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饭上海某女子偶像团体的一段经历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4:59:1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过年的时候去哪里玩。”MC话题。

“过年不是在家休息嘛~”小W接了句话。

怎么会在家休息呢?你不是在泰国玩的很高兴嘛?

“对哦,你们在泰国。”台上的成员说,“你们玩了些什么呀?”

坐皮卡环游泰国,了解一下?

“泰国啊,泰国可好玩儿了呢。”

我在xm剧院九层看台,心里思绪万千。

小W说到泰国两个字的时候往我这边看了眼,她知道我的存在,尽管看台离她那么远。

我心如止水。聊的好,继续聊呀。

“还有呢?”

还有什么,根本不值一提,姐妹淘,发发微博朋友圈,九宫格晒图等等。

那几个成员不曾想到的事,小W的饭头也就是我,那时候也在泰国。

准确的说就是我带着小W开皮卡环游泰国呢。

这样的事戆卵更加不敢想象。

第一天,也就是第一天的事了,台上的几个姑娘到泰国的第一天,她就出来找我了,你们不可能知道,所有人都不可能知道哦,对了,就是微博九宫格里那套性感的泳衣,背景是豪华酒店和泳池,是我订的地方。那件泳衣真的很爽,小W的奶子,不大不小,青春型,但在这套泳衣的挤压之下,也挤出了一条深深又深又紧又长的Y字形乳沟。

“你把头埋进来呀,我也有胸了呢。”

让人无法停止的声音。我就把头埋进去,我能闻到里面的味道,不满足于此,我把她的两条腿抱起来,推到床上,开始进一步的摸索他的身体,这道乳沟实在不得了,这是前所未有的存在哦,掏出我的弟弟,放在两奶当中摩擦,嗯,以前从没有这样的感觉,从未感觉,你的奶子,这么的顺滑,夹的这么牢和紧。我不停的在胸上面揉搓,前前后后的运动当中,包皮翻开又包起。小W不停的摸下面,哼哼唧唧,啊,嗯,我受不了。

她骑在了我身上,他夺取了主动权,我拖住她的胸,她自己解开了比基尼内裤的系绳,用她的裆压住我的弟弟,她不停动腰,脸羞红,靠近我同样胀得通红的弟弟,在她的阴唇,揉搓她的阴蒂。她发出哼哼的声音,此刻算是渐入佳境,我不好意思打扰他,她阴道里的水,分泌得越来越多,沾湿了我的毛,让我挺不舒服的。

你想要吗?那就给我口吧。我并非习惯于这种命令的口吻,但在我们之间这已经是默契。她叫了几声嗯,跪坐在床沿上,然后把头伸过来,埋进来,仔细的口,我们不停的动,听听她的声音,我看到她的喉咙在动,咕噜噜的,真的很多口水,拌混着我的忍耐汁,还有她的爱液,在她的口腔里鼓动,她可以帮口得很舒服,但今天似乎是累了,也许只是走一下程序,象征性的口一下,弄点动静出来。

我拍拍她的奶,她突然就凶狠地骑到了我的身上,又拿起我的弟弟,揉搓了几下她的阴蒂,这次我也忍不了了,太湿了,是会忍不了。她提了提腰,再一下,丰富的爱液作用下,弟弟一下就滑进了她的阴道。只是,她认真了起来,不停的哼喊着,颤动的腰,前前后后,幅度大,而且快。她声喊着不行啊,不行了,却动的更激烈。我说怎么不行了,怎么可能不行呢。

夺回主动权,我用力抓住她,保持着弟弟在她阴道里面的样子,把她放平在床上,我自己则把头从她两腿之间扭曲的穿了过去。她就那样侧躺在床上,我则跪坐在床上,我跪坐着用斜阳入洞姿势插。她的一条大腿很舒服地平放在床上,我压住她另一条大腿,把她的逼挤得很紧,她敏感,大声的叫喊,我按住她的双腿没地方动,于是腰臀扭的就更加激烈。我偏爱这种动作,这似乎不是正常性交,而是在强奸她。

我说,美女,强奸一下,强奸。

什么强奸,啊,强奸,什么……

操你,就是强奸你。

你,你在强奸我。

我一个人强奸你,还是很多人强奸你?

很多人,很多人……

几个皮卡司机。

不要……不要那么多人……

六个皮卡司机,一人一台皮卡,刚从工地下班,来强奸你。

想让……想让很多人操,司机叔叔,操我……

司机,六个人,其中有一个,还是你认识的。

认识的,认识的不行……

认识的,为什么不行,认识你才强奸你。

认识,认识我,强奸……

司机认识,所以强奸你。

司机……带我去……嗯……啊……

她一次次的高潮。

她化着妆像在舞台表演,十分入戏。我更喜欢她不化妆的模样。当然也可以说,要说我想独占她,舞台下的,众人目光背后的柔嫩,青春和纯真,我想独占她的素颜,这样说,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也确实是字面意义上的,她在生活中的素颜,比起在舞台上的化妆的样子,要更漂亮。这其实也是我最喜欢她的一点。

每次操她的时候,她的状态,化妆和不化妆的时候,差别很大。她不化妆的时候会像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那样,发出“嗯……嗯……”的长吟,但她化妆的时候,就出舞台上,我想听听戏剧,像个小母狗一样高频率的,哈、哈、哈、哈,不停的喘。有时候我也觉得无聊,我们已经在操逼了,还戴着面具,戏太多,表现欲太强了。

“你知道吗你已经环游泰国了。”我抽着烟对她说。

“环游泰国什么意思?”

“我抽插你一次就相当于车子走一公里,现在不仅环游泰国了,都快回到xm剧院了。”

她真正可爱的,不化妆的那一面,藏起来了,自己都找不到了,是真的可爱,操起来也是真的过瘾,以后也绝版了吧。

“到xm剧院就好好看着我!白痴!”

可谁又想回到现实中,这所谓造梦的舞台,面目狰狞,现实得可怕。

“哎?我也好想去!我对圆圆的东西完全没有抵抗力的呢!”就像她现在在舞台上那样,草着人设,装着可爱我简直烦透了。

“好想陪小W前辈一起去逛那里呢!”说话的是队里另一位人气积累速度日渐加快的后辈成员,小S。

小W爽快的笑了。我从九层开外,似乎能够看见她嘴角抽动了一下。

小S你进来的时候就说,自己很喜欢小W。在所有前后辈和戆卵的面前,她也总是以小W而的粉丝自居,似乎在偶像团体里有另外的圈子,其中小S这样的就像一个普通戆卵一样捧着前辈,为她应援,不在规定时间内表现出对前辈的爱和言听计从,似乎是会被边缘化的。这不,现在在舞台上,大家所看的模样依然是小S把小W当作自己的偶像,不停的赞美,仰慕着她。

但谁又知道这两个人私底下的关系已经崩了,小W认为小S是在贴他,觉得非常讨厌,一轮贴下来,就把他的人气也分了一些,与此同时也把她的“投票战力”和她粉丝的金钱力,也分走了一点,我想说不是一点,是很多。

但我其实也知道,小S是带着非常明确的目的来的,小S之前就是小W的粉丝。但也许是出于对于自己偶像畸形的爱,也或者是,一种表达崇敬的另类方式,小S从一开始就立志要“成为像小W一样的偶像”,而用另外一种表达方式的话,也就是他要超过小W。

粉丝可不知道这些,这些只有我知道,他们只知道小S和小W还是朋友,还有些不识趣的粉丝,自行组建的什么WS两人cp的应援会,真是让我笑到大牙,想来一个小W,彻彻底底的肉食系,小S,对前辈一波无情贴吸蹭飞,还有人组这种cp,我实理解不能。

而确实,表面上,两个人的关系是很好,其实私底下,团体的人都知道,这两个人互相谁也不搭理谁,小S,现在也看淡了他粉丝的身份,觉得小W不理她就不理吧,或者说,她实在觉得,只有我超过你,才是我崇拜你的,最高的一种表达方式。

为了表达对这种精神的敬意,我已经转推小S了。

泰国的事情,是最后一次,接下来,我要和小S环游世界了。

小S的电话号码是我从一个卖成员信息的贩子那边得来的,私联的前提是她知道我。

我和她一起饭的小W,但她不太在应援群说话,就早安,晚安,话题式。或许是练歌舞的时间多,做进团的准备了吧。但是他肯定是知道我这个人的,他知道我在小W身上花了多少钱,他可能也在之后也通过一些关系知道我和小W私底下真正的关系。

我借着友情援助小W女饭的名义帮小S收了一次票根,拿了一次月度VIP,握手店员也经常找她,诸如此类事情,小W非常不爽,但是她也配管我?那天和几个朋友喝酒,最后一个人走回家,心里有些孤单,就拨通了小W电话,没想到碰到她偶像觉悟高的时候了,被盐。

颤抖着的我拨通了小S的电话,能不能出来陪陪我?那时是半夜11点半,半夜11点半,你能叫出来的女生那可绝对不是怂货。她来了,接近零度的天气,她穿了一件红黑格子超短裙,薄薄的,带着有些许透明度的黑色打底丝袜,制服上衣和呢外套,再加一顶可爱的小帽子,活脱脱是从戆卵偶像宅编写的偶像教科书上刚刚走下来的,一切都是那些戆卵偶像宅喜欢的模样。

实话,我们戆卵,喜欢。

回到我借住的地方,离偶像生活中心不远,这里曾是小W的淫窟。喝了点酒我头有点痛,借她的黑丝我继续消愁,那双看起来细细的小肉腿,套上黑色打底丝袜真是绝配,她脱丝袜的样子让我确信她绝对是有备而来的,她将丝袜一点一点翻下来,袜洞在她大腿上抠出一阵阵浅浅的波纹,形成十分可爱的形状,偶尔还会抖两抖。

我抓住手帮她一点一点脱,手顺着丝袜逆流而上摸到头,发现一件很不对的事情。

我摸到了她湿湿的逼,她半夜出来,真空。

将近零度。是真的很凉爽。

她很牛逼,我一开始觉得她的黑丝是丝袜裤,谁知不是裤,只是袜,两根单独袜,中间用其他的黑色纤维连起来。真的很厉害,她阴毛浓密,比小W浓密很多,黑灯瞎火,人们就算看见也不会认为这是个毛逼,而只会觉得是黑色打底裤。

而现在,水流了下来,晶晶亮。她怎么有这么多水的,我很纳闷。她突然双脚勾住我,一只脚是光腿,一只则是脱到一半的丝袜,此情此景我血脉喷张,她好急,不,是好懂。

她开始舔我的耳根,刚出道的新人,不对,是刚进大学年纪的女生,居然这么会舔别人的耳朵根。她发出滋遛滋遛,哗啦哗啦的声音,让我欲罢不能,这比口还爽,她的嘴巴好湿啊,此时并不是她的嘴成了性器,反而是我的耳朵被她的嘴变成了屌,七荤八素的,她呼出来的气息像带着钩子,钩一炉我内心熔的铁水,打翻在地。

现在还远远不是打翻的时候,我开始解她的扣子,我手刚粗鲁的动,小S把我的手抓住。

“你知道这套是什么衣服吗?”

我不做声,她接着说:“是新的打歌服。”

我还是懵逼。

“新的打歌服。新单我没有站位的,这件是小W前辈要穿的衬衫。你喜欢吗?”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要让戆卵看着她们的偶像穿着有我精斑的衣服跳舞了。打歌服做工很粗糙,但那种粗糙的摩擦更给人一种扯掉扣子,撕开来的快感,然后,显而易见,她上面也是真空的。

那对大白兔像是我丛林寻宝几个月后终于发现的宝藏,她们此刻几乎是飞着弹向了我。

“你的奶子好大。我抓都抓不住。”

她笑着把我迎了上去,看上去心机的要死。

我的弟弟放在她那一对豪乳当中来回游动,显得非常般配。

“你说有你这样的后辈吗,跟自己号称喜欢的前辈飚舞,抖奶抖的那么厉害。”

“人家nene大有问题吗?地心没有引力吗?”

“下流的nene,要惩罚哦。”

“干嘛啦~我很乖的~”

“你不乖~”

慢捻,轻咬,小S开始哼唧,似乎不管是受迫还是故意,只要她一哼唧,下面马上就水漫金山,她摇来摇去,逼像是在真皮沙发上写毛笔字,多余的墨汁顺着滑溜溜的沙发滴了下来,滴到我脚上还挺不舒服的,更多则是淫乱的感觉。

喝过酒以后屌似乎有点麻醉,虽然一直充血肿胀,但始终外强中干。小S看到了我的难处,她开始帮我口,她口的很认真,当然没有小W更懂我的癖好,但是明显是可以更舒服的,看到她口的神情和水平,你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说她是xm剧院下一个最有希望的新人。她明显是更想让我舒爽,所以没给我喘息的机会,口得很认真,很深,我一下子就在她的嘴巴里射精了。

可惜了,我其实还是很想操操看她的大水逼的,今天喝过酒,应该是再起不能。不知道这是不是戆卵们在贴吧里说的“用力过猛”。

事实上,我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我很想下楼打车送送她,她嘲笑了我的弟弟一下,说她自己打车回去。

回忆这些内容,我的屌又开始硬了,安可了,xm剧院的9排很无聊,我等小S下班。

未来是小S的,我一定可以,陪她,走得更远。

公演结束后,我加入了送车的队列。像个普通戆卵一样。

我等了三刻多钟,成员们从剧场的后门鱼贯而出。

送车是戆卵和他们的偶像依依惜别的一个过程,偶像上了公司的保姆车回住宿中心,之后戆卵们各自回家,当然有些偶像回中心了,有些偶像却没有。比如小S,她通常会的目的地,是我的那套公寓。

当然,那里曾经也是小W的目的地。我转推小S以后,已经很久没有再见小W了。然而今天我还是目送小S上了车,她对我笑得多甜呀,而戆卵们没有看到他们的小W,她今天率先从后门溜出来,应该只有几个人看到,她在前往便利店之后,从旁边的小巷子一转,出来打了车。

今天要去我公寓的人,是她,那么长时间以来,我们互相不给好脸色,沉默寡言,难得看一次公演,我也都规避击掌。

戆卵们重生如同家常便饭,而对我来说,转推却有非常重大的意义,今天不是什么心血来潮和旧情复燃,这次约会是我提出的,可能对小W来说更为重要,我估计她也很早就想这样跟我谈谈了吧,我们需要谈谈。

为了保密自己的行踪,她打车的目的地是一个商业中心,接着,我开车去那边接她,然后一起回到公寓,陌生却又熟悉的感觉,这是我们以前一贯的套路。

相比之,小S一般不太遮掩,直接打去公寓,这可能和我现在不太去剧场看公演有关。

到了公寓,我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欲望,瘫坐在沙发,听她讲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团内事情,想想我们以前,私联,搞在一起,也挺刺激的,不是吗?我抱着她的时候,也是那么的快乐,事实上,她现在,光看外表和她所表现出来的样子,也是那么可爱,而且越来越像一名偶像了呢,但是我始终找不到再次去抱她那种激情,始终觉得吻她的时候只不过是在一块肌肤上普通地摩挲,她的小红舌头再也不能传递任何激烈的信号,操逼也成了完全没有灵魂的摆弄,想到这个,我就很悲哀,我对她说,我肚子有点痛,头还有点痛,现在精神很不好,你说的那些,我都知道,然后我给你想想办法吧,你现在不也挺红的吗?也许离开我是好事呢。

我提出送她,她说不用了,其实我也懒得下楼,让她走吧,就这样走吧,好聚好散,挺好的,临走之前,她让我不要祸害小S,我不知道她说这句话的用意,按照她的性格,她现在虽不如以往纯真可爱,然也不至于蜕化成嫉妒对方多一位金主的这种倒霉样子,那么,她是真的不想小S误入歧途,她不是应该很讨厌她才对吗,不过,她说这话时,想必也不指望我能听她,我也根本不会采纳她的建议,因为她毫无idea把小S抱在身上狂操是多么的爽。OK,OVER。

我想说的是,接下去的遭殃的不是小S,而是小W本人,她想脱离我的控制,淡化我的影响,有那么容易吗?她走后,我收到一条微信,[OK],简简单单的一个默认表情,接下来就可能会把小W带入万劫不复的境遇。

现在潜伏在楼下的,是以前一个退团成员小C家的管理,那个人,王,最近猛推W,但是小C的前群主又告诉他,W不能碰,那人把我的事供了出来,很多以前的事情,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现在还是这么想。

王见到我,直接拍了20万现金在桌子上,说,这是小W的总选基金,本来是,不过现在我想用它来做点别的事情。王很诚实,很诚恳,这20万,我放放余额宝,他拿出来却不容易,我感动到了,说没问题,你想干嘛?我总归尽我所能。

他把我和小W一起下车的照片传给我了。接下去的事情,就不在我的控制范围之内了。我已经投降囖~小W,你成功了。

但问题是,王也成功了,他给我发起了视屏请求,这是我吩咐他做的,所连接到的是一个远程摄像头装备,我能看到他车内的情景,嗯,很清晰,他坐在驾驶座上,副驾驶座上的就是小W,王说着片儿汤话,给我戴高帽子,说小W还是应该好好感谢我,小W明显没有注意到摄像头启动,我告诉你,体积小,就是好。

王把车开进了一个小区,小区有些年头,幸亏4G信号还算好。他把小W推进房门,整个过程有种仪式感。

王的家是老式公房,家里面积不是很大,但房间大,房间正中央是一张大床,他把摄像头架在一个高处,然后把小W领了进来,然后非常不绅士地,把小W往床的方向猛的一推,小W爬起来,坐在床上,长发遮住她半边脸,看得出小W万般为难,王坐在床边跟小W说了些什么,镜头有收音功能,只是离的远,他说的又小声,窸窸窣窣的我也听不见,我能听清大概几个词,什么关键期、事情败露之类,其实不用听也能猜出,那些威胁的话语,王这个人我不是很了解,但是他把今年家当全放在我桌上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他还能干嘛呢?真不幸,小W落到了王这样的人手里,做出这种事情,他的手段我是非常不齿的,但我还是要说,这都是命,一切都是自己决定,小W走到今天,也是由自己决定的。

门铃响了,我去开门,门口站着小S,是我叫小S过来的,今天她本不用冒这个险来我这儿,只不过刚才小W走后,我有多少有些空虚,这才让她连夜打车过来,而她,我说过了,不是怂货,她有点不舒服,但还是来了。

简单地耳鬓厮磨了一阵,看得出她也十分想我。我对她说:“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于是打开厅里的电视,把手机上的画面投屏在电视机上,图像一出来,小S就惊坐在了沙发上,不得不说,那么大一张屏幕上突然出现这样的画面,还是有些震撼的。

这个时候的王和小W基本上已经跳过的当中很多斡旋阶段,直接进了主题。我们看到,小W在给王口,刚才说话的声音在手机上听不太清。但是现在,w给王口的时候,喉咙里发出的呜呜声,口腔里体液粘连、滚动的声响,此时此刻显得特别清晰,甚至有些刺耳。小S怎么说呢,她似乎还没有来得及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我打消了她的顾虑,我说,没错,就是她,就是你敬重的那位前辈,她正在很努力的回报自己的粉丝,这个人是我一个认识的人,他是推小C的,前阵子刚退团嘛,这不刚转推来小W这里没多久,你看看,她真是一个优秀偶像,对新饭的福利多好,懂得感恩,真棒。

此时王发出嗯嗯的声音,我看他是要坚持不住了,年轻人,太刚猛,这不,一下子就,他在小w的嘴里射了出来。

我看见小W满嘴白浊精液的样子,还是感动,虽然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这样子,但这样的画面,这样的观演方式,着实还是感到有些震撼。

小W捂着嘴,她刚想找个地方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就被王阻止,这家伙现在像是一头刚从笼子里被放出来的野兽,王一把抓住了小W的手,用力顶住她的嘴,全部吞下去,很好喝的,一点都不准吐出来。

小W抿着嘴,发出呜呜的哭泣声,她也在尝试着把那个男人的精子咽下去,但可能是使精子的味道实在太冲,她突然开始猛的咳嗽,精子从她的嘴巴里、鼻子里喷了出来。

你的小W前辈,还未够熟练呢,在服务粉丝方面,她有些技巧,还需要更进一步的磨炼,这样才能成长为真正的优质偶像。我说。

小S听到我说的话,像是动了心,不用我多表示什么,她一下解开我的裤子,把我的鸡巴掏了出来。“你看这样对吗?”她开始口,比上次舒服多了,我感到她无比热爱给我口交。

我们侧着身子,保持着交接姿势,一边本格地深喉,一边转过头来看着电视机屏幕,看看接下去的剧情走向,他们说了几句话,不过也声音也很轻,我没怎么听见,只是,我注意到,王的弟弟依然昂首坚挺着,这家伙,我相信有些人天赋异禀,反正肯定不是王那个样子的,他该不会是吃了药吧?他绝对是有备而来的,他的攻略方式,就这一点而言,也很容易理解,熟悉小W的人就知道,她的性格是怎么样的,她虽然争强好胜,但面对真正的压力,她总会犹豫不决,竞争心带给她对“输”的恐惧,也就是她的弱点,看上去很强势,其实内心渴望被征服,面对男人,面对一个强有力的男人,很容易被夺取主动权,如果男性的魅力再强一点,她可就是你的人了,或者说她事实上也渴望男人。我虽然不喜那种性格类型,但我还是很高兴王做到了这一点,他做到了我以前所没有做到的,他会是一个很好的新饭头。

王让小W趴在床上,然后整个身子压了上去,从后面来插入小W的穴。我明显能感受到小W穴张开时,那种呼之欲出的,外在侵略和内在解放一体两面的畅快感,王没有注意到,小W穴居的恶魔,他在她身上疯狂的动,摄像头的位置正好能把王的鸡巴插入小W小洞眼里样子拍的清清楚楚。小W的身材不算是很好,全身肉肉的,但也正因如此样,她的屁股圆滚滚的,十分可爱,王在小W身上努力地冲刺,蛋袋袋砸在大腿根上的声音清晰可辨,更要命的是他每次撞击她的臀部后那上下起伏的臀浪,让人激动不已。

此情此景或许也打动了正在偷瞄的小S,她加快了频率,我看的当然起劲,鸡鸡冒冒失失地冲动了一回,而小S在我的龟头上深深的来了一下,我精关一松,噗嗤噗嗤,射了出去。

呜……呜……小S捂着嘴呼喊,不知是难受还是舒心,她扭过头看着屏幕。喉咙口咕噜、咕噜的,浓稠滚烫的精液冲刷着她的食道。

“我可以的。”她说着话,还伸出舌头把嘴旁的精液舔了进去,显得怪调皮的,我摸着她的头发不说话。

“我不怕,口得很舒服吧。”确实很舒服,她有成为一位专家的潜质。“我肯定会超过小W前辈的。”

说完,她又低下头把我的鸡巴含了进去。

而这个时候,王也发出了低沉的嘶吼,结束了战斗。

王不是那种有技巧的人,可以看得出,小w在他的身上并不快活,并不快活,她此刻说不定很想念我的鸡巴,我熟悉她每一块敏感带,我愿意她更快乐,但是一切已经晚了,我要很遗憾的告诉她,我的鸡巴,现在正放在她那位相爱相杀的后辈的嘴巴里,她想象不出来吧。

一直出猛劲的操逼,王很快就交代了,他一定是吃的药,现在基本还保持在一种勃起的状态,然而很明显,即便药效还很持久,他的体力也已经不行了。王太小看小W,她太能吸了,她当然会想办法,快点逼迫王射精,来结束这个对他来说有点倒霉的夜晚。

然而真正的夜晚,此时才刚刚开始,我看到王走向的摄像头,把摄像头的位置动了一下。我听到小W的大叫声:“那是什么!你在到底在干什么?”

“干什么?来吧兄弟们。”这时候房门开关声响了,镜头画面上突然冲出来几个男人,都是剧场熟脸。

这突然的剧情展开,让作为观众的我和小S都大吃一惊。

你们,你们……小W用毯子捂住自己胸,羞赧地大叫。

“你的事情不仅仅只有我知道了呀。”

“是的嘛,我们也有所耳闻。”刚冲出来的男人其中的一个一下子爬上床,把小W压在身下。

“你们……不要啊……”那些人显然不会理她。

“W酱,你好可爱,刚才打飞机,打得我好辛苦。”那个人说着我自己手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抹在了自己的鸡巴上。

“其实我也看到你和你饭头私联了。”他说。

“我也看到你和你前饭头私联了。”

“我也看到你和你前饭头私联了。”

“我也看到了。”

“我们特工营都看到了。”

“好想草你啊,W酱!”

一时间声音四起,这些人七手八脚,像哄抢水果货车的猴子一样,以几乎是撕扯的方式,揉搓着,争夺着小W。先爬到上面的人,龟头穿过她的秀发顶在嘴边,小W不给他口,他就用她的唇尖擦撸,在外面的人抓住她的手,紧紧握着自己的鸡巴来回撸动,还有人,用鸡巴揉她的胸,当然,刚才最先冲上去的人已经在王留下精液的润滑作用下,深深地进入了小W的小穴拱了起来,把她弄得一顶一顶的。

还有这一出好戏,我惊讶地看着屏幕,而被小S舒舒服服地服侍着的下面,此刻也因此又有了反应,缓缓地站了起来。小S一边舔着我的鸡巴,一边歪着头看电视,此刻也是情不自禁的哼哼唧唧叫了起来,她也许怕了,我相信这个画面对于所有现役偶像来说都充满着极大的恐怖感,也许又不是,她也可能是隔着屏幕,受到了这股疯狂的冲击,这才不自觉地叫了起来。

鸡巴苏醒了,它越来越大,她口腔里的、混拌的、黏黏的东西,现在全部淋在了我的鸡巴上,两个大奶子一下靠了上来,她不停的用她那深邃的乳沟来回搓我的睾丸,我的包皮,一紧一松,十分舒服。

电视屏幕的那端,气氛只有紧张。“你们不要,不要!”小W声嘶力竭的,表达着抗拒,尽管她已经被操得满面红光,高节奏地哼哼。一边还在喊着,救救我。然而很可惜,她呼求的声音往外只能传到他的前饭头的耳里,而那个人,也就是我,却在用她的姿态和声音当做施法材料,接受另一位可爱小偶像的悉心照料。

“不行……你们……实在太多了。”小W哈着气。

“一定能满足你的,我们有六个人,六个人哦,轮流上班。”

“六个人好多……不要……真的……不要……”

无济于事,一个射精了就换下一个,因为这可是六个人哪,小W一定想到了我在泰国跟她说的,六个货车司机强奸她的故事。

“六个人,整整六个人……”一边用奶子搓着我的屌,小S一边眼睛抬头看着我,不知是向我乞求着什么。“前辈真厉害,有六个人一起操他。六个人,一起操,她一次可以服务到六个,满足六个粉丝……那么多的要求……前辈真是了不起的偶像啊……我也要向她学习……”

我笑了笑,这番话真有小S的风格,或许这就已经算是痴女吧。我对她说,学习不学习不重要,你的奶子真的舒服。

不过,说到痴女,现在电视屏幕画面里的小w,在真正意义上的痴女,她肯定不遑多让,哦,当然,她在谈论偶像觉悟的那些话的时候除外,你看看她现在,她的那些抵抗的喊叫声,那可绝不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真正的抗拒,这毋宁是一种欲拒还迎的诱惑,即便像我这样风月场里的老手,听到这般多情害羞,而又低俗下流的叫声,都会忍不住性致勃勃、死灰复燃,又更何况是那群人?

那群人里很多人恐怕都没有什么性经验,他们有的人,鸡巴还没碰到小w的小逼,精液就已经像长了翅膀一样自己飞了出去,有的射在了床单上,有的则射在了小W的胸上、手上、肚子上和头发上。

他们技术不行,但都吃药了,他们不停的在操,不停的在射,王偶尔在她的身上蹭几下,他甘愿成为一名服务者,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福利,他把移动摄像头端起,为我们多机位,多角度拍摄,以掌握这场欢宴的每一个细节。

“你不要拍,你在拍什么呢?晓得大声的叫着。”作为团体内比较有人气的成员,小W有许多外务活动,她已经适应了在外面被摄像机镜头追着拍的感觉。而此时尽管在那么多人的包围中透不过气,然而取景器的画面就是他的战场,而脸上化了妆,就好像人有了趁手的武器站在了战场上,如何能不发挥一番?她还是像之前那样,做出一种系列贞洁烈女式的抗拒反应,但此时早已是在镜头面前表演起来了,她早已心花怒放而不自知,你看她腰肢乱颤,双手也开始主动的寻找那些处男的鸡巴,以纯熟的技巧,为他们撸管。

你们不要拍,你们不要拍……她不停地浪叫,然而更多人拿出手机,对着躺在床上处于整个画面中心位置的小W一阵摄影。

这真是珍贵的纪念啊。你知道在前饭头管事的时候,人家背后说的话有多难听,说你是某某的专属偶像,现在好了,你是大家的偶像了。

“大家……大家的偶像好棒,好棒……成为……大家的偶像……”小S背对着我坐在我身上,屁股上上下下的摇着,贪婪地吮吸着我的管。“小w前辈实在太棒了,她是……大家的偶像,我也想成为……大家的偶像。”

“现在有六个人,在这里操你的有六个人,我们已经是你的核心饭圈了,以后饭圈还会扩大,还会有更多的人来感受你的魅力。”

“不行,六个人,我已经六个人了,六个人……六个人已经……”小W的声音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

“已经……已经要丢了,我丢了!”小S大喊,抽搐着的身体紧靠着我不停地喘着粗气。

“六个人……你们……我实在……啊……啊……”小W急促地发出了哈哈声,骑在她身上的王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实在是太爽了。”小S回应着屏幕里的小W,还是叫喊着,泄了我一身,而几乎同时,小W也在一声清脆的叫喊之中达到了高潮。

我注意到,在潮吹这门学问上,还是前辈厉害。

我累了,不过对那些嗑药青年来说,夜,可能还很漫长。

“我刚才说了,一定会有更多的粉丝会感受到你的魅力,你一定是会成为一个很优秀的偶像。”

我知道王不会把今天拍摄的东西曝光出去,至少在小W团段期间不会。因为只要他们把今晚的事情保密,他们就能拥有快乐,并且还会有更多的小伙伴获得快乐,毕竟,小W是我们大家的偶像。

小S半梦半醒,迷乱的喘着粗气说道,小W前辈真的很棒,真的很棒,他再骂我,我也不会在意的,我甚至,她再骂我,我甚至想到她床上,把她压在床下,蹂躏她可爱的小穴,我爱她,我爱她。

大家的偶像,我说,你还没有像小W那样的完成度,你还要再磨练自己,你暂时,还是就做我的专属偶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