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暴力之王】 第3章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2:2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阳天一直闪避而不还手其实就是想让这个黑人知难而退,因为他觉得这场搏

斗只是彼此较量一下,一试身手之意,毕竟双方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他也不

想让对方太过难堪,可不料此人毫无自知之明,不但继续纠缠,而且攻击之意愈

发明显,几乎是将他当做生死对头,不由心头火起。

这时,黑人又是一拳袭来,这下阳天没有再闪避,右手疾伸,快若闪电,一

下捉住黑人的手腕,然后顺着他的力道向前一带,顿时黑人便步伐不稳,庞大的

身子踉踉跄跄的向前跌去,直至一组沙发挡住了他的去路他还都没有收住脚步,

直接摔在了上面,而沙发又哪堪他这样连人带身的摔来?自然向后倒下,黑人也

就跟着摔在了地上,样子着实狼狈!

虽然手下人落败,但查尔斯也没有显得恼羞成怒,反而站起身,微笑的鼓掌

道:「哦,这就是中国功夫?太棒了,太棒了,实在是太精彩了!」

丁三雄见查尔斯并没有动怒,不由暗松了口气,连忙赔笑道:「查尔斯先生

手下这位身手也很是了得啊,也就是天哥,换成是我,不出三招非趴下不可,呵

呵!」

查尔斯哈哈大笑,而阳天听在耳里却不是滋味,暗暗皱眉道:「三雄啊三雄,

你怎么说也是一会之首,如此放低姿态损害的不是你个人,而是我们八合会,太

不恰当了!唉,都怪当初我急于想脱离江湖,以至在选择继任者的问题上草率了

一些,想的更多的是兄弟情义,而没有考虑到能力,现在看来三雄的确不是做会

首的料。」

笑过之后,查尔斯耸着肩膀道:「你们中国有句俗话,叫强扭的瓜不甜,既

然如此那我们也只好搁置这个合作计划了,当然,我更期待阳先生能改变主意。」

「不可能!」阳天冷冷的挤出三个字。

查尔斯笑笑道:「好吧,本来我还想参观一下这座美丽的岛屿,现在看来这

里的主人好像也不太欢迎我,那就算了,我就先告辞了。」

阳天鼻子里轻哼一声,算作回应,而丁三雄则有点惊讶,他没想到这个洋鬼

子这么痛快的就答应终止合作,要知道这些南美黑道上的,尤其是贩毒集团都是

非常强势而又霸道的,一旦和他们达成某种协议却又中途反悔,那等待的必将是

他们严酷的报复,轻则十倍二十倍的赔偿他们损失,重则失去性命。

当然,丁三雄的本意是不希望查尔斯答应阳天取消合作的,事实上他之所以

领这个洋鬼子来这里就是知道单凭自己是无法说服天哥同意合作的,于是想借这

个洋鬼子来逼天哥,他以为天哥会顾忌洋鬼子身后所代表的莫西比贩毒集团,从

而会答应,然而却事与愿违,而洋鬼子竟然也同意了,没有预料中的进一步给天

哥施加压力。

丁三雄心中很是失望乃至有些绝望,取消了合作计划后就是莫西比集团不找

他麻烦他自己也将陷入一场大麻烦之中,现在他急需的就是一笔大的资金来填补

自己造成的黑洞,而通过合作进入毒品生意是资金快速回笼的最便捷的途径。

就在丁三雄心神不定的时候却听门外传来查尔斯的声音:「丁先生,你不和

我一起走吗?哦,那可不行哦,合作计划虽然取消,但后面还有一些细节我们还

要继续谈哦。」

丁三雄有些无精打采对阳天说:「天哥,嫂子,那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阳天本想留下丁三雄好好询问一番,因为丁三雄明知道自己的脾气,却还打

算参与毒品生意,这其中定有隐情,可是现在见此情形,他也只好打消这个念头,

决定过几日离岛去位于纽约的八合会总堂,亲自去查探一番,于是点点头说:

「嗯,那你去吧!」

不一会,外面又响起巨大的螺旋桨转动声,阳天携手齐馨步出门外,站在台

阶上远远的看见查尔斯和丁三雄上了体形硕大的商务直升机,随即直升机缓缓升

空,而这个时候,旁边的那架体形较小的武装直升机也开始发动。

「老公,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齐馨秀眉微

蹙道。

「呵呵,你总是瞎担心,这不什么事也没有嘛。」阳天笑着搂紧妻子那柔若

无骨的细腰。

齐馨对丈夫嫣然一笑,头微微靠在他的肩膀上,幽幽道:「是啊,我总是这

样患得患失,我总觉得太幸福了会引起老天爷的嫉妒,他会看不下去而破坏了我

们这份幸福。」

「唉,你啊!」阳天摇摇头道,「好了,别胡思乱想了,走,我们去看看小

明阿云他们。」

提到心爱的儿子,齐馨脸上那一抹淡淡的忧愁消失了,涌上来的是母性慈爱

的微笑,她点点头,挽着阳天的胳膊一起步下台阶,而这时,那架体形较小的武

装直升机也已升空,螺旋桨旋转所带来的风力已明显减小,不影响两人朝对面的

后山走去。

走了约十几步,齐馨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脸上挂着的笑容渐渐有些凝固,

脚下的步子也随之迟缓了许多,旁边的阳天似有察觉,正要回头顺着她的目光看

去却忽然听到齐馨发出一声尖厉的喊叫:「天哥,快闪开!」

话音未落,却见齐馨一把将阳天推到了一边,随即一道火光闪过,伴随一声

巨响,一个火箭弹在他们身边爆炸开来,灼热与巨大的冲击波朝阳天迎面袭来,

随后他便被掀到了一边。

﹡﹡﹡﹡﹡﹡﹡﹡﹡﹡﹡﹡﹡﹡﹡﹡﹡﹡﹡﹡

后山的浓荫下身着迷彩的女孩席地而坐,双腿曲起,一手抱膝,一手支着下

巴,眼睛看着远方浪花轻卷的海面,表情若有所思,不过从海面吹来的阵阵海风

时不时的吹乱她的秀发,让缕缕发丝遮挡住她的视线,这也让她不时抬起一只皓

腕,理理被风吹乱的秀发,将它们捋到耳后。

「清姨,你看都过这么久了,爸和丁叔他们正事应该也谈的差不多了吧,我

们回去吧。」小男孩忽然从女孩身后冒了出来,搂住她的脖子说。

「嗯——好吧,走,我们回去!」女孩回手疼爱的拍拍小男孩的屁股。

「哦——」小男孩高兴的欢呼,撒开脚丫便朝小山那头奔去。

女孩笑着摇了摇头,站起身一边拍拍屁股下的杂草一边喊:「明明,慢点,

等等清姨。」

「清姨,那你快点啊!」小男孩在前面挥手道。

「来喽——」

女孩笑着跑上前,拉住小男孩的手,两人欢快的笑着,跑着,然而就在这时,

一声巨响从小山的那一边传了过来,连脚下的大地都在微微颤抖。

女孩和小男孩都一时惊住了,两人面面相觑,随即女孩一声大叫:「啊!不

好!」说着,松开小男孩的手便朝前狂奔而去,但跑了十余步一下又似乎想起了

什么,转身朝之前打靶的那个地方奔去,抄起桌子上的突击步枪,顺手再拿上几

个弹夹,然后飞奔而回,在这期间不断有剧烈的爆炸声响起。

两个人几乎都使出了吃奶力气,但终究还是女孩跑的快一些,她很快就爬上

小山顶,别墅那边情景顿时一览无余,她不由止住脚步,一时惊呆了,简直不敢

相信眼前的一幕。

别墅那里已是浓烟滚滚,几乎是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在其上空几十米的高

度盘旋着一架直升机,而在更远更高的上空还有一架更大的直升机,而就在这时,

那架体形较小的直升机的机腹下突然喷射出一道烈焰,赤红的火焰划出一道轨迹,

落在地面上,又发出一声巨大的爆炸声。

就在这个爆炸点的不远处,女孩看到了阳天和齐馨,然而却没有一点如释重

负的感觉,反而心是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因为她看到阳天双手横抱着齐馨,由

于刚才火箭弹爆炸的冲击,他整个人已是半趴半跪在地上,而他怀里齐馨更是一

动不动,两只手臂软软垂下,不知是死是活?

「爸爸,妈妈……」

这时小男孩也已赶到,看到如此一幕不由发出一声大喊,随即便要冲过去,

却被女孩及时拉住,哽咽道:「小明,不要过去,危险!」

「不……清姨,你放开我,快放开啊……」小男孩拼命挣扎,声嘶力竭的大

喊。

女孩死死的抱住小男孩,泪水瞬间溢满她的眼眶,她几乎是用吼声对小男孩

说:「小明,你别动,清姨过去,听到没有?」

也许是女孩从来没有如此对他大吼过,小男孩一时被震住了,又或许是小男

孩明白了自己过去于事无补,总之他是停止了挣扎,噙着泪水的可怜兮兮的看着

女孩。

「趴在这里,千万别乱动,我去……」

女孩正叮嘱着,又是一声巨响打断了她的话,强大的气浪带着灼人的温度向

她席卷而来,女孩几乎是在瞬间扑倒在地,将小男孩紧紧压在身下。

强大而又灼热的气浪从女孩背部掠过,让她几乎整个背部都麻痹了,同时地

下传来的剧震也让她气闷难当,以至让她觉得自己快不行了,不过待气浪渐渐消

散,剧震也慢慢趋于平静,女孩便感觉稍微好了一些,她试着抬起身子,略动了

一下四肢,发现并无大碍,这才稍松了一口气。

「清……清姨……」

身下传来有气无力的声音让女孩吓了一跳,这才想起小男孩来,她忙摇着小

男孩的肩膀,慌道:「明明,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啊?」

「……清姨……你,你压的我快……快喘不过气……」

女孩这才意识过来,忙站起身,然后将小男孩抱起来左右查看他的身体,见

并没有明显的外伤才略放下心,但仍追问:「明明,你有没有感觉哪里受伤了?」

「我没事,清姨,你快去救我爸爸妈妈……」

「好,我这就去,你自己千万小心……」

说完,女孩端起突击步枪对着不断发射火箭弹的直升机就是一梭子弹,然后

便要奔向山下,可就在这时却听山下的阳天冲她大喊:「阿云,不要过来,快带

明明走,快……」

「不——天哥,馨姐,我来救你们,我们一起走,啊……」女孩冲阳天大喊,

同时脚步飞跃,然而还没走出几米远,一阵密集的子弹打在她的脚下,溅起阵阵

灰土,让女孩不由发出一声惊叫,连忙侧身卧倒,趴在一座大石后面。

女孩抬头望去,子弹正是由那架直升机挂架下的机枪发射的,看上去这架直

升机要对付的主要目标还是阳天,一阵扫射将女孩逼的卧地不前便没有继续朝她

射击了,而是摇摇摆摆的掉转机头,接着机腹下又喷出一道烈焰,带着尾焰的火

箭弹划出一道直线落在地面,随即伴随一声巨响,一团浓烟腾空而起。

躲在大石后面的女孩看的清楚,爆炸的那个地方正是天哥馨姐他们所藏身的

那处,顿时脑中一片空白,嘴里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凄呼:「天哥,馨姐……」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叫她身心俱碎,以至绝望的闭上眼睛。原来她看到从升

腾而起的浓烟中飞出一个白中带红的物事,细一看,女孩几欲晕厥,那是一只残

肢,白色的衣袖还套在上面,不过上面已是血迹斑斑,血肉模糊了。

浓烟很快被海风吹散,爆炸的那块地方的一片杂乱废墟,女孩眼睛仔细在那

一片区域搜索,终于发现一个黑乎乎的脑袋从尘土里抬了起来,心里一阵激动,

立刻猫着腰从大石后面蹿了出来。

「别过来,我和馨儿都不行了,你别管我们了,快带明明走,快——」阳天

挣扎着爬起来,那断了臂的肩头血流如注,但他却恍若未觉,朝女孩这里嘶吼着,

眼赤如血。

「天哥——」

「爸爸——」

就在这时,机枪的声音再度响起,阳天的胸口顿时印出几朵血色花朵,只见

他的瞳孔蓦然一张,眼神中带着几许愤怒,几许不甘,随即整个身子颓然倒下。

「爸爸……」带着撕心裂肺的呼喊,小男孩从山头那边冲了过来。

然而没等小男孩跑出几步远就被斜插过来的女孩一把抱住,拖着他就向山头

另一边跑去,小男孩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哭喊:「不,不要拉我,我要爸爸……」

女孩一边使劲拉着小男孩向码头方向跑去一边带着哭腔道:「快,快跟清姨

走……你爸妈……他们……快走……你要为他们报仇……」

﹡﹡﹡﹡﹡﹡﹡﹡﹡﹡﹡﹡﹡﹡﹡﹡﹡﹡﹡﹡

「报告查尔斯先生,目标已中,目标已中!」对讲机里传来武装直升机里驾

驶员的声音。

「哦,真是美妙的时刻!」深陷在真皮沙发里的查尔斯仰首靠背,蓝色的眼

睛微闭,口里喃喃自语,像是回应对讲机里传来的那个令他高兴的消息,又像是

鼓励身下的丽人。

原来在查尔斯的双腿之间正跪伏着丁三雄送给他的那个名叫小淇的女孩,此

刻女孩的头上下起伏,正在卖力的给查尔斯口交着,每一下都深达及喉。

「哦,我的小甜心,你做的真棒!」查尔斯一边赞美着一边伸手拨开小淇那

遮住她半边脸庞的秀发,欣赏她小嘴包裹着自己的肉棒,悉心含弄的美景。

小淇眼睛向上一瞥,飘给查尔斯一个媚眼,吞吐的速度陡然加快了许多,以

至嘴唇摩擦肉棒表面发出「唧唧」的口水声,并且时不时的吸啜龟头,挑弄马眼,

显示出她那高超的口交技术。

「哦……」查尔斯发出一声兴奋的怪叫,「太……太棒了……丁先生,我实

在太……太喜欢你送的礼物了,哦……」

然而近在咫尺的丁三雄却恍若未闻,他呆呆的看着舷窗外,口里喃喃道:

「天哥,你别怪我,我也不想这样的,我也是被逼无奈,迫不得已……馨姐也随

你去了……你九泉之下也不会寂寞……」

这时,对讲机里又传来一阵杂音,接着就又响起先前那个驾驶员的声音:

「报告查尔斯先生,下面发现一个女孩和一个小男孩,两人正在逃跑,请问如何

处理?」

正在享受阵阵快感的查尔斯闻言不由朝舷窗外看了一眼,然后对丁三雄道:

「丁先生,你觉得该如何处理啦?」

丁三雄默怔了半晌,遂寒脸道:「斩草除根,杀!」

其实本来丁三雄根本没有对,也不敢对阳天起杀心,所以当阳天彻底拒绝合

作时他才会那么的绝望,以至暗恨查尔斯,恨他在阳天面前不继续坚持。

然而当直升机起飞之后,查尔斯拿起对讲机发出攻击命令时丁三雄才一下醒

悟过来,原来这个洋鬼子已经动了杀心,难怪就这样轻易离开!

「不要,查尔斯先生。」和阳天多年兄弟的情谊使丁三雄脱口阻止。

查尔斯耸耸肩膀,做出一副无辜表情道:「哦,丁先生,我可是在为你解决

麻烦!难道你就这样眼看我们的合作计划终止吗?」说完,他跷起二郎腿,双手

一摊道,「其实我们无所谓啦,不过丁先生你可就有大麻烦喽,据我们所知,你

有一笔极大的窟窿要填,如果没有我们的合作,你这个窟窿恐怕是很难填的上哦。」

丁三雄一下被击中了软肋,瘫坐在沙发上,查尔斯继续道:「其实你也看到

了,恕我直言,你虽然名为八合会会首,但根本没有掌握到实权,实权还是掌握

在阳天手上,所以只有阳天死,你才能真正放开手脚,真正掌握八合会。」

查尔斯一番话真正说到了丁三雄的心坎里,一直以来,丁三雄的内心深处都

对自己这样的位置而感到尴尬,感到不满。对于阳天,他尊重敬畏之余更觉压抑,

仿佛是一座大山压在自己心头上,一想到从此世界上没了阳天,他虽然感觉到有

一丝悲痛,但更多的是畅快与轻松,仿佛挣脱了一张无形的枷锁。

见丁三雄如此模样,查尔斯就知道他已经被自己说动了,得意的打了一个响

指,冲旁边的黑人保镖使了个眼色,黑人会意,立刻通过对讲机向武装直升机的

驾驶员下了攻击命令,随即下面就响起一阵又一阵剧烈的爆炸声。

既然跨出了第一步,那第二步对丁三雄来说就已经不是问题了,他深知斩草

要除根的道理,所以他仅略加思考一下就做出了决定,继续射杀。

「很好!」查尔斯挥挥手示意黑人按照丁三雄的意思给那边驾驶员发出命令,

然后自己一把拽着小淇的秀发,迫使她的嘴离开自己的肉棒。

小淇吃痛的轻蹙眉头,有些不解的看着查尔斯,却见他露出绅士般的微笑,

下巴一扬道:「哦,宝贝,去那边趴好。」

查尔斯言语温柔,动作却异常粗暴,几乎是提着小淇的头发将她拉起来,痛

的她眼泪都快出来了,赶忙顺着查尔斯的力道站起身,乖顺的跪在对面沙发上,

将臀部高高耸起,同时双手伸进裙内,不一会,一条半透明的蕾丝三角内裤便现

出裙外,褪至膝弯处,随即回首媚笑,风情万种。

此时的查尔斯依旧西装革履,被发胶固定的头发纹丝不乱,确如一个标准的

绅士,可是目光向下看去,却见他裤子拉链大开,一根浮凸着青色筋脉的肉棒怒

挣而出。

查尔斯从深陷的沙发里站起身来,立在小淇身后,两手像揉面团似的使劲搓

着她翘起的两瓣臀肉,不时向两边分开,现出深褐色的精巧肛菊及下面一抹暗红

色的沟壑。

「真是一只性感的小猫咪!」查尔斯赞不绝口,他发现这个东方女孩身上肌

肤的柔滑与细腻绝不是西方那些毛孔粗大,汗腺发达的女孩所可比拟的。

小淇上半身趴在沙发的靠背上,扭头对着查尔斯媚笑,同时一只手在自己肩

胸间游移,公主裙的领口不知不觉间被她褪下半边,露出里面粉色的乳罩肩带,

而另一只手则穿过胯下,轻抚着那一抹暗红沟壑,纤长的中指不时隐没在沟壑里。

其实小淇这样做与其是说在勾引挑逗查尔斯倒不如她是在挑弄自己,因为她

想让自己那里尽快的湿润起来,以最大程度的减少被洋鬼子的大家伙强行插入所

造成的痛苦。

「哦,宝贝,我来了!」查尔斯扶住自己那已呈暗红发紫的龟头,对准肉洞,

腰一挺,只听「扑滋」一声,狰狞肉棒便挤入了花腔深处。

「哦——」小淇仰首发出一声长长的嘶吟,「轻……轻点……」

查尔斯哪里会听小淇的哀吟?只见他双腿叉开,两手扶住小淇的腰侧,腰部

快速耸动起来,每一下都是又快又狠,小腹结结实实的撞击着她的臀肉,而棒下

的肉囊则甩打在她的阴阜上,弄的她是娇吟连连,语不成声……

沙发靠背后就是飞机的舷窗,从查尔斯这个位置正好可以透过舷窗看到下面

的海岛上有一大一小两个人在手拉手的奔跑,在两人四周不断有子弹射击而造成

的沙石飞溅,可就是射不中那两个人。

不过尽管这样,但查尔斯却丝毫不担心,因为他相信在直升机这样的凌空扫

射下,那两个人不可能幸免,密集的子弹迟早会把那两人打成马蜂窝,于是他反

而惬意的吹起口哨,一边继续保持富有节奏的耸动一边道:「哦,现在我们就来

比赛,看看是他们先被机枪射中还是宝贝你先被我下面这根肉枪射中,哈哈…

…」

﹡﹡﹡﹡﹡﹡﹡﹡﹡﹡﹡﹡﹡﹡﹡﹡﹡﹡﹡﹡

「啊……清,清姨……我……我跑不动了……」小男孩气喘吁吁,一张小脸

胀的通红,脸颊上兀自挂着泪痕。

女孩一只手紧拉着小男孩的胳膊,几乎是半提着他的身子奔跑,同时时不时

的回头看着天上的直升机,注意子弹射来的方向,以作躲避。当然,她也没有完

全被动挨打,瞅准时机她就举起突击步枪,对着直升机就是一梭子,可惜在奔跑

中她的射击准头大打折扣,再加上步枪的射程有限,对直升机构不成多大的威胁。

「小明,再坚持一会,一定要坚持住,我们马上就要到了……」女孩不断的

为小男孩打气,手上的力道进一步加大,几乎是半抱着他朝码头那边奔去。

冒着枪林弹雨,终于快接近码头了,女孩寻了一处稍为隐蔽一点的地方,然

后对小男孩道:「小明,你去快艇上,先把艇发动起来,快去,小心点!」

「知道了清姨,你也要小心啊!」此时的小男孩已经从之前那种歇斯底里的

悲痛中缓了过来,知道眼下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保住性命,只有保住了性命才

有可能为爸妈报仇。

小男孩虽然不过十二三岁,但自幼练武,身手已是极为矫健,而对于开快艇

更是不在话下,以前他就经常一个人驾驶快艇去深海钓鱼。

女孩则躲在一块大石后举起突击步枪对着那架一直追着她的直升机是一阵猛

射,眨眼间,一个弹夹便射空,女孩换上新的弹夹继续射击,随着弹壳不断抛出,

头顶上的直升机明显晃动了一下,显然被击中了某处,女孩不由一喜,继续扣动

扳机,以至枪管都开始发烫,烘热周围的空气,拂在她的脸颊上。

然而直升机并没有如女孩盼望的那样在空中爆炸解体,而是晃悠了几下就稳

定了下来,然后迅速拉高飞远,很快就脱离了突击步枪的有效射程。

「妈的!」女孩气得冒出一句粗话。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马达轰鸣声,快艇已经被小男孩发动起来了,随即便

听他在喊:「清姨,快上来!」

女孩猫着腰,迅速上了快艇,然后举枪对快艇连接在码头桩子上的缆绳就是

一梭子,随即快艇如离弦之箭向茫茫大海飞驰而去,留下一道长长的白色浪花。

﹡﹡﹡﹡﹡﹡﹡﹡﹡﹡﹡﹡﹡﹡﹡﹡﹡﹡﹡﹡

「FUCK!居然让那两个人上了快艇!」眼睛一直盯着舷窗外的查尔斯见

下面两个人毫发无损的上了快艇疾驰而去不由怒了,转首对黑人道,「去问问汉

斯,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发射火箭弹?难道他想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吗?可现

在老鼠都快跑了!」

说话的同时查尔斯依旧没有放松对身下小淇的进攻,此时小淇的身子已经被

他反转过来,两条玉腿被他扛在肩膀上,两手撑在沙发两侧的扶手上,仿佛俯卧

撑一般一下一下的下压撑起,使得肉棒大幅度的进出花腔,插地啧啧作响,每一

下深入时连外面的小阴唇都被带了进去,而拔出时则使腔壁鲜红的媚肉都外翻出

来,同时带出大股呈泡沫状的白浆,将身下的真皮沙发都打湿一片。

「哦……好,好厉害……再深一点……用力……」在经历刚开始的痛涩之后

小淇很快就有了感觉,两手下意识的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在那里揉捏挤压,嘴里

不断冒出淫声浪语。

「哦,真是一个迷死人的小妖精!」查尔斯喘着粗气道,「丁先生,你送的

礼物实在是太棒了,我太喜欢了,上帝会保佑你的!」

一直关注着下面情况的丁三雄根本无暇顾及旁边这两个肉体交缠的人儿,对

查尔斯的话也恍若未闻,而查尔斯见他没有回应,直道是他对自己手下人不满,

迟迟搞不掂下面那两个人,顿时也觉脸上无光,转首对黑人喝道:「汉斯那家伙

怎么说?」

黑人保镖一直站在远处通过对讲机和武装直升机那边小声的交流着,生怕打

搅了查尔斯做爱的兴趣,这时听他一声吼来,忙上前道:「先生,汉斯那边说了,

火箭弹已经发射完了,而且刚才飞机还被步枪射中,不过还好没有大碍,但为了

确保自身安全不能再冒险靠近了。」

「不能让他们跑了!」丁三雄站起身急道。

黑人道:「这个你放心,丁先生,汉斯那边会用机枪把他们打个稀巴烂。」

「哈哈,丁先生,你就放心看好戏吧,我们不会让那个你失望的。」

说罢,查尔斯愈加兴奋的托起小淇的小腿,将其下压,几乎将她娇小的身子

对折,令她的小腿都能紧贴着她自己的肩膀,这样她的下体就愈发突出,查尔斯

近乎疯狂的抽插起来,棒下悬垂的肉囊急速的甩打在小淇的菊肛周边,其力道之

大,使得那一片皮肤渐渐泛红。

「啊……」剧烈的抽插让小淇魂飞魄散,嘴里发出声嘶力竭的呻吟,下体深

处像是着了火一样滚烫,几乎要将她全身融化,快感一波又一波的产生,袭至她

全身每一个毛孔,令她意识涣散,几乎快昏过去。

这时的查尔斯早已没了绅士风度,梳的一丝不乱的发型在身形摆动中渐渐散

乱,一缕棕黄色的头发垂落在汗津津的额前;脖子上的领结也不知何时被松开,

衣领半解,露出里面毛茸茸的胸膛,嘴里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如同一头野牛。

相对于西方女人,这东方女子的下阴着实是窄小紧迫,层层圈圈的媚肉对闯

进来的肉棒似是裹吸,又似排挤,爽得查尔斯是怪叫连连,腰部像安了弹簧一样

快速急耸,每一下都如打桩机一般将肉棒深深得抵进湿滑紧致的腔道。

「好!打中了!」一边的丁三雄突然兴奋的一拍沙发扶手道。

已经到了紧要关头的查尔斯匆匆瞥了一眼舷窗外,只见茫茫海面上的那艘快

艇已经停止了飞驰,不停的在原地打着圈,导致艇上的两个人站立不稳,根本无

法再举枪射击。

于是武装直升机再度压上,不一会,一道火光闪起,查尔斯心一松,随即腰

眼酸麻,脊椎仿佛一道电流蹿过,他不由发出一声低吼,精关大开,白浆狂泻而

出,而就在这时,剧烈的爆炸声透过机体隐隐得传进他的耳朵,再看那艘快艇,

已化身一团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