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姐姐为我买丝袜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2:1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上大学,没什么话,期间我也交代了我的第一次。可是不是跟姐姐,另有文章提及。记得有一次,大三了上学期的一个周二下午,我在寝室无聊,看到姐姐前天给我发的信息,想起姐姐就给姐姐打了个电话。想了半天,姐姐接电话了。听姐姐的语气,好像很急,问我什么事。我回答没什么就是想姐姐了,看你干嘛呢。姐姐焦急的回答没什么事,我这忙呢。突然姐姐娇喘了几下,还呻吟了一声,虽然很小但是我听得出来是什么,而且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曾几何时姐姐也和我发过这样的声音。还没等我说完姐姐就把电话挂了。

挂掉电话,我静静的坐在寝室床上,谁都知道姐姐在干嘛。那时候姐姐又有了男朋友,这个男朋友有点传奇,据姐姐跟我说,他是姐姐的初恋,也是初夜。在姐姐和其他男人相处的时候,她始终等着姐姐,最后终于把姐姐等到手了。这个人对我也不错,谁叫我是小舅子呢,巴结我还来不及呢。

但是我打电话的时候是下午两点,而那个男人我叫他大伟哥,这时候是在上班的时候啊?姐姐跟谁鬼魂呢?看来姐姐已经堕落了,姐姐当时在做生意,接触的那些垂涎姐姐美色的老爷们也不在少数,我敢说大多数都想着怎么和姐姐上床呢。现在姐姐就跟一个那样的男人上床呢吧。

不想了,反正明天课程不是重要,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就回家了。本来没合计和姐姐有什么发生的,但是这次回家有发生了故事。

反正大学的课程就是这样想去就去,不想去随便编一个理由就能混过去,加上我家里和学校副校长还有点关系,老师对我都是睁一眼闭一眼。加上大三的时候我毕业的就业单位就已经联系完了,所以家里人在学业上也不管我了。

回到家按习惯先去奶奶房间请安,然后回到自己房间,上网聊天,打游戏。我喜欢玩单机的游戏,大三下学期才出现魔兽世界的。打完游戏已经半夜了,稀里糊涂的睡觉,睡梦中,梦到和姐姐缠绵,我梦遗了。早上醒来,看到我梦遗的精液在睡裤上形成的一小块干涸的印记,想想也许就是昨天下午打的那个电话早造成的吧。我也没多想,起来洗个澡,准备接着玩。反正今天各大学校都是半天,去不去都是一回事的。

刚要玩游戏,老妈找我。她老人家正要出门上行里。临出门的时候找我,跟我说,昨天买了一些小吃,上回姐姐来我家说好吃,就给姐姐带了一份,让我抽空给姐姐带过去。

我表面上恩了一声。心里却乐开了花,这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该着我今天又要和姐姐玩了。

等老妈出门了,我赶紧给姐姐打个电话,说是我要去给她送吃的。然后和奶奶打个招呼就出门了。姐姐的家挺难找的。因为那个叫大伟哥的房子要动迁,新房子还没下来,他俩就租住在一小片平房区中的一间。杂七杂八的院落属实难找。后来给姐姐打了好几遍电话,最后还是姐姐出门迎我才算是没走丢。

这是我第一次来姐姐和大伟哥的家,看着昏暗的平房,墙脚还有点发霉,地上是用砖头铺成的地砖。我可怜姐姐。姐姐好像看出我的心思,对我说:“没事,还有一年,那新房子就下来了,到时候就好了。”

我把带过来的东西交给姐姐,姐姐让我留下来吃中午饭。然后她看了一下时间,叫我陪他去超市买东西。我就答应了。

到了超市,买完菜,又陪姐姐逛了一会。当路过卖内衣和袜子的柜台的时候,我站住了。看着琳琅满目的丝袜,我真的有点走不动道。姐姐当然知道我的喜好,打了脑袋一下。告诉我别瞎看走。

我央求姐姐为我买双丝袜吧。

姐姐问:“为你买那玩意干啥?”

我小声说:“半夜手淫用。”(那个时候已经知道什么是恋足,也知道了足交,反正我已经是一个男人了,看图片学会了用丝袜套在阴茎上,手淫。)姐姐:“你个小变态,这毛病还改不了。”

我说:“这回是伴随我终身的,改不掉了。你要不买,我可以付钱,但是得你去交款,我把钱给你。”

姐姐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柜台:“反正我也要买袜子了,就便宜你了,你喜欢那个,我买下来。”

我当然喜欢黑丝丝袜了。然后姐姐挑了几双,说是自己挑选,但是每一双都征求了我的意见。而我也乐意为姐姐挑选,每一双都是我喜欢的样式。在外人看来,我俩根本就不像姐弟,而是情侣。

买完菜我俩高高兴兴的回家了,确切的说应该是我高高兴兴的。因为这是第一次姐姐为我买了 丝袜,属于我和姐姐的丝袜。(有点小自私,毕竟那时候姐姐的袜子都是和那个叫大伟哥一起买的)到家姐姐为我做了一桌菜,虽然手艺有点牵强,但是看到姐姐为我做饭,这是第一次,那幸福的感觉无以言表。

吃完饭,我躺在床上抽烟,姐姐也肆无忌惮的抽烟。毕竟我俩都大了,而且姐姐现在也不用大人来管了。抽烟的时候咱俩若无其事的聊天,聊我的学习,聊我的感情生活。因为之前和姐姐有过肌肤之亲,所以聊着话题的时候当然就没什么顾忌。而且我也有点小想法,就是想和姐姐重温之前的感觉。

姐姐问我:“你和那个女的做没?”

我说:“恩,做了。”

姐姐看着我,眼神有点复杂,低声说:“长大了。”

我当时得意的说:“也就那样吧。”

姐姐:“什么感觉?”

我:“感觉挺刺激,比自己手淫好。不过有点小遗憾。”

姐姐:“怎么遗憾呢?”

我:“第一次没和姐姐啊。还有就是和她接吻的时候没有姐姐那么刺激,那么爽。”

姐姐踹了我一下:“滚蛋,我俩是姐弟。”

当姐姐踹我的时候,我一把抓住姐姐的脚,在手里抚摸着。姐姐想撤回脚,但是我死死的撰着,姐姐试了几次,最后就由着我抚摸这姐姐的脚,好像姐姐也很享受我这么做吧。

我问:“姐姐,大伟哥摸过你的脚吗?”

姐姐:“谁像你小变态。”

我:“那姐姐你用脚给大伟哥做过吗?”

姐姐:“管你什么事?”

我握着姐姐脚的手,不老实了,开始挠姐姐的脚心,姐姐有点受不了了。我一边挠一边说:“快点如实招来,你到底做没做?”

最后姐姐是受不了了,说了:“没做,没做。就给你做过。”

我当时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因为闹着玩,我顺势将姐姐的脚捧过来就一阵狂舔。姐姐有点受不了了,求饶的把脚抽回去。我起身和姐姐闹,就这么地把姐姐压在了身子底下。我俩这么对视着,和那次在家里地板上打滚时是一样的。可是姐姐反应过来,一把把我推开,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下床收拾桌子去了。我呆呆的看着姐姐。

我突然想起昨天下午的电话。也不知道哪来的邪恶力量占据了我的大脑,我的思维。看着姐姐忙碌的背影,然后我问了姐姐:“昨天下午的那个人是谁?”

我明显感觉姐姐为之一振,收拾的碗筷的手停了下来,但是背对着我,我看不到姐姐的脸,应该很难看吧。

“没谁”姐姐顿了一下回答我。

“你别蒙我了,你都说我长大了,我也算是过来人了,你昨天那动静明显是有情况啊!说吧姐姐,跟谁啊?我猜肯定不是很大伟哥。人家上班呢!”

姐姐没回答我,直接把碗筷拿到外面的水池边。但是好像是没洗,直接就回来了。然后把桌子立起来,放在墙角。这时候我起身从身后抱着姐姐,双手揉搓着姐姐的乳房。姐姐想挣脱我,但是我没放手,一个劲的在哪里揉搓,我的嘴也不闲着,去轻咬姐姐的耳垂,姐姐又发出了我熟悉的呻吟声。

我一边做着我的动作,一边对姐姐说:“我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但是姐姐你也要有所表示啊。”

姐姐转身看着我,问我:“你想怎么表示?”

我:“我想和姐姐做爱。”

“不行”

还没等姐姐说完,我就把姐姐按到床上,上下齐攻。最后姐姐也顺从了,和我舌吻起来。姐姐的舌头可比我那个女人的舌头要灵活的多。我去撤掉姐姐的外衣和胸罩,去舔姐姐的乳头,姐姐已经把双腿缠在我的腰上。

当我去脱姐姐的裤子的时候,姐姐突然喊停了。我看着姐姐。姐姐对我说:“今天不行,我来事了。”我一听当时就泄气了。我说:“闯红灯不行吗?”

姐姐生气的看着我:“你傻啊,会得病的。你不想让姐姐好吗?”

我说:“我当然希望姐姐好啊。”

姐姐:“那就不能做。”

我说:“可是都这样了,你让弟弟怎么办?”

姐姐:“你想怎么办?”

我也没办法了,毕竟姐姐来事了,强行做的话会的病的。我只能说:“要不姐姐你把今天买的丝袜穿上,姐姐给我口交吧。”

姐姐同意了,起身将今天为我买的那双黑色的连裤袜穿上,刚穿上一只脚,我就捧起那只穿上丝袜的脚一顿狂舔,姐姐也有了反应。那只没穿丝袜的脚,不停的在我裤裆鼓起的部位揉搓着。我退下裤子,露出早已勃起的阴茎,姐姐用脚趾夹着我的阴茎,套弄着。

套弄了一会,我躺下。姐姐直接坐在我身上,握着我的阴茎,看了一会,然后张开嘴,含了进去。太爽了,那种感觉只有姐姐能给我。而我交往的那个女生,从来就不肯给我口交,这也是上次姐姐为我口交之后那么长时间来的第一次。

姐姐这次口交显然比几年前的那次要熟练的多,看来这几年她没少练习啊。姐姐熟练的舔着我的龟头,顺着我的精索,舔我的阴茎,最后又舔我的阴囊。姐姐一舔到我的阴囊我就受不了了。酥麻的感觉从那个地方扩散到全身。然后姐姐坏笑的看着我受不了的表情,最后一口吞下我的阴茎,上下套弄,舌头也在口腔里舔着我的龟头。

这么进行了好长时间,但是我还没射的意思。因为我早上梦遗的关系吧。姐姐弄了半天,吐出我的阴茎,看这我:“不行,我累了,你这么这么长时间还不射?”

我没告诉姐姐梦遗的事情,我就说:“姐姐你舔的太爽了,它想多享受一会吧。”姐姐打了一下。

姐姐看着我:“我帮你用别的弄出来吧。”

我示意姐姐用脚。然后姐姐把那只没床上丝袜的脚,也穿上了丝袜。穿完,学着我之前给姐姐看的足交的片子,两只脚夹着我的阴茎,套弄着。丝袜的感觉加上姐姐稍微有点肉肉的脚,相得益彰。我的阴茎在姐姐两只脚的足弓形成的小缝隙里来回的伸缩。感觉太美妙了。我眼看着要有感觉的时候,姐姐停下来“不行了,腿酸了,我帮你用手打出来吧”我已经要飞上天了,这时候怎么能停呢。怎么出来已经无所谓了,只要是和姐姐一起,怎么都好。

但是我不想这么出来,要姐姐把丝袜套在我的阴茎上,给我打飞机。姐姐心疼新买的丝袜,拿出一双肉色的短丝袜,套在我的阴茎上,开始给我打飞机。我躺着,姐姐坐在我腿上,我这样可以捧着姐姐的脚舔着。之前说过了我姐姐的脚最敏感,舔一会,她就受不了了,也跟着呻吟起来。后来她也侧躺在我的旁边,右腿蹭着我的阴囊,右手帮我打飞机,而且姐姐还主动的索吻,我俩来了一个长长的舌吻。最后我来反映了,一阵狂射,弄得姐姐套在我阴茎上的丝袜那都是,而且姐姐手上还有。同样还是姐姐打扫战场。那个塑料袋将射满我精液的丝袜放在里面,告诉我,出门扔了。我临走的时候跟我说千万别和别人说昨天她喝别人做爱事情。我也同意了。这样我有点小满足的走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