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高校交换女友作者未知

京ICP0000001号2019-02-19 05:26:0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是个挺开放的人,曾尝试过与好友交换女友的。

那次我与女友及一班好友到离岛的渡假屋渡假,因为大家都是大学同学,所以下午时大家也玩得很尽兴,连一向以害羞出名的女友也玩得很放。大

家碰碰撞撞,互相吃吃豆腐也不大在意。

吃完晚饭后,大家回到渡假屋,有人提议玩扑克牌,输了的要被罚喝啤酒。

大家也知道我女友酒量很浅,加上班中(先说我的女友,她是班中第二名出名的美女,第一名的美女一早已给同班另一男生追去了,真可惜!不过

那天她也有去……)早有传言她喝醉后比平时更美,所以那晚她就成了众矢之的,更扬言不准我代饮。

不知他们是否早有预谋,我连输十多局,喝得有点醉。跟着的十多局也是我女朋友输。结果我女友因为见我喝得太多,不愿我再替她喝,所以她也

很快喝醉了,迷迷糊糊的躺在我大腿上睡着了。

玩到后来,所有的酒也喝光了,有人竟提议以分组的形式来玩,男女朋友一组,先由男方玩,输得最多的,其女友要脱去身上面的一件衣服;更有

人提议要玩激一点,除脱衣服外,更要让其他人(包括女孩)各摸一会,限时必须满一分钟,而被人摸过的地方其他人不准再摸,男方倒过来亦然。为

了增加难度,有人居然提出第一个被摸过的地方,到第二个时亦不准再摸。在一番扰攘后,终于决定两样一齐罚。

我首先抗议,不是因为我怕女友被摸,而是因为我女友喝醉了不能参赛。

于是有位女同学立即拿出湿毛巾替她敷面,结果她柔柔转醒(虽仍醉得脚步浮浮)。她听到此提议后,虽然很反对(主要是因为她挺害羞的性格,

但一到床上……),但经不起我们的再三哀求,她终于答应了,况且我们也未必会输。

我们立即分成6组(那次渡假共有6对情侣参加)。

结果第一局是一个叫阿基的同学输了,他的女友阿欣要脱去身上的一件衣服兼站出来给人摸。她平时也是个玩得之人,加上大家也是同学,她不信

我们会太过份。所以她毫不做作的就立即脱去了袜子,更大方的站出来。我们也只是摸摸她的头发、手、脸等毫不重要的位置。

但随着可以被摸的位置及可脱的衣服越来越少,我与女友也开始越来越胆战心惊。因为我女友到现在只脱剩下胸罩与底裤了(而我也只脱剩了一条

底裤与面裤),刚才那局我女友已经要被人摸肚、左右腰、左右臀、左右大腿内侧、左右小腿内侧及左脚背,跟着下去应该轮到乳房等敏感位置了。我

更发现她的底裤上已有明显的湿痕(因为她的大腿内侧是最敏感的部位,刚才她被两个女孩子摸时已明显的忍着不叫出声了)。

而刚才提议输了要让其他人摸的阿力更是脱得一丝不挂,8寸长的阳具更已充份地勃起,雄纠纠的对着我们。班花阿君更只脱剩了底裤,虽然用手

挡着嫣红的两点,但仍难完全遮掩其美丽的33C酥胸。

结果最无定力的我,因只顾望着班花的33C而忘了出牌,害得女友要将胸罩也脱下来,更要让其他人摸她的34B胸脯及私处。

虽然她极力忍着体内澎湃的性欲,但最终也敌不过淫乱气氛下带来的快感,终于叫出了美妙的呻吟声,令我裤底下的阳具早胀得快要破裤而出。

阿基、阿发、阿旗等小子更被引得伸出手去抚弄我女友的身体,他们一边摸一边偷看我的反应,见我呆在一旁毫无反应(其实我已看得呆了),阿

基变本加厉,用双手在我女友的乳房上大力搓揉,更大力的捋弄着她那对不堪一“捋”的乳头。

只见我女友的乳头被他一搓一捋后,双腿立即变得无力的向前软软一跪。幸好尚有阿军……的手指,他正用手指隔着我女友的底裤搓揉着她敏感的

阴核,若没有他在下面托着,恐怕我女友早已跪倒地上。

而阿力的女友阿丽与阿军的女友阿珠均是好玩的一族,加入了凌辱的女友的行列。阿丽在她的大腿轻搓着,像弹奏钢琴的手势,在她的大腿内侧弹

奏着一曲催情的乐章,同时把头伸到我女友的私处下,看着阿军的手指在我女友的私处上连着底裤把手指插入我女友的阴道内搅动。而阿珠则从后吸啜

着我女友的颈项,说要替我请她吃咖喱鸡呢!

面对上下多路的夹击,我女友早已被弄得失去了理志,只懂忘情的呻吟着。

我偷看其他的女孩子,发现阿发的女友班花阿君早已看得呆了不懂反应,双手已不再掩着33C上动人的嫣红两点,任人一饱眼福,真想把“她们

”一口含在嘴里。而她的底裤也已明显被自已的淫水弄湿,露出一滩湿痕。

阿欣偷偷的把手夹在私处上,很明显是在自慰,但看到我向她望过去,便立即把手抽出,但手中泛着的水光却出卖了她。她也发现自己的丑态,脸

上泛起桃红。

阿旗的女友阿萍虽侧着脸诈作不看,但却偷偷的瞄着事件的进行,害得娇喘连连。

我女友几经辛苦才连滚带爬的回到我身边,脱离他们的魔掌,死命的抱着我娇喘不停。望着她胸前起伏的嫣红两点,和那条已被自己的分泌湿透了

的、被拨到了一边露出大半个阴户的内裤,真想按着她大干一场。

其实众人早已玩得血脉沸腾,想跟女友来大战一场,只差一条导火线而已。

阿欣就在此时提出:“时间已不早,不如玩多一局就睡觉吧!”

我们也不反对,但阿基却提出既然是最后一局,罚则定要加倍。我们也觉有道理,于是要他提出罚则。

他想了一会就提出,罚的一对男女双方均须将身上所剩的衣物统统脱下,一件不留外,更要当众做爱并让在场所有人任意抚摸。

我们听后无不哗然,他却使出一招激将法,谓无胆的可立即退出。年少的我们那堪激将法的威力,于是大家一致赞同。

就这样,6名女孩各怀着紧张的心情出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