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我是妈妈的主人65

京ICP0000001号2019-02-19 05:27:0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岗楼上,那三个狙击手还等在那里。他们从头至尾都没发一枪,默默的看着

我们将守卫杀光。我将视线收了回来,揉着脑袋,在身旁那个不停哼唧的守卫头上补了两枪,

对赵雷问道:“喂,你死了没有?”赵雷有气无力的答道:“没死也快了。”他一脚踩着敌人的腹部,双手紧握

刀柄,向后连拽了三次,才把长刀拔了出来。我向他看了过去,彼此眼中的疲惫是藏不住的。我手中的双枪重了许多,我

想,赵雷也是一样吧。我心中哀叹,手指微颤,指向小楼的方向,说道:“没死

就好,那走吧。”赵雷没有答我,只是撕下衣衫一角望着小楼,将手中的长刀擦了又擦。停了

许久,他才将血布丢在地上,淡淡的“恩”了一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大雨中,两道身影冲到小楼正门后随即分开。只见赵

雷用脚尖在围墙上“哒哒哒”轻点三下,翻了进去。我则贴着围墙站着,深唿口

气,双脚向墙上奋力一蹬,身子向后平飞了出去。半空中,我举枪向岗楼射去,“啪啪啪!”三声,两名狙击手应声毙命,一

人依然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我心中大叫不妙,刚一落地就顺势一滚,但终究还

是慢了一步,只听“砰”的一声,我胸前火热一片,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当我醒来之时,发觉自己胸前裹着纱布,躺于一间陋室的地上。屋外大雨依

然下个不停,“滴滴答答”不停的打在窗户上面。房间中漆黑一片,连盏灯也没

有。我心中焦急,不知自己现在究竟身在何处。此时,忽有一道闪电从天际传来,

将房间照亮。借此机会,我发现离我不远处,有一熟人正看向窗外,这才放下心

来,刚想说话,却满嘴血沫,皆吐于地上。听到动静,那人试探的问了一声:“大人?”同时掰开一节蓝色荧光棒,向

我照来。当看到我真的醒了,他面带欣喜,立刻走过来扶我坐好,说道:“大人!

您醒了!”我感到左胸极闷,便知伤了肺叶,就不再开口,对着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用

手沾血,在地上写道:“其他人呢?”一见到字,他便身体颤抖,脸上愤恨不已。此时,外面突然有零星枪声响起,

他立刻冲到窗边,焦急的看向远处。我苦于不能活动,只能靠在墙边,一边默运

内功心法疗伤,一边紧张的望着他。渐渐的,枪声变得小了,他的脸色也随之变得阴霾起来。“都给我滚开!!!!”

随着一声大吼,屋外的枪声戛然而止!我正暗自思索这熟悉的吼声,究竟是何人

发出!那人却呆呆的望向窗外,像是失魂一般,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说完就突然双腿一软,跪在地上,用手捶地,哭了出来。我知一定出了大事,急忙写道:“怎么了?”他不理,自顾自的大哭了一阵,突然默默望了我一眼,起身便走。我一看不

妙,在他经过身旁时一把拽住他!他一甩手,挣脱开来,我顾不得许多,捂住胸

口,站起来又拽住他,这次他没有挣扎,回头望我。我冷冷的回瞪着他,勐咳数

声,吐了口血,说道:“你想死我不拦你。不过那些死去的人,岂不是白白送了

性命。”听到此话,那人脸色一白,不敢看我,一寸一寸的低下了头,说道:“大人,

对不起。”我见他安静了下来,叹了口气,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也没再说,转身

向门口走去。他跟了过来,一边搀扶着我的身子,一边焦急说道:“大人,您伤

成这样,不能乱动啊!”我一把推开了他,心想事到如今,怎么也不能放弃这大

好机会,轻声说道:“已经到了此处,我不能停下。”说话间,便推门走了出去。一开门,我就知道赌对了。我嘴角含笑,一脸自信的指挥着那人搀扶着我,

走到一扇三米高的合金大门前。这一路上,不时有敌人出没。但我都能提前预知,

轻松的避了过去。当着那人的面,我熟练的输入了一组,长达三十六位的数字密码。那人身子

一僵,不敢开口,小心的向后退了一步。我装作不知,和他乘电梯下到地下二层,

门刚开,我就开枪打死了他。将尸体抬到到电梯口,我拍了拍手,站在上千坪的大厅中央,一眼望去,这

里空荡荡的,只有两扇大门分呈黑白两色,一左一右,相对而立。我从怀中掏出

一个仪器,看着上面的红点,喃喃自语道:“第一段路已经走完了,而第二段路

却不在这里……那么,爷爷究竟在那里呢?”没了指引,我只能将仪器的显示比例缩小,幸好第三颗红点就藏在白门后面。

一想到多年不见的爷爷可能就在门后,我心中欢喜,转身向黑门走去。越是靠近

黑门,我的心情就越紧张一分,脚步也由急促欣喜,逐渐慢了下来。唯恐一朝梦

醒成空,心中七上八下,矛盾之极。这最后的一段路,我是一点一点的向前挪的。走近了一看,黑门上装的也是

一样的数字密码锁。我迟疑了一下,输入一组数字,门没开,我脸上不喜,回头

看了白门一眼,叹道:“两组密码没有一组是对的,想来,下一组也是错的了。”

不过我早有准备,掏出个黑色盒子,大小约有十五公分,金属外壳,一面是屏幕,

一面则有四个吸盘。将这个小东西吸附在门锁上面,不一会儿,屏幕上数字翻动,列了十几条密

码出来。我按照从上到下的顺序,输入到第六条,只听“滴答”一声,门开了。“yes!!!”我激动的在原地跳了起来!顿时,我觉得伤势好了大半,

一时激动,高兴的叫道:“爷爷!是我!爷爷!是我!”可是无人应声,只有我

一个人的喊声,孤零零在大厅中回荡。我心中一凉,闭着眼睛,紧抓门把,咬着牙才敢推门。开门后,一股烧焦的

味道扑面而来,我捂住鼻子,紧张的四处张望,可房间中处处都是烧焦的物品,

就是不见人影。我慌了神,心道爷爷难道不在这里?我不肯死心,上前四处翻找,

终在一堆黑木炭中,寻到了一位老人。只见这位老人瘦的皮包骨头,脸上乌黑一片,没有半根头发眉毛。身上则裹

着几块烧剩的破布,闭着眼睛,奄奄一息的蜷缩在那里。我呆住了,心道他就是

爷爷吗?怎么和我在第二段未来里见到之人,一点也不相像?思绪间,老人醒了,他见到我吓了一跳,双手拽着破布,慌忙罩住了头,惊

恐的喊道:“走!走!走!”我心中焦急,上前将破布拽来,大声喊道:“爷爷!

爷爷!我是凡儿啊!凡儿啊!”老人埋头不敢看我,双手乱拍,口中还不停“呜呀呜呀”的大叫。我挨了几

下,心中火起,抓住他的双手,大吼道:“爷爷!!”听到此话,老人愣了一下,用眼睛偷偷的扫了我一眼,看到我瞪着他,吓得瞪大了眼睛,奋力将我推到,“啊啊啊……”的大喊着冲了出去。我胸口一闷,纱布中泛出了淡淡红色,只得缓了一会儿,才磕磕绊绊的追了出去。此时,老人正在白门那里大喊大叫,我乘机从背后将他一把抱住。他回头一看是我,张口就咬,我侧身避过,伸手打他后脑。“啪”!老人应声晕厥,我长吁一口气,将他扛于肩上。此时,我才知他的身子轻到了什么程度,处处都只是骨头。我心生怜悯,却又突然隐隐期望他不是爷爷才好。一想到此,我心中一惊,立刻抬起右手,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大骂道:“你这畜生,怎敢有如此想法!他瘦弱,迷煳又怎得,若是亲人,你就不能嫌弃他!”我捂着右脸,心中惭愧,连忙将这不堪的念头绝了。这时,白门内有一个慈祥的声音传了出来:“是孩子们吗?”我连忙答道:“是的!是的!胧!是我来了!”脸上泛喜,心说终于办成了件事,此时,我忽想起密码仪忘在黑门那里,正待取回,却听见胧欣喜的问道:“来了就好,来了就好。雷儿,雷儿怎么不说?”我顿时呆住,心中冰凉,迟疑了一下,方才说道:“对不起,胧。赵雷他不在这里……不过,他没事的,您耐心等我一会儿,我将您救出来后,我们一起去见他。”胧听后,在门内深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又何必骗我,想来,雷儿处境一定不妙。罢了,他注定死不了,我又何必担心。我只是……我只是在死前见见他罢了……”说完,胧连咳嗽了数声,又叹一句“雷儿啊……”,就没了声响。我心生愧疚,唤了胧几声,听无人应答,心中愧疚更增。于是不再说话,默默的将老人轻轻放于地上,转身就要离开。没想此时,老人突然睁开双眼,脸上那还有一丝苍老衰败之意!他大喝一声,右手呈虎爪在前,左手成鹤嘴在后,以虎鹤双行之势,向我扑来!我一时不备,被他拿住咽喉,转瞬间,性命已然交付于他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