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缘分下作者xiaojia完

京ICP0000001号2019-02-19 05:28:1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2016/11/3发表sis001

话接上回,小何射完后去洗澡了,我对老婆说你刚被他射了一身,要不然也一起去冲洗一下,老婆说等他洗完再去,我说你干嘛还放不开呀!小骚逼都被他插过了,还有啥不好意思的呢。

老婆装作生气的打了我一下,但看得出来她其实心里还是蛮高兴的,我不断劝说着她,边说边推搡着老婆快些过去,她只好扭扭捏捏地红着脸走过去。

等她戴好浴帽后,我把老婆推进浴室对小何说,给你嫂子也清理下,你刚才都射了她一身了。

小何听后立马非常兴奋,但他见我在场尽管十分兴奋还是不敢动手,我自觉地退了出去,把门给他们掩上,其实没有关实,留了道缝给自己偷着了,只见我走以后小何一把搂过老婆到喷头下,就着水雾帮她全身上下搡搓起来。

因为有了刚才的实战经历,老婆对于小何接触她肉体这件事已经不反感了,小何手里抹着肥皂泡以帮老婆冲浊的名义又摸了个遍,然后给奶子上涂沐浴乳,两个手又捏又揉的鼓弄着老婆的乳房,疲软的鸡巴已是重新笔直上翘了。

然后又把逼逼处仔细搓洗了一遍后忍不住开始搬起老婆一条腿分开放在马桶盖上,又吃起老婆逼逼来了,吃的老婆呻呤声很大。

小何下面一只手托着大腿吃着逼,另一只手伸向老婆的奶子握着揉捏,老婆舒服的站都站不住了,贴着墙浑身发颤,像是马上要歪倒的样子,最后终于用手去推开他才作罢。

小何这回主动起来要求老婆帮他口一下,老婆犹豫了一下还是蹲下给他舔吃起来,看她吃小何鸡巴的样子我异常激动,下面也涨的难受,她这么多年被我调教的从一个坚决拒绝口交的小女人变成现在这样,这是何其的满足。

只见老婆一会把他蛋蛋含嘴里裹住,一会用伸长舌头从蛋蛋一路舔到小帽处,还用舌尖碰马眼,还眼看着把他的整根香肠吞下去,直到喉咙最深处,此情此景让我无法把持,真想连忙冲上前去分享被她服伺的快乐。

他们两人又是玩了一会,二人互相用毛巾擦拭干净,这才转移阵地到床上。

到床上后我们两男分别站她左右两边,老婆一手抓一个左右开弓,一点也不偏坦,把我们两个大男人都给舔弄的忍不住呻吟起来,最后还是小何先忍不住了,呻吟着叫着说嫂子我受不了你了,刺激死我了,我快要爽死了。

我说要不你先插,小何赶紧说行呀,刚才在浴室里我都有点忍不住想要她了,于是我便扶老婆趴下,而我则躺床上她给我吃,老婆撅着屁股,小何走到她屁股后面,先低头伸手去扒弄,虽然我当时在前面看不到具体,但不用看就知道他在拨弄老婆的木耳。

我想小何在后面视觉刺激肯定也很强烈,因为老婆臀形很漂亮,特别诱人饱满,是传说中最迷人的桃形臀,小何把玩了一会对老婆说要进去了,老婆没有口头回应,但是挪了挪屁股用实际行动告诉她。

小何一手扶着老婆的屁股一手扶着自己的小钢炮对着桃花源用棍帽在那戳弄,我真是有点佩服他当时的定力,没有因为自已特别的想而暴力猛然插入,而是先用龟头挑拨桃花源,等待老婆放掉最后一点矜持而变的更主动。

这招果然有效,随着两人性器官之间的撩拨而发出的啵滋声,老婆已不能专心给我口交了,屁股开始摇晃,有些想往后蹭进去的样子,小何依旧逗弄着老婆就是不进入,我便问老婆想要小何马上插进去吗,老婆含糊不清的说想,我接着挑逗她想谁的,她这次倒挺主动,说想小老公的,我心里又酸又刺激。

我说还不快求小老公马上插进去,我拿起绕到他们身后去准备拍些照,小何也是兴奋到极点,说快求我呀宝贝,这家伙还没等老婆说完,听她刚说了句小老公我求xxx,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小何便屁股往前一挺,一下子全根没入老婆阴道里,两人同时舒爽地大声叫了出来。

接着小何便两手捧着她屁股奏起了性受交响曲,啪啪声,两人呻吟声,小何的呻吟竟有时比老婆的还大,偶尔全根拔出老婆阴道还会发出类似放屁的声音,这种声音平时我们做也常常有,有时插入拔出一次便响一次,我不知别的女人有没有这种情况。

我特意趴到他们交合处下面观察了一会,老婆当时水真多,多到泛滥的地步,毫不夸张的说真是淫水四溅。

亲眼近距离看到自已老婆的美穴被别人赤裸裸肉贴肉的肏入,那视觉冲击的令我炫晕,真是难怪有人钟情于淫妻绿帽,实在是太震撼了,他们的性器官交入的如此紧凑完美,仿佛它们才是完美的一对。

听着老婆的呻吟声越来越像惨叫,当时真有点心里酸气腾腾的感觉,虽然我知道她是舒服的开心的呻吟声,但我还是好心疼我的女人,毕竟她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她能够和别的男人做爱完全是因为我的淫妻心理,她为了迁就我迎合我才走上这一步,非她本意。

真真正正的好女人,好良家,生活中,工作中与男性之间清清白白,从来不搞任何的小嗳味,从来不主动和同事或男性朋友搭讪,说这些也许有些朋友以为我吹牛,老婆这么本分怎么现在沦落到心甘情愿的和陌生男人做爱,我也不可能三言两语给你们解释清楚,其实把老婆开发到这一步我是费尽了所有心思,经过千辛万苦才终成正果,其实只要各位老公们有我这恒心和绝心,我相信再保守的妻子们也会开发成功。

其实有时想想自已也挺不是个东西的,亲手把自已这么清纯传统的爱妻给毁了,这样做到底对还是不对,以后的路又该如何走,这是激情和冲动过后值得大家深思的,说的有些沉重了,还是说话小何和老婆他俩吧。

我起身到了后面一把抓住老婆的脚,老婆很紧张的回头看着我,我安慰她放开点享受吧,将她的脚趾含进了嘴里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老婆见我没有什么异样才放下心来继续享受。

小何这时也学我拿起老婆的另外一条腿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征求我最后的意见,我朝他点了下头,他抓起老婆另一条腿,也学我样的把她的脚趾头含在嘴里吮吸,从大到小舔了个遍,有时还能含住好几根,越吮越兴奋,喘着粗气,老婆也是很敏感,脸色已是潮红。

脸趴在床上快要兴奋的喘不过气了,我故意开玩笑的对小何说,你小子咋吃的这么香,跟啃猪蹄似地,他听后有点不好意思了,老婆更是用脚蹬了我两下,说你的才是猪蹄呢,你的是猪头,你就是一头猪。

呵呵,自己紧张的要命终于找到个借口朝我发泄!那头的小何更是一边舔一边说嫂子的脚比猪蹄香多了,把老婆气的用沾满他口水的脚踹了他一下,说你也是个猪头。

这一下三人间的暧昧气氛升高至了顶点,我本想示意小何继续操着老婆,那知老婆说自己的腰有点酸了,我笑笑说是不是被小何操的受不了了故意找借口换一个姿势,老婆骂了我一句都不心疼她。

没想到小何这小子倒是挺会疼惜女人的,一见老婆难受,便把七情六欲抛到了脑后,还给了我一个台阶下,说自己其实也有些累了,先歇一歇吧。

老婆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又瞪了我一眼说,还是小老公知道心疼人,以后都跟小老公做不给笨老公做了。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小何和老婆就这么靠在床头,小何手很自然地一下把她揽住怀中,搂了下她的长发,捧着她的脸深吻了下去,吻得老婆呼吸都不顺畅了。

吻着吻着小何又抓起了脚踝继续往上舔,事后我问他才知道这小子是恋足控我这个正牌老公不止被老婆嫌弃,还要在旁边继续推波助澜帮他们炒热气氛,我问小何老婆的腿咋样。

小何赶紧说嫂子的腿太美了,触感太棒了,我快受不了了。

我说你个猪头那就赶紧享受吧,说完我把老婆与我分开,想下去床边到外面去抽口烟,其实也是好给他们自由发挥的空间。

老婆却一把拉住我手不让我走,对我说她还是紧张,让我抱着她,我安慰她放松心情,闭上眼把他当成老公,打趣道刚才不是挺恩爱的吗,我就不打扰你的两口子的洞房花烛夜。

没想到老婆马上要哭的样子,我连忙哄她,又将她抱在怀里,真是搞不懂女人的心思,不过也说明了老婆的心里还是我这个正牌老公最能给她安全感,她的一切大胆和没有顾虑都是我在她身边的缘故。

我安慰好了老婆,将早准备好的摄像机拿了出来,把小蚁摄像机对准他们后,转身到床对面电脑桌前玩起电脑,我对身后的小何说可以淫语一点,我喜欢听,又对老婆说我就在这玩电脑让她别害怕。

小何听到后立马又兴奋起来,抱着老婆的腿提起来,一路吻到大腿根,老婆此时则是用双手把枕头压位自已头,下面任他摆布了,他开始言语挑逗了,原来称嫂子现在大胆直接叫老婆了,老婆,你的腿好迷人,又白又柔滑,腿型又好看,让小老公好好亲亲。

我在那假装玩电脑,其实心思全在她们那,一直在关注,只见小何忽然把嘴隔着内裤吻老婆的私处,老婆尖叫了一声说他好坏,我笑着鼓励他对老婆再坏一点。

小何经过刚才的一番亲热和肉战早已经放开了许多,他人扑倒覆在老婆身上,连脚加腿蹬掉了老婆刚换上的黑色丁字裤,鸡巴在老婆腹部赤裸裸地戳来戳去,这场面让我装不下去了,走上前去,他的手已经伸进老婆乳罩里摸了,嘴正寻老婆的嘴,老婆脸潮红的回应着。

我问了老婆一句,老婆现在休息够了吗,老婆害羞地点了点头,我直白地对小何说,你再给咱老婆舔舔逼,刚才的水都干了。

小何立马下移,劈开老婆腿就贴上她已经水汪汪的逼,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老婆还是被他舔逼刺激的开始大叫,我赶紧用鸡巴堵上她嘴,她开始呜咽地含着捶我屁股,慢慢地开始享受起来。

小何他越舔越兴奋,一边用舌头舔一边眼望着老婆面部表情,两手也不闲着,一手托她屁股,一手伸进乳罩摸奶,我干脆替他解开脱掉,没了蕾丝内衣虽然少了点诱惑,但那扑面而来的肉欲连我操了老婆这么多年都要忍不住了。

老婆颤抖着对我说她受不了,要死了,声调都变了,我往下一看怪不得,他已不是刚开始的舔了,而是把舌头钻进去了,还不时的含住阴唇拉伸,我说你小子那学的这招,他边忙着边说在A片里学的,刚才不敢太过分,现在就把自己的浑身本事给老婆使出来。

我打趣问小何好吃不,他说咱老婆的逼太香了,太好吃了,边说边夸张的吸逼里流出的水。

老婆哀求着不让再吸了,后来甚至说老公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挑逗她说求我没用,求小老公,她又说小老公我求你了,饶了我吧。

小何终久还是嫩了点,没忍心还是停了下来。

我看时机差不多了,便示意小何插进去吧,老婆这回是自己主动张开了腿,很自然的。

事后才反应过来,又害羞地合了起来,我调笑她刚才不还挺老实的吗,现在又和起来干嘛,她偏过头去不理我。

小何手一用力轻易地分开了老婆的双腿,再一次将他那火热的鸡巴插入了老婆湿滑的逼逼里,两人又是一场大战,这里便不细说。

激情过后,小何表示不好意思睡我们床上,我便安排他去了客厅对面的次卧,老婆给他抱了一床被子,又给他铺好床铺,安排了他一下灯光按扭,和充电插头位置便回来了,剩下我们两人后,我们拥抱着讨论刚刚的疯狂和刺激,她也说很开心很舒服,温馨地讨论了一会便晕沉沉地睡着了。

直到窗外有些朦胧了,快天亮了我模模糊糊地听到有些异样,但眼皮还很重,不能睁开,渐渐听清了老婆在小声说话,隐约还有小何的声音,我继续装作没醒,俩人在调情呢。

原来这家伙在那屋一直有心思睡不着,最后咪朦了三四个小时便沉不住气了,起床轻手轻脚的摸进我们卧室里,把老婆鼓弄醒后,想让她过去那屋陪他,老婆也是顾及我,怕我知道不高兴,没答应。

于是俩人便在那小声聊天,当然手脚也没闲着,互相抚慰着,由于怕吵醒我或是怕我生气,一直忍着没插入,听到他们其中说了几句话,小何说他要在这呆一辈子,和我一起爱老婆,边说边接吻。

老婆也说好呀,两个老公赚钱养我自已,太好了,小何又说你也要给我生个娃,老婆打他一下说想的美,接着又被他堵上嘴,边吻边呜咽着说行不行,老婆也配合她说行,给你生对双胞胎。

听到这里后我也实在忍不住了,无法继续装睡了,腾的一下爬起来,把他们吓了一跳,我说赶紧吧你们,让你嫂子给你也怀一个,两人听到后也不好意思了。

老婆说坏蛋,你是不早就醒了,到这状况后两人也不再拘束了,缠绵起来。

小何用手勾起老婆一条腿,面对面的姿势插了进去,进去后老婆就说好舒服,他就抵紧老婆喘着粗气插她,老婆的表情很妩媚,情意绵绵地望着小何,用手抚摸他的脸鼻子嘴。

老婆的水越来越泛滥,渐渐地交合处抽插声音都变大了,明显的水征多的声音,插了几分钟后小何累了,这姿势确实不太方便,于是我提议让老婆在上面,小何立马躺平,两腿伸直,手枕头下,一幅享受的样子,我当时想,等她坐进去够你小子喝一壶的。

老婆伸腿跨在小何身上,他得意的把硬鸡巴上下甩动,老婆蹲下去,用两根手指捏住小何的棒棒,让它不能乱晃,对准自已穴口,往下一坐鸡巴顺势而入。

接着头发甩起来,老婆手扶着小何的肚子上,啪啪起来,上来就是大起大落,把小何刺激的嘴张的很大,不停地叫着哎呦哎哟,才二三十下便受不了了,伸手抓住老婆屁股,控制住她的节奏,让她按自己的节奏捣弄,我心里暗笑现在知道我老婆的厉害了吧,我玩了这么多年可不是白调教的。

插了会后老婆也是累了,伏在小何身上,他便捧着老婆大屁股往里耸动,我绕到后面欣赏那美景,比任何A片都令人震撼。

有过经验的朋友都懂的,这场面胜过任何催情剂,我看的浑身发颤,鸡巴硬的发疼,不碰它都有种想射的念头,更何况他们两个正在真刀真枪的做着的感受。

小何猛地往上托起老婆的屁股,拔出鸡巴,说受不了老婆了,差一点缴枪,反身下床,把老婆拖到床沿,分开两腿,伸舌头就舔,真佩服这小,那地方湿腻的一塌糊涂,津津有味,用舌头沿着穴口上下扫动,又是吸小豆豆,用是轻咬花辨,还夸张地吸吮穴里的水,最后还把舌头伸进去,两人的状况已到了疯狂的地步。

最后在老婆的求绕声中小何一枪到底,握住她两只脚丫,辟大分开两腿,啪啪起来,后来又把腿抬肩上,站床下猛插床沿边的穴口,又是把老婆插到求饶,不停地叫受不了,要死了,要飞了。

小何忽然放下她腿盘于腰间,捉她手放他脖子上,一使劲抱起老婆,站着搞起来,边插边东倒西歪地走了两步,把老婆刺激坏了,主动索吻,乖乖,这没点体力可做不到,看着小何这年轻的肉体真是不服老不行。

说实话这场面让我这种资深的淫妻爱好者都无法接受,看到老婆被别人插到主动送上香唇,我那一刻被震憾了,从心里最深处升起一股很难受的感觉,这感觉不太好形容,反正很难受,比单纯的吃醋还严重。

不过好在小何体力不支,其实老婆的身高体重几乎等同于他,没多久他便累坏了,连自己带老婆一起倒在床上。

接着上了床,一刻也不耽搁,小何正面扑上老婆,毫不客气的用膝盖分开她的腿,用手轻轻一扶,又插了进去,老婆把腿勾住他屁股,用手揽紧他脖子,两人已经忘乎所以,拿我不存在了,嫂子,我又要来了,大叫着来了来了继续着最后的冲刺。

最后终于在两人的大叫声中射进老婆体内,两人抱的很紧,久久不愿分开,最后拔出来时,乳白色的精液一下子涌出来,一大团纸都没擦完,都流到床单上。

我一看外面已是天大亮,小何还要赶九点钟的火车,便赶紧收拾起床穿衣服,这才刚发现原来我们三人的衣服东一件西一件,好一阵子才找齐,穿好后梳装打扮,老婆洗完后在那用各种化妆品,小何还好奇的让老婆给他也弄点在脸上,我给他们的离别前留下点时间,主动去厨房下了点面,乘好后去叫他们一起吃早点。

小何正抱着老婆坐他腿上亲热呢,才一晚上就像情侣一样含情陌陌,他看见我也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分开了。

匆匆吃完后都八点钟了,我和老婆一起开车送小何回宾馆拿了点行李后奔向车站,路上他一直在感谢我们的款待,我说还是感谢你嫂子吧,主要还是她款待了你,搞的我们都开心大笑。

离别的车站他们是那么地恋恋不舍,小何一直在回头招手,直到消失在车台里的人流里面,猛然间发现老婆的眼角有些湿润了。

字节数:12674

【完】

[fly]

谢谢赏读,请点击主楼下面的支持,您的支持 回复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f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