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熟母们跟色小孩】第一部 1-2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1:5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人物介绍

冯家

冯宇鹏:十六岁,本书主角,冯森和伍若娟之子,冯玟同父异母的哥哥,就

读平河一中高一,在校成绩常年稳居年纪前三的好学生,班里的班长。父母离异

后跟着母亲长大,性格自尊而又自卑,跟董雷是发小和密友。

冯森:四十一岁,冯宇鹏、冯玟生父,伍若娟前夫,周敏君之夫,市里的富

商之一,跟董平川等富商都是好友。身材矮小,精明干练。对除了周敏君之外的

女人没兴趣,宠爱女儿冯玟,对前妻生的儿子冯宇鹏不大上心。

伍若娟:四十岁,冯宇鹏生母,冯森前妻,裴文璇的闺蜜,市教育局德育与

体育卫生艺术教育处副处长。高大丰满的美妇,观念传统的中年妇女,将儿子视

为自己的唯一,现在拉扯儿子长大后想要寻找第二春。

周敏君:三十三岁,女商人,冯森之妻,冯玟生母,当年乘伍若娟怀孕的机

会勾搭上冯森,后来小三上位,迫使冯森夫妇离婚,个性贪婪善妒,性格泼辣蛮

横,视伍若娟和冯宇鹏母子为眼中钉,对冯森有很深的感情。

冯玟:十四岁,冯森与周敏君之女,私立贵族学校缤才双语学院的初中生。

董家:

董雷:十七岁,绰号小雷神,董平川和裴文璇的独生子。从小跟冯宇鹏一块

长大的发小,初中读完后不再读书成为社会混混,现在是一个小帮派的头头,极

重哥们义气,积极想帮助冯宇鹏破处。继承了父亲董平川的心狠手黑,但因董平

川对他要求过严,又因为董平川在外面跟其他女人的混乱关系,从小就对父亲有

着极大的逆反心理。

董平川:四十二岁,信勇集团大老板,全市排名前五的大富豪,平河市政协

委员。裴文璇的丈夫,董雷生父,冯森多年好友。表面上是正当商人,其实黑白

两道通吃,在当地黑社会上也有说一不二的权势。身材肥胖的中年男人,极为好

色,包养了许多情人,还有几个私生女。

裴文璇:三十八岁,平河一中教师,冯宇鹏的班主任,董平川之妻,伍若娟

的闺蜜。对丈夫在外面的风流事迹隐忍不发,从小看着冯宇鹏长大,因为对儿子

董雷失望,一心想把冯宇鹏培养成才。

裴鸿:五十九岁:裴文璇生父,董平川的老丈人,高雅琴丈夫,平河教育局

局长。

高雅琴:六十一岁,裴文璇之母,裴鸿的妻子,在法律界浸淫多年,是平河

地区首屈一指的女律师。控制欲极强,跟自己的健身教练韩阳偷情。

李雅琳:十九岁,高中生,董平川的情妇之一,同时也是董雷的炮友。

韩家:

韩阳:二十一岁,韩少义和杨雨独生子,中专毕业后没考上大学,现在一家

健身中心做健身教练,网名暖风,擅长勾引熟女骗取金钱,高雅琴的秘密情人,

同时开始追求伍若娟。

韩少义:四十六岁,杨雨丈夫,年轻时是富家子弟,相貌英俊,追求到曾经

是校花的杨雨为妻,后家道败落,欠下高利贷,为摆脱困境,积极要让妻子傍上

董平川。

杨雨:四十六岁,韩少义妻子,某银行支行理财部副主任。因丈夫用她的名

义借高利贷而签下巨款。

第一部01

「大姐,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啊?」抬头就看到杨雨补好了妆容,背着坤包

从更衣间里走出来,新升了客户经理的辛荻不由好奇地问道。

「哦……嗯!我有点事,先走了!」杨雨有点心不在焉地回应着。

「姐!看你,都脸红了!」辛荻的年纪虽然比杨雨要小了十几岁,但是从进

这家银行分行那一天起就跟着杨雨,两人关系很是不错,尽管现在她的职位都快

赶超杨雨了,两人之间依然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这时候辛荻把手搭在杨雨一边

肩膀上,嘴巴贴近她的耳边,低声说道:「怎么?去约会啊?」

「约你个头啊!」杨雨没好气地白了辛荻一眼:「想男人想疯了吧?你姐我

可是有老公的人!」

「行行行,你有老公,你厉害行了吧!」辛荻依旧没打算放过杨雨,抓着她

的手臂问道:「姐,你这是要去哪啊?这不才四点吗?」

杨雨心里暗叹了一口气,心说如果不先应付一下眼前这个全行里出了名的「

八卦女王」,今天自己怕是走不了了,只好无奈地说道:「真是怕了你了,姐晚

上有个同学会,要去赴宴呢!行了吧?」

「同学会啊!」辛荻瞪大她那双戴着假睫毛的大眼睛,「那敢情好!在精神

上压倒男同学,在肉体上征服女同学,大姐,老实交代!是不是就有一个事业有

成、钱多得用不完的男同学,等着今晚要拿下你?」

「真是服了你了,越说越没谱了!」杨雨真的有点怕了这个口无遮拦的小妮

子,只好叹了口气,说道:「万一真有这样的男同学,姐一定介绍给你!这总行

了吧?」

「真的啊!」辛荻兴奋地握住杨雨的手说道:「姐,您可一定要说话算话,

我下半辈子少奋斗几十年的理想能不能实现,可就全看您的了!」

杨雨好不容易才挣脱了辛荻的挣扎,来到银行外的大街,想拦下的士,但转

念想了想,还是先从坤包里取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一个沉稳的中年男子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喂?」

「哦,董……董总,是我!」杨雨的心情有点忐忑。

「哦!是师姐啊!」中年男人的声音变得略微欢快了起来,「你看你,怎么

还董总董总地叫,不是跟你说了嘛?就跟以前在学校里一样,我叫你师姐,你叫

我平川!」

「好……好的,平川。」杨雨平复了一下呼吸。

「这才像话嘛!师姐,对了,你现在找我,有事?」董平川问道。

杨雨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一下子好像向下掉了下去:「平川,你忘了?今天

是星期五……」

「啊?……哦!对了,师姐,你看我这破记性,对对对,今晚跟你约了吃饭!」

「你是大老板嘛,贵人事忙,我理解!」杨雨只好假装豁达地笑道:「怎样?

我可在香格里拉订好了位置哦!」

「这个……」董平川踌躇了一下:「师姐,实在不好意思,今晚我真有事去

不了……」还没等杨雨接茬,董平川已经接着说道:「不过呢,我知道师姐你突

然找我,肯定是有事要我帮忙,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别人的忙我可以不帮,但

师姐你的事那就是我的事!要不这样吧?我现在还在公司这,有什么事不如就过

来我这聊?如果事儿一时半会说不完,等明天我们再约个时间,你看这样安排怎

么样?」

「那也好!」杨雨看了看表,现在才刚到四点,董平川的公司位于本市市中

心的地标信勇大厦,坐车过去也就十来分钟的事,于是忙答应下来,无论如何,

还是先见了面再说。

挂断电话,杨雨拦下一辆计程车,坐在后座上深吸了一口气。电话里董平川

一口一个师姐叫得很亲热,但其实他们两人算下来也有快二十年没有来往了。当

年在大学里时,她杨雨是财经学院的一朵名花,追求者数不胜数,在她大四那年,

一名才刚刚入学的大一新生对她展开了疯狂的追求,不过这个名叫董平川的师弟

一来家世平常,二来相貌又不出众,在她那足有一个加强排数量的追求者当中毫

不起眼,自然就进不了她杨大校花的法眼。明着暗着拒绝了他几次之后,这家伙

好像都不死心,直到她毕业嫁给了韩少义之后,这才没了董平川的消息。

可是想不到的是,杨雨当年是完全看走眼了!这个董平川绝非池中之物,毕

业之后,他先是报考公务员进了本市的教育局做财务,一来二去的,但是教育部

门的一个头头居然看重了他,还招了他做女婿!在教育局作了几年之后,董平川

下海经商,先从跟教育局有关的文化事业坐起,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折腾的,他的

公司发展非常迅猛,十几年下来,他的公司早就超越了文化企业的范畴,横跨金

融、地产等好几个领域,现在已经成为了平河市这座沿海地级小城的龙头企业,

他本人也成了当地排名前五的富豪,前些年还成了政协委员,风光无限。

杨雨本人在毕业后则是进了银行工作,一年后嫁给了追了她好几年的韩少义,

韩少义跟她同岁,之前是学工程设计的,家境殷实,刚从大学毕业,家里就给他

买了一辆在当时相当拉风的宝马满大街开。韩少义英俊潇洒,又很舍得在杨雨身

上花钱,终于因此而赢得了美人的芳心。

至于杨雨自己的事业,她人长得漂亮,但作风非常正派,银行里的上级有时

候给她一些那方面的暗示,她全部熟视无睹,平日里就穿着那一身密密实实的西

装套装,按时上下班,加上她的业务能力也不算突出,所以职位升迁的速度自然

也就快不起来,工作二十多年,也就捞了个不咸不淡的理财部副主任。

杨雨跟韩少义婚后第二年,他们两人的儿子韩阳出生了,一家人本来也算是

过得和和满满,可是在韩阳九岁那年,杨雨那个精明能干的公公去世了,韩少义

继承了父亲的公司。可是从小在父母的羽翼下长大的韩少义根本不是经商的材料,

虽然已是三十多岁、有妻有子的成年人,却经不起商海波澜的冲刷,在事业上四

处碰壁。公司在他的手上日渐衰落,到了前几年更是眼看着就要不行了,公司的

资产能够抵押给银行的基本都抵押了,到了几年前实在撑不下去了,韩少义甚至

瞒着妻子,跟当地有黑社会背景的地下钱庄借下了高利贷。

到了今年,随着那些凶神恶煞的债主们接连不断地上门讨债,杨雨这才知道

丈夫在外面捅了那么大的一个窟窿!她跟韩少义大吵了一架,可是吵架能解决得

了什么问题呢?韩少义借钱时用的是夫妻二人的名字,上面甚至有杨雨的私人印

章,也就是说,这些都是夫妻共同债务,哪怕杨雨跟他离婚也逃不了责任。

就在夫妻二人焦头烂额的时候,一天晚上,杨雨偶然在当地的电视新闻里看

到董平川神采飞扬地接受记者采访,在那里大谈企业的社会责任,这才想起当年

还有这么一号人物追求过自己。可那又怎么样呢?毕竟那是二十多年之前的事情

了,难道现在还能指望董平川拉自己一把?

韩少义是知道董平川当年猛追过自己妻子杨雨的,在听杨雨说起了董平川之

后,他上了心,他知道董平川明面上是个正当商人,商界翘楚,可他的发家之路

可不像表面上看那么清白,当年他在当地黑社会里也是一号人物,现在虽然洗白

上岸,可他在黑社会里还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如果他肯出面摆平那些地下钱庄

的债主,那对他来说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于是韩少义就开始怂恿杨雨,让她看看能不能找董平川帮帮忙。杨雨本来没

想要去理他,可是现实就摆在眼前,债主隔三差五地上门,她还有别的路好走吗?

由于董平川人面很广,要找他的联系方式倒是不难,杨雨找了几个当年的同

学问了问,就知道了他的办公地点。那天她去了董平川公司,在大楼门口拦住了

他,董平川看到她时,不一会眼睛就亮了,脱口就叫出了她的名字。

这让杨雨感觉到事情有戏了,她急匆匆地跟董平川寒暄了几句,然后看他也

是忙得不开交,大楼门口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说话,就跟他约好了今晚一块吃个

饭,叙叙旧。

(待续)

02

刚下了的士,一阵手机铃声传来,杨雨接起来一看,是丈夫韩少义,她厌烦

地看了看四周,找了个相对僻静的无人角落,接起了电话。

「喂,老婆!」

杨雨沉默着。

「约到董总没有?」

「没。」杨雨沉声回答。

「没有?怎么会?不是早约了晚上吃饭吗?」韩少义的声音有点急了,「怎

么回事?」

「人家是大老板,贵人事忙,忘了个把约会有什么奇怪的!」杨雨激愤地对

丈夫说道。

「那……那怎么办?」

杨雨平复了一下心情,「他没时间吃饭,不过改在他办公室见面了。我现在

就在他公司前面呢。」

「哦……那也好……老婆,你还是得试试看能不能约他出去,那种事你知道,

在办公室里总是有点……」

「你是不是就担心别的男人不肯上你老婆啊!」杨雨刚刚稍有平静的心情又

激动了起来,眼泪夺眶而出,她对着电话大声说道:「韩少义!你给我记住,我

做这一切可都是为了这个家!」说完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关了机,杨雨在街角的角落里静静地站了很久,之前在家里跟韩少义

的那一番对话再一次涌上了心头。

原来,在韩少义得知杨雨跟董平川约了吃饭之后,这个没志气的家伙竟跟杨

雨提出,如果董平川不顾当年的同学旧情不肯帮忙的话,那么杨雨可以适当的牺

牲一下,让董平川尝点甜头也无所谓。

像董平川这种中年成功人士现在有钱有势,世上他们用财力权力得不到的东

西已经不多了,但杨雨是他当年贫寒时苦追不到的女人,现在他一定很想重温当

年的旧梦,如果杨雨能跟他上床,那么要他出点钱摆平他们家的事就一点都不难

了。

听完韩少义这番话之后,杨雨惊讶地看着丈夫,半晌后破口大骂,说他不止

败家,还是个不知廉耻的王八蛋,居然要把自己老婆送给别的男人肏. 可没想到

韩少义居然反唇相讥,说她又不是什么贞洁烈妇,反正不管让别的男人睡几次都

是睡,多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杨雨被韩少义的一番话气得几乎要晕死过去。原来,十几年前,那时候他们

家的经济状况很好,也算是富裕人家,在两人的儿子韩阳四五岁大的时候,韩少

义在外面包了女大学生做小三。杨雨知情之后气不过,也跟她们银行里一个刚毕

业参加工作的小帅哥搞在了一起。后来事情败露,在韩少义父母的介入帮助下,

两人好好地商量了一次,决心为了年幼的儿子,两人无论如何还是必须要保住这

个家庭。那之后两人都跟自己的情人断了来往,重新修复起这段走到悬崖边上的

婚姻。

后来韩少义倒是没有再在男女问题上出过问题,杨雨也再没有出墙之举,一

心相夫教子,夫妻俩一块带着韩阳,看着他一天天地长大。想不到十几年过去了,

韩少义居然还敢拿这事情说事!

面对着妻子几近癫狂的咆哮,韩少义只得连连道歉,但他苦求杨雨看在儿子

的面子上,能够想办法让董平川帮忙解决此事。韩阳这孩子从小就不是读书的材

料,初中毕业后没有考上高中,但是家里的紧急情况已经不容许他们夫妻俩交赞

助费让孩子继续读高中了,只能随便上了当地的一所技术中专,读了两年后这孩

子再无心上学,好在韩阳这孩子人长得体面,又一向都是体育健将,身体壮硕,

现在是在一个健身俱乐部里做健身教练,只是收入并不高。如果家里的事影响到

了孩子,那么韩阳今后也会背上沉重的债务负担。

要自己献身给董平川来摆平这笔高利贷?杨雨虽然万般不愿,但是她也知道

韩少义说的都是事实,为了这个家,这几乎是最后的办法了,现在的她可以说是

别无选择了。

脸上的妆容因为刚才的哭泣已经有点花了,杨雨看了看四周,旁边就是一家

大型购物商城,她走进商城,在洗手间里再次补好了妆,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大

踏步走进了不远处的信勇大厦。

***

***

***

***

「师姐,欢迎大驾光临啊!」董平川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一杯极品铁观

音递到了杨雨的手里。

「谢谢,平川,你现在真是不比往日了啊!看看你这公司,真气派!」杨雨

夸赞道,同时打量这眼前的董平川。年轻时的董平川貌不惊人,属于扔人堆里找

不到的那种,远不如韩少义当年的英俊潇洒,现如今中年发福,即便是穿着西装,

也能一眼看出那圈明显的将军肚。可正所谓贵气逼人,也正是这一身剪裁合身的

名贵西装,加上那种无时不刻不在散发出来的成功人士派头,使得相貌平常的他

此刻看上也颇有几分中年男人的成熟魅力。

「师姐过奖啦!」董平川把秘书冲好的咖啡放到嘴边,抿了一口:「我也就

是运气好罢了,别说你了,当年在财大时,可也没什么人看好我呢!哈哈!」

听得出董平川的口气里依旧有些许对当年怀才不遇的怨闷,杨雨忙道:「你

啊,也算是光华内敛的人物了,当年是没遇到让你施展的环境,这不,一有机会,

你不就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了吗?」

「那你呢?师姐?有没有对我刮目相看啊?」董平川笑着问道,见杨雨一时

语塞,他赶忙哈哈一笑把话题带过:「不聊这些,不聊这些,师姐,你上次跟我

说的,究竟是什么事啊?」

「平川,我……我这次找你,是想找你帮我一个忙的。」杨雨坐直了身子,

对于董平川这种商场老手,她决定还是开门见山,直接把事情说明,于是神情真

挚地看着董平川。

「哦,你说说看。」

「是这样的,我丈夫他……他在外面欠了人家一笔钱……」

「你丈夫?」董平川皱了皱眉头:「他好像叫……叫……」

「韩少义,以前也是财大的,学工程设计的,跟我同级。」

「哦……对对对,韩少义,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个人!设计学院的校草嘛!」

董平川的嘴角稍稍向上掀起,说道:「你们结婚多久了?」

「二十……二十二、三年吧!」杨雨粗略算了一下。

「哦,那比我要早好几年,你们有孩子了吗?」

「有个儿子,二十一了。」

「那好啊!师姐的儿子一定很优秀吧?我家那个就不行咯!今年十七,皮得

很!」

想起自己那个一言难尽的儿子,杨雨只得苦笑了一下,不过今天她来找董平

川并不是为了唠家常,于是口风一转,说道:「平川,我知道我们这么多年没见

过面,一开口就跟你谈这个,真的……真的很不合适!不过我现在实在是没办法

了!我丈夫欠下的是高利贷的钱,这放贷的隔三差五找人上门,我……我……我

实在是没办法了……」杨雨的声音哽咽了起来。

「高利贷?」董平川眉头一皱,「借了多少?问谁借的?」

「本金是没多少,可……可这几年下来,连本带息的,这就……」杨雨的脸

上露出了极为痛苦的神色,好半晌才说出了一个数字还有债主的名字。

董平川静静地听着,偶尔嘬两口杯里的咖啡,等到杨雨说完,瞪着通红的眼

睛看着他时,这才叹了口气:「师姐,你丈夫……不应该啊!」

「平川,事到如今,我也……」杨雨哽咽了一声:「你看看,能不能……帮

帮我!」

「师姐,你们欠下的这可不是小数目,坦白说,我虽然撑着这样的一个场面,

但是……」董平川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平川,如果你能帮我这个忙……我……我……」

「师姐啊!」董平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你还记得吗?当年我给你的信里

说过什么?你原本可以……」他指了指办公室的四周,然后两手的手掌指向自己

身上那身华贵的西装,「这一切,你本来可以拥有这一切的!」

杨雨深深地低下头,良久,也长叹一声,她站了起来,缓步走到董平川的身

边。

「平川,难为你还记得当年说过的话……」她缓缓地蹲下身子,「我当年有

眼无珠,看不出你是条蛰伏的飞龙,现在也不去说它了,平川,你帮我这一次,

我……我可以……」她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身子贴向董平川,人到中年,杨

雨当然再没有当年的窈窕身材了,一米六五的身高,身材略显得丰腴,但是丰胸

肥臀,也更有熟女的韵味。

「师姐,你……你这是……」感受到杨雨那具熟透了身躯散发出来的迷人香

气,董平川心神不由得一荡,但他急忙向后一缩,伸手挡住杨雨,就在此时,他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急忙一个转身,拿起了电话。

「喂!」

「董总,李小姐在外面等您!」秘书的声音响了起来。

「哦!让她进来。」董平川说完放下了电话。

转头看向有点不知所措的杨雨,董平川笑了笑,说道:「师姐,我这还有点

事忙,你丈夫欠的那笔钱嘛,我真的是爱莫能助……要不这样吧!我手下可能有

认识那些放贷的,我让他们去说说,这利息呢,肯定可以给你们减一点,还有我

会让他们短期内不要去找你们的麻烦,不过……剩下的那些,还是要你们自己再

去想办法啊!」

「平……谢……谢谢!」此刻的杨雨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本来还想苦求两

句,但此时她却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办公室,「我……我走了……」说完转身就向

外而去。

「师姐,你的包。」董平川拿起杨雨落在椅子上的坤包,追了上去,杨雨点

了点头,接过包就往外走。这时办公室的们开了,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走了进

来,鹅蛋脸,身材适中,身上穿着一身排球运动服,短袖上衣白色短裤,把身体

包裹得前凸后翘,杨雨咋看之下,竟发现那女孩的身材相貌,多少跟当年在学校

里的自己有那么一两分相似。

见杨雨逃跑一般地离开了董平川的办公室,那女孩这才把门关上,然后走近

董平川,斜眼看着他,然后伸手捏住这位黑白两道通吃的大人物的脸颊:「是不

是背着我会你的老情人啦?说!那阿姨是谁?」

董平川嘻嘻一笑,双手在女孩高挺的胸脯上捏了一把,说道:「你都说了那

是个阿姨了,我又怎么会找这样的情人?」

「谁知道你啊?说不定董总您的口味独特呢?」

「我的口味可就只喜欢你这样的……」董平川已经在女孩的身上上下起手了,

心中暗忖,这玩女人当然还是要玩年轻的。杨雨虽然是当年他心目中的女神,可

现在都四十过半了,人老珠黄不值钱咯!为了搞她花那些多钱?真当自己是傻子

啊?何必呢?像眼前的这个女孩,今年才十八,正是最青春貌美的时刻,一个月

也不过花他个万把块就可以任他随便玩,要多浪有多浪!杨雨?还是算了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