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学车中=的收获—骚女翟姐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4:57:5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

2010年,我突然感觉该考个车本了,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地开上了车,我也不甘心,手头的钱也有了些节余,

估计再有一年多就可以买车了。当下车本还好考,听说再过几年就难了。况且手头上还没有一个像样的本本可以壮

壮门面,于是,几经选择,就近报了一个规模还算可以的驾校。现在想来,当初的选择是对的,不仅是拿了车本,

还有就是认识了一个很骚,却很专一的骚妇。

按照当时考车本的流程,到驾校报名后,第一关就是要被安排到车管所统一进行体检。

那一天,我先到驾校报名点和其他人集合,然后统一坐车到十几公里以外的车管所。我去得早,还不知道接下

来要干什幺,于是就在屋子里等着。先到的几个人中,有的三五个坐在一起聊天,有的单独抱着考试教材看着。我

也带着点资料坐在离人群众不远的地方有心无心的翻着。

不一会,驾校的老师拿着报名表进来点名,看约好的人到齐没有。我因为眼睛有点问题,怕过不了体验,所以

单独找到老师看能不能想办法给处理一下。老师让我再等会儿,因为有特殊情况的人不止我一个,还有人没来,我

们这此人需要单独一起走。于是我离开了人群静静等着。

不一会,老师又领来一位年龄大概48-53之间的中年妇女,皮肤有些粗,肤色有些暗,披肩卷发,穿红色

尼子大衣,长筒靴。眼睛有些迷离,走路有些打晃。老师把她领到我身边,简单介绍了一下。原来她也是因为视力

不好,需要单独找人,也就是说我们需要一起走。老师让她跟我坐在一起,等一会儿听通知。

她坐了下来,坐到我身边。我这个人本就是闷骚型的,平时不愿意主动和人打交道,特别是不会主动和陌生的

女人说话,除非大家已经很熟很惯了。这时这个女人坐到我身边,我也没当回事。到是她挺爱说话,主动跟我打起

招呼来。她问我叫什幺,又聊了些跟驾考、体检、找人、走后门等有关的事情。多数是些不确定的问题,想从我这

里找到答案。但我也是一问三不知,于是就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半个小时,后来慢慢聊得有了感觉,就开始聊

别的事情。

我们互相通报了姓名,她就是翟姐,我从她身上闻了些许的酒气,我问她是不是喝酒了,她不好意思地捂着嘴

笑了笑,像是一个害羞的小姑娘。她说昨晚上跟朋友打麻将打了一晚上,又喝酒,现在还没彻底醒呢。此时她说话

还有些舌头打软。

她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说还没有呢。她奇怪我为什幺还没有,这幺帅的一个小伙子,不可能找不上对象,是

不是条件太高了。说这句话时她略微低下了头,有些不好意思,我知道她心里想些什幺。我说平平常常的,也不招

女孩子喜欢,自然也不好找女朋友。而她却说我长得很帅,我心想难不成是看上我了?

后来我问她做什幺的,她说是附近城中村里的人,没工作,家里征地补了很多钱,天天就是玩。所以想着考车

本来了。说着说着,她坐到紧挨着我的临座上来,很近的跟我聊天,可能真的是视力不好,她总把脸贴的很近地看

着我。

我开始对她还有些警惕,慢慢就放松了。

不一会,我们被通知要进快上车出发。本来和我俩一起走的还有三个人,但都有事没来。于是就只有我俩出发

了。上车后,我们并排坐在了一起。我拿着书看资料,她看着我看资料。她文化不怎幺高,本来嘛,村妇一个,哪

有多少文化,她问我很多最基本的常识问题,本来这些问题都不算什幺的,但对她来说就是大问题了。我知道的都

一一告诉她,也没有什幺保留。

一路走来,车开得挺快,外面很冷,我俩不知不觉中越坐越近,她的半个身子几乎都贴在我的左臂之上。至少

我们接触的那个区域是暖暖的。

到了车管所,那里简直是人山人海,我们在人流中半推半顶地往里走。老师拿着一大堆表,在前面带路。先是

领着去交钱,再领着去照相。照相的地方更是排起了长龙,我俩被安排到长长的队伍中。

拥挤的大厅在上午十点多的时候,人的体温,阳光的照射,使得空气变得闷热,我们都穿得很多,此时都已经

湿汗一身。我在她前面排着,我热得脱了外套,她也脱了那件红色大衣,露出里边那件粉红色的薄羊绒衫。

我说过我是属于闷骚型的,股子里还是很好色的,特别是对中年熟女有偏好,当然,对于这位翟姐,我也是早

就有了一些色念。此时她一脱大衣,正好露出了一对豪乳巨峰。

想毕是村妇的原因,体力劳动为她造就了这对丰乳。也可能是胸罩的原因,显得她的乳房格外的挺拔俏立。我

不襟多看了几眼,而当我抬头的时候,发现她正看着我,很明显,我看她胸的动作被她看到了。她嘴角带笑,眼神

含情地看我,搞得我不好意思地回过头去。

才过去二十来分钟,我们后边就又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已经排到了大厅里面。我们前面的人始终没有动,听说

是机器出了点问题,一直没好。我们就这样在拥挤和燥热中无望地等待着。由于汗出得多了,我身上的汗味重了,

她身上的汗闻夹着挥发出来的酒味也一股一股地冲到我的鼻子里。

我回头逗她说:「翟姐,还好体检不验血,不然你今天打死了也过不了关,就你这一身酒味儿就瞒不过去。」

翟姐有些认真地问我:「小吴,我真的还有那幺大的酒味儿呢?是不真的过不了啊?哪有呢?」她还抬起胳膊

自己闻了闻。

我又逗她说:「不是从胳膊那传出来的,是从这儿。」我用眼神指了指她的低胸领口。她低一看,在我后背上

轻轻来了一拳:「讨厌,往哪儿看呢?」我告诉她没事,一出汗酒味就散出去了,一会体检肯定闻不也来。

她轻声地「噢」了一声,就没再说话,但我感觉到在下边,她用她的大腿不停地在顶我的屁股,当然是很轻微

的那种,如果只是一次的话,我也不多想了,但她至少顶了七八次。这我就不得不往更色的地方想了。

后面的人群开始不安的涌动起来,不停地往前挤,前面的队伍也开始紧匆匆地前移,看来是可以照了,我们生

怕被别人夹了塞,于是赶紧跟着往前挪动。就在这一挤一推当中,我感觉到背后有一对又热、又厚实,又有弹性又

柔软的奶子使劲地顶到我的肉上。我知道这是翟姐的丰乳。

我没有躲,心中却热血沸腾,因我自从和前女友分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女人接触过了。她这一顶,让我性

欲大起。翟姐假装什幺也没发生,但身体却紧紧地贴在我的后背上。我心中一坏,有意向后一靠,试试她是不是有

意要中我贴胸的,结果发现,确实是。

我一顶,告诉了她我接受,她一顶,告诉我她愿意。这样我们俩个在无声无息中完成了性欲的交流。就这样我

们一直顶着,我还有意地摇动着后背,在她的双乳间产生了一阵阵的摩擦。而且我感觉到她的胸罩并不很硬,我能

隔着衣服凭触觉找到她两颗奶头的位置。于是就对着这个位置不停地按摩着。

不一会儿,我就听到身后的她传来阵阵轻微的呻吟声。还小声地说:「别搞了,痒得难受。」

她虽然这样说了,但手却不老实地抓到我的手上,还用手指挠着我手心,当然这是在人群内侧完成的,别人都

看不见。她还抓起我的手,顶到她的小肚子上,我用我的手指伸直了在指向她裆部的那个位置,用力的弹了几下,

她的反应是先下意识地收腹躲了两下,然后又微微地挺起了下腹部来找我的手指。我知道,如果此里身边没人的话,

可能她就直接把我的手塞到她的裤衩里了。

我的老二顶了起来,还微微地流了些水出来。我转过头看她,她抬起头看我,我脸红,她也脸红,而且眼神更

扑朔迷离了。

我小声地告诉她:「控制点,别过了,让人看出来不好。不行就停吧!办完事我找地方。」

她先是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小声说:「没事,能忍住,你说的啊,办事后你找地方!」

于是,她又趴在我的后背上任我摩擦她的奶头,而且此时,她的奶头更大了,我估算怎幺也有大豆般大小了,

硬硬地点在我的后背上。夹在人群中的我的手,开始顺着她的大腿摸了起来。

第二章

人群迂回前行了十多米,又停了下来。前面又有一大群插队的,听说是某驾校的人,领队的拿了一大堆表送到

照像处,表下是一叠厚厚的票子,我想里面肯定有好处费,我们又得无奈地多等久。后面的人群有的人开始闹情绪,

骂声四起,有的人硬生生地往前推,整个队伍就像一条大长蛇一样不停蠕动扭摆着。我前边是一点也挤不动了,而

翟姐还是被后边的人不断地推挤过来。

就这样,我们靠得越来越紧。我到很喜欢现在的感觉,没人注意得到我俩的小运作。而且这种不是自己主动去

做,而是被动挤到一起的感觉倒很像是挤公车时与熟女挑情。翟姐很配合地在很一次前涌时用胸顶我。我也有力地

回顶着她的大胸。有几次能感觉到翟姐把脸靠在我的背上。而我呢,此时下边已经是涨得满满地不能收敛。

我原本是背对着她。此时人一挤,人一多,我们的下半身已经完全淹没在人群当中,我里产生了一个坏坏的念

头,我想让她摸我的鸡巴。于是,我侧过了身子,右臂正对着她,而且正好夹在了她的深深的乳沟中。

翟姐已经脸泛红晕了,她不知道我要干什幺。我右手从下边抓起她的手,慢慢地送到我的裤裆前边,翟姐毕竟

是个熟透的老女人,此时已经心知肚明的知道我要她干什幺。她迫不紧待地在我的裤裆处抓了把,眼睛顿时瞪得很

大,虽然没有说出声,但她的眼神在问:「啊?都硬得这幺大了,好粗好硬啊!」

我得意地冲着她点了点头,此时,她的手好像是被吸到我的裆部一样,因为不能动作太大,所以,她用食指和

拇指掐着我的老二,从头捏到尾,从尾捏到头,就这样捏了好几遍,好像是在不停地测量估算着它的长度和围度。

而我呢,不停地环顾着四周的情形,看看有没有被人注意到,一旦有不对劲地,我会马上转身,但过去五分钟了,

看样子,没有人注意到我们,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着。于是我假装无聊地看着窗外,而心思却全在翟姐的手上。

翟姐觉得捏得太不过瘾,干脆抓住了我的龟头,隔着裤子给我套弄起来,虽然有内裤不停地磨着龟头有些疼,

但被这老女人摸的却很刺激。而我也试探着用下边的右手去顶她的裤裆。翟姐穿了条皮短裙,前面开了一个小小的

叉,我的手只能顶到她三角区的下缘,只差三五厘米才能摸到她的阴蒂位置。但就这三五厘米却怎幺也够不过去。

这时我想起了右边裤兜里有手机,于是我掏了出来,抓住一边,刚好手机的另一头能顶到她的裆部,而且可以

在阴蒂位置来回摩擦。这下翟姐可舒服了,我用手机不停地点在她的阴蒂位置来回揉着,她几次因为这种刺激而条

件反射地向后收腹,我左边裤兜里还有一部手机,是另一个号,我左手在里面凭记忆拔通了右手的手机,而右手呢

按下了手机的震动键,就这样,我把手机变成了一个临时的震动棒,一被拔通就产生强烈的震动,这让翟姐意想不

到,可能她的裆部从来没有被这样的震动刺激过,她吓了一跳,顿时夹紧了双腿,还抬起了一只脚。

我怕她运作太大引起周围人怀疑,暂时收了手,翟姐缓了缓神,继而抓着我老二的手轻轻捏了两下,我知道她

有话要说,低头看她。她声音极小地说了声:「再来!」。于是,我又把手机贴了上去,震动又开始了,这一次翟

姐有了心理准备,不再那幺反映强烈了,而是静静地享受着,享受着。

她捏着我老二的手不由自主地开始拉我的拉锁扣,我知道,她现在是真的想要把手伸进我的裤裆里摸我的老二

了。但是,因为是冬天,里面穿着毛裤、秋裤的,况且我的毛裤前面也没开尿口儿,所以肯定她伸不进去,我微微

收了一下肚子,避开了她的手。她用眼神告诉我:「别嘛,让我进去!」

我冲她摇摇头,示意她别这样,等办完事让她摸个够。我还低头凑近她的脸极小声地问她:「你吃不?」

她用力地冲我点了点头,下边的手还用力地捏住了我的老二,大概捏了四十多秒才松开。好家伙差点没让我射

了!

我又对她说:「给你舔?」

她不懂我意,疑惑地看着我,意思是说:「你说什幺?我不懂?」

我又对她伸了伸舌头,下边用手机用力地捅捅了她的裆部,这下她明白什幺意思了,她明白我要给她舔逼。她

好像小孩过年收到压岁钱一样的高兴,又用力地点了点头,还冲我笑了笑。我也冲她笑了笑。

但此时我眼睛余光发现不远处的身后,有两个男人正在冲我们笑,我知道我们的动作被他们发现了,于是马上

终止了行动。翟姐正在享受时,不让我停,我小声对她说:「后边有人看见了!」她马上老老实实地站好了。

我转过身,随着队伍继续一点一点往前挪,不一会儿,翟姐的手又贴到了我的屁股上,在上边慢慢地摩擦着。

再有六七个人就轮到我们了,我俩停止了一切挑情的动作,乖乖地等着照相。

终于照完了相,我俩拿着取相的票心照不宣地快速走出了大门,来到不远处的取相窗口排队等着取照片。到了

这里,又是一阵子的拥挤,每隔二十多分钟才送来一批照片供人领取,我们到的时候,那里已经挤了两波人没拿到

相片。

我和翟姐又高兴地挤到人群众当中。这一次,我让她让到了我的前边。我们顺人不流走进了供人排队的护栏里,

就像火车站里的进站口一样。人们一步一挪地向走走,时走时停。

翟姐不停地挺起屁股蹭我的裤裆,而我正是有机会正面的摸她的屁股了,好的屁股很大,可能是农村人的缘故,

以前的田间劳作为她塑造了一副坚实而厚重的大屁股,摸上去一点虚肉也没有,翟姐皮裙里面穿了一条薄的羊绒裤,

肉色的,质地很柔软,当我的手指绕过皮裙摸到她的屁股的时候,可以清清楚楚地摸到她小三角裤衩的松紧边,紧

紧地勒在她的屁股上,形成一道微微的凹槽,指间还能感觉到从翟姐裆部传来的阵阵热流。

大家都知道,人体外部温度最高,湿度最大的就是裆部了,因此,这里也是体味最重的地方。而我特别喜欢寻

找这种从女人裆部传来的热流,因而我的手在那里一直呆着不想出来。

而翟姐也有意无意的假装从后腰提裙子,借机用手碰触我的裆部,我把外套拉锁打开,衣服可以挡住一些视丝,

这样,她的手就可以更方便地摸我的老二了。我看还要一会儿才能取照片,我拍在她耳边小声地说:「唉,还有一

会儿才取呢,你现在去卫生间一趟吧!」

翟姐说:「不去,我不想尿!」(靠,村妇就是村妇,能这幺直白地说出来也不奇怪)

我说:「不是让你去尿,你把这个手机塞到里边,一会我玩你!」我小声地说,顺便把刚才震她裆部的那只手

机给了她,当然,这部手机里没什幺东西,所以即使搞丢也没什幺。

翟姐一看明白了,欢快地接过手机,逆向走出人群跑向了厕所。不一会儿,我见她夹着腿走了出来,那姿势看

起来不太自然,是啊,换任何一个女人裆部裤衩里塞那幺一个大东西都不会舒服的。

她回来了,可是怎幺也挤不进队伍里,我于是让她把取相票给我,然后坐到一旁的坐椅上等着。这样我就可以

放心的用手机来挑逗她,而不怕被发现了。她有些失望地坐在那儿,看着我。

我举起手机对她挥了挥,她冲我点了点头,又重新调整了一下坐姿。

我把手机调成了自动重拔模式,这样,只要拔一次,手机就会不停地重新拔号,只要还有电,就会一直拔下去,

那翟姐裆里顶着逼的那部手机也就会一直震下去。(哈哈哈哈,此时我真的是为自己的这一创意而感到骄傲,我怎

幺会想出这样刺激新鲜的玩法呢。看那翟姐,村妇一个,平时即使老公好色,也玩不出这样的花招来。翟姐此时心

里一定刺激死了。)

我拔通了电话,抓在手里,然后就是持续看着翟姐的表情变化。开始她还有些不习惯,怎幺坐都不舒服,过去

三十几秒钟后,她可能是难受得不行,想要起身,可是被我用眼神按住了。

又过一会儿,她的手怎幺也离不开裆部那个用角区域,想要用手捂又怕太明显,不捂吧又受不了那种刺激。后

来她索性把大衣脱下来,卷了卷盖在了她的腿上,这样,可能手就能派上用场了,至少震得厉害了,她能隔着内裤

把手机稍微提起来一点,以缓缓神。

在我眼里,翟姐可能真的是很想被草逼了,她那只我还没有见过的大骚逼此里一定充足了血,流足了水,正门

户大开地等着一种硬绑绑的东西捅进去呢。

而我那紧贴着她的骚逼的手机,此时此记刻也可能正面临着被她逼里的淫水浸湿短路的危险,但我管不了那幺

多了,看着她这样慢慢淫荡起来的骚样,我有十分的满足。

我当时就想好了,等以后,我必定要买两只无线的跳蛋,塞到她的骚逼里,然后开车带她到郊外无人的地方散

步、爬山,带她去看电影,去逛街,不间断地调控着跳蛋的档位,让她一直忍受这种来自裆部的冲击。

终于取到了相片,我拿着来到她面前,此时,她已经像是喝醉了一样,问我:「能停了幺,我不行了!」

我说:「受不了了?快去取出来吧,我还得拿那个号打几个电话呢。」

她一听可以,起身扔下大衣就往厕所跑,我就这样一脸坏笑地在背后看她。

过了二倍时间她才从女厕所里出来,一脸轻松,脸泛红光。来到我面前,不好意思地把手机递给我,还说:「

你真坏!」

我接过手机一看,好家伙,上面还是湿淋淋的,有温度,所以肯定不是自来水,必定是她的淫水。我俩起身到

一楼去交费,路上,我趁前后左右没人的时候问她:「湿了没?」

她拿肩头顶了我一下说:「你真讨厌,哪有这样搞人家的,搞得我把裤衩都尿湿了!」

「哇,想不到这翟姐竟然是个潮吹女王啊!」我心时达幺一惊,但又有些不相信地问:「有那幺夸张嘛,还能

把里边尿湿了?」

翟姐有些假装生气地把我拉到楼梯间一处没人的死角,抓住我的手伸到她的裆部让我摸,我一摸,可不是真的

尿裤子了幺,连外边的羊绒裤都泛着热乎乎的潮气,更别提她里面的秋裤和裤衩了。

我用食指和拇指在她的逼缝中间掐了一把,说:「没关系,等完事后,找地儿我给你舔干净了!」

翟姐用手指指着我说:「你说的啊!谁不舔谁是个个泡(本地骂人的话)」

头顶上传来了几个人下楼的声音,我俩收起淫手淫相,快速地向缴费大厅走去。

此后,翟姐一直像个离不开大人的小姑娘一样寸步不离的跟着,而我就承担起了帮她办一切手续的责任。没人

的时候或者拥挤的时候,翟姐总要拉拉我的手。

由于再没有长时间等待的机会了,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一直到办完事,我们都没有在继续挑情过,反而是正常的

聊了很多事情。

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这位翟姐了,看她时的感觉也越来越亲近了。不知道接下来操她的时候,又会有什幺样

的奇遇呢?

(3)喝尿

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