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叔嫂

京ICP0000001号2019-02-15 17:13:3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要讲的是我和嫂子的那一次,一次意外,也是唯一的一次!她是我大舅子的老婆,所以我跟着我老婆也叫她做嫂子。她大大的脸蛋,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微卷的长发,168公分的个子,身材匀称。

因为工作原因,要去市中心学习一个月,我家离学院有点远,大舅子家离学院只有两条街的距离,所以借住在大舅子家。临行时老婆千嘱咐万叮咛,在哥哥家要学乖,遇到家务要主动帮忙,说话要有礼貌云云,我都不是小孩子了,哪能不懂这些道理,哎,老婆真罗嗦。

大舅子在一家私人公司做业务主管,工作不算忙,但应酬比较多,也给那个不该发生的事情提供了时间上的允许。

记得那天下午我从学院回去,路上和几个学员一起走,一个学员提议去小喝一点,因为是星期五,周六没课,加上我自己也推脱不了只要去了。喝过酒到达嫂子家住的公寓里也是晚上了9点了,天已经黑了。

因为他们两口子有时候回家晚,所以也给我配备了把钥匙。我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到客厅看到一个男人压在嫂子的身上,嫂子在挣扎着,嘴里叫喊着:

“混蛋你滚开---救命啊。”

我脑袋猛的一震,居然是耍流氓的!我大喝一声:

“住手!”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那男人的后衣领使劲往后一摔,脚下别住那人的脚踝,“啪”一下,那人一个仰面朝天摔在地板上,我骑上去照那人的脸就是几拳,因为刚喝过酒,嘴巴也不把门了,边骂边打:

“你个死孩子,不想活了。”那人从我喊的那声起就没反应过来,被我揍过一顿后,方知道用手护住脸,还喊着:

“兄弟别打了,饶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

“X你妈的还有下次是不!”我骂着又是一阵拳头。

可能酒劲上头了,我脑袋忽的一晕,被那人推离了他身上,他爬起来慌不择路的就往外蹿,碰巧撞在茶几上又摔到在地,然后连滚带爬的逃出门外去。

我也想去追,可脚步就是迈不出去,后来想到估计是酒精的作用,其实反过来想,如果不是喝过酒,我认为我不一定是那人的对手,我才173公分,那人比我高半头左右,并且比我魁梧。

我呆呆的站在那好象被麻痹了似的动弹不了,忽然一只手从后面拍了我一下,我扬起手转过身就在拳头落在身后人脸上的一瞬间,发现那人是嫂子,紧握的拳头来个急刹车,停在嫂子左脸距离3公分的半空中:

“嫂子,你吓坏我了,差点打到你,你没事吧,那人是干什么的,怎么跑进咱家了,大哥呢?没在家啊,你没受伤吧?”

嫂子也被我的架势吓到了,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但听到我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居然笑了一下,然后幽幽的说道:

“弟弟,幸好你来的及时,要不,我没脸见你大哥了!”

“到底咋回事?”

“我们家的煤气阀前几天不是坏了吗,我找煤气公司来修理,没想到来个流氓,枉我还把他当好人还让他水喝,碰巧你大哥说今晚有事回不来,要不是你,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啊!”

“煤气公司的?那明天给他们打电话,查查派的是谁,然后让派出所处理去,这年头真是太不安全了,在家也遇危险。”我边说着边挠着头皮。

这时嫂子一把抓住我挠头的手“哎呀,弟弟你的手破了,快坐下,嫂子给你清理包扎一下。”

说着就跑进卧室端出一个带药箱,放在我旁边,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消毒药水,棉棒和纱布。然后轻轻的托起我的手,小心翼翼但熟练的清理着我手指关节上的伤口和流在手指缝里的血。

清理完毕后,嫂子要缠纱布,我摇头说:“算了,还是露着吧,好的快。”

嫂子犟不过我,只好做罢,端里药箱起身回卧室了。这时我口渴的难受,拿起茶几上剩的一杯饮料一饮而尽,味道怪怪的,管它呢,解渴就行。等嫂子出来,我对她说:

“嫂子,时间不早了,我去睡觉了。”

嫂子拦住我:“别着急呢弟弟,看你刚才也够辛苦的,去洗个澡再睡吧。”

我一想也是,虽说刚才发生的事情前后不过5分钟,但由于时间紧迫,事情突然,身上还真出了汗来,于是我进屋拿出换洗的衣服走进卫生间,放开喷水笼头开始洗澡,把换下的衣服塞进洗衣机,边进入自己的房间,躺倒床上打开手机,调出MP3听起音乐来。

也就是十多分钟的空,身上慢慢感觉到有点异样,说不出的感觉,有点燥热,有点眩晕,我心思是酒精的作用也就没太在意,本来我就没多大酒量。可是脑子中竟然不自觉的想起男女之事来,有点郁闷起来,想不通这是咋回事!

这时,我听到嫂子敲门的声音:“弟弟睡了没?”

“还没呢嫂子,有啥事吗?”

“我可以进来吗?”

“请进。”嫂子打开门走了进来。

嫂子一进来,我便听到有种嘭嘭的心跳声,脑中浮现出男欢女爱的场景,该死,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我真是太无耻了!我赶紧抛弃那龌鹾的想法问嫂子:

“怎么了嫂子?”

只见嫂子缓慢的走到我睡的单人床边,用手摸着自己美丽的脸庞对我说:“弟弟,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会突然感到身体不适,我已经吃过退烧片了,可症状还是没有缓解。”

我直起身,发现嫂子的脸微微泛红,额头有细密的小汗珠:

“嫂子,你是不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啦?”

其实当时我和她的症状一样。“没有啊,就半个小时前喝了一杯饮料而已”

“饮料?茶几上的那个?”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闻言我便下了床,快步走进客厅,茶几上有两个杯子,一个已经被那混蛋碰倒洒光了,一个是我喝过的空杯子。我拿起杯子看了起来,这时嫂子跟了出来问道:

“有什么不对吗?”我没吱声,忽然发现我喝过的杯子底部有点剩余的沉淀物,难道是药粉?,便问:

“嫂子,这饮料是咱家的吗?”

“是啊,我晚上才拿出来的,给那人倒了一杯,我自己喝了一杯,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了,我和嫂子都喝了那贼人下的春药。只是那人没能等到药性发作就着急动手,也碰巧我正好赶来,要不,嫂子真的会被那人……。

正想着想着,站在旁边的嫂子突然身子一坠,整个人软了下来,我上前一把扶住,一只手掌正好托住嫂子柔软的乳房!

嫂子也感觉到了异样,猛的一挺身,脱离了我的手,脸唰的一下红了。

“对不起,我……。”嫂子没说话,怔怔的看着我,眼神中有迷离的感觉,我发现我自己也越发的难受起来,春药起作用了。

她转身走进卧室,出来拿了几件衣物去了洗澡间,然后是水落在地上的声音。完了,嫂子一定生气了,希望她不要想歪,我不是那种人。

我只好回到房间关上门,再次躺到床上听着音乐,幽雅的音乐却阻止不了我的躁动,我感觉全身血液都往下体涌去!音乐还在响,我的下体已经膨胀的十分难受,真服了,是什么人造了这样的药,它又是怎么流通在市场上的呢?

我起身走到门边关了灯,再躺到床上翻身脱下睡衣,手不自主的摸到肉棒上,五根手指一上四下包住肉棒前后套动起来。自从结婚后很少自己动手了,我幻想起以前和老婆在床上的恩爱,手下也不停。

可这时脑海中很难搜寻到老婆的样子,而嫂子刚才面泛桃花的脸蛋却一直呈现出来,心里想:完了,我不能有那想法啊!正当我极力排斥脑海中嫂子影象的时候,门突然开了,啪一声灯也亮了,整个房间刹那间如白昼一般,而我,全身上下一丝不挂,下身的“擎天柱”高傲的仰着脑袋,通体膨胀着紫红色的血管。

嫂子站在门口,眼神直勾勾盯住我:“弟弟,真是对不起,因为我和你哥哥单独住惯了,所以有时进出就┅┅。”

说完也没再吭声,也没有退出去的样子,反而把门关上上前几步来到我床边,好象丝毫都没有看到我没有穿衣服的样子。

当时的我我是惊呆了,完全不知所措,右手还是放在肉棒上,眼怔怔的看着嫂子在我身旁坐下没有任何反应。当嫂子的手碰到我的肉棒时我才缓过神来:

“嫂子,你……,我……!”我这才慌忙的捂住“要害”,当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我抬起了头,偷偷的看了她一眼。

她半低着头,倒像一个犯错的小女生。惊奇的是我发现她披着长长的秀发,那双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为迷人,姣白的粉脸白中透红,而艳红唇膏彩绘下的樱桃小嘴显得鲜嫩欲滴。

“弟弟,嫂嫂很不舒服,身体好似着火了一般难受,你就帮帮嫂嫂吧!”说着,俯身下来张开小嘴含住我的鸡巴来回套动。

我脑袋“轰”的一下空白了,时间仿佛静止住,只感到鸡巴被温暖湿润的东西包裹着,我想推开嫂子,可身不由己却偏偏扶弄着她的秀发,我陶醉了。这感觉从来未有过!因为我和妻子很少口交,而妻子也只是蜻蜓点水似的没有象嫂子这样大刀阔斧的动真格!

嫂子温柔但卖力的吸吮着我的鸡巴,嘴巴发出“噗嗤噗嗤”真的前所未有的快感,我要升天了---估计飘飘欲仙也就是这感觉吧!

她到底是谁?妻子?嫂子?我在做什么?我们在做什么?一连串的问题浮在我的脑海,但有一个思想在一瞬间讲它们全部压扁,压的毫无痕迹,那是一种原始的冲动,人类与生具来的生理反应和需求。我想做爱!和坐我旁边的女人疯狂的做爱,不管她是谁!我彻底没有任何理性了,唯一知道的就是发泄!

嫂子仍然在下面用舌头灵巧的刮舔着我的龟头,一阵舒麻,真爽,我双手捧起她的脸,她的嘴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鸡巴:

“嫂子,我想和你做爱!”嫂子听到后,迷离的眼睛突然一亮,好似接到命令一样再次低下头含住肉棒,抬起一只手一边套动一边吸吮。

顿时鸡巴快要爆炸了,我的心我的人整个飞起来了:

“慧,停下,我快不行了!”欲火攻心的我直接叫了平时属于大舅子的称呼,我用力挣脱了她的嘴巴,起身抱着她要往床上放。

嫂子温柔拦住我说道:“弟弟别在这,去我的房间吧!”

我点头同意,便抱起她大步走出房间,来到她的卧室,里面开着灰暗的灯,应该是故意调的,管她呢!我把她放倒在床上方才仔细打量起这位美人来,以前没有什么邪念,所以没啥感觉只是漂亮而已,现在看来,我错了,她真的是太美了!

刚洗过澡后的她,披肩的长发还有点湿,粉脸通红、媚眼微张,她的胸部不断起伏,气喘的越来越粗,小嘴半张半闭的,身上穿了件丝绸似的的白色睡衣。

我弯腰把睡衣的带子解开,把睡衣朝两边铺开。天哪!我感到血压猛地升高!居然是情趣内衣!吊带蕾丝花边的粉色乳罩,两座乳峰高高耸立,平坦的小腹,也就是一尺八的腰吧,粉色镂空的三角裤,那凸起的耻丘和浓密的阴毛却是呈现出无比的魅惑,三角裤的上方有件环绕腰部的东西,具体叫啥我也不清楚,那东西引前后引下四根细带,细带下面连接的是长筒肉色丝袜,雪白修长的玉腿下的小脚上裹着一双白色凉鞋。

心中惊呼:尤物!顿时就惊为天人啊!说实在的,我想为老婆买套这样的内衣,可惜太贵啊。这真是我梦寐以求的,眼前的美人毫无保留的让我浏览无遗,此时的她更是娇羞不已。

我俯身下去把睡衣从她身上脱下扔到一旁,然后把乳罩从下往上推动。好完美的奶子!浑圆坚耸的奶子上挺立着两颗粉色葡萄,乳晕不大,很匀称,有阵阵香气飘在我的面前。

我低下头伸出舌头,用舌尖挑逗着她的乳头,她颤抖了一下,我用力揉搓着乳房并含住乳头使劲往外拉,然后突然松开,嫂子口中发出了恩哼的声音,把玩奶子一会后我继续往下摸索,亲吻着她的肚皮,滑溜溜的。

到达隐秘部位了,我把头埋在她玉腿之间,轻轻的抚摩着大腿外侧,然后游离到臀部,好有弹性的屁股!我也不装绅士了,抓住她内裤往下扯,扯到膝盖部位后抬起她的腿把头再次埋在双腿间,用手指掰开阴唇,露出红色的花蕾,正要去吻,却被嫂子阻止了:

“睿,别舔那,不干净!”

“可你刚才吸了鸡巴啊!”

“那是嫂子奖励你的,嫂子现在好想被你干,你知道嫂子也是控制不了了,你就满足了嫂子吧,插进来好吗?”

嫂嫂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边挣扎边娇叫,那甜美的叫声太美、太诱人。既然她都说这了那我还顾及什么,起身把留在她膝间的内裤褪下来,跪在她下身前,一手扶住鸡巴,一手撑开大阴唇,让龟头在阴唇上刮些淫水下来好润滑鸡巴。

可嫂子不干了,拉着我的手扭动着翘臀:“睿,你,哦好难受,别磨了,插进来吧,求你了!”

从嫂嫂那淫荡的模样知道,刚才被我舔咬时已泄了一次淫水的嫂嫂正处于兴奋的状态,急需要大鸡巴来一顿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泄她心中高昂的欲火。

看着嫂嫂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神情,我把鸡巴对准穴口屁股用力一挺猛地顶进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大龟头顶住嫂嫂的花心深处,嫂嫂的小穴里又暖又紧,穴里的嫩肉把鸡巴包得紧紧,真是舒服。

“啊!”嫂嫂惊呼一声,把我吓得止住了。

过了半晌,嫂嫂骄喘呼呼望了我一眼说:“小色鬼!……你真狠心啊……你的鸡巴这么大……也不管嫂嫂受不受得了……就猛的一插到底……嫂嫂痛死了!你……”

嫂嫂如泣地诉说着,看到她楚楚可人的洋子使我与心不忍,当然这时的我也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射精欲望。但我不能就此射出来,这会让嫂嫂失望的。

于是我先按兵不动,让鸡巴仍插在嫂嫂的穴里,排除杂念,集中意念。老天有眼,我最终把那股射精的欲望给压了下去。然后我抬起嫂嫂的上身,她把两腿盘在我的腰上,我用嘴舔她的的面颊、脖子,然后吸吮她的乳房。

不一会儿,嫂子终于恢复了精神,自己躺倒后开始挺动腰肢:“睿,插吧,我又难受了,这次没事了,你用力干吧!”

于是我不紧不慌的抽插起来,因为淫水的润滑,所以我抽插一点也不费力,抽插间肉与肉的磨碰声和淫水的「唧唧」声再加上席梦思被闪动弹簧发出的「吱吱」声,成了疯狂的乐章。

我抬起她裹着肉丝袜的双腿扛在肩上,把我的鸡巴继续不停的上下抽送起来,直抽直入。她的屁股上逢下迎的配合着我的动作,淫水如决堤的河水,不断的从她的肉穴深处流出,一直不停的流到床上。看着她陶醉的洋子,我问道:

“嫂嫂,喜不喜欢小睿这样干你?”

“喜……喜欢!你弄得……我好舒服!不过,别叫我嫂嫂了,喊我的名字,哦,好爽”

我不断的加快抽插速度:“慧,你的穴好紧,夹的鸡巴真舒服!”

“啊……我不行了!……我要丢了!……”嫂嫂抱紧我的头,双脚一下子夹紧我的腰,一股淫水泻了出来。

高潮后的嫂子更加妩媚动人,她浪吟骄哼、朱口微启,小穴仍然在不自主的收缩着,大鸡巴在温暖湿热的空间里被夹的实在是爽呆。

“睿,你做的好棒,我好舒服”

“慧,你的穴真是美翻了,我也很舒服”我俩都已忘了自己的身份,荒唐的享受着床第之间的快乐。

“睿,你累了吧,让我在上面”

我正好想休息一下,索性听她的,抽出沾满淫液的鸡巴,仰躺在床上等待嫂子的动作。

嫂子缓慢的起身,然后双腿跨骑在我的身上,用纤纤玉手把小穴对准那一柱擎天似的大鸡巴。「卜滋」,随着嫂嫂的美臀向下一套,整个鸡巴全部套入到她的穴中。

“哦,好充实”

“哦,好紧凑”

我与骑在身上的嫂子同时发出了愉悦的淫语。

嫂嫂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来,只听有节奏的「滋」、「滋」的性器交击声。嫂嫂款摆柳腰、乱抖酥乳,美丽的长发散落遮挡住了半边脸庞,更是增加了几分妩媚。她上下扭摆,扭得胴体带动她一对丰满的乳房上下晃荡着,晃得我神魂颠倒,我伸出双手握住嫂嫂的丰乳,尽情地揉搓抚捏,她原本丰满的奶子更显得坚挺,而且小奶头被揉捏得硬胀如豆。

嫂嫂愈套愈快,情不自禁的收缩阴道,将大龟头频频含挟一番。于是我用力往上挺迎合嫂嫂的美臀,当她向下套时我将大鸡巴往上顶,只看见美穴中的小阴唇随着嫂子的套动而陷入和翻出,那场景真的赏心悦目!我与嫂嫂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大龟头寸寸深入直顶她的花心,舒爽无比,这怎不叫嫂嫂死去活来呢:

“喔……喔……小……小睿!……嫂嫂好舒服!……爽!……啊啊!……爽呀……!”

足足这样弄了几百下,她快乐的浪叫声和鸡巴抽出插入的「卜滋」、「卜滋」淫水声交响曲使人陶醉其中,突然香汗淋淋的嫂嫂上下快速套动身子,樱唇一张一合,骄喘不已:

“不行,哦,又要来了,弟弟用力!”

只见她半仰着身躯,右手撑在床上,原先的骑变成现在的坐,她拼命地前后挺动小腹,肉棒在穴内已不是抽插而是上下蠕动,感觉十分微妙:

“哎呦!……不行了!”嫂嫂颤抖了几下骄躯伏在我的身上,一动不动,骄喘如牛,这时龟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压迫的越来越紧,刹那间只觉得从穴内冲出一股股热流浇在鸡巴上,太痒了。

我抱住嫂子的屁股自顾自的顶起来,当时是停不下的,我感觉鸡巴被那热流冲击后急剧的膨胀,棒内奇痒无比,好象有东西要喷出,我也知道是射精的前兆,嫂嫂这时发现了我的异样,抬身在我肩膀上用力咬了一下:

“啊”好疼!慧,你这是干吗?”

“傻样,我不这么做你岂不已经射了吗!”

原来如此,嫂子是让我的疼痛短暂代替下体的舒爽,还真有用,我那射精的欲望顿时消失的无影踪了。

是夜,春情继续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