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情妇爱玲住院手术其间的经历

京ICP0000001号2019-02-15 17:11:3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爱玲是我十几年前的同事,她离异不久就和我勾搭成奷了,成为我众多良家熟女情妇里最喜欢最宠爱的一个,为什么?因我俩臭味相投,当年她年近四十正值虎狼之年,我三十出头年轻有为,年龄一点也不妨碍我俩如鱼得水的性欢乐,她不但貌美,肤白,肉肉细嫩,屄毛茂盛,屁股圆润,要命的是她骨子里沉寑的淫糜,勾人魂魄的叫床,如泣发啼的媚态儿……她身体一向可好,把她肏了十几年,她似乎永远也填不饱,我也永远肏不够。以为我俩的日子会永远这样快活。但三年前夏天是个转折点,也是我要述说她因病住院手术其间发生的故事。

2016年夏季她在长沙赶会时突然晕倒送医,缓解后回家又去本市小医院住院检查也没查出个啥病,为了节省开支她要求出院了,出院当天,我去住病房接她,正值医生在查房问她病情,只见她坐在病床上和一个三十出头胖胖的男医生笑嘻嘻的娇诉她的膝关节老疼,男医生不以为然安慰了几句,一只肉手柔和的放她膝上抚摸起来,说没问题,慢慢就好了,并握捏她的手在手心,几乎同时我和男医生互看了一下。后来等她办完出院手续,她左手还带着住院标识手环,就叫我骑车带回值班室酣畅淋漓的肏开了。她性欲依然不减,肏屄有求必应,她身体似乎恢复正常了,为了保养身体她也不外出赶会了,2017年我俩甚至变本加利寻欢作乐,性交次数竟创了历年新高,也许乐及生悲,渐渐上床她不是腿疼,就是胸闷,甚至抱压她奶疼叫唤。做爱很是扫兴。

2018年初,她去本市大医院挂专家门诊,特别挂了胸内科资深教授级专家,一个年愈七十的张教授的号,检查结果是肺结节,但并不严重,张教授医嘱观察。她一反常态异常敏感,非要动手术切肺,结果大伤元气。一夜发白人憔悴,瘦了整整十几斤,成日怨天怨地,多愁善感,恍惚不安,犹如祥林嫂一般,其间,她因恐惧害怕多疑,经常私下里找张教授复查,对老头百般的讨好奉承,张教授很是受用,总是单独仔细的为她查体,耐心开导安慰她,每当此刻她就十分的乖巧听话,对张教授更是言听计从。我也对她百般照料呵护,给她做鱼吃买营养品补身,她渐渐有了气色,患难之际见真情,她也感动粘我不放,整天“老公”相称。要我陪她说话揉腿,听她讲述治病前后的一幕幕经历……

她说张教授是建议她保守治疗观察的,手术伤身风险较大,是她坚持要手术切除,总怕万一病变癌细胞扩散,在她坚持下张教授安排了转院手术。由年轻的医生主刀,她说人进了医院手术室和牲口没两样,医生把病人也不当回事,她是当着众多大夫的面脱光换的病号服仰卧手术床,内裤是不能穿的,麻醉后什么也不知道了,术后醒来几乎赤条条的,她的主治医生是个中年医师,不拘言笑,住院期间她经常去找他询问术后身体的不适,开始还对她不错,有次单独找他复查时诊室就她一人,上了诊断床他把诊室门关上了,让她把上衣扣子解开,裤带也解开,她犹豫了下就无奈依他了,他一改平时的冷面,一手捏抚她的手,一手在她胸脯肚子上轻柔的按摸,关切的询问她有什么感觉,让她有什么不适告诉他,她欲言又止,欲摆不能,因为她本性风情,哪经得住男女如此心照不宣的淫糜调教,竟本能的“嗯嗯”娇嗔有点疼,她一下失神迷离了,他是她的主治医师,她有求于他,而此时此刻正在给她温柔的诊查……她本能的闭着双眼,狡黠的瞄了一眼他,男医生正色迷迷的看着她。她说自已也没主意了,只希望他适可而止查完算了,哪知她的顺从使男医生得寸进尺,他手一下伸进了她的内裤,她本能的用手抓住他的手,“干啥呢?放开!”挣扎着要起身,哪知男医生没有收手的意思,压低声淫笑说“你说干啥?你误会了,查一下腹部,马上就完了。”爱玲涨红了脸不从,两手僵持着,“松手,我不查了!让开!”男医生佯装放手,突然一手搂住她斜起的身子,咀对咀索吻,一手挣脱她的手强行抠进她屄毛茂盛的阴道抠挖起来……喘息着说“别装了,屄水都出来了!”他的话一下把爱玲激怒了,她甩手一巴掌抡了过去,男医生一下懵了,慌忙收手开门溜走,她发呆了不知所措,下床提裤扣衣离去。此后,男医生没给她好脸,处处找茬刁难,她无可奈何早早出院了。又找张教授复查,并隐瞒了男医生的丑事。我听的浑身不是滋味,喝了醋坛子一般,酸恼怒火,他妈的玩我的女人!但又津津有味看了黄片一般淫欲难熬,我又问起小医院那个年轻胖医生是不是也对你有意思啊,她笑笑否认。其实我知道她的德性,本性风情貌美的她骨子里就爱招惹男人。

我实在受不了了,在她术后不到百天,在我反复纠缠下,她便忍着伤痛,仰卧沙发脱了一只裤管,满足我饥渴难耐的淫欲,任我钻她大腿里吃屄过过瘾娇哼发啼……不久便任我摆布了,让我轻轻的跪着肏她,娇嗔别压她伤口……爱的滋润和性福,再次激活了我俩淫荡下流的本性,她更是声色毕露,身无力,心还浪!赤裸肉身八字大开,任我拍照录像,主动双指拨开阴唇娇嗔“老公,帮你掰开屄屄舔,嗯嗯,舒服,啊呀呀……老公,你不是说买那个日本的东西吗,以后买了塞着舔……老公,屄屄痒的很……”她如此放浪,我舔的肆无忌惮,双手抓捏她腹部的软肉,嘴巴紧贴她毛浓浓的屄口,舌尖不断括舔她阴道阴蒂,把她细软的阴唇连屄毛吸吮发出“啧啧”声响,舔的她喊爹叫娘蹬腿扭臀,才依她上床放进去肏屄,我肩扛她双腿,看着身下年过半百,头发花白病怏怏的漂亮情妇,淫糜兽欲更旺,粗壮的阴茎塞满她的小屄狠插猛顶,毫无怜惜,肏的她闭眼摇头浪喊“老公,肏我,屄屄痒,快肏我噢,肏!肏!舒服,舒服,”她抬头看着我大力的肏,问她能看清不?她说看着呐,直至我发狠肏到底全射她老屄最深处,她还俏皮的说:“咕嗵……咕嗵……多的很,好浓啊……”

近期的贪色纵欲,她本已好转的左奶侧伤口又隐隐作疼,她儿子还算孝顺,出差前又上网还是挂了张教授的号,这个年逾古稀的老专家开始就是她治疗方案的主治医师,预约复诊的前天她就约我陪她去医院,顺便去药材市场买点西洋参补身,并告诉我儿子出差走了,我心领神会,下午黄昏就赶去她家,给她买水果鸡蛋,晚饭后一块手拉手陪她走路逛步行街健身,天黑很晚才回家,当晚她很开心,一回来便烧水叫我洗下身,并亲手给我阴茎抹香皂,翻开包皮轻揉慢捏冲洗,她洗完也赤裸下身上床仰卧横陈,双腿大开,夏夜雨后的阵阵凉风从窗口飘来,路灯的残光也星星点点洒落在席梦思上老女人丰腴的肉身上,好一幅淫糜的油画,我立马蹲扒床边,她将屁股就挪过来了,我埋头钻进她大腿里便津津有味的吃开了……她失神的叫了声,我便更卖力的吮舔她的阴蒂,双唇尽可能的陷进她阴道吸吞如草莓状的肉块,她会惊叫“啊,疼疼,轻点……”我便百般相哄双唇改卷吸她薄薄的阴唇,舌尖轮番刮舔阴道上下两端,她非常受用舒服吟哼“啊哈哈,老公,屄屄痒……”双手便来帮忙拉扯毛呼呼的阴阜,求我肏她,失控时她也不管房间和院子近在咫尺,放声浪喊叫床“老公肏我,肏,肏我的屄,舒服,喜欢,屄给你,”当晚肏完已午夜时分,又累又困。

天亮吃了点东西我先去市场车站等她,买了西洋参吃了午饭便按约带她去医院复诊,到了她问我先走还是一块去门诊,我想陪她,就一块上楼取了票直奔诊室,门牌上“张xx教授”,她熟门熟路直接进去了,只见一个高龄老头正给一女病人说话,他就是张教授,满头灰白长发梳理成型又乱,灰暗的脸庞老年斑丛生,医生都不健康还看病?我正疑惑的想,她立马娇媚啼声的和张教授搭讪上了,“张教授,又来麻烦你了。”老头底声让女病人稍等,便笑着小声招呼“小玲,你来啦?”便问起她病情恢复的情况,而她答非所问的讨好老头,夸他人好是她的救命恩人,诉苦病痛求怜矫情,我懵了,心里酸溜难忍,知道她老毛病又犯了,又装平静询问几句,几分钟后张教授示意上诊床查查,她便听话的悄悄躺上了靠墙的病床,随着“嗤喇”一声响,老头挥手将布帘拉上也钻进去了……我心也吊了上去,布帘很严实,我竭力侧耳静听,几乎什么也听不到,他俩的说话声很轻很低,只听到她间断的故意压低的“嗯、嗯、”发嗲声,或简短的柔声低语,布帘内充满暧昧气份,布帘外冷落一边的女病人低泣落泪,冰火两重天啊……时间一分分过去,好似漫漫长夜,我闷的透不过气来,煎熬,亢奋,五味杂陈,近半小时后终于听到说话声起布帘拉开了,她侧身右脚慢慢落地,左手拉起掉到腰下的裤子,她面色羞涩故意掩饰很不自然,心情好了许多,系好裤带,又娇声对张教授谢了又谢,要请他吃大餐,互相调笑逗趣,并问了下次复诊时间,又去拍了个片让张教授看了,没啥大问题。她才依依不舍和张教授道别离开。

下楼时我估意问她检查经过,她说今天老头又捏她两个奶头,问她有感觉没?她说右奶头有,左奶头不明显,她还问为啥还要捏奶头?并告诉我头次复诊也捏了,一点感觉都没有木木的。我听了既酸又亢,竟道貌岸然的说捏奶头肯定为了检查的需要嘛,我又问她下床时咋裤子都掉了?她立马说没有,只解开裤带张教授按按肚子,我说“他摸你底下了没?““胡说啥呢,只摸摸肚子”,我又挑逗说“为了让他好好给你看病,让她摸摸屄也无所谓,这种事医院多的很,大家不好意思说摆了,你手术时那个主刀大夫的事你忘了?”,“别胡说,张老头都七十多了,那还有那……估计都不动她老伴了……”。我俩一路调笑出了医院送把她上车回家。

当晚到家心情久久不能不静,想起她自从生病住院后发生的一幕幕猥亵情景,眼前总浮现白天门诊布帘里的幻影:张教授一双核桃皮的老手布满暗青色的血管,一手抚摸着她白软的乳房,双指捻搓两粒粉红色的小奶头,严肃的表情里掩盖着意淫询问她疼不疼?另一只手悄悄的按摸她丰腴肥白的肚子询问有啥感觉,她欲摆不能,欲拒还羞,遮遮掩掩,嗯嗯哼哼,她神情迷离……张教授的手已不知不觉伸进她毛呼呼的内裤里……我越想越亢奋,欲火煎熬难忍,立马微信问她到家了没,不一会她发来语音“老公,我已下车到铁道口了,放心吧”。当晚辗转难眠……把网上医生猥亵病妇的案例一一发给她看,她却对此不以为然。

第二天,我无论如何也按耐不住了,特别想肏她,要是平常,前晚才肏完起码要过几天才有淫念,今天如打了鸡血发疯了,再不去她儿子出差快回来了,我休假也结束了,一早办完事便微信联系要和她爱爱,没回音,不久她又回话了“老公,你直接过来吧,天太热。”下午二点后老婆刚走,我后脚便骑车飞奔而去,她只穿短袖短裤光腿悄悄开门迎我,陪她说话聊天,给她揉捏隐痛左肩,并告知有一网友看上她夸她想肏她,她笑而不语,又挑起昨天张教授复诊情节,气份渐渐又暧昧淫糜了,我俩心照不宣,她让我去洗洗刷牙洗咀,我悄悄打开手机录音搁她床头,她的叫床声是少有的淫糜,不一会她也洗完赤条条进房朝天平躺任我变花样口交淫乐,告诉她屄水全吃进肚子了,她便娇嘀嘀哼哼要肏,我兽性大发塞屄扛腿狠奷,她叫床声更是风骚放浪,我一边肏,一边想象她仰躺病床,松开的裤档里张教授老手在翻江倒海,彼此喃喃淫语的景像,阴茎肏的爆胀,两眼欲火发绿,她双目迷离被肏的欲仙欲死,娇嗔腿困的很吃不消,我便放下她双腿,用双手端托她圆润的屁股,上下活动贴屄酣肏,“玲,要老公肏你吗?玲的屄喜欢让谁肏?”“要老公肏,屄是你一个人的,”肏的她喜笑颜开叫好!“就这样……就这样肏……舒服!”,我俩实在是太放荡了,看着身下老病妇被整的快散架了的淫样儿,憋了一夜的骚火终于全泄进我老女人的屄里,彻底征服解恨了。事后我开玩笑说,下次复诊我就不陪你了,这样你俩也能放的开了,把张教授关系搞好没坏处,她一下恼了“每次来张教授这复查我儿子就在旁边。”我说跟你开个玩笑的,心肝宝贝!

术后她一直在家养病,我也是三头二天往她家里跑,给她做可口的饭菜,对她呵护有加,每次又小心翼翼的把她肏舒服满足,如今她心情好了,气色也渐渐好了起来,她答应我一定好好养病,要和我再肏上十几年。回想起她住院手术其间发生的离奇事情,我感慨万分,人生无常,红颜当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