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神雕倩影】卷02131-134作者浮生似梦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1:4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字数:18904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31章娇娘的极限诱惑

杨孤鸿把阿蜜依抱到光照处,里玉和明玉则跟在他的身后,洞里的人从他们的对话中,知道他们又要干那种伤风败俗的丑陋肮脏的事——且不在黑暗处做,偏偏要在这洞里唯一的亮点上做那种事,这令洞里的其他人感到这些人比「那种事本身」还要肮脏。

权衡道:「你们要做事,也要顾及别人的感受,这里就没有暗一点的地方?偏偏要到进唯一的光亮处?」

杨孤鸿不屑地道:「娘娘腔,什么事?我就喜欢这里,因为这里看的清楚,总不能让我在黑暗里乱搞一通吧!我干,你娘娘腔的,待会看了我的老婆们的身体,我不找你算帐,便宜你了,你还在这吱吱歪歪?」

「谁像你那么变态、那么无耻!你以为我们想看?最美的女人,在我眼中,也是一堆狗屎。」

权衡骂道。

杨孤鸿放下阿蜜依,走到权衡面前,道:「你是说你不喜欢女人?你他妈的才变态,哪有男人不爱女人?除非你是性无能,再不就是像施竹生一样割了。哪,让我看看你下面是否还在!」

他伸手就往权衡的抓去,权衡闪避开,尖声骂道:「杨孤鸿,你再敢乱碰我,我就砍了你的手!」

「真是令我怕怕的!砍了我的手?我干,你还没那个能力,等你有了砍我的能力,再到我面前放屁,别以为我这个天才拳王是水做的,老子是铁打的。」

权衡突然道:「我抄你全家,灭你全族!」

杨孤鸿笑道:「约,你以为你是谁?皇帝老子也不敢对我这么说,干,我还皇帝老子的所有婆姨呢!叫他戴无数顶天大的绿帽子,以后做皇帝的都是老子的后代,我呸!看不顺眼就别看,也没人叫你看,等你饿死了,看你还能不能尖叫?娘娘腔!我就不烤鱼给你吃,叫你饿死,有种就吃生鱼!」

他转身走了两步,又回头好笑道:「当然,如果你求我,我或许会给你一两条烤得半熟的鱼,呵呵,一边是鱼香,一边是鱼腥,你说好不好?」

权衡骂道:「杨孤鸿,大烂人,我死也不吃你的鱼!」

「不吃最好,我们自己吃,谗死你,娘娘腔!」

杨孤鸿觉得胸口的闷气全去了,就跑回三女面前,道:「不用怕他们,他们长着男人的模样,却都他妈的娘娘腔,像是没了下面的,当他们不是男人就成了。在女人面前脱光光,你们应该不怕吧?」

明玉道:「可他们终究是男人。」

杨孤鸿又道:「如果能出去,我就把他妈的鸡鸡全部割了,让他们像施竹生一样,不就结了?」

「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谁叫他们看了我的女人的身体?我割了他们的鸡鸡,让他们每想起你们的身体就发,可又不能真干,那就叫闷!闷是会死的,让他们闷死,哈哈……」

他笑得真是——无耻、奸恶。

洞里的人简直被他打败了,此人,真是……无法形容,所有用来形容「烂」的词都拿来也形容不了他,只是非常非常的确定,绝对「烂人」一个。

他们竟然要和一个「烂人」活埋在这里,且还不知道要待多久?

真希望早点死啊!

杨孤鸿却不管他们的感受,什么烂人?他是天才。天才,懂吧?不懂的人,才是烂人!

他道:「你们也把衣服脱光吧!像我一样,多潇洒,多自在。」

「我们怕冷。」

三女随便找了个理由。

「什么?你们怕冷?我男人一个都不怕你们怕什么?听说女人很耐冷的,来,脱脱,要洞房了,怎么还穿这么多衣服的?」

「可是洞房之前不是要有轿子、要吹打、还有红盖头的吗?」

有这回事?为何我以前和那么多女人洞房就不用?杨孤鸿糊涂了,他道:「一定要这些?」

「是呀!这里没有这些,我们怎么和你洞房?」

杨孤鸿道:「轿子可以省的,吹打嘛!这里也难找,就用我唱歌代替——」

「不,不要你唱歌,吹打也省了。」

几乎所有的人都反对他唱歌代替吹打。

杨孤鸿思考道:「你们做事好麻烦,现在竟然还要红盖头,到哪里找呢?」

他盯着三女的胸部,瞧瞧,没有红色的,又往地上看看,菲沙的肚兜竟然是红色的?可惜被他撕碎了。

又瞧瞧一直不言语的梦姬,心想她的肚兜是什么颜色的呢?

「喂,金发的,你的肚兜是什么颜色的?」

梦姬道:「乳白色的。」

乳白色的?这不是在难为他吗?他就对三女道:「没有红盖头,怎么办?」

阿蜜依松了一口气,心想终于把这劫躲过去,道:「那就等出去再洞房吧!」

杨孤鸿道:「不行,谁知道还能不能出去?是老婆,不洞房怎么行?我说,不要红色的行吗?其他颜色好不好?」

「可也不是盖头——」

「能盖就成了,老婆们,快点脱衣服,我要和你们洞房了,不然,这光亮一消失,就不好玩了。」

「我们不喜欢光亮。」

「可我喜欢!你不知道男人的是靠视觉来提升的吗?男人都喜欢看着女人的身体……」

他搂着阿蜜依,道:「她们两个自己脱,我帮你脱好吗?」

三女头垂得很低,阿蜜依轻声道:「我现在把所有的都放弃了,这是我守了一辈子的,你以后别负我!」

「我如果要负你,也不会要你!」

杨孤鸿的手伸过她的后背,抚摸着她的嫩滑,手指捏拉住她的肚兜的背带,脸靠在她的肩,轻轻地吻着她的肩,慢慢地解开她的背带,在她耳边道:「虽然我也觉得我们之间很急,然而,在这洞里,今日不知明天的事,所以我想让你们成为真正的女人,我的女人。」

他把阿蜜依的肚兜脱褪了下来,露出阿蜜依精美的上半身子,诚然,年龄并非阿蜜依的敌人,在她四十岁的身体,却保持着二十岁的丰挺和美丽,她的胸部很高挺,像圆锥柱一样,高挺而不下垂,连半点下垂的状态都没有。杨孤鸿的手从她的背移到腰腹,她的腰部还是很圆润结实,没有半分老态和多余脂肪。

他的手又移到她的胸部,阿蜜依的眼神中一阵紧张,身体传来阵阵瘙痒,上半身不自觉地向后倒倾,杨孤鸿的左手从后面托住她的背,右手轻按在她丰挺的胸部,感到软中带着脆硬,这是因为她的胸部从来没被男人抚摸过的缘故吧?

他看了看其他两女的,此时两女已经把上半身的衣物全褪去了。

里玉的身子比较消瘦些,她的胸脯不大,却也很坚挺,像两个碗儿盖压着,嫩腰细小而带劲;明玉的却是标准的半球型,她的腰部要比其他两女丰满些,却不显肥,是那种看起来挺有肉感的女人。

三女的肌肤都白嫩的像十八岁的少女,未经过的她们,身体很多地方都保持着少女的韵味。

「为什么你们要等到我来,才肯对男人献出你们珍贵而美妙的身体?」

里玉和明玉继续垂着脸,羞羞的脱着她们的下半身……

杨孤鸿的耳边响起阿蜜依的柔甜声音,「也许我们本身就生为你,否则,我们很难解释,守了一辈子的身体,为何在相遇没多少天的情况下,便毫无保留地献给你。其实,以前我也想献身给啸天,然而,他没有要,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女人。我们出现得太迟了!他不象你,可以同时爱上许多女人,他只爱一个!」

「我想问的是,你现在还爱他吗?」

「爱。但我想,和对你的爱,有了区别。」

杨孤鸿道:「什么样的区别?」

阿蜜依道:「我分不出,但我敢献身给你,任你为所欲为,这就证明了,你在我心中的某种地位已经得到肯定,你懂吧?」

「我不懂,我只懂你即将是我的女人,则你以后不得爱上任何男人,你的心以及你的身体,都是我专属,这一点,希望你能明白。我是个很贪心,很霸道的男人!」

「恩,这些我明白,以后我们就只是你的人,可以了吧?」

杨孤鸿说话的同时,已经把阿蜜依的三角小裤褪去,在不知不觉中,他完成了所有的脱衣动作——也许是脱过太多女人的衣服,所以做起来特别的顺手,特别的迅猛,习惯成自然嘛!

他看着的三女,直流口水。

阿蜜依的双腿显得比较修长圆润,双腿根处,并合在一起,没有半点缝隙,在那里生长着整齐的三角形的蜜毛,乌黑而光泽。

里玉的双腿长而坚韧,的毛比阿蜜依的还要浓密,黑茸茸的布在她的三角地带。

明玉的双腿丰满而匀称,双腿之间淡淡的毛坚成一线生长,那两瓣肥唇像隆起的两片玉石,紧紧地夹出一道缝儿。

三女都羞得垂头不敢看杨孤鸿……

杨孤鸿弯腰把她们的衣服铺在地上,然后捡起她们的肚兜,盖到她们的头上,笑道:「这不是有盖头?虽然不是红色的……」

他又逐一把肚兜取下,分别在三女的脸上吻了一下,道:「现在仪式完成,开始进入正题。」

「真是不知羞耻!一个色狼,三个!」

权衡在黑暗处骂道。

杨孤鸿全当没听到——干!让他们看着干着急,让他们闷去!

杨孤鸿把阿蜜依压在铺好衣物的地上,其他两女也坐在他们身旁,他伸手在其他两女的胸部个抓了一把,心里直叫爽,然后就专心对付阿蜜依了。

他先和阿蜜依来了个长吻,弄的阿蜜依只顾喘气,然后手抓着阿蜜依挺拔的,用嘴含着她淡红的蓓蕾,轻轻地咬着。

阿蜜依受不了这刺激,呻吟出来,「喔喔,好痒……」

杨孤鸿又悄悄地移另一只手到她的,那里已经湿润了,虽然阿蜜依四十岁了,可她毕竟还是,未经过男人挑逗的她,怎么经得起她爱的人的抚摩?

她的很快地被挑起,脸晕劲红,身体渐渐发热,鼻息也变得浓重了。

杨孤鸿的手在她柔湿的私毛上抚捏,他故意揪着一根体毛,轻轻一拉,阿蜜依就喊一声「痛」那双因动了情而变得妩媚的双眼瞪了他一下,道:「别拔我毛,我会痛!」

杨孤鸿得意之极,把她的手拉到他的阳根上。

阿蜜依一握,惊道:「为何突然间变这么大了?我怕……」

此时,他的手分开她的外唇,在她的之间来回地划磨着,嘴却舔吻着她的,弄的她很不习惯,她扭动她的腰身,杨孤鸿却压得她更紧。

阿蜜依道:「噢……噢……不要咬我那里……啊……你的手指……」

原来杨孤鸿已经悄悄地把食指她的缝道,透过她的两片嫩嫩的花瓣,抚弄她湿湿的温热蜜道了。他的手指触碰到她的,便让手指穿入那小小的膜了……

「痛」阿蜜依轻吟道。

她把双腿夹得紧紧的杨孤鸿的手指抽出来,分开她的双腿,一只膝跪在她的双腿之间,道:「你别夹着双腿,会更加痛的。」

阿蜜依果然依言不敢再夹着双腿,微微张开的双腿之间,那蜜道的花瓣的嫩红便隐约可见,那里曾受到杨孤鸿的手指的挑弄,已经微微张开,像两瓣薄嫩的蚌肉,蠢蠢欲动。

杨孤鸿的身体往后移,双手按在她的双腿之间,俯下头去,就要吻她的,她叫道:「不要亲那里,好脏的。」

杨孤鸿道:「我倒觉得很香甜,呵呵。」

他的双手移到阿蜜依的,盯着她的,在她的三角形的黑色体毛之下,是嫩白的肌肤,那里的肌肤几乎没有变色。

是清一色的嫩白,她的适中,那外唇也不厚不薄的,雪一样的白令她的看上去极是迷人。

他的手就掰开她的外唇,在里面隐约有着水的光耀,两瓣嫩唇红而鲜,紧紧地合在一起,外唇之上的小肉粒黄豆似的大小,肉粒粉嫩,杨孤鸿看的性起,便用指尖去挑逗。

阿蜜依的敏感点被碰着,那娇体就像触电般地颤了一下,酥痒的麻迅速传遍全身。

「噢……噢……」

一阵涌意,液再增,润湿了杨孤鸿的手指,他的脸就埋了下去,埋在她的,她的体毛弄得他的脸痒酥痒酥的,他就用脸去磨她的,阿蜜依受此一弄,更是不得了。

那液不停地流,她羞得掩脸,可掩脸顶什么事?

杨孤鸿的舌头伸了出来,顶开她的外唇,那舌头就像灵蛇一样。

在她的蜜缝里上下滑动,不时地碰触着她粉嫩的花蒂,有时更是滑入她的两片花瓣,搅拌着她的壁肉,阿蜜依被这一扰,圣女也要变女了。

「……好痒……难受……」

她的双手竟然不顾羞耻地抓住杨孤鸿的头,把杨孤鸿的头按着。

杨孤鸿的嘴里品尝到她的液的味道,知道她已经作好了充分的准备,想不到这守了四十年的女人,竟然在不到两下子的功夫就欲浓了。

他转眼一看——不看还好,一看实在是出人意料,原来里玉和明玉竟然学着他和阿蜜依的样子,明玉正在舔里玉哩!

杨孤鸿惊道:「你们?」

里玉呻吟道:「我和明玉以前也这样过的。」

「那你们还是吗?」

「当然,我们都没有弄出血的,而且也很少,只是某次睡在一起时,发觉这样其实也很好……」

杨孤鸿不再理她们,身体爬了上去,吻了阿蜜依,道:「我要进入了,你忍一忍。」

阿蜜依紧张地道:「会不会很痛?」

「当然很痛了,他那东西那么大,荡女都受不了,何况你们是?」

菲沙又忍不住说话了。

杨孤鸿这次却没骂她,他对阿蜜依道:「会有一点点痛,很快你就会喜欢的。」

「那你进来吧……要……要轻点!」

阿蜜依的双手放在杨孤鸿背部,紧抓着他背上的肌肉,美丽的娇体在光亮下发着汗水的光耀,颤着初次的羞怯。

杨孤鸿侧挺耸起臀部,巨根顶在她的口,来回地顶划了一会,磨得他的龙根湿润了,他的手就握着阳根,轻轻地往她的口挤进一点。

她就皱起了眉,呻吟道:「痛的……」

杨孤鸿停止动作,让三分之一的龙根包在她的里,左手撑地,右手抚摸着她慌慌的美脸,柔声道:「别怕,只进去一点点。」

阿蜜依惊道:「什么?只进去一点点,我以为全进去了……那不是更痛吗?」

杨孤鸿道:「是呀!你怕不怕?」

阿蜜依道:「怕。」

杨孤鸿的臀部立即往下压,那包在她里的巨物便往里挤进。

她感到火烫的物体正强硬地塞进她的空间,她开始越来越痛,那种感觉好紧,就像她的被撑开一般。她想推开杨孤鸿,但又觉得这是不应该的,因为她和他做这事,是她自愿的呀!怎么能一开始就反悔呢?不,一定要坚持到底。

她就紧张地等待着那痛苦的一刻……

很多女人都会面临那一瞬间的,别的女人都能忍受,为何她阿蜜依不能忍受呢?她又不是小女孩了,她一定行的。来吧!杨孤鸿,我等着你的爱!

阿蜜依在心里叫喊着。

杨孤鸿却知道她是初次,所以没有突然闯入她的最深处,而是先让她适应他的尺寸,然后在浅处轻轻地抽动着,那巨头把她的外唇撑开,在他的龙根小幅度出入间上下耸动。

液从她的耻骨流了下来,直流到她的股间。杨孤鸿的右手伸到她的底下,沾了一些液,然后抓住阳根,来回地摸握了一下。

把液涂到火烫的龙根之上,以便待会进入时避免产生太大的摩擦,那样会令初次的阿蜜依更加痛苦的,虽然她的已经完全湿透。

阿蜜依屏息等待,却不见那痛来临,便道:「怎么不痛呀?」

真他妈的幼稚,还没进去,怎么会痛?

杨孤鸿笑道:「傻瓜,就会痛了,别哭喔!」

「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我还哭?啊——」

就在她说话的同时,杨孤鸿的巨龙突然顶撞而入,把她的完全地撕裂,那种初次的裂痛令她痛叫起来,她的全身在刹那间痉挛,全身僵直,猛地又一松,哭了起来。

「哇呜呜……好痛啊……」

杨孤鸿停止了动作,让巨龙深埋在她的里,感觉到那的颤动,令他觉得爽快之极,他道:「你不是说不哭啊?怎么哭了?」

阿蜜依哭道:「我第一次不哭,菲沙哭得比我还惨哩!我就要哭,就要哭……哇哇……」

「好吧!你哭你的,我干我的,我所遇到的女人中,没几个不哭,正常的很。」

他于是轻轻地抽出,然后又慢慢地顶了进去,如此几下,那在她蜜道里滑顺了,他就又增大尺寸,阿蜜依立即反应过来。

「哇……呜呜……不要再大了……要把我撕裂了……我不要啊……不要像菲沙……」

「好吧!我不增大了,你忍着,我要冲刺了。」

他双手撑地,把前半身撑起来,那臀部便开始挺耸,巨物像一条铁棒一样,在阿蜜依的里出入,洞里的其他人不知有没有看,但里玉、明玉看着却暗惊,料不到小姐那小小的竟然能容入这巨物——简直像她们的手臂一样粗了,这为何变得那么粗了?

她们开始为自己的担心了,明玉道:「他的那么大,我们行吗?」

里玉叹道:「小姐都行,我想我们应该行吧!等下他进来时,可能很痛,你看,小姐哭得真凶哩,不像是假的。」

「本来就不是假的,你们两个待会一定要哭。呜呜,小混蛋,你进入她们的时候,一定要变得更大,痛死她们才好,让她们没命的哭,否则她们会笑话我的。」

杨孤鸿狠狠地顶在她的,弄得她一阵狂抖,他道:「有这回事?好的,待会,我插得她们哭哇哇……」

「哇……哇……好痛……你撞到我了……」

「哪里?」

阿蜜依指着她的道:「就这里,啊……你轻点……」

杨孤鸿道:「我换过姿势可能好些。」

他翻身下来,躺在阿蜜依的左侧,左手抬起阿蜜依的右腿,只见那被的鲜血淋透了,他的上也被血沾染,像一条血龙似的。

他把阿蜜依的身体向右倾,让她侧睡着,然后把顶在她的洞口,突地往前一挺,「嘘」的一下,就没入了阿蜜依的里,往后一撅,那又出了大半,接着又往里一挺,阿蜜依一双泪眼,经过这么一阵的交欢,露出了些许的春意。

「恩……恩……好深……」

杨孤鸿道:「这样子还撞着吗?」

「撞不着了,可还痛的……」

「当然痛,别忘了这是你的初次,若不痛才有鬼哩!」

「我血还在流着,你敢说我有鬼?」

杨孤鸿又了几下,道:「算是我错了,阿蜜依给我的是最初,没有半分假的啦!」

「恩,这还差不多……恩……恩……还是痛……你快点可能就不是很痛了。」

杨孤鸿一听,来劲了,那巨物忽地又增大,阿蜜依强呼一声,杨孤鸿的边迅猛的在她的蜜道里出入。

那种摩擦的快感渐渐地把她征服,她慢慢地进入颠峰的状态。

不顾了初次的裂痛,也学着杨孤鸿挺耸着臀部,配合着杨孤鸿的节奏,一个劲地把她的往杨孤鸿的送去,被那顶得她的心也飘了起来。

如此了一阵,阿蜜依的来临,全身进入忘我状态。

「……好……」

杨孤鸿立马翻了个身,压在她的娇体上,弯起她的双腿,以君临天下之势,坐在她抬起的白嫩上,那巨物仍然插在她的里。

他就半蹲着,身体微前倾,把往下沉插,然后双腿微弹,那又跟着抽了出来。

他就这样子,猛烈地着,阿蜜依那可爱的,被他这一重磅下击,发出很大的声响,她的花瓣几乎紧夹着杨孤鸿的,不见一丝空隙,他的每一次,都把她鲜红的两片嫩瓣带了出来,每次沉入,都顶撞着她的最深处……

顶撞着她的……

顶撞着她的的快感神经……

顶撞着她的灵魂,啊啊!顶撞着她的圣洁灵魂,顶撞着她所爱的一切,痛苦、快感、和春天……

「啊……不要……停啊……我不行了……好深……你顶着我的……啊啊……」

阿蜜依到达了,快感把她的思想击溃,她的灵魂呈现一片空白,因为杨孤鸿顶得太深,她双手无意识地要推开杨孤鸿,可是杨孤鸿哪能那么容易推开的?

洞里的人都惊讶于此人的悍猛,那的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这人,生来就是为的吧?

准备献身的两女更是怕得要命,可是,又期待着——这种未知的命运,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呢?看小姐的表现,开头应该是痛苦的,可是后来怎么就快乐起来了?

「吼……阿蜜依,我要你替我生个孩子,你是我的女人,这是无可改变的!」

杨孤鸿的身体往下一沉,牙关一咬,终极的快感冲上他的脑中枢。

那被阿蜜依的包夹着的巨物又增大了一些,且抽搐般的颤动,一股股射入阿蜜依的最深处。

阿蜜依受到滚烫的冲击,心灵最后失守,身体崩溃,全身酥软,灵魂刹那空白带着最后的欢愉昏死过去……

杨孤鸿从她的里抽出血色的仍然坚挺的巨根,突然把旁边的两女抱压下去,喊道:「我要你们也替我生孩子!」

两女虽恐慌,却并不拒绝,在里玉没有准备之下,杨孤鸿的阳根便了她的,她痛哭出来了。

「啊……痛呀……哇哇……为什么不说一声……好恼你……」

无论是痛苦还是欢乐,这两个女人最终也像阿蜜依一样,结束了她们几十年的生涯,这个男人虽然很「烂」可在这事上,却绝对不烂,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强,强到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

洞里的所有人看着这一场肉戏,不得不惊叹此人的强悍,不但有着强壮的外表,且有着强猛的内在,实非一般人可比!

不知权衡等人看了会不会自卑?

可以确定的是,在那八个人当中,有几个软倒在黑暗中了……

难道他们是自卑得无力站立,还是其他的原因?

浓重的喘息在洞里回响着,在仅有的光耀下,四具不停地交缠……

杨孤鸿从三女之间站起来,那血染的依然坚挺——这实在是太牛了。

他的双腿间以及下的部分也被三女的鲜血染红了,看了看沉睡过去的三女,他发觉光亮已经离开她们,刚好照到权衡所在处,权衡正呆呆地盯着他。

他道:「喂,娘娘腔,好看吗?」

权衡神经一震,醒转过来,骂道:「别整天用你那根家伙对着我,恶心!」

杨孤鸿道:「你这娘娘腔,你不是也有一根吗?若非你是个男人,嘿嘿。」

「你待怎么样?」

「干,若你是个女人的话,我就用这根带血的家伙,你!」

权衡一跺脚,怒道:「你敢?」

「哟哟,你急什么,我就是不敢哩!我绝不会和男人玩这种玩意,想到就恶心,而且娘娘腔的男人更加恶心。」

杨孤鸿看见有四个人坐在了地上,又道:「你们站累了,就坐着欣赏我的表演?真是会享受啊!娘娘腔,你也和你的金发美女表演一下,让我瞧瞧,如何?」

权衡道:「我没你那么无耻。」

「金发美女很棒的。」

杨孤鸿煽动道。

「那你去好了!」

杨孤鸿摇摇头,煞有其事地道:「我不去,她害我被困在这里,我不会安慰她寂寞的心灵和的,我让她闷搔去,呵呵。」

「不和你胡扯。」

杨孤鸿觉得无趣,可太阴教三女睡着了,他没事可干,精神又特好,便瞧了瞧其他八人,对他们道:「喂,你们谁去和金发美女的?」

没有一个人回答他,他又道:「难道你们真是哑巴?我从来没有听过你们说话耶!」

还是没人理他,怪了,这些人怎么个个像木雕?

他觉得更无趣了,便自言自语道:「算了,懒得跟你们这群家伙说话,我下去洗一下,你们别趁机占我老婆们的便宜,看看可以,却绝对不许碰哦!」

「扑通」一声,他到了水里,接着便看见许多活鱼被抛了上来。洞里的人看着那乱跳的鱼,嘴里的口水竟突然多了起来,正在不停地咽口水哩!

多美味的烤鱼啊……

杨孤鸿把身体洗干净,顺便捉了二三十条鱼,然后才慢吞吞地从水潭里爬上来,取剑,又开始杀鱼了。

「哎,我说,你们谁来帮我串一下鱼?」

杨孤鸿杀了一条鱼,觉得没地方可放,便开始请人帮忙。

可是没人理他,他想了想,还是把菲沙抱过来,道:「你能不能帮我?」

菲沙受宠若惊,连忙应道:「嗯,我帮你。」

「真乖!」

杨孤鸿放开她,在她嘴儿上亲了一下。

她妩媚地一笑,道:「我伤好了,也和你吧?」

「那诚然好,你是我的朋友嘛!」

「可我不想做你的朋友,我想做你的情人或者妻子……」

杨孤鸿紧盯着她,道:「你真是得寸进尺啊!」

菲沙的心一惊,道:「你生气了?」

杨孤鸿不答反问道:「你不爱洛雄或洛天?」

菲沙道:「不爱,从来都不爱。我们只是他们的手下兼泄欲工具,也可说是他们的玩偶。他们对我们没感情,我们对他们也没感情,纯粹是上的需要。」

「那你怎么知道你对我有感情?难道你忘了是被我的?」

菲沙幽幽地道:「即使是你我的时候,也是有着愤怒的感情的。我想,你和她们三个的时候,也有着浑浑的爱意,且她们能够感受得到的。不知为何,和你做那事,当你进入我之时,我的心就和你联络上了,你心里的感情,无论是痛苦、愤怒,还是欢乐,都能令我清晰地感觉到。」

「我喜欢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好充实,当你我的时候,我清晰地想象到你是一头愤怒的野兽,带着你的愤怒、残酷,往人家的身体里冲撞、撕咬……真的,那算是我第一次领略到感情,虽然这感情里没有女人所期待的爱和温柔。」

她凝视着杨孤鸿,那双眼流出了晶莹的泪,道:「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因为她们都是纯洁的,而我是一个女。但是,我真的很想拥有你的爱,成为你的专属,以后就是你一个人的女,我喜欢你加诸在我身上的温柔或狂暴……」

杨孤鸿料不到她会说出这么一番话,不论她是真是假,都令他多少有些感动,想到对她的暴力,心里有点愧疚,便轻轻地点头,道:「你做我的妻子吧!以后我会让你替我生孩子。」

他就埋头继续杀鱼了。

菲沙定定地看着他,那泪水流得更快,她在心里哭道:你虽然很坏,但却坏到女人的骨子里去了。

夜色已经来临了,洞里的人实在无事可做,听着外面传来的震响,就睡过去了。

外面的人却连夜赶工,非挖出一个洞不可。

洛天早就带人回去了,这里用不上他,四大武林世家的人排斥他。

太阴教仇视他,他想取得太阴圣女欢心的愿望终究落空,他就是不明白,杨孤鸿有什么好的,竟然在一两天的功夫,就把太阴教这个新圣女的心俘虏了。

他虽然不服,可他终不是为了女人不顾一切的人,诚如他所言。

女人只是他生命中的棋子,当这棋子不为他所用之时,他选择放弃这只棋子或者毁灭这美丽的棋子。他暂时不确定要毁灭欧阳婷婷还是放弃欧阳婷婷,但他已经不对欧阳婷婷抱任何希望了。

他回来,和他的父亲商量下一步的行动。

洛雄觉得太阴教大可以不理,先铲除那猜测中的玉蛇门再说——这玉蛇门毁了他许多的门徒,他怀恨在心,且太阴教与四大武林世家联盟的今天,又没对武林有什么企图——这应该也有很多人看得出来了,他们很难再高举灭太阴教的旗帜,毕竟,太阴教,怎么也算一个名门正派的。

也就在他们商量着如何对付玉蛇门之时,权倾国来了,他是为权衡而来的。

「洛雄,权衡哪去了?」

他说话的口气已经一改平常的客套语气,直接以命令和质问的语气对之。

洛天也知道权倾国乃当今圣上,也就不觉得他的语言有多难听了。

洛雄怯怯地道:「臣也不知道,他……不在北陵庄吗?」

「昨晚到现在,一直不见他的影。」

洛雄道:「那我立即去找找。」

权倾国道:「我听说杨孤鸿被埋在山洞里,权衡是否在里面?」

洛雄道:「那是我那贱妾秘约杨孤鸿到那里幽会的,我想,权衡等人应该不至于跟去,再说,他们也不知道此事,定是去了别的地方了吧?」

权倾国道:「一方面加紧挖开山洞,一方面四处找人,若权衡等人不见,我灭你全族。」

「是,臣一定把权衡找回来。」

权倾国一甩袖子,愤而离去。

两父子把门关了,确定四周无人,洛天便道:「爹,如果他们挖开那洞,看见权衡等人的尸体,我们该怎么跟皇上说?皇上好像很关心权衡。」

洛雄想了想,道:「那时再说,如果洞口打开,看见里面的尸体,我只好让皇上回不了皇宫。」

洛天惊道:「爹,你要把皇上杀了?」

洛雄狠道:「他欲对我不仁,我就对他不义。」

连续两天,洞外的人在挖洞,杨孤鸿却在洞里捉鱼,实在没事干了啊!

把捉了的鱼又丢入水潭里,杨孤鸿边放生边喃喃自语:「瞧我多好,捉住你们,又把你们放了,要吃你们的时候,才再捉上来,烤了!」

洞里的人觉得此人虽然不唱歌,也是极吵的,特别是那些饿着肚子的人,更觉得他说这些话完全是针对他们,捉鱼吃鱼的,不是勾引他们的食欲啊?

都两三天没吃东西了,听到一个「吃」字,那口水便流得「干」可是不准他说话吧!又说不过去,他就整天地在洞里转来转去,哪里有亮光,他就往哪里跑,偏偏光着身子,那物事挺来顶去的,比光亮本身还要耀眼,他怎么就这么不知道羞耻啊?

还自称「光明围着我转,为我的而疯狂」这成什么世界了?

和他有过关系的女人倒不觉得什么,只是其他的人却是时刻憎恨此人,本来被困在洞里已经够悲哀的了,更悲哀的是和这杨孤鸿困在同一个洞里。

就像现在,他又挺着他的大鸟,在那一线光明处,学着某个时代的「模特儿」走「一字步」真是……服了!

权衡骂道:「杨孤鸿,你走了几天了,你烦不烦?」

杨孤鸿道:「我吃饱了没事干,运动一下都不行?」

权衡道:「要运动,到你女人的肚皮上运动。」

「哟,你不是说那种事好肮脏吗?怎么现在支持我做了,你不是变性了吧?还是你发烧?」

「我觉得你做那事的时候,还算正常,脱光了整天在别人眼底下晃悠悠的,令人想吐。」

杨孤鸿愣了一下,道:「你吐得出来吗?你几天没吃了?你还吐?真为你担心啊!」

「不用你担心,你这疯子!」

权衡虽然说得很气愤,可从他的音调中可以听出哽咽来了。

这几天,杨孤鸿、菲沙和太阴教三女都在猛吃鱼,还跑到一边去拉了屎,他们却什么也吃不到,而洞口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那肚子饿得直叫「咕噜」若非他们是练武之人,早就熬不下去了。

他们本来想喝些水的,可是杨孤鸿说「这水里我拉了」他们想到他天天在水里洗澡,就忍着不喝水了,这不吃不喝的,两三天,把他们饿得晕晕眩的,有时候又看着杨孤鸿和四女吃得正香,那种滋味简直比死还要难受啊!

而杨孤鸿呢!则照样喝那水的,四女当然也喝,她们才不管是杨孤鸿的洗澡水还是水,总之,与杨孤鸿有关的,她们都喜欢——应该除了屎吧?

杨孤鸿笑道:「我倒不为你担心,你们都饿死了,我就把你们的**割下来喂鱼,呵呵,让这潭里的鱼更多更肥。」

权衡道:「你别妄想了,你办不到。」

「有什么办不到的?你们不吃不喝,肯定会死的,到时候我把你们这群死人的裤子一脱,拿剑一削,嘿嘿,切,就断了!」

说话的同时,杨孤鸿手捏成剑势,往他自己挺立的虚晃了一下,以说明「就像这样」权衡在黑暗中道:「你……你……」

杨孤鸿一听,这权衡说话怎么结巴了?结巴还不要紧,怎越听越像女人在说话?若非见过他的真人,真当是女人在说话了。切,娘娘腔!

他道:「算了,给你看好东西你不喜欢,不给你看了,我下去捉鱼,等下烤来吃,啧啧,真香,可惜有人吃不到。」

他就跳到水里,接着又抛起许多鱼,菲沙很配合地把地上蹦跳的鱼捡放在一个地方,太阴教的三女便坐在一起杀鱼,如此,一个捉鱼,一个捡鱼,三个杀鱼,很快的就把四十多条鱼弄好了。这次杨孤鸿捉得比较多。

他在水里浸泡着,道:「这水里的鱼真是多,在我的身上乱撞,像我这般有武功的人随手一抓就抓到了。哎,我说,娘娘腔,你难道就不会自己下来捉吗?至多我好心点,等下帮你烤烤,怎么样?」

权衡道:「我吃不吃,与你无关。」

「你这人就是懒,可是老人言『懒人屎多』,也不见你们屎有多少呀!好像还没见过你们拉屎,拉的声音也特小,哪像我,高山流水,那冲得过山洞直响,厉害!」

杨孤鸿得意着,他从水里爬上来,偏偏走到权衡的身旁,就在暗处抖了几子,那水就往权衡等人身上落。

权衡骂道:「不要把水弄到我们身上!」

杨孤鸿道:「你们这么怕水?是不是旱鸭子?如果是,和我说一声,我就帮你捉鱼。」

「我死也不吃你的鱼!」

「噢,真的?可是你带来的八个人呢?他们也像你一样?你不见他们都没说话吗?其实他们心里很想吃的……」

权衡立即道:「他们不敢!」

「那就算了,我去烤鱼了。」

他就光着身走到四女之间,坐了下来,拿起烈阳真刀,欢呼道:「老婆们,烤鱼喽!」

翌日,权衡等人又经过一天一夜饥渴的折磨,终于有一人支持不住——晕睡过去了。

恰逢杨孤鸿和四女正在吃烤鱼,因为某人饿晕,洞里一阵慌乱,杨孤鸿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道:「娘娘腔,你如果不向我低头,你的人就会一个一个地饿死,那就不能怪我了。我们是敌人的,但我说过,你求我,我就给你吃的,我已经很够意思了。」

权衡等人不搭理他,弄了一些水上来浇在那晕过去的人头上,那人醒了,直要喝水,权衡只得又给他水喝,继他喝水后,其他七人也跟着去喝水——也管不得里面天天泡着杨孤鸿或者有屎有了,梦姬也去喝了水。

一例开,万例开。

杨孤鸿道:「娘娘腔,你不喝吗?你已经很久没拉了。」

「杨孤鸿,你这混蛋,你注意我拉干嘛?」

权衡真是又羞又怒。

杨孤鸿笑道:「没办法,谁让我们同在一个洞里?你去拉,我当然是有点感应的了。相反,你不拉,我就没感应,没感应了,当然知道你没拉。最后,我还想问你们个问题,你们拉的声音为何总是那么细,就像女人蹲着拉一样?男人站着,那从高处往下冲流,声音绝不会很小的。干,娘娘腔,拉也没个男人样。」

权衡火了,道:「什么事?」

杨孤鸿道:「下次你们拉时,我一定要去看个仔细,到底是怎么个拉法的。」

「你……你……」

「气死你们!」

杨孤鸿大是开心,回转头对四女道:「老婆们,我们吃鱼,不理他们。」

阿蜜依却道:「杨孤鸿,给他们一点吧!否则他们会真的饿死的。」

其他三女也跟着点点头。

杨孤鸿想了想,道:「可是他们那么要强,现在还想和我做敌人,我若求他们吃我的鱼,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菲沙道:「他们死了,身体会腐烂,会发臭,会长虫——」

「菲沙,你说够了没有?」

权衡歇斯底里地尖喊道。

菲沙说的话,说到他们的心里去了,他们或许不怕死,可这死后又烂又臭又长虫的试问几个人能忍受?他们的坚心开始动摇了……

菲沙有杨孤鸿罩着,似乎不害怕权衡,她道:「我说的是实话。」

杨孤鸿道:「你少说两句,不然把他们气死,立即就烂、就臭、就长……」

「杨孤鸿!」

权衡走了过来,走到光亮处,都这么多天了,他的脸还没有见瘦,他道:「是不是我求你,你就给我们吃的?」

「当然,我说话最讲信用了。」

权衡有气无力地道:「好吧!你给我几条鱼!」

杨孤鸿呱呱叫道:「哪有这么求人的?」

「那要怎么求?」

杨孤鸿凝视着他,脸色忽然变得沉静,很认真地道:「权衡,我要的是你们的诚意,你看着办吧!」

权衡沉吟了一会,终于道:「我们的目的不是杀你,主要是想夺回你手中的刀。洛雄却要杀你,他想让梦姬勾引你到这洞里再下手。可梦姬是我们的人,所以我得到通知,便赶来了。至于他要梦姬把你引到这洞,继而出什么样的手段,我就不知道了,我想,菲沙可能知道吧!」

杨孤鸿的脸露出一抹笑意,道:「你的诚意虽然不够,但已经表现了一定的诚意,娘娘腔,以后我养你们,叫他们过来吧!今天我捉了很多鱼,就因为我直觉你们撑不过今天。」

权衡的眼中射出难得一见的感激,对他的八个伙伴道:「你们过来吃鱼吧!梦姬,你也吃。」

梦姬和其他八人便走了过来,各取了鱼来吃,权衡也吃了。

杨孤鸿也继续吃着,菲沙却吃不下去了,她道:「杨孤鸿,你为什么不问我?」

杨孤鸿看了她一眼,道:「有些事,若先由我问出来,就很不好了。」

菲沙的脸一红,道:「具体的就和权衡说的差不多,但洛雄想不到梦姬会是他们的人,更想不到他们以及太阴教的三女也跟着来了。原来只是想让梦姬引你到这里,然后用炸药把洞口炸塌,这样,你们两个就被困死在洞里。洛天虽然不想害权衡等人,只是他们进来了,计划不得不进行。因此,决定连他们也一起埋葬!我轻功较好,让我来点燃火药,可我一进洞,还没来得及点火,这洞就突然塌了。事情就是这样的。你……你恼我吗?」

杨孤鸿道:「你说了,我就不恼了。乖,吃鱼。」

梦姬突然道:「洛雄竟对我这么狠毒,打从一开始就要置我于死地?」

菲沙道:「他们父子,对女人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你跟了他几年,难道还不清楚?」

权衡道:「还好,他们没存心害我,可是,即使这样,也是不可饶恕的,我出去之后,定要把大地盟灭了。」

杨孤鸿看了看他,猛的咬了一口鱼,道:「娘娘腔,你还没那个本事!」

权衡本来是坐在杨孤鸿的背后,听到杨孤鸿这一句,很是生气,刚好从嘴里取出一根鱼刺,他就老老实实地捏着鱼刺往杨孤鸿的结实的背上——狠狠地一刺,骂道:「叫你看扁我,刺死你!」

「哇哇,痛呀!娘娘腔,你竟然也学女人的一套?刺得我好痛呀!我下次绝不给你鱼吃……」

「爹,皇上似乎很为权衡失踪的事着急。」

这已经是杨孤鸿等人被困在洞里的第五天了,权倾国为此事骂了洛雄几次,越来越失去耐性了。

洛雄道,「这权衡定不是简单地人物,我猜可能是跟皇上关系极密切之人,可皇上没兄弟,这权衡到底是什么人?」

洛天道:「管他是什么人,到头来都是死人一个,他们被埋在洞里这么久了,绝对不可能活着,就算挖通那一天,看到的也是发臭的尸体。」

「我就怕那一天……」

洛天道:「爹,你怕什么?这洞又不是我们炸的,是自然塌的,谁也赖不到我们头上。」

「儿子,皇上做事是不讲理的。」

洛天觉得他父亲说得有理,也就无话可驳。

洛雄又道:「照现在的速度,他们要挖通那洞,还需要多少天?」

洛天道:「至少也要半个月的功夫。」

「好,我们现在全心对付玉蛇门,其他的事,半个月之后再定。让人密切注意皇上那边,一有什么状况,我们立即采取行动,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洛天道:「爹,我知道该怎么做。」

洞外的人正在紧张地挖着洞,洞里的所有人却坐着在享受美味的烤鱼——呸!天天吃鱼,怎样的美味也变成乏味了,又不是猫的,干嘛逼人天天吃鱼呀?连鱼蛋都找不到一个大的,好惨呀!

「你们倒是吃得挺香的啊?我就觉得我的身上要长鱼鳞,你们帮我看看,是不是真的?」

众人瞧了杨孤鸿一眼,只看到他的身体上有着许多伤疤,哪有什么鱼鳞?

「没有吗?」

权衡懒懒地道:「可能看惯了,一点感觉也没有,麻木了,有没有鱼鳞,我也不知道,不要问我。」

「,我的身体让你看熟了,你的还没给我看。娘娘腔,快点把衣服脱了,都穿多少天了,你不觉得臭?」

因为这几天,他照顾着他们的肚子,权衡对他的态度也改善了许多,听到他这话也不是很生气,只是不疾不徐地道:「我在吃东西,你别说什么臭,影响我的食欲。」

「你们说,他们还要多久才能把洞打开?」

杨孤鸿转移了话题。

菲沙道:「应该还要很长的时间吧!」

阿蜜依担心地道:「可这潭里的鱼,总有被捉完的一天。」

杨孤鸿道:「这你不用担心,这水里的鱼,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多的。」

「怎么说?」

洞里的人,有一半惊问道。

「因为我每次下去,它们都抢着过来亲吻我,若不信,你们大可下去试试。」

权衡突然脸露喜色,道:「这水潭一定有出路,这水潭的水是活的。」

「出路?」

「就是这水潭一定有泉眼之类,或者有洞口通往迷江,这水定是迷江的水,鱼也是从迷江游到这里的。」

众人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可以前怎么就没想到?

「我怎么没想到哩?」

杨孤鸿搔头道。

权衡骂道:「你能想到就不是白痴了。」

「娘娘腔,信不信我不给你鱼吃?」

权衡瞄了他一眼,可能因为生气的原因,杨孤鸿的巨物暴长,血脉再那龙根上膨张,煞是吓人!

「你不是说你最讲信用的吗?」

权衡抛回这一句。

杨孤鸿听了,一愣,啥时候说的?都忘了,他就转头对阿蜜依道:「我有说过吗?」

阿蜜依好象不会说谎,她老实地道:「你是说过。」

哈,果然又忘记了!他搔搔头,把吃剩一半的鱼递给权衡,道:「你吃!」

「为什么要我吃你吃剩的?」

权衡不开心地道。

「我讲信用嘛!给你鱼吃。」

权衡道:「我不吃你的口水。」

杨孤鸿叫道:「哇,现在我养着你,你吃鱼饱了,喝足了,就嫌我的口水了?我们都是男人,你还计较这点?你什么时候才有点男人样,娘娘腔!」

权衡还是用尖柔的声音道:「我就是不吃,我就是娘娘腔,你拿我怎样?」

「我……我跳水去!」

杨孤鸿无从对之,气得跳水了,扑通一声,进到水里,许久不出言。

权衡道:「他在水里这么久不出来,是不是被淹死了?」

「呸呸!你这乌鸦嘴,吃饱了乱放屁!」

阿蜜依不客气地骂道。

「他以前很快就上来的,可这次就沉很久,其实我也不想他出事,因为他这人,现在很有用,能捉鱼,会叫圣刀发火烤鱼……」

阿蜜依抢道:「那你就别咒他死!」

「我哪有?」

阿蜜依一听,道:「受不了你!他说你娘娘腔真的没错,若非你看起来还像个男人,我真以为你是女人,怎么说话的语调和姿态都活脱脱一个娇娇女!」

权衡也不觉得这是耻辱,很干脆地道:「这是我从小养成的习惯,我家里除了我,其他的都是女孩子。」

阿蜜依叹道:「这就怪不得你了,被环境感化,好好的一个男人,变得像女人的德性。」

权衡道:「女人有什么不好的?」

「我没说不好,女人当然好了,可你一个男人,整天学女人的样子,连声音也像极了女人,令人觉得恶心,我全身起鸡皮疙瘩。」

权衡道:「阿蜜依,你再说,我就和你急了。」

阿蜜依不当一回事,道:「别忘了是我老公养你们的否则你们早饿死了。」

权衡惊讶地道:「阿蜜依,你说话真不知羞耻,堂堂太阴教的圣女,竟然开口闭口老公的。」

阿蜜依理直气壮地道:「我就快要生出他的孩子了,叫他老公不行吗?」

有这么快吗?权衡彻底地服了,道:「算你狠!」

「呼」的一下,杨孤鸿从水里冒出来,吐着大气,惊喜道:「我们可以不用吃鱼了!」

众人听到他的呼喊,虽然看不见他,但他的这句话,却是每个人都听见的。

「你说什么?」

好象所以人又听不见了,唉!

杨孤鸿从水里爬上来,走到权衡身旁。权衡急转头,那脸几乎碰到他的巨物,权衡大惊,反射性的伸手拍开。杨孤鸿的重点被击中,双手握着阳根,大骂道:「死娘娘腔,想毁我命根吗?」

权衡尴尬地道:「我不是故意的。」

「你他妈的就是故意的,你看着自卑,心里头不爽。」

权衡道:「我不和你扯,你刚才说,为什么不用吃鱼了?」

杨孤鸿道:「我刚才在水潭里潜了很久,摸了个仔细,底下果然一个洞口,可以同时出入两个人,挺大的。我想,如果我们从那暗洞里潜出去,就一定是迷江了。」

「那你有没有潜出去看看?」

「我没有。」

「你为什么不试一下?」

杨孤鸿不耐烦了,道:「你笨,我出去之后如果找不到回来的路,你们这群家伙不是被饿死在这里吗?」

也是,他简直是路痴一个,连陆道都辨不清方向,更别提水路了。

权衡道:「那你还不快带我们出去?」

杨孤鸿道:「我有一个问题,你们潜水的能力有多强?」

「不知道。」

杨孤鸿一坐下来,叹道:「世间能找出我这样的潜水高手好难,可能你们还没出去,就被淹死了。」

「你自恋够了,没有?」

「自恋?娘娘腔,我们到水里比比,看谁厉害?」

权衡一口拒绝道:「我不去!」

旋即又以命令的口吻补充了一句,「快带我们出去!」

杨孤鸿一拍大腿,道:「得,但你们要答应我两个条件,否则,免谈。」

权衡道:「你说说看。」

「第一,让我在这里再唱一回歌,我觉得这回音效果很好,所以……」

众人沉默。

权衡最终问道:「你们,没意见吧?」

众人都低下了头——认栽了。

「这个没问题了。」

权衡呼吸也有点困难了。

杨孤鸿盯着梦姬,缓缓地说出他的第二个条件。

「我来这里,是因为她而来的,我必须要与她在这里做一次爱,这是我最初的目的,在离开前,我一定要达到。」

梦姬凝视着他,道:「我答应你,和你。」

「行,成交!」

杨孤鸿猛的又拍了一下大腿,那的阳根突地顶天而起,如暴龙狂挺……

「什么?杨孤鸿还没死?」

洛雄听到这个消息后,震惊得坐不稳了。

洛天道:「我刚刚接到通报,那杨孤鸿还在洞里唱歌。」

「唱歌?」

「恩,里面什么声响也没有,惟独他唱歌能够传出来,你知道此人的歌声,那简直比打雷还要响,还要刺耳的。」

洛天由衷地道。

「此子,歌者也!」

洛雄也不得不叹息了。

洛天道:「他们听到杨孤鸿的歌声,挖洞的力气就来了,更是加紧地挖……」

洛雄缓缓地坐回椅子上,道:「也许该把玉蛇门的事缓一缓,等挖洞的结果出来再定,菲沙在里面不知是否会把我们的事说出来。」

洛天道:「那娘们,很迷恋我,绝不会说的。」

「可是,儿子,她到底迷恋你哪一点?」

洛天很自然地道:「床上。」

洛雄叹道,「就怕她迷恋这些,那杨孤鸿在床上可比你强悍多了,简直不是人所能做得到的。」

洛天沉默,在这点上,他只能无言。

洛雄道:「我们的计划必须有所改变,一方面紧盯着玉蛇门,另一方面也要小心策划。如果打开洞的那一天,杨孤鸿等人未死,则我们的事就被他们全部知道。

我们只好先他们一步,让他们无法说出口,因此,必须暗中把我们的人派到嘉陵镇,以便到时与四大武林世家决裂,把他们一举灭之!「洛天道:」好的,爹,我让苍鹰去办。「

大唱了一场之后,出人意料的,这歌神居然累得很,当别人被他震得耳朵油都出来之时,他却倒在当场,睡着了。

清净了,安全了,洞里的人都奇怪,这色魔怎么如此的容易睡着。

还以为他唱完了,会搂着梦姬大干一场才会睡的,可是他竟然没有碰梦姬?

直到那光亮又一次射入黑洞里,他才醒了,大声叫喊道:「好爽,好爽,唱到睡着了,从来没有那么尽情过。」

洞里的人都被他吵醒了,权衡道:「你让我们受罪了一天,也不会这么兴奋吧?」

杨孤鸿就冲过去,权衡还没反应过来,他已搂着权衡的头,在那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权衡的身体变得僵硬,当杨孤鸿放开时,他久久地才道:「你……你吻我?」

杨孤鸿道:「一时冲动,太感谢了,你竟然是我的歌迷,真是难得,我回亲一下歌迷总成吧?」

权衡骂道:「你吻我,呜呼,臭男人,吻我!」

「喂,娘娘腔,我没有吻你,只是用嘴碰了一下你的额头,你想得太肮脏了,我才不和男人接吻,那不算吻的,我警告你!」

权衡坐在地上,两只脚乱踹一通,以极度像女人的口吻和女人的声音道:「就算就算……」

「懒得和你扯,娘娘腔,我呸!呸!」

杨孤鸿猛的吐口水,唉,实在不该冲动,吻了个变态的娘娘腔,想想有多恶心吧!

他不理权衡的抓狂,走到梦姬面前,道:「你该实践你答应的事了。」

梦姬点点头,就站了起来,自动宽衣。杨孤鸿不阻止她,洞里也没有其他的人阻止她。

这一宽了衣,才发现,她除了皮肤特白,其他的部分倒是和中原女人的差不多,只是胸部特别的高耸硕大,那长了一丛金色的毛草,这和她的头发竟然是同一颜色的?

杨孤鸿咽了咽口水,道:「和我到水里洗个澡吧!你都多少天没洗了。」

梦姬的脸一红,垂头用生硬的中原话道:「嗯,洗澡。」

「果然是很臭了!」

杨孤鸿抱起她,她又是一羞,两具相贴,她感觉到了杨孤鸿的强壮肌肉,虽然洛雄也很强壮,但却绝不能与杨孤鸿相比的。

她已经好久没有碰触过年轻的了。此刻,闻着杨孤鸿身上特有的年轻男人的气息,不禁为之一醉,脸面的桃红更显示其的迷浓。

杨孤鸿抱着她跳入了水里,她是会游泳的,所以到了水里并不见得慌张。

杨孤鸿放开她,游到一边去,道:「你自己先搓洗一下,记得,要干净些。」

在黑暗里,洞里的其他人只听到水声,杨孤鸿没有说话,梦姬也没有,就这样,静静的一刻钟过去了。

杨孤鸿游到梦姬身旁,轻声道:「洗好了吧?」

「洗好了。」

梦姬道,没人看得见她的脸色,这黑暗里没有光亮照到。

梦姬只感到杨孤鸿抱紧了她,在水里,两人凭着熟练的水性,没有往下沉,杨孤鸿的手在底下往她的一搔,在她的抚捏着。

梦姬被他这一弄,酥痒难受,就顾不得浮水,那身体要往下沉,他则一手托住她下沉的软体,以他一人之力,把两人的身体撑浮着。

他抚摸着梦姬的左手,那修长的中指滑入她的花道,一股水就跟着涌了进去。

她嗯啊了一声,看不到杨孤鸿的神色,可是知道杨孤鸿的手指已经离开她的花道,他的左手把她的右腿抬举上来——在水里,这个动作根本不费劲。

下一刻,她就感到杨孤鸿的正在贴近她的,那硬挺的巨物顶在她的,他用了一点劲,物体进入她的蜜道里,把里面的水挤了出来,却把他的挤了进来,她的花道感到无限的充实,她知道,他和她已经在进行了。

一种在水里的,并不具有多大的摩擦,的相撞也变得不轻不重了。

然而,快感却依然存在的,那种紧密的依然给双方带来异样的快感,梦姬的轻吟的欢爱之声便夹着水声而起……

无法在水中驻足是在水里的局限,杨孤鸿突然道:「阿蜜依,你们帮我在地上铺好衣物,我们要上去了,这水里诸多不便,我要好好地整整这害人精!」

阿蜜依四女果然照办——为老公和别的女人而作铺垫。

杨孤鸿抱着梦姬走了过来,两具的回到了亮光里,杨孤鸿虽是很白,可与梦姬的肤色比起来,他就不见得白了。

他抱着梦姬走过来的时候,他的阳根也是插在梦姬的蜜道里的,那走动之间,上下的晃动,令梦姬欢爽不已,嘴里呼着:「噢……噢……」

状态秽之极!

杨孤鸿在铺好的衣物之上半跪下去,把怀里的人儿也轻放在上面,她的紧紧地包夹着他的。

梦姬躺好之后,把双腿曲了起来,半张着,杨孤鸿趴跪在她的双腿之间,两人的紧贴着,梦姬感到杨孤鸿的阳根在她的花道里增大,从他进入她的时候,她就觉得他的心灵和她的心连接在一起了,那种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

在杨孤鸿的心里,她感受不到爱怜,因为他对她好像只有和好奇……

然而,能够在之时,感觉到身上男人的心灵里所想,无论是什么样的感情,都令她激动——这是什么样的奇妙事儿呀!竟然可以通过两人的结合,而达到心灵的连结。

杨孤鸿在梦姬身上一阵挺耸,梦姬看来在水里已经接近,此刻再受了他剧烈的进攻,那身心感到他强大的征服欲,加上上的被征服,很快的来临!

「……快……」

她狂喊着,身体弯了起来,紧紧地抱住杨孤鸿。

他弯弓着腰,那臀部一下一下去挺耸,物事像怒龙一样横冲直撞,把她顶撞得娇躯乱颤,湿发漂水。

她的嘴微张着,娇体狂抖一阵,就又紧紧地抱着杨孤鸿,「啊……我不行了!」

她的身体开始软了,无力地靠在杨孤鸿的胸膛,杨孤鸿把她放下去,抽身出来,那巨物比进入其他三女时的尺寸要粗长许多,原来梦姬的那里相对比中原女人要宽大许多,伸展性可不是一般的强。

她无力地躺着,杨孤鸿把她的双腿弯曲起来,那双雪白的湿透的腿曲弯着,就像是对杨孤鸿投降似的。

在她的双腿之间,那湿透的体毛闪着金色的水珠,却不知是液,还是真的水……

杨孤鸿把头埋在她的,他仔细地看着那金色的毛,那是他极感兴趣的,只是从来没认真看过,他心想:这次得好好研究一番。

金色的体毛生得很有规律,只分布在她的之上,其他的地方倒是没有。

长得很密,把覆盖了,远看也许只能看到一丛金色的毛,近看却可以看到毛底下白白的嫩肤,在两片外唇的唇边的颜色与她的肌肤有点区别,但是区别很小,或许她那里本来也是白色的,只是因为的缘故,色素变得浓了些。

整个的隆起很高,他把她的双腿压下来,那便像隆起的。

紧紧的一道缝儿隐藏在金毛之下,再也见不到她那粉红的花瓣,可见此女与男人的次数并不多,或者是与她的男人的阳根并非出奇的大,还有一个原因是她的回复功能比较好,韧性以及弹性都显得比较出色。

他又把她的双腿曲了起来,梦姬任由他摆布,躺着只顾娇喘,她知道此人还要进行第二次甚至更多次的进入,她得趁此时喘过气。

因为的消退,她的蜜道的蜜汁也消失,要进入,必须得另一番的,否则会对她造成很大的伤害,她突然害怕杨孤鸿会在此时闯入。

可杨孤鸿似乎忘记了要继续,只是静静地在看她的,这令她羞的同时,多少感到自豪。

她的在众女当中算是奇异的,因为那里长了一丛好看的金色毛儿,那是众女没有的,这个男人在为她的金色毛儿发狂哩!

第一次见到金色的私毛,她们可都是黑黑的啊——但也很性感的。

杨孤鸿随手一摸,摸到阿蜜依的,惊道:「吆,阿蜜依,你也湿了,你是不是也想要?」

「不是。」

阿蜜依道。

杨孤鸿道:「那你怎么湿了?瞧瞧,你们四个的那里都湿淋淋的了,一定想要了,待会再给你们,我现在在干洛狗熊的小妾,我干,非烂她不可。可恨的洛狗熊,没和他打架,倒是和他的小妾以及他的妹妹打了这种肉搏战。」

阿蜜依惊道:「什么?你和幽婵也……」

杨孤鸿正用两手掰开梦姬的肥厚外唇,刚见到里面的花瓣以及花瓣里的红色,听得阿蜜依的惊呼,他不以为然地道:「她肚里一定有我的孩子了。干,想着林啸天,却怀着老子的孩子,也不知道她到底爱谁。」

阿蜜依叹道:「怪不得幽婵这么在意你了。」

「噢……喔……」

杨孤鸿的手指突然滑入梦姬的蜜道,没有感觉到湿度,刚才的一阵,让她的消退,摩擦又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