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自己写的瑟瑟小故事

京ICP0000001号2019-02-15 17:15: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X单位里有一个叫向东的人,是一个主管,因为很会溜须拍屁,所以很得上司的看重,只要是他求上司帮忙的事,除了那些对公司有害的 ,别的都基本上帮他办了,他最近准备结婚呢,X因为和公司里一些美女比较熟悉,同时在很大一部分基层里,是很有声望的人,所以他就找 上X,让X帮忙带些人去帮他忙,X因为平时和他并不熟悉,所以也没一口答应下来,只是敷衍他尽量说一下,到时候人去不去X不敢保证。 他一听,连连对X道谢。

第三天的时候,他打电话到X手机里,X给接住了:“向东,人X给你说过了,到时候人家去了你别让人家净干那些下苦力的活啊。好吃 好喝的!”他在电话里说:“刘哥,X不就是有好事找你了么?X现在走不开。你先给X送点钱。X有急用!好吗?刘哥?”X一听就纳闷了 ,这小子平时也不知道他怎样啊,这就向X借钱呢?X就回答说:“你有什么事啊?连人都走不开?借钱也要有些诚意的么?”他回答说:“ 你帮X说的人啊,X们现在正在准备东西呢。X媳妇去取婚纱照。钱不够!X这又走不开。所以才找上你了么。”X听了也没多少事,就答应 了下来。然后他说:“刘哥,谢谢你了!回头X请你吃饭。X媳妇现在在XX路XX号呢。X这里实在是走不开,麻烦你了刘哥!X这就给她打电 话告诉她!对了刘哥,X媳妇叫李慧心。X让她在门口等你。”然后他就把电话挂掉了。X起身去银行里取了三千块钱。开着X的小宝马到了 XX路XX号,在那家店的门口看见一个很漂亮的美女正在等人。X把车停到停车位里,下车后把门关上就走到她跟前。X试探着问:“李慧心? ”她看了看X:“是刘哥吧?X是李慧心。”X一听是X要找的人。就把X装在兜里的五千块钱拿了出来。和她一起进去结的帐。那里的工作 人员看着X俩好长时间。才把照片给了她。然后X和她出门的时候听那个工作人员嘴里还在嘟囔:“这女人换老公换的还真快!没一个星期呢 ,可换了!”

很显然李慧心也听到了,X看她耳根子都红了。也没跟工作人员解释。到了门外面X说:“你准备去哪?李慧心?X送送你吧。反正X也 没什么事。”她听到后回答X:“X准备去XX商场里买一些衣服,婚礼当天要用到的。那就麻烦刘哥了。”X和她上车后她又对X说:“刘哥 ,你就叫X慧心吧,总喊X的姓总是麻烦了一些。”X直接就说到:“没事的,慧心。你准备买什么衣服?用X陪你上去不用?”她点了点头 :“好吧刘哥,到时候你帮X参谋参谋。”X把车启动起来之后笑着回答:“那也是,女人穿衣服就是穿给男人看的。要不还买那么多衣服干 嘛?”她呵呵笑了笑。

很快X们就到了商场,她等X把车停好之后就和X一起直接上了商场五楼,是专门卖女人的衣服的。X们转了五家店之后又进了一家卖裙 子的店,在那里她看重了一套白色的连衣裙,X看着面料很好,但是总感觉跟她的身材有点不相符(X目测她是36 38 36的身材)。她看了看 对服务员说到:“你们这里只有这个号码的么?有没有38 39 35的呢?”服务员回答说有,然后转身给她拿了件衣服,她拿着衣服进了换衣间 。

过了有三分钟的时间她就出来了,身上穿着那件连衣裙穿在她的身上感觉就像仙女似的,X点头称赞了几声。然后走到她身后对她说:“ 你穿上这件连衣裙很合适的呢。向东肯定会喜欢的!”她回头对X笑了笑说:“喜欢就好,那就买下来吧。”X忽然看见她的裙子是有点轻微 透明的,如果穿那件连衣裙的话,里面必须要穿白色的内衣。或者就不穿内衣。而她今天穿的是黑色的。X刚好能看到她内衣的样式!

她进换衣间把衣服包扎起来。然后就去柜台结了帐。X问她还需要买什么不需要的。她点了点头,但是有些为难的表情。X猜她是准备去 买内衣的,她是知道那件裙子的面料的,X就说:“那X在那里等你?腿有些疼的。”说着手还指了指商场为顾客设计的休息区,她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的对X说:“对不起了,刘哥。真不好意思。”X摇了摇头让她去买内衣了。X坐在休息位上等了有半个小时她才过来。X看见她的 裙子上那片黑影不见了,还和别的地方一样都是轻微微的肉色。X还以为她买了暗白的内衣呢,也没去问。看她脸上红的像猴屁股似的,就像 没穿衣服站在X面前一样。X对她笑了笑。然后一起去停车场开车去,那件裙子是比较短的,坐在车里连膝盖都遮不住。她一个劲的拉裙子。 X笑着说:“裙子又没招惹你,干嘛一个劲的拉它?小心拉坏了,你结婚的当点就糟糕了!”她一听头就低了下去,然后也不拉群子了。扭头 看外面的人群。

正在启动车子的时候,又仔细的看了看她的裙子,发现她不是买内衣了,而是里面根本就没有穿内衣!X有点傻眼,然后顺着倒视镜看放 在后座上的包,比从店里出来的时候鼓了一些。心里就按捺不住了。

X用手点了点她的肩膀,她疑惑的回头看X。X趁机双手拉着她,然后就亲了上去!她刚开始反应很激烈,还哼哼着:“刘… …哥! 别这样!向东知… …道了会怪… …你的!”X也没管她哼的话,手往下一伸,就按到了她的胸口。手感之后就发现她的胸比X目测的还 要打两个号!当时X就激动起来。

X稍微起身用另一只手把座椅放了下去。然后稍微起身按着她就趴了下去,把她压在X的身下后,X还是嘴不离嘴的亲着她。一只手不老 实的就摸到她的小穴口。发现她真没穿内裤!X按着她的小豆豆顺时针揉了起来。她的下体一颤一颤的,双手也顾不得压着X,一起伸了下去 阻挠X揉她的小豆豆。

X忽然不摸她的胸了,两只手把她的手拉了起来,然后用安全带绑住之后,又伸下去继续按了起来。 为了免得夜长梦多。还先把自己的 裤子脱到腿弯那里。然后就按着小豆豆揉。她摇着头:“恩… …不要… …别… …这样”的哼哼,X把她的群里撩了起来,然后就准 备插入呢。X的手机响了起来。X怕有什么事,就很懊悔的放了她。然后起身接了电话:“刘哥,你们在哪里啊?现在能回来吗?”X一惊, 向东那边还真有点不好交代呢。X说:“X和慧心在商场呢。她想买衣服,X在车里等她下来呢。等她下来了X就送她回去。”他赶紧回答: “不用了刘哥,X直接过去吧。X这边忙完了,X过去接她。麻烦了你这么多事。怎么还能再麻烦你呢?”X一听X就故意说到:“X不和你 说了,太见外了嘛!她出来了。X去帮她提一下东西。X先挂了。”然后就把电话挂掉了,中途慧心一句话都没说。X挂掉电话之后看她躺那 里也不知道想什么。就说到:“向东准备过来接你。”然后就用手机拍下了她的情形。她看见X拍照,赶紧想要把裙子拉下来。X哼了一声说 到:“你敢拉下来试试。老子五千块可不是白花的,惹恼X,X直接把你带郊外上了你!”她听了身子一颤。然后无奈的又把裙子恢复到X拉 起来的位置。X拍了几张之后不太满意。就把X的位置也放了下来,然后稍微往后躺了一点,让她往前躺了一点。X的鸡巴就刚好在她的头的 位置。X说:“含着X的鸡巴,X今天不干你。对着X手机笑。”她听了很为难。但是在X的胁迫下只能含着X的龟头然后对X的手机笑。X 拍了几张之后就放过她了。

X起身把位置恢复原样。然后把她的手给解开了。启动车子后就开始往向东的房子那里赶路,X也没把裤子穿上,对着她说:“趴过来, 给X口交。X说到做到,不干你。你乖乖的就行!”她听了之后松了一口气。然后趴在X的胯那里给X口交。生硬的牙齿刮的X鸡巴好疼!X 跐着气对她说:“口交不是你这样的,要吸!舌头要围着龟头添!不是用牙齿刮的!”她听了好像有些好笑。双肩一颤一颤的。X伸手往她屁 股上拍了一下:“笑什么,照X说的做。你不会没做过吧?”她放开X的鸡巴对X说:“X还真没做过呢。”X一听,原来是处女!鸡巴又大 了一圈。X压着她含着X的鸡巴。X说:“你还是处女啊?X今天要真干了你你会怎么办呢?”她听了想要回答X的话,但是X压着她抬不起 头,只能含着X的鸡巴哼:“别,刘哥X的身子X还想留给向东呢。你可千万别破了X的处女膜!”X恩了一声没接。

到了离他家不远的时候,X把车子停在路边。等射精的瞬间把她的头一下子狠按了下去。龟头一下顶开她的喉咙开始射精了!所有的精液 直接射进了食道。然后放开她之后把裤子穿了一半。对着正在咳嗽的慧心说:“帮X清理一下。然后送你回去。”她没办法就帮X吸了几口。 把X尿道里的精液吸进嘴,正准备吐出车子呢,X说:“咽下去。不准吐!”她只能委屈的把精液吞了下去。X把她放在兜里的内衣拿了出来 说:“这内衣X保存了。想要照片了打X手机。”然后拿起她的手机给X打了个电话,互相保存了之后X就放她下车了。

X在接下来的几天一直没等到她的电话。只是向东来给X发了个请帖,要X在他们结婚的时候务必到场呢,X一边跟他打着哈哈一边心里 冷笑:“恐怕你还没在你媳妇的嘴里口爆过呢!还想请老子去帮你口爆?”打了一下哈哈之后就答应了下来。

X在第三天按照向东的邀请,和几个同事一起到向东包的酒店,酒店门口他们安排的人见了X们,就把X们接进了宴席厅,X坐着不安 分,就和同事们聊了一会后,起身到慧心换衣服的房间。房间里之后慧心正准备去洗澡,正在化妆台那里找洗漱用品呢,X趁着她没注意到X ,X就反身把门从里面憋了起来。然后走到慧心的背后,双手捉住慧心露在外面的乳房揉了起来。她啊了一声,从镜子里看到是X之后顿时软 倒在X怀里。X从后面把她的头扭到X这一边,然后开始亲吻她。她哼哼的说:“坏刘哥,又来欺负X!X等会还要结婚呢!”X嘻嘻笑了几 声说:“你结婚干X屁事?X今天来是凑热闹的。”然后X就又开始亲吻。同时有一只手伸了下去。发现她穿着内裤呢。所以感觉不舒服。X 把她反身过来,然后抱着她的屁股抬她坐到化妆台上。她啊了一声:“啊,刘哥,你干嘛啊?”X说:“你穿着内裤真不舒服。X把它脱了。 ”然后就伸手过去扒开她的内裤了。

她因为有照片在X手里,也没敢反对,只是说道:“坏刘哥,连你同事的老婆你都欺负,你真坏透了!”X嘟囔了一句:“男人不坏女人 不爱!”她顿时无语… …

X把内裤脱了之后就把她的小穴掰开,果然看到了一层处女膜,黑黝的阴毛被她整理的平平整整的,她的小穴是粉嫩的红色。一看之下X 就忍不住添了起来。她啊啊的声音不是很大,两条腿搭在X的肩膀上,双手压在X头上看着X舔弄她的小穴。X舔了几下,她的小穴就流水了 。X就起身准备脱裤子,她一看慌了:“刘哥,先别慌的。X等下还要拜堂呢!你现在要了XX等下怎么去拜堂?再说你不是说了不要X的身 子的么?”X边脱裤子边说:“你拜堂和X拜吧?X现在不要你也行,X站在这里你要是能在十分钟内吹的X射了。X就不要你!”她一听赶 紧蹲了下来,两只手拉着X的鸡巴就凑上嘴开始舔。X爽的扶着她的头前后抽动。就像在干小穴一样,这一抽动就是十几分钟。她看X射不了 。就起身准备往外面跑呢。

X不慌不忙的说道:“照片!”她一下就定在那里。回身看了看X,然后双眼就红了起来。这时门又被人给拍响了:“慧心,赶紧开门, X把婚纱给你。”X走向门,慧心看到X向门那里走去。怕X把门打开赶紧喊道:“不要!”X没理她,X到门后面的时候。就站在门轴那边 不动了,她一看X站的位置就知道了X的想法,赶紧过去开门。她开门之后外面那个人正准备进来。慧心赶紧说:“别进来了,你帮忙去看看 东那边准备的怎样了?”然后不顾外面那人的反对就把门关了。

X见她把门关上了之后,就从她手里拿过婚纱。然后帮她换了衣服,她穿上婚纱后正准备出去呢,X拦住了她:“你到化妆台那里去趴下 ,X来拍个照。”然后她就按照X说的做了,X把衣服脱了。趴在她的小穴那里又舔弄了几下,见她流水了X就把龟头顶了进去。她慌着说: “刘哥,别插进来。X的身子还要给X老公的呀!”X说:“不破了你,就拍个照你急什么?”说着X用龟头顶住她的处女膜之后就没再动。 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然后就问她:“这婚纱是你们买的?还是租的?”她说:“买的。怎么了?”X一听买的,X就把她放在化妆台上的小剪 子拿到手里,咔嚓咔嚓几下就把婚纱的内裤那一层被剪了下来。然后对她说:“好了,就这样吧!”她红着脸说:“这X怎么拜堂啊?一弯腰 不谁都看见了?”X说:“你不会弯腰的角度大点?别整个90度的,就没事了。”然后转身就出了她换衣服的房间。

X坐到向东给公司同事们安排的位置上,等待拜堂的开始,等了没一会。司仪就上来了,接着向东拉着李慧心出来拜堂… …

当天晚上,X们几个同事和向东坐在他家喝酒。向东也20大几了,好不容易找了个老婆,单结婚这一项就花费好几万元。差点就坚持不下 来了,他一见完了。就拉X们几个在场的喝酒,偏偏他酒量就不行。还喝的很厉害!“老婆,来给刘哥,给刘哥满上… …感谢他对咱们的 照顾!”慧心脸红红的来给X倒酒。X也按照规矩喝了下去。

X们喝到晚上10点多,向东坚持不住就趴在酒桌上睡觉。李慧心感觉今天晚上情况不妙,早都躲进卧室了,还把里面的锁给板上了。X 代替向东把公司的同事送走,然后转身回向东家。发现他还趴在酒桌上睡觉呢。X就去他身上摸钥匙,还真让X给摸到了。X对向东竖起大拇 指,没见过他这么傻的,一串钥匙上哪把钥匙是哪个门的都用标签标着… …

X找出卧室的钥匙,然后打开了门,进去的时候发现李慧心正看着X。一见X俩眼就红了,然后趴在床上盖着被子哭了起来:“刘… …刘哥,呜呜… …你还是非要X的身子吗?呜呜… …”X见外面向东正在睡觉呢。X就又把卧室的门关上了,说:“你早都知道,何 必非要这样呢?”她好像忽然想明白了,突然站起身来。当着X的面把她身上的衣服脱了,然后又把内衣脱了。换上X掏钱买的那件连衣裙, 说:“刘哥,你来吧。你想要,X就给你,只求你别再来找X。让X好歹还能对得住东子!”

X知道她只是嘴硬,X如果以后还来找她,她照样会给X干。因为她的身子是X的!X还是非常高兴的冲了上去,抱着她把她丢在床上就 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了。没几下X就扒拉完了,然后趴到她的身上亲吻她的嘴唇,她也回应X的动作。X撅着屁股把她的裙子拉到腰那里,然后 又让她坐在X的大腿上和X亲嘴,手伸到她背后从背后把裙子的拉链拉开(因为这一款裙子的拉链是在后背上),让一套裙子就像一圈绳子那 样缩在她的腰上,接着一只手摸她的胸,另一只手从她的屁股后插了下去。找到她小穴前面的小豆豆就揉动了。

她还是很快就湿了,X没急着插进去,长夜漫漫的,这么急性子可不行。又过了一会,她的乳头也兴奋的硬了起来。她的屁股一动一动的 ,在X的鸡巴上摩擦着。X离开她的嘴说:“宝贝,别磨了,给X口交一会,X就插进去帮你止痒!”她一听,就起身趴到X的鸡巴那里帮X 口交了起来。稍微有点湿度她就准备让插进去。X拦着让她继续再给X口交会儿。那是因为她没发现就在卧室门口的地上,还有一个摄像头在 忠实的记录X们所做的事情!

X享受了半个小时, 就让她起身躺在床上。X把向东准备给他媳妇接处女血的毛巾放到慧心的屁股下面,然后就把龟头插了一点进去。 “恩… …有点痛… …你的还是太大了… …”她皱着眉头对X说呢!X兴奋的说:“大了不是好么?你可以更享受!”然后趁着她走 神的一刹那,X的鸡巴一下子顶到底!龟头都直接破开她的子宫口,一下子插进了子宫!艹!不愧是处女!刚插进去X就想要射精了!紧窄的 肉洞不停的挤压着X的鸡巴,像是要把X的鸡巴挤出着娇嫩的肉洞呢!

她疼得“啊!”了一声!两眼流着泪捶打X的肩膀。“你… …走开啊… …呜呜… …好疼… …的 你好… …狠的心… … 啊!不知道X第一次吗?呜呜… …”她流着泪说着,X一边吸吮她的泪水一边趁着空隙说:“那不是正好么,X的龟头现在在你的子宫里 呢。今天晚上X射进你的子宫,让你怀上X的种!”她惊慌失措的说:“别!今天是危险期!别射进去。X的身子都已经是你的了,X不能再 怀上你的孩子。”X恩了一声。然后动了动:“还疼么?”她皱着眉头说:“你动吧,稍微好了一点。”X就开始轻轻的抽插着。她躺在床上 皱着眉头哼哼着:“嗯… …有点怪怪的… …又疼又舒服的… …”X嘿嘿笑着说:“嘿嘿,那就是你开始享受了,X要开始干你的小 嫩穴了!”然后X就开始啪啪地抽插起来,每次都是只插进去三分之二。因为X只插进去这些就已经顶着子宫口了。

“呼呼,好爽的穴!真紧!”X一边抽插一边说。她羞的用手盖着脸说:“啊… …你… …顶的X疼!… …轻点… …哎呦… 插死X了!”X抽插着这紧嫩的小穴心里却在鄙视外面睡觉的向东,这傻鸟东西新婚夜也睡着… …活该她老婆被人家干!X对慧心说: “喊X老公,X给你更舒服!”她动情的哼哼:“啊… …好老公… …你插的… …插的小心… …好舒服再… …用力点插… … 死小心算… …了小心… …以后离不开你了!”X听着这话鸡巴又大了一圈,开始用力抽插。全深入的抽插!结果没十分钟X就射了… …

X感觉到自己快要射的时候就又把龟头插进了她的子宫口:“小心,老公射进去了!你给老公生孩子!老公要你做老公的性奴!”她恩恩 的哼着也不做反对。X又插了二三十下,然后就顶着她的子宫射了进去!她“啊”的一声也跟着来了高潮!

X射了之后也没拔出来,就压着她休息了一会。恢复了一下精力,然后又抱着她在卧室里走动着抽插。时不时的还蹦跶两下,她: “啊… …好老公… …老爸… …你插的小心… …的心肝都碎了… …小心怎么办啊… …”X听着她说的话插着她的穴:“好女 儿… …老爸插死你!你给你老爸生个小胖孙子!”她恩了一声。X感觉在卧室里走来走去的挺不爽的,索性抱着她开了卧室的门走到客厅 里。看向东还趴在那里睡觉,X就把她放在向东旁边。然后更用力的插她,可能是她老公就在旁边的缘故,X只插了二十多下她就来了高潮。 可是X压根就没管她的高潮。又是一轮紧密的插动。直接上她上演高潮迭起!爽的她胳膊狠狠的压着X,然后亲吻X!过了二十多分钟X就又 射了进去。可X还是没拔出来,堵着她的子宫口不让精液出来。就这样堵了半个小时。X估计精液应该流不出来了,才把鸡巴抽了出来。

X看见旁边的向东还在那里睡着。就起身把他抱到沙发上,让他躺在沙发上睡觉。然后X又抱起浑身无力的慧心,把她的屁股压在向东的 头上,她的脸趴在向东的鸡巴上!屁股却在向东的脸上撅着!这种姿势X看着就有一种征服感!

X把摄像头放在桌子上对准X们,然后X站在向东的头那里就又插了进去。她恩了一声,就随X插了,她也没力气哼哼了,X感觉太轻松 了。就去厨房拿了一个纸杯,掰开向东的嘴放了上去,下面的底都让X给整掉了。然后X拉着她跪在向东的头那里,淫水顺着X的睾丸流向张 东的嘴!慧心在前面看的差点哭,被欺负的是她的老公。虽然说身体没给他!X又插动起来。慧心哼了几声勉强说着:“刘… …刘哥,咱 们… …回卧室吧… …在这里… …太不舒服了… …”X兴奋的插着都没理她。把向东的嘴里灌的几乎都是慧心的淫水!而向东呢?

向东因为在睡觉,嘴里有了液体也是自动的一咽一咽的喝着!X第三次没射在慧心的子宫,X把鸡巴放在向东的嘴上射了出来,所有的精 液全部被向东吃了… …

那天夜里X把慧心给干的肚子都鼓起了一个小包,里面全是X的精液。而向东却在外面睡了一觉不说。还喝了X的精液!这种感觉真爽! 后来,向东也不知道这件事。X把视频保存了起来,没事就找慧心性交… …在X的劝说下她和向东离了婚,向东同时因为在职期间贪污公 司的钱,所以被抓了起来。X直接娶了慧心,同事们都在笑X接手了一件二手货。可是谁又知道向东进监狱也是X安排的呢?呵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