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爱无界二十无效协议

京ICP0000001号2019-02-19 05:23:2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昕妍现在所面对的这种尴尬局面,她虽然无法适应,但也无可奈何。因为好

像别人都没有错,妈妈没有错,老公没有错,反而自己有一种第三者插足,小三

上位的感觉。

客厅里只有叶星辰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这倒是出乎昕妍的意料,不

过这样也好,省的她不好意思,早上妈妈在视频里的口交画面,让她现在想起来

还有些脸红。

「老公,我回来了!」

「嗯!老婆,今天片场忙吗?」

昕妍换了鞋,高兴地坐在叶星辰旁边,挽着他的胳膊,开始神侃自己最感兴

趣的话题。她饰演角色的性格如何难以把握?一部电影从筹备到上映要处理多少

琐碎的细节?还有她和蒋珊的关系最近已经很融洽了等等,都事无巨细地像是给

叶星辰汇报。

更让昕妍没有想到的是,她这个对电影几乎一窍不通的老公,竟然没有一丝

地不耐烦,不仅认真地倾听,还不时提出一些好的建议。

叶星辰是真的宠爱昕妍,从第一次见到这个天使般女孩,就希望能得到她的

全部,更何况昕妍现在是他的老婆了。

「老婆,这才刚开始,你以后会很辛苦,不但要拍电影,还要管理一个公司,

千万别累坏了,我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再给你追加些投资,你放手去做,钱都不

是问题。」

「真的?老公,那太好了!你不知道,我和蒋珊正准备换个好一点儿的外景

场地,钱都有些不够了,正愁怎么解决呢?」

「是吗?那再加五百万够吗?」

「啊?不用,不用,两百万就够了啦!」

昕妍现在的幸福来自一种自己忽然增值的快感,她从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一

夜之间变成了千亿富豪的阔太太,几百万只要往老公怀里一拱就轻易搞定。

「老公,我除了要管好公司,演好角色,还有个重要任务呢!」

「哦,什么任务?」叶星辰不解地问。

「嘻嘻……晚上要伺候我的好老公呗!」昕妍说完,身子一歪,半压在男人

身上,一侧的乳峰被挤得变形,红唇轻吻着男人的脖子。

昕妍不仅继承了婉蓉的好身材,情欲更是像妈妈一样说来就来,虽然不如婉

蓉那样放的开,但也只是因为她毕竟还是个二十岁的女孩。

一翻亲吻挑逗后,昕妍的小脸已经粉红,满目的春水,她的手轻车熟路地伸

进叶星辰的内裤,抓住那根肉棒的同时,昕妍却有些意外。因为这个粗家伙竟然

没有如以往一样的坚硬,虽然又粗又热,但却没有完全地勃起。

「老公……你,你不想要我吗?」

叶星辰不是不想要,昕妍这样的绝色在怀里撒娇,是个男人也想按倒她肏弄,

只不过他这一整天里,足足在婉蓉身上射了四次,十分钟前才把最后的一点点存

货喂在婉蓉嘴里。

「老婆,我本来给你留了,但是……但是……你妈刚才又……」

昕妍一听恍然大悟,想想早晨妈妈摔掉的饭碗,今天这一整天老公又没去公

司,还有那口交的画面。她脑海里马上就想象出妈妈这一天是多么急不可耐地索

取。心里反倒萌生出阵阵醋意。

「不管,我不管,我也要。」昕妍闹着把叶星辰的裤子拔掉,跪在他腿间,

舔了一口龟头,就把肉棒吞进嘴里吮吸着。却尝出了女人唾液和精液混杂的味道。

昕妍第一次吃到了这种味道,醋意更浓,刚想抬头撒娇,却感到嘴里的肉棒

正在迅速地变粗变硬,自己的腿间也一阵地酥爽,淫水开始不停地流出。

「嗯嗯……老公……好粗啊!」

叶星辰突然勃起,除了被昕妍的出色口交刺激以外,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

已经看到婉蓉应约出现,丈母娘还假惺惺地拿着口杯,装作下楼接水喝。

他一边按住昕妍的头,一边说道,「蓉姐,你还没睡呀?」

「哦,我……我想接杯水。昕妍回来了啊?」

昕妍突然听到妈妈的声音,想赶紧吐出肉棒,无奈被按着脑袋,只好乖乖地

把头埋在男人胯下遮羞。

「蓉姐,你把烟递给我,我被昕妍固定着呢!哈哈!」

昕妍不敢抬头看,吹箫的幅度也不大,只是含着肉棒用舌头轻扫着龟头,心

里想,「明明是你按着我的头,谁固定你了?」

接着她听到了妈妈走过来的脚步声和打火机的点烟声,嘴里的肉棒又往她的

喉咙里顶了顶,示意她继续吹。

昕妍低着头开始缓缓口交,她感到这个肉棒还在持续变硬,变粗。反正已经

被妈妈看到了,慢慢地适应这种尴尬后,她也开始加大幅度,还偶尔发出羞人的

声音。

但是,过了一会儿,另一种声音却夹杂在昕妍的口交声里。

「我……我……嗯嗯!」

昕妍大着胆,吐出肉棒,假装去舔舐底下的睾丸,偷偷向上观看。却发现妈

妈已经坐在沙发上侧身和自己的老公吻在一起,根本就没看自己。

「蓉姐,别光顾着上边,你也低头看看昕妍吃鸡巴的样子呀!」

「我……不……不要……你讨厌,就会欺负我们母女。」婉蓉嘴上这么说,

却还是忍不住低头观看。

母女俩目光刚一对接,昕妍羞得马上闭上眼。

「星辰,我……我不看了,昕妍她不好意思的。」

「蓉姐,你太傻了吧!早上昕妍通过视频一直看你吃鸡巴的样子,她可

是没提醒你,哈哈!」

婉蓉一听,原来如此,早上女儿已经看了她好久,最后还是叶星辰说破的。

「蓉姐,看吧!看回来,你们俩才公平,哈哈!」

胯下的昕妍一边口交一边听到自己被拆穿,气的粉锤直打男人的大腿。

婉蓉却觉得这样一来,确实缓解了不少尴尬,红着的脸也慢慢变得自然起来,

停止了接吻,认真看着女儿的口交。

叶星辰又在婉蓉耳边偷偷交代了几句话,婉蓉虽然扭着香肩表示抗议,但既

然自己已经答应过男人,就要尽量配合他。最后只好白了他一眼,跪在了昕妍旁

边。

「昕妍,你累吗?妈妈……妈妈想……」婉蓉实在说不出口,因为叶星辰刚

才交待的话是,「妈妈想借用你老公的鸡巴」。

昕妍正在口交的最佳状态,突然看见妈妈跪在自己旁边,母女俩的俏脸几乎

挨住了。吓得她吐出粗大的肉棒,抬头抗议。

「老公,说了不一起的,我妈……我妈要给你弄的话,我就走呀!」

叶星辰色色一笑看着婉蓉说,「蓉姐,这样违反协议吗?」

「没……没有。」婉蓉默道。

「妈……怎么这样呢?」昕妍嘴上抗议,手上竟然还撸着肉棒,这场面顿时

显得有些搞笑。

「昕妍,妈妈当时说的是,不许他一起插咱们俩。」

叶星辰在心里感激了丈母娘几百遍,夸道,「蓉姐有契约精神,哈哈!」

婉蓉看此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话越多越难堪,干脆脸皮一厚,「昕妍,妈

妈来吧!让他高兴吧!」

话音一落,就贴上去,伸出香舌在湿湿的大龟头上舔了起来,而这时的肉棒

还握在昕妍手上,就好像女儿拿着肉棒在喂妈妈吃一样。

叶星辰在这关键的时候,又及时的加了一句,「昕妍,你是我老婆,如果连

丈母娘都不如,我就只要丈母娘,不要老婆啦!哈哈,你考虑清楚!」

这句话是最后的一根稻草,昕妍一惊,心想,「是呀!我是他的妻子,怎么

也要比我妈做得好才行啊!」

「昕妍,和你妈一起亲我的鸡巴,一左一右,让我好好享受一下。」

「嗯,我知道了。」

两张嘴,四片性感的红唇在叶星辰肉棒上轻轻亲吻,「嗞……嗞」作响。

「啊……舒服,蓉姐,昕妍,以后你们母女天天都这样对我好吗?」

「老公,嗞……你,你喜欢就好。」昕妍开始主动讨好,妻子应该更好才对。

「星辰,你以后要爱惜我们母女,……嗞」

「当然了,你们乖,我就一辈子对你们好,至死不渝。」

叶星辰的话像是鼓励一样,母女俩竟然无师自通,四唇夹住肉棒同时上下撸

动。

「啊……你们母女俩的嘴真巧,就这样弄,」

叶星辰的眼睛一刻都不舍得离开这样的画面,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肉棒被这母

女唇夹住的场景。突然恶趣上心,鸡巴突然用力一勃,挣脱出来。母女俩错不及

防,中间的肉棒弹走了,母女俩自然吻在了一起。

「我……」

「呀!老公,你故意的。」昕妍赶忙和妈妈的嘴分开。

「昕妍,他就是个流氓,故意欺负咱们,这样……不行呢!要不你含着,妈

妈舔……舔下边吧!」

「好吧!妈,我先给他含着。」

婉蓉发现女儿变了,她稍一思考就猜到一定是叶星辰刚才的话刺激了她,女

儿变得主动奉迎是要和她争宠呢!

婉蓉并不想争宠,但是女儿这样让她反倒轻松了许多,不然一个人主动,她

总是有些不好意思,母女俩都这样,谁也不笑谁,最好不过了。

两人一旦有了默契,这母女口交简直水到渠成,配合地天衣无缝,昕妍含着

肉棒,香舌绕动,婉蓉趴底身子,一口口舔着男人的黑卵袋,不一会儿昕妍又换

做在下边舔,婉蓉接着吹箫。

母女俩本就是亲亲的血缘关系,根本就不嫌弃对方的口水,婉蓉嘴里的口水

最多,吹箫的时候,大量的唾液顺着肉棒流下,一直流到男人的睾丸袋上又被昕

妍舔进嘴里。

「嗯嗯……」

「嗞嗞……」

叶星辰分着大腿,抽着烟,看着母女俩的吃相,裤裆里早被两口,两舌,舔

舐地湿淋淋的。

「你们母女平时一个人吃的时候,都会说我爱听的话,今天怎么都挺沉默的

呀!说啊!鸡巴好吃,平时都挂在嘴上,现在有啥不好意思的呀!」

「我们……一起舔就行了吧,星辰!」婉蓉吐出肉棒协商。

「老公……我说……我喜欢吃,更喜欢给你舔蛋蛋,嗞…………嗯嗯!」昕

妍顾着勇气争宠,但说完脸也红的厉害,因为妈妈正看着她呢。

「乖老婆,今天真听话,老公抱你睡觉去,哈哈!」叶星辰说完抱起昕妍,

回头冲婉蓉一挤眼,又加了一句,「蓉姐一起来,睡一起暖和。」

「流氓样子!」婉蓉骂了一句。

昕妍被抱回房子,几下被扒了个精光,高挑的裸体刚躺在床上,就看见她妈

也傻傻地站在了床边。

「蓉姐,脱了衣服上来呀?」叶星辰也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抱着昕妍在床上

爱抚。

婉蓉看着两条肉虫在床上前戏,自己刚才和女儿一起口交了半天,早已被这

淫乱的场面感染,她现在和女儿一样,如果打开腿,里面早已春水泛滥。

只不过自己现在是在女儿的卧室,好像还有点儿来到客场的扭捏,在得到女

婿的邀请后,才磨磨唧唧地拖得一丝不挂,悄悄地上床,躺在一边上默不作声。

「老公,等……等一下,说好不一起的。你这样做,就是说话不算数了。」

昕妍知道这会儿如果指责妈妈,肯定没有用,只好提醒叶星辰他犯规了。

「哦!没有呀,我绝对不会在一张床上母女一起肏,还是只挑一个,哈哈!

犯什么规了?」

「你……赖皮……你都这样了,嗯嗯……别吸了,我受不了了……呀……你

别乱抠我那里。」

叶星辰抱着昕妍的裸体,嘴上吸着粉粉的奶头,下边的手指已经拨开阴唇,

按住阴蒂轻磨。

婉蓉在一旁心乱如麻,腿间也是酥麻瘙痒,听着男人舔吸奶头的声音和女儿

的喘气声,她再也受不了就这样躺着不动,偷偷观察旁边的淫戏,发现两人这会

儿都没有注意自己,婉蓉竟悄悄地分开腿缝儿,自己不动声色地在一旁手淫。

婉蓉的动作很小,也尽量不发出声音,只是轻轻拨玩着自己的阴唇和里面的

小豆豆。她既然答应了叶星辰,今天就是不要这张脸,也一定要言而有信。

叶星辰一边玩着昕妍,一边不忘用余光观察婉蓉,发现他的丈母娘自己偷偷

在手淫,他干脆一侧身,另一只手拉起婉蓉,把她的头按在自己屁股后面。

「蓉姐,你嘴也别闲着啊?」

婉蓉一看自己这个位置,男人让她干什么已经是一目了然,除了舔屁股,她

什么都够不着,反正女儿这会儿的位置,也看不到她,如果不听话,这个色狼如

果说明的话,岂不是更丢人。

婉蓉俏脸一红,两手扶着男人的臀部稍稍分开,脸就埋了进去,红唇规矩的

现在男人黑黑的菊花旁边轻轻的亲吻,然后香舌一伸熟练地顶在屁股眼上舔舐。

叶星辰一边吃着昕妍高耸的大奶子,一边玩着她的阴蒂,突然屁眼儿上一热,

就被软软的舌头顶住深钻,爽得长出一口气。

「嘶……爽,蓉姐,你真好!」

昕妍被上下齐手弄得情欲正浓,竟然听见老公在夸她妈好,挺不乐意的。

「老公,我……我不好吗?」

叶星辰一看老婆吃醋了,赶紧安慰,「老婆最好,不过我丈母娘干的是辛苦

活,当然也好。」

「滚!」婉蓉抗议一下,继续舔着。

昕妍大概也明白什么是辛苦活儿,正想偷看她妈舔男人屁股的样子,却被抱

起一翻身,「乖老婆,屁股撅起来。」

昕妍一听老公要肏她,虽然自己已经情欲焚身,但这是她第一次有第三人在

场的情况下挨肏,而且这人还是她妈。难免有些扭扭捏捏,屁股撅得也不太标准,

引起叶星辰的不满。

「啪,啪!」圆翘的两个屁股蛋儿上被一边扇了一下。

「撅好了,平时怎么撅的?」叶星辰今晚有婉蓉的支持,心里有底,才敢当

着丈母娘的面打老婆的屁股。

昕妍并不知情,只觉得自己的妈今天好像乖地像只猫,看着女儿被打屁股,

也默不作声。孤立无援的昕妍只好趴低上半身,把两个大胸几乎挨在床上,两腿

稍分,腰一塌,高高地撅起屁股。

这样的动作昕妍很熟练,她也知道自己的两个穴已经毫无保留地展露在后面

的妈妈面前。老公看很正常,妈妈也在看,她难堪地把头埋在床上,脑子里已经

一片空白了。

这样的动作被欣赏了片刻后,昕妍感到屁股被老公的大手按住分开,热热的

大龟头顶在她湿淋淋的阴唇上轻轻地磨着,羞耻感让她不自觉地一阵颤抖,心想,

「他真要当着我妈的面肏我了,我怎么办?这样太过分了,妈妈怎么还不走?」

「乖老婆,我要插了,今晚你会不会像平时一样说谢谢老公呢?哈哈!」

「老公,我……我会说,让我妈先出去好不好,我不好意思了,求你了。」

「哈哈!出去?去那啊?你妈的屁股撅得可比你高多了。」

昕妍羞得埋着头说话,听到叶星辰的话,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抬头

一看才发现,妈妈的脸就在自己旁边,再一回头吓得昕妍浑身一震,因为她们母

女俩现在是几乎一样的动作,并排撅着屁股,不过她妈好像真的比她撅得更高,

更标准。

「妈~你……你……干什么啊?」

婉蓉脸一红,把眼睛一闭,羞道,「昕妍,让……让他挑吧!」

昕妍难以置信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妈~让他挑?你……你在我的床上和我

抢男人,你……?」

「对不起,昕妍,我……妈妈太没用了。」

昕妍好像听出来妈妈的意思,看来他们是说好了一样,但还是不甘心地要抓

住最后的机会,夹紧双腿,暂时不让肉棒插入,摇着屁股反抗。

「老公,你现在这样总是违反我们的协议了吧?这还不算一起弄吗?你不能

说话不算数。」

「怎么了?我只肏一个屄,怎么算是一起弄了?」

「那也不行,我妈在旁边看着就算,你耍赖。」

「做我老婆,还啰里啰嗦的,有什么了不起的。」叶星辰说完,龟头在昕妍

的穴口一涮,沾满了淫水,然后跪着朝左边挪了一步。按住旁边的大白屁股,龟

头在婉蓉屁眼儿上一顶,丈母娘的屁眼儿就在她女儿的淫水润滑下,乖乖张口吞

下了龟头。

「啊……啊啊啊!轻点……刚进来……别这么深啊!」

婉蓉没想到男人的鸡巴会临阵换穴,更没想到会一上来就先插屁眼儿,有些

错不及防的疼痛。

「蓉姐,我肏你的时候,你女儿可以在旁边吗?」叶星辰放缓动作,肉棒在

婉蓉屁眼儿里轻轻插动。

「可……可以,」婉蓉颤颤巍巍的答道。

「嗯!还是蓉姐好,今天老婆不听话,靠边站,哈哈!」

「呜……呜……你们……」

很少哭的昕妍也气的直哭,但也是只打雷不下雨,她知道自己上当了,妈妈

现在的样子明显是早已妥协,自己错判形势,已经在主场落败,穴口的粗鸡巴一

掉头竟然插到了妈妈身体里。昕妍也不在旁边傻傻撅着屁股了,坐在床上委屈地

不知所措。

「老婆,过来呀!让我抱抱你。」叶星辰一边肏着婉蓉屁眼儿一边哄着昕妍。

昕妍闹归闹,却知道自己的立场,她才不愿意就这样傻坐着,一看有坡,赶

紧就坡下驴。乖乖地把裸体送到男人怀里,两个大奶子压在男人身上。

叶星辰一手抱着昕妍,一手按住婉蓉屁股肏屁眼儿,爽得粗气直喘。

「老公,老公,你……你插那呢?」

昕妍这才注意到,这大肉棒正在肏的地方是她妈的屁眼儿,红红的肛门被撑

成一个大洞,虽然昕妍见过一次,但是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还是让她心有余悸。

「插那?我在肏我蓉姐的屁眼儿,哈哈!你又不是没见过。」

「那……这样不疼吗?好吓人啊!」

「蓉姐,你女儿问疼不疼,你觉得呢?」叶星辰问道。

「嗯嗯……星辰,你肏吧!别问了,我……我真的……真的没脸了……啊啊

啊……你以后要是辜负我们母女……我……我恨你一辈子。」

叶星辰今晚有了婉蓉这个丈母娘的配合,终于在一张床上玩了母女,对婉蓉

的爱惜更甚。自然不会第一次就过多为难,以后时间长着呢,让她们母女慢慢地

适应,不能急在一时。

「昕妍,把你的奶喂我吃。」

「嗯!」

一颗大白奶,马上递到面前,不但这样,昕妍还把奶头挤得翘起来,喂在男

人嘴里。

「老公,轻点……轻点吸我。」

叶星辰看昕妍这么听话,得寸进尺,一边吃着奶,一边吩咐昕妍,「老婆,

帮我换个洞。」

「什么?」昕妍不解。

「肏你妈的屄,哈哈!」叶星辰说完,感觉这不是骂人的话吗?连奶都不吃

了,哈哈大笑。又觉得非常过瘾,重复道,「对!哈哈!肏你妈的屄,这可不是

骂你呢!」

婉蓉撅着屁股挨肏,也觉得这话别扭,气的直骂,「滚……胡说啥呢?臭流

氓……啊啊啊……你又太深了……啊啊啊。」

昕妍这才听懂了,心想,「天那!他的意思是,让我扶着他的鸡巴,插妈妈

的那里吗?」

昕妍想拒绝这荒唐的要求,但又一想,如果换做她妈妈呢?

「哼!妈妈她一定会扶着鸡巴插我的,这还用说嘛!我再也不能顾那么多了,

不然最后被冷落的就会是我了。」

「老公,你……轻点吃,昕妍帮你……帮你换……换个洞。」

昕妍不敢碰妈妈的屁眼儿周围的皮肤,只是纤纤玉指捏住肉棒的后半段,轻

轻退出。

「啵!」地一声,肉棒拔出,屁眼瞬间从一个黑洞变得合拢如初,菊纹上泛

着淫乱的水光。

婉蓉立刻调整屁股的角度,把屄朝上送了送,方便插入。

昕妍吃惊地想,「妈妈……她好熟练呀!她这样一送,是更方便男人插入的

角度啊!妈妈的屁股真的好性感,又圆又大,皮肤还这么好,难怪老公这么喜欢

她。」

昕妍扶着肉棒稍稍一压,顶在了婉蓉的穴口,然后左右一摇,拨开水淋淋的

阴唇,顶在了里面的嫩肉上。

昕妍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性交,有些兴奋,还有些好奇,看着妈妈的美

穴,又想,「这里……这里是我出生的地方,妈妈的穴好美啊!臭男人,臭老公,

你真是几辈子积德,能肏到我们母女!」

「啊……老公,你别咬我呀!」

昕妍奶头被轻咬一口,明显是自己看着妈妈的屄发愣,老公等得不耐烦了。

「急死你……好……好了……你插吧!」

叶星辰吃着昕妍的奶,感到龟头一热,已经被肉穴包住,腰用力前挺,肉棒

马上被温暖的阴道包住,龟头直捣子宫口,狠狠地肏弄起来。

「啊啊啊……插死我了……星辰……你好硬,我……受不了了……啊啊啊!」

叶星辰爽得松开昕妍的乳房,两手掰着婉蓉屁股,狠狠肏弄,次次都要一插

到底,撞击子宫,「昕妍,看……看我肏你妈,看呀!」男人爽得语无伦次。

昕妍也被这淫乱的场面感染,看着这近二十公分的粗大家伙,竟然瞬间全部

消失在妈妈体内,脑子里马上幻想自己被肏的时候,也是这样被干的狼狈不堪,

淫水乱流。

「昕妍……别看妈妈……啊啊啊……求你们了……别看我……啊啊啊……要

不行了……我要…………啊啊啊」

婉蓉高潮了,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唯一的念头儿就是希望男人不要拔出肉棒,

她想爽,也希望肉棒可以堵住自己的穴口,她不愿意被女儿看见自己潮吹的淫乱

场景。

可是肉棒还是无情地拔了出来,正在高潮的阴道,突然一阵空虚,婉蓉趴在

床上难受地扭动身体,穴里失去了堵塞,一次次喷出潮水。

「啊啊啊……你…………讨厌……讨厌……啊啊啊!」

昕妍正张着嘴看着妈妈的潮吹如何弄湿了她的床。突然红唇被满是淫水的肉

棒撬开,插进嘴里后,马上就开始射精,「我我……」

「射给你,乖老婆,……嗯!嗯!」叶星辰插着昕妍的嘴,一下下把精液注

进她嘴里。虽然经过一天的折腾,这已经是第五次射精了,但还是射了昕妍小半

口。

「我……我……」

叶星辰累的靠在床头,「蓉姐,舒服吗?」

「嗯!主要是你爽就好了,我们母女都没脸了,还舒服什么?」婉蓉说完也

不管女儿还含着精液,照例趴在男人胯下,张嘴清理肉棒。

「昕妍过来,我看看。」

「我……」昕妍含着精液跪在叶星辰旁边,张着嘴接受检查。

「啊!这么一点儿啊!都被你们吸完了,哈哈!吃了吧,老婆!」

「咕嘟!……啊」昕妍一口咽完,心里还挺不平衡,张嘴就说,「我那里吸

你了,我在公司忙了一整天,你……你都射给……哼!」

婉蓉正在舔鸡巴,一听女儿话说一半又咽回去,知道是在埋怨自己吸干了叶

星辰,她也自知这是事实,不敢接话,装作没有听见,埋头舔起了睾丸。

「好了,蓉姐,舔干净就行了,上来我抱着你们一起睡吧!今天好累了。」

婉蓉和昕妍,一左一右,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动作,头枕在男人肩头,一只手

摸在胸口,两条肉肉的美腿也是一左一右夹着男人,阴毛软软地磨着叶星辰两侧

的大腿。

「星辰,我们让你得逞了,以后要好好对我们母女,不许惹我们生气,一辈

子都不许。」婉蓉温柔说着。

「嗯!老公,我……我也不想那么多了,你高兴就好了,以后不许欺负我们。」

昕妍也表态。

「嗯!今天太高兴了!哈哈!」叶星辰一左一右各亲一口,「蓉姐,昕妍,

我叶星辰发誓,这一辈子,对你们母女不离不弃,用命疼惜你们,咱们一家到死

也不分开。」

母女俩看他这誓言说的极其认真,也不枉她们母女同床又百般讨好。

「星辰,那……那个协议,就算了,你只要爱惜我们母女,就……就当我没

说过,咱们以后睡一起的时候,你愿意怎么玩……就都随你。」

昕妍现在和妈妈就隔了男人一个胸膛的距离,妈妈说话时的温柔如水,她都

看在眼里,不由地心中感叹,「什么男人能挡得住我妈的温柔,难怪老公爱的那

么深,我要好好学呢!」

「嗯……老公……以后我也都听话,那个协议我也再不提了。」

谁知叶星辰哈哈一笑,紧紧地搂着母女俩说,「胡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说出去的话,怎么可以自食其言,要作数的。」

「你……你不想一起弄我们吗?」婉蓉诧异了。

「是呀,老公,我们都说愿意了,你不喜欢吗?」昕妍也觉得很意外。

「嗯!以后呢……我们每天都睡在一起,哈哈!我还是每晚挑一个肏,谁表

现好,我就和谁做爱,市场经济吗!必须引入竞争机制,哈哈!呀……呀……蓉

姐,别掐……呀……你别生气,疼啊!」

婉蓉气的在叶星辰屁股上狠狠地拧着,都掐红了,还不停手,「臭流氓,掐

死你算了,让你欺负人,」

昕妍看着老公疼的呲牙咧嘴,知道妈妈是真用力了,她可真是不敢这样,只

是一拱一拱地表示抗议。

这一晚,叶星辰睡得好香,口水流了一枕头都是,他左边一翻,性感裸体在

怀,揉着婉蓉的奶睡一觉。右边一翻,又一具性感的美肉,圆翘的屁股顶着他,

一拱一拱,直到用股缝夹着他的肉棒。

一大早六点半,婉蓉和昕妍几乎同时醒来,而男人又恢复了平躺的状态,由

于昨天太累了,叶星辰还睡得正香。

昕妍偷偷看了看妈妈,俩人目光对接后还是有些想逃避的感觉。但昕妍明白

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很久,这个男人以后一定会天天如此,母女俩还是要尽早习惯

才好。

昕妍了解老公有晨勃的习惯,每天早晨都会帮他含着肉棒,有时还会射在她

嘴里一次。今早的情况自然不同以往,妈妈还在旁边,她不敢钻进被窝去口交叫

醒,只是偷偷地在被子里伸手摸索,想抓住那根儿大家伙,看看它经过昨天的折

腾,还会不会像平时早晨那么精神。

结果出乎意料的是,昕妍虽然摸到了一样粗硬的肉棒,但是她的手却来晚了,

老公的肉棒早就被她妈抓住抚摸着。

母女俩的玉手在男人的肉棒上相遇,俩人都只好尴尬一笑,同时离开。

「昕妍,妈妈去做饭,你陪他再睡会吧!」

婉蓉为了缓解尴尬,赶紧穿着睡衣下床,昕妍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妈妈走

后,她的玉手才能独享肉棒,温柔地撸动。

叶星辰被摸到缓缓醒来,迷迷糊糊地一睁眼就看见昕妍的俏脸,忍不住侧过

身亲了一口,手却在自己的身后翻找着婉蓉的奶子。

「老公,你色得很,别找了……我……我妈她准备早餐去了。」

「啊!我以后一定要做个好女婿了,哈哈!那里找这么好的丈母娘去?」

「哼!你丈母娘爱你爱地可真是可以了,那有我妈这么傻的女人?你当然要

好好孝顺她了,呵呵!」昕妍说完,眼睛一撇,妩媚至极。

「哈哈!昕妍,我首先要当个好老公才行,对吗?」叶星辰摸着奶,赶忙平

衡一下。

「这还差不多,嗯……轻点摸……奶头昨天都被你吸疼了,老公……你好硬

呢,要我含着吗?」昕妍昨晚没有挨肏,一大早摸着男人的肉棒,有些想要了。

「嗯……不用了,昨天战事过频,今天要按兵不动,好好休整,晚上再上马

截营!哈哈!不知敌兵那个营盘防守松懈,可以手到擒来。」叶星辰又是一阵胡

扯。

昕妍气的把手里的肉棒狠狠一握,但也体谅老公昨天确实太累,又撒娇道,

「老公……为妻今晚腿间防备松懈,请老公来……来截一下试试,哼!不许你再

偏心了。」

「哈哈!好,我定要赴约的。」

「好,你要说话算数呢。」

昕妍不仅继承了婉蓉大部分的身材样貌,生的天生丽质。更继承了婉蓉的性

欲和情商,使得她从一个羞涩少女向一个性感少妇的转变也是极其自然。

婉蓉是个喜欢简单爱的女人,昨天叶星辰整整陪了她一天,晚上又临阵选择

了她的身子,婉蓉觉得心里和肉体都得到了最大的满足。最最重要的是,女儿并

没有觉得委屈,这更让她释怀,她虽然从不想和女儿挣什么,但她毕竟是个女人,

需要男人的倾慕,也需要叶星辰狠狠地抽插。

婉蓉一边做饭,一边偷笑,「傻瓜蛋儿,最后才射了那么一点儿,累死你这

头蛮牛才好!让你贪吃,还要我们母女一起……」

火腿煎蛋,自制豆浆,这种简单的早餐是婉蓉的绝活,健康又营养。

「慢点吃……这是早餐,要细嚼慢咽,像头猪一样,哈哈!」婉蓉看叶星辰

吃的急,笑着骂道。

「就是呀!老公,我妈说的对,早餐对身体很重要。」昕妍感觉自己的老公

开会时一本正经,号令四方。有时却有些过于洒脱,洒脱地像个混混。

叶星辰十多年前,什么苦没吃过。他在建筑工地还做过一年的小工,后来又

开车送过菜,再后来混黑社会,吃过牢饭。那些风餐露宿,打打杀杀的事,他从

来没有和母女俩提过。

现如今即便继承了家族的产业,叶星辰还是偶尔难改他过去的痞子样。但这

只是在他特别信任的人面前,以至于昕妍根本不能适应这个叶总的双重人格。而

婉蓉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她甚至还感谢她的阿强还是那个阿强。

「蓉姐,以后我要是破产了,咱们一起摆摊卖早餐,哈哈!你弄的这个卖十

块一份,有利润没有?」叶星辰边吃边扯。

婉蓉一笑,想起了过去的事,「你卖东西还管赚不赚钱呀?两块钱一斤的火

龙果,你不是照样赔着钱卖给我吗?」

「蓉姐,那你觉得我卖水果最后是赔了还是赚了呢?哈哈!」叶星辰说完把

婉蓉和昕妍往怀里一搂。

「大色狼,你这回赚大了呢!把我们母女都……都给骗了。」

「哈哈!骗都骗了,我把你们骗过来,是为了让你们母女幸福一辈子。」

昕妍不明所以,但大概能听出话里有话,猜想那一定是妈妈和叶星辰相识的

经历。母女俩各有各的秘密,昕妍也不打听,只是希望老公不要冷落自己,对她

们母女起码要一碗水端平。

对于这种把自己隔离开的话题,昕妍聪明地赶紧把它绕开,另辟蹊径。

「妈!今天早上我们在骊山拍外景,你和我去片场吧!你从没见过拍电影,

去见识一下怎么样?顺便散散心,别去上班了!」

婉蓉十分好奇电影是怎么拍出来的,可是如果不上班,有些说不过去。毕竟

自己是公职人员。正在犹豫中,就听叶星辰说道,「蓉姐,去吧!和昕妍去开开

眼界,你女儿现在是影视公司的董事长,你就跟她混吧!凭我丈母娘的沉鱼落雁,

说不定混个角色客串一下,也比上那个破班儿挣得多。」

婉蓉听说她也能演电影,虽然知道是开玩笑,但被爱人夸作沉鱼落雁,她总

是爱听的,捂着嘴一笑说道,「我呀!还是乖乖的做个家庭主妇,做做饭得了。

不过我今天真想和昕妍去片场看看,就是不知道怎么请假啊?万一我们局长生气

了怎么办?,我……我最近下午都不太上班了,如果早晨再请假,是不是太过分

了?」

叶星辰神秘地一笑接道,「生气?他敢吗?你只管打试试看嘛!」

婉蓉听他的口气里明显有十足的把握,再想想王局长最近一个月的变化,也

猜出了一定是叶星辰在背后有什么动作。

「星辰,你……你不会是贿赂了我们局长吧?行贿是犯法的,你可千万别做

过火的事。」

「行贿?哈哈!就这么屁大个官,那需要我去行贿,只不过我们星辰集团有

个董事答应不翻他的案底而已,还有那个赵副市长,他再敢欺负你,我一个

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啊?」婉蓉这才全部明白了,难怪她才被赵刚副市长行政记过,紧接着这

厮就和王局长一起来家里探望,还树立她为全市干警的学习榜样,又奖励现金。

现在看来,这都是在给自己道歉呢!

婉蓉半辈子都在政府机关上班,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她是再明白不过了。

叶星辰只是个商人,就敢把一个副市级干部玩弄于股掌之间,其背后的能量一定

大的惊人。

果然,婉蓉试着打向局长请假,也没找什么理由,只借口说家里有事。

结果王局长语气格外地关切,却并没有追问具体什么事情,除了准假以外,还说

最近局里没什么事,让她办完家里的事再来上班,一切都没问题。

「怎么样?蓉姐。」叶星辰嘿嘿直乐。

「什么怎么样?你厉害,行了吧?」婉蓉挺不服气,她身为一名警察,自认

为代表的是社会的公平正义,却没想到公安局的局长竟然害怕一个商人身份的叶

星辰。

婉蓉对自己忠诚了二十年的工作失去了敬畏,有些失落,又不得不承认眼前

的事实。

「蓉姐,以后你也可以停薪留职,就在家做做饭,和昕妍逛逛街,别上班了,

你就算当上公安部长也没什么了不起吧?当我星辰集团的皇太后多好啊!哈哈!」

「滚你的,什么皇太后?那有皇太后被皇上……哼!流氓。」

婉蓉看女儿在场,气的话说了一半。

昕妍一看妈妈请假成功,而且语气里好像也并不反对停薪留职,那样的话,

以后自己天天都可以吃到现成的美食,还有人陪她逛街。

昕妍高兴地挽着妈妈的胳膊,「是啊!妈,别上班了,星辰都会给你办妥的。

咱们母女以后就可以每时每刻在一起了,多好呀!」

婉蓉眼睛一翻,「咱俩每时每刻在一起?哼!那不是方便有些色狼一打尽,

我才不要让他得意。」

「妈~ 你又说,你口是心非吧!嘻嘻!」

叶星辰一笑,「对,对,对,蓉姐总是嘴最硬,屁股也撅得最高,哈哈!」

母女俩脸一红,同时温柔地一噘嘴。

叶星辰看呆了,她们真是一顾倾城,二顾倾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