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实习医生艳情录】第45章 密谋大计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3:0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陈康诗几乎哀求的目光看着三人,满是泪水在眼框里打滚着,不停地对着三人打躬道:“老大,我真的不行的,不要让我去好不好。”

“不好!”装可怜对铁定下心的人是没用处的,三人异口同声直截了当的拒绝道,看来不管陈康诗愿不愿意,三比一的表决,用屁股想也知道结果了。

符飞三人真的狠下心了,自己的糖衣炮弹好象对这三个水火不侵的兄长没一点物理性攻击伤害了,陈康诗把目光转向了何世强,用更能煽情的更能让人有同情心的眼光望着何世强,哀求道:“三哥,你说句话吧,帮帮我!”陈康诗此时的表情动作,大家可以想象下,友情提示:电影中常演着一个不想死却又要赴刑场的囚犯,在临刑前所做的一切便知道了。

对于这种闹剧,何世强爱理不理的,也许他也认同陈康诗应该上吧,面对陈康诗的哀求,他转过身去眼不见为净。

杜文波拍手称快,道:“连三哥都不帮你,老幺你就认命吧!”

用软的不行,陈康诗整个人突然一变,倒也有三分男人气概,好象是在要挟他那几个不良兄长道:“我和她是不可能的,到时候我去了你们别后悔。”

“你去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后悔呢?”符飞边说边向其他人挤着眼角,苏情及杜文波意会符飞的意思,也连忙附和点头称道。

陈康诗似乎也下了决心,一本正经的道:“那我去,搞砸了你们真的不怪我?”

“那,老幺刚才自己说了他去的,一点都不勉强哦,你们都听到了!”符飞指着陈康诗高兴的道,得到其他人的肯定后,他又象征性的安慰被逼上梁山的陈康诗道,“只要你用~心~去做了,真的搞砸了那也只能怨老天了,我们怎么会怪你呢。”

对于现在三人的友好,陈康诗无可奈何的道:“好吧,我明天就去。”

符飞突然的拥抱了麻木的陈康诗一下,拍拍他的肩膀道:“好兄弟!事关重大,婚约关天,不用急着去,我们得研究研究下才行,老四,你的消息这么灵通,给老幺上上课,比如那个娘们喜欢吃什么,喜欢做什么,有什么爱好的,写个计划书,首先找个机会让她和老幺认识下,然后……”

“好哩!”杜文波欣喜领命,掏出一支笔,准备开始了,突然他又沉思了下,道:“关于这个计划嘛,要给我点时间,查查资料什么也要一两年吧,又记又写的也得花个三五年……”

“我铐,等你写出来我都阳痿了。”符飞一脚凌空踢,把杜文波踢飞了出去。

“你说事关重大嘛,当然要有详细的计划了,不然……哎呀……”

符飞冲过去,边踩边叫道:“你还说,我让你说,叫你做点事你每次都婆婆妈妈的,我限你三天把计划书写出来!”

陈康诗突然拉住符飞道:“不用了,明天我自己去!”

“啥?”

看陈康诗自信的表情,这还是和女孩子讲话脸都会红的害羞男孩么,曾经给他介绍女孩子每次他都荒落而跑的腼腆男生么,符飞抬高的右脚忘记踩了下去,躺在地上的杜文波也忘记起了身,苏情倒是正常了点,走上前摸摸了陈康诗的额头,奇怪道:“没发烧呀,脑子怎么会一下子锈透了呢,老幺,你真的行不行啊,不行就让你身为情圣的二哥我出马吧,你就等着看二哥的表演了。”

陈康诗忖道:欺负我,等着明天看我的吧,蓝蓝,我来了……既然如此,何不大方答应他们,于是陈康诗答道:“不用麻烦二哥,我可以的。”说完,陈康诗气高神昂的哼了一声,从其他人身边走了过去,回到自己的床上才呼了口气,独自盘膝而坐修炼起来。

当然,陈康诗心中想的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旁人是不能理解的,你看,这不么,符飞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被唬得一楞一楞的,完全不知所云。

第一个回神的是杜文波,只见他从地上爬起,神秘吁吁的对其他人道:“喂,这次不会是玩过火了吧,把老幺给逼疯了?”

苏情双掌合十,打了个恭念道:“阿米豆腐,无心罪过,善哉,善哉!”

“铐,我无量天尊呢,说正经的,老幺是有点不正常……”平日与陈康诗打闹多了,杜文波对陈康诗还是了解的,陈康诗的不对劲,他当然第一个看出来。

符飞点点头道:“是有点,不过从他后面走路的姿势,加上现在还能修炼来看,好象没什么大问题!”

苏情点头道:“有道理。”

杜文波指了指陈康诗也道:“老幺现在心理可能不太正常,情绪激动,等下会不会也像老二……哥那样走火入魔!”

符飞怒敲了下杜文波的脑瓜儿,骂道:“呸,你个乌鸦嘴,你诅咒老幺啊,我的终身幸福还要靠他来实行呢。”

“游戏结束,大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明天还要去上班呢,哦,我差点忘记了,明天不用上班滴!”符飞手一挥,像一个健忘的老人家突然记起什么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苏情掐指一算,疑惑的道:“明天礼拜三,谁说不用上班的?”

别说礼拜三,就是礼拜六礼拜天的,要是当班者还得整天呆在办公室里呢,哪有不上班这么便宜的事情。符飞翻个白眼道:“我又没说你们不用上班,我是说我请假了不用上。”

这里的院规超级变态的严格的,苏情不怎相信符飞的话,反问道:“你才刚回来说请假就请假啊,不是找刚打球回来的借口翘班吧?”

符飞不屑的反道:“切,我需要找这样的借口么,刚刚莉姐已经答应我请假了,由她出面,还怕请不成?”

“这么好,口水中,我们科请个假要这样那样的,麻烦得很,你请假干什么去?”苏情说的也没错,有的医生就是死板,如果她是你的带教导师,请假还真的麻烦了,首先得有个请假的理由,经过导师同意后由科主任签名,再送去医务处申请,烦琐的手续等下来都黄昏了花也谢了。

“我小宝贝来了,明儿去人民医院见见她们。”符飞也不打算隐瞒这个事实,反正这也是2号宿舍公开的事了,对他们实话也没什么,说出来符飞倒有一种幸福满足感,也许男人都有一些爱现的心理作诡吧。

“一箭双雕,除了羡慕妒忌我没什么了,唉,不知道我的女神什么时候才投向我的怀抱!”苏情伸展着双手,有感而叹了一声。

符飞拍了拍苏情,道:“放心吧,水到渠自然成。”

杜文波突然插嘴道:“老大,明天出去要小心点,最好晚上不要乱逛。”

苏情一楞,但马上反应过来,也道:“是要小心点,最好没事就不要出去。”

符飞不明两人的意思,疑道:“为什么?”

杜文波接口道:“最近有人针对我们几个,恐怕你出去他们也会对付你。”

符飞想了下,似乎明白杜文波指的是什么了,但又不太确定,于是装傻问道:“什么意思,我还是不太明白?”

“你出去的第一天晚上,我们几个去网吧耍了一下,回来时被这里的混混追打了,对方有几十个人,老幺还挨了一下,前天晚上我们刚出院门就发现有人盯梢,还好我们见机闪得快,不然挂定了。”杜文波还是把事情简单了说了下,事关他们2号宿舍,又必要和符飞交代下,不然到时候符飞出事了那就很麻烦了。

符飞沉思了下,问道:“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

杜文波指了指隔壁宿舍,压低声音道:“我们怀疑是周显卫搞的鬼,但没证据,而且根据我的资料,指使那些混混的是一个少年,那些混混也不知道那个少年的来头,只知道他的来头不简单,看起来很狠的样子,出手就是5万给那些混混,但这个人的样貌身高都和姓周的不符,所以……”

符飞点了点头,想不到他刚出去才几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想了下,也压低声音道:“我们在这里好象没得罪什么人,除了跟姓周的还有点过节,如果他是主谋,那个少年是他那边的人呢……”

杜文波气妥道:“我们也有这么想过,但找不到证据。”

苏情也凑上来对符飞道:“老大,我们后来仔细看过老幺的伤口,应该是被一种圆滑的东西打中的,击中老幺的面积最多也像大拇指那样大,但这个人手劲非常大,竟然把老幺打得走不动了,我们怀疑那晚是那个少年出手的,他应该也是练家子,你不是说姓周的也不简单么,他们应该有关系才对……”

欺压到自己宿舍来了,符飞岂能袖口旁观,而且这事说不定和自己也有干系,绝对不能就这样算了,他狠狠地道:“等找到证据再定论也不迟,老四,给我楸出主谋出来,敢动我们兄弟的,只有死!”

杜文波点点头道:“明白!”

苏情还是担心的道:“老大,人家这么多人,我们够他们打么,你那武功练了又不能以一挡十。”

“不够打也要打,你不打怎么知道不能以一挡十,人家欺上头来了,我们总不能做缩头乌龟吧。”符飞敲了苏情一下,放下话来。

“那就打吧!我早想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很能打。”自从开始修炼符飞教他们的内功以来,苏情早觉得身体比以前更棒了,跑得更快跳得更高了,似乎气力也大了不少,再由老大符飞这么一说,苏情竟有点兴奋的磨手擦脚的,恨不得真的大干一场。

符飞沉住气道:“不用着急,总有机会的。”

“那老大明天还出去吗?”杜文波此时就是担心符飞明天落单了,那些混混动手可就麻烦了。

“我答应小雪明天早上就去她们那里的,我不能食言,我是白天过去的,他们应该没这么猖狂吧。”符飞沉吟了下才说道。

杜文波也点点头道:“嗯,总之要小心点。”

兄弟的关心,符飞当然感动了,他道:“我会小心的,晚了,大家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苏情今天修炼有突破了,精神好得很,见符飞要走,他忙道:“急什么,还没到12点呢,我们不聊这个,聊其他的也可以吧。”

符飞头也不回道:“医院还要求10点半休息呢,现在都11点多了,今天打了场篮球还真有点累了,睡觉吧。”

“不用睡这么早吧,不如说说你们比赛的事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什么高手或者漂亮妹妹的……”

“什么高手,有高手我们还能拿冠军么,睡了……”

ZZ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