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年轻学友变性感少妇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4:59:0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0001章 孟飞

我叫“孟飞”,男,18岁!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曾经有人说过我们是垮掉的一代,对与这句话我是持赞同的态度,因为每次拿到成绩单, 我都可以很自豪的跟父母说:“咱是垮掉的一代!成绩很差,那绝对是有道理的!当然我尽量也会,在下次考试之前将自身成绩,尽量提高到两位数 !”

虽然成绩很差,但是哥活的很快乐,也非常热爱生活。每天按时去学校睡觉,从不旷课,从不早退,我的班主任曾经在上课的时候说过:“看电子书的同学,你们能不能学习一下人家孟飞,看看人家的生活作息多么规律,从不打扰其它同学,咳咳...孟飞同学请你不要打呼噜!”

当然,哥也不是没有其他爱好,哥最大的特点就是愿意研究美女,哥在这一领域,已经意淫多年,功力深不可测,我曾经为自己做了一首诗,来形容心中美好的期许。

气质高贵,造型到位!

娘们高喊,飞哥万岁!

在我坚持不懈的努力之下,哥终于结束了单身时代,迎来初恋,世人都说初恋是美好的,酸酸涩涩的,犹如盛开的花朵,让人充满了美好的回忆。

可是我的初恋,倒是也可以用花朵来形容,不过那是菊花。

菊花残,满身伤!

这事还要从学校的运动会说起,我们学校特别奇葩,说是为了学校不光要教导学生课本上的知识,还要磨练学生体魄,和坚不可摧的意志,所以每年冬天,都要举行一场冬季运动会。

我所生活的地方,是在东北的一个城市之中,冬天一到,天寒地冻,雪花漫天,在无数学生的咒骂之中,运动会还是顺利召开了,每个人30元的场地费和卫生费,我曾经一度怀疑,学校召开运动会的目的,可能就是这些莫名其妙的费用。

在校长滔滔不绝的开场白过后,运动会终于开始了,一帮傻孩子们,张着大嘴,在寒风凛冽的北风中,拼命的奔跑着。

我坐在观众席上,无聊至极,突然有些烟瘾有些犯了,看着班主任正在一脸激动的,为本班的学生呐喊助威,我悄悄从后面溜走,奔着厕所的方向,大步流星的走去。

体育场的厕所是露天,寒冷无比,我掏出香烟,叼在嘴上,费了半天劲终于将烟点着,惬意无比的吸了一口。

“我要送你红色玫瑰......”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张学友那高亢激昂的嗓音,回荡在每一个茅坑。

我从羽绒服中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我脸上泛起笑意,贱贱的说道:“嗨!达令,你又春心荡漾了,是不?”

“孟飞,你在哪呢?”电话之中传出清脆的声音。

“我在男厕所呢?干嘛啊!”我回答道。

“你出来,我有事和你说!”另一头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有些疑惑,不是约好晚上见面吗,怎么这么着急,不会是想在厕所来点风花雪月吧, 风和雪倒是有,还“呼呼"的,就是容易把大白屁股冻掉了。

“你看你,女孩子家家,来男厕所干嘛,影响......”我叼着烟走出厕所,正神采飞扬的说着,却突然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声音嘎然而至。

只见一个打扮时尚,身材高挑,长相甜美的女孩,手臂挽着一个染着黄毛的青年,一脸幸福的摸样。

我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的再次看向二人,没错,真的没错,他就是我的女友,那个我把每周零用钱,都给她花的女友。

“菲菲?这是......”嘴上的烟掉在地上,我声音颤抖的问道。

“孟飞,我们分手吧!”菲菲一脸坚决的说道。

轰!

我的大脑一阵轰鸣,心内一阵抽搐,一股愤怒之火涌上大脑,我浑身颤抖的说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就一个学生,还没钱!跟你在一起一点也不刺激,我们乐少可是混社会的!每天带人去我的夜店捧场,小费一次就是二百,这些事情跟你在一起,八百年也不可能实现,所以咱俩根本不合适,分手吧!”菲菲小嘴滔滔不绝的说着,没给我留一丝情面。

菲菲的话字字诛心,我和他是同一届的同学,由于她的家境不好,就辍学出去打工了,在一家夜店当K服,说是K服,其实就是陪酒女郎,不过也不是小姐,因为她们不出台,工资也比较丰厚。

我看这菲菲,有些陌生,仿佛从来不曾认识过一样,那个天真浪漫,和我一起吃泡面的女孩,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认识她挽着的那个青年,他是附近几条街上的混混,靠着敲诈附近几所高中,的学生活着,他可谓是混社会中的一朵奇葩,极具商业头脑,别人都是直接要钱,他却不一样,他在学校对面弄一个废品回收站,每个学生放学,必须要到他那里交一个矿泉水瓶子,我们学校就有数千人,除了女生可以不交,男人必须要交,这个混蛋就靠着这个方法,每天也有上千元的收入。

“你愿意跟着一个抢矿泉水瓶子的,我也无话可说,那就再见吧!不...是再也别见了,祝你好运!”我忍住心中的怒火,转身就走。

“草,小逼崽子,你他妈说谁呢?”黄毛青年,在我后面大声骂道。

我心情本来就坏到了极点,你他妈的抢我女朋友也就算了,还他妈的骂我,我回头骂道:“你没听清,我说,你一个抢矿泉水瓶子的牛逼啥?”

“操你妈的,你是没挨过揍!”黄毛青年骂了一声,掏出电话,快速拨了几个号码。

“虎子,带人进来!”黄毛青年,对着电话吼着说道。

我看了他一眼,知道体育场外面,肯定有他的兄弟,如果在校外,我可能真的打不过他,可是在校内,老子绝对可以让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没的。

“磊磊!我他妈挨揍了!”我冲着体育场中央,大声吼道。

体育场一片寂静,随后只见观众席上的人群一阵慌乱,起码有四五十男生,掏出背包中的,凳子腿,棒球棒子,呼啦啦一大帮,冲着我这边跑了过来。

第0002章 械斗

我看着如潮水般涌来的人群,想到了古惑仔中,山鸡和大天二等人在球场,被一群拿着可乐瓶子的少年,围住的场景,一时间豪气顿生,女人算个毛,没有了她,老子还有这帮兄弟。

我这人从不惹事,也不爱打架,但是人缘极好,跟我一个寝室的几个兄弟,关系一直很铁,他们花钱大手大脚的,到了每个月的20多号左右,兜里基本上不会看见一个钢镚,所以他们烟啊,还有每日的温饱问题,都要求到我,我花钱比较省,所以基本上,我从20多号以后,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

“小飞,怎么了,谁要打你?”一个长相白净,极为帅气的青年,出现在我的身边,手里拎着个棒球棍子,目光斜视着黄毛。

他叫杨磊,无父无母,由亲哥哥带大,别看长相比较英俊帅气,可是打起架来,就跟疯子一般,下手极狠。

“草拟吗的!你一个臭收破烂的,来我们学校装你妈啊!”一个身高一米89,壮硕无比的青年,用棍子指着黄毛,破口大骂。

他是孟晨,跟我一个姓,家境比较富裕,父母都是商人,所以从小养成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性如烈火,除了几个好兄弟以外,基本不会给别人面子。

“呵呵,我操,你们这帮小崽子,还要翻天了,来,来我看看,谁敢动我!”黄毛倒也硬气,面对四五十人毫无惧色,将脑袋伸出来,嚣张无比的说道。

“我去你吗的,磊磊,晨晨,揍他!”我一见到这王八蛋,气就不打一处来,一个箭步冲上,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拳。

我这一拳极为用力,各的手指生疼,打得黄毛一个趔趄,我的混蛋前女友,吓得后退好几步,仿佛看着陌生人一样,看着我,可能是我一贯作风有些低调,所以她才会反差这么大。

“我操你妈,你敢打我!”黄毛捂着脑袋,不可置信的说道。

“你他妈以为你是奥特曼呢?打你咋的!”晨晨一脚踹到他的肚子之上,这势大力沉的一脚,直接让黄毛像个虾米一样,缩卷在地上。

“给我揍他!”磊磊招呼着后面的同学,一马当先的拿着,棒球棍子像着黄毛轮去。

四五十人呼啦啦,上去一顿爆踢,大家都是学生,不可能像社会上的混混,下手那般狠辣,基本上都很有分寸,打的不算太狠,黄毛显然没少挨过揍,经验极其丰富,双手抱头,躺在地上破口大骂。

就在众人踢得正来劲的时候,十多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拎着砍刀,棍棒,飞一般的冲了进来,领头一人看着,黄毛都快被踢死了,大吼着说道:“草拟吗的,谁敢打我大哥!”

说完扬起砍刀,没有丝毫犹豫砍向磊磊的脑袋,而磊磊正踢得兴起,加上旁边声音太过嘈杂,根本没有注意到。

这种纯钢砍刀,如果砍刀脑袋之上,那磊磊基本后半生,就得在轮椅上度过了,我咬着牙,不知哪里来的勇气,飞快的站到磊磊身后,用手臂挡住了砍刀。

砍刀砍在身上,基本没发出任何声响,我甚至都没感觉到怎么疼痛,只感觉手臂之上,一阵冰凉,随后鲜血顺着羽绒服流了出来,滴滴答答的,滴在洁白的雪地之中。

四周同学注意到了这一幕,纷纷后退了几步,眼神中都有些慌乱,毕竟大家都是学生,用棍棒打架还可以,一旦见到刀,会产生本能的惧怕。

黄毛跌跌撞撞的站起,拍打了一下身上白雪,擦了擦鼻子上的血,伸出手指,指着我缓缓说道:“草拟吗的,来,你出来!”

“我操你妈,出去就出去!我看你能把我们咋的!”磊磊看着我身上的刀口,眼睛红着说道。

“你是个爷们,你出来,躲在学校里算怎么回事?”黄毛没搭理磊磊,继续对我说道。

我知道他在怕什么,在学校内打架,整不好就得被校方弄进去,没多大事,也会被强判一个伤害罪, 如果出了学校,被警察抓住,顶多判个寻讯滋事,蹲个十天半月就能出来。

“好!我跟你出去!”我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心理一直有一股怒火,就像是中邪了一般,原本如果我不出去,他拿我也没办法,可是还是鬼使神差的答应,这可能也就是我这辈子,注定要走这条路一样。

“小飞,我跟你去!”

“我也去!”

磊磊和晨晨,没有丝毫犹豫,紧紧跟在我的身后,其它的同学大都尴尬的站在原地,没有出声。

就在这时,又有二三十个,穿着校服的学生,拿着棍棒,跑了过来,我侧目一看,无奈的一笑,领头的两个人,也是我寝室的好兄弟,分别是王木,和张维。

“草,打架怎么不叫我们!”张维长的比较斯文,身材中等,算不上帅,但是也不丑。

“你们来干什么,快回去!”我不想让他们掺和进来,出声说道。

“说什么呢?一个寝室呆了好几年,让人砍两刀,能咋的,我就不信他能砍死我!” 王木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对着我说道。

“别JB墨迹了!出不出来!”黄毛不耐烦的说道。

“草拟吗的,你记着,今天你弄不死我,我肯定敢弄死你!”磊磊眼中冒着怒火,破口大骂着说道。

在东北如果一个人,想在社会上闯出点名堂,磊磊这样的人,必不可少,无父无母,光棍一人,天不怕地不上,有着一股敢杀人的狠劲,这样的人最为可怕,一般人也不愿意招惹。

而黄毛显然有点二,嚣张的冲着我们摆摆手,示意我们跟住他,我没有丝毫犹豫,大步流星的跟着走了过去。

在我身后跟着,磊磊,晨晨,张维,王木木,这次的事情影响了我们的一生,也注定我们以后坎坷的道路。

有人说了,你写的太不真实,这么多人斗殴,学校没有一个人制止,太不可思议了。

那么我告诉你,在东北这种事情太过普遍,我曾经亲眼见过,一个曾经在我们学校毕业,在社会上混的混混,因为弟弟被打了,召集了一百多人,这些人拿着砍刀,耀武扬威的站在学校门口。

而教导主任见到这场面,上去拍拍那个混混的肩膀,轻声说道:“别JB用砍刀,踹两脚得了!”

第0003章 嚣张的张旭

说实话,走出体育场,我心理有一些害怕,而且我用余光看向我的几个兄弟,发现他们的身体也都有一些颤抖,只有磊磊斜着眼,脸上露出满不在乎的表情。

以前虽然也打过架,但是毕竟都是一些小打小闹,没有砍过人,当然也没被别人砍过,所以害怕在所难免。

就在这时,我看到菲菲一脸兴奋的摸样,依偎在黄毛身边,不时露出不屑的目光看着我,我原本害怕的内心,再次被愤怒所填满。

“臭贱人,你他妈的是不是脑残啊,在怎么说也曾经在一起过,你那是什么表情!”磊磊也看到了菲菲的目光,指着她的鼻子骂道。

“傻B,你狂你吗啊!没有爹娘的孩子,就是没家教!”菲菲说话极其阴损。

磊磊听到这话,一瞬间暴走了,扬起手中棍子就打去,他自尊心极强,就连我们兄弟几个打闹,都不敢拿他父母开玩笑,这时候的他是真敢杀人的。

看着磊磊像自己打来,菲菲吓得发出一声尖叫,躲在黄毛身后,黄毛几个小弟,看到自己的“便宜大嫂”要挨揍,几步跑了过来,对着磊磊一顿踹。

“我操你妈!”我们寝室的几个兄弟,看到磊磊挨揍,整齐的骂了一句,暂时忘记了害怕,齐齐冲了过去,与对方厮打起来。

“别他妈用刀刃砍,用刀背给我狠狠拍他们!”黄毛显然怕闹出什么血案,出声告诫几位小弟。

我被两人踢到在地,感觉身上砍刀,如雨点一般拍下来,鼻子,脑袋上流出鲜血,身体有些麻木,仿佛失去了痛感。

吱嘎!

我意识虽然有些模糊,但是还是听到一阵急促的刹车声,随后听到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吼声:“别他妈打了!”

随后我感觉身体一阵轻松,晃了晃迷迷糊糊的脑袋,我抬头望去,只见躺在我四周的几个兄弟,摸样狼狈不堪,身上的衣服全都扯碎了,一个个像个血葫芦一样,有些吓人。

“旭哥,你怎么来了!”黄毛有些意外的说道。

我顺着他的声音看去,只见一个身材壮硕,约有24,5岁,身穿一身阿迪达斯休闲装,长相挺阳刚的一个男人,从一辆破旧的奥迪100上走了下来。

“磊磊,没事吧!”被称作旭哥的男人,根本没有搭理黄毛,快步走到磊磊身边,关切的说道。

“没事,哥!”磊磊回答了一声,面容有些惧色的看着旭哥。

旭哥仔细检查了一下磊磊的身体,发现伤的不算太重,腾的一下站起身来,缓缓走到黄毛身前,突然抡起手臂。

啪!

一个响亮的大嘴巴,抽的黄毛一阵转圈,脸上一片通红,微微有些浮肿。

“草拟吗,你行了呗?”旭哥指着他鼻子骂道。

“怎么了?旭哥!”黄毛被打的有些懵了,捂着脸问道。

啪!

又是一个耳光,打在黄毛另一边脸上,这次黄毛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横着眼看着旭哥,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咋的了旭哥?没完了,是吧?要不我让我大哥和你唠唠?”

啪!

旭哥没有说话,又是一个耳光,我们几个兄弟,都被惊呆了,这人太牛逼了,再怎么说黄毛,在这一片,也是小有名气,被人像儿女般打骂,却不敢还手。

而黄毛的小弟,显然也是认识旭哥,一个个拿着砍刀,在原地默不作声,没有一人敢动手。

“草拟吗的?在敢招惹我弟弟,我弄死你!别以为跟着刘伟,你就行了,你回去告诉他,就说我张旭说的,他就是个JB!他要不服,就让他码好队形,跟我碰碰,我电话二十四小时开机,随时接待他!” 旭哥指着黄毛的鼻子,一字一顿的说道。

“行!我知道了,旭哥!”黄毛脸上无光,深深看了一眼旭哥,撇着嘴说完,带着他的小弟,还有菲菲走了。

“磊磊,带着你的朋友去医院,包扎一下,缝几针!”张旭转头,对着磊磊说道。

“哥,我们没钱!”磊磊脸色通红的说道。

“草,真JB不知道你怎么混的,还天天吹牛B,你在学校多厉害!走吧,我送你们去!”旭哥一阵无奈,冲着我们摆摆手,叫我们坐上他的座驾,奥迪100!

说实话,我从没见过车可以这么破,车身上全是泥污,好像一万年没有刷过一样,风挡玻璃全是蜘蛛网的裂痕,两个大灯,一个碎了,一个露着电线,掉在外面。

我刚刚要从左侧开门, 旭哥急忙阻止的说道:“别拽那个门,拽掉了你赔啊,我好不容易才安上去的!”

我们一阵无语,陆续从右门上去以后,发现后排根本没有座位,我们无奈只能蹲在地上,王木木还非常恶心的从,那个漆黑无比,已经看不出本来颜色的地毯上,拿出一个用过的避孕套。

轰隆!

战车一阵摇晃,发出波音747的轰鸣之声,车身零件,犹如变形金刚一般,散发出霹雳乓啷的声响,好像随时会散架一样。

我们害怕了,面对雪亮的砍刀,我们没有害怕,反而在这战车之上,我感觉生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是哪个在驾驶位上,不时发出兴奋嚎叫的疯子手上,我们极度后悔,为什么上车之前,没有买保险。

“旭哥!谢谢你!”我蹲在后面,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壮着胆子跟张旭,说了声谢谢。

“谢啥啊!磊磊的哥哥和我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再说没有你们的事,这几天我也琢磨着揍他们一顿!”旭哥笑呵呵的说道。

“旭哥,这事能不能不跟我哥说!”磊磊有些害怕的,插嘴说道。

“你哥是个书呆子,跟他说干嘛,今天念在你们挨揍的份上,哥请你们出去玩玩!”旭哥豪爽的说道。

“旭哥,万岁!”蹲在后面的几个牲口,发出兴奋咆哮。

“旭哥,有妞吗?”王木木看着用过的避孕套,眼神一阵迷离,流着哈喇子问道。

“你毛长齐了吗?知道女性的基本构造吗?”旭哥非常爽朗,一点也没有架子,一边开车,一边和我们聊天打屁。

第0004章 纸醉金迷的生活(一)

奥迪战车缓缓停到医院的门口,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看着尾气密布的天空,突然发现天格外的蓝,怀着对这个操蛋的世界,美好的眷恋之情,我们玩命的挤出汽车,并且发誓,除了地震,火灾等不可抗拒的因素外,绝对不会再踏上,这车一步。

我们的伤势不算太严重,都是一些皮外伤,我的手臂,和磊磊的脑袋上缝了几针,这时候才感觉,浑身都要散架了一般,疼痛无比。

“小飞,你说这事,会就这么算了嘛?”张维脑袋包的跟个印度阿三似的,对着我问道。

“应该不会善罢甘休吧!他主要经济来源,就是矿泉水瓶子,他这次让咱们折了面子,以后谁还给他水瓶子,我感觉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我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草,他怎么就那么牛逼,他不想就这么算了,我还觉得吃亏呢,我回家要点钱,咱们找人揍他!”晨晨显然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一脸气愤的表情。

“你快歇会吧!有那钱找两个妹子,行不行?就咱们兄弟五个,明天买两把刀,在来找咱们麻烦,就扎了他!”王木木坚决不同意找外人解决这件事情。

“说得对,怕他干个鸟!弄毛我,老子买一万个矿泉水瓶子砸死他!”磊磊的想法一向很雷人。

“你还是用一万个精子淹死他吧!哈哈!”王木木嘲讽的说道。

“王木木,我操你大爷!”磊磊笑骂道。

“哈哈!”

我们一阵哄笑,气氛有些缓和,就在这时旭哥从门外走了进来,缓缓说道:“都完事了吧,钱都交完了,咱们先吃饭,后蹦迪,今天带你们嗨皮一下!走吧”

“哥,还是算了吧,老花你钱,我们过意不去!”磊磊矜持了一下,非常假的拒绝着。

“你再弄这幅德行,我揍你昂!”旭哥踢了磊磊一脚,笑骂着说道。

一群人闹哄哄的,跟在旭哥身后,走出医院,旭哥非常潇洒的走到驾驶室上,刚要开车,却发现后面一个人没有,非常吃力的把玻璃砸下去,伸出脑袋问道:“你们怎么不上车呢?”

“哥...我们打车就行,车里太挤!”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着说道。

“草,那也不用全打车啊,你们全坐出租车,跟坐我车有什么区别,赶紧上来,别墨迹!”旭哥大声说道。

“哥,我们都没买保险,您放过我们吧!您那车随时都有可能,丢点东西,有可能是方向盘,也有可能是车门子!”磊磊几乎哀求着说道。

“草,你们谁坐我车,我今天晚上,给她安排个小妹妹,各位弟弟,你们谁感兴趣!”旭哥这人有一嗜好,那就是开车的时候,必须要有人陪他说话。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就不信坐个车还能死,咋的!我他妈就当坐“神六”了”王木木是色中恶鬼,一副要玩命的架势,飞快的坐到了副驾驶上,紧紧捂住头上的把手!

“你们到富源酒楼!我们先走了!”旭哥兴奋的大叫了一声,嗖的一声,发动汽车,扬长而去。

“真的!咱们这些兄弟,我就佩服王木木,儿子撒谎!这傻B就是一个另类亡命徒!”晨晨一脸钦佩的说道。

“走吧,祝他惨死在车里!”张维,显然是有心色,但是又不敢玩命的角色,愤恨的说了一句,来舒缓心中的嫉妒之情。

我们四个将衣服兜,搜的干干净净,才凑了不到十块钱,最后磊磊看众人实在没有了办法,从臭烘烘的鞋垫中,掏出褶皱的二十块钱,众人捂着鼻子,打了一辆出租车。

车开的很快,没一会就来到了富源酒楼,下车时磊磊将那张二十元的钞票交给司机的时候,司机差点没熏得晕厥过去,赶紧拿着擦车的酒精,对着这张钱一顿喷。

我感觉太过丢人,第一个窜下了车,抬头一看,旭哥的车冒着黑烟,停在酒楼门口,王木木脸上漆黑,扶着车一顿呕吐。

“怎么了?兄弟?”我一脸好奇的问道。

“儿子撒谎!就是旭哥把雅典娜许配给我,我都不会再坐他的车了,他妈的,车开到一半就冒烟了,你猜怎么了,我他妈竟然看见火苗了,火苗啊!!!你见过坐车看见火苗的嘛?”王木木惊魂未定,有些语无伦次。

“想开点,我们伟大祖国的宇航员,都是这么过来的!”我拍着他的肩膀,开导着说道。

“草,墨迹什么呢!菜都点好了!快点!”旭哥出现在酒楼门口,对着我们说道。

我们三人几乎是搀扶着王木木走进酒楼的,来到二楼包房,纷纷坐下,一桌子的菜,陆陆续续的摆上餐桌。

服务员将众人,酒杯倒上60多度的特酿散装白酒,只有我和磊磊因为缝针,不能喝酒,所以就倒了饮料代替。

“哈哈,磊磊就像我亲弟弟一样,没别的,他的朋友也都是我的弟弟,今天都敞开肚皮喝,喝完可劲疯,一切花费哥哥全包了!”旭哥举起酒杯,豪爽的说道。

我们也都挺开心,感觉旭哥这人,比较仗义,非常豪爽,纷纷站起身。

“旭哥,多的不说了,有能用得着哥几个的地方,尽管说话,谁怕事,谁是孙子!”我说完举起饮料,一饮而尽。

“对!谁怕事,谁是孙子!”王木木,张维,晨晨,还有磊磊,重复了一遍我的话,也是一饮而尽。

“都坐下,别那么拘束,你们几个小屁孩,我能用你们什么,咱们就是喝酒吃饭,别扯些没用,来喝酒!”旭哥笑呵呵的看着我们,缓缓说道。

这一顿酒,一直从下午,喝道晚上八点,除了我和磊磊没醉以外,其它几人步伐都有些摇晃,不过大多还都清醒,毕竟一会还要去夜店,众人都得保留战力。

而旭哥只是脸色有些泛红,没有一丝醉意,一直和我们胡诌乱侃着,显然他也挺喜欢我们几个小兄弟。

我们再次分成两批前往夜店,这次王木木非常老实,没有再坐旭哥的战车,我们又将王木木搜刮一遍,凑够了车钱,怀着激动的心情,前往夜店。

第0006章 纸醉金迷的生活(三)

旭哥听到宝宝的话,微微一愣,随后笑呵呵的说道:“宝姐,诞辰,我肯定让你成为今晚的女王,磊磊你过来!”

磊磊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走到旭哥身边,这时旭哥从手包里拿出一沓钱,从厚度来看,大概有四五千块钱,旭哥伸出手指指了指DJ台那边,在磊磊耳边说了几句。

磊磊点点头,由于有点喝多了,摇摇晃晃的走向DJ台,跟着一个帅气的DJ说了半天话,最后将一沓钱,全部给了他。

DJ点了点头,拿起麦克,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台下,沙发区88,有一位叫张旭的先生,为他心爱的女人庆祝生日,来,灯光师给88号的朋友一个聚焦,舞池的朋友,你们的尖叫声在哪里!!!”

DJ显然没少干这事,低沉的声音,配合着喧嚣的重金属音乐,将台下的气氛调节到一个高潮,闪亮的聚光灯,扫到我们的座位,明亮至极,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而且很多人显然认识旭哥,纷纷发出尖叫声。

“旭哥!!”

“旭哥!!”

“......”

“来,大屏幕,给我拉条横幅,祝我们的宝宝姐,生日快乐!” DJ的低沉声音再次响起,伸出手指着足有一面墙大小的屏幕,缓缓说道。

大屏幕爆发出璀璨的光亮,上面写道:“祝宝宝寿与天齐,永远美丽!张旭贺!”大屏幕连续滚动五次,后来我自己也干过这事,才知道每一条横幅,要500块钱,比抢银行快多了......

“music响起,一首后街男孩的《As Long as You Love Me》祝张旭先生和宝宝,幸福快乐,舞池的朋友嗨起来!!”DJ继续调节气氛,现场异常火爆。

燃烧的青春,异常躁动的年轻人,此时已经完全放开自己,拼命的扭动身体,发出刺耳的尖叫,男男女女聚成一团,不断做着暧昧的动作。

王木木,张维,晨晨,三人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迅速加入到了,神魔乱舞的舞池,王木木扭动着硕大的屁股,每做一个动作,我那破烂的羽绒服里面,必然飘出一阵鸭毛,如漫天雪花,凄美无比,配合着他们三个,满身纱布的凄惨造型,霎时吸引了无数目光。

一时间场面异常混乱,离他们比较近人,纷纷避开这三个瘟神,看向他们的目光,都像观看精神病人一样。

而宝宝仿佛一直处于震惊状态,我猜测她可能想不到,张旭会这么舍得给她花钱。

“小旭旭,谢谢,来姐姐赏你一个吻!”宝宝撅着嘴,吧唧在旭哥脸上亲了一口。

旭哥笑呵呵的,喝着洋酒,一脸惬意的表情,搂着宝宝不知在说着什么。

我看着旭哥,心中升起羡慕的感觉,同样他妈的是男人,人家能一掷千金,抱得美人归,我他妈也是男人,不过是比较穷的男人,那就活该我被甩吗?

我虽然对菲菲已经死心了,甚至心内有一种,厌恶和不屑,但是他毕竟是的我初恋,我也付出了痛彻心扉的情感,说不难受那他妈是骗鬼呢!

这时候的我感觉,男人一定要有先钱,然后在谈感情,这个社会没有小龙女那种痴情女,当然我也不是杨过,童话故事都他妈是骗人的的,安徒生就是他妈的是最大的骗子。

无所谓忠诚,只因为背叛的价码太低。

显然那个抢矿泉水瓶子的黄毛,寻找到了致富的捷径,开出了比我更高的价码,所以菲菲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背叛。

我越想心中越郁闷,对比旭哥来看,人家过得日子,才叫生活,虽然比我大几岁,但是人家开着轿车,虽然这破车可能砸吧砸吧卖了,都不一定能买台好的自行车,但毕竟也是车啊,金链子带着,包里没有少于一万块的时候。

而我们兄弟几个,还在为每日烟钱发愁,还在为和妹妹约会是去看电影,还是去滑旱冰揪心,难道就他妈不能,又去看电影影又去滑旱冰?归根结底一句话,那他妈就是我们没钱。

“怎么了,小飞,让人给煮啦?露出一副王木木死了的表情!”磊磊看我心情有些郁闷,坐到我旁边,没话找话的说道。

什么是兄弟?兄弟就是你在最低谷,最烦闷的时候,可以洗耳倾听你的倾诉,陪你走出低谷的人,显然我做人还算成功,失去了初恋,还有这帮损友。

“妈的,你说这娘们怎么狠,翻脸比翻书还快,今天还老公老公的叫着,明天他妈的跑到别人床上了!这他妈是什么事啊!”我对待兄弟,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不会感觉到丢人。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82,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哥们,也不能这么说,好姑娘还是有的,只是你没在对的时间,碰到对的人!”磊磊比较理智的说道。“我看都他妈一样,没钱谁也不鸟你!”我似乎已经对感情失去了信心,充满怨愤的说道。

“没钱就去挣,你相信你比别人差吗,咱们几个兄弟绑在一块,我从来不怀疑,咱们发不了财?”磊磊自信的说道。

“对!最穷无非讨饭,不死总能翻身,老子现在要钱,钱没有,要女人没女人,我就不信,我混个几年,还能比现在还惨!” 我被磊磊说的有些激动。

“这就对了,多愁善感是一天,快快乐乐也是一天,咱们兄弟几个趁着年轻,好好挥霍挥霍青春!”磊磊大声说道。

“妈的,喝酒!”我拿起一瓶芝华士12年,没兑饮料,直接就喝纯的。

“你行不行啊,还缝着针呢?”磊磊有些被我吓住了。

“没JB事,最多就是伤口不愿意愈合,又他妈没打针,喝吧,喝死拉到!”我拿着瓶子咕咚又喝了一口。磊磊也不甘示弱,拿起一瓶嘉士伯,陪着我猛喝了起来,不一会舞池的三大魔鬼也回来了。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82,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草,喝酒也不带我们!”另类亡命徒王木木,摇的满头大汗,一副嗜酒如命的摸样说道。“别JB墨迹,赶紧喝!”我催促的说道。“喝就喝,还怕你个三杯就倒的货,来!”晨晨举起啤酒,咕咚咕咚开灌。

“来吧!哥几个,干杯!”

这天晚上,我们喝的都烂醉如泥,也是这天晚上的所见所闻,改变了我们的一生,在那几年我们崇尚暴力,崇尚金钱,肆意的挥霍着青春,每日纸醉金迷,夜夜笙歌。

[ 此貼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8-09-26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