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花好月园-外篇 幸福如花开 第12章 越国追击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1:4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飞行中观景,能充分地感受天大地大,窗外灿烂的云霞和飘渺的云朵,可以让人的心境空灵,在远离地球之上的这个世界,似乎什么都变得干净了。

或许是职业特点发挥了作用,东方锦不仅不再拘谨,而且很快反客为主。“哼!这家伙有老婆,还跟以前的女朋友狗苟蝇营,他的把柄可是掌握在我手里呢!”冷眼打量着肖石,东方锦心里这样想。

女孩儿心中所想很快通过眼睛流露了,那是一种得意和嘲弄兼有的眼神,肖石发现了,也明白了,心想:“既然如此,我就不解释了,让你得意一会儿。”面对东方锦的眼神,肖石回之以彬彬有礼的微笑。

肖石的态度,让东方锦很不解。她探了一下头,见杨洛正专注于窗外,于是勾了勾手指,肖石故意左右看了看,慢慢凑了过去。“干嘛?”

“你怕不怕我把你的丑事告诉你老婆?”东方锦同样探出头,以言语威胁。

“你不是记者吗,怎么变狗仔队了?”肖石不动声色。

“记者和狗仔队有区别吗?”

“我又不是明星,有价值吗?”

“别装蒜!你真的不怕?”威胁没什么效果,东方锦有些失望。

“那好吧,我怕。你想要什么?”肖石继续配合。

“我……”东方锦语结了,她本来就没想要什么。

“说呀?想要什么,你不会还没想好开什么条件吧?”肖石笑问。东方锦看了看杨洛,眼珠一转道“你答应帮我做一件事,我就帮你瞒着?”

“我要是不答应呢?”肖石反问。

“我现在就告诉你老婆?”东方锦一双眼睛又看着杨洛,又威胁肖石,忙得不亦乐呼。

“你告诉她吧,去吧。”肖石鼓励她。

“那我真告诉她了?”东方锦慌了。

“没关系,告诉吧。”

“你……”

狭窄的过道上,两人探着大半个身子,头对着头,跟斗鸡似的。东方锦红着脸,不知说什么好了。肖石笑了笑,突然站起身道:“小洛,锦儿一个人闷,想跟你聊一会儿。”

东方锦没料到他会来这一手,立刻张大了嘴,懵灯了!杨洛已经注意半天了,当下回过身,嘻嘻一笑:“那太好了,我也正巧想和锦儿好好聊聊呢!锦儿,快过来呀!”

东方锦捂着嘴巴,还在傻眼呢!“请吧”肖石欠了欠身,做了个手势。

“哦,好。”东方锦斗输了,紧憋着脸,心里这个来气。相交的一瞬,她小腿一别,快速而准确地踢了肖石一脚。肖石笑着摇了摇头,大方地坐到东方锦的位置上。

女孩子们总是比较容易接近,杨洛更是一片赤诚,两人言谈甚欢,很快进入了状态。杨洛再次感谢东方锦当初借笔的大度之举,好奇的锦儿问及缘由,杨总经理如实说了,但隐瞒了后续发展。与人共夫总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她可以不在乎,但总不至于到处宣传。

东方锦当然不会“出卖”肖石,但在惊叹三人际遇的同时,又不由对杨洛多了几丝怜悯,对肖石和“前女友”藕断丝连,也多了些理解。

…………

送完爱人和杨洛,常妹驱车回家。她和凌月如商量了一下,准备一起带霄儿去青岛,她想爸妈了,老人们也想孩子了。

常妹回到家,见刘四带一个小弟已经到了。“弟妹,回来了?”刘四站起身,恭敬地向她问好。常妹点了下头:“四哥,不好意思,又要辛苦你。”

“肖律师有恩于我,这都是应该的,弟妹太客气了。”刘四欠了欠身,退到一旁,脸上的表情,既得意,又满足。

刘四现在牛逼大了。十月集团案件,他出力颇大;刘升上台后,大宽公司成为S市的明星企业,资产倍增,他又跟着水涨船高;现在,他不仅是大宽公司的外部安全部主管和肖家的临时保镖头目,还充当着肖石办案的耳目喉舌,S市黑道,人人都会给他三分面子,比当小流氓头的时候,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飞青岛的班机是中午的,凌月如正抱着儿子,不紧不慢地收拾东西,常妹打了个招呼,也进房了。收拾差不多了,小女人想找本书,在飞机上打发时间,就奔书房去了。凌月如的房子是三居室,一间当卧室,一间做书房,还有一间是客房,杨洛和常妹相继进门后,分别住进了书房和客房。常妹所谓的进书房,实际就是杨洛房间。

小女人在书架上瞎翻一通,也没决定拿哪本书,却发现了一张夹在书里的地图。咦!这是什么?常妹打开一看,是一张欧洲旅行图,上面圈圈点点,画得乱七八糟。

常妹随便看了看,也没在意,马上又夹了回去,就想放回书架,可手伸了一半,小女人好象意识到了什么,又急匆匆地打开。看着眼前花花绿绿的欧洲地图,常妹一颗心慢慢地悬了起来。她知道,很久以前就知道,爱人和杨洛之间有个欧洲旅行的承诺,这个承诺曾伤过她的心,让她做出过痛苦的决定。在印度洋海啸的怒涛之后,她在电话里放手,然后一个人,安静地离开那座小楼。那一晚,她心里好疼。

小女人的气息开始粗重了,但依然冷静。爱人应该还没有登机,她掏出手机,想试着给爱人打个电话,问问他是不是真的?又为什么?

熟悉四和弦响了,在家里。常妹拉开抽屉,里面有两部手机,另一个是杨洛的。小女人怔怔站了一会儿,喃喃道:“肖石,你让我信任你,我做到了,好,我现在还信你。”

小女人流眼泪了,她用手背擦了一把,默默拨了一个电话,一个F县公安局同学的电话。电话打完了,常妹无力地垂下:F县根本就没有新生无线电厂。这是个骗局,一个精心策划的骗局,是场戏,一场专门演给她的戏。

“常妹,收拾好了吗?我们先去买点儿东西,然后……”凌月如在门边怔住,随即上前抓住小女人手臂,“常妹,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哭了?”

常妹木然地向一旁望去,凌月如转过头,看到地图和两只电话,尤其是两只电话,她一颗心不停地下沉。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我?”常妹凝着泪眼,轻轻问道,“凌姐,你告诉我,是不是我做的还不够好?”凌月如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心里忽然好疼:“不是的,常妹,你做得很好。你回来的时候,我还担心你做不好,但我错了,你一直做的很好。”

常妹低着头,不停地抹着眼泪:“我回来了,可就是回来了,我真的没要什么,就是想和他在一起,我什么都没争!杨洛每天老公老公叫得好甜,好动听,我也想叫,可又一想,算了吧,反正他就是我老公,一个称号而已,能有什么区别?杨洛喜欢叫就叫吧,谁让她有证书呢?他们喜欢三个人一起做爱,我不喜欢,我喜欢一个人被他爱,然后在他怀里美美地睡一觉,可我还是顺着他们,一次次地陪他们了。他们还想我怎么样?”

凌月如听得心酸不已,忙坐到床边,把小女人拥在怀里:“常妹,别伤心了,姐姐知道你委屈。可你想过没有,杨洛和我们不一样,我们都和肖石恋爱过,只有杨洛没有,现在他们两个近近乎乎的,不是针对我们谁,而是他们在恋爱。你也恋爱过,应该清楚恋爱的时候,感情上的占有欲是最强的。我们先让一让他们,等过一段时间,他们热恋劲过了就好了。”

“我不让他们恋爱了吗?我人都回来了,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可他们为什么要骗我?还找外人合起伙骗我?口口声声一家人了,却偏偏这么对我,我真的那么不堪吗?”常妹泪水淋漓,经月如姐姐劝解后,伤心都转为了不平。

“外人!什么外人?”凌月如只知道出差是骗局,但并不清楚内幕。常妹激愤地道:“他们找了个人,说是F县的老乡,什么无线电厂的,到事务所里委托,我刚刚已经问过了,F县根本没有这个厂,他们这么做,不就是给我看的吗?”

“是吗?”凌月如皱着眉,心里不爽了。

她心疼弟弟,也理解弟弟和杨洛的感情,所以同意两个人去旅行,也答应做常妹的工作,可面对眼前的事实,她真的不满了,甚至有些气愤。去也就罢了,干嘛把手机扔下?如此不顾别人的感受,根本就是不负责任;找外人演戏,更是对常妹极不尊重!四个人的家庭,把其他人玩弄于股掌,这成什么了?

常妹发现了凌月如脸色的变化,捅了捅道:“凌姐,我们不能让他们就这么得逞,我们……我们应该追上去,追上去看看,看看他们用什么嘴脸面对我们!”凌月如笑了笑,道:“算了吧,他们去就去了,等他们回来,姐姐肯定狠狠批评他们,让他们以后再不敢放肆。”

小女人噘了噘嘴,仍不甘心:“可是凌姐,我现在都已经怀孕了,再过几个月就肚子就该大了。我长这么大,还哪都没去过呢,更别说出国了!我……我也想去玩一玩?”凌月如看了看小女人,凝着眉,低头不语。常妹又道:“凌姐,恋爱不过是感情的事,谁规定就必须两个人出去玩?再说都一家人了,凭什么把我们两个扔下?”

“你真想去?”凌月如抬头问。

“嗯。”小女人认真而用力地点头。

“那好吧,我们也去。”凌月如答应了,随即又道,“常妹,这样吧,我把霄儿送到青岛,让爸妈他们先看着,然后马上回来,你留在家办签证,等我一回来,我们立刻出发。”

“太好了,我马上就去办!”常妹兴奋地应了一句,忽然又担心起来,“可是,他们都没带手机,法国那么大,我们怎么找到他们呀?”

凌月如眨了眨眼睛,得意地笑了笑:“放心吧,姐姐有办法。”

肖石和杨洛前脚刚走,小女人就说服了月如姐姐,两个女人决定横跨欧亚大陆,来一场越国追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