到海茵的黑色蕾丝内裤已被一把扯落在她的双膝上方,而发出惊呼的海茵也一个踉跄、站立不稳的向后倒靠在墙壁上,只是她不倾倒还好,她这一倾倒反而让菜头顺势又把那条小内裤拉扯到她的足踝上,这一来不仅海茵很难把内裤穿回去,同时菜头也迅速地蹲下去,他一边用双手将海茵的裙裾往上推、一边脑袋便往海茵的大腿根处钻了过去。

这下子海茵真的慌了,起初她是有些手足无措的想推开菜头的脑袋,但在阻挡不了那颗脑袋侵袭的情形下,她开始用双手反撑着墙壁想要挪移逃开,然而菜头强而有力的压制却使她难以如愿,没办法之余,海茵只能弯着腰一边搥打着菜头的背部、一边娇声轻斥道:

「讨厌!子涛……你不要再舔了……啊!死相……你这死菜头你这样会害惨我的………」

我从未听海茵叫过子涛的绰号,而她这时却连「菜头」这浑名都叫了出来,可见她内心确实很慌张,其实菜头这名字是因蔡子涛这三个字用台语念时,只要把「子」拿掉便成了标准的菜头,也就是萝卜的意思;第一次听见海茵这么叫,我心里不禁有点莞尔,一时之间也就忘了之前想要现身帮她解危的念头。

而海茵似乎越慌张、菜头的脑袋动的就越来劲,只见他闷声不响的继续把脸孔埋在海茵的下体乱钻乱磨,直到海茵终于发出一长声带着抖音的呻吟、同时整个上半身也猛然掀起的时候,菜头才停止攻击,他抬头仰望着海茵得意的笑道:

「怎么样?把妳吃得很舒服吧?呵呵……现在把大腿再张开些,我再帮妳舔得更爽一点。」

虽然海茵没有回答,但我却清楚的看见她把双腿又张开了些,而菜头则满意的伸出双手将她的双腿扒的更加张开的说:

「对,这才乖,宝贝,我已经知道妳只要被舔屄就会想被搞,对不对?」

海茵依然没有作声,但她那起伏不已的硕大乳房已经透露出了她的生理反应,特别是当菜头再度把脸庞贴上她的下体时,她那仰首闷哼,同时一面甩荡着她那蓬大波浪卷的长发、一面双手捧住自己双峰爱抚的媚惑淫态,立即使我原本已然翘起来的老二,霎时如通电般的整根硬梆梆膨胀起来,我一手按住我鼓胀的裤裆、一面紧张地注视着接下来的发展。

菜头开始采取一边舔穴、一边挖掘的战略,他左手抱着海茵的右大腿、右手则用两根手指头抠挖着她的嫩穴,同时还偏着脑袋不停地以舌尖舔舐海茵的阴唇上端,他舔的滋啧有声,而海茵则是被舔的哼哼唧唧,艳丽的脸蛋不时浮现出骚痒难耐的表情,而她那双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柔荑,则有时搓揉着自己的酥胸、有时拉扯着自己的秀发,如果菜头的舌尖速度一加快,她不是浑身扭动着想去推开菜头的脑袋便是不断轻拍着墙壁浪哼道:

「啊……喔……子涛,你不能这样呀!……唉……噢……

涛,你这样被人看到怎么得了……啊呀……喔……真的不行啦……

死菜头,这是在别人家……会被人看到呀!「

不过菜头好像已经玩上了火,他根本不管海茵的抗议,在狠狠刺戮了几下海茵的阴道之后,这才抬起头来说道:

「如何?感觉棒不棒?要我继续这样帮妳逗、还是马上让我帮妳止痒?」

海茵的胸膛激烈起伏不已,她气喘嘘嘘的咿唔着说:

「唉,子涛……我们走吧,不管到饭店……或哪儿都没关系……

只要不是在这里……人家随便你爱怎么玩都可以。「

然而菜头硬是吃了秤铊铁了心,他一面用食指刮刷着海茵的阴唇、一面仰头盯着她说:

「下面都湿成这样了还能等到去饭店?何况我俩今天手气这么好,牺牲了牌局多可惜?不行!我要现在就地解决。」

就在菜头移开脑袋以后,我终于看到了海茵那诱人而充满神秘的下体,只见在被掀起至腰际的窄裙下,海茵穿着一双极为高级、别致的皮肤色吊带袜,除了在大腿处有着咖啡色与黑色的变化之外,它的吊带也是与众不同的咖啡色薄纱宽带,而非一般的蕾丝花纹,就连它的腰带部份也是黑色的同样设计风格,循着那性感而优雅的腰带往下看,在白晰平坦的小腹下,有着一丛乌黑而浓密的耻毛欣欣向荣,不过从我这边望过去,却无法窥见海茵阴部的全貌,但是依稀却可看见阴唇上闪烁而过的淫水反光。

我有点后悔刚才为什么要把灯光转暗,要不然我此时应该就可以瞧清楚海茵的整个桃花源,只是,就在我思索的瞬间,菜头已经又把手指头伸入海茵的阴道里面搅拌,他这毫无预警的突袭,令海茵娇躯一颤,两条修长的玉腿也抖簌着想要夹紧起来,然而菜头也马上又低头吻向她的阴部,只听海茵发出一声长哼,然后便是她急切的低呼道:

「哎──真的不能再来了!子涛……在这儿作真的太危险了……何况,很快就要轮到你打牌了。」

但是菜头岂肯就此悬崖勒马?他仍旧一边抠挖着海茵的阴道、一边逼迫着她说:「那妳还不赶快把衣服脱光让我干?或是妳想象上次那样让我一面玩、一面把把妳的衣服扯破、撕光?」

「不、不能这样……这又不是在汽车旅馆,等一下没衣服穿我怎么见人呀?」海茵似乎很担心,但我却觉得她说话的声音有些兴奋。

这时菜头用纯粹命令式的语气说道:「那就快点自己脱,否则我就把妳撕个精光!」

「唉,你这样……万一真的有人来,我要怎么办嘛?」虽然海茵嘴里这么说,却已开始动手在解开她的衬衫钮扣。

我看到这里,真的摸不清楚这到底是他们俩经常玩的性爱游戏、还是菜头临时起意的性冒险玩意?但不管答案是什么,他们俩这种大胆而荒诞的行径,不仅是让我大开眼界、而且也把我刺激的开始隔着裤子手淫起来。

菜头的休闲西裤和内裤都已被他匆匆地脱落在他的鞋面上,他握着阳具正在瞄准海茵的嫩穴入口,但刚敞开胸膛、准备脱掉衬衫的海茵,这时却若有警觉的指着康仔的房门说:

「这里很不安全,我们还是到沙发那边好了。」

菜头似乎也对那道紧闭的房门有所顾虑,因此他并未反对,立即弯腰提起裤子转身朝沙发像企鹅般的走过来,而海茵则跟在他后面,一边走一边脱掉了衬衫,当我看到她那对在黑色蕾丝胸罩内震荡的半裸双峰时,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妈的!

实在有够挺、有够大!我原本估计她的罩杯应该在36D左右,但此刻一看,那至少也有38E的尺寸,我睁大眼睛再仔细瞧了瞧,没错!那真的是一对充满弹性、浑圆又坚挺的迷人大波。

海茵顺手将衬衫放在茶几上,然后开始去脱她的胸罩,而早已迫不及待的菜头,一等她把胸罩卸除,便饿虎扑羊般的把海茵压倒在沙发上,我只瞥见海茵那对大奶子在解除束缚后蹦弹而出的那一剎那,然后便只能听到他们俩接吻的声音,因为从我所坐的椅子这边,已经看不见矮柜另一边的情景。

我连一秒钟都没耽搁,便小心翼翼地矮着身子,从穿鞋椅这儿移动到假吧台的死角里,等我缓缓地站直身躯、探头往沙发椅上看过去时,刚好看到海茵一面和菜头拥吻、一面忙着帮他脱掉自己的窄裙,而菜头在顺利地扯下海茵的裙子后便随手往后一扔,接着他一把扒开海茵的大腿,翻身上马准备攻城略地。

海茵配合无间地张开修长的双腿迎接他的叩关,但在菜头顶入的第一时间,我听到海茵梦呓般的声音说道:

「啊,老公……你要快点,千万别教别人看到呀………」

然而菜头似乎有意要逗她,他一面开始快速的抽插、一面却酷声说道:

「浪货,想叫我快点射,妳就好好的骚给我看!快点!小浪穴,快叫些亲热一点的给我听听。」

因为角度的缘故,我只能看到菜头的背部和海茵张开的双腿,不过却很难看清楚海茵的表情,所以我只能听见她娇嗔的说道:

「唉,老公……这是在别人家客厅……你叫人家怎么敢浪嘛,再说旁边人那么多,被听到了还得了?」

可是菜头却非常坚持,他不断用力冲撞着海茵的下体,直到海茵呻吟出声,他才又恶狠狠地说道:

「骚屄,还不快点叫些好听的……还有,婊子,不准叫我老公,我都还没跟妳订婚呢,谁是妳老公?」

我不知道菜头是如何驯服海茵这个看起来相当冷艳的性感美女,因为这个在床第间明显被调教过的一代绝色,这时已经开始喘息着哼道:

「啊……噢……亲爱的……哥……我的……大屌哥,请你……

用力干……喔……啊……对、就是这样……哦呵……好……

就是那里……噢……用力点……哥……人家要你再用力一点。「

听到海茵要求更加用力的叫床声,菜头果然更为卖力的顶肏起来,那「啪啪」

不绝的撞击声,意味着他确实每下都全根尽没、深插到底,但由于我只能看到他休闲衣覆盖下的半个屁股,那收缩的大腿肌又无法看得很真确,所以我不晓得他是否已马力全开、还是会有另一波更具威力的冲锋陷阵,不过因为他的裤子并未真的脱掉,而是依然堆在他的小腿下方,因此菜头抽插的动作总是显得有点笨拙。

而海茵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她原本张着的双腿忽然盘到了菜头腰上,然后她开始用脚跟想去褪除菜头的裤子,但因为她的高跟鞋根本没有脱掉,所以那坚硬的细鞋跟好几次把菜头刮的哇哇叫,最后她也只好放弃,干脆就用四肢交缠着菜头的躯体,然后任凭他去狂插猛干。

我居高临下的看过去,一直希望能够看到海茵的秘穴被肉棒任意抽肏的画面,但虽然只有几尺之遥、也不管我怎么努力去左看右瞧,却总是难以如愿,一来因为灯光不够明亮、二来他们采取的姿势是男上女下的泰山压顶式,所以海茵的表情、乳房和秘穴十之八九都被菜头挡住,尽管我不死心的凝目注视,但依旧只能徒呼负负。

不过,海茵的闷声呻吟和那「噗滋、噗滋」的抽肏声,我倒是能听的很清楚,纵然餐厅偶尔会传出说话与推牌的声音,但我却可以完全不受干扰,专心的将心神全都贯注在这边,这时,不断在埋头苦干的菜头,忽然停止了动作说:

「骚屄,等一下要不要我把妳绑起来,像上次在公园凉亭里那样,把妳吊起来干到高潮为止?」

海茵一听,连忙拍打着菜头的肩膀抗议道:

「讨厌!你又想出什么馊主意?你想害我以后不能作人吗……还绑起来咧………」

这回菜头倒没坚持,他一边缓慢地再度抽插起来、一边调侃着海茵说:

「妳上次不是说那样被绑起来吊着干,不但特别爽而且也非常刺激吗?」

海茵没好气的又打了他一下说:

「那还不是你强迫人家让你绑的……何况那是半夜在山上的小公园,这里行吗?

而且你随时都得准备上桌……哪有时间玩那个?「

菜头嘿嘿的笑着说:「好,那今天就先饶了妳,不过下次要在大白天把妳绑在人来人往的地方玩,知道吗?」

海茵「嗯」了一声说道:「知道,可是我们不是说好那得等结婚以后才能玩吗?你现在又还不是我老公,怎么可以?」

菜头忽然奋力猛冲了几下说:「妳就不能通融一下吗?婊子,看我下次怎么整妳。」

那狠狠的几下,让海茵再度又哼了起来,她一面呻吟、一面向菜头挑衅的说道:

「坏蛋!那你就来征服我呀,只要人家服了你,随便你爱怎么绑、怎么玩都可以。」

菜头像被激怒似的发动了重兵攻击,他把盘在他腰上的那双玉腿架开,然后抓住脚踝使它们高举向天,接着他一脚着地、一脚跪在真皮沙发上,展开了长抽猛撞的另一波顶肏,他一面急促地挺动着屁股、一面低头看着海茵说:

「好,我现在就要把妳的小浪穴干烂,看妳以后还敢不敢骚!」

也幸亏菜头改变了姿势,我才终于有机会看到海茵的整个阴户,尽管无法看的真确,但那忽隐忽现的湿润桃花源,业已让我的呼吸又加快了些,尤其看着菜头那根硬挺的阳具在那儿忙碌地进进出出,更使我忍不住的打起手枪,其实,从刚才听见他们俩那些私密而煽情的对话时,我便把自己的老二从裤裆里掏了出来,但是因为忙着要窥视海茵的小浪穴,所以一直忍到现在才开始照顾它。

菜头的阳具细小的出乎我的预料,那最多不会超过13公分长的肉棒,虽然够硬够挺,但那笔直而瘦弱的外观,确实叫我大感意外,我怎么也没想到,身高超过一米八、有着运动家体格的菜头,老二竟然会如此没看头,我得意地握着我粗长的胯下之物,霎时兴起了「彼可代之也」的念头,因为我知道以菜头那种不起眼的尺寸,绝对难以满足海茵这种既高挑又健美、而且全身充满媚力的性感女神,想到这里,我不禁狠狠地套弄了几下自己的东西。

而原本一直在哼哼呵呵,不断呻吟着在响应菜头冲撞的海茵,忽然仓皇的低声惊呼道:「啊……!子涛,你快下来,那边有人在偷看!」

海茵这样一叫,吓得我头皮发麻、整颗心也立即吊在了半空中,虽然我迅速地缩回脑袋,但却不晓得下一步自己该如何是好,毕竟这种有失朋友道义的尴尬场面,我这辈子压根儿就没碰到过。

菜头漫不经心的声音响了起来:「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

海茵嗫声说道:「厨房那边……刚才有人躲在门后偷看。」菜头可能和我同时朝厨房那扇门望了过去,但除了门框之外什么也没发现,因此,他依旧毫不在意的说道:

「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哪里有人?」

然而海茵还是略带不安的说道:「真的啦,刚刚我真的有看到一颗脑袋在那边,跟你说你还不信。」

「好吧。」菜头竟然还是完全不在乎的说道:「就算有好了,反正都已经被他看到了,那干脆就让他看个过瘾吧!」

说完他好像立即又挺动起来,我只听到海茵娇嗔道:「你怎么这样……

还不快起来………「接着便是海茵一声长长的吁叹,然后便是她边呻吟、边喘气的哼道:

「哎呀!……你轻一点……喔……哥,你这样……人家多难为情啊……万一真的有人在看,那人家以后要怎么作人呀?」

我难以置信的再度探头看过去,果然看到菜头双手抓着海茵的高跟鞋跟,并且将她的双脚笔直地反压在她的螓首两边,而他则像在坐伏地挺身般,两脚并拢蹬着沙发,就那样僵直着身体直上直下的猛烈撞击海茵的下体,而海茵那似苦楚又似快乐的哼哦声,令我忍不住又开始套弄起我的小弟弟。

接下来菜头的狂妄和大胆更加出乎我的意料,他一面凶悍地顶肏着海茵的嫩穴一面还紧盯着她的娇靥追问:

「那个人还有没有在偷看?妳想不想浪给他看?老实告诉我,婊子,妳想不想让别的男人干看看?」

只听海茵喘息着说道:「不要,哥……人家才不要浪给别人看……

除了哥以外,别的男人我都不要。「

海茵的回答菜头似乎极为满意,但他却继续逼迫海茵说:「如果我叫妳给别的男人干,妳愿不愿意?」

这个让我既吃惊又大为兴奋的问题,马上令我专心的竖起耳朵,想要知道海茵会怎么回答,然而就在我屏息以待的时候,却从餐厅传来嘈杂的嚷叫声:

「喂,菜头,换你了。」喊着要菜头赶快上桌的有两、三个声音,其间还夹杂着洗牌和交谈的声音。

菜头被这么一喊,有如遭人泼了一盆冷水般,丝毫也不敢怠慢的翻身站了起来,他一边匆忙的提起裤子边走边穿、一边大喊着:「来了、来了!」

而紧张的坐起身来的海茵,则双手交叉护在胸前,她一面慌忙地四处张望寻找她的衣物、一面埋怨着菜头说:

「你看,叫你不要作你偏要……弄的现在不上不下的,叫我怎么办?」

但是正在拉上裤裆拉炼的菜头,却还是嘻皮笑脸的边走边对她说道:

「那妳就不要穿回内衣裤,等我休闲时好方便我们继续再战。」

说完他还朝海茵眨了眨眼,然后也没等海茵回答,便快步走进了厨房那道门,而他连刚才被他丢在厨房门坎边的那条三角裤都懒得捡回给海茵,看到菜头这等丝毫都不体贴的表现,海茵好像也显得有些不满。

她先从茶几上抓起衬衫、接着匆忙地捡起被扔在吧台边的窄裙,然后她回头望了望,但可能因为看不见掉落在沙发扶手外侧的胸罩,因此她便小碎步的跑向三角裤那边,我从后面望着她那穿着吊带袜的诱人背影,别说是她那浑圆白皙的雪臀让我看得垂涎三尺,其实早从刚才她躺在沙发上、高张着那双修长玉腿的那一刻起,我便彻底被她的那双美腿吸引住了,因为,我从未见过如此优美、性感而动人的修长玉腿,别说是那一向就使我醉心的顶级高筒丝袜,就连此刻海茵脚上那双镶着灰边的黑色高跟鞋,竟然都散发着足以诱人犯罪的无形吸引力。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海茵那姣好的胴体,眼看她正要弯腰去捡三角裤,忽然一个黑影从厨房冲出来向她扑了过去,我只看到海茵吓得整个人往后跳了起来,她那短促的惊叫只发出一半,接着她便和那个人跌跌撞撞的拉扯、纠缠在一起,海茵手上的衣物散落在地,而她则在往后连蹬三步,一屁股跌坐在我面前的沙发上,随即又迅速地弹跳起来之后,才用双手护住她巍峨震颤的双峰,她惊惶失措的大口吸着气说:

「走开……你……你想干什么……你快走开。」

老实说,刚才连我自己都吓得差点叫出来,所以别说在那电光石火的几秒钟内,海茵是如何抗拒那家伙的情形我没能看清楚,就是在惊魂甫定的这一刻,我也依然无法了解目前的状况,因此我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才越过海茵的香肩望过去,妈的!原来是老伍这小子!!

老伍的三角眼散发出野兽般的强烈光芒,他下流而凶狠地盯视着海茵说:

「妳明白我想干什么,来!乖乖的……让我好好的爽一次,我会把妳肏得很舒服的。」

海茵瑟缩着娇躯,她一面沿着沙发往后退、一面左顾右盼的想寻找可以逃跑的缺口,但老伍也亦步亦趋的紧紧跟随着她移动,海茵这时已被逼迫到L形沙发的角落,眼看已无退路,她反而镇静了下来说道:

「你不要再过来,你敢再靠近我,我就要大声叫了。」

但这招似乎对老伍毫无效果,只听他嘿嘿的阴笑道:「想叫?好啊,来,妳尽管大声叫喊,快!赶快叫呀。」

说完老伍竟然还摊开双手,一付任凭海茵爱怎叫就怎么叫的笃定神情,但也由于移动的关系,我这时才看到老伍这家伙竟然赤裸着下半身,他连鞋袜都早已脱掉,身上除了黑色休闲衫之外,可说已是赤条条,而在他的前衣襬下,硬挺着一根怒不可遏的大肉棒,那龟头和柱身看起来没有我的粗大,不过长度却是它略胜一筹的模样,我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是个色胆包天、甚至于可说是个胆大妄为的色中饿鬼。

他一见海茵默不作声,便又变本加厉的向她逼近一步说:「怎么?不叫了?

要不要我帮妳打电话报案、叫警察来呀?妈的,妳还想叫喊,唬谁啊?「

我不明白为什么老伍会摆出一付气定神闲、吃定海茵不敢尖叫的蛮横姿态,但海茵确实就是一手护住下体、一手遮在胸前,虽然抗拒的架势十足,不过也真的没有尖叫或高声呼救,她只是不断朝电视柜的方向打量,我猜她可能是企图要跑到厕所去避难,只是不仅是我看穿了她的动向,就连老伍也对她的心思了然于胸,果然就在海茵才刚往左边想冲过去的时候,他立刻一脚踩在茶几上,伸手想去扣住海茵的右手腕,但却被海茵用力的挣脱,不过就在这一拉一扯之间,海茵已被阻断了去路。

海茵杏眼圆睁地瞪着老伍,她用刻意压低但带着愠怒的嗓音说道:

「你放尊重点好不好?如果你再这样,我就真的要叫救命了。」

然而,老伍根本不为所动,他摆出一付十足的流氓嘴脸说道:「是吗?要叫妳早就叫了,要不然刚才妳明明知道我在偷看,为什么还继续表演活春宫给我看?

嘿嘿……妳这不是摆明了要勾引我吗?「

海茵这下可能真的发火了,她突然提高音量说道:「你少不要脸,谁在勾引你?我……我只是以为你已经走开了。」

我没想到前两句话海茵说得理直气壮,但最后那句却显得有点色厉内芢的味道。

而老伍显然也听出了她的心虚,他再次嘿嘿的阴笑道:「妳唬得了别人可唬不了我,呵呵……小浪穴,刚才妳男朋友问妳我是否还在偷看的时候,妳不是才正眼和我打了好几个照面吗?妳为什么不告诉他我正看得津津有味?妳这样瞒着他,不就是在暗示我可以跟妳快乐、快乐吗?」

说完老伍又往前靠近一步,眼看他那根硬挺的大肉棒就快碰到自己的身体,海茵只好一边拼命往后退缩、一边对他发出最后通牒说:

「你别再过来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你敢再靠近我一步,我马上就喊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