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西窗绿影】_0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0:0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二十多年前,住在乡下,都是一些破烂不堪的平房,建筑的都很简单,红砖 瓦房已经是上上之品了!

现在确实不同了!由于经济的繁荣、社会的进步、人们收入丰富、生活方式 越来越不同了,不论是乡村或都市,都盖起了高楼大厦,差不多的人都住的是楼 房或是公寓。

三十多岁的刘世勳,是一忠厚而又很少说话的人,他在一家公司中担任中级 的干部,收入不错。而他在公司之中也很忠于职守,从来也没有迟到、早退的记 录,如遇公差,从不过时的完成任务,因而由一个最起码的业务员,而升至目前 的稽察主任。

刘世勳虽然年纪已三十出头,但尚是孤家寡人一个,他有了事业,就想到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问题来了。

要想有后代,必须找个太太才有办法,而平时的他沉默寡言,什么事都不会 露在外面。

刘世勳上班,都是整整齐齐的,公司中的女同事们对他不敢勾引,因为他不 苟言笑,一派正经作风,小姐们都对他没有味口了。

在公司的稽察室中,有位赵忠,二十多岁,成天油头粉面的,人也很风流, 公司中的女同事好几个都被吃过豆腐,并且还带了三、四个女同事上过床。

赵忠已结婚,大大是一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叫做葛小芬,中学读三年,但是 没有毕业。

赵大太──葛小芬的学问是提不得的,她的学识是从报纸及小说中阅览的, 虚荣心比别人更大,跟老赵结婚两年了,但还没有小孩。

刘世勳在公司仅跟赵忠较谈得来,最主要的,刘世勳是赵忠的上司,多多接 近他,总会有些好处,故而常会聊上一聊。

中午要下班前,刘世勳把赵忠叫道︰「赵兄!,你下班后要回去吗?」

赵忠见主任叫他,连忙带着笑脸,说道︰「主任,有什么事呢?」

「没有什么事,我在想,下班后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我们到外面小馆子吃个 便饭,顺便聊聊。」

赵忠道︰「好呀!我请主任好了,不过我得先问,是公事还是私事?」

「当然是私事嘛!要是公事,就与你在办公室谈,何必到外面呢?」

下班的电铃声一响,办公室的女职员们像是被关在鸟笼里刚放出来,个个莺 声燕语地嬉笑着。

赵忠是这群女郎们取笑的对象,也是她们所喜爱的男人。这时一下班,三、 四个女同事都跑到赵忠的办公桌则,笑道︰「小赵,中午大太是否在家等你吃饭 呀?」

「我哪有那么好的精神来回跑呀?随便在外面吃一点就可以!」

其中有一位女郎,叫做彭娟娟的,长得很甜,而且身材十分均匀,一对桃花 眼睛,对人总是笑眯眯的,说起话来,老是喜欢把胸部向人一挺,一对豪奶挺得 高高的,使得对方都会忍不住的对她瞄一瞄。

娟娟笑道︰「小赵!中午请我们好吗?」

赵忠︰「好啊!请你们每人吃一碗阳春面。」

娟娟听了,把嘴一厥道︰「小气鬼!阳春面谁要你请嘛!」

赵忠笑道︰「各位小姐,今天中午请你们原谅,我实在没时间请你们,改天 好吧?」

其中一位叫魏莉芬的女郎,笑道︰「大概是小赵的老婆要来找他,所以端起 架子来了!」

赵忠道︰「那倒不是,今天中午主任要请我午餐,我怎么能拒绝呢?」

娟娟道︰「哦!原来是想拍主任的马屁,难怪哩!小赵!能不能告诉我们, 主任请你是为什么吗?」

赵忠笑一笑,纵一纵肩膀,表示他自己也不知道。

这几个女同事们,闹了一阵,围在赵忠的办公桌前,嘻嘻哈哈的说过没完。

这时刘世勳走了过来,魏莉芬首先看到刘世勳,就笑道︰「哎呀!真的是主 任来找小赵了,不是盖的。」

刘世勳就把头点了点,笑道︰「你们和赵先生如有事,就先谈好了,我可以 等一等。」

娟娟道︰「主任!我们是跟他开玩笑,根本没事,你们谈好了,我们去吃饭 了!」说着,她们都下楼去了。

世勳看看她们的背影,觉得每一个都很好,就对赵忠说道︰「赵兄,你真有 一套,这些女同事们,对你很不错吧!」

赵忠笑道︰「哪里!哪里!都是年青人,喜欢说说笑笑而已。」

世勳道︰「我也喜欢聊天,可是,她们就不和我多说话是什么原因?」

赵忠道︰「这……我就不明白了!可能是主任太严肃了一些。」

刘世勳听赵忠说他比较严肃,自己想想,这看法非常正确。平时为了工作, 而本身又是主任的职位,与同事们之间很少谈话,谈起都是一些公事,总是很严 肃的告诉同事们事情如何处理,从来没有轻松的语句。

世勳道︰「赵兄,她们都走了,我们去吃饭吧!」

赵忠道︰「主任先请!」

刘世勳不客气的就先走下楼,在附近找了一家餐厅,要了一些吃的,两人就 谈起来了。

世勳首先说道︰「赵兄!你结婚也有一年多了吧?」

赵忠笑道︰「是呀!快要两年了。」

世勳道︰「公司里的女同事,对你好像很有兴趣。」

赵忠听了后,以为是服务组的周小姐,叫做周梅花的和他很好,同时他俩已 有了肉体的关系,而被刘世勳知道了。

说起这位周梅花,是一位很漂亮的女人,二十多岁,长得很甜,有一头乌黑 的长发,一开口说话,总是笑眯眯的,脸上有两个酒窝,身材娇美,豪乳肥臀, 细腰藕臂全身无一处不好看的!说起话来,声音轻脆,加上了又会撒娇,给人有 一种美而娇和舒坦的感觉。周梅花在服务组之中,是第一号的花瓶,也是公司服 务客户最得客户们欢心的人物,因此她的成绩最好,主管、同事们都喜欢跟她交 往。

周梅花她喜欢活跃的男人,因此她看上了赵忠,赵忠年纪不大,成天油头面 粉的,说话也很风趣。不论在仪表或是与人相处,都是很有分寸。日久,周梅花 对他的印象十分良好,一段日子来,两人的感情越来越深,最后周梅花就与赵忠 上床了。

男女之间的关系非常奥妙,只要有发生肉体关系,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会接连不断的无数次。所以赵忠时常在太太面前,编了一些谎言,而赵忠又会另 想办法,想摆脱这不正常的关系,因为自己已有太太的男人。

赵忠听刘世勳的语气,对周梅花的事还不知道,就笑道︰「可能是我太随便 了,其实也没什么!主任,你也应该找一个对像嘛?」

世勳笑道︰「难啊!像我这种人,女人看了都怕,到哪儿去找?」

赵忠笑道︰「公司中有那么多的女同事,难道主任都看不上吗?」

刘世勳连忙笑道︰「不是!我觉得公司里的小姐个个都好,只是她们看我不 顺眼而已。」

赵忠暗想︰「主任大概是在想女人,算起年龄来,他已有三十好几了吧!就 拿话来引诱刘世勳,看看他的意思如何?」

赵忠道︰「主任,今年是二十九岁吧?」

世勳笑道︰「不止哦!已三十一岁了!」

赵忠笑道︰「看不出真看不出!依我看顶多只有二十七、八岁。」

刘世勳是个喜欢被拍马屁的人,见赵忠说他只有二十来岁,心中一阵舒爽, 笑道︰「这样说起来,我还不老嘛!」

赵忠道︰「在办公室里的女同事,常常都跟我说,刘主任大概只有二十多岁 吧。」

世勳道︰「都是谁这么说的呢?」

赵忠道︰「好几个啊!因为主任有一张娃姥脸,怎看都不显老,像小孩子似 的。」

其实,赵忠这些话是有一点讽刺刘世勳,意思是说,他喜怒无常,时常喜欢 打官腔同事中没有人喜欢他的,特别是女同事们还给他取一个绰号,叫做「人来 散」。意思是说,大家聚在一块聊天,只要刘世勳一来,大家都走开,所以叫做 「人来散」。

刘世勳听了很高兴,他自己以为同事们对他真好呢?

赵忠又说道︰「主任!依我看,你也该找个太太了!」

世勳道︰「不瞒你老弟,我是久就有此心,苦无良机呀!」

赵忠笑道︰「哎呀!你怎么不早一点跟我说吗?」

刘世勳听他这么一说,觉得像失去机会,就接着问道︰「现在我跟你说,是 不是太晚些?」

赵忠道︰「不晚!不晚!不知道主任的意思,是想哪一个?」

世勳道︰「我本身并不是有地位的人,主要是能找叫个女人传宗接代,我就 满足了。」

世勳道︰「老弟,今天我请你出来,就是要和你谈这件事,我觉得一年比一 年老,如再不找个老婆,大不像话。公司的小姐一个个都好,可惜的是她们看不 上我呀!」

赵忠道︰「不会!不会!」

一面说不会,一面心里在盘算着,既然刘世勳真想找太太,这是个大好的机 会,为什么不把服务组的周梅花介绍给刘世勳呢?

说起周梅花,真叫赵忠担心,因周梅花一到公司,就看上了赵忠,赵忠虽然 是有太太,但也被周梅花的美色所迷住了!没多久,两人就在一起,打得火热。

周梅花是个少女,既然已尝到男人的肉棒滋味,所以迷恋得好醉好痴。

赵忠的太太,也是一个年青美貌的女人,性的需要也特别强。

赵忠白天和周梅花,夜晚又要给太太搞上两次,日子一久,就有力不从心的 感觉。所以,他想要摆脱一个,但周梅花死缠着不放手,实在不容易。现在刘世 勳想讨老婆,何不把周梅花介绍给他。

赵忠向刘世勳说道︰「主任,你觉得我们公司服务组的周梅花小姐如何?」

刘世勳听到周梅花的名字,就笑得合不拢嘴了,把大腿一拍,翘起大拇指来 一比,就说道︰「周小姐是我们公司中,第一号的大美人,老弟!你是不是在吃 我的豆腐呀?」

赵忠道︰「我跟主任谈真的,怎么会吃豆腐嘛!」

世勳高兴得抓住赵忠的手,道︰「老弟,如果你真能把周小姐介绍给我,你 要我怎么谢你都可以。」

赵忠道︰「我不要主任谢,只是要我老婆打电话到公司找我,主任就说派我 出去办公事就可以了。想借这个机会到周小姐家,去帮主任办这件事」

世勳道︰「这一点问题都没有,只要你代我尽力,当然会为你圆说嘛!」

————————————————————————————————————

这是一个清静的夜晚,周梅花在等待着赵忠的到来,他们每周都有三个夜晚 相聚在一块。

赵忠和刘世勳商议之说,刘世勳满怀的高兴,回到他的住处。

赵忠下了班,急忙赶了回家,他的太太葛小芬正在等他。当赵忠进门,葛小 芬像蝴蝶似的跑了过去就把赵忠搂抱着,两只奶子在赵忠的胸前揉来揉去的。

小芬道︰「死鬼,今天怎么这么守时?回到家刚好五点半。」

赵忠被太太一抱,有些迷糊了,大门还没关上,赵忠就把太太抱在怀中,放 在大腿上,说道︰「想你嘛!所以尽快的回来了!」

门外邻居们的小孩走到门口,见赵忠两口子搂抱在一起,大家都拍手叫了起 来,道︰「赵叔叔搂赵妈妈吃奶呢?」

葛小芬听了,就往赵忠的身上打了一下,道︰「哎呀!死鬼!你怎么连门都 没关,让小孩子看到了,他们回家会告诉大人们,到明天一定会被取笑的。」

赵忠笑道︰「不要紧,两夫妻亲热,是正大光明的事嘛!」

葛小芬连忙去把大门栓上了,拉了赵忠的手,道︰「好人,我忍不住了,很 要命啊!」

赵忠在太太的小腹下面摸,穴水流出,把三角裤都浸湿了,他就问道︰「你 的这个浪穴,是不是又想被插呢?」

小芬笑道︰「人家下午两点多就骚痒起来了,真要命啊!」

赵忠道︰「昨天夜里才弄过的,哪有你这么利害的穴嘛?」

小芬说着话,便拉了赵忠上床,嗲声的说道︰「我不管!先插穴吧!好不容 易的把你等回来了,我都快痒死了。」说着,就去拉赵忠的裤子,伸手就去摸鸡 巴。

赵忠把鸡巴捣了出来,送到葛小芬的手中,小芬一把握在手中,问道︰「死 鬼!这东西怎么软软的?是不是在外面又跟女人胡搞过?」

赵忠笑道︰「我哪里来的女人?昨夜和你搞了两次,连上班都没精神!」

小芬道︰「你是个风流鬼!到处都有女人会找你。」

赵忠干脆把裤子脱下,说也奇怪,裤子一脱,那根长长的鸡巴又一翘一翘, 硬了起来。小芬看到,十分的高兴握在手中,连连的套动一阵,套得鸡巴更加大 也长了许多,龟头胀得和一粒鸡蛋一样。

赵忠一看,就说道︰「好太太!不要套了,再套精液会射出来呀!如射出就 不会硬了,你那个骚穴会痒死呀!」

小芬笑道︰「你这死鬼,不硬像一支棉花棒,硬了又像根铁棍似的,不安好 心,想把我一次给弄垮,你就高兴!」

赵忠笑道︰「太太!帮我吹个喇叭好吗?」

小芬笑道︰「你想死呀?吹出来了,不是又不能玩穴了?」

赵忠道︰「不会呀!我会忍住点,你吹得最好,我每天都想叫你吹一吹才过 瘾。」小芬把鸡巴捏了捏,感到坚硬起来,赵忠往床上躺下去,那根鸡巴翘得好 高。

葛小芬一看,用手抓住鸡巴,趴下身去,伸出舌尖,在大龟头上下就舐起来 了。

舐了一阵,赵忠的龟头,胀得红红的,也特别大,小芬张开嘴,把大龟头吸 到口中。赵忠感到一阵骚热,龟头奇痒,就哼着道︰「哦!哦!好美啊!」

葛小芬是个吹喇叭的高手,她把龟头含在嘴里,好像包住了一个鸡蛋似的, 用舌尖在里面猛舐一阵,赵忠道︰「哟!我的天啊,我这鸡巴好舒服喔!」

小芬舐吸一阵,就把头上下的摇摆起来,用嘴唇在鸡巴头上只是套动,口水 顺着鸡巴往下直流,赵忠道︰「好大太,快上来插穴吧!会吹得射精呀!」

小芬听说他要射精,连忙吐出大龟头,一把就把鸡巴捏的紧紧的,道︰「你 要是敢射出来,我把你的鸡巴给咬断。」

赵忠道︰「不要咬嘛!赶快上来,我插你的穴好了。」

小芬道︰「可以,但是要时间久一点,要是三、五分钟,不会止痒的,我会 叫你再搞第二次。」

赵忠暗想︰「这骚穴可真利害,老子的鸡巴硬的和铁棍一样,她还想插久一 点,可见这个穴已被插的很大了。」

赵忠道︰「太太!你坐在上面玩好吗?」

小芬坐起身来,笑道︰「死鬼!你要我插鸡巴,会把穴弄得好大。」

赵忠笑道︰「穴大才好,免得每次插的时候都会鬼叫的!」

小芬道︰「去你的!太大了我不要,找不到合适的鸡巴插是不会止痒的。」

赵忠道︰「我这鸡巴你已量过了,有八寸多长,还不够大呀?那你想要多长 呢?」

小芬道︰「当然是越长越好,如能再长一寸,我就满意了!」

赵忠心想︰「这个穴实在太狠了,像周梅花那小穴,又紧、水又多,每次插 她,都是弄得她猛叫,身子也颤抖的,说有多舒服就有多舒服。太太搞,她除了 猛喘气外就是骂人,说插得不过瘾,比起来,梅花要好的多了!」

赵忠刚开始要插太大的穴时,突然想到周梅花,和她搞穴,又温柔又体贴, 一弄进去,那股嗲劲真要人的魂都嗲出来了,舒服的程度,真是无法形容啊!

正想闭上眼睛想周梅花时,就感到太太骑到身上来了!

小芬用手扶正了硬鸡巴,将大腿一分,在鸡巴上把穴口对着龟头揉弄几下, 揉得穴中的骚水都流了出来。

小芬碰到龟头滑滑的,她用穴对准了龟头,用力往下一坐,叫道︰「哎唷! 死鬼,这鸡巴怎么那么硬?穴会搞炸了呀!」

赵忠笑道︰「你这人真奇怪!是你自己坐进去的,我又没用力。」

小芬咽了一口口水道︰「喔!死鬼!很痛的!」

赵忠听了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心里想︰「这骚货的淫水又多,一搞上就好像 尿尿一样直往外流。」

小芬听他一笑,就骂道︰「笑什么笑!老娘穴肉很痛呀!你就只会笑,这又 算什么丈夫呢?」

赵忠笑道︰「不就是你的丈夫嘛?」

小芬这时不再多说话,在上面就把屁股抬高,一下下的猛往下坐坐的穴里, 「滋!滋!」的直响。

赵忠听了心想︰「这穴也真怪,人家是女人在下面、男人在上面抽顶穴才会 「滋滋!」的猛响,她玩上面穴也会这样的猛响,真是怪事!」

小芬在上面抽顶一会,就趴在丈夫身上休息一会,同时把奶头送到赵忠的口 中,叫他吸着。

为了想早点解决插穴的事,赵忠就把太太的奶头吸到口中,同时用手在上面 揉弄。弄得小芬全身的发趐,她又忍不住了,又在上面猛坐起来,每坐一下,就 压一次,一定要把整根的鸡巴都坐到底。

插弄了半天,小芬终于累了,可是还没丢精,只是骚水淌得太多了,人累得 喘不过气来。

小芬喘着气,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啊!我累死了,我要在下面。」

赵忠被弄得兴趣也来了,就说道︰「太太!你厥高屁股,我由后面给你插进 去好吗?」

小芬道︰「要死喔!厥起来给你插是可以,千万不要插我的屁眼呀!」

赵忠笑道︰「不会呀!上次插你一次屁眼,你像杀猪一样的鬼叫,连隔壁的 太太都听到,好丢人的!」

小芬拔出了穴里的鸡巴,口中骂道︰「你这个要死的!上次屁眼被你插了一 次,老娘的屁眼痛得要死,三天都不敢大便,难受死了!」

赵忠笑道︰「是你自己要试试插屁眼的嘛!所以我才顶进去。」

小芬道︰「不要插屁眼了,一次人都快死了,屁眼实在不敢玩了!」

赵忠笑道︰「等到哪一天你屁眼再痒,我买些滑润油来,抹在鸡巴上给你弄 进去,保证不会痛。」

小芬道︰「去你的,屁眼太小了,抹油也会插得开花!」

说着,小芬就把穴水擦擦,爬在床上,厥高了屁股,等赵忠来插穴。

赵忠一看,太太已经把屁股厥高了,他连忙靠上去,往她的屁股后面跪了下 来,双手搂着大屁股,用手不停的在摸。

摸得小芬连心尖上都痒起了,就叫道︰「好哥哥!快插嘛!我急死了!」

赵忠挺起长鸡巴,用手拨开她的穴口,大鸡巴对准红洞,一顶而进去。小芬 把大鸡巴弄了进来,把嘴一张,喘了一下,道︰「唉啊!死鬼!你好狠啊!穴会 搞炸了呀!」

赵忠的鸡巴一捧就插到穴里,他就扶着小芬的屁股猛顶起来了!小芬被他一 抽顶,全身都舒坦的,但是穴又响起来了,这次的响声,和刚才的不一样!

现在是「咕唧!」「咕唧!」的在响,好像鸡巴顶在油里一样。

一阵猛烈的抽顶,小芬被插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只是猛喘,想要浪叫,但叫 不出来了,只是全身发趐,趐痒无比,一口口的猛吞口水。

突然之间,小芬觉得全身都在颤抖,穴里一阵阵的抽,穴眼一张,阴精大量 的往外猛泄。

赵忠一看,穴口一咧,又感到小芬把穴用力一夹,硬鸡巴猛的一硬,龟头奇 趐全身也一阵抽搐,一股股的热精,对着穴心口猛射了进去。

小芬一泄精,跟着赵忠的精液猛往穴心上射,烫得浪穴有说不出的舒坦,想 要骂人,也骂不出来了。她只好厥着屁股,把头趴在床中间,人就迷迷糊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