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淫魔圣王传第十五章柳生幻十郎

京ICP0000001号2019-02-19 05:23: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十五章柳生幻十郎

***********************************有心事的时候,写文果然是困难重重呀,整个大纲被打乱不说,连原本一向平淡的风格也乱了,真是难搞…

这两、三集可能会平淡了点,先跟各位说一声,如果现在的大纲没有乱掉的话,下一集就是吃掉火凤凰的时候了,只是要怎么吃还在安排中就是了…

另外;在上一版忘了提,这里因为沿用所以先讲一下,幻十郎的名字姓是柳生没错,但名字不是,本来的名字已经被柳生家和幻十郎自己舍弃了,舍弃的原因就是之后的故事了。

***********************************

铎洛尔城邦;大陆上最古老最强大的国度,以首都铎洛尔为中心,九百多个大大小小的城镇,交互串联成大陆最大的矿产输出国,除了由丰富矿产所衍生出的铸造及魔法物品制作极为出名,以及优渥的国家财力所带来的强盛军容外,铎洛尔另一个让大陆各国欣羡忌惮的地方,便是他是大陆中唯一同时拥有三名七贤者忠诚的国家。

由于领土范围广大,境内仍有不少尚未开发的密林及古迹,这些地方为铎洛尔吸引了不少外来的冒险者,几乎每天都有近百名的冒险者,像蜜蜂般涌进铎洛尔的领土内,向这些神秘的地方挑战。

知识古城、冒险之都、科技之境种种形容铎洛尔首都的称号,随着时代的演进一一登进史册,代表着铎洛尔古老但强盛的历史。

只是我实在没想到,这个古老的都市,竟然会带给我想不到的麻烦……

「请你再说一遍?」

强忍下砍人的情绪,我对着趴在沙发上,戴着眼镜专心看书的色鳖问道,抬头瞥了我一眼,色鳖又专注的回到书本上,随随便便地说道:

「我说,去落锝镇帮我解决一个麻烦。」

「你说的落锝镇,是指铎洛尔城邦里最偏僻的那个村镇吗?」

「你知道那地方呀,不错嘛。」

「你干嘛不自己去?」

「你没看到呀,我忙着看书,没空去理会那个家伙,要不是嫌他吵,我还懒得来找你。」

「你………烂熊!!你又在干什么?」

「吃饭呀。」

「吃饭!!!!!!」

看着身体将近趴在饭桌上,左爪一只全猪,右爪一只全鸡,嘴里嚼着牛排的烂熊,我只觉得我的血压正不断地升高。

「少爷,您没事吧。」

注意到我的不适,艾儿把手上端的烤全羊随手往桌上一放,快步跑到我身边扶住我,担心地问道。

「我……」

正想跟艾儿说我没事,一旁埋首饭桌的烂熊一边狼吞虎咽,头也不抬地抢先说道:

「放心啦,你家少爷只是太高兴了而已啦,没事、没事……」

「你把东西吃下去再给我说话!」

随手把桌上的酒瓶往烂熊扔去,只见烂熊不慌不忙抬头一咬,刚好咬住瓶口仰头便大口大口地直灌,然后把瓶子往旁一甩,便继续埋首苦吃,动作之顺畅流利,让人叹为观止。

无力面对烂熊那厚脸皮的行为,我转而看向色鳖,自从艾儿第一次见过色鳖后,这几年来他跟烂熊便不时的上来串串门子,只是两人一向是各来各的,今天还是首次见到他们一起出现。

正当我为他们两个难得一同出现的是感到讶异时,色鳖马上便轰了我一枚炸弹,要我马上出发到铎洛尔城邦的落锝镇去,然后这两个家伙便很「客气」的霸占了我家餐厅和客厅,只差没把我直接赶出去。

深吸几口气,将愤怒和混乱的情绪稳定下来,我先抬头对艾儿说道:

「艾儿,奶还要准备考试的东西,先下去吧。」

「少爷,可是烂熊先生他……」

听到我的话,艾儿担心的看看烂熊又看看我,我瞪了烂熊一眼才说道:

「不用理他了,桌上那堆东西够他吃的了,先去休息吧,待会在过来收拾就好。」

「是。」

听了我的话,艾儿也不再坚持,听话的离开,等到艾儿离去后,我才转头看着色鳖说道:

「说吧,要我去落锝镇干嘛?我不相信真会有什么麻烦要我去帮你解决。」

以我切身的惨痛经验,我可以保证,色鳖和烂熊的实力,绝对是大陆上最强者之一,他们要是解决不了的麻烦,我绝对也是没办法。

「哼哼,你这次猜错了。」

色鳖一边说着,一边慢慢飘起身子,原本在看的书无声无息盖上,跟着飘起移到色鳖的身下,让色鳖稳稳地趴在书上,带着眼镜的大眼直看着我,让我感觉自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可悲的是,我还真跟青蛙一样不敢随便乱动。

「这次是真的要你去落锝镇帮我解决事情,不是说我解决不了,只是太麻烦了,懒得跑这一趟。」

色鳖说着说着,另一手拿出不知何时出现的烟斗,悠哉地吞云吐雾起来,我怀疑地看着色鳖,仔细研究他说的话真假。

其实色鳖根本没有必要骗我,虽然说彼此之间有着一点点的小怨隙,但是毕竟彼此间已经相识十多年了(我怀疑更久以前他们就认识我了,但是他们两个对此始终是保持着秘密),要叫我办事,确实没必要用欺骗的,只不过我当被害者当久了,总是会不自觉的以为他们在整我。

冷静下来想想,反正我本来便打算由铎洛尔城邦寻找转系考的材料,只不过一开始是想要透过洛莉的关系来进行,现在这样的话,就也不用麻烦了,只是要我就这样放着艾儿不管,我实在不放心,但又不能带着她一起去………

「别想那么多啦,艾儿就交给我跟烂熊一起照顾,你就放心去吧。」

像是看穿我的想法,色鳖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话。虽然吓了一跳,但我还是面不改色的看了烂熊一眼说道:

「你们?你们不要把艾儿累死就好了。」

「放心,」

终于将桌上食物一扫而空的烂熊,一边拍拍自己的肚子,一边大摇大摆的走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道:

「熊吃一餐可以抵十餐,这一次吃饱了,至少要过半个月后我才需要再吃一餐。」

「这么方便?」

不太相信地看着烂熊。他不以为意地抓起桌上的酒瓶,咬开瓶塞大口大口地喝个半瓶,才看着我笑道:

「你就放心去吧,有我和色鳖在,你还担心什么?」

就这样,我在一鳖一熊的「请求」下,离开了我的家,踏上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的旅程,而目的却是为了解决一个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的麻烦……

************

坐了三天的马车,终于到达了铎洛尔的边境村落,因为事先没有在布理司办好相关的手续,所以又需要在这里花一天的时间等待过关的证明下来,闲着没事下决定到这个村里逛逛。

第一个到的地方,便是村里的武器店,早先便已经对铎洛尔城邦传闻已久的高明铸造术好奇不已了,现在有这个机会自然不能放过。

店主是个粗壮的中年汉子,知道我只是来看看的,也仍然热情地替我介绍店里的武器,让我有点招架不住,不过;他倒是告诉我一个重要的消息,听说落锝镇的山区最近突然出现一群怪物,使得落锝镇的采矿作业被迫暂停,镇长已经发出赏金请冒险者和向铎洛尔首都求救了。

这个消息倒是满有趣的,虽然落锝镇位处偏远,但因为附近不但缺水又缺食物,所以一向没有什么怪物在那里出没,就算有也不应该会构成什么威胁,现在这样的情形,是不是跟色鳖所说的麻烦有关呢?

但当我想要在追问清楚一点时,店老板尴尬地说他只知道这些了,不过倒是建议我去酒店看看,临走之前我跟店老板买了一支精巧的匕首,除了因为质地精良外,也算是对这个热情又好心的老板一些道谢。

记得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叫中国的古老国家,他们说;人与人之间的相识、会面、结婚都是一种叫做缘的变化,而越是在难以碰到的情况下碰到,就代表你与那个人之间的缘很重。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让我现在碰到这事的缘,想必很重很重了。

依着店老板告诉我的方向,我来到了村里的酒店,这酒店还满干净,没有像一般酒店一样满地空瓶、呕吐物的脏乱。问我怎么知道?布理司东城的酒店就是这样,不过可能也跟东城低下的生活习惯有关就是了。

但最吸引我注意的,是一个坐在酒店吧台旁的黑发青年,那个在报名日跟我和白衣法师一同挡住龙人杀招的和族人。

没有想到会在异地碰到熟人,让我忍不住的注意着那和族人的一举一动,与喧闹的酒店顾客相比,静静地坐在吧台边的和族人,与周围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站在酒店门口打量了一阵子后,我走到了那名和族人旁边位子上坐下,那名青年只是转头看了我一眼,便又转回头去,仿佛没发生过任何事,但是一种近乎直觉的感应,让我认为他还认得我。

店老板也在这时走上前来,豪爽的笑道:

「小兄弟,没看过你,第一次来?」

「是呀,有事要到落锝镇去,来一杯啤酒。」

「落锝镇呀?那里最近不太平静,你去那要做啥呀?」

俐落地将装满啤酒的酒杯放到我桌上,老板疑惑地问道。

「我要找些矿物,听说那里出产的矿物素质不错,所以想过去看看。」

「找矿物?喔,你是布理司学园的学生是吧?」

「是呀,您怎么知道?」

「哈,这里每年一到这时候呀,都会有一群要考试的学生往这跑,早就是见怪不怪了。」

「原来是这样,对了;老板,您刚刚说落锝镇那边出了什么事呀?」

「喔,是这样的,大概在二个月前,落锝镇那边的矿区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多出了一堆怪物在矿区游荡,吓坏了好几个采矿的工人,有几个人还因此受了重伤,搞得采矿的作业全部停下了。」

「这么严重?」

「可不是,一开始镇长还只是以为只是普通的怪物暴动,所以想说忍一忍就过去了,谁知道不但没停,怪物还越来越多、越来越奇怪,镇长这才知道事情严重了,连忙花钱雇了冒险者,想说靠他们把怪物赶跑。」

「结果呢?」

「结果?哈,这群冒险者也是倒霉,每个都信心满满地上山,然后不到一天就灰头土脸地逃下山,甚至没一个说得清楚山上到底怎么了。」

「喔?」

「这些都是我在落锝镇的小弟告诉我的,听说镇长已经受不了了,向首都提出军队的支持,只是呀,这一来一往的,等到军队来了,我看落锝镇早就已经完蛋了。」

听了老板的话,我一时沉默下来,仔细地思考老板所告诉我的消息,如果老板所说的消息是真的,那么落锝镇那边的麻烦看来就没色鳖说的那么简单了。

「小兄弟呀,我劝你还是不要去落锝镇了,那里现在实在是有些危险呀。」

「谢谢,我会考虑的。」

笑着谢谢了老板的好意,我将啤酒一饮而尽,起身准备离开,但在离去前却有意无意地看了那和族人一眼。

走出了酒店,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昏暗起来,我一边走向寄宿的旅馆,一边想着老板的话,但走到一半,六、七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青年却突然从旁的小巷跑出,挡住了我的去路,其中一个更快速地欺近我身边,掏出一把匕首抵住我的腰。

「小哥呀,兄弟没钱了,大家交个朋友,帮帮忙吧。」

其中一个像是首领的人物语带讥讽地说道。先低头看了看抵在腰间闪亮的匕首,再看了看四周的青年,我才疑惑地说道:

「这就是所谓的抢劫吗?」

没有想到我会突然说这句话,几个人顿时一愣,我又点了点头说道:

「满新鲜的,有趣、有趣。」

「妈的,跟老子装疯卖傻?」

负责压制我的青年回过神来,第一反应便是收回抵住我的匕首,然后快速地我腰间插来,就在这短短一瞬间,一只大手突然从一旁伸来,直接握住那青年的手臂,接着就是青年发出的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我的手,我的手呀!!」

转头看去,之前在酒店的那和族人抓着那名青年的右手,神情冷淡地看着其它人,随手把手中那正哭爹喊娘的家伙往其它人推过去,然后若无其事地抛下一句:

「滚。」

冷淡的音调似乎没有让其它人冷静下来,只见几个家伙掏出匕首或短剑,像是狂战士般的发出意义不名地嚎叫朝那和族人冲去。和族人上前几步,伸手将我护到身后,接着也不见他有何动作,冲过来的几个人或是彼此脑袋互撞或是与地面做亲密拥抱,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六、七个人便倒在地上哭嚎着。

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人,那和族人便一句话也没讲地直接离去,剩下我一个人静静的站在一群哀嚎的人之间。

「合气道吗?」

喃喃念着那和族人的功夫,摇摇头,走到刚刚拿刀抵住我的人身边,那人一见我走近,连忙捡起地上的匕首指着我,但我只是抬手轻轻一晃,那把匕首便反而出现在我手中,在那人还没反应过来前,我已经先用力地甩了他两下耳光。

「记住二件事,第一:拿刀要捅人的话,就不要再收回去,直接插下去就对了;第二:拿好一点的刀来抢劫。」

一边说着,一边随手将手中的匕首折成两半,在那人傻眼的同时,将断成两半的匕首放到他手上,转身离去。

************

第二天一大早,我的通关文件就下来了,拿着通关的文件,我搭上了直通落锝镇的虫车(类似火车的交通工具,一个车厢能坐两人,一部虫车最多可坐五百人,以机械脚取代轮子的部分,速度虽较马车缓慢,但能平稳的行走于山路,是因应铎洛尔特殊地形所设计的交通工具),刚踏进包厢,我先是一愣,然后忍不住失笑出声。

「第一次碰面是巧合,第二次碰面是意外,那么第三次碰面要算什么?」

看着跟我一样感到讶异的和族人,我一边笑一边问道。看了看我,那人依旧是冷淡地说道:

「不知道。」

耸耸肩,无所谓地坐到他的对面,开口问道:

「我叫达特,达特。威恩,可以请问贵姓吗?」

「柳生…柳生幻十郎……」

************

「我输了。」

「谢谢指教。」

拈着黑子敲了敲棋盘,沉思许久后还是俯首认输,身为胜方的幻十郎却没有任何喜悦的表情,整理好了棋盘,淡淡地问道:

「要再来吗?」

「好呀。」

由边境向落锝镇出发,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我跟幻十郎由一开始的带点生疏,进步到现在和平地交谈,一切都归功于我原本带来打发时间的围棋。

靠着围棋,不但打发原本以为会非常无聊的时间,也让我了解了幻十郎这个人,虽然外表看来冷漠无情,但经过一段的相处后我就知道那只是错觉,这个人只是个正经不喜欢说话的老实人而已。

不过我可绝对不敢因此小看他,由他下棋的风格便可看出,稳定而不急进的棋路,却从未放过任何可以进攻的机会,在正规的攻守中,也不时穿杂着出乎意料的奇兵,让人丝毫不敢大意,如果他的个性也跟他下棋一样的话,将会是个非常难应付的对手。

而在对奕之中,我们也是时常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但幻十郎虽然是个好听众,却不是个聊天的好对象,虽然不喜欢说话,但幻十郎还是会认真地听别人讲话,即使他的回答都很简洁,但习惯后就也没什么了,只是有时候会被他这种说话方式感染,让我的说话也变得简单明了,就像是这样……

「你到落锝镇要干嘛?」

「办事。」

「公事还是私事?」

「都有。」

「能说吗?」

「可以。」

「请说。」

「公事,帮人购物,私事,修刀。」

「买什么?」

「矿物。」

「修什么刀?」

「我的配刀。」

「坏了?」

「对。」

就像这个样子,我们之间的对话会渐渐地变成一种公式化的对答,多来几次之后,我就放弃与幻十郎聊天的念头了,专心的对奕。

五天后我们终于到达了落锝镇,在这五天之中,我总共输给了幻十郎六十七盘,小赢十一盘,让我对自己的棋艺信心有点受挫……

一道落锝镇,所有见得到的人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让看的人都感觉一阵苦闷,看了看四周,我转头问向身旁的幻十郎。

「你要去那?」

「找镇长。」

「一起走如何?」

「可以。」

在村民的指点下,我们两人一起来到了镇长家,一进屋内便发现到一个大概是全村最烦恼的人,感觉整个脸的五官都快要垂到地上的样子,没猜错的话,这个人一定是镇长了。

「两位有事吗?」

看到我们两人,镇长便无精打采地问道,幻十郎先是看看我,在我表示无意见后,便开口问道∶

「请问一下,洛德老师傅是住在这镇上吗?」

原来他会正常的对话呀,当我被幻十郎正常的话语吓到时,那镇长却狠狠地泼了一盆冷水给他:

「洛德呀,他上个月就去世了呀。」

「去世了……真是遗憾,请问他有传人吗?」

「有个儿子,在镇上开打铁铺,只是技术根本比不上洛德呀。」

听了镇长的话,幻十郎一脸失望地沉默下来,见到他那个样子,我也不忍打搅他,便先放下他向镇长问道:

「镇长先生,可以请问一下最近镇里发生的事吗?」

这话不问还好,一问之下眼前这年过半百的镇长竟然哇地一声大哭出来,抓着我又哭又叫地大声哭诉,让我一时间差点以为是因为我才害得落锝镇变成这副德行,也吓了正沉浸在失望中的幻十郎一跳。

在面对镇长的强力哭诉下,我跟幻十郎两人完全不是对手,费了好大的一番功夫才从镇长家逃出,逃出险境的两人在镇长家大门互相对看。

「你接着要怎么办?」

「找人。」

「喔。」

「你呢?」

「到处逛逛吧。」

「喔。」

当我们两人又再次陷入这无意义对话时,由镇长家屋内逐渐由远而近地传出阵阵哭声,当场让我们两人脸色大变,默契十足地各自散开。

「晚点在旅店见。」

「好。」

或许是惊吓过度,一直到我们两人完全分开后,我才想起来,镇上的旅店不知道有几间,我们要在那见呢?

正当我想到这个有点严重的问题时,一种奇怪的感觉让我抬起头,向着左方的山头看去,刚好看到一个巨大的红色鸟影,夹带着阵阵火花,正朝我的方向直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