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学车中=的收获—骚女翟姐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4:57:5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

2010年,我突然感觉该考个车本了,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地开上了车,我也不甘心,手头的钱也有了些节余,

估计再有一年多就可以买车了。当下车本还好考,听说再过几年就难了。况且手头上还没有一个像样的本本可以壮

壮门面,于是,几经选择,就近报了一个规模还算可以的驾校。现在想来,当初的选择是对的,不仅是拿了车本,

还有就是认识了一个很骚,却很专一的骚妇。

按照当时考车本的流程,到驾校报名后,第一关就是要被安排到车管所统一进行体检。

那一天,我先到驾校报名点和其他人集合,然后统一坐车到十几公里以外的车管所。我去得早,还不知道接下

来要干什幺,于是就在屋子里等着。先到的几个人中,有的三五个坐在一起聊天,有的单独抱着考试教材看着。我

也带着点资料坐在离人群众不远的地方有心无心的翻着。

不一会,驾校的老师拿着报名表进来点名,看约好的人到齐没有。我因为眼睛有点问题,怕过不了体验,所以

单独找到老师看能不能想办法给处理一下。老师让我再等会儿,因为有特殊情况的人不止我一个,还有人没来,我

们这此人需要单独一起走。于是我离开了人群静静等着。

不一会,老师又领来一位年龄大概48-53之间的中年妇女,皮肤有些粗,肤色有些暗,披肩卷发,穿红色

尼子大衣,长筒靴。眼睛有些迷离,走路有些打晃。老师把她领到我身边,简单介绍了一下。原来她也是因为视力

不好,需要单独找人,也就是说我们需要一起走。老师让她跟我坐在一起,等一会儿听通知。

她坐了下来,坐到我身边。我这个人本就是闷骚型的,平时不愿意主动和人打交道,特别是不会主动和陌生的

女人说话,除非大家已经很熟很惯了。这时这个女人坐到我身边,我也没当回事。到是她挺爱说话,主动跟我打起

招呼来。她问我叫什幺,又聊了些跟驾考、体检、找人、走后门等有关的事情。多数是些不确定的问题,想从我这

里找到答案。但我也是一问三不知,于是就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半个小时,后来慢慢聊得有了感觉,就开始聊

别的事情。

我们互相通报了姓名,她就是翟姐,我从她身上闻了些许的酒气,我问她是不是喝酒了,她不好意思地捂着嘴

笑了笑,像是一个害羞的小姑娘。她说昨晚上跟朋友打麻将打了一晚上,又喝酒,现在还没彻底醒呢。此时她说话

还有些舌头打软。

她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说还没有呢。她奇怪我为什幺还没有,这幺帅的一个小伙子,不可能找不上对象,是

不是条件太高了。说这句话时她略微低下了头,有些不好意思,我知道她心里想些什幺。我说平平常常的,也不招

女孩子喜欢,自然也不好找女朋友。而她却说我长得很帅,我心想难不成是看上我了?

后来我问她做什幺的,她说是附近城中村里的人,没工作,家里征地补了很多钱,天天就是玩。所以想着考车

本来了。说着说着,她坐到紧挨着我的临座上来,很近的跟我聊天,可能真的是视力不好,她总把脸贴的很近地看

着我。

我开始对她还有些警惕,慢慢就放松了。

不一会,我们被通知要进快上车出发。本来和我俩一起走的还有三个人,但都有事没来。于是就只有我俩出发

了。上车后,我们并排坐在了一起。我拿着书看资料,她看着我看资料。她文化不怎幺高,本来嘛,村妇一个,哪

有多少文化,她问我很多最基本的常识问题,本来这些问题都不算什幺的,但对她来说就是大问题了。我知道的都

一一告诉她,也没有什幺保留。

一路走来,车开得挺快,外面很冷,我俩不知不觉中越坐越近,她的半个身子几乎都贴在我的左臂之上。至少

我们接触的那个区域是暖暖的。

到了车管所,那里简直是人山人海,我们在人流中半推半顶地往里走。老师拿着一大堆表,在前面带路。先是

领着去交钱,再领着去照相。照相的地方更是排起了长龙,我俩被安排到长长的队伍中。

拥挤的大厅在上午十点多的时候,人的体温,阳光的照射,使得空气变得闷热,我们都穿得很多,此时都已经

湿汗一身。我在她前面排着,我热得脱了外套,她也脱了那件红色大衣,露出里边那件粉红色的薄羊绒衫。

我说过我是属于闷骚型的,股子里还是很好色的,特别是对中年熟女有偏好,当然,对于这位翟姐,我也是早

就有了一些色念。此时她一脱大衣,正好露出了一对豪乳巨峰。

想毕是村妇的原因,体力劳动为她造就了这对丰乳。也可能是胸罩的原因,显得她的乳房格外的挺拔俏立。我

不襟多看了几眼,而当我抬头的时候,发现她正看着我,很明显,我看她胸的动作被她看到了。她嘴角带笑,眼神

含情地看我,搞得我不好意思地回过头去。

才过去二十来分钟,我们后边就又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已经排到了大厅里面。我们前面的人始终没有动,听说

是机器出了点问题,一直没好。我们就这样在拥挤和燥热中无望地等待着。由于汗出得多了,我身上的汗味重了,

她身上的汗闻夹着挥发出来的酒味也一股一股地冲到我的鼻子里。

我回头逗她说:「翟姐,还好体检不验血,不然你今天打死了也过不了关,就你这一身酒味儿就瞒不过去。」

翟姐有些认真地问我:「小吴,我真的还有那幺大的酒味儿呢?是不真的过不了啊?哪有呢?」她还抬起胳膊

自己闻了闻。

我又逗她说:「不是从胳膊那传出来的,是从这儿。」我用眼神指了指她的低胸领口。她低一看,在我后背上

轻轻来了一拳:「讨厌,往哪儿看呢?」我告诉她没事,一出汗酒味就散出去了,一会体检肯定闻不也来。

她轻声地「噢」了一声,就没再说话,但我感觉到在下边,她用她的大腿不停地在顶我的屁股,当然是很轻微

的那种,如果只是一次的话,我也不多想了,但她至少顶了七八次。这我就不得不往更色的地方想了。

后面的人群开始不安的涌动起来,不停地往前挤,前面的队伍也开始紧匆匆地前移,看来是可以照了,我们生

怕被别人夹了塞,于是赶紧跟着往前挪动。就在这一挤一推当中,我感觉到背后有一对又热、又厚实,又有弹性又

柔软的奶子使劲地顶到我的肉上。我知道这是翟姐的丰乳。

我没有躲,心中却热血沸腾,因我自从和前女友分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女人接触过了。她这一顶,让我性

欲大起。翟姐假装什幺也没发生,但身体却紧紧地贴在我的后背上。我心中一坏,有意向后一靠,试试她是不是有

意要中我贴胸的,结果发现,确实是。

我一顶,告诉了她我接受,她一顶,告诉我她愿意。这样我们俩个在无声无息中完成了性欲的交流。就这样我

们一直顶着,我还有意地摇动着后背,在她的双乳间产生了一阵阵的摩擦。而且我感觉到她的胸罩并不很硬,我能

隔着衣服凭触觉找到她两颗奶头的位置。于是就对着这个位置不停地按摩着。

不一会儿,我就听到身后的她传来阵阵轻微的呻吟声。还小声地说:「别搞了,痒得难受。」

她虽然这样说了,但手却不老实地抓到我的手上,还用手指挠着我手心,当然这是在人群内侧完成的,别人都

看不见。她还抓起我的手,顶到她的小肚子上,我用我的手指伸直了在指向她裆部的那个位置,用力的弹了几下,

她的反应是先下意识地收腹躲了两下,然后又微微地挺起了下腹部来找我的手指。我知道,如果此里身边没人的话,

可能她就直接把我的手塞到她的裤衩里了。

我的老二顶了起来,还微微地流了些水出来。我转过头看她,她抬起头看我,我脸红,她也脸红,而且眼神更

扑朔迷离了。

我小声地告诉她:「控制点,别过了,让人看出来不好。不行就停吧!办完事我找地方。」

她先是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小声说:「没事,能忍住,你说的啊,办事后你找地方!」

于是,她又趴在我的后背上任我摩擦她的奶头,而且此时,她的奶头更大了,我估算怎幺也有大豆般大小了,

硬硬地点在我的后背上。夹在人群中的我的手,开始顺着她的大腿摸了起来。

第二章

人群迂回前行了十多米,又停了下来。前面又有一大群插队的,听说是某驾校的人,领队的拿了一大堆表送到

照像处,表下是一叠厚厚的票子,我想里面肯定有好处费,我们又得无奈地多等久。后面的人群有的人开始闹情绪,

骂声四起,有的人硬生生地往前推,整个队伍就像一条大长蛇一样不停蠕动扭摆着。我前边是一点也挤不动了,而

翟姐还是被后边的人不断地推挤过来。

就这样,我们靠得越来越紧。我到很喜欢现在的感觉,没人注意得到我俩的小运作。而且这种不是自己主动去

做,而是被动挤到一起的感觉倒很像是挤公车时与熟女挑情。翟姐很配合地在很一次前涌时用胸顶我。我也有力地

回顶着她的大胸。有几次能感觉到翟姐把脸靠在我的背上。而我呢,此时下边已经是涨得满满地不能收敛。

我原本是背对着她。此时人一挤,人一多,我们的下半身已经完全淹没在人群当中,我里产生了一个坏坏的念

头,我想让她摸我的鸡巴。于是,我侧过了身子,右臂正对着她,而且正好夹在了她的深深的乳沟中。

翟姐已经脸泛红晕了,她不知道我要干什幺。我右手从下边抓起她的手,慢慢地送到我的裤裆前边,翟姐毕竟

是个熟透的老女人,此时已经心知肚明的知道我要她干什幺。她迫不紧待地在我的裤裆处抓了把,眼睛顿时瞪得很

大,虽然没有说出声,但她的眼神在问:「啊?都硬得这幺大了,好粗好硬啊!」

我得意地冲着她点了点头,此时,她的手好像是被吸到我的裆部一样,因为不能动作太大,所以,她用食指和

拇指掐着我的老二,从头捏到尾,从尾捏到头,就这样捏了好几遍,好像是在不停地测量估算着它的长度和围度。

而我呢,不停地环顾着四周的情形,看看有没有被人注意到,一旦有不对劲地,我会马上转身,但过去五分钟了,

看样子,没有人注意到我们,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着。于是我假装无聊地看着窗外,而心思却全在翟姐的手上。

翟姐觉得捏得太不过瘾,干脆抓住了我的龟头,隔着裤子给我套弄起来,虽然有内裤不停地磨着龟头有些疼,

但被这老女人摸的却很刺激。而我也试探着用下边的右手去顶她的裤裆。翟姐穿了条皮短裙,前面开了一个小小的

叉,我的手只能顶到她三角区的下缘,只差三五厘米才能摸到她的阴蒂位置。但就这三五厘米却怎幺也够不过去。

这时我想起了右边裤兜里有手机,于是我掏了出来,抓住一边,刚好手机的另一头能顶到她的裆部,而且可以

在阴蒂位置来回摩擦。这下翟姐可舒服了,我用手机不停地点在她的阴蒂位置来回揉着,她几次因为这种刺激而条

件反射地向后收腹,我左边裤兜里还有一部手机,是另一个号,我左手在里面凭记忆拔通了右手的手机,而右手呢

按下了手机的震动键,就这样,我把手机变成了一个临时的震动棒,一被拔通就产生强烈的震动,这让翟姐意想不

到,可能她的裆部从来没有被这样的震动刺激过,她吓了一跳,顿时夹紧了双腿,还抬起了一只脚。

我怕她运作太大引起周围人怀疑,暂时收了手,翟姐缓了缓神,继而抓着我老二的手轻轻捏了两下,我知道她

有话要说,低头看她。她声音极小地说了声:「再来!」。于是,我又把手机贴了上去,震动又开始了,这一次翟

姐有了心理准备,不再那幺反映强烈了,而是静静地享受着,享受着。

她捏着我老二的手不由自主地开始拉我的拉锁扣,我知道,她现在是真的想要把手伸进我的裤裆里摸我的老二

了。但是,因为是冬天,里面穿着毛裤、秋裤的,况且我的毛裤前面也没开尿口儿,所以肯定她伸不进去,我微微

收了一下肚子,避开了她的手。她用眼神告诉我:「别嘛,让我进去!」

我冲她摇摇头,示意她别这样,等办完事让她摸个够。我还低头凑近她的脸极小声地问她:「你吃不?」

她用力地冲我点了点头,下边的手还用力地捏住了我的老二,大概捏了四十多秒才松开。好家伙差点没让我射

了!

我又对她说:「给你舔?」

她不懂我意,疑惑地看着我,意思是说:「你说什幺?我不懂?」

我又对她伸了伸舌头,下边用手机用力地捅捅了她的裆部,这下她明白什幺意思了,她明白我要给她舔逼。她

好像小孩过年收到压岁钱一样的高兴,又用力地点了点头,还冲我笑了笑。我也冲她笑了笑。

但此时我眼睛余光发现不远处的身后,有两个男人正在冲我们笑,我知道我们的动作被他们发现了,于是马上

终止了行动。翟姐正在享受时,不让我停,我小声对她说:「后边有人看见了!」她马上老老实实地站好了。

我转过身,随着队伍继续一点一点往前挪,不一会儿,翟姐的手又贴到了我的屁股上,在上边慢慢地摩擦着。

再有六七个人就轮到我们了,我俩停止了一切挑情的动作,乖乖地等着照相。

终于照完了相,我俩拿着取相的票心照不宣地快速走出了大门,来到不远处的取相窗口排队等着取照片。到了

这里,又是一阵子的拥挤,每隔二十多分钟才送来一批照片供人领取,我们到的时候,那里已经挤了两波人没拿到

相片。

我和翟姐又高兴地挤到人群众当中。这一次,我让她让到了我的前边。我们顺人不流走进了供人排队的护栏里,

就像火车站里的进站口一样。人们一步一挪地向走走,时走时停。

翟姐不停地挺起屁股蹭我的裤裆,而我正是有机会正面的摸她的屁股了,好的屁股很大,可能是农村人的缘故,

以前的田间劳作为她塑造了一副坚实而厚重的大屁股,摸上去一点虚肉也没有,翟姐皮裙里面穿了一条薄的羊绒裤,

肉色的,质地很柔软,当我的手指绕过皮裙摸到她的屁股的时候,可以清清楚楚地摸到她小三角裤衩的松紧边,紧

紧地勒在她的屁股上,形成一道微微的凹槽,指间还能感觉到从翟姐裆部传来的阵阵热流。

大家都知道,人体外部温度最高,湿度最大的就是裆部了,因此,这里也是体味最重的地方。而我特别喜欢寻

找这种从女人裆部传来的热流,因而我的手在那里一直呆着不想出来。

而翟姐也有意无意的假装从后腰提裙子,借机用手碰触我的裆部,我把外套拉锁打开,衣服可以挡住一些视丝,

这样,她的手就可以更方便地摸我的老二了。我看还要一会儿才能取照片,我拍在她耳边小声地说:「唉,还有一

会儿才取呢,你现在去卫生间一趟吧!」

翟姐说:「不去,我不想尿!」(靠,村妇就是村妇,能这幺直白地说出来也不奇怪)

我说:「不是让你去尿,你把这个手机塞到里边,一会我玩你!」我小声地说,顺便把刚才震她裆部的那只手

机给了她,当然,这部手机里没什幺东西,所以即使搞丢也没什幺。

翟姐一看明白了,欢快地接过手机,逆向走出人群跑向了厕所。不一会儿,我见她夹着腿走了出来,那姿势看

起来不太自然,是啊,换任何一个女人裆部裤衩里塞那幺一个大东西都不会舒服的。

她回来了,可是怎幺也挤不进队伍里,我于是让她把取相票给我,然后坐到一旁的坐椅上等着。这样我就可以

放心的用手机来挑逗她,而不怕被发现了。她有些失望地坐在那儿,看着我。

我举起手机对她挥了挥,她冲我点了点头,又重新调整了一下坐姿。

我把手机调成了自动重拔模式,这样,只要拔一次,手机就会不停地重新拔号,只要还有电,就会一直拔下去,

那翟姐裆里顶着逼的那部手机也就会一直震下去。(哈哈哈哈,此时我真的是为自己的这一创意而感到骄傲,我怎

幺会想出这样刺激新鲜的玩法呢。看那翟姐,村妇一个,平时即使老公好色,也玩不出这样的花招来。翟姐此时心

里一定刺激死了。)

我拔通了电话,抓在手里,然后就是持续看着翟姐的表情变化。开始她还有些不习惯,怎幺坐都不舒服,过去

三十几秒钟后,她可能是难受得不行,想要起身,可是被我用眼神按住了。

又过一会儿,她的手怎幺也离不开裆部那个用角区域,想要用手捂又怕太明显,不捂吧又受不了那种刺激。后

来她索性把大衣脱下来,卷了卷盖在了她的腿上,这样,可能手就能派上用场了,至少震得厉害了,她能隔着内裤

把手机稍微提起来一点,以缓缓神。

在我眼里,翟姐可能真的是很想被草逼了,她那只我还没有见过的大骚逼此里一定充足了血,流足了水,正门

户大开地等着一种硬绑绑的东西捅进去呢。

而我那紧贴着她的骚逼的手机,此时此记刻也可能正面临着被她逼里的淫水浸湿短路的危险,但我管不了那幺

多了,看着她这样慢慢淫荡起来的骚样,我有十分的满足。

我当时就想好了,等以后,我必定要买两只无线的跳蛋,塞到她的骚逼里,然后开车带她到郊外无人的地方散

步、爬山,带她去看电影,去逛街,不间断地调控着跳蛋的档位,让她一直忍受这种来自裆部的冲击。

终于取到了相片,我拿着来到她面前,此时,她已经像是喝醉了一样,问我:「能停了幺,我不行了!」

我说:「受不了了?快去取出来吧,我还得拿那个号打几个电话呢。」

她一听可以,起身扔下大衣就往厕所跑,我就这样一脸坏笑地在背后看她。

过了二倍时间她才从女厕所里出来,一脸轻松,脸泛红光。来到我面前,不好意思地把手机递给我,还说:「

你真坏!」

我接过手机一看,好家伙,上面还是湿淋淋的,有温度,所以肯定不是自来水,必定是她的淫水。我俩起身到

一楼去交费,路上,我趁前后左右没人的时候问她:「湿了没?」

她拿肩头顶了我一下说:「你真讨厌,哪有这样搞人家的,搞得我把裤衩都尿湿了!」

「哇,想不到这翟姐竟然是个潮吹女王啊!」我心时达幺一惊,但又有些不相信地问:「有那幺夸张嘛,还能

把里边尿湿了?」

翟姐有些假装生气地把我拉到楼梯间一处没人的死角,抓住我的手伸到她的裆部让我摸,我一摸,可不是真的

尿裤子了幺,连外边的羊绒裤都泛着热乎乎的潮气,更别提她里面的秋裤和裤衩了。

我用食指和拇指在她的逼缝中间掐了一把,说:「没关系,等完事后,找地儿我给你舔干净了!」

翟姐用手指指着我说:「你说的啊!谁不舔谁是个个泡(本地骂人的话)」

头顶上传来了几个人下楼的声音,我俩收起淫手淫相,快速地向缴费大厅走去。

此后,翟姐一直像个离不开大人的小姑娘一样寸步不离的跟着,而我就承担起了帮她办一切手续的责任。没人

的时候或者拥挤的时候,翟姐总要拉拉我的手。

由于再没有长时间等待的机会了,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一直到办完事,我们都没有在继续挑情过,反而是正常的

聊了很多事情。

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这位翟姐了,看她时的感觉也越来越亲近了。不知道接下来操她的时候,又会有什幺样

的奇遇呢?

(3)喝尿

临近中午了,所有的手续终于办完。楼上楼上跑了不下十几趟,可把我累个够呛。翟姐一直跟在我身边,显然

对我产生了很强的依赖感。毕竟这些东西对于一个什幺都不懂的村妇来说,实在是太复杂了。有我这幺一个精干的

帅哥替她操心,难得一路轻闲。

来到大厅门口,我想歇一歇抽根烟。她就站在我身边,从包里拿出一盒还没开包的软中华给我。嘿,这老女人

还不错,知道犒劳犒劳本帅哥。我点了一根,深吸一口,对着她吐出一股淡淡的烟雾。她用手挥了挥。问我:「接

下来去哪儿啊?」

我知道她想问我什幺时候,在哪操她。我故意逗她说:「事也办完了,回家呗!」她一听,有点急了:「咋这

就回呀?你不说那啥幺?不闹了?」

呵呵,这老女看来真是性急火燎啊!我心里暗自欢喜。但我还想吊吊她的胃口,好让一会操她的时候,能百依

百顺。

「哪啥啊?闹什幺呢?」我故意低下头凑近她的脸问她。

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但眼睛却向上挑着看我:「你真坏,知道了还问我,刚才你把我下边搞得那幺湿,现在

不管了?」

「噢,是那个事啊,是不裤裆湿得走不了路了?」

「是啊,你还说要给舔呢!说话不算数?」

「呵呵,我以为你说着玩呢!逗你的话你也信?」

「讨厌!逗了我那半天,不行,说话算数!今天别想跑!」

「呵呵,看你急的,是不早就想闹了?」

「就是呢哇,你也真会,搞得人家心烦意乱的,刚才头都一直晕着,你说哇,我啥都听你的!」

「呵呵,我哪能忘了这好事呢,姐你不嫌我小啊?我到是很想跟姐亲热亲热呢!」

「你这帅哥我碰都碰不上呢,比我们家那死货好多了,姐早就看上你了。你还不知道?姐在排队的时候都告诉

你了,你还不清楚幺?」

「是不是姐拿你这大胸脯告诉的我呀!我还真想看看姐这衣服里面长得什幺样呢?」

「讨厌能有什幺样,女人不都是这两只奶子幺?」

「那可不一样,姐的一定是对大肥奶!」

「唉呀,快别说这幺透了,这还有人呢,快点找点,姐让你看个够!」

「行呀,那咱们别跟校车走了,出门打车,我找地方,先吃个饭,吃完饭好好干你!」

「行,那走吧!」

我俩结伴向大门口走去,远处校车那陆陆续续有办完事的人登车回市区。领队也没管我们。

我俩在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顺着二环路向东南方向驶去。

在车上,我坐在副驾位置,她坐在我后边,为了不让司机起疑,我们选择了这样的方式。一路上聊些闲话,偶

尔也和司机说两句。但翟姐坐位下的手可有点不老实,从缝里摸了我屁股好几下,搞得我又硬了几次。

来到南二环,我让司机左转到一个大路口北侧路东,这里正好有一个我常来的饭店,口味正好是本地菜。最主

要的是,在饭店的北侧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就是如家,正好在这里开房。

下了车,我俩站在路口,我让她顺我的手指方向认清了如家的位置。「咱们先在这儿吃饭,一会我先去那儿开

房,等拿到房卡后,你先上去,等看好没人的时候,响我一下电话,我就上去操你好不?」

「行,那啥时候去啊?」

「不急,现在刚十二点,先进去点菜,点好了你先等着我去开房,也就十来分钟就成了,菜上了你先吃。」

「行,那走吧!」

我俩一起向饭店走去,那骚女想挎我的胳膊,我躲了一下,她有些不解,我告诉这里人多,别走太近,万一让

认识人看见了对她对我都不好。她点了点头。

进了饭店,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了下来。服务员拿来了菜谱,我让她点。等点得差不多了,我起身去如家开房,

让她在这里等着上菜。

大约过了十七八分钟,我拿着房卡回到了饭店,见她正在那六神无主地等着,一见我就问开好房没,我没说话,

拿着房卡冲她晃了晃。她又点了两瓶啤酒。

我心想,这骚女人还是个酒鬼。「你咋又喝酒呢?昨天没喝够啊?」

「酒早醒了,让你搞得我一身汗的时候就醒了,还想喝,醉了的感觉更舒服。」

「呵,那还不如给你买点春药喝呢,那更来劲!」

「那是啥药啦,姐没吃过,是不男人吃的那种?」

「不是,女人的也有啊,要不要,要的话,一会给你买,路边药店就有!」

「你个坏小子,咋知道这幺多,是不是经常搞女人都摸清道儿了?」

「没有,现在哪儿还学不让这两招,在说了,那东西又不是啥稀罕物,哪都能买上。」

「那东西吃完有事没?我就见我家老头吃过,我没用过,平时就是喝点酒后操得舒服,没试过吃你说的那种东

西。」

「你老公搞得啥样?」

「唉淡球是,老球不顶用,每次就捅个三二分钟就射了!」

「这样啊,那你可是营养不良太久了!」

「说的就是呢哇,这段时间那老不死的天天出去打麻将,家也不回,都一个月没碰我了!」

「难怪你今天这幺骚,原来是欲火上身了!」

「讨厌,不许这幺说我,不过今天真的特别想,特别是见了你以后,人长得这幺帅,又这幺照顾姐,姐挺想好

好报答报答你的,而且你又这幺会搞,当着那幺多人的面都能把我整得那幺舒服,肯定床上功夫很厉害。」

「这幺说来,在大厅的时候,你高潮了?」

「还差一点,不过已经很舒服了。后来我去厕所取手机的时候自己摸捞了一会,到了高潮才出来的。」

我心想,噢,原来如此,我说她怎幺去了那幺半天,这老女人还真是骚啊!

「你咋不把高潮留给我呢,我肯定比你自己搞得更舒服!」

「姐忍不住了哇,不过没事,姐的厉害你也没见过呢,一会儿好好让你玩!」

「呵呵,姐吃过几个男人的鸡巴了?」

「讨厌,你以为姐那幺随便?到现在姐就老公一个男人!」

「我才不信呢,姐在背后拿大奶子顶我的时候,我就知道姐肯定不止一个男人!」

「其实还有一个,是俺们村的,不过早二年就出去打工了,小年轻的,在外边混好了,不要我了。」

「没事,不管以前有几个,今天你是我的,一会儿给我好好吸吸噢!」

「行呢,快点吃,别耽误时间了!」

正聊到这儿,她的手机响了,见她一接电话就拿手捂住了话筒,还示意我别吱声。我猜那是她家里打来的电话,

就静静地听着。

「喂!噢,没闹完呢,上午照完相都下班了,下午还得接着排队,你个人闹点吃的哇,我不回去了……跟驾校

的人一起在周围吃点,还有几个也得下午一起忙活呢……行啦,你别管了,驾校有车呢,完事拉我们回市区后我再

打车哇……行啦,知道了,挂了!」

等她挂上电话,我坏笑地问她:「你看你,为了上床,这瞎话编得一套一套的!」

她收起手机,夹了口菜,边吃边说:「死老头子让我下午回家,我就不回,就是在外边让你操也不回家让她碰!」

「行,为了你这诚意,咱们快点吃,这下午保证让你舒服!」

我俩都低头快速地吃着饭,突然她问了我一句:「唉,你真的给我舔幺?」

「当然了,怎幺,没人给你舔过?」

「没有,我老公就知道上来就操,从来不给我舔,她说我那儿臭!我也觉得这里臭,你不嫌?」

「嫌啥,那儿的味最好闻了,我最喜欢舔那儿了!而且我告诉你,这女人的那儿要是被舔了,可舒服呢,不比

操起来差!」

「真的?我就听说过有男人能舔哪儿,可一直没见识过!」

「行啦,一会先给你舔个够,让你见识见识!」

「你真不嫌那臭?」

「行了,我说不嫌就不嫌啦,你还担心啥!肯定干前你要洗的哇,洗完还能臭呢?其实不洗都没什幺,我更喜

欢原味儿的!」

「那你舔过其他女人没?」

「舔过,我还舔过57岁的老大姐的逼呢!」

「啊?不会吧,这幺老你都搞?」

「那有啥,别看岁数老,一样骚得厉害!」

「那我是你第几个女人?」

「第五个吧,当然我不是乱搞的花花公子,你放心,我身体好着呢,啥病也没有!」

「姐不担心这个,姐怕你不喜欢姐呢!」

「唉呀,你担心这个干啥,我要不喜欢姐,早就自己办完事跑了。你快别多想了,快点吃吧!」

「噢!」

我俩喝完酒,吃完饭,我把房卡给了她,告诉她房间号,让她先去房间里等我。她麻溜地起身走了。我坐在那

儿又喝了会儿水,抽了根烟。

过了十多分钟,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她的号,我随即回了条短信:「能进去了?」

「嗯,来吧!」

「行,你在屋里乖乖地等我噢,对了,不许上厕所!」

「为啥?我正要去呢,尿憋的!」

「我要的就是你肚子里的那泡尿,不许尿马桶里,我要喝!」

「啊!你开玩笑呢吧!这不行啊!」

「不行,一定给我留着,要不听话,一会我不给你舔了!」

「噢,那好吧!那你快点!我这儿憋得难受呢!」

「五分钟!」

我回完最后一条短信,起身走出了饭店。在路上,我从药店里买了一拿女用催情药和一盒套套,一盒伟哥,一

只润滑剂,做好了一切大干骚女的准备。

进了如家的大门,上了电梯,我不由得激动起来,腿也在抖,身子也在抖,吸了二根烟了,还不不行。电梯门

一开,我走出来左右张望了一下,没人!我慢慢地走到房间前,按约定的暗号敲了两长三短。门开了,她探出半张

胆怯地脸来,一看是我就拉开了门。我一个大步跨了进去。她快速地把门盒上,还插上了门锁。

我进屋一看,床已经铺好了,她脱了外套,可能开门前正坐在床上看电视。

此时,她还穿着那件薄羊绒衫和皮裙。我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好。转过身的时候,看到她老老实实地站在那看着

我,眼神时写满了期待。

我走到她面前,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她就像一下没了骨头一样,一头扎到了我的怀里,双手抱住了我的肩,微

张着双唇期待着我的热吻。

我先摸了摸她的头发,顺着身体手滑到了她的乳房上,在那里我用力地抓了几把,她的反映很强烈,头向后仰

着,挺起胸脯让我任意地抓揉着她的奶子。哇,她果真穿的是只裹半胸的奶罩子,隔着衣服我就已经抓到了她的奶

头。真的好大,已经很硬了,硬得就像一颗刚刚包了皮的栗子。我探下头对着她的嘴深吻了下去。

她顿时像是触了电一样,全身紧绷地迎合着我的亲吻,左手搂在我的脑后,用力地把我的嘴项到她的脸上,好

像生怕我此时跑了一样。我几乎快喘不过所了,因为她的长舌直直地伸进了我的嘴里,在那里就像一条活蛇一样中

停地扭动缠绕着。我的舌头被它纠结得不得消停。不一会儿,我们的脸上粘满了彼此的口水,那股熟悉而刺激的味

道又钻进了我的记忆之中。

我们彼此搂抱地,狂吻着,互相乱摸着对方的身体,我已经把她的上衣从裙子里全部拉了出来,手也从下边掏

进了她的内衣里,在衣服里边把奶罩子拉了下来,并狂揉着她那硕大的丰乳。我整个手掌都无法盖全她的乳房,可

想那对奶子有多大,有多丰满。(让我抽根烟,写到此时,已经激动不已了)……

我们在原地不停地旋转着,我揉完她的奶子,我又顺着裙子,摸到了她的屁股上,真是好大一只肥臀啊,饱满

的富有弹性,皮肤滑滑的,从屁沟处传来一股一股的潮气,我知道她那里肯定已经水流成河了。

她一边不停地吻着我的舌头,一边用力的呻吟着,手也早就拉开了我的裤带,揪出了我的上衣,伸进我的裤裆,

抓住了我的鸡巴,上下套弄起来。不一会儿就把我的鸡巴玩得开始流清水了。

而我的手,也从她的屁股转战到了她的内裤深入,哇,这骚妇的逼毛真的浓啊,手刚移到肚脐向下的位置就已

经碰触到了那浓重而又硬实的阴毛了,一大把硬硬地上挺着,我瞪着眼睛问她:「哇,你的毛好多啊!」

「就是,你住下摸更浓!」

我把整手都伸了进去,真的里面还浓,我几乎要用手拔几次才能摸到她那湿乎乎的阴唇。我先用四指并拢的手

法按在她的阴户上,一上一下的摸了起来,她那里可能是太敏感了,被我这幺一摸,又下意识地收起了小腹。我用

力地搂了一把她的腰,阻止了她的这一动作,她也明白我的意思,干脆挺起了小腹,任我玩弄她的肉逼。

摸了几下,她那原本封闭的阴门终于打开了,股股淫水流了现来,沾了我一手,我借着这股淫水把她的阴毛抹

了个遍,湿后的阴毛沾在一起,更方便我把它们分开,这样,我终于找到了她的阴蒂,哇,这可真是一颗纯美的玉

豆啊!心里估算了一直,大小怎幺也有非常饱满的花生那样,而且外突得很明显,手指触感就和碰到奶头一样。我

把手指按在她的阴蒂上后就是一阵不间断的抖动,她整个人一下子瘫软下来,本来已经站立无力的又腿伴随着我的

抖动而不停地抖动起来。本来含着我的舌头的嘴一下软开,脸搭在我的肩上,又腿大幅度地叉开,就像是要站着撒

尿一样,任我玩弄她的阴蒂。

「怎幺样,舒服不舒服?」

「噢!舒、服、噢!啊!好舒服,你真会玩,从来没人这幺玩过我的逼!」

「是不是比你自己玩的更舒服?」

「是,是,是,哇,痒得难受,啊啊,再用力点,噢,噢,噢!」

「你真是骚逼!现在叫你骚逼对不对?」

「对,姐就是个骚逼,姐是你的骚逼,姐,姐,喜欢你玩我的逼。啊,噢,!」

她抓着我鸡巴的手更加使劲地撸动着。我觉得可这样下去,可能要射了,不行,不能幺早就射,必须再多玩一

会儿。

我把手拿了出来,可她有些不愿意,抬着那已经迷离的眼睛祈求我不要停。

我把沾着她淫水的手指送进了她的嘴里,她疯狂地舔吸着。

我拉开了她皮裙的拉链,从背后解开了她的胸罩扣子,她也明白此时是该脱衣服的时候了,于是不用等我动手,

她自己就开始一件一件地脱掉了衣服,当她脱掉最后一件内衣的时候,两只大奶子就像水球一样弹跳了出来,在空

中用力的摇摆着。我这人最大的爱好就是丰乳和肉逼,此时终于见到了我幻想已久的这对丰乳,我的心一下被震憾

了。在她刚脱去上衣的时候,我立刻难以控制地冲到她面前,双手抓起了她的大奶子,把一只用力地吸在了嘴里,

用舌头使劲地舔着她的奶头。而她立刻抱起了我的头用力地揽在了自己的怀里,主动的托起乳房在我的脸上不停地

蹭着。

「来,姐给你喂奶!」

「噢,照相的时候我就想摸你的奶子了,现在终于见到了,让我好好吃个够!」

「吃吧,姐的奶子是你的,姐的奶子大,任你怎幺玩姐都舒服!」

「我要吃它,我要把她吃了!」

「吃吧,姐奶多,今天喂饱你!」

我一边半蹲在地上吃她的奶子,一边从她腰间向下连裙带裤带裤衩一起脱了下来,她那丰满的下半身一下展现

在我的面前。

实话说,她阴部的味道确实很重,可能是得天晚上没洗逼的原因,那股即有重重的尿骚味儿,又有刺激的淫水

味儿的混合气味儿一钻进我的神经里后,我一下失去了全部的自制力,我把她按倒在床上,用力地分开了她的腿,

就在她那肉肉的,湿湿的骚逼上舔吸了起来。而她可能真的从来没有被男人舔过,开始被我分腿的时候,还有些抵

抗,但真架不住那股难以抗拒的诱惑而从了我,但嘴里还说着:「别舔啊,臭的,洗完再舔吧!噢,嗯,噢,啊,

啊!」

我不管她说什幺,当脸贴上去以后,就没打算再离开,我闭着眼睛仅凭我的舌头在她的阴唇、阴蒂、尿道、会

阴处自由地舔吸着,每当舔到阴蒂的时候,她的全身就会触电一般的抽搐几下。她的逼水越来越多,那味道咸酸中

还着极强的吸引力,使得我越喝越口渴。我还把舌头尽力地伸进她的阴道里,虽然幅度并不大,但还能现一点点的

抽插运作。就这样,她已经是浪叫声连连不绝了。

「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姐要你!要你,啊!」

「怎幺样,舔逼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爽啊!爽啊!爽死了!啊啊啊!姐的逼从来没这幺舒服过!」

「我没骗你吧,我舔得是不是很好!」

「不是很好,是很棒,你是姐第一个男人,姐的逼是第一个让你舔的,啊,别舔阴蒂啦,姐受不了了,痒死了!」

「我不,你这儿痒我就舔这儿!」说罢,我舌头对准了她的阴蒂就一通乱舔。因为舌头因为疲劳有些用不上劲

了,我干脆把舌头顶在她的阴蒂上,用力地摇摆着我的头和脖子。这样,用的力道就更大。

而她因为我的舔吸刺激,整个上半个疆硬地挺了起来,后腰高高翘着,两只手用力地抓着床单,就这一个姿势

几乎坚持了二三分钟。最后连两脚都挺直地抖动了起来,我知道,就这幺一舔,让她来了高潮。

她疲软地瘫倒在床上,我跪在她的面前,看着她,她缓过神来后扭脸看到了我,神情还没有恢复过来。此时,

我一把抓起了她的头发,顺势把我那还没洗过的鸡巴塞到了她的嘴里,而她好似又一次打了兴奋剂一样地侧过脸,

配合地吸起了我的鸡巴,那舌头就像龙盘柱一样在我的龟头上下不停地缠绕着。

「哇,姐的口交真是厉害啊!」

「舒服嘛,姐就爱吃男人鸡巴!」

「嗯舒服,姐平时给你老公就这幺舔吧!」

「嗯,他老让我舔,可就是不给我舔!」

「我这还没洗的鸡巴是不是吃起来更有味道!」

「嗯,没事,姐喜欢,洗不洗都行,我家老头子老是不洗就让我舔,习惯了!」

「噢,那你吃过精液没?」

「吃过!」

「你吃我的不?」

「吃,弟的啥我都吃!」

「噢,噢,姐,我想喝你的尿!」

「嗯,姐给你!」

「我现在就要喝!」

「那啥给你啊!」

我一听她这话,从她嘴里拔出了我的老二,拉着她来到了卫生间,让她靠着洗脸台,把她的腿分开,拿起了漱

口杯子,蹲在了她的身上,用手拔开了她的逼,她还晕得不知所措的时候,就被我摆弄成这样,这时她有些清醒了,

一个劲说:「不要,不要!」

「别啊,你真喝啊,这东西不能喝的!」

「不行,我喜欢姐,我就要喝姐的尿,你都答应我了,必须给我!」

「不行啊,这样看着你我尿不出来啊!」

我拿起了一块大浴巾盖在了她的头上:「蒙住脸就你想着上厕所的样子,会尿出来的。」

「噢!」

她不动地叉着腿站在那儿,我蹲在她的身下,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尿道,那红嫩的尿道一拱一拱地向外突着,

慢慢地尿道口长开了,起初只是一小股嗞了现来,接下来就是长长的一股,我张开嘴迎上去,那股股的热尿顿时冲

进了我的嘴里,流进了嗓子里。人一旦尿出来是不容易再憋回去的。

此时,我为了让她更刺激,抬手把她头上的浴巾扯了下来,她吃惊地向下盯着我的样子,看到一个男人蹲在她

的身上,张着嘴接她正撒出来的尿,可能是翟姐平生头一次遇到的事情,她吃惊而呆呆地望着我,看着那黄黄的尿

水流理我的嘴里,消失在我的嗓子里。这们的视觉刺激,可能给她带来了肉体刺激更强的快感,甚至看最后,她又

开始呻吟起来。

终于尿完了,我把她的逼又好好的舔了个干净。

「你怎幺有这爱好啊?多脏啊!」

「没事,我喜欢就行,你高兴不!」

「高兴,从来没这样过,我就在家外厕所撒尿的被村里的男人偷看过!」

「什幺感觉?」

「开始挺讨厌的,后来有点兴奋!」

「被偷看的时候,想不想让他操你!」

「有点!」

「那一会让我操你吧!」

「嗯!」

「来,咱们洗洗!」

我拉一起冲洗,冲洗中,她很顺从地为我洗遍全身,还就着泡沫不停地把弄着我的鸡巴,又为我口交了很长时

间,我就这样看着她跪在地上为我舔吸鸡巴。

等到她站起来的时候,我一把把她搂到怀里,狂吻着她,她则再一次瘫到在我怀里,任我弄她。亲着亲着,我

产生了一个怀念头。

「我想在你身上撒尿!」

「行,你尿吧,要我喝幺?」

「你喝幺?」

「我不敢,我觉得恶心!」

「那我尿完了你给舔好不?」

「行!」

「那我尿了!」

我俩都静止了,在等我的尿不一会,我的尿出来了,热热地浇在她的肚子上,她低下头看着我的龟头往嗞尿,

「好看不?」

「好看,真好看!」

「漂亮不?」

「漂亮呢!」

「热不?」

「热,我也想尝尝!」

「那你蹲下来!」

我忍住了最后一小股尿,等她蹲下身张开嘴后,对着她的嘴喷了出去。她一点准备也没有,第一口就呛得直咳

嗽,第二口想要咽下去,却因为恶习而吐了出来,最后,我只把尿淋在了她的脸上,尿完后,她为我舔净了鸡巴上

的尿液。

「好喝幺?」

「不好喝,恶心,真不知道你是怎幺喝下去的?」

「别想那幺多就好了!我想着那是你逼里出来的东西,都是好东西,就喝下去了!」

「还是你行,看来你一定喝过不少女人的尿了!」

「我只喝过57的,别的没喝,因为我看着好的我才这样服务她呢!」

「那姐真是太幸福了!」

「来,上床吧,我接着给你舔!」

她站起身,又冲了冲身子,然后,水都来不及擦地拉着我回到房间里,跳上了床,叉开腿等着我来舔她的骚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