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吻痕】【完结】【作者超級戰】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1:4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上)

自从被遴选到夏威夷接受为期六个月的情报员训练以后,古志宇已经前后有将近八个月没有裘依依的消息,由于部队的严格规定,所以在任何通讯都被禁止的情形之下,连古志宇的家人都是在他回到台湾以后,才知道他有两星期的结训假,然后又得被派往海外接受更高等级的特训。

回到台北的第一个晚上,古志宇并未马上联络裘依依,尽管这是他心里最挂念的一个人,但他必须先让自己的心情沉淀一下,因为就在他要辗转赴美受训的前一个周末,明明告诉他因为学校社团临时有事而无法赴约的裘依依,却在博物馆意外被他撞见正和一位年轻教授手牵手在观赏油画展。

虽然当时的气氛难免有些尴尬,但裘依依却在介绍他和对方认识以后,巧妙的向他暗示道:“明天晚上六点左右我会到你家去,我有点东西要拿给伯母,还有跟你哥哥借的那两本书我也顺便会带过去还他。”

从小学时代开始,只要他们俩之间有所冲突或陷入冷战的时候,裘依依总是懂得利用古志宇的母亲当作避风港或润滑剂,所以从小到大他们俩虽然总是分分合合,经常只是维持着若即若离的情侣关系,但古志宇的祖母和母亲可是巴不得他能快一点把裘依依娶回家去。

早从他满十八岁那年开始,家里已不知有多少次打算到裘家去提亲了,但古志宇一直都没点头,因为他的心头始终笼罩着一层阴影,那便是裘依依有位抛夫弃子、与情夫连夜私奔的母亲。

老一辈的街坊邻居几乎都知道,裘依依的母亲是位远近驰名的美人胚子,古志宇虽然连她的照片都没看过,但他从裘依依身上便可以隐约塑造出一个令人惊艳的身影,美丽的脸蛋、灵活而像是会说话的大眼睛,白皙又细嫩的肌肤、以及一对又圆又挺的大奶子。

他至今都还没有忘记,当他首次在新店溪的河床上将裘依依的上衣剥光时,那对雪馥馥的半球形大乳房对他所造成的震撼,那种优美至极的造型和线条,令他当场为之疯狂。

那一晚就在夜风飒飒的芦苇丛中,他热腾腾的大肉棒第一次闯入裘依依的下体,而无论他怎么驰骋和冲杀,裘依依都是逆来顺受的任凭他恣意蹂躏和折磨,那张两眼含泪、但嘴角却不时露出笑意的俏脸上,布满了既痛苦又幸福的表情,在她一波比一波更忘情、也一波比一波更放纵的呻吟及浪哼当中,古志宇终于点滴不剩的将所有精液全部射进她紧密的阴道深处。

裘依依与他首次发生合体之缘的那一天,其实还只是个穿着绿衣黑裙的高 中 学生,而且从那天开始,裘依依便任由他予取予求,只要是古志宇能想像得到的姿势和花样,她都是毫无异议的全盘接受,除了坚持不让古志宇使用道具以外,裘依依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一位性爱高手,只是她在床第之间的技巧愈高超,古志宇心头的阴影便愈深,因为他总觉得未来的裘依依将会是另一个女人的翻版。

就在这种矛盾的心理因素之下,使得古志宇老是在感情的道路上原地徘徊,即使他们俩已互相舔舐过彼此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但他就是踏不出最重要的那一步,甚至连个最起码的承诺都没给,因此每当他与裘依依陷入低潮的时候,他们各自的身边便会不约而同出现许多爱慕者和追求者。

这对堪称是天造地设的小学同班同学,从小便一直是所有师长和同学注目的焦点,因为除了是公认的金童玉女以外,两人的成绩也总是挤在前三名当中,就算到了国中时是男女分班,但两人依然是全校师生瞩目的焦点,而且这个时期可说是裘依依倒追古志宇追的最紧的日子。

或许是女孩子比较早熟、加上裘依依比古志宇大了十个月的缘故,所以她不仅不畏人言,甚至还每天都到古志宇的家里去,不过凭着她的聪明伶俐和善解人意的天资,古家上下倒是个个都非常喜欢她。

这种状况到高中以后便有了极大的改变,因为裘依依考上台北市一流的女子高中,而古志宇却因结交一大堆损友而常与帮派份子混在一起,虽然他依旧是个功课不错的学生,但书包里却经常带着小武士刀或扁钻,就算在和裘依依约会的时候,他身上也都会暗藏着杀伤力极大的武器,虽然这一切裘依依都看在眼里,但年轻的她只想凭着自己的满腔柔情蜜意去化解心上人胸中的暴戾之气。

因此在经过河床上的翻云覆雨以后,裘依依一个礼拜至少有三天会和古志宇发生肉体关系,但是她却从未和古志宇一起过夜。虽然古志宇也曾经多次提出要求,但她总是推说找不到理由跟父亲报备而作罢,所以整个高中时代他们俩就尽情享受着鱼水之欢,可是就在高 三毕业的那一年,古志宇以些微的分数之差名落孙山,而原本广受看好的裘依依,也只以不甚理想的成绩考上南部的大学。

大学联考这一役,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古志宇仗着不错的家世并没有重考的打算,他在家人的安排之下进入电视公司学习舞台设计,一心只等着赶快入伍服完兵役之后,能快点出国去留学;而在和古志宇渡完充满压力的暑假以后,裘依依也不得不收拾行囊,赶赴南台湾去过崭新的大学生活。

起初两个人还经常保持联络,一个月至少也会安排一次约会,但经过一个学期以后,两个人见面时除了寻求肉体的欢愉以外,竟然已经找不到共同的话题,尽管只是一个小小的台湾岛,但南北两地的隔阂,却使两人开始变得有些貌合神离,等到裘依依连暑假都留在南部的银行实习以后,他们俩之间的互动便几近于停滞状态。

就在大专院校开学的前几天,古志宇收到了入伍通知书,第二天他独自开车南下到银行去找裘依依,除了用幽怨的眼神望着他以外,裘依依什么话都没说,立刻请假跟他步出了银行,但他俩哪儿也没去,古志宇只不过开了两条街左右,一看到有家停车方便的小饭店,他立刻把车子弯了进去。

就像往常一样,他们俩总是在经过肢体语言的激烈交谈之后,才会慢慢把话题带进彼此的生活里,古志宇习惯性的一手搂着美女、一手拿着香烟慢慢的吸。

他喜欢在一片烟雾袅绕中享受事后的温存,如果时间和体力许可,他总是还会有第二次,这不止是和裘依依才如此,几乎对每个少女都一样,他一晚最少都要来上两次。

今晚他在连吸了两根香烟之后才打破沉默,他没有拐弯抹角,他就是那么直接而平淡的问道:“来南部以后有很多人追你?”

脑袋枕在他臂膀上的裘依依像是沉思了片刻之后才说道:“嗯,同学和教授都有,但都只是刚起步而已,并没有交情比较好的。”

古志宇摁熄烟头,然后转头盯着她的眼睛说:“那你上班的地方呢?银行里面有人追你吧?”

虽然感到有点意外,但裘依依并未逃避,她只是睁大眼睛问道:“你怎么知道银行里有员工在追求我?”

古志宇凝视着她说:“我一走进银行说要找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因为有好几个男职员看我的眼光都太过于异样。”他停顿了一下,然后低头吻了一下裘依依性感的红唇说:“而且,你今天和我接吻的方式和以前也有点不同。”

他说完这句话以后又停下来看了裘依依一眼,接着再由她的粉颈一路往上吻到她的耳垂上说:“就连你作爱时的反应也跟以前不一样了,所以我知道你在这里一定有非常亲密的男朋友。”

裘依依在紧紧抱住他好一会儿之后,才幽幽的说道:“既然知道我有其他男人了,那你还带我来这里?”

古志宇爱怜地逗弄着她挺翘的小奶头应道:“你不是也一直都知道我常跟别的女孩上床吗?为什么你从来都不拒绝我?”

他的话使裘依依的眼睛立即蒙上一层水雾,在静止了片刻以后,她才将螓首整个埋进古志宇的胸膛说道:“你变成熟了,可是,我好怕成熟以后的你会离我更远、更难以捉摸。”

望着怀中佳人瑟缩而美丽的胴体,古志宇不禁爱抚着她乌黑的秀发说:“傻瓜,我现在不就在这里吗?就算我当兵去了,只要没被调到外岛去,我们还不是随时都可以找时间碰面。”

听到这里的裘依依,忽然叹了一口气说:“我才不在乎你去当兵,我真正担心的是早晚有一天你会整个人都不见,就是突然从我身边完全的消失。”

也不晓得她是在暗示古志宇迟早会移情别恋、或是在提醒他别跟帮派份子走得太近,所以在不明究理的情形之下,古志宇只好一个大翻身将她丰满动人的胴体整个压在身子底下说道:“那就趁我还在你眼前的时候好好爱我、尽情和我一起快乐!”

就宛如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一般,这第二回合的盘肠大战,从一开始到结束,两人的身体几乎时时刻刻都交缠在一起,不管是战到上气不接下气、还是汗水多到连手掌都抓不住肢体,古志宇的肉棒始终都没离开过裘依依身上的三个肉洞。

他时而左右开弓、前捣后冲,把裘依依的小穴和肛门翻来覆去的轮流干个不停,兴致来时他还会把整支生殖器都完全塞进裘依依嘴里,直到他的睾丸碰触到鲜艳的红唇为止。

而早就是个中好手的裘依依也不遑多让,无论古志宇采取什么样的攻略和战术,她一概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尽管表面上她是处于绝对弱势,若不是被不断的压制在床角上冲撞,便是整个娇躯被推翻到床底下去任人宰割,但就算两层床单都已经被扯落到地毯上,她那两条修长而雪白的玉腿却总是能够紧紧盘在古志宇身上。

横冲直撞的蛮牛在发出最后一轮顶刺之后,终于缓缓地瘫软下来,他就像浑身鲜血和力气都已被放尽的斗牛一般,软趴趴的匍匐在裘依依身上喘息,而依旧像八爪鱼般缠抱着他的裘依依,则是轻抚着他满是汗水的背脊说道:“今晚要不要留下来过夜?”思考了片刻以后,古志宇才蠕动了一下身体说道:“还是不要了,你不是从来都不陪我过夜的吗?所以还是继续帮我保留着吧,等一下洗个澡之后,我就要马上赶回台北。”

一如往常在宾馆作爱那般,裘依依总是像个温驯而体贴的妻子,在帮古志宇彻底洗乾净身体以后,还会连衣物都帮他穿戴整齐,而在这段时间里也是她感到最幸福的时刻,只是古志宇从来就不晓得,这时候应该给她来个温馨的拥抱、或是一个亲密的吻,像裘依依这样的女孩,心里想要的其实并不多。

没有多余的告白,也没有慎重其事的道别场面,在回到租屋处要下车以前,裘依依只是轻轻拍了一下那只抓着排档杆的手说道:“出门在外,凡事自己要多加小心。”一直等到裘依依窈窕迷人的身影完全消失以后,古志宇才右转朝高速公路疾驶而去,尽管他照例将音响的功效全部释放出来,脚下的油门也越踩越重,但不管他怎么在车阵中快速穿梭,裘依依那孤单而落寞的身影却一再浮现在他脑海。

有好几次他都有一股冲动想调头回去,然后把那无依无靠的少女抱在怀里,但是,只要一想到裘依依已经有了另外的入幕之宾,他才刚温柔下来的心灵马上又变得坚硬无比,最后,他还是一路驶回了台北。

***

***

***

***

古志宇入伍的前一个晚上,裘依依挂了一通电话给他,但千言万语最后只被浓缩成一句话:“记得写信给我。”古志宇那一手漂亮的书法和钢笔字,从小便被师长和亲友视为奇葩,所以不止是裘依依喜欢收集他随手所写的东西而已,就算是在单调又无聊的军事训练中心里,他这项天份也很快便被上级发现。或许是再加上他优异的体能和拥有敏捷的身手,所以不久之后他便被调到指挥官的办公室去处理文书作业,但指挥官除了每天叫他看一大堆非军事书籍,并没有叫他做任何事。

两个月的新兵生活就如此轻松的渡过了,然后古志宇便被派驻到北部的某个一级单位里,不过那只是表面作业,因为另一场属于他的真正训练才刚要展开而已。

就在古志宇忙着在荒山野地里接受一连串的山训、伞训和雪地作战训练的同时,裘依依也独自在灯光下努力,当古志宇通过第一阶段测试,勇夺一星期的荣誉假时,裘依依在信里也捎来了一个好消息:“我重考成功,这次总算如愿考取了第一志愿。”古志宇明白,考上第一志愿代表裘依依很快就会回台北读书,虽然他还得等十天才能离营,但内心却已充满了期待。

两个人再度在台北碰面时,已经离上次的燕好之日有将近十个月之久,古志宇的皮肤变得黝黑、但体格也更加健壮,他一眼瞧见刚走进西餐厅的裘依依,立刻站起来迎上去说道:“呵呵,人逢喜事精神爽,果然是越来越漂亮了。”裘依依高兴的挽着他的手臂说:“你怎么晒的这么黑?”古志宇拥着她入座说:“每天在部队受苦受难怎么白得起来?”

他们俩有说有笑,既像是久别重逢的情侣,也像是一对失联多年的知己。古志宇显得稳重而成熟,裘依依则出落的既自信又时髦,她不再像以前那么安静和沉默,除了穿着和打扮比以前讲究以外,她眼里不时会流露而出的那股幽怨也已不再复现,从种种的蛛丝马迹看来,古志宇明白他眼前的这位美女正在蜕变中。

正当古志宇在悄悄聆赏她迷人的风采之际,裘依依忽然偏头朝他笑了一下说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有很多人在朝我们这边看?”古志宇点着头说:“我早就发现了,不过他们多半是在看你这位国际巨星比较多,看我的只是连带作用而已。”裘依依意味深长的望着他说:“你也觉得我跟那个女主角长得很像吗?”

古志宇扬眉笑道:“你说呢?你以为我会比其他人还迟钝吗?其实那个女主角的眼睛和胸部都还没有你漂亮。”这句赞美之词立刻让裘依依的两眼为之一亮,她笑吟吟的说道:“那你难道不想带个比电影明星还漂亮的女朋友到街上去亮亮相,出出锋头?”

古志宇立刻掏出两张千元大钞丢在桌上说:“你想到那里去逛?”裘依依站起来牵着他的手说:“一向不都是你带我去那里,我就无条件跟到那里的吗?”

下午的西门町人潮熙来攘往,电影街上更是热闹非凡,在那两家放映当红影片的戏院前,购票群众甚至还排成长龙,古志宇指着大型油画看板问裘依依说:“你自己觉得这个女主角和你长得像不像?”裘依依并不在乎有许多人正在注视她,在仔细端详了一下看板和贴在墙上的海报之后,她才像个鉴赏家似的点着头说:“还是照片比较逼真,这幅看版画的并不传神,嘴角的笑容有点走样。”

古志宇赞许的看着她说:“厉害,没想到你的观察力也这么强;不过,虽然你们两个长的确实有九分像,但不管怎么看我都觉得你比她漂亮。”

适时的赞美总是让女孩子乐在心头,然而尽管裘依依喜上眉梢,但她却随即意有所指的娇嗔道:“我比电影明星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有人不肯让我当他的新娘子。”

这种明显的暗示古志宇当然听得懂,在以往他可能会沉默不语或赶紧顾左右而言他,但今天也不晓得是他心情奇佳,还是军旅生活使他更勇于承担,他竟然一把紧紧搂住裘依依的纤腰说:“那也说不定喔,搞不好这个人一退伍就会想把你娶回家帮他烧菜煮饭,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到时候你怎么办?是要继续留在台湾的最高学府里当经济系的高材生,还是嫁到某人家去当黄脸婆?”

可能没料到古志宇会说出这样的答案,所以裘依依在僵立了片刻之后,才将整个身子偎进古志宇的怀里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一旦嫁了那个人,当然是他怎么说就怎么算,假如他不再让我继续攻读学位的话,那我也会高高兴兴的帮他烧菜煮饭,生孩子。”

低头看着怀里那张溢满幸福光辉的标致脸蛋,古志宇不由得柔声说道:“好了,快走吧,站在大街上怎么帮我生宝宝?而且,你再不赶快走的话,可能就有一大堆人要围上来跟你要签名了。”

正陶醉在甜蜜气氛当中的裘依依,依旧搂着古志宇在耳鬓厮磨,等她蓦然警觉到身边围了不少人的时候,已经有几个穿着制服的高职男生拿着纸笔准备走向前来,她一看情形不对,连忙双手直摇的嚷着说:“不,不,我不是好莱坞的电影明星,我跟你们一样只是来逛街的。”

但她不讲话还好,她这一出声,立刻有更多人朝他们俩望了过来,而且有些穷极无聊的人也开始凑上来看热闹,古志宇一看裘依依已经有些不知所措,赶紧当机立断的高举着双手大声说道:“各位,这位是我的女朋友,不是什么电影明星,她只是个大学生,我们也是来看电影的,对不起,请大家让一让,我们快来不及买票了。”

他一话说完马上拉着裘依依挤出重围,然后快速的穿梭在人群之间,但不管他们走到那里,总是会有眼尖的人对着裘依依指指点点,甚至还有好几个人在他们背后说道:“喂!你们快来看,那个不是刚刚得到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女主角吗?”

虽然群众是半信半疑,然而古志宇却是到这时候才明白,已经袪除清纯装扮的裘依依,在薄施脂粉之下是有着多么惊人的魅力。原先他只以为裘依依是因为与那位刚出炉的好莱坞巨星长相酷似所以才引人侧目,但即使是没有这层因素,此刻站在他身边唇红齿白的裘依依也绝对足以风靡众生,有了这种全新的认知以后,他突然放慢脚步,然后两眼开始不断的四处搜寻。

一看见右边巷子里有一家小旅社的招牌,古志宇马上拥着裘依依走了进去,这次在那间大概只有五平大的小房间里,他至少运用了十种姿势,和裘依依连续缠绵了将近两个半小时才结束第一回合的战役,以前最多只能持续一百分钟的战斗力,现在竟然又精进了不少,他这种令人骇异的体力,连裘依依似乎都感到有些吃不消。

她利用古志宇在抽烟的时间,一直都在闭目养神,等古志宇抽完香烟以后,她才轻轻拭去古志宇额头的汗水问道:“你要不要先洗个澡休息一下?我到外面去帮你买点吃的进来。”古志宇摇着头说道:“不用,我不累,我只想这样抱着你,闻闻你身上的味道。”

说罢他便将脸侧贴在裘依依丰腴的胸膛上,果然那份熟悉而令他怀念不已的香味立刻扑鼻而来,已经不记得是何时发现,古志宇只知道每次在作完爱以后,裘依依的身上就会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幽香,那种既像兰花又似麝香的味道,早就成了他生命里的一种记忆和呼唤,所以每次他都会痴痴看着那对巍峨诱人的大乳房,有几回他还愕愕的问道:“你身上怎么会有这种香气?”

而裘依依的回答也一定是千篇一律:“我怎么会知道?反正只要你喜欢就好了。”

纵然老是问不到什么答案,但古志宇自己在心里已经有了定见,他猜想传说中的香妃应该就是和裘依依一样,身体在某些时候便会散发出特殊迷人的香味,所以才会深得帝王之宠爱,因此他只要一想到这点,便会忍不住伸手去摩挲那对水滴状的大奶球,等爱抚够了之后,他再用舌尖去让那两粒小奶头竖立起来。

然而今天就在他正在进行这项例行任务的时候,裘依依忽然叹息似的说道:“怎么办?你现在这样逗我我都没感觉了?”

裘依依的话让古志宇极为诧异的抬起头来望着她,而她一边将古志宇的手掌按在自己的乳房上,一边凝视着他说:“真的,以前只要你一碰到我的身体我就会很兴奋,但是现在我却毫无感觉,怎么办?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原本长期隐藏在古志宇心中那片阴影才正要开始消散,但裘依依这突如其来的几句话,却让他刚打算彻底敞开的心灵又阖了起来,他不知道裘依依如此说是有意在向他暗示什么,或者纯粹只是无意间说漏嘴而已。不过他在略经思考之后,决定也不再回避问题,所以他在下定决心以后,便微皱着眉头说道:“你最近玩太多了,如果你继续这样玩下去的话,那么你以后恐怕一次没有两个以上的男人陪你,你会无法满足。”

在说这些话时,古志宇的心里其实是在叹息的,因为他不但早就察觉裘依依在作爱时的肉体反应已经跟以往大有不同,就连她以前那澄明而洁净的眼神也消失不见了。

自从他南下到银行找她那天开始,他便已心知肚明,裘依依到南部读大学的那段时间里,她不但有了其他男人,而且古志宇还不只一次怀疑过,裘依依新的性伴侣恐怕还不止是一个而已,所以趁着这个机会,他也决定一吐胸中块垒,将长期困扰着他的问题用以答作问的方式,面对面向裘依依提了出来。

这种类似摊牌的回答,本来就是既聪明又慧黠的裘依依怎么会听不出弦外之音?不过她在听到古志宇的说词以后,只是静静地和他对看了一眼之后,才露出一丝极为淫荡的笑容问道:“你是说,你要再找一个男人来跟你一起玩我?”

古志宇不明白裘依依为什么要故意这样接话,所以他也直盯着她的眼眸再次强调:“我是说你性行为太频繁了,以后一次至少要两个男人才能让你满足。”

他刻意加重语气,是希望裘依依刚才那句话只是在开玩笑而已,没想到他才讲完,裘依依却又面带淫笑的问道:“假如是这样的话,你要找谁来一起玩我?是我认识的还是我不认识的?”

一听见这样的回答,古志宇心中那片阴影立即向四周无限的扩大、再扩大,一直到他忍不住低头暗中叹了一口气之后,他才迅速的整理好思绪,然后他便一面轻抚着裘依依的乳房、一面凝视着她的大眼睛说:“你现在胃口就这么大,等以后结了婚要怎么办?”裘依依像条水蛇般的缠抱着他说:“那就看我以后的老公爱我爱到什么程度啰。”

她并不想听到古志宇的回答,因为她才在古志宇的耳边把话说完,马上便由他的耳轮一路舔到他的嘴唇,然后又火辣辣的把舌尖伸入了他的嘴里去搅拌,而古志宇也闭上了眼睛,他不再去理会心湖上那片铺天盖地的乌云,也不想再去思考裘依依为何会变成这等模样,他只知道昔日那个纯洁又多情,而且还扎着两条小辫子的大眼睛女孩,那美丽而可爱的身影正迅速在他脑海中一层层的剥落和消褪,除此之外,古志宇已经无法分辨自己不断下坠的心情到底碎落在何方。两片火热的舌头缠绵再缠绵、交卷再交卷,既像是一头饥渴多日的恶狼、也像在发泄满腔怒火。

第二回合的交锋,古志宇不仅是杀得咬牙切齿、额头血管毕露,就连小腿都差点因为用力过度而抽筋,而裘依依则像是浑身柔若无骨的一代妖姬,她任凭古志宇随心所欲的冲撞和顶肏,但无论古志宇如何残暴的摧残和蹂躏她的身体,她脸上却始终都挂着淫靡的笑意,虽然呻吟和闷哼也持续不绝,不过那只是为古志宇复杂的心情多增加一种伴奏罢了。

等裘依依倒骑在大肉棒上尽情摇摆的时候,古志宇才突然发觉一件事,按照他们翻江倒海的大动作、以及裘依依高亢的哼哦与浪啼,在这小小的破旅社里,恐怕不止是守在柜枱那个秃头老板才能够听见他们的声音,如果他的判断没错的话,应该是整层楼都听到了他们俩的淫言浪语。

不过既然这么久都没人抗议,古志宇也不再有所顾忌,他拼着最后的一股体力,硬是又在裘依依的肛门内连续抽插了五、六十下,然后才一泄如注的将精液全部灌进她的阴道里。

当他们要离开旅社的时候,那秃头老板推着老花眼镜朝古志宇说道:“你们超过了两节的休息时间,不过我只加收一节就好,如果你们下次再来的话,加节的部份我一定通通免费招待。”

看他那两颗眼珠子不停在裘依依的胸部和脸上打转,古志宇猜想刚才他肯定在他们房间外面听的很爽快,所以他本来已经要把手上的钞票递出去,但想了想之后他又把钱收回来说道:“老板,如果你有诚意就应该连这次的加节都免费招待。”

老板朝古志宇看了看,然后又推了一下眼镜说:“好吧,不过你们一定要再来捧场,要不然我可亏大了,这样吧,我给你一张名片,下次你们要来时先打个电话过来,我就把最好的房间留给你们。”

古志宇本来想说:“你这里会有什么好房间?”但他并不想节外生枝,所以在收好名片之后,他便搂着裘依依边走边说道:“好,下次要来之前我一定先打电话。”

这时那缺了一颗牙齿的老板朝他咧嘴笑道:“你就说你是电影明星的男朋友我就知道了。”

他们俩并未再答腔,等他们要走回立体停车场开车的时候,夜色正酣的西门町人潮变得更加汹涌,由于有了下午的前车之鉴,所以这次他们俩尽可能贴着墙边走,而裘依依也将半边脸贴在古志宇的肩头上,好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但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人频频打量着裘依依。

[ 此帖被瑾年丶琪在2015-03-22 21:28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