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玄阳永夜第七卷永夜歌第六章决战前夜

京ICP0000001号2019-02-19 05:27:2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玄阳永夜

第七卷:永夜歌第六章:决战前夜紫竹小筑依旧芬芳飘零,日头渐渐落了下

去,小筑内房之中已是燃起丝丝烛火。

「明日便是月圆之夜了!」宁尘独自伫立于房门之外,房门依旧紧闭,青竹

依旧不肯露面。「若是那位韵琴姑娘依计行事,我们…」说到这里,宁尘微微一

滞,他似乎也不知道这一战是否能一战功成,更是难以想象,若是不胜,又将遇

到怎样的惨剧。

「师尊,尘儿知你苦闷,只盼师尊您早日振作。」宁尘道出心中所想,却见

房门忽然有了一丝轻响,当即露出些许欣慰。

青竹靠着房门,终是开了口:「尘儿!」

「在,弟子在!」宁尘满脸惊喜之色,终日守候,总算守得师尊走出阴霾的

一天。

「你且记下,明日死战,若胜,定要好好照顾你那命苦的师姐,莫要再害她

受苦;若败…」

「师尊,弟子若败,不惜此身,死战而已。」宁尘咬牙狠声道,他亦是明白,

若是自己再败,上清一界再无宁夜忌惮之人,又那有自己容身之地。

「你若败,为师与你并肩而战,死战,而已!」青竹缓缓说道,一字一句,

甚是有力,宁尘心中一紧,亦知师尊已存死志,此战不论别的,就算是为了师傅,

也当全心聚力,背水一战。

「师尊,若是上苍垂帘,徒儿侥幸赢了那魔头,还望师尊…」

「勿庸挂怀,我道心已破,如今仅剩复仇残念,若此仇能报,我当自行了断。」

青竹斩钉截铁,一口打断宁尘关怀之意。

「师尊切勿存此死念,宁尘不孝,害师尊受难至此,而今只愿能手刃仇人,

届时与师姐守候师尊左右,终生相伴。」

「你,我,已是不洁之人,你何苦…」青竹语气微顿,隐约之间已有垂泪之

音。

「师尊,徒儿自幼蒙您养育,已然习惯了与您和师姐相伴的日子,修仙问道、

正邪大战不过是人生劫难,今日看来,能守着自己关切之人,才是这辈子最幸福

的事。」宁尘坦诚而言,终是将憋在心头之语尽数道来。

「尘儿…」青竹已是泪眼婆娑,朝夕相伴,心中对宁尘早已情根深种,但碍

于身份,一直不知如何倾诉,她更担心宁尘只将她视作师傅,本以为天意如此便

也过去,那知造化弄人,遭受大难的青竹此刻挺着宁尘这番表白,心中大是欢喜。

「你不顾你的宁雪、小玄了吗?」青竹转眉想到了宁夜手中所劫之人,均是

与尘儿切切相关,又与自己一般的苦命之人。

「她们…」宁尘微微犹豫几分,旋即释然,玄阳真气集于一身的他气宇轩昂,

当下昂首答道:「小雪小玄均是因我而受难,宁尘自当竭心尽力守护她们,愿与

她们一同侍奉在师尊左右,还望师尊首肯!」

青竹淡然一笑,宁尘这份自信终是感染了她,终归是她教出来的弟子,谨记

着不负于人的信念,心下松了几分,轻轻吐出一字:「好。」

「师尊可是?」宁尘听得青竹答应,当下大喜。

「你退下吧,好生休息。」青竹终是有些冷傲,即便是有些意动答应了宁尘,

但终是不愿开门,即便如此,宁尘当下也是信心满满,依言退下。

紫竹林深处,一间简陋的小茅屋便是宁尘的居所,宁尘自紫竹小筑归来,丝

毫不觉困顿,当下倚窗对月,静坐起来。神游天外之余,忽觉一股寒意袭来,宁

尘猛然惊醒,体内玄阳之力骤起,已合镇魂四方之力的他此时已然有着羽化一境

的修为,回神一摆,却是轻松避过来人剑意,当下扭头望去,却是一脸漠然的水

柔清驻剑而立,佳人清冷,映着月光照耀越显皎洁。

「柔…水师妹,你这是?」本欲如昔日梦境中一般直呼其名,可话到嘴边却

又噎了回去,大梦初醒,如今自己身后还有师尊师姐等人挂怀,又何必多惹情债。

「明日一战怕是我等最后的一线生机,我来看看你的修为。」水柔清收剑入

鞘,缓缓行至宁尘身侧,却是坐在门边,也学着宁尘一般抬头凝视,望着那近乎

圆满的明月。宁尘知她少言寡语,性情与师尊有着几分相似,当下坦然一笑,坐

至佳人身侧,正色道:「明日一战,宁尘定死战不休!」

水柔清未有回应,只是痴痴的望着那轮明月,似乎已然忘却了自己身在何方,

宁尘有感于此景,亦是不忍出声打破,静静相守,脑中不由浮现出昔日梦中二人

依偎在赵家村旁共赏落日之景。

「落日与月圆,都是这般的美。」水柔清忽然有感而发,却是叫宁尘大吃一

惊。

「莫非,她与我做了同一个梦?」宁尘脑中升起此念,却又不忍再往下想,

明日一战生死未定,还是莫要坏了柔清的清修罢。

「或许…」水柔清扭过头来,朝着宁尘看来,双眼灵动,似是要将宁尘瞧个

通透,但见宁尘纹丝不动,神志清澈,旋即笑道:「或许,梦中的,才是最美的

罢。」

宁尘双眼微醺,痴痴的盯着水柔清,他想告诉她,梦中的他已然醒来,而今

的他依然将她视为知己。

「观月不唤观月来,观月厚颜自来,还望二位海涵。」宁尘忐忑之间,但见

一袭红衣华袍的观月款款走来,有别于水柔清的一身淡雅,观月向来只着宫装,

甚是典雅,此番前来,笑意盈盈,却是将气氛缓了下来。

「观月姐来了,我俩刚刚切磋来着,柔清师妹对我明日一战还有些担心。」

宁尘上前拱手道。

「应劫之战,没有退路。」水柔清语出清冷,似是顺着宁尘言语有意拉开距

离。

观月微微颔首,淡然道:「却是如此,明日一战,全系宁尘师弟一人肩头!」

水柔清见观月话中似有深意,也知观月向来谨慎,眼下来寻宁尘想必是有要

事,当下拱手道:「天色已晚,柔清告辞!」言罢转身离去,只留月光下那一抹

盛装嫣红的观月。

宁尘并未挽留水柔清,缓缓看着眼下艳丽无双的观月师姐,心中颇为好奇:

「观月师姐向来守礼,今夜为何突然造访?」当下也不多言,只是静静的看着观

月。

「宁尘可是喜欢柔清师妹?」观月一语道破,眼波流转,颇有些狡谐之意。

「啊?观月师姐何故如此一问?」宁尘倒是有些尴尬,不知如何作答。

「其实,我知道她的来意。」

「来意?」宁尘有些懵懂。

观月并未多做解释,而是转身步入宁尘的小屋之内,竹屋房中陈设简陋,除

了一张竹桌便是宁尘平日里所卧的竹床。

宁尘不知何意,思索一番依旧摸不着头脑,只得跟了进去,刚刚跨过房门,

抬头一望,却是惊得呼了出来。

「呀!」但见观月的红裙鲜衣已是洒落在地,映入眼帘的却是观月曼妙的女

儿身躯,白皙如雪的肌肤尽收宁尘眼底,宁尘惊得向后退了一步,急忙道:「观

月姐?你这是何意?」

观月依旧没有言语,身上只着亵衣亵裤,虽是这般旖旎风情有些暧昧,但她

却落落大方的挺立在宁尘眼前,款款深情。

「观月姐?」宁尘见观月不说话,眼神之中更是魅惑无双,却是稍稍提了心

思,上前问道。

「可以抱着我吗?」观月终是出了声,但这般温柔轻吟之语那里是平日里神

机妙算智计无双的观月,宁尘终是少男心态,伫立原地,不知所措。

观月双眼一凝,却是银牙暗咬,一个健步扑了过去,竟是大胆扑入宁尘怀中,

双手缠着宁尘颈上环过,让自己精致的容颜靠在宁尘肩头。

「师弟,观月亦非草木,一路种种,观月知师弟乃纯善之人,早已心存爱慕。」

「师姐?我…」

观月打断了宁尘的话,抢声道:「明日一战若胜自然一切无事,若败,我等

下场想必与宁烟宁雪无异,观月虽清修至今早该不存杂念,可实在不愿将女儿清

白之躯任那魔头侮辱。」

「宁尘定会竭尽全力,守护…守护大家!」

观月微微抬首,却是见得宁尘冷峻的脸色上微微扬起些许光彩,甚是自信阳

光,给她心中一股暖意,当下情不自禁侧过头来,朝着宁尘的嘴唇凑去,轻轻一

吻。

「呜!」如遭电击一般的触感让宁尘有些发懵,但双唇相接之间恰能感受到

观月的一片真心,若是明日一战不幸,又何止是自己受难,这身边的女子,师尊、

柔清、观月、依依都再无退路,唯有受那魔头凌辱。念道此处,却是微微想起刚

刚答应过师尊的约定,如今情债缠身,难道要辜负了观月的一番情义?

二人嘴中痴缠许久,观月却是渐渐感受到宁尘心绪不宁,她亦是聪慧之人,

当下温言道:「若是师弟有所顾虑,观月亦不强求,明日若败,观月绝不苟活,

明日若胜,还望师弟隐居山林之时莫要忘了观月。」

「啊?」宁尘却是有些惊叹:「师姐怎么知道我想?」

「你天性孤绝,不喜这世间纷乱,若非眼下有这天劫羁绊,也许你早已携着

令师归隐,这点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宁尘静静的看着侃侃而谈的观月,他一世清修,未近女色,眼下突然见到观

月这般衣衫尽除之态,不免口干舌燥,心头悸动不已,而观月近在咫尺,吐气如

兰,芬芳清香的味道渐渐纳入宁尘鼻中,只觉十分惬意。

观月平日喜穿宽袍锦服,虽不施粉黛,但依旧艳丽无双,几人均将她视作核

心骨,而论起美艳,皆以那白衣胜雪身姿绰约的水柔清为最,殊不知这智计无双

的女诸葛亦是这般明艳绝伦,就这样婷婷袅袅立在身前,温润之声伴着胸前波涛

起伏,宁尘不由觉得有些沉醉其中。

「师弟,我美吗?」观月见得宁尘痴迷于自己的美态,心中自是有些欢喜,

当下耍起女儿心思,就地打了个转,更是摇曳生姿。

「观月姐绝代芳华,宁尘,宁尘…」宁尘意欲说出「喜欢」或者「爱慕」,

可话在嘴边却是如鲠在喉一般,也不知是少年羞涩还是承担过重。而这幅窘态却

令观月愈加自信起来,收起了玩闹心思,就地拾起衣裙,见宁尘仍旧一眼不眨的

盯着自己,不由俏脸一红,娇声道:「你既不愿,还看个什么,转过去。」

「嗯?噢!」宁尘恍惚之间却是背过身去,又觉场面依旧十分尴尬,却是快

步走了出去。

「噗嗤!」观月见宁尘慌张逃窜,不由失声而笑,这个小师弟,当真是讨人

喜欢。

睡梦之中不知时日,有着极夜功法加身,宁夜自是坦然不惧安然而眠,忽觉

灯光耀眼,人未完全清醒之时,便已感到双手各握着温温滑滑的一团软物,轻轻

捏弄一下却是颇具弹性。

他会心一笑,却是自然醒来,看了看自己身边,两张白皙娇嫩却又一模一样

的俏脸在他的臂弯熟睡,一个昂着头,嘴角一丝微笑若隐若现,俏脸的曲线在微

弱的光线下闪着淡淡的光晕,乌黑的头发散乱的铺满了床头,另一个把脸藏在他

宽厚的胸脯之下,小巧的鼻中舒缓的喷着淡淡的幽香,喷的他胸前皮肤温温暖暖,

破为酥麻舒爽。

宁夜望着这一模一样的舞萧双绝,想到昨夜三人的那番盘肠大战,自是通宵

达旦,热闹非常,舞女韵音早已被自己调教得百依百顺,而这萧女韵琴亦是被自

己肏服,高潮余韵之间不断的向着自己高声求肏,任自己将她姐妹二人摆成何种

古怪模样,都是依依配合。稍一回味,宁夜只觉胯下巨龙悚然抬首,而一股暖意

亦是自胯下传来。

原来自己的宝贝却是整晚被舞女那修长绝伦的玉腿夹住,而龙眼之处,却还

有着对着宝贝爱不释手的韵琴用手轻轻盖住,想是昨晚一直摸着这宝贝睡去,至

今都不肯放手,「好个浪蹄子。」

二女立时醒来,刚张开惺忪睡眼,满眼朦胧,不及扫出初醒的娇慵,便似游

鱼一般从被中抽出她们娇美的身躯,轻轻扶着宁夜坐起,跪坐于旁,舞女娇声道:

「主人昨夜好生厉害,韵音第一次这般…」

「哦?这般什么?」宁夜笑道。

「这般…放浪不堪。」舞女羞红了脸,转身将头埋在被中。

宁夜见她二人均是皮肤白皙腰肢纤细,雪臀浑圆,一头黑发更是将如雪肌肤

映衬得更为耀眼,胸前雪乳均是高高挺出,如波浪般起伏不平,涨红的乳头颤颤

抖动甚是诱人,宁夜不禁淫笑道:「昨夜那般尽兴,今日又痒了吗?奶子逗成这

样?」

二女齐声不依,舞女娇声道:「奴家不依,都是主人把人家弄成这样的,现

在还取笑人家。」

宁夜却是手中加据了对二女的侵犯,二女早已是飞霞满脸,那堪他更加剧烈

的挑逗,立时呼吸急促起来,左边的舞女韵音纤瘦无骨,青丝挽于脑后,白净的

脸上面露妩媚之色,而萧女韵琴则显得丰腴几分,曲线更显凹凸有致,尤其是胸

前两只巨乳,浑圆硕大宛如鼓气皮囊巍巍挺立,似两座精雕细琢的玉山,甚是柔

软,随着宁夜的不断揉搓把玩更是颤动不休,变幻出无数形状。

萧女见他玩得兴起,更是两手捏着一只玉乳,主动凑到宁夜嘴边,宁夜轻轻

搂过萧女细腰,将她横放在腿上,一口咬着乳头,用力吮吸起来,顿时一股香甜

乳液射入口中,直入肠胃。萧女只觉乳峰一阵酥麻,渐渐散步全身,血流急速聚

于乳头,也似要跟着激射而出,不由紧闭双眼,细眉微蹙翘嘴微张呼吸急促。

萧女娇呼连连,在宁夜搂着她纤腰的双手松开之时,已如欢乐的软泥一般瘫

了下来。一直在旁静观的舞女见此情况,忙着轻步上前往着宁夜怀中依偎而去,

宁夜顺手搂过舞女的曼妙娇躯,一阵狂吻,两只手更是在她纤瘦白皙的身躯上不

断游走。

舞女配合着张开嘴唇,接受着宁夜火热的唇舌激吻,慢慢伸出檀口之中滑腻

的香舌,和入侵的舌头紧紧纠缠,两只玉臂环绕在宁夜肩头,美眸紧闭,极为享

受,随着二人口舌不断纠缠,舞女的呻吟娇颤逐渐狂乱起来,挂在肩头的素手也

慢慢移到对方腰间,紧紧的搂着宁夜腰部,水蛇一般的缓缓扭动,见此反应,宁

夜极为满意,吐出作恶之舌,却是转头埋下,朝着舞女的玉腿根处吻去。

「啊!」舞女如遭电噬,轻轻娇吟,而宁夜的唇舌功夫甚是了得,攻势也愈

发凶猛,舞女眼色迷离的看了宁夜一眼,伸出玉臂勾住宁夜脖子,静静地享受着

宁夜的爱抚。

宁夜驰骋继续,胯下巨龙愈发耸立异常,正欲提枪上阵,却是脑中电流闪过,

不由停下手脚,出声问道:「今日是什么日子?」

舞女正是入情之时却见宁夜停了动作,不免觉得有些败兴,当即回道:「今

夜是十五,花好月圆,主人怎么了?」边说边将玉腿轻弯,用腿弯之处将宁夜巨

龙夹起,缓缓摩挲。

宁夜闻得「月圆」二字,眼角微微一眺,旋即微微一笑,轻轻拍了下舞女柔

背,温言道:「音儿勿急,今日正我大盛之日,我且行功一番,晚些再来陪你。」

当下强忍着一身欲火将分身从舞女腿弯抽离,也不理舞萧二女的娇嗔不依,

当下一言不发穿上衣物,疾步而出。

萧女媚眼之中的欲火渐渐暗淡下来,望着姐姐沉醉不已的模样有些迷茫无措,

而回忆起昨夜的痴狂景象亦是娇羞难耐,但脑波几经流转,终是想起刚刚宁夜离

去之时,姐姐的话语:「花好月圆!」眼中渐渐露出一丝精光,萧女亦是起身着

衣,缓缓朝屋外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