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女淫术士白玫】【第二章】【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2:0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版主留言忘记时间(2014-3-12 22:18):

第一章呢,qq 【女淫术士白玫】【第二章】 作者:xzhy1995 字数:7726

「大娘,我走了。」城郊贫民区边缘一个普通的破旧小巷里,一个衣着朴素 衣裙的年轻女子一边和年老的房东大娘打着招呼,一边拉开了破烂的木门。

「玫玫啊,这么早就去工作啊?」白发的老妇人有些跛脚,一瘸一拐的跟了 出来。

「您看您,我不是说过不要送了吗。我的工作必须早到,不然会被老板扣工 钱的。您在家小心点儿,腿脚不好就别忙了,摔着了可了不得。」女子叮嘱着, 把腿脚不便的老妇人扶回了里屋。

「知道了,知道了,老太婆我记住了。玫玫啊,最近我听说城里不太平啊, 好像是有个叫什么玫瑰,什么魔女的,杀了不少人呢!」

听到老妇人这番话的女子愣了一下,但马上就又恢复了正常,开口道:「大 娘,你放心吧,白玫瑰魔女专门杀坏男人,不会找上我的。」

「那也得小心哦,这年头,乱啊。前几天,住在东街的老木匠一家就遭难了, 老木匠和他那个儿媳妇都死在家里了。听人说,那媳妇则是被人活活地给糟蹋死 的!哎,作孽哟!」老妇人说着,痛心的摇着头,似乎是又想起了当时那惨不忍 睹的景象。

听闻此言,女子的原本平淡的脸上露出一丝凝重,追问道:「大娘,之后怎 么了?」

「还能怎么样啊。几家的年轻人帮了个忙,把人给埋了,就埋在东边的那片 坟地里。哎,老木匠家的儿媳妇我见过几次,那孩子可怜啊,听说家在西边的大 山里,是被奴隶贩子拐来的,不知受了多少罪才逃出来。好不容易是过上正常日 子了,去年丈夫病死又病死,成了寡妇。现在,自己也遭难了。哎,可怜啊!」 老妇人抹着眼泪,丝毫都没有注意到女子越发凝重的表情。女子沉思了一会儿, 又问道:「大娘,人是不是埋在东边的那片乱坟地里?」

「对,就是那儿。玫玫啊,你问这个要做什么呦。」

「啊,没事,就是想问问。大娘,不早了,我要走了,您老在家要注意身体 啊。」女子掩饰住自己神中不自觉流露出来的异样,向老人告了别,向着巷外走 去。但一走出小巷,她就调转了方向,向着与她的目的地完全相反的东边——也 就是那片坟地所在的方向跑去。

白玫跑进一条无人的小巷,她轻轻拂过左手中指上那枚墨色的指环,她身上 的衣裙便瞬间消失在空中,露出她那不着丝缕的赤裸躯体。与白玫普通的相貌不 符的是,白玫的身材极为火辣,散发着无与伦比的致命。白玫再次触摸指环,一 件黑色的长袍凭空出现,遮盖住所有的春色。紧接着,白玫那毫无特点的容貌也 发生了变化,那一眉一眼,竟与那曾经出现在各处,艳名与凶名同样远扬的「白 玫瑰魔女」一摸一样。

没错,白玫,便是「白玫瑰魔女」,那标志性的绣着凋零白玫瑰的血红丝帕, 便是源自「白玫」这个在大陆上十分罕见的古老东方名字。平日里,白玫都用魔 法掩饰住自己的容貌,用「白玫」这个普通的身份过着普通人的生活。鱼龙混杂 的贫民窟为白玫提供了掩饰身份的最好屏障,让白玫即使使用自己真实的名字也 不需要有半丝担心——因为不会有人将始终出没于高级场所的「白玫瑰魔女」与 一个贫民窟的普通单身女人联系起来。

白玫此时显出自己的真身是有原因的,她现在要去调查刚刚从房东大娘那里 听来的那件事,而在这附近认识白玫的人不在少数,所以此时白玫显出真身反而 能更好的掩饰自己的身份。而且,还能避免很多不要的麻烦。

白玫要去调查的,是那名老木匠家的儿媳妇——玛莎的真正死因。

白玫是认识玛莎的,而且两人之间还算熟悉。玛莎出生于距此千里之外的西 部山区,父母双亡后便被奴隶贩子拐卖,成为一名最低贱的女奴。白玫在一次 「猎杀」一名奴隶头子的过程中顺手接触了玛莎,玛莎十分感激白玫帮助她重获 自由,尽管白玫出于隐藏身份的原因而没有对获救的玛莎的说出全部的真相,只 是说「有个神秘的高人顺手解救了她」,但玛莎依然十分感激白玫。后来,白玫 帮助玛莎找了丈夫——也就是老木匠的儿子,婚后的玛莎和白玫之间的来往减少 了许多,但节日期间玛莎都会来拜访白玫。

说实话,白玫并没有多在意玛莎。当初解救玛莎也只是她一时兴起的行为, 她倒是没有料到玛莎会对她有这么深的感情。最近一段时间里,白玫经常外出, 也渐渐遗忘了玛莎的事情。她没有想到,玛莎会再次遭遇不测。而且,更重要的 是,白玫从玛莎的死因中,听出了一丝疑似是淫术士的痕迹。

淫术师,是大陆上最为神秘也最为人不齿的一群人。他们是一群使用特殊的 淫术魔法的术士,他们自称「生命术士」,是一群为追求生命能量而疯狂的人, 但人们更习惯于根据他们的行为称他们为「淫术师」。说到底,他们就是一群色 魔、变态,是全大陆女人的公敌。

白玫的力量,归根结底也是一种淫术。但与大陆上的其他淫术不同,白玫的 淫术是「逆向」的。也就是说,其他淫术师都是以男体吸取女体的生命能量,而 白玫却是以女体吸收男体的生命能量。白玫曾经也是淫术师的受害者,但她因祸 得福,获得了现在的能力。一直以来,白玫除了用自己的能力「猎杀」那些作恶 多端的男人,就是在搜寻淫术师的踪迹。但是,淫术师的行动向来隐秘,白玫一 直都只能搜寻到关于淫术师出没的蛛丝马迹,而从未真正抓住一个淫术师。

玛莎的这件事,白玫本能的就想到了淫术师。最近几天,白玫多次发现附近 有淫术师出现的迹象,而恰巧在这个时间,玛莎遭遇了那样的意外。这一切实在 是太巧合了,巧合的让人不由得心生疑虑。所以,白玫准备去坟地,找到玛莎的 尸体仔细探查一下。

埋葬玛莎的那片乱坟地很大,清晨十分,这里十分自然的没有一个人影。坟 地之中大大小小有数百个坟头,这些坟头都没有墓碑,但白玫一踏入墓地,便知 道了哪一座是玛莎的坟头。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一股若有若无但确实存在的 淫术术能,正盘踞在不远处两座新坟上方。

果然……有问题!

白玫来到一座新坟旁,心念一转,开始调动体内的术能。术能化为无形的触 手,轻松掀开了新坟疏松的土层。这座新坟堆的并不高,墓穴也只能堪堪能放下 一具没有棺椁的尸体。白玫很容易便掀开了墓穴上方的所有泥土,墓穴之中埋葬 着的,正是仅仅用一张破旧的亚麻布包裹着的、刚刚下葬数日的,玛莎的尸体。

白玫停止使用术能,她蹲下身,伸手掀开了玛莎脸部的裹尸布。玛莎的遗容 显然已经被人清理过,但仍能看出她生前所遭受的暴行所留下的痕迹。她的皮肤 呈现出一种十分异常的白色,这正是她生命力流失,也就是被淫术师袭击的证据。 白玫用手指抚摸着玛莎脸上那些冰冷的皮肤,心中却意外的没有一丝特别的感觉。

曾几何时,她也和玛莎一样,面对淫术师的侵犯,毫无办法。但是,她是幸 运的,她经历了那场解难,反而获得了复仇的力量,而玛莎,却只能躺在这里, 永远的带着屈辱沉睡。

这,就是命。如果当初白玫不解救玛莎,那么她现在可能会遇到一个普通的 主人,过得更加悲惨。也有可能找到一个好主人,过上幸福的日子。也有可能早 死,比现在更早的结束生命。但无论哪一种,无论那种可能,都是她的命,一旦 发生就无法改变的命。

白玫站起身,术能再次发动,掀开了全部的裹尸布。玛莎遗体的身上没有一 件衣物,显然埋葬的十分仓促,埋尸人连件衣服都没有为玛莎穿便将她下葬了。 玛莎的身上满是施虐的痕迹,但是,这些痕迹都只是普通的皮肉伤,而不是淫术 师那特有的术能留下的伤痕。

奇怪,难道那个淫术师是个喜欢用自己的身体胜过术能的家伙?

白玫又靠近了些,发现玛莎的身上的确有术能,但却十分的微弱,几乎无法 察觉。而且,白玫将手指探入玛莎的下体,发现了残留的精的痕迹。淫术师只会 摄取女人的生命能量,而绝不会输出能量。所以,淫术师即使会在被侵犯的女人 体精,之后也会运用术能将精液转化吸收掉。一些淫术师甚至还将自己的精液开 发成一种引动女人体能生命能量的特殊触媒,借内射来让女人泻出更多的能量。 总之,淫术师是绝对不会把自己的精液留在女人的体内的。

怎么回事?难道这不是淫术师干的?

白玫皱紧了眉头。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将手指再次伸进玛莎的阴道,挖出更 多的精液,伸进嘴里尝了一下。果然,正如她想的,这些精液中虽然带有淫术师 所独有的术能,但这些精液并非淫术师的,而是来自好几个不同的普通的男人。 白玫又检查了一下玛莎的下体,发现玛莎的阴唇有十分明显的肿胀的现象,而且 阴道也有部分的撕裂。淫术师们虽然个个是性变态,但这些变态们本身的性能力 并不是很强。相反,一些淫术师还是阳痿,他们正是因为在性方面的能力不如常 人才踏入了淫术师的领域。玛莎身上的痕迹明显是经历了十分疯狂而强硬的性交 后造成的,联想她身上的那些皮肉伤,白玫得出了一个答案。

白玫抹掉手指上的精液。这时,她忽然发觉一开始太察觉到的术能并不是来 自玛莎的尸体。仔细的感应了一番后,她发现了术能真正的来源——另一座新坟。

这一座新坟是玛莎的,而另一座无疑便是老木匠的了。白玫再次调集术能, 掀开了老木匠坟上的土层。老木匠的墓穴与玛莎的无异,只是老木匠尸身之上还 多了一套他生前所穿的破旧衣物。白玫运动术能,直接震碎了老木匠身上所有的 衣物,露出了他如干柴般的身体,瞬间便发现了一处异常。

老木匠的下身处,那团花白的体毛间,阳具竟然是硬直着的!而且,那光滑、 膨胀的表面与他身上皮肤的干瘪形成鲜明的对比。那阳具就像是个被吹鼓的气球 一般膨胀着,无论长度与粗细都显得十分病态。而且,老木匠现在可已经是死人 了,一个死去好几天的枯瘦老头,阳具怎么可能还在硬着?

白玫握住了那直立着的阳具,一股陌生但邪恶的术能瞬间冲入她的身体。白 玫忙调动自己的术能应对,但这个失去了主体的邪恶术能完全就是外强中干,马 上便被白玫体能的术能同化。

现在,情况已经十分明显了。老木匠和玛莎是被淫术师杀害的无疑,而且, 不仅是玛莎,老木匠也遭受了淫术师的毒手。淫术师都是变态,特别是在性上更 个个都是变态中的变态。那名淫术师应该是先控制了老木匠,令其奸淫了玛莎, 而且还控制了更多的男人——不,他甚至不需要控制。面对一个任人宰割的女人 的赤裸躯体,没有几个男人能控制住自己的下半身——然后,他再对玛莎实施侵 犯,将玛莎的生命能量与那些男人射入的能量一并吸收。这种间接的吸收效率不 高,所以才会在玛莎的体内残存下部分精液。

看来,那个淫术师不仅是一个品味低到会对贫民家的妇人下手的家伙,而且 还喜欢玩一些多人的游戏啊。

白玫心中,抓住那个淫术师的想法越发的强烈。但是,她现在掌握的有关那 个淫术师的线索少的可怜。那个淫术师肯定已经离开了,除非等他二次作案,否 则白玫是很难发现他的踪迹的。白玫现在所掌握的线索全部来自玛莎与老木匠的 尸体,如果能他们说话或者获取他们的记忆,那么就一定能获得有关那个淫术师 的宝贵线索,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他们只是刚死,白玫还有一丝提取他们 记忆的把握,但现在,他们早就死透了,大脑中的已经也肯定都随灵魂去了地府。

等等……记忆!

白玫突然想到,淫术之中有种利用生命能量而引导出目标记忆的术式,这种 术士不仅对女体有效,对男人的精液也可以起到同样的作用。那些玛莎体内的精 液,说不定会包含那些男人的记忆片段。

白玫立即开始了尝试,但片刻后,她放弃了。玛莎体内的精液来自很多个男 人,这些精液实在是太混乱,无法提取出单个的记忆信息。而且,这些精液都被 那个淫术师吸收过一次,本身的能量已经丧失了很多,这让提取信息更加的困难。

怎么办?

这时,白玫发现了一个之前被她忽视了的东西。

老木匠的阳具,居然还是硬挺着的!

此时此刻,白玫才发现虽然已经失去了术能的支持,但老木匠的阳具依然坚 定的「站」着,似乎有一种术能之外的力量支持着这根主人已经死亡了的阳具。 再次握住那根异常硬挺着的死人肉棒,白玫开始仔细探查老木匠身体内部的情况。 这一查,她才发现自己起初似乎想错了。老木匠的尸体上虽然有精气耗损的迹象, 但这些透支的精气全部都集中在他的阳具之中。这些堆积压缩的精气便是老木匠 死了几天依然「金枪不倒」的真正原因。所以说,老木匠不可能奸淫了玛莎,即 便是上了,他也一滴精液都没有射出来。白玫还发现,在老木匠的阳具顶端处有 一道人为的禁制,这道禁制让老木匠的精气无法射出,只能一直堆积在阳具内部。

现在,想要获取更多的线索的方法已经十分明了了,那就是——榨出老木匠 体内残存的精气!

白玫见多了男人的肉棒,无论是获得能力之前还是获得能力之后,她已经见 过了各种各样的肉棒足有几十根。但死人的肉棒,她倒还是第一次见。白玫突然 升起一个想法,她要看看这根死人的阳具,射出来的精液与活人的有什么不同。

白玫将术能运在掌上,先用较轻柔的手法撸动了两下。阳具内部的精气起初 没有任何反应,但在白玫持续撸动了十几下后,便渐渐开始活跃了起来。白玫加 快了撸动的速度,但是那些精气的活跃度却因为那道禁制的原因而一直都很低。 白玫加强了掌心中术能的浓度,但依然没有效果。

这道禁制……白玫明白,不突破这道禁制,她是无法达到目的了。但是,她 现在没有能从外部打破禁制的办法。要想破除这道禁制,就只有从「内部」想办 法了。

看着眼前这根因为她的套弄而似乎更粗壮了一点的肉棒,白玫突然突然发现, 自己的阴道内居然生出一种痒痒的、好似虫子爬过的感觉,她居然湿了!获得能 力之后,白玫的需求比以前不知大了多少倍,但之前她都是在「猎杀」的过程中 满足自己,这样既能更好的引诱那些男人还不用有任何顾虑。但想现在这样,白 玫主动的想要需求还是第一次。而且,面前这让她心生渴望的,居然还是一根死 人的肉棒。这让白玫心中有点异样。

但是……死人的又有什么关系呢?而且这样,不是就能突破禁制,达成自己 的目的了吗?

心中打定了注意,白玫立马开始行动。她干脆利索的撩开自己长袍的下摆, 跨坐到老木匠的身上。白玫使用术能在老木匠身体的表面铺出一层保护膜,这样 她可以不用接触老木匠的身体,而那根肉棒自然不在保护膜的覆盖之下。白玫自 从获得能力之后就从未穿过内衣,此时的她身上更是除了长袍便是真空的。

白玫提起小腹,用手指分开自己早已湿润的花瓣,对准肉棒鼓胀的顶端,直 接坐了下去。

「啊……」

老木匠的肉棒很奇特,在淫术与精气的双重作用下,这条原尺寸肯定不算大 的阳具在膨胀以后形状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此时的肉棒更像一顶肉菇,龟头因 为堆积了最多的精气的原因而膨胀的最大,龟头之下的肉茎尽管也不算小但相比 之下反而毫无特点了。此时此刻,这巨大的肉菇头就卡在白玫的膣道正中,白玫 用了一番力气,才让这畸形的肉菇挤开自己蠕动的膣肉,深入到体腔的内部。而 且,这根肉棒还有一个更特别的特性——它是冰凉的。丧失了体温的肉棒深入体 内,带给白玫一种前所未有的。

「嗯,好……爽……啊。」被插入的白玫像是便了一个人,看她此时此刻那 副饥渴无比的模样,很难想象她就是那个平日里待人温和的白玫。但是,这就是 真正的白玫瑰魔女。白玫能力的获得是有代价的,而这代价就是她在发动淫术的 同时,淫术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她的心性。

白玫细细体味了一会儿这冰凉的肉棒贯穿自己身体的奇异触感,然后,她便 开始了「正题」。尽管这是一根死人的阳具,但阳具就是阳具,白玫在插入的那 一刻就感觉到了肉棒内精气的蠢蠢欲动。她开始有意的收缩自己的膣肉,灵活的 阴道如蛇一般层层环绕住棒身,而那巨大的肉菇,则有阴道尽头的那张开合的小 嘴予以特殊照顾。白玫的这些能力并非源自淫术,淫术本是男人的术法,自然不 会有控制女性性器的法门。白玫的这些能力,源自她自己家族的秘学。在很多年 之前,这种被称为「房中术」的技巧似乎是很多贵族女子的必修课,但在现在, 随着东方各族的没落,「房中术」这种本就无法现于明面的技能也随之而失传了。 白玫所学的,也不过是一些皮毛,这是她那个据说祖上曾声名显赫的家族留给她 的唯一遗产,也正是这个遗产,让白玫得以在「那一天」,获得成就今天的蜕变。

蠕动的膣道的威能绝对超出单纯的「手枪」万分。这种最直接的肉体接触让 白玫能更直观的感受阳具中精气的变化,也让她更加清楚的了解到那道禁制的情 况。现在,那道封锁了老木匠精关的禁制已经摇摇欲坠了,这道禁制在失去本源 术能的支持后早已是无本之木,突破已只是时间问题。白玫加快了身体起伏的动 作,因为担心调用术能会为那道禁制补充能量,白玫自始至终都没有使用自己的 能力,只是用自己本身的力量来「压榨」。现在,她马上就要看到成果了。

「嗯,嗯,快……快了,嗯,好了,马上就好了。」

白玫无意识地呢喃着。此时,她也完全陷入了这场跨越了生死的性之中,她 不再只是想要榨出阳具中的精液,更是在享受这久违的没有淫术污染的。

白玫的动作越来越快,她开始摇摆自己的肥臀,让肉棒与膣道之间的摩擦更 加强烈。她这番新一轮的攻势起到了十分明显的效果,原本鼓胀但是纹丝不动的 肉棒开始了颤动,那些被激发到了顶峰的精气在肉棒内横冲直撞,随时都有可能 突破禁制。此时的白玫虽然已完全陷入了享受之中,但女人的本能也让她感受到 了肉棒喷射的临近。她开始加快频率,让肉棒更加深入自己的身体。每一次下蹲, 都要让她体内的那张小口使劲地吮咬马眼与肉菇头,每一次抬起,都要让膣肉更 加紧密的缠绕、压榨棒身。终于,肉棒的颤动变得强烈,白玫知道喷发马上就要 开始了,她用力压低自己的身体,同时开放自己的宫颈,让那张一直都在吸吮马 眼的小嘴张到最大,把那它一直都无法含进去的巨大肉菇彻底包容。紧接着,白 玫全部的膣肉同时开始运动,膣腔内环环层层的肉配合着子宫的动作,形成最强 大的吸力,吸取着阳具之中的汁液。

紧接着,喷发如火山般开始了。

「啊——」

白玫本能的发出一声尖叫。这冰凉的肉棒射出的精液也是冰凉的。白玫那久 经火热阳精浇灌的子宫一下子遭受这截然不同的刺激,瞬间便开始了收缩。白玫 居然在这精液的喷射的同时,也达到了一次不同寻常的。

喷薄的精液与倾泻的阴精在子房中交融,白玫下意识的运转术能,混合的精 华在子宫中被迅速吸收,而那精液中所蕴含的信息也瞬间冲上白玫的头顶。这些 丰富的记忆细心让白玫从失控的状态中脱离,恢复了常态。顾不上起身,白玫就 这样骑在老木匠的尸身之上,开始阅读记忆之中的内容。

半晌之后。

「呼,费了那么多的功夫,终于——抓到你的狐狸尾巴了!」

白玫口中默念着,睁开了眼睛。老木匠的精液的确蕴含着他死前的记忆,而 且,因为老木匠这老头太久没有行过性事,他死前的遭遇又过于「刺激」,这些 精液中蕴含的信息非同寻常的丰富。

思绪回到身边,白玫低下头,看着老木匠那干瘦依旧的身体。现在,似乎是 因为最后一丝精气的流失,老木匠的尸体看上去更加的干枯了,仿佛一捆被爆晒 了多日的干柴一般。白玫感觉的到,那已经被她包容在体内的肉棒此时正以惊人 的速度缩小。她站起身,将肉棒拔出自己的身体,看着那已经恢复了正常大小且 还在缩小的肉棒,她突然有一种遗憾的感觉。

奇怪,我在遗憾什么?我做这些不就是为了获得这些记忆吗,现在目标达成, 又有什么好遗憾的呢?

但是,看着那逐渐缩小的肉棒,白玫还是忍耐不住,俯下身,将肉棒含进了 口中。白玫说不出自己现在的感觉,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一种极为强烈的冲 动,而这种冲动,让她无法控制此刻的行为。

一番无比娇艳的口舌侍奉没能让失去了生命力的肉棒重新坚挺。但是,最后 的最后,老木匠还是在白玫的舌尖留下了几滴礼物一般的精液。白玫将这最后的 告别礼物吞进腹中,她看着老木匠完全化作一具干尸的身体,脑中突然浮现出一 句话。

「多谢款待了,大叔。」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