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难知如阴】【61-80章】【作者漂泊旅人】【全本完】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4:58:5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六十一章

崔莹依偎在魏鹏的身边,紧紧勾着魏鹏的臂弯,如小鸟依人。两人刚刚走出

小区准备外出寻找合适的旅馆事,魏鹏的手机响了起来。

魏鹏皱了皱眉,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庄惠打来的。崔莹同样看见了来电显示,

叹了一口气。" 她盯你还盯的蛮紧的,可见她还是很在乎你了!今天还是算了吧。

如果不接,你回去不好向她解释。虽然她不怎么和江楠来往,不过你要撒谎的话,

她很可能会打电话向江楠求证的……" 魏鹏知道崔莹在为自己考虑,随即点了点

头,接通了电话。

" 老公啊……你还在大鲲家么?" " 已经出来了,正准备打的去爸那边拿车。

" 魏鹏此刻依旧是在撒谎,不过考虑着将崔莹送回家后便可以立刻返回,时间上

不会引起庄惠的怀疑,因此语气显得理所当然。

" 喔,那你快点回来啊!孩子们都睡了,我有些事想跟你说了!我等你…

…" 庄惠说完,便挂上了电话。

" 阿惠想跟你说什么事?" 崔莹有些疑惑不解。" 她难道打算向你坦白她和

小宇的事?" " 不是了,应该是那套房子的事情吧。" 魏鹏想了想回答道。" 她

昨天原本就想给我说的。不过我临时碰到些事,后面又赶着去接大鲲,所以到现

在也没机会听她如何解释了。" " 这样啊!那你更应该好好听她说说了!我也很

想知道她会怎么圆谎了……" 崔莹表情便的有些凝重。此刻的她也对现在的家庭

状况感觉到了一丝无奈。女儿庄惠和外孙魏宇之间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且根本无

法挽回了。她很害怕魏鹏因此而彻底放弃同庄惠的婚姻关系,她不知道自己该如

何在这一系列的事件中充当何种角色。

无论发生了什么,庄惠都是她的女儿。而魏宇则也是她的亲外孙。相比之下,

魏鹏反倒是同她关系最为疏远的存在。可是她需要魏鹏……无论是从心理上,还

是生理上。她已经对魏鹏产生了极度的依赖。她只希望自己对魏鹏的温柔和顺从

能够弥补女儿对魏鹏的背叛。总算到现在为止,魏鹏并未流露出任何因此这件事

而要和自己的家庭脱离关系的态度。但她清楚,这种混乱的家庭关系是不可能一

直维持下去的。她明白,解铃还须系铃人,庄惠和魏鹏之间的事情,终归是需要

这两个人才能够解决的。如此一来,她更希望魏鹏和庄惠能够面对面的处理一切。

" 也对。" 魏鹏点了点头,此刻的他内心深处有些许的矛盾。在窥视了庄惠

母子的乱伦性爱后,他产生了强烈的性欲,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个异性来解决自己

的生理需求。而崔莹之前的建议正合他意。但另一方面,他不知为何又对即将同

崔莹做爱产生了某些畏惧的感觉。以往和崔莹偷情,他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负罪

感,但那种负罪感并不强烈,甚至从某种程度上反而刺激了他的生理快感,因此

在他的记忆中,同崔莹的每一次性爱都是非常满足而舒适的。但此刻,这种负罪

感不知不觉中变的异常的巨大,巨大到让他不自觉的对即将去旅馆开房产生了某

种排斥心理。

因此当崔莹改变决定打算回家时,他莫名的有一种轻松。至于原因,在魏鹏

看来,或者便是之前目睹的那场母子乱伦。他和崔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即使彼

此之间有性关系,但严格的说很难说的上是实际意义上的乱伦。毕竟,姻亲和血

亲在法律上同属亲属关系,但从生理学角度讲,两者并非一回事。而此刻刚刚亲

眼目睹了一场血亲乱伦,这让魏鹏多少产生了一些遐思。从社会伦理学讲,他是

崔莹的女婿,是半子。这" 半子" 终究里面有个" 子" 字。他开始模糊混乱自己

和崔莹之间于庄惠和魏宇之间两者的关系了……

开着车,望着灯火辉煌的城市。魏鹏忽然对崔莹说道:" 现在想起来,阿惠

和小宇和我好像没有什么实际的关系呢?" 听到魏鹏没头没脑的冒出这么一句,

崔莹愣了楞。" 你什么意思?" " 我是说,小宇和我没有血缘关系。他只是我的

养子罢了……他和阿惠乱伦,受伤害最大的应该是死掉的哪位吧?对我而言,阿

惠和小宇上床,其实同一般的夫妻出轨没太大区别……" 刚说到这里,崔莹便立

刻打断了魏鹏的话,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魏鹏道。"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你难道打算默认她们母子间的这种关系?" " 这……" 魏鹏此刻不知道该如何向

崔莹说明自己的心理活动,嘴唇蠕动着,但却说不出话来。

见到魏鹏这样,崔莹立刻拼命的摇起头来。" 不行,绝对不行的!" 说到这

里,崔莹似乎想到什么一般,坚定的说道。" 你以为你默认了她们的关系,向鸵

鸟一样把脑袋埋在沙子里装做什么都不知道就可以彻底忽略这事么?你这存粹就

是自欺欺人的想法……" 说到这,崔莹叹了一口气。" 我明白你现在为什么会有

这样的念头。是啊……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想不出一个稳妥的方式来处理阿惠和

小宇。你要是直接和她们摊牌,结果必然是家庭的破裂,不只是你和她们两个,

你爸、我、小雯,还有我们两家的亲属,无一例外都会受到打击和影响。而且她

们母子乱伦的事,根本见不得人,你要给身边的人一个合理的解释,就需要不断

的欺骗和撒谎……别说你了,我想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能顺利挨过那样一种状态。

所以,你就打算当阿Q,对自己进行心理安慰,心理催眠。可你想过没,要真的

放任她们这样下去,实际上是害了她们啊!" 魏鹏一边听,一边点了一根烟。"

怎么说是害了她们呢?男人或多或少都是有恋母情节的,但现实中有几个真的有

机会实现的。而且女人其实也一样,做母亲的其实对子女,尤其是儿子,事实上

很多也都存在心理依赖,而这种心理依赖在某种程度上也会造成性幻想……" "

你觉得她们做爱很快活么?" 崔莹凝视着魏鹏的侧面,言语中竟然透露出了某种

失望。

" 难道不是么?刚才不都看见了,而且你和我也都看了不止一次了……" 魏

鹏吐了口烟圈,神色茫然的反问道。

" 你混蛋!" 崔莹见到魏鹏此刻的那种神态,终于忍不住咒骂起来了。

" 骂的好!是人就会有混蛋的时候!我也不是圣人,当碰上自己解决不了的

事情的时候……" 刚说到这里,崔莹把脸突然凑到了魏鹏耳边,几乎用吼的声音

说道。" 你感觉不到她们的痛苦么?" 魏鹏被崔莹此刻的叫喊惊呆了……手上的

方向盘不听指挥的乱晃了起来。总算夜间道路上的车辆并不多,车在公路上左右

乱晃了一阵,最终安全的靠右停在了路边。经过了一番惊吓的两人此刻都靠在座

椅上,胸口激烈的起伏着,彼此平静着各自的心理。

过了几分钟,崔莹首先开口道歉。" 对不起,我不该在你开车的时候吼你的

……" 魏鹏没有回答崔莹,反而平静的问道。" 你说她们痛苦?你有什么理由呢?

" 崔莹低下了头,思考了一阵后说道。" 小宇去教堂是为了什么?难道不是为了

向虚无缥缈的宗教信仰寻求心理的安定么?" 魏鹏头靠在座椅上,望着漆黑的夜

空,良久回答了一句。" 好吧,我同意你的说法,小宇应该是心有不安的……"

" 至于阿惠,你没觉得阿惠近一年来行为习惯还有精神方面都和过去不太一样么?

" 崔莹问道。

魏鹏闭着眼睛思考着,过后点了点头。庄惠行为异常,他早在几个月前便有

所察觉了。否则他也不会时时的产生某种不安的心理,并在这种不安的心理支配

下开始暗中观察庄惠和魏宇,并最终意外发现了这对母子间的不伦关系。如此一

来,便又证明了崔莹说法的正确。

"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过!阿惠我太了解了,过去脑袋一碰枕头,就睡的

跟小猪一样。可现在呢,你都没注意到她经常失眠、神经衰弱么?这一年来,她

瘦了十多斤,我和她出去买衣服,很多衣服尺码都小了一圈。我最初以为她在刻

意减肥,所以没当回事。可现在再想想,巨大的心理负担恐怕才是这一切的真实

原因吧!" 崔莹见到魏鹏点头,进一步的开始引申自己的想法了。

" 但你怎么解释她们之前的行为呢?就那么点时间,甚至冒着我有可能突然

回家或者被小雯意外发现的风险,见缝插针的都要来一炮……" 魏鹏反问着。

" 就像吸毒吧……吸毒的人难道不知道吸毒的危害?可是他们为什么还要去

吸……因为只有在吸毒的过程中,他们才会感觉到快乐,同时忘记一切的烦恼和

痛苦……" 崔莹几乎立刻就给了魏鹏一个答案。" 所以,如果你还爱阿惠,把阿

惠当成自己的妻子;还认小宇是自己的孩子!你就该努力把她们从这个错误的漩

涡中给拉出来!这是你做丈夫做父亲的责任和义务!" 听到崔莹最后的话,魏鹏

忍不住长叹了一声。崔莹的话,从某种程度上彻底将他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给赤

裸裸的撕扯了出来……

他知道,自己到此刻,依旧爱着庄惠,而且同样关心着魏宇。否则的话,以

他以往斩钉截铁的处事原则,当发现庄惠母子关系的时刻便会立刻对这两人进行

报复和惩罚了。哪里还会像如今这般进退维谷,不知所措。

见到魏鹏苦闷的表情,崔莹知道自己的话有些重了。忍不住侧过身,贴到了

魏鹏的身边,柔声说道:" 魏鹏,你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么?在我心里,早就

已经把你当成自己的老公了。我崔莹看上的男人一定是个有担当,有本事的男人!

不管多难的问题,他都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 魏鹏侧过脸,崔莹的嘴就贴到

了魏鹏的唇上。

吻过之后,崔莹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红着脸说道。" 别放弃好么?就算是

为了我,你也该振作起来。解决掉这个事情!你是我崔莹的男人,我的男人无所

不能的!" 魏鹏望着崔莹充满爱意和期盼的眼神,心中猛然涌起一股豪气。跟着

大笑起来。" 谢谢你,莹莹……我知道了!我是男人,我才是这个家里的一家之

主,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必须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哈哈……大鲲说

的没错啊,我和他到现在,还真没怕过什么……莹莹,你说的对!越是麻烦的事,

解决了它,越能显示我的能力!" 说完,魏鹏猛的一踩油门,车便如离铉的箭一

般冲了出去,片刻便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在停车场魏鹏停了车并未熄火,准备在崔莹下车后立刻回头。却不想崔莹主

动伸手将车熄了火,魏鹏扭过头诧异的望着崔莹。崔莹冷不丁的把身子凑到了魏

鹏的面前,搂住魏鹏疯狂的亲吻了起来。

此刻魏鹏的心仿佛都融化了一般。

崔莹一边和魏鹏热吻着,一边伸手按在了魏鹏的腿间肆意的抚摸着,魏鹏的

手也伸进了崔莹的衣服内,从下方托起了对方的双乳。两人一阵的抚摸后,分开

了彼此纠缠着的嘴唇。

崔莹双颊通红,咬着嘴唇,呼吸急促。" 今天算我欠你的……下次,下次我

一定让你死去活来。" 意识到崔莹言语中挑衅的意味,魏鹏嘿嘿的笑了。" 我等

着……到时候天知道是谁死去活来呢!" 望着崔莹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魏鹏平

复着自己的呼吸。整理了一下刚才因为同崔莹亲热而略微凌乱的衣衫,跟着再次

发动了汽车返回自己居住的小区。

车停好后,魏鹏随即回家,或者是因为之前崔莹的鼓励,魏鹏此刻感觉到心

情愉悦。连脚步都轻快了几分。

庄惠开门后,魏鹏仿佛没事人一般随意的跨了进来,一边走一边脱掉了外套,

便如往常一般将外套朝庄惠手中一抵,一边询问着。" 孩子们都睡了吧?" 庄惠

接过外套,转身挂到了衣架上,回应着。" 都睡了。" 魏鹏点了点头,跟着坐到

了沙发上,拿起庄惠已经准备好的茶水,喝了一口道。" 本来还想在爸妈那里陪

妈说会话的。你刚才电话里说有事要给我说,所以我也没停留,拿了钥匙就直接

回来了。究竟什么事啊?那么郑重的要专门找时间告诉我。" 庄惠低着头,靠着

魏鹏身边坐了下来。

" 还记得上次我跟你提到过的房子的事么?" " 房子?哦,想起来了。你上

次说在外面有套房子,而且不是新买的,结果我临时出去见客户了。嗯,现在孩

子们都睡了,可以告诉我怎么回事了。" 不出魏鹏的意料,庄惠果然提到了房子。

此刻的魏鹏表现的非常的自然和随意,仿佛并未将此事看的太过重要。这样的态

度对于魏鹏而言是最自然的。因为以魏鹏的经济状况而言,自然拥有在外单独购

买房产的能力。而庄惠收入少些,但家中的主要存款和账户都在庄惠手中掌握着,

如果庄惠想,也同样可以在未告之魏鹏的情况下单独购房。

庄惠低着头,轻声的说道。" 那房子是我认识你以前就有的……" 因为庄惠

低着头,魏鹏观察不到庄惠的表情,只是平静的听着庄惠说完了别墅的来历。因

为早已知道别墅的存在也清楚这套房产的来龙去脉,魏鹏在听完庄惠的说明后心

情异常平静,但他知道,太过平静容易引起对方的怀疑,因此,在庄惠说完后,

魏鹏刻意露出了几分责备的语气。

" 这么大个事。你为什么从来都没跟我说起过?这都十多年了吧?你脑子里

究竟在想些什么?" " 我……我……" 庄惠此刻有些吞吞吐吐,但她很快意识到

魏鹏的反应比她预想的要平和的多。所以跟着便立刻解释起来。

" 那套房子对我,对我爸妈而言,都是不好的回忆。所以,这十多年来,我

们家里的人从来都没去那房子看过。时间长了,连我都快忘记那套房子的存在了。

只是婆婆现在过来了,你又把新区那套房子拿给她租住。我才又想起我还有那么

一套房产……" 很明显的谎言……但魏鹏并没兴趣揭穿。而且对魏鹏而言,庄惠

如此解释,既给她,也给自己留够了充足的台阶。因此魏鹏决定利用这个台阶将

别墅的事情彻底铺上台面。

" 原来如此。嗯……你想起来了也好,对家里而言,这也算是一笔意外的经

济收入了!对了,那套房子在哪里?还有就是房产证、土地使用证这些都还在吧?

" 既然庄惠坦白了房子的存在,魏鹏也就决定想办法顺势将这套房产控制在自己

的掌握当中,无论将来自己会如何处理庄惠和魏宇之间的事情,手中的本钱厚,

总是没有错的。

" 在……在……忘忧湖小区里面。房产证这些我当初去学院上班后,就都放

在学院我的保险箱里了。" 庄惠见魏鹏的反应相当平和,不禁长舒了一口气,见

到魏鹏询问房子的情况,连忙和盘托出。

" 忘忧湖小区?巧了……我记得我前几天才去过那里,见一个委托人。" 魏

鹏知道庄惠和魏宇见到了自己停在公共停车场的车,因此立刻便给自己出现在哪

里的原因打下了底稿。接着魏鹏靠在沙发上,手指敲打着大腿,仿佛思考了一阵。

" 产权证上是你的名字?嗯……行,那些东西你就先收着吧!那房子从法律

上讲是属于你的婚前财产。你现在告诉我就行了……什么时候有空,我在抽空过

去看看那套房子了。至于怎么处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毕竟,一套房产,白白

的空在哪里不利用起来,实在有些浪费了……" 说到这里,魏鹏侧过了头,望着

庄惠。此刻的庄惠已经抬起了头,或者因为魏鹏并未如她预料的那般纠结于房子

的来历和自己的长期隐瞒,庄惠此时的表情显的有些迷茫。

听到魏鹏突然询问自己对房子的处理意见,庄惠显然愣住了。" 我,我不知

道了!你觉得该怎么处理呢?我都听你的……" 魏鹏听到庄惠如此说,心里暗自

冷笑了起来。" 看来庄惠现在因为我的反应思维有些停滞了。借此机会……" "

嗯,你问我的话,我是这么想的!我们两人的财产迟早都是要留给两个孩子的!

现在的房子我原本也是打算小宇、小雯各留一套的。现在多出来这么一套房产,

在我看来,迟早也是要交给他们中的一个的。不过考虑到这套房子的来历,我觉

得小宇不是太合适了。毕竟说不准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渠道他有可能会知道自己的

真实身世。如此一来,这套房产要是落到他的名下,没准也会像你和爸妈一样,

成为不好的记忆。要不我们可以考虑将来把这套房子落到小雯名下。毕竟,她和

他哥哥不一样,当年的那些事情,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你看怎么样?" 魏鹏

此刻说话慢条斯理,言辞中有意识的加入了某些诱导的语气。

庄惠自然没意识到魏鹏真实的目的所在,听了魏鹏如此说,只略微想了想,

居然跟着点了点头。

见到庄惠点头,魏鹏笑了。立刻趁热打铁的说道。" 如果要落小雯的名下,

那这个事情估计要早些办理了!而且方式也需要好好考虑。中央如今正在考虑征

收遗产税的问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正式立法。所以要真等到我们都死了,小

雯再接手房产,到时候没准就要交不少的税金。如果是现在过户给小雯,也需要

考虑过户的费用这些。我个人觉得最省钱和合适的方法是无偿赠与。作为父母,

将财产赠与直系子女,是免征个人所得税的。这样能节省很大一笔开销……" 此

刻的庄惠完全被魏鹏牵着鼻子走,听着魏鹏的说明和解释,她只是不断的点头。

很快,在魏鹏刻意的诱导下,夫妻两人便对这套别墅的处置达成了一致。

跟着魏鹏再接再厉。" 嗯,既然你也认可这个处理方案,哪我们也就别太迟

疑了,免得夜长梦多。你明天把房产证和土地证这些都拿回来吧。我直接带到事

务所那边去,联系好了,找个时间去趟公证处,就把这个事情给办了。" 见到庄

惠依旧机械般的点头,魏鹏立刻终止了谈话。他明白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庄

惠和自己达成了一致意见后,如果想反悔,便需要承担主动挑起夫妻矛盾的责任。

而如今她心中有鬼,除非铁了心要和自己离婚分手,否则她必然会竭力避免这种

情况发生。如此一来,魏鹏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将那套别墅转入小雯名下,从某些

方面彻底切断庄惠和魏宇独立的能力了。

夫妻两人洗漱过后上了床,庄惠不自觉的便朝魏鹏的身边挤。若是前些日子,

魏鹏明知对方之前同魏宇已经发生过了性爱,必然会避开妻子的亲昵行为。但此

刻的魏鹏心情颇为愉快,而且同崔莹分手时又被撩拨了起了些许的性欲,便没有

对庄惠的亲近行为有所排斥,相反伸手将庄惠揽到了身边。

庄惠此刻有些受宠若惊般的激动。或者她以为她在向魏鹏坦白了房产的存在

后,得到了魏鹏的谅解,顺利的修复了这一个多月来夫妻之间若有若无的疏远和

冷淡。她振着魏鹏的手臂,隔着睡衣用丰满的乳房轻轻摩擦着魏鹏的侧肋,一只

手伸到了魏鹏的双腿间捏住了魏鹏的肉棒温柔的套弄起来。

毕竟是夫妻,彼此间对对方的身体以及挑逗的方式都异常的熟悉。几分钟后,

魏鹏的下身便逐渐的勃起了。

" 嘻嘻……老公,你的小弟弟硬了。" 庄惠一边套弄着,一边凑到魏鹏的耳

边嬉笑起来。魏鹏配合着侧过头,和庄惠亲了个嘴。跟着用另一只手解开了庄惠

的睡衣。

" 老婆厉害么……" 魏鹏一边说,一边将手按在了庄惠的胸前,捏弄了一阵,

跟着整个人便趴到了庄惠的身上。两人肉贴肉的搂抱着,扭动身体摩擦着,互相

亲吻抚摸。魏鹏的手向下抚摸,滑过浓密的丛林便接触到了柔软的两片唇肉,此

时已是一片滑腻的感觉。

魏鹏跟着用手指摸索到了庄惠下身前端的那粒微小的突起,发觉已经有些坚

挺了,跟着恶作剧般的用手指拨弄了两下……

" 讨厌了……老公……好痒。快点来嘛……" 庄惠的身体忍不住扭动了几下,

嘴里腻声道。一边说,一边伸手捏住了魏鹏的阴囊,两根手指温柔的爱抚着。同

时轻轻的用力拉扯着,将魏鹏的下体引导过来。

魏鹏原本打算就此便直接进入,但当龟头在庄惠穴口摩擦了两下后,脑海中

不自觉地便想到了个把小时前魏宇的阴茎还在这里进出的事实,心理忍不住又反

复起来。反复的结果使得原本已经勃起的肉棒竟然又稍稍疲软了下来。

庄惠感觉到了魏鹏的生理变化,慌忙又握住套弄了起来,不过此时的魏鹏因

为心理的原因,庄惠连着套弄了好一阵,也没让魏鹏恢复到刚才那种坚挺的状态。

" 老公……你怎么了?" 庄惠一边手里努力运动着,一边咬着嘴唇在魏鹏耳

边嘤咛着。

魏鹏此刻有些沮丧,此刻的他其实真的很想和庄惠过一次久违了的夫妻生活,

但心理上的障碍终究让他无法让身体彻底的投入。

" 或者因为这段时间太累了吧……" 面对庄惠此刻的疑问,魏鹏也只能如此

解释了。听到魏鹏说,庄惠也不觉得奇怪。这一个多月来,一方面因为周鲲不在,

魏鹏事务所内时常加班,另一方面又因为家里事情连连,夫妻俩聚少离多。魏鹏

身体和精神上的疲惫是显而易见的。不过庄惠并未放弃,而是轻轻挪动身子,从

魏鹏身下挪出,趁着魏鹏仰面躺好的机会,爬到了魏鹏的上面,跟着身体卷曲,

跪在了魏鹏两腿间,握住了魏鹏此刻勃起不足的阴茎凑到了自己的嘴边。接着张

开两片嘴唇,将翻起的龟头抿在双唇之间。

心理上有阴影,但此刻从龟头传来的肉体刺激确是实实在在的。两人十多年

的夫妻,彼此对对方的生理都是了解的,庄惠红润的双唇在魏鹏的龟冠四周上下

吞咽,来回摩擦,魏鹏终究受不了庄惠的挑逗,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伴随着浓重

的呼吸,在生理本能的驱使下,魏鹏的阴茎整个又再次逐渐坚硬起来……

庄惠张嘴送开了龟头,抬头朝魏鹏笑了起来,露出了近乎于卖宠讨好般的神

情,接着又低头,伸出舌头弹了龟头一下,调笑道。" 这个小坏东西,非的我亲

它,它才愿意干活呢……" 不想刚说完,魏鹏的阴茎便又出现了一丝疲软的现象。

不过这次并非魏鹏的心理障碍造成的,而是魏鹏有意让自己分神,使自己的性器

产生了这种状态。至于原因则是因为魏鹏这些日子积累下来的心理阴暗所致。庄

惠毫无疑问是尤物级的女人,想着一年来妻子和魏宇瞒着自己疯狂的乱伦性爱,

魏鹏始终心有不甘。今天庄惠兴致盎然,而自己也有生理需求,魏鹏便存了好好

玩弄一翻庄惠的念头。即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也为了满足自身的某种报复性心

理。

" 知道它需要什么,还不赶紧继续……你看……又软了……" 魏鹏配合着庄

惠,也调笑起来,此时卧室内,只剩下一对夫妻的闺房乐趣,两人之间仿佛再无

隔阂。

庄惠听见魏鹏这样说,朝魏鹏飞了一眼,便又忙着再次低头,一边伸出舌头

围着龟头打转,一边吐出唾液不断的覆盖到了魏鹏的龟头上,唾液积累多了,顺

着魏鹏的龟头流淌了下来,最后流到魏鹏的阴囊上,同时侵湿了下方的阴毛。

魏鹏看着眼前淫靡的一幕,阴茎忍不住的再次坚挺,在庄惠的面前不受控制

的抖动起来。庄惠见状眉花眼笑,跟着突然张口将整根肉棒吞了进去。

魏鹏舒服的" 啊" 的叫了出来。跟着整个人彻底的放松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彻底的开始享受妻子为自己提供的" 服务".

第六十二章

庄惠含着肉棒,头部上下的来回运动着,每一次吞咽都是一次深喉。

过去,庄惠也经常为魏鹏口交。但像今天一般如此卖力,却是不曾有过的。

此时的魏鹏已经彻底停止了思维,大脑神经只是反复体味着下身不断传来的刺激

感。

吞吐了一会,庄惠忽然把手插到了魏鹏的臀部下面,双手交叉,魏鹏的臀部

随之垫高了起来。每等魏鹏从性器方传来的快感中解脱出来,庄惠已经吐出了魏

鹏的阴茎,整个头埋进了阴囊下方的股沟之中,温暖柔软的舌头在魏鹏的肛门四

周画起了圈,螺旋状的轨迹最终集中到了肛门,跟着舌尖朝肛门一顶。

魏鹏的下身不禁抖动了两下,这瞬间的刺激,几乎让魏鹏想要大叫起来。

魏鹏经历的女人当中,为他做" 毒龙" 服务的很多了,但此刻庄惠的突然"

变道" 则让魏鹏感受到了未曾有的新奇和愉快。

顶过肛门后,庄惠的舌头便一轻一重的来回舔舐起来。一边舔,庄惠还一边

不时的将整张嘴贴上去,吸吮一下。经历丰富如魏鹏,也开始哼哼唧唧的呻吟起

来。魏鹏忍不住伸手按在了庄惠的头上,口中轻轻夸奖着。" 好老婆,弄的我好

爽……" 听到魏鹏的夸奖,庄惠舔的更加卖力,直到魏鹏自己忍不住握着已经极

度坚硬的肉棒在庄惠眼前晃动不已。方才将手从魏鹏的臀部下方抽了回来。跟着

起身跨坐到了魏鹏的大腿上。

庄惠眯着眼,蹲在魏鹏的双股间,从魏鹏手中夺取了肉棒的控制权后,握着

肉棒在两片肉唇中间摩擦了几下后,屁股一沉,下方的肉口便一截一截的将魏鹏

的大肉棒吞没了。

屁股坐到底后,庄惠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整个身子趴到了魏鹏的身上,捧起

魏鹏的头,嘴对嘴的亲吻了起来。

亲过了,庄惠开始扭动起了腰肢,雪白的屁股摩擦着魏鹏的大腿,缓慢的划

着弧形。上身在下身的带动下,在魏鹏的胸前刮擦。

魏鹏的本钱很厚,而庄惠也好几个月没有魏鹏行过房,此刻方才又开始重新

适应。轻柔缓慢的动作持续一阵后,庄惠方才开始尝试着双腿用力抬高了自己的

屁股,两人的结合处,魏鹏粗大的阴茎仿佛是被庄惠的肥厚阴唇一点点挤压出来

般再次暴露在了空气中。庄惠目光迷离,从鼻腔中发出了浓重的哼声。

魏鹏睁开了眼睛,望着庄惠通红的粉脸,知道她此刻有些吃力,不自觉的伸

手扶住了她的光滑的腰部。得到了魏鹏支撑的庄惠一边大口的呼吸着,一边缓慢

的又坐了下去。

之前的挑逗进行的充分,庄惠的下身得到了充分的润滑,所以又一次的吞噬

比之刚才要顺利许多。如此来回了几次,庄惠的上下的频率逐渐开始了加快。嘴

里也" 啊……啊……" 的叫了起来。

魏鹏躺在下面,欣赏着庄惠此时的媚态,同时双手用力,辅助着庄惠的下蹲

运动。魏鹏感觉自己的肉棒便如在钻探般,每一次的深入都更进入了对方的体内

一些。当庄惠又一次坐到低时,魏鹏感觉到龟头接触到了一团柔软的嫩肉。庄惠

猛的露出了近乎于痛苦但又极度满足的表情,身体也随之轻微颤抖了起来。

" 喔……老公!你顶到我肚子里了……" 说完,庄惠停止了动作,蹲着的姿

势也变成了跪姿,整个人仿佛是被魏鹏的那个擎天一柱顶着支撑的一般,跪坐在

魏鹏的双腿间,全身不断的抽缩着。

" 老公……你好棒!要插死老婆了……" 庄惠嘴里呓语着,双手按在了自己

丰满的大奶上,来回揉搓起来。

庄惠之前的动作虽然缓慢,但狭窄的内穴紧紧夹着魏鹏的肉棒,十几次下来,

魏鹏感觉到了极度的畅快。此刻魏鹏的龟头死死的抵着庄惠的花心,花心随着庄

惠身体的抽缩仿佛一阵阵的吸允着魏鹏的龟头,这让魏鹏处在了一种难以名状的

临界点上。这种感觉让魏鹏欲罢不能,魏鹏腰部用力,直起了上身,跟着将庄惠

搂在了怀里,跟着腰部用力,开始一次次的用龟头冲击着庄惠内部最柔软的位置。

" 啊……啊……老公……我要爽死了……" 庄惠在魏鹏的运动下,进入了癫

狂的状态,她拼命的晃动头部,黑色的长发在室内混乱的飞舞。一张小嘴时而喘

息,时而呼喊。雪白的牙齿拼命的咬着自己的下唇。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痛苦还

是愉悦……

觉的眼下的姿势不足以让自己产生更强烈的快感,魏鹏身体前倾,将庄惠直

接按到在了床上。跟着双手将庄惠的两条大白腿用力分的更开后,将鸡巴抽了出

来,跟着用力又捅了进去!

" 噗嗤……" 一声,一次性便尽根而没!在庄惠的尖叫声中,魏鹏便如不知

疲倦的机械一般,拼命的冲击起来。

" 喔……喔……我的心肝儿……插死我吧!老公……老公……用力,用大力,

用力插啊!快……快……哦呜……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庄惠不停的扭动着

头部,全身颤抖着,迎合着魏鹏的撞击。或者是因为很长时间没经历魏鹏的鞭笞,

庄惠此刻已经提前进入了性高潮的状态。全身抽缩、全身的关节机械般的扭动着。

" 来了……来了……老公!我来了……" 庄惠的屁股猛的朝前顶了两下,跟

着一股暖流从花心处喷涌而出,痛快淋漓的浇灌在魏鹏龟头上。强烈的感觉扭曲

了魏鹏的五官,魏鹏此刻的表情近乎于狰狞。

" 干死你这个婊子……插死你这个贱货……捅死你这个给老子带绿帽的娘们

儿!" 各种污秽的咒骂在魏鹏的脑海中盘旋,魏鹏此刻忘记了一切,他只知道身

下的女人欠操,而自己需要的就是不停的用自己的肉棒狠命的捅下面的女人。

魏鹏不知道自己这样持续了多久,他只知道女人的身体僵硬了一阵后,又恢

复了柔软,一度沉寂的室内又一次充满了女人的叫喊。过了一阵又是僵硬、颤抖

和片刻的沉寂,跟着又开始了浪语……

如此这般,女人来来回回反复了三四次,最终女人丧失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

一股透明白色的水流从女人私处顶端的小孔中喷射而出。

庄惠小便失禁了……

尿液射的魏鹏下身到处都是,原本已经被四溢的淫水打湿的床褥更是一片的

狼藉。庄惠的生理反应最终使魏鹏从这种几乎病态的性交状态中反应了过来,随

着神智的恢复,魏鹏终于感觉到了射精的冲动!紧紧按着如死猪般一动不动庄惠

又奋力的狠狠捅了几下后,魏鹏感觉到腰部一阵的酸麻,一股滚烫的精液从魏鹏

的马眼内喷射而出,几乎灌满了庄惠的阴道……

如死去般躺着的庄惠在这最后灼热的冲击下,条件反射般的全身痉挛抽缩了

起来……

魏鹏朝后一躺,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床上。他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此刻的

他脑海中反复回响着一个声音。" 操死这个婆娘……操死这个婆娘……" 除此之

外,他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魏鹏感觉到庄惠挪动着身体爬到了自己的侧面,跟

着紧紧的贴到了自己的身侧。

" 不清理一下么?" " 不管了……只想抱着老公睡觉!" 庄惠的声音消失后,

魏鹏很快进入了梦乡当中。

魏鹏是在庄惠的催促下清醒过来的。

" 老公……赶快!翻个身!" 魏鹏本能的翻了个身,跟着便感觉身下的被褥

被人一把抽走了。身体感觉的变化让魏鹏反应了过来。他坐起身子,揉了揉眼睛。

" 赶快、赶快!孩子们要起来了……我得立刻把这些丢洗衣机里,老公你也

赶紧起来洗漱了!别让孩子们看见你这样子……" 眼前的庄惠动作麻利的将昨夜

疯狂的污染物卷成了一团,光着身子抱着冲出了卧室。魏鹏随即懒洋洋的下了床,

来到主卫生间内用冷水清醒了自己的神经,跟着穿好了衣服,魏鹏这边行动的时

候,庄惠也跑回主卧穿好了衣服,跟着又急匆匆的冲进了厨房,很快,厨房内便

又传来煎锅煎炸食品的响声。

魏鹏来到饭厅,庄惠已经将煎蛋的盘子摆上了餐桌。

" 这么长时间没采购,家里只剩些鸡蛋了,今天早上只能将就下了!" 此刻

的庄惠一脸的歉意,但眸子内的神采,却给了魏鹏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吃着煎蛋,两个孩子的房间里也传来了动静。小雯穿着可爱的卡通睡衣打着

哈欠,揉着眼睛从自己房间来到饭厅,坐到了魏鹏的侧面。

" 爸爸早上好。" 丫头受外公外婆的影响,十分注重礼节礼貌。向父亲的问

候已经成了条件反射。接着是魏宇……

吃完了煎蛋,魏鹏望着桌子上的孩子产生了一丝不现实的感觉。这种场景在

一两个月前是再平常不过的,但此刻则让魏鹏有了一种虚幻般的感触。

" 今天大鲲要回事务所上班了!你不是要和他交接和谈之前工作的事情么?

别磨叽了,早点上班去了,别让大鲲在事务所等你了!" 没等魏鹏回过神来,便

被庄惠推出了家门。关上房门后,魏鹏忍不住连连回头望着自己的家门发呆。

" 这种感觉……好熟悉!之前十多年仿佛都是这样过来的……那之前的一个

多月,难道是梦境?" 魏鹏回味着之前熟悉的场景和感受,一时间觉得自己仿佛

是做了一场噩梦一般。

是不是噩梦,魏鹏有些分不清楚了,往日的那种满足和轻松的感觉再一次回

到了魏鹏的身上。

" 嗯,不管怎么说,先去事务所和大鲲把事务所的事情交接了再说……" 想

到这里,魏鹏脚步轻快的钻进了车内。

魏鹏认为自己来的早,却不想周鲲比他来的还早。一进事务所的办公大厅,

便看见姜小玉、谭垚和几个所内最勤奋的员工正围着周鲲问长道短。周鲲此刻也

恢复了往日精神抖擞的面貌和大伙谈笑风生。见到魏鹏到了,便连忙摆手终止了

谈话,朝魏鹏和姜小玉打了个手势,邀请两人前往他的办公室说话。

周、魏两人生活方面放荡不羁。不过一旦涉及到工作,两人都是标准的效率

之上者。进了办公室后,事务所的" 三巨头" 也没废话,简单的交谈过后,便立

刻对周鲲会归后的事务所工作分工进行了快速的梳理。

完了,姜小玉随即离开了周鲲的办公室,只剩周、魏两人在房间内。周鲲一

边苦着脸查看和整理着小玉摊派给他的大堆委托资料,一边随意的和魏鹏聊天。

" 大鹏,你的案子我一个人估计也没法都担下来的,所以林树彬的那个案子

我打算交给小谭了。我在红都期间,之前甩给她的那几件案子,她基本已经办妥

了。所以,咱们还能给她再压压担子!大律师,都是这样逼出来的了……对了,

刚才小玉跟我说了刘钊的案子。那家伙,就是个玩弄女人的老骗子……你知道我

之前经手过一件离婚案和他有关的,现在这家伙涉嫌聚众淫乱进去了,正好让他

吃点苦头了。你怎么会接下他的案子呢?而且我了解了,经手他案子的人可是肖

海芬,那个女人和你一贯不对付的啊!" " 我之所以接他的案子,是因为我觉得

仅仅让他吃点苦头远远不够……" 魏鹏靠在周鲲的办公桌旁,接过周鲲递来的香

烟,一边拿出打火机点燃,一边回答着周鲲的疑问,当然语气显得有些特别。

周鲲听后,眨了眨眼。毕竟是彼此相交近二十年的老搭档,立刻便明白了魏

鹏的真实意图。脸上跟着浮现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 原来如此,正好经手的又是肖海芬,所以你打算……呵呵!这老色鬼不知

道坏了多少黄花闺女的名节。咱俩好色归好色,但都还有底线原则。让这家伙这

次狠狠遭回罪也不错了……不过你可要把握好度数。肖海芬那个疯婆娘,别的不

会,刑讯逼供玩花样可是好手!你要把她呛的狠了,她没准会对刘钊下黑手。前

两年死的那个" 系鞋带" 的,就是她搞出来的,不过居然让她撇清了关系……"

" 这次我还真就需要她下黑手……" 魏鹏仰起头,吐了口烟圈。

" 怎么了?" 周鲲楞了一愣。" 这家伙就是好色,玩女人玩多了些,而且拆

散了几对夫妻而已,这些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居然打算置他于死地?有这个必

要么?" " 他在打庄惠的主意……" 魏鹏平静的给予了周鲲以明确的答复。

" 操……那就是他该死了!他和庄惠不是同事么?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 听到了魏鹏的解释,周鲲立刻便表明了和魏鹏统一战线的态度。

周鲲和魏鹏两人都不是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但两人联手创业后,为了事业

私下里定下了" 君子协定".彼此约定了在私生活方面的共同底线。其中关于玩女

人的几条,两人十多年来始终坚持了下来。说白了其实就三条:一、不碰女同事;

二,不碰有夫之妇,当然小姐除外,小姐就是干这行的,有没有丈夫都是要卖的;

三、不碰未成年的女孩。

刘钊此人同样好色,但比之两人则少了许多底线。勾引在校女学生在两人看

来都还不算什么,但她人结婚后依旧纠缠不清,直接拆散她人的家庭还拒绝承担

责任并反咬一口的行为便是周、魏两人也是不耻的。而现在刘钊竟然打起了庄惠

的主意,周鲲自然对魏鹏对刘钊报复的决定表示了支持和赞同。

抽完了烟,魏鹏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静下心来开始处理自己这边手上的事

务。

中午的时候,赵勇按约来到了事务所找魏鹏,魏鹏将委托书和保密协议交给

了赵勇,又让姜小玉替赵勇开了份事务所的单位介绍信。赵勇是警察出身,对于

这一类的程序很清楚并不需要魏鹏过多的交代,两人简单的交谈了两句后,赵勇

便准备离开,离开前,赵勇又向魏鹏强调了一下两人之间约定的事情。

" 那个刘钊的事情,还请鹏哥早点处理了……" 送走了赵勇,魏鹏收拾了一

下东西便决定再次前往市公安局一趟。肖海芬刑讯逼供的本事魏鹏是知道的,而

刘钊又不是什么意志坚定的革命烈士。只要肖海芬真的下了狠手,让李钊承认强

奸了美国总统的老婆都不奇怪……要刘钊挨不过私刑,把自己敲诈他以及过去为

大领导洗钱的线索抖搂出来,自己想要善后就有点麻烦了!所以,魏鹏此刻得了

空,便连忙赶了过去。

一到市局,魏鹏便急急忙忙的来到相关科室办理约见手续。当魏鹏说出" 刘

钊" 的名字时,办理手续的警官脸色大变,跟着便找了个借口溜出了办公室。魏

鹏在办公室里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也不见此人回来。魏鹏先是疑惑,紧跟着便意

识到:刘钊出事了!

想到这里,魏鹏明白,办理手续的警官只怕是不会再出现在自己面前了,自

己今天想以正规渠道见到刘钊是没指望了。便立刻走出了办公室。

在市局的办公大楼内,魏鹏找到了一名同自己关系颇为熟悉的警官。跟着便

扯着对方来到了办公楼内某个僻静的角落里向对方打听刘钊的情况。

此人得知刘钊的案件是魏鹏经手后,露出了意外和惊讶的神情,但最终抹不

下面子说出了让魏鹏震惊的消息。

"今天凌晨,你说的那个叫刘钊的嫌疑人从五楼的审讯室跳下去了……"

第六十三章

「跳樓自殺?」得到消息的魏鵬心中不禁冷笑!雖然到現在為止,僅僅和劉

釗接觸過兩次,但劉釗是怎樣的人,魏鵬早已心中有數。要真有自殺的勇氣和骨

氣,當初又怎麼會被自己敲詐數十萬的財產?

想到這裡,魏鵬靠在牆邊思考了起來。熟悉的警官見到魏鵬現在的樣子,明

顯不想攙和到這個事件中去,和魏鵬告了個罪,便連忙返回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去了。

「肖海芬肯定對劉釗動了私刑。劉釗這傢伙,肯定是受不住的,估計該招認

的也都招認了!既然都已經招認了……等著法院判決不就完了!劉釗又為什麼會

跳樓?」?

想到這裡,魏鵬的眉頭皺了起來。「不行,我得弄清楚劉釗現在的狀況!那

傢伙不是治安部門的,只知道叫劉釗的嫌疑人跳樓了,是死是活他也不清楚,估

計更多的情況他也提供不了。我得想辦法找治安大隊裡的人搞清楚狀況再說了。」?

魏鵬思考了很久,跟著快步離開了市公安局。直接朝著余佑君所在的公安分

局而去。到了分局,魏鵬並未去找余佑君。之前好不容易讓這個女人不再插手自

己的事情,魏鵬現在也就沒打算再找她幫忙了,他是真的畏懼這個女人。

而且這幾日魏鵬聽到了些許關於余佑君的新情況。這女人不知道怎麼回事,

和現在的丈夫發生了些矛盾,乾脆來了個夫妻分居,居然經常在分居住所過夜了

。別人不知道原因,魏鵬卻心中有數,兩人雖然沒有再見面,但余佑君卻開始主

動短信聯繫起了魏鵬,雖然都是毫無營養內涵的普通交流和問候,但魏鵬知道,

余佑君很可能是知道了莊惠「出軌」的消息後,又燃起了一絲和自己的「復合」?

的念頭。否則以對方心高氣傲的性格,又怎麼會放低身段主動聯繫自己?

這絕非魏鵬自作多情,而是魏鵬通過余佑君對自己的態度以及自己對對方的

瞭解和熟悉再加上近段時間兩者人際圈內傳來的種種消息經過分析和推理後得出

的結論。

魏鵬對余佑君當然是有好感的。但他不願意因為自己而破壞了對方如今還算

圓滿的家庭。據魏鵬瞭解,余佑君如今的丈夫為人頗為正派家庭經濟條件也好,

而且對余佑君也是百般呵護,算的上少有的好男人。魏鵬是真心為余佑君有這樣

的好歸宿而慶幸。要是對方真是因為自己而放棄了這段婚姻,魏鵬一則良心過不

去,二則也違反了自己「不碰有夫之婦」的處事原則。

因此,這次魏鵬來分局,並未找和自己關係最為密切的余佑君,卻找上了分

局的胡副局長。

胡副局長同時也是分局治安大隊的隊長。通過他,魏鵬確認能從市局的治安

支隊中得到劉釗事件的真實情況。

胡局長對於魏鵬的到來很有些意外。但兩人彼此的關係還是不錯的,所以客

氣的接待了魏鵬。

寒暄過後,魏鵬也不廢話,開門見山的就說明了自己的來意。而且說明的同

時,也表明了自己劉釗委託律師的身份。魏鵬很清楚,託人辦事,一定要誠心!

要是自己都遮遮掩掩的話,則很難得到對方的信任。

「居然有這樣的事?」聽過魏鵬的講述後,胡局長露出了為難的表情。「你

說的這案子是支隊那邊直接經辦的。我是一點也不知道啊。而且市局有嫌疑人跳

樓,如果不是現在你告訴我,我估計都要隔些時間恐怕才會聽到這個消息呢。」

「現在的問題是,我要去找支隊那邊瞭解情況,他們肯定是不會告訴我真實

情況的!但要是您出面打聽的話,我想您應該是能夠瞭解到全部的內情的。我明

白,您很難辦,畢竟這事情和您還有大隊這邊沒任何關係。而且您幫了我,沒準

還可能得罪支隊那邊的人。不過呢,您是瞭解我的。我這個人,滴水之恩必然湧

泉相報!作為律師,我怎麼著也需要給委託人的家屬一個合理的交代了。不管這

事情最後會怎麼發展,但真相我必須要弄清楚,之後是實話實說還是配合治安支

隊這邊給委託人那邊一個解釋都是後話了……」?

「嗯……」胡局長思考了一陣。權衡利弊之後,胡局長應該是得出了私下協

助魏鵬或者更符合他的個人利益後,點了點頭。跟著起身拿起了手機,走到辦公

室的窗口撥通了市局治安支隊中他某個熟人的電話……

魏鵬意識到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雖然是同一個系統的,但市公安局內並非

鐵板一塊!內部實則派系林立。據魏鵬瞭解,眼前的這位胡局長同肖海芬雖然都

是市局內負責治安這方面工作的同事,但卻分屬不同的派系。

肖海芬在市局的靠山是市局內的某副局長,而眼前的這個胡副分局長則是局

長大人的嫡系。平日裡兩派之間彼此的鬥爭並不如何激烈,但要是有機會能對另

一派進行削弱,此消彼長之下,對自己所在的派系終究是有好處的。

犯罪嫌疑人發生意外,最起碼這是個事故。是事故,便需要有人出來承擔責

任,承擔責任的人無非就是調職、降級之類的結果。而責任人的位置必然也就會

空出來,這種情況下,胡副局長所在的派系便有機會將自己派系的人安插到這個

位置上去……

往日裡,派系間的鬥爭都在暗處,誰也不會傻呼呼的公開進行。現在魏鵬跳

了出來,對於胡副局長而言,完全就是送上門的。一個外人出面追查事故責任,

而最終自己所在的派系則有可能收穫利益,而且兩派之間也不會彼此撕破臉皮。

一切都將在程序合理的狀況下進行……自己要做的僅僅是打聽消息,並將透露給

魏鵬而已!這買賣幾乎是穩賺不賠,也難怪胡副局長思考後,便立刻付諸了行動。

胡局長這個電話打的時間很長。魏鵬則安靜的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靜靜的等待。

一通電話終了,胡局長跟著又打了幾個電話,方才又回來,坐到了魏鵬附近

的沙發上。表情也變得有些嚴肅了……

「魏鵬啊,我剛才和支隊的一個熟人聯繫了!他正好參與了那個劉釗案件的

審訊工作。看來你的判斷是沒錯的。這個叫劉釗的嫌疑人跳樓的事情裡面有貓膩。」?

「果然如此,不過還是想請您說的明白一些……」魏鵬坐直了身子,認真了

起來。

「這個劉釗剛進去的時候,罪名是聚眾淫亂了。原本也都是按照常規程序進

行的,我這個熟人參加了第一次的詢問。但不知道什麼原因,前天晚上,預審大

隊那邊忽然給他換了監室。之後連續組織人員進行了兩次的突擊審訊,而且審訊

人員也都換成了肖海芬的人,我那個朋友麼,平日裡比較刻板了,你懂的,所以

這兩次突擊審訊都被排除在外了。不過他還是瞭解了一些情況。第一次突擊審訊

後,除了原本的聚眾淫亂外,預審大隊那邊又給劉釗增加了組織賣淫的新罪名。

但第二次突擊審訊後,肖海芬那批人聽說坐不住了。具體問出了什麼新的內容也

不知道。但據我那個朋友說,參與審訊的人員以及肖海芬等人顯的格外緊張。今

天凌晨四點,她們又組織了第三次突擊審訊,然後就發生了劉釗跳樓的事情。」

聽到這裡,魏鵬眼皮不禁跳了起來。雖然胡副局長的述說並不清晰準確。但

魏鵬已經推理和判斷出了事情的大致狀況狀況。

「那人現在怎麼樣了?是死是活?」魏鵬連忙追問道。

「從五樓上跳下來,而且是頭部先著地……已經送到醫院急救了。至於現在

的情況,我朋友那邊也不清楚…… 」說到這裡,胡副局長露出了一絲詭異的表情。

魏鵬從對方的表情中讀出了真實的含義。

「劉釗估計是沒救了……」

「還好……」魏鵬得出了結論後,不禁暗道萬幸!

此刻的魏鵬,最害怕的便是劉釗還活著!很顯然,肖海芬對劉釗動了手腳,

而且成功的撬開了劉釗的嘴巴,問出了除了組織這次「俱樂部活動」之外的一些

事情。至於是什麼?魏鵬雖然不知道,但他明白,劉釗繼續活著,會對包括自己

在內的許多人造成威脅!

首先便是那個換妻俱樂部的其他組織者和參與者,比如王瑤!劉釗假如活著,

這些人便會處於危險之中,警方完全有能力以劉釗為突破口,將這個俱樂部一網

打盡!但現在劉釗死了,即便劉釗活著的時候交代了一些情況。但如今劉釗一死,

便少了一個重要的人證。即便之後警察根據劉釗生前的交代再抓人,但想要構成

完整的證據鏈,難度會大很多。

其次便是自己與劉釗的糾葛!魏鵬在敲詐劉釗的同時是給自己加了一道隔離

牆的,這道隔離牆便是張氏兄弟。敲詐的錢財,並未直接進入魏鵬的賬戶,而是

全部都先進了張氏兄弟的賬戶。即便劉釗向警察交代了自己敲詐他的行為。魏鵬

也完全可以加以抵賴,畢竟,魏鵬並未直接從劉釗這邊獲取任何的經濟利益。

而以張氏兄弟的性格為人,一旦警察找上門來,這兩人極有可能為了報答魏

鵬的恩情而將敲詐的罪名攬到自己的身上。而且事實上張氏兄弟不笨。他們很清

楚,假如出賣魏鵬,結果就將是三人一起進去,而替魏鵬檔下此事,魏鵬肯定不

會坐視兩兄弟入獄,必然加以援救,即便坐牢,但有自己這個大律師暗中照拂,

兩人也不會遭太大的罪。

現在劉釗死了,在魏鵬的指導下,兩人大可以來個死不認賬……缺少了重要

的指認人證!魏鵬確認,即便警察找上張氏兄弟,自己也有絕對的把握保兩兄弟

無虞!

最後便是上官麗萍交代的事項……

魏鵬懷疑造成肖海芬等人緊張的原因極有可能便是劉釗交代了早年利用藝術

品交易的行為為大領導洗錢的事實。肖海芬這些人不是傻瓜,當然清楚這一事實

的震撼性。雖然上官麗萍的父親已經作古,但其殘餘的影響力以及上官集團現在

的經濟和政治實力,絕對不是肖海芬這樣的警察能夠招惹的起的。

所以當知道了這一情況後,肖海芬等人當機立斷,人為製造了劉釗跳樓的事

件!而且從劉釗頭先著地這一點來推斷……魏鵬幾乎百分百確定劉釗是在一種很

特殊的情況下從五樓墜落的!

經辦了大量的刑事案件,魏鵬早就具備了基本的刑事偵緝經驗,跳樓自殺、

意外墜樓、被人強行拋下……不同的方式,死者著地的情況都不一樣。而頭部先

著地這種情況,只有兩種:一種是死者求死心切,主動調整身體姿勢;還有一種

便是被人以特定姿勢強行拋下。

以劉釗貪生怕死的性格,第一種顯然不可能的,所以,只可能是第二種!肖

海芬這些警察,偵破案件的本事或者不行,但刻意制造他們所需要的死亡狀態,

卻絕對是輕車熟路!這一方面,他們甚至比很多真正的犯罪分子都更為擅長,或

者說,她們才是最兇殘和專業的職業殺手!

現在劉釗死了!自己對上官麗萍也有了交代。至於已故大領導的「非法行徑」

是否會洩露出來,魏鵬對此是放心的!從肖海芬故意弄死劉釗這點來看,對方的

目的恐怕和自己一樣,就是為了滅口。如此一來,劉釗死掉,可謂是一個皆大歡

喜的結局了……

不過……魏鵬想通了其中的關節後,緊跟著便開始盤算接下來的善後事宜!

劉釗死在市公安局內,並且是以正在接受詢問的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怎麼說,

這都是一起嚴重的「意外事故」!而且劉釗也並非普通的小老百姓,而是一位小

有名氣的大學教授。此事必然會在社會上造成一定的社會影響。

而現在的情況是,這件事情絕對不能鬧大……一旦引發強烈的社會輿論關注,

那麼關於劉釗的很多事情就會被公眾無限制的發掘和擴大。這對於現在的魏鵬而

言是不願意見到的。

想到這裡,魏鵬心裡嘆了一口氣……

「原本還想利用劉釗敲打敲打肖海芬的……可現在看來,短時間內是不行了!

相反,我現在恐怕還需要和肖海芬合作,儘可能的淡化劉釗的死亡事件!罷了……

劉釗死了,對我而言顯然是最有利的。人不能過於貪心了……目的達到便應該滿

足了!」

想到了這裡,魏鵬在胡副局長面前露出了遺憾的表情。「原來是這樣……我

想,我現在即便是趕去醫院,恐怕也是沒辦法現場確認委託人的狀態了。看來我

還是回事務所等待市公安局的通知算了。」

見到魏鵬如此表態,胡副局長露出了滿意的表情,跟著壓低了聲音說道。「

等待通知是最好的。我不妨再告訴你一些情況,剛才我問了朋友相關的情況後,

跟著又向政委和局長他們匯報了你來找我的情況,並徵求了他們的意見。我告訴

你這些消息,其實是得到了局長和政委的許可的!魏鵬啊……這些年你當律師和

我們也打了不少的交道了。局長和政委為什麼同意我告訴你這些消息,你應該明

白其中的原因。你作為劉釗的委託律師,他出事,你是肯定無法置身事外的,這

個原因大家都清楚。出這樣的事,誰都不願意看到,局長那邊讓我向你透露消息

,說到底還是希望你能從大局出發,配合我們公安系統這邊合理的處理這個事情

的善後了……」

聽到這裡,魏鵬露出了會意的神態。胡副局長的意思他明白……對方向自己

透露消息從某種意義上說是一種示好!畢竟,正常情況下,假如對方拒絕透露真

相,自己這個委託律師沒準就會站到公安局的對立面,或者向上級司法機關提出

調查請求,或者向新聞媒體曝光此事都是有可能的。如此一來,事情便會鬧到不

可收拾的地步。

而自己又並非普通的律師,自己背後有岳父家的家庭背景,絕非本地公安局

能夠隨意拿捏。因此市公安局的領導層得知自己向胡副局長求助後,便干脆利用

胡副局長向自己示好。其目的就是為了換取自己在劉釗死亡事件上同市公安局的

配合。

之前胡副局長還摸不清自己的態度,因此只是按照市局領導的指示向自己透

露了消息,而此刻自己表示出了回事務所等待消息的消極態度後,胡副局長明白

了自己對此事並不那麼上心,便放心的向自己透底了。

「原來如此!您放心,雖然劉釗是我的委託人,但說實話!我的委託人實在

是太多了。他要沒事,我作為律師,自然會為他爭取合法的利益;但要是……呵

呵,該如何善後,我會全力配合你們的!畢竟,大家都是吃法律這碗飯的,很多

事情來日方長了!」?

聽到魏鵬如此說,胡副局長哪裡還不清楚魏鵬的意思,跟著露出了笑臉。兩

人再隨意的客套了幾句後,胡副局長便起身親自將魏鵬送出了分局的辦公大樓。

走下門口的階梯。戶外陽光燦爛,而魏鵬感受不到絲毫的溫暖,相反,此刻

的他卻感覺全身極度的寒冷。冷到他忍不住的牙關打顫……

劉釗死了,而且從某種程度上講是在魏鵬刻意安排和導演的情況下死掉的。

可魏鵬卻沒有任何目的達成的滿足感!魏鵬只感覺到了恐懼和害怕。此刻陽光明

媚,而魏鵬卻彷彿置身於一片極度的黑暗當中……

「這操蛋的社會……」來到停車場,意識到周圍沒人後,魏鵬咬著牙從嘴裡

狠狠的冒出了這句話!

第六十四章

上了車,魏鵬靠在駕駛座上抽煙。劉釗死了,根據他多年來從事法律工作的

經驗,他明白,對於他而言。於劉釗的一切恩怨至此也告一段落了。他現在最明

智的做法便是之前向胡副局長表示的那樣,盡力配合公安局對此事進行善後,並

全力將此事所引發的社會關注降低到一個最小的範圍之內。而且這一過程操作起

來,對於魏鵬以及公安方面而言,並不困難!

劉釗雖然在現代美術界有一定的知名度,但終究不是全國範圍內知名的大師。

而且除了擁有一定藝術方面的造詣外,劉釗更為出名的則是他私生活的糜爛和無

恥。無論在學術界還是在輿論界,劉釗的名聲更多展現的是負面的形象。如此一

來,便給了市公安局以極大的操作空間。畢竟,在絕大多數人看來,人都是有臉

面的。作為一個大學教授,組織集體淫亂,被公安系統抓了現行,在羞恥心的影

響下,跳樓自殺是一個完全說的通的理由。

既然是自殺,那麼市公安局這邊最多就是個疏忽失察的責任。最終問責下來

,對內部的處罰力度自然無需太大,而且範圍也將縮小。並且也能夠給新聞界一

個能夠接受的結果。魏鵬抽了幾口煙,便迅速的在腦海中對如何配合市公安局善

後有了大致的思路。

至於肖海芬有可能知道自己敲詐劉釗還有肖海芬有可能從劉釗這裡獲悉關於

喚起俱樂部的情況以及人員資料這些。魏鵬並沒考慮進去,他很清楚,即便肖海

芬知道了這些,但在劉釗死亡後,這一切都已經失去了利用價值。

沒了劉釗這個重要的證人,這些情況和消息都需要從其他的渠道獲得新的旁

證!而肖海芬現在顯然沒有時間也沒有機會再去管這些事情了。她和她的那幫爪

牙現在能做的,只能是為劉釗死亡的事件擦屁股了。

而且魏鵬清楚,就算肖海芬最終能夠向上次「繫鞋帶」事件一樣將自己洗清

,至少在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這個女人都只能偃旗息鼓,無力找自己的麻煩了

。畢竟,就算肖海芬是本地公安局竭力樹立起來的一張招牌或者旗幟,但像現在

這樣因為處置失當,連續給市公安局惹來麻煩的情況下,市局領導層繼續任由她

自行其是的可能性實在是太小了。

考慮完了這些,魏鵬更為擔心的是上官麗萍那邊的回覆。對於上官集團公司

而言,劉釗死亡是對方的一個選項。但這個選項有一個前提條件,便是劉釗涉嫌

大領導當年洗錢的事情沒有洩露出去。

現在魏鵬可以確定劉釗死亡。但劉釗究竟有沒有向審訊的警察透露這一秘密

,魏鵬尚未弄清!而且在魏鵬看來,劉釗很可能是透露了的。而透露此事則是造

成他意外死亡的主要原因。要這一推論成立,那麼即便劉釗死亡,魏鵬也不算真

正完成了上官集團的委託,因為那個秘密終究還是被劉釗洩露了出去。

參與審訊的警察若是真的知道了這一秘密後是否會將此事向公眾輿論公開?

魏鵬認為可能性很小。畢竟,現在的人都不傻,消息內容的輕重,大部分人都明

白。但也不排除審訊的警察中真的就有人無意的把這事情給洩露了出去。

為什麼是無意,而不是刻意,那是因為既然和肖海芬一同參與了私下的「突

擊審訊」,那必然是和肖海芬穿一條褲子的同類警察。這樣的警察自然不會有所

謂的「社會責任心」或者是「正義感」如此一來,也就不存在這些警察中有人會

因為以上兩種虛無縹緲的原因而刻意洩露消息的可能了。

魏鵬掐滅了手中的煙頭,丟出了車窗外。「沒辦法了!不管肖海芬她們有沒

有問出洗錢的事情。現在都必須立刻把劉釗死亡的情況告訴上官集團公司那邊了!

至於洗錢的秘密有沒有洩露,我現在還是故意忽略這點了。要是上官詢問,我就

先撒個謊,告訴她沒有洩露了。至於之後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劉釗的

事情處理完了,我自己對上官麗萍也需要提防一下。這女人能委託我來收拾劉釗,

同樣也有可能利用他人來收拾我……總之,防人之心不可無了!」?

想通了之後的事情,魏鵬隨即用手機給趙勇發了一條短信。

「劉釗今日凌晨四點在市公安局墜樓身亡!」?

僅僅幾分鐘後,手機上便收到了趙勇的回覆。

「消息收到!魏律師辛苦了。」?

見到趙勇的回覆如此簡單,而且並未問及洗錢的事情是否洩露。魏鵬自然也

不會主動節外生枝。所以在閱讀了對方的回覆後,魏鵬只是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

。意識到已經臨近下班後,便打消了返回事務所的打算。跟著打燃了發動機。

「孩子們現在都回家了,正好現在時間合適,我做父親的,有這樣的機會還

是需要承擔一下家庭義務的。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不管了。老子我今天要去接孩

子們放學了。」魏鵬腦子裡盤算著,跟著便開著車朝女兒小雯所在的學校駛去。

一邊開車,魏鵬一邊給莊惠掛了電話。

「老婆麼?是我啊……今天事情都處理完了,所以兩個孩子就我負責接送了。

家裡吃的什麼東西都沒了,你下班後去趟超市採購些吧。對了,別忘了把房產證

那些帶回來,我這邊主要的工作都交接了,趁有空,利用這段時間儘早就可以把

轉戶的事情處理了……」?

魏鵬心裡對忘憂湖小區別墅的事情很重視,但他卻不能讓莊惠察覺到這一點

,因此即使是刻意提醒莊惠,卻也壓裝出一副輕鬆隨意的態度。

再得到了莊惠肯定的回答後。魏鵬隨即來到女兒的小學接到了小雯。跟著來

到了魏宇的學校門口。中學放學的時間比小學要晚一些,魏鵬來到學校的時候,

學校還未放學。魏鵬便讓小雯在車上坐著,自己則從駕駛室裡出來,站在車門旁

抽煙等待。

卻不想見到王瑤從學校中走了出來。王瑤見到魏鵬,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神情

,跟著幾乎是快步的衝了過來,魏鵬見對方那樣子,簡直就是要當街擁抱自己一

般,連忙朝王瑤使了個眼色。同時手指在胸前指了指車後座上坐著的女兒。周鯤

評價王瑤「貼心」此刻倒真的顯示了出來,意識到有外人在場後,王瑤立刻暫停

了自己的動作,裝作普通人一般走到了魏鵬的面前。

「你今天怎麼會來學校的?」王瑤意外見到情郎,雖然已經竭力克制,但欣

喜的語氣還是展露無遺。

「下班下的比較早,所以順道過來接魏宇了。」魏鵬笑了笑,說明了自己出

現在這裡的原因了。

「接魏宇?」聽到魏鵬如此說,王瑤露出了意外的表情,眼角瞟了車內後面

正好奇的盯著自己和魏鵬的小雯一眼後壓低了聲音道。「魏宇和莊惠的事情你也

都知道了,你怎麼還對她們那麼好,居然還專門跑來接他放學?」?

聽到王瑤如此問,魏鵬同樣壓低了聲音道。「我和莊惠還有魏宇的事情,我

自有分寸。你呢,就別再多問什麼了。總之我答應過你的事都會做到。」?

王瑤是聰明人,聽到魏鵬如此說,明白了魏鵬要自己從此置身事外的態度。

對於王瑤而言,只要魏鵬兌現對自己的承諾並認可自己在對方心中的地位就足夠

了。所以聽到魏鵬如此說後,便閉上了嘴巴。

「你呢?來學校什麼事?接王毅?」魏鵬對於王瑤此刻出現在學校也是頗感

意外的,因此反過來詢問對方來學校的原因。

「沒有了,我都沒讓小毅今天來上學,我過來是辦理他的轉學手續了。你交

代的事,我怎麼敢怠慢啊。」?

聽到王瑤如此聽話,魏鵬很滿意。而且此時的魏鵬對王瑤已經產生了一定的

愛意,要不是在學校門口,他真的想摟著王瑤狠狠親兩口。注意到王瑤的視線盯

著車後的小雯,魏鵬也不忌諱,直接向王瑤介紹了自己的女兒。

「這是我女兒。」 說完,魏鵬又轉身向小雯介紹了王瑤,當然介紹的方式和

對王瑤身份的定義,魏鵬做了技術性的處理。

「小雯,叫王阿姨……對了,王阿姨的兒子和你哥哥是同學了。」?

「 王阿姨好……」小雯立刻乖巧的向王瑤打了招呼。

「好可愛的小姑娘!」王瑤看著小雯乖巧可愛的樣子,倒是真有些喜歡了。

跟著便從錢包裡掏出了幾張百元鈔票,透過車窗塞到了小雯的手裡。「第一次見

面,這是阿姨的見面禮了。」?

見到小雯不知所措的樣子,魏鵬笑著說道。「阿姨給你的,你就收下了。」?

說完,魏鵬朝王瑤做了個手勢。王瑤原本還想繼續逗小雯說話的,見到魏鵬的動

作後,便又來到魏鵬的身邊。

「劉釗死了……」魏鵬知道,劉釗被抓後,王瑤一直在擔心劉釗被捕是否會

牽連到自己。原本魏鵬還打算找時間打個電話專門告之王瑤此事的,但現在既然

見了面,魏鵬便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通知王瑤,目的自然是讓王瑤安心了。

「你說什麼?」王瑤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聲點,別讓我女兒聽到!」魏鵬壓低聲音叮囑著。「你也別問太多,這

消息是我從公安局的熟人哪裡得到的。公安局因為這事情正焦頭爛額呢。我估計

他們根本就沒時間和精力再去查你們那個俱樂部的事情了。告訴你這個,就是讓

你安心了。」?

聽到魏鵬如此說,王瑤先是露出了欣慰的表情,但跟著又顯出一種淡淡的憂

傷。

「怎麼了?」對於王瑤此刻的憂傷神態,魏鵬有些意外。

「也沒什麼了……他對我還不錯了。這幾年要不是和他合作,我有沒有錢供

小毅上這個學校都說不準的。」王瑤咬了咬嘴唇,最後還是在魏鵬面前坦白了自

己的想法。

魏鵬拍了拍王瑤的手臂以示安慰。王瑤對劉釗死亡感到悲傷,魏鵬覺得很正

常。劉釗和魏鵬有矛盾,但和王瑤卻是沒有的。而且劉釗和王瑤還是事實上的合

作者。雖然接觸的時間並不長,但魏鵬卻知道王瑤實際上是極其重感情的一個人,

之前劉釗被抓她驚慌失措更多的是因為對自身安全的擔心,此刻得到劉釗的死訊

而感到傷感,也是正常的感情流露了。

王瑤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後,眼睛又忍不住朝小雯看了過去,嘴裡小聲的

說道。「你女兒真漂亮……我要是也能生個這樣的小丫頭就好了。」說著說著,

又瞟到了魏鵬的臉上。接下來的話差點沒讓魏鵬嘴裡的煙頭掉下來。

「要不,你和我也生一個?」聽到如此說,魏鵬露出了苦笑的神情。和王瑤

做情人,買套房子包養王瑤母子,魏鵬此刻已經並不排斥了。但和王瑤生孩子,

魏鵬還真沒想過……而且想到王瑤和王毅母子之間也存在著亂倫的關係。魏鵬便

是一陣頭大……

也不知道什麼原因,魏鵬對於王瑤和王毅母子間的亂倫似乎沒有任何的牴觸

心理。或者是因為這對母子之前和自己沒有任何的關係,所以魏鵬存著一種事不

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而且這種心態即便是他已經將王瑤視為自己的情婦的情況

下依舊沒有改變。

魏鵬雖然曾經對王瑤提出了確定與自己的情人關係後禁止同其他異性上床的

要求,但在魏鵬的潛意識內,這異性並不包括王毅。至於原因魏鵬也說不上來,

或者是因為身邊有莊惠和魏宇這樣的純在,或者是因為王瑤和王毅的亂倫行為能

夠刺激他的性慾。

總之,在魏鵬的心中,王瑤母子的亂倫是可接受的,而莊惠母子則是需要制

止的!而且魏鵬心裡明白這一點,甚至連他自己都覺得這種思維很操蛋。但卻已

經形成了慣性。

此刻王瑤提出想和自己生個孩子,魏鵬忽然意識到了這種操蛋思維的原因所

在:王瑤即便成了自己的情婦,但只要自己和對方沒有產生擁有彼此血脈的後代。

那麼對於魏鵬而言,他和王瑤母子間便始終是一種疏遠的關係。而莊惠這邊則不

同,自己和莊惠有了小雯,從此兩者間便有了無法割裂的血肉親情。也正因此,

莊惠和魏宇的亂倫行為在魏鵬的心中便變的不可接受了。

要真和王瑤生了孩子,王瑤母子便會成為莊惠母子第二,魏鵬怎麼可能再讓

自己陷入另一段不倫情感的怪圈當中。

所以當王瑤說出這個話後,魏鵬立刻把頭搖成了撥浪鼓。「得、得……這些

事情,你和我還是以後有時間再說了。你現在還是趕緊回家去看小毅了。一會魏

宇出來,看見你和我這麼熟悉的聊天。恐怕會引起他的懷疑了……你和魏宇可也

是上過床的。就沒想過見面尷尬什麼的?」?

聽到魏鵬此刻的動作表情,王瑤忍不住笑了起來。不過接著女流氓的本性也

露了出來。「有什麼尷尬的?和我上過床的男人過了,要見面都尷尬,那我別出

門了……」

但很快意識到這樣說很可能會引起魏鵬的不愉快。連忙又換了一副乖巧的面

孔小聲的說道:「鵬哥,我現在是你的女人了,自然不會像過去那樣的……你放

心。」說完,王瑤居然感覺到了害羞,向魏鵬做了個電話聯繫的手勢後,便連忙

轉身來到街邊攔下了一輛出租車,上車就跑掉了。

王瑤離開後又過了十多分鐘,中學的學生們才陸續開始放學。魏鵬很快便看

見了魏宇,招呼著魏宇上了車後,魏鵬載著兩個孩子返回了家中。由於莊惠還需

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回來,魏鵬原本積欠的委託大部分都轉交給了周鯤和事務所的

其他律師,此刻並沒有什麼需要處理的事務所工作,因此難得的督促起了兩個孩

子做功課。

臨到天色昏暗的時候,家裡的座機響了起來。一接是莊惠打來的,她已經到

了門口,只是採購的東西比較多,一個人拿不了,便電招魏鵬父子出門當搬運工。

莊惠指揮著魏鵬父子抗著大包小包的日用品和食品進了房門後,便連忙紮起

圍裙下廚房做飯。而魏鵬也終於可以悠閒的泡了一壺茶坐在沙發上看起了新聞節

目。這個家庭似乎又恢復到了往日的溫馨和和睦之中。

小家庭的晚餐並不需要如何豐盛,因此莊惠只是簡單的炒了三個下飯菜,跟

著煮了一鍋菜湯,便招呼著兩個孩子擺放碗筷了。隨後一家四口其樂融融的坐在

了餐桌前開始了晚飯。

吃飯的過程中,莊惠習慣性的問起了兩個孩子在學校的情況。本來也沒什麼

可說的,但小雯似乎想起了什麼,跟著便掏出了王瑤給她的那幾張「見面禮」,

遞到了莊惠的面前。「媽媽,這些錢是今天我和爸爸去接哥哥的時候,在學校門

口碰到了一個阿姨給的,說是給我第一次見面的見面禮。」?

見到小雯的舉動,魏鵬心中暗叫不好。當王瑤給小雯禮錢的時候,他只覺得

只是正常的人情往來而已,並未意識到這一舉動會造成什麼結果。他忘記了小雯

一直以來的習慣,不管是壓歲錢還是其他什麼錢,都會主動交給莊惠保管。

莊惠拿著錢,笑嘻嘻的看著小雯道。「雯雯乖,這些錢媽媽都幫你收起來。」?

說完轉頭望著魏鵬詢問道。「在學校門口碰到熟人了?嘖嘖,出手挺大方的,一

次就給了八百呢。」?

意識到莊惠並未意識到自己在學校門口碰到的是誰?魏鵬連忙打起了哈哈。

「也算不上熟人了,就是之前見過一兩次而已。」說完魏鵬神色如常的伸出了筷

子夾菜,他希望就這樣把這事糊弄過去了。

但不曾想小雯這丫頭多嘴,跟著又說道。「爸爸說那個阿姨姓王,她兒子是

哥哥的同學了……」?

莊惠聽到這裡,立刻露出了感興趣的表情,而埋頭刨飯的魏宇也抬起了頭,

好奇的望著魏鵬,想知道是自己哪一個同學的家長一出手就給了自己的妹妹八百

元的見面禮。

魏鵬眼角狂跳,但在瞬間便想好了說辭。「呵呵,我也只知道她姓王了,就

是在一次家長會上見過。後來又再一個快餐店碰到過一次,聊過兩句,說實話,

我也只看見她給小雯見面禮,但都沒想到給了那麼多。」?

「家長會上見到認識的?」莊惠有些疑惑的望著魏鵬。

魏鵬意識到此刻如果亂說捏造一個學生家長,極有可能會被莊惠揭穿。因為

在魏宇的同學中,魏鵬就只認識王毅以及他的母親王瑤了。而莊惠則不同,魏宇

學校的事情,多數時候都是莊惠在負責處理的,因此魏宇的同學以及相當一部分

學生家長,莊惠都是知道的。只能硬著頭皮說道。「上次我去開家長會,這個姓

王的女人正好就坐我旁邊了,所以就相互認識了一下。不過當時也就是互通了下

姓名,到現在,我也就只還記得她姓王而已。」?

魏鵬努力的讓自己的表情顯得隨意自然。但當他說完後,便立刻發覺莊惠的

臉色立刻變的有些慘白。反倒是魏宇,雖然同樣露出了不安的神情,但相比他的

母親而言,卻要平靜許多。

「喔,那應該是王毅的媽媽了!嗯,就是我上次說的那個要轉學的同桌了,

他媽媽來學校應該是辦理轉學手續的吧……」魏宇注意到了母親的臉色變化,連

忙說話緩解飯桌上的氣氛。

對於魏宇此刻的應對,魏鵬也忍不住暗自稱讚。看來自己這些年對魏宇的培

養終究是有效果的,至少這養氣的功夫,魏宇比他母親就強上太多了。

不過魏鵬知道,魏宇這翻話還遠遠不夠,出於同樣的目的,魏鵬跟著接了下

去。「原來是你同桌的家長啊。難怪一次就給你妹妹送了八百的見面禮,這恐怕

還是看在你這個哥哥的面子上喔,小雯,還不謝謝哥哥,要不是你哥哥,你可拿

不到這麼多錢錢呢……」?

聽到魏鵬如此說,小雯跟著便側過身子跟魏宇嘻嘻哈哈的玩鬧了起來。飯桌

上的冷場在魏鵬魏宇兩人不約而同的共同努力下,消弭於無形當中。

第六十五章

吃完了飯,魏鵬起身打算幫莊惠收拾碗筷。莊惠連忙制止了魏鵬,笑著說。

「你今天難得稍微輕鬆一些,乾脆就好好休息一下,去客廳看看電視喝喝茶吧。

讓小宇幫忙收拾就行了。」?

魏鵬意識到莊惠笑的頗為勉強,心中一合計,便明白莊惠是想將自己支開,

利用清洗餐具的機會和魏宇說話。知道了莊惠的念頭,魏鵬笑了笑,跟著便進了

客廳。當見到小雯穿著拖鞋吧嗒吧嗒的通過客廳返回自己的房間玩平板電腦後,

魏鵬立刻起身,無聲無息的靠近了廚房,靠在牆邊,偷聽莊惠母子說話。

雖然母子兩人刻意壓低了聲音,中間還伴隨著清洗的聲響,但魏鵬還是完整

的聽到了全部的對話內容。

「媽,別這樣。你知道麼?你剛才臉色變的好嚇人。」?

「你爸居然會認識王瑤,你讓我怎麼能靜下心來啊。王瑤可是什麼都知道的

,她要是把我們的事告訴了你爸怎麼辦?」?

「爸剛才不是說了麼?他就和王姨就見過兩次而已,加上這次,也才三次。

現在王毅轉學走了。我們估計也不會再見面有任何的聯繫了。你就別擔心了。」?

「可要是她已經把我們的事情告訴了你爸爸呢?」?

「這怎麼可能?爸要是知道了這些事,你覺得我們還會像現在這樣安靜的在

這裡洗碗麼?而且她和王毅的事情我們也知道的,王姨不傻的,我們彼此都有把

柄在對方手裡。她要那樣做了,就是損人不利己。所以,媽你還是放寬心的好,

你不知道,你剛才的臉色,爸全都看見了。你那樣子,爸就算原本沒在意,也會

變的疑神疑鬼了。」?

「……嗯,你說的對,媽媽想的太多了。」?

跟著,魏鵬聽到了輕微的親吻聲。想必此刻莊惠母子親了個嘴,相互安慰。

「還有,你爸叫我把房產證這些都拿回來了,打算把別墅過到你妹妹的名下,

現在應該怎麼辦?把那房子告訴你爸可是你的主意。要房產證換成了你妹妹的名

字,那別墅將來可就沒你的份了啊。」?

「媽,我知道你總想著留條後路。可你覺得這樣合適麼?我覺得爸遲早會發

現你在外面有這套房產的事情的。你主動告訴爸,遠遠比被爸自己發覺的好了。

因為要是讓爸發現你隱瞞他,他一定會對你的目的產生懷疑的,到時候,你該怎

麼和他相處?至於爸要把房子轉到雯雯的名下,我覺得也沒什麼了。雯雯是女孩

子,獨立能力差,家裡的東西多給她一些也是應該的。」?

「你懂什麼?你知道那別墅值多少錢麼?嫁出去的閨女,潑出去的水。你才

是家裡的繼承人,媽還指望著那套別墅以防萬一呢。」?

「媽,別那麼在意錢的事好麼?我總覺得你一直有事情瞞著我……」?

「什麼瞞著你……媽把一切都給你了……」?

「那為什麼你總說以防萬一這樣的話?只要我們小心謹慎,不讓爸發覺,這

個家就好好的。又需要什麼以防萬一呢……媽你和我都不想這個家出什麼問題,

你要想著後路,提防著爸的話,沒有問題,也會有問題了。」?

聽到這裡,廚房穿來了擺放瓷盤的碰撞聲,魏鵬明白廚房裡的清理工作即將

結束,隨即返回了客廳內,一邊喝茶一邊思考著母子兩人的對話。

「沒想到向我坦白房子的事竟然是小宇的建議!嗯,從某種程度上,魏宇確

實和我很相似了,格外重視家庭和親情。不過莊惠會有什麼事情隱瞞了魏宇?嗯,

莊惠應該到現在都還沒有告訴魏宇真實的身世,否則的話,魏宇也不會到現在都

依舊認為我是他的親生父親,而且稱呼上如此的自然。這樣也好……只要他還認

我這個父親一天,我也必然會將他視為親生的子女的。

不過莊惠現在的狀態反倒顯得格外的不安,照理,如果僅僅是擔心她和魏宇

亂倫的事情被我發覺,但經過魏宇的安慰,也應該多少安定一些的,可現在的情

況似乎並非那麼簡單啊……對了,難道是因為知道我在調查劉倩失蹤的事件?如

此一來就可以解釋了。

對於魏宇而言,擔心的只是他和母親亂倫這一件事情而已,正如魏宇所說,

只要小心謹慎,如果我到現在還未發覺的話,確實很可能會因為這對母子的默契

配合而長時間的忽略。而莊惠的擔心則比魏宇要多的多,出了母子亂倫,還有便

是十多年前的和哪位公子爺有關的劉倩失蹤事件……」?

想到這裡,魏鵬「呼」的長吁了一口氣。不知為什麼心裡突然產生了一絲莫

名的恐懼。「阿惠……劉倩失蹤,你究竟知道多少?你究竟又在這個事情裡扮演

了什麼樣的角色?」?

此時,莊惠母子從廚房先後走了出來。魏宇出來後,和妹妹小雯一樣,直接

回了自己的房間。莊惠則拿了自己的隨身提包,坐到了魏鵬的身旁,一邊打開提

包取出了房產證等房產證明文件,一邊自顧自的說道。「學校裡今天也沒什麼事

,所以我白天抽空去了一趟這套房子那邊,畢竟那麼長時間都沒去看過了,灰塵

都積的老厚了,所以我幹脆打掃了一下……來,這是房產證、這是土地證……」

完了便將東西遞到了魏鵬手中。

魏鵬接了過來,隨意的翻看了起來。至於莊惠說的打掃一事,也在魏鵬的預

料當中。畢竟自己已經表示了要抽空去查看那套房子,莊惠在將別墅交到自己手

上前,必然會搶先一步前往別墅收拾。要知道,別墅裡可留存著大量的她和魏宇

的性愛證據,從情趣物品到各種避孕用具,那一樣都足以讓她在自己面前解釋不

清的。從預防事件的習慣上說,莊惠和自己倒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魏鵬確認了這些證件的真實後點了點頭。「嗯,贈與協議這些,我安排事務

所裡的人盡快草擬一份出來,然後再和公證處那邊聯繫。聯繫好了,我和你找個

時間,帶小雯去一趟公證處簽個字,這事情就算辦完了。」說完了,魏鵬毫不客

氣的將這些證件放進了自己的隨身提包。接著夫妻兩便坐在了沙發上,看起了電

視節目。

看著看著,莊惠找了個魏鵬喝茶的檔忽然開口詢問了起來。「老公,你是不

是正在查那個叫劉倩的女人的失蹤案?」?

「不錯了,上次告訴爸的時候,你不是也聽到了。」魏鵬意識到莊惠終於沉

不住氣開始直接向自己詢問此事了,神色平靜的回答著。

莊惠把頭靠在了魏鵬的肩膀上。「老公,估計爸媽也都告訴你了,那個劉倩

是我從小一塊玩到大的朋友了。她失蹤,我也很意外了,不過我不明白,你怎麼

現在會開始查這麼一件十多年前的事情啊?」?

「有人花錢委託,我自然就需要調查解決啊。」?

「什麼人會委託你調查那個事情啊?」?

「還能有誰?上官麗萍了。」魏鵬此刻倒不含糊,立刻將上官麗萍拖出來當

了自己的擋箭牌。

「什麼?是她?老公……你當初可是自己說過,不接受她的委託的啊!你……

你說話不算數了!而且、而且她委託你調查這個事情什麼意思啊?」?

魏鵬從莊惠的語氣中明顯感覺到了莊惠的急躁和不滿。隨即慢條斯理的說道

。「老婆,你聽我解釋啊!上官麗萍的這個委託和其他的委託不一樣的。你也知

道你老公一直都是個偵探迷,向來對這些疑案之類的很感興趣,上官麗萍這個委

託,也算是投我所好了。說實話,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我們市裡過去還發生過這

麼一件離奇的失蹤事件,單純的就是個興趣而已了。至於上官麗萍那邊,我只是

聽說劉倩失蹤好像和她弟弟……嗯,也就是那位有些關聯了。

她對這種說法一直是不認可的,所以提出了委託讓我幫忙調查一下了!不過

,當初市公安局那邊出動了那麼多的人手,花了那麼大力氣都沒查清劉倩的去向

,我自己其實對調查這事情也就是應付她一下了!估計最後也就是走個過場而已

……能不能搞清劉倩的去向,我個人反正是沒抱太大希望了。這事情吧,主要是

因為她的集團公司最近給了事務所幾單大生意,錢幾乎都是白送的。我想著確實

有些過意不去,所以接了她這個委託,只當是還她個人情了。」?

「可你當初自己說過的啊,反正你是說話不算數了!」莊惠嘟起了嘴。

「一次,就這一次!反正調查的過程這些我走一遍,就算給她一個交代,至

於有沒有結果,這些和我無關。老婆,你看怎麼樣?」往常莊惠嘟起嘴,魏鵬便

會立刻哄她開心,此刻魏鵬延續了以往的態度。

「只是走個過程?」莊惠死死的盯著魏鵬的眼睛,追問道。

魏鵬立刻連連點頭。「對,就是一個過程而已!走完,我就算交差!」?

聽到魏鵬如此說,莊惠皺了皺眉頭,意識到不好再說什麼了,便又將視線轉

移回了電視屏幕上。

和莊惠彼此依靠的魏鵬感覺到了莊惠的身體起伏不定,呼吸紊亂,明顯的心

神不寧。

夜裡九點前後,莊惠起身先後進入兩個孩子的房間,把兩個孩子攆上了床,

然後進浴室洗漱之後便自顧自上床睡覺了。魏鵬則持續的收看著晚上的新聞節目,

直到十一點,方才進浴室沖了個澡。進到臥室後,見到莊惠已經發出了鼾聲,也

就沒有再打擾她,而是自行躺下睡眠。

之後的日子,魏鵬的家庭彷彿徹底的又恢復到了以往平靜溫馨的狀態中。因

為將大部分

[ 此帖被瑾年丶琪在2015-04-24 13:29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