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神墟鬼境】卷1304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0:4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十三卷:碌碌凡尘~第04章:虎口白羊

时节已经是十一月底了,南京的气温,已经在摄氏零度左右,但是奇怪的是,

郑小刀也好,赵无谋也好,根本不受季节的影响,并不畏惧寒暑。

郑小刀根本不是去看父母,带了小包,装上上次从太祖皇陵里无意捡到的齐

生振掉的那本小红本本,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哪位?」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我呀!云顶的88号,你玩过我的,还记得不?」小刀浪声道。

「88号——!都不给捅屁眼,舔脚趾的功夫也不行,长相虽说也漂亮,但比

起以前那个88号是差远了,以前的那个88号真是妖精,咦——!我想起来了,你

是以前的那个88号,叫什么来着?」男人问。

男人说这话时,对面沙发边趴着的一团雪白物体动了一下。

「我叫小刀!王老板,听出我声音了?」

郑小刀媚笑。

「听出来了,听出来了,你个婊子,说话都是销魂蚀骨的那种,插起B来更

是暴爽,怎么?缺钱了?想做老子的私钟?」王老板无耻的问道。

郑小刀嗲嗲的道:「我正被人包着呢!王老板!记得今年过年时,你把我带

出去操,给我名片上,你是搞收藏的?」

「被人包着,难怪这一程子找不着你呢!我是搞收藏的,怎么?有好东西?」

王老板疑惑的问。

「小尺面的东西,宽一尺长二尺,我也不知道值多少钱,但决对是真东西,

想请你帮我看看!」郑小刀道。

「好的——!你到我公司来吧,顺便帮我吹个箫,钱不会少你的,位址我发

给你!」王老板笑道。

「吹箫呀!没问题的,你把地址发过来,我立即就来!我住得远了点,你可

要等我呀!」

小刀边打电话边大腿光光的往外走。

「好的!好的!」

王老板奸笑。

王老板名叫王昌生,说是搞收藏的,实际上是地下世界的文物贩子,这边一

挂了电话,边上坐着的男人就问道:「是哪个凯子找你出货?听声音像是个雌儿?」

王昌生道:「一个婊子!以前云顶的88号,叫做小刀的,姓什么的不知道!」

「郑小刀?」

伏在男人脚下的雪白物体抬起头事,现出一张如花似玉的妖靥,却是陈舒,

她是现在云顶温泉的88号,虽说比起小刀来,身材长相差了那么一点点,也没有

小刀骚贱,对舔脚趾总有些排斥,但也是个国色天香的胚子。

她的好闺蜜乐卉,是现在云顶温泉的86号,没有小刀在,她们俩个的生意顶

呱呱,出钟率狂高,特别是双飞,配合的更是天衣无缝,就是这程子国家大扫黄,

就算生得天香国色,就算身材似魔鬼也没用,没有嫖客上门,照样赚不到钱。

好在老板花如雪似乎还罩着她们,把她们两个介绍给南京的省级大枭毒豺柴

关兵,现在正伏在柴关兵脚边,和乐卉两个,努力的张着小嘴,做自己最排斥的

事,给毒豺舔脚丫子。

旁边的沙发上,还坐着一名绝色的美女和一个戴眼镜的清瘦年轻人,却是南

京四虎中的两个——七彩蛇张艳丽和眼镜文征虎。

张艳丽一笑,如玫瑰怒放,百媚横生:「师父!这个郑小刀您没印象了?还

记得三年前差点叫您老损了元阳的那个小婊子?」

张艳丽并不算是柴关兵的入室弟子,她本是柴关兵最得意的一只鼎器,跨有

名器「重门迭帐」,初中时被柴关兵用手段弄来,起初时反抗激烈,柴关兵于是

把她的父母抓来,当着她的面一通修理,张艳丽立即就乖了,从此以后极讨柴关

兵欢心。

近三十年的时间过来,柴关兵见张艳丽已经彻底驯服,于是把她收为记名弟

子,放出来经营着一家顶级的会所和数家旅游、宾馆的生意,也管理着柴关兵的

后宫,因为是记名弟子,并不能列入门墙,所以名字上不够资格继辈,但确也传

了七彩蛇了不得的功夫。

柴关兵恍然道:「我道是谁?那个小婊子的确是恶B,天生做婊子的料,若

老子学艺时努力点,肯定就能降住她了,必要收了她做鼎炉!」

王昌生笑道:「柴老大!你堂堂一个大公司的老总,又武道双修,就搞不定

一个婊子?」

柴关兵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的年纪,实际年纪已是六十有七,而看着如少女般

的七彩蛇,已是年过四十的老B,文征虎也五十岁出头了,他们两个是柴关兵的

弟子,不同于南京另外两虎。

文征虎微笑道:「这个小刀我也上过,床上确是疯狂,但天生会汲人元阳,

玩多了对身体不好,听说,她是丁棍用小狼狗钓上的花货,这些年也为丁棍赚了

不少钱!」

张艳丽笑道:「只是B太恶,不但把老桩子那老货玩残了,还离谱的是,竟

然把花小妹的老公搞得脱阳而死!」

柴关兵道:「他们不懂,这种骚货,虽然妖骚,但绝不是好东西,幸亏她做

了婊子,要是她嫁人的话,老公贪她妖美而无节制性交,不出一年,定会损命,

不过???!」

文虎道:「不过什么?」

柴关兵笑道:「师父是女的,要是男的,这种大补的肉货倒是孝敬师父绝好

的鼎炉!」

张艳丽披嘴,自己的便宜师父是棺材里伸手,死要钱的主,整天想着钱,本

门的艺业,还真没有学多少,要不然什么样的鼎炉他降不住?她和文征虎学的就

更少了,但本门艺业确是了得,就是柴关兵学的这一鳞半爪的功夫,就足以济身

国家武流的水准,换在日本,就是九段高手的级数,同时还成功的延迟了衰老,

是传说中的凡人梦寐以求的武道双修。

文征虎乐道:「我叫丁棍那个凯老B来,这小婊子被人包着,一定是有些钱

了,躲了这么长的时间,正好趁此机会,把她好好搾一搾,这种恶人,只有丁棍

做得最好,丁棍这种笨B,要不是还能用着他,老子真懒得教他功夫!」

柴关兵道:「丁棍虽然蠢,但他的做法值得你们两个学习!苍蝇再也小是肉,

所谓集少成多,集沙成塔,要想发,老百姓头上刮!」

王昌生嘿笑,所谓的南京四虎,其实复杂,文征虎教了丁棍一些拳脚,却不

肯做丁棍的师父,张艳丽其实和她的师父柴关兵的炉鼎,又被文征虎弄上床凌辱

过。

老桩子本来体壮如牛,却被张艳丽奉师命采补,勾引之下入了套儿,被她采

补十几年了,要不是元阳将竭,也不至于被小刀玩得卧床不起。

格兰云天以前的老板,也是张艳丽的相好的,和她在床上也有无数的腿,当

然也是供她采补,而花如雪本来是做技师的,被张艳丽收做小妹后,又给文征虎

做过鼎炉。

丁棍号称中央前三排都有人,黑白两道都有靠山,这才敢开赌场、放高利贷,

欺男霸女,为所欲为。

这次这师徒三个来,王昌生一点也不欢迎,这些地下世界的霸王来他这里,

看中的东西决不会给钱,摆明了是来敲诈,纵算有好东西,也决不拿出来,但自

他老子开始,就被柴关兵罩着,没有道上的关系,他本身的生意也做不成。

王昌生谄笑:「柴总!不瞒您老说,这些年真东西越来越少,我这儿的几件,

您刚才也看过了,全是现代字画家的东西,尺面又小,煳煳外行还行,您老什么

眼光哟?我怎么敢在您面前耍宝?我发誓,要是真有好的不拿出来,叫我死全家!」

柴关兵冷哼:「师父她老人家下个月就过百岁大寿,要不是霍秀秀忽然被抓,

我也不会落到找你的地步,你这里实在没有的话,有个线索也成,老子叫人去搞!」

霍秀秀艺业不在柴关兵之下,又是八太子周信义的外室,不用受他的掣肘,

只要柴老鬼能拿出钱来,她有的是好东西,所以柴老鬼要送人情时,每每在霍秀

秀处,能寻到好东西,当然不敢白拿,得一分不少的给秀秀。

王昌生笑道:「我哪能和长沙九门的霍家比?我都是小打小闹的勾当,就是

混口饭吃罢了,至于线索吗?收着您老看得上眼的东西的,非富即贵,哪个缺钱

的?您老也不好用道上的手段向人家讨,说句难听话,指不定得罪哪个军队上有

人的,您老吃不了得兜着走!不如等那个小刀来,或许她有什么好东西呐!」

张艳丽冷哼:「若有必要,我们哪个也不抖霍,九老兴共你听说过吧?我们

的太师祖,就是九老之一,至于那个叫小刀的婊子,你也别做清秋大梦,她一个

替人含鸡巴的婊子,能有什么上眼的东西?」

文征虎打了手机跑回来插嘴:「不如直接弄几公斤黄金送给师祖?」

柴关兵吼道:「滚——!」

半个多小时后,一阵好听的「哒哒」高跟鞋声敲击着地面,在门前止住后,

响起了一个妖骚的声音,其媚入骨,荡人心魄:「这里是远达收藏吗?我找王总!」

王昌生只听这声音,半边身子全酥了,裤档里面的鸡巴立即就有了反应,这

骚货是有钱就能操的货,更能挑起男人的性欲,淫笑道:「那婊子来了,三位老

总,我出去一下!」

文征虎一扶眼镜:「我跟你出去!」

柴关兵一带手中铁链,把全身尽赤,只着长靴的乐卉拉了上来,掏出鸡巴叫

她含,一边闭上养神,一边挥挥手,示意王昌生自便。

乐卉做婊子只得几个月,并不习惯被男人这样狗似的狎玩,疼得一披嘴,但

不敢叫出声来,雪白的身子随着链子的拉扯站起来,叉开两条粉腻的大腿,肥臀

自然后蹶,肉嘟嘟的穴肉公然展现,螓首自然低下,伸出一双欺霜赛雪的小手,

一手夹眼面肮脏的鸡巴,一手去抚春袋,丁香小舌一卷,含住疲软的肉杆,舌尖

轻舔马眼,慢而温柔的挑逗。

柴关兵跟着又把陈舒拉了起来,粗鲁的往怀里搂,陈舒一直跪在冰凉的地板

上替柴老不死的舔脚趾,猛的被他带住项上的狗链拉起来,一点也不习惯,两条

穿着高跟长靴的大腿急动,踉跄的保持身体的平衡,随着她身子的急速动弹,高

跟长靴的鞋跟狠踩在地板上,发出一阵扣人心弦的好听「达达」声,跟着重心失

稳,一跤跌在柴老不死的怀中。

柴关兵感觉一团雪腻滑凉的软肉跌入怀中,怪她失礼,随手就是两个耳光,

抽得陈舒娇颜欲滴,跟着抬起她的下巴,亲她喷香的小嘴。

透明印花的一红、一蓝两条遮羞连身超裙被丢在门边,那是陈舒、乐卉在大

冷天的唯一衣物,且并不曾见一件内衣。

张艳丽冷笑一声,知道这两个骚货,是两个不错的炉鼎,陈舒是五品的妖鼎,

乐贲是最下等的肉鼎,正好能供柴老鬼祭炼,所谓鼎分七色,排在五、六、七的

三品炉鼎,正适合柴老鬼,而第五品的妖鼎,正是柴老鬼可以消受的上限,正所

谓什么人玩什么鸟,什么道行祭什么鼎,要是弄个顶级的神鼎,柴老鬼定会虚不

受补,上次的郑小刀就是如此,不但没汲到小刀的元阴,还倒赔给小刀不少的元

阳。

乐卉虽说是最下等的肉鼎,但也是非常的难得,要知道是凡鼎器,必钟天地

之灵气,阴元充溢,反映在长相上就是容颜秀美,体态丰盈,身材长相称得上美

女的女人,在女人的总量中只占百分之二十五,因为漂亮个个都是抢手货,而能

做炉鼎的美女,在这百分二十五的美女比例中,又只占百分十之不到,想霸占几

个做私鼎,不是有权有势的人物决不可能。

好在中国人口基数庞大,在人口汇集的大城市,有权势的人想收几个炉鼎,

也不是不能办到的事。

王昌生一见小刀,不由呆了一呆,淫笑道:「小婊子!你比以前更妖了,还

把头发染成了紫色,皮肤更好看,油光滑亮的,真像匹母马似的!」

郑小刀披嘴:「我全身上下,裹在衣服里哩!你能看到个鸡巴的皮肤!」

王昌生乐道:「大腿上的网眼不是露着肉吗?怎么就看不到皮了?咦——!

眼睛是怎么回事?怎么也是深紫的,戴着紫色的隐形眼镜吗?太性感了!」

郑小刀放荡的坐在他对面的皮质老板椅上,不客气的拿起他的中华烟,弹出

一根点起来,美美的喷出一个大大的烟袋圈,同时把两条大腿翘起来放在他的办

公桌上哼了一声:「姐的B毛还是紫的呢!你要不要看看?要看的拿钱来!闲话

少扯,看看我的东西,姐还有事,没功夫跟你泡蘑菇!」

王昌生的贼眼,一刻不停的盯着小刀性感妖骚的身体,特别是高耸的前胸和

两腿之间的位置,心不在焉的道:「你没戴奶罩吧?两个奶子直抖,真是骚!哼

——!你能有什么东西,不过拿出来看看我也不反对,就算看不中,实在等钱用

的话,现在就替我吹个好箫,立即就有三千块给你!」

小刀一笑,是凡男人,都这样看她,不这样看她的男人才有奇怪,至于要她

吹箫吗?更是正常的事,小包里拿出一本比学生证大点的红本本,扯掉勒在外面

的牛皮筋,从里面抽出一张折迭成小方块的宣纸来。

这张宣纸的纸质并不好,从成色上看,确是老旧的东西,但绝不会过百年,

在办公桌上摊开后,确实只有一尺宽、两尺长,上面写满了毛笔字。

王昌生见不是什么大幅面的东西,一点兴趣也没有,眼光瞟了一下,认出那

是民国时最差的一种道林纸,照理应该不会是什么名家的东西,有点名气的,决

不会用这种不入流的道林纸写字,依旧口水拉拉的看着小刀道:「老子忍不住了,

不如我们就在这里站着打一炮,一万块怎么样?老子可不管你是什么恶B,所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郑小刀一拉粉颈上狗项圈的铁环道:「说笑呢!王老板!我现在被人家包下

了,当做母狗使唤呢!没经过主人同意私自交配,是会受主人鞭打的!你还是先

看看这字吧!姐保证是真东西,能值个三、五万的吧?」

王昌生不经意间一低头,只见那张不起的宣纸上,铁钩银画,气势磅礴,似

有千军万马,不由一愣,再一细看那种特别的狂草,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想说

话时,嗓子竟然哑了半天,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后,总算能出声了,哑声道:

「你这东西哪来的?」

郑小刀披嘴道:「哪来的你不用管,咦——!你傻笑什么?」

王昌翻抽屉找出鉴定工具,盯着那幅字,呵呵傻笑。

郑小刀伸手在他眼前晃了:「笑你妈B呀!」

王昌生大叫:「红军不怕长征苦,千山万水等闲过???!哈哈哈!这是毛

太祖七律长征的初稿,写于一九三五年冬天,正在艰难时期,难怪用这样的不入

流的道林纸,值多少钱!他妈的,这是毛太祖的真迹,就算共产党不在了,做为

一个时代的开拓者,也是国宝级别的东西!拿出去公安保管会抓你个婊子,有理

无理,先打一顿再说,然后再问你东西哪来的!」

郑小刀咯的一声妖笑:「骗你妈呢?毛太祖的这首诗姐小时候背过,叫???!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哪是什么长征苦,还他妈的等闲过!过你妈

的B!」

实际上这首毛太祖的「七律长征」被改过多次后才定稿,现在世人所熟知的,

全是后来改过的诗句。

一道飘逸的红影忽然从内室闪了出来,一把按住桌上的宣纸,风情万种的七

彩蛇露齿一笑:「孝敬师祖的东西有了!」

郑小刀惊弓之鸟,生怕被人逮住,她身轻似燕,形随意走,一个漂亮的倒翻,

灵猫似的落在地上,戒备的看向七彩蛇,一双媚目瞪得老大,她冰雪聪明,记忆

非凡,张开小嘴轻声道:「七彩蛇张艳丽!」

门外传来蝎子丁棍的声音:「他妈的!那小婊子在哪?捉到她时,老子活剥

了她的皮!」

事急矣,郑小刀媚目一瞪,咬牙电射而上,去抢桌子上的东西,张艳丽「嘻」

的一笑,雪掌一翻,「啪」的拍在她的手背上,打开她更加雪白细腻的手,左手

一探,快逾电闪,去扣她的咽喉。

郑小刀猫似的一个转身,避开她的一抓,「东西不能要了!他妈的!姐好恨!

这个姓王的敢黑姐,以后有机会撺掇无谋,收拾这个狗娘养的!」

小刀婊子做得久了,识时务的紧,头脑中念头急转,果断的调头就走。

七彩蛇一抓落空,不由就是「咦——!」了一声,愣了一愣,在南京,能逃

过她这一抓的人不多。

郑小刀弯腰蹶臀,如风摆杨柳,姿式曼妙,灵巧的从背后扑上来的壮汉双臂

下滑过,顺地一个后滚翻,再避过横扫来的凶猛一腿,站起来时,迎面正碰上丁

棍凶毒消瘦的驴脸。

丁棍抬拳就揍,拳头还没打出去时,郑小刀已经动了,穿着高跟长靴的一只

脚,踩在了丁棍的大腿上,双手抓住他的双肩一按,整个姻体飞起,轻如飞燕,

掠过丁棍的头顶,落在了总经理办公室门外,站在职员办公的大办公室中,跳脚

娇野的大骂道:「姓王的!姐跟你无冤无仇的,你敢叫棍哥来抓我!我们没完,

走着瞧!」

说话时,抽身急走,忽然人影一闪,拦在办公室大门口,小刀想也不想,本

能的雪腕一甩,避过一个清瘦男子的一抓,头一低,从男人胁下穿过,狄熘一个

转身就向电梯方向跑。

文征虎一愣,不自然的向上一推眼镜,瞬间怒吼:「婊子!走得了?」

大旋身,忽下重手,跳起身来,抬膝磕向郑小刀的粉脸,手下绝情,辣手催

花。

丁棍捂着被高跟长靴的后跟踩得生疼的大腿,怒吼:「抓住她!别叫她跑了!」

七彩蛇见文征虎也是一抓不中,顿时咯咯娇笑。

跟丁棍来的两条大汉恼怒之极,骂骂咧咧的紧追小刀。

小刀被文征虎逼得一个漂亮的倒翻,没有逃出大门,被迫退进大办公室来,

破口大骂,纵身跳上格子间的办公桌上,边跑边把职员们桌上的东西,一古脑儿

的乱扔乱踢,以期阻挡追兵。

两条雪白的人影,一左一右的挽着一个男子从内室走了出来,银亮的链子扣

在她们两个粉颈上的粗大黑色项圈上,链子的另一头,握在那个男人手中,正是

陈舒和乐卉两个,这两个小美女,被迫只穿长靴出来了,露着一身的白肉,跟着

柴关兵出来看情况。

夹在两个美女中间的毒豺柴关兵,看得颊边奸肉直抖,大骂失声:「这个婊

子只躲不攻,根本不会武艺,就是身体灵活,你们都是废物,快把大门关了,我

们好瓮中捉鳖!」

丁棍指着郑小刀一迭声的骂:「婊子!抓到你时,看老子怎么修理你!」

又对带来的两个彪悍马仔吼:「戴军刚、李凤翔!你们两个还特种部队出来

的呢?一个月要老子开八千块的工资,到用的时候,连个婊子都抓不住,对得起

这几个月老子给你们的钱吗?」

四百多平米的大公室中鸡飞狗跳,一群大男人跟在郑小刀身后,但想尽办法,

就是抓不住她,要不是大门早被人反锁了,小刀早跑了,只要跳上「雅马哈」,

这些开着豪车的流氓,根本就不可能追上她灵巧飞快的摩托。

陈舒、乐卉被毒豺扣在门把手上,因为天冷,相互抱着,四条大腿绞在一起。

陈舒媚眼儿直转,低声对乐卉道:「小刀姐太狡猾了,这些蠢猪似的臭男人,

决不可能捉住她,这个婊子太可恨了,我们得想办法帮柴总,捉住小刀姐时,说

不定柴总会多给我们一些钱呢?」

乐卉道:「怎么帮呢?小刀姐决不会听我们的!」

陈舒媚眼儿一转,忽然大声妖嚷:「柴总!小刀姐最喜欢假孝顺了,你们不

必捉她,只要去中华门,把她的老子、娘捉来,小刀姐敢不乖乖听话!」

乐卉一呆,跟着也反应过来:「就是,要是小刀姐敢不老实,你们狠揍两个

老不死的!」

「你们——!」

小刀魂胆皆裂,分神了。

久候待机的柴关兵,终于等到机会了,甩开狗链,电射而上,「神龙现爪」

伸手就抓。

小刀刚好一个前翻,高跟长靴落在办公架格上,冷不防脚踝一紧,被人抓住

了,急想挣脱时,柴关兵冷哼一声,顺势猛拉,想把小刀拉下办公格架。

郑小刀一个大噼叉,两条腿呈「一字马」凌空架在两个办公格架中间。

柴关兵不愧叫「毒豺」,一只手抓住小刀的脚踝不放,另一只手立掌成刀,

自下而上,狠噼在郑小刀大噼开的肉档中。

「哧——!」的一声,铁掌着蜜穴。「哎呀——!疼啊——!」

小刀张嘴悲叫,白眼儿直翻,身体向后就倒,忽然头皮一痛,紫色的长发被

人抓住了。

七彩蛇张艳丽媚笑如花:「女人就是这头发碍事,被人揪住了就跑不掉了!」

左手叉开,逼在小刀的眼前妖笑:「小婊子!你要是再不老实,老娘就废了

你的招子!」

郑小刀不敢乱动了,双拳紧握:「不就是欠几个烂钱吗?放得着这样?」

丁棍大叫道:「张姐不要,废了她的招子就不值钱了!」

赶上前来,一手揪住小刀的前胸,一手握拳,照着小刀柔软的小腹狠捣几拳,

小刀疼得上身蜷起。

「拿狗链子来!」

丁棍叫,一手扣住小刀颈上项圈的钢环。

戴军刚道:「丁总,我们来的急了,狗链子忘在车上了!」

丁棍怒道:「你们当兵就是死脑筋,把她们两个链子解下来一条不就得了!」

陈舒媚笑:「好叫棍哥知道,我们两个的链子是锁死的,平时自己拿不下来,

要解链子的话,你得叫柴总要钥匙!」

柴关兵翻翻小眼睛:「老子没带!」

一旁的王昌生巴结道:「狗链子呀!我有我有!那个媚熙——!把你的链子

贡献出来,给棍哥用用!」

一张办公桌下,闻言露出一张红扑扑的妖靥,咬了咬嘴唇,低声道:「讨厌!

王总!你怎么这样说呢!公司的人都在呢!」

和她趴在一张办公桌下的一个男职员嘀咕:「你个妖精和王总有一腿,我们

大家都知道,就是想不到原来你是只小母狗,味口也特重了点吧?」

张媚熙一高跟鞋,踢在那名男职员的裤档间,不理男职员的惨叫,随即站起

身来,从自己的办公桌内,翻出一个漂亮的皮箱,打开皮箱,从满排的性器里面,

拿出一个拇指粗的精钢狗链来。

文征虎一把抢过,丢给戴军刚,顺手在她的俏脸上摸了摸道:「不错嘛!似

是个六品的兽鼎,叫什么名字?」

张媚熙「哎呀」叫了一声:「讨厌!不要乱摸!」

这功夫,郑小刀被丁棍从格架上拖了下来,李凤翔自兜里掏出一副精钢的指

铐,把小刀的双手扭到身后,用指铐铐住了她两根雪腻的大拇指。

丁棍恨郑小刀敢逃跑,抬膝在她的肉档的牝穴处狠磕了几下,接过戴军刚递

过来狗链,扣在了小刀项圈前面最大的一个钢环上,小刀跑不掉了。

「呀——!」小刀疼得白眼儿直翻,大声妖呼:「姓丁的!欺人不要太甚,

担心人不报天报,欠你的钱,我先还你利息就是,把我打坏了,你一分钱也要不

到了,还有,把我扣住做什么?快放开我,我先还你利息!」

陈舒妖笑:「小刀姐自小就是个小辣椒,不给她点颜色,她不知道棍哥你丁

字怎么写呢?」

乐卉拍手道:「就是就是!柴总——!我们使计帮你们抓住小刀姐,你有什

么奖赏呢?」

丁棍回手就是一个耳光,抽在乐卉粉滑的脸上,叱道:「婊子!你们使的吊

计?她是柴老大抓住的,你们两个欠的钱,一分钱也不能少!」

陈舒抓住柴关兵的胳膊撒娇:「柴总!你倒是说句话撒!」

柴关兵嘿嘿的笑:「你们两个,是花如雪送来的常例,有什么账找你们的老

板算,我可管不了!」

乐卉捂着被抽的俏脸:「您老不会白玩我们吧?」

郑小刀咯咯浪笑:「告诉你们两个小白痴吧!姐以前也被送来给柴老大玩过,

云顶的老板是被柴老大罩着的,得定期给他送常例,姐被日了半个月是一分钱也

没有看到,白挨了一通操,要说理时,还被狠狠的揍了一顿,而欠丁棍的钱,一

分钱又不能少,耽误了半个月的时间,还平白生了四万五的利息,还不上钱时,

又挨了丁棍一顿胖揍,所不同的是,你们在柴老大身边的时间里,丁棍是不敢找

你们要钱的!」

「啊——!怎么会是这样?」

陈舒大叫:「那我们能不能不陪柴总玩了?」

柴关兵上前,左右开弓,连扇了陈舒几个大大的耳光,狞笑:「想得美!」

丁棍奸笑,拍拍乐卉光熘熘的屁股:「小婊子!得了柴老大的滋润,比以前

更骚了,这些天老子不找你们,等柴老大玩腻时,你们得尽快给老子搞钱,少一

分钱的话,看老子怎么修理你,还有,期间没还的钱,老子也会给你们把利息加

着,老子向来公平的很!」

「天呐——!」

陈舒、乐卉两个一齐叫苦,想想来时还庆幸在全国严打时找到活呢!早知道

如此,还不如偷偷摸摸的站街,三十、五十的卖B总还能搞点钱。

郑小刀得意的一笑:「两个小蹄子,知道错了吧?姐是过来人,不想着怎么

讨好姐学点经验,一心想着算计姐做什么?」

陈舒气道:「以前你也带丁棍堵过我们的,我们得报复!」

郑小刀嘻的一笑,刚要讥笑,却被丁棍把项上的铁链一拉,姻体不由自主的

向前一栽。

丁棍奸笑:「把她身上的皮扒了,带到街上熘熘!」

戴军刚答应一声,两眼放光的掏出跳刀来,把小刀身上的衣物挑开,先丢掉

皮衣皮裤,再拉住小刀黑色丝衣的领口,把丝衣象剥皮一样剥下,连丁字裤也一

并扒掉,小刀顿出露出一身雪也似的粉腻白肉来。

一名男职员偷偷弯腰,伸手拾起小刀的丁字小内裤,放在鼻端,嗅那一股好

闻的肉香,跟着趁人不备,拉开裤子拉链把丁字内裤塞进了裤档内,绝色美女身

上剥下来的滑凉丁字裤,贴在滚烫的鸡巴上,顿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郑小刀挣扎着气道:「不就是还钱吧?没事脱我衣服做什么?我先还利息,

说吧,多少?」

丁棍哼道:「来时我找小棉花算过了,连同上次你逃跑招的一窝毒马蜂造成

的损失,共是二十六万四千块,以前你还欠老子一百四十三万,先还利息的话,

一天得付五万多块,零头老子大方不要了,就一天付五万块吧!」

郑小刀急道:「什么?你抢钱得了!」

丁棍狂笑:「老子生意人,从来不抢钱!还有,这次废力的捉你,车马费也

要算在你身上,我这两个马仔都是特种部队出来的,工钱跟老子开八千一个月,

加上公司管理费和老子亲自出马的费用,你马马虎虎的付个八十万吧!老子心不

黑!」

「呸——!」小刀怒叱,经过这些年的教训,她是知道的,只要上了丁棍这

伙人的套,这辈子是废定了,得永远做他的奴隶,她的钱全是卖肉的钱,来得也

不容易,更何况她老爹病着呢,正等着钱用!「你杀了我吧!我没这么多钱!」

小刀披嘴。

王昌生劝道:「郑小刀!你这些日子不是被一个凯子包了吗?先拿钱出来,

过了这关再说,不要惹怒了丁老大,弄个残疾就惨了,我听说前些天有个东北来

的,叫徐美瑶的???!」

毒豺柴关兵冷哼:「闭嘴!」

郑小刀道:「王老板!你包婊子先付钱吗?都是玩过了之后再给钱的吧?实

话说了吧,我手上只有那客人给的万把块的零花钱,要是把我欠道上兄弟钱的事

抖出来,人家肯定得跑路,哪个正经生意人敢和道上的兄弟有瓜割?」

丁棍犯横道:「柴老大!让老王说,有个吊关系!在南京老子白道上的朋友

更多,不怕有人告,要是哪个不长眼的跟老子过不去,老子叫他死全家,郑小婊

子!老子就带你去参观一下徐小婊子,包管你看过之后,会乖乖的还钱!等等!

王老板,你刚才说,她这程子被凯子包了?」

王昌生道:「她跟我说的,你瞧她还戴着狗项圈,不被人包着,她自己没事

戴狗项圈干什么,难不成她天生好自虐?」

丁棍两眼放光:「他妈的,这凯子一定很有钱,小刀这婊子才会接这种SM的

苦活,带回去,老子先问问包她的人,他妈的,和老子马子噼腿的人,不出点血

怎么行?」

李凤翔奇道:「老板的马子?」

丁棍抽耳光似的抽着小刀胸前两团高耸入云的肥腻奶子,弄得「啪啪」一通

肉响:「不就是她罗!运气好的话,讹个百儿八十万的不成问题,做生意怕人都

怕惹事!」

郑小刀被人玩惯了,并不在乎奶子被人当众抽打,一披嘴,丁棍竟然想玩赵

无谋的「仙人跳」,赵无谋她是知道的,那真是个邪种,真搞毛了,丁棍将死无

葬身之地,但不把赵无谋弄疼,以赵无谋的性格,绝不会来管她的死活。

郑小刀媚眼儿直转,低头不语,默默想着脱身的计策。

「走吧!我们上街熘熘!」

丁棍奶子抽够了,向柴关兵等人打了个招呼,一带郑小刀项上链子,把小刀

母狗似的往外拖。

郑小刀以前还不上钱时,也被丁棍赤身裸体的带上街熘跶,而且不止一回,

这些年做婊子替不同的男人吹箫舔痔吮脚趾,早已不在乎当街卖肉的勾当。

戴军刚、李凤翔两个听得却是鸡巴都翘起来了,把郑小刀这种长相、身材都

超一流的绝色美女赤熘熘的带上街,真是超级大快淫心的事。

郑小刀项上的链子被丁棍牵着,双手反铐,身后又跟着两名鸡巴高挺的大汉,

是不可能逃出去的,心中暗暗叫苦。

这边丁棍一走,文征虎一指张媚熙,对王昌生阴笑:「你的专用马子?」

王昌生也笑:「做老板的就这点好了,总有美女贴上来!」

文征虎阴阴的道:「这妞漂亮,我想叫她去老子开的场子捧个场,赚个人气,

不知道王老板的意思怎么样?」

王昌生忙撇清:「我和她就是钱肉交易,除工资外,额外的给她点钱,她人

身可是自由的,有什么事,你们自己谈,我这里能给方便的,一定给方便!」

文征虎人畜无害的冲张媚熙一笑:「怎么样?美女?包你赚钱!到老子的场

子来,就是陪陪酒,玩玩骰子什么的,哄哄男人开心,晚上九点开场,你做个兼

职,准你十二点前走,一个小时五百块,小费不用上交!」

在伟大矮领袖的英明领导下,当今的中国人唯钱是图,什么礼义廉耻都是屁,

张媚熙不是爱钱的话,怎么可能给王昌生当肉货玩,当下犹豫的道:「这个——!

我想想!」

王昌生人老成精,知道文征虎看上这只兽鼎了,反正对于他来说,只要手上

有钱,美女就是马桶,坐完了一个再换一个,没有可留恋的,清清嗓子:「小张

呀!这是文老大看得起你,别想了,到文老大的场子去捧场的话,我这里准你迟

几个小时上班,工资照发!」

文征虎手上也有的是钱,美女也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然炉鼎难得,他要想

保持年轻,必须得有炉鼎,而他的道行没有柴关兵高,祭炼鼎器的最上限就是六

色兽鼎中的中档货,要是炉鼎的品级再高点的话,比如同是六品兽鼎中的高、次

级货色,就反汲他的元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