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重生诡情之屌男复仇计作者未知

京ICP0000001号2019-02-19 05:28:4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01章

青华是个普通的军人,高中毕业就参了军,后来考了军校。本以为自己的前途就此光明起来,但在特战兵团信息大队的选拨中,成绩优异,综合素质过硬的青华却落选了。后来青华才知道,那名额早就给了某位“前途光明”的衙内,所谓选拨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的遮羞布。气不过的青华与领导吵了嘴,结果就被部队除名了。

看透了部队黑暗的青华收拾了行装,坐火车回到了家乡。然而回家听到的却是一个噩耗,他最亲爱的姐姐跳楼自杀了,青华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青华的姐姐青玲比青华大两岁,才结婚不久,青华怎么也想不通,一向开朗的姐姐怎么会跳楼自杀。

原本五十出头的父母一下子苍老了很多,青华跪在姐姐的骨灰边失声痛哭,两老早已流干了泪,跟着儿子泣不成声。埋了姐姐的骨灰,青华问姐夫,姐姐为什么会自杀。青玲是青家的希望,大学毕业后留在了省城,在一家银行工作,而青华的姐夫是那家银行的一名科长,二十六七岁就当了科长,青华的姐夫也算是年轻有为。青玲和丈夫结婚那会儿可是让小村里的村民羡慕不已,都说青老犟头生了个好女儿,没想到才半年时间,青玲就香消玉殒了。

青华的姐夫赵庭是一个模样斯文的年轻人,被青华抓着胸脯,心里胆怯得说不出话来。“你说啊,我姐姐是怎么死的?”青华情绪本就激动,见赵庭不说话,顿时就火了,一巴掌打在赵庭脸上,赵庭的半边脸立刻就肿了起来。

“那天我和你姐姐去参加一个酒会,我和你姐姐喝多了,就在酒店里开了个房间,当时我喝多了,也记不清楚,只知道和你姐姐吵了几句,你姐姐一生气就跳了楼……”

“胡说,我姐姐是那么没气量的人吗?”青华不相信姐姐会因为跟赵庭吵了两句就跳楼。“说,是不是你在外面包了二奶,被我姐姐知道了,你就害死了我姐姐。”

“没有,青华,我很爱你姐姐的,我怎么会在外面包二奶呢,青华,你要相信我,我没有害死你姐姐。”青华不信,抓着赵庭一顿猛揍,赵庭虽然身材也算高大,可如何是青华的对手,没几下就被青华打倒在地上。青父青母怕再闹出人命来,上去拉住了青华,让赵庭先离开。

“小华,赵庭说的是真的,警察也是这么说的,说小玲她是跳楼自杀的。”青父一边哭一边跟青华说,青华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姐姐会自杀。第二天,赵庭打给青华,说有事要跟他说,两人约在青玲的墓前见面。

第二天下雪,青华踩着雪去了墓地,赵庭比他先到,正站在墓前凝视着墓碑,墓碑上,青玲的照片风采依然。赵庭听到踩雪的声音也没有回头,只是对身后的青华说道:“青华,我知道你现在很恨我,以为是我害死了青玲。我承认,青玲的死我有,是我没照顾好她。在你们眼里,我是个风光无限的科长,可是在别人眼里,我只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蚂蚁,别人伸伸手指头就能把我捏死。”

“我姐到底是怎么死的?”青华走到赵庭身边,看着姐姐的照片,只要赵庭告诉他真相,他就要为姐姐报仇。

“青华,我知道你爱你姐姐,我也爱你姐姐,你想为你姐姐报仇,我也想为你姐姐报仇,可你知道仇人是谁吗?别说是你,就是我也无能为力。”

“告诉我,是谁害死了我姐姐?”青华转过身,双手抓住了赵庭的衣襟。赵庭告诉青华,那天去参加酒会的有很多是省里的高官,有人看上了青玲的美貌,而那天晚上,他和青玲也多喝了几杯。等他被人叫醒的时候,青玲已经跳楼自杀了。赵庭说到这里闭上了眼睛,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

“到底是谁,是谁害死了姐姐?”青华的手在寒风中颤抖,铁青的脸色狰狞可怖。赵庭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我也不能确定,青玲跳楼后很快就被警方定性为自杀,而且第二天我就接到了上面的,为了不影响银行的形象,让我小心说话,对外就说那天晚上我和青玲喝多了吵架,青玲赌气跳了楼。那天酒会能这么快把事情压下去人没几个。”

青华知道赵庭心里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问赵庭是谁。赵庭说他还不能确定,等回去打听了才能弄清楚,青华如果想报仇,等过年后到省城去找他。

别人家过年都是喜气洋洋,青家却是一片凄凉,即便有邻居窜门,也都耷拉着脸劝青父青母节哀顺便。初八那天,青华就收拾东西去省城找赵庭了。赵庭告诉青华,那天酒会上最有可能对青玲下手的是方达明,青玲以前就跟他说过,有一次方达明去银行的时候就认识她了,还跟她说过话。

“方达明?”青华一脸的震惊,又是一脸的愤怒。

“没错,就是他,我听说方达明很好色,尤其喜欢玩弄结过婚的少妇。青玲十有八九就是他害死的,也只有他能这么快把事情压下去。”赵庭见青华不说话,问他是不是害怕了。

青华摇了摇头,问赵庭怎么办,一个省长可不是那么容易扳倒的。赵庭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方达明的身份太高了,我们根本不可能报仇。”

“难道我姐姐的仇就这样算了?”青华冷眼看着赵庭。

赵庭回头对青华说道:“青华,你觉得我们有机会找方达明报仇吗?”

“姐夫,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办法?”青华知道,赵庭既然让他到省城找他,那他肯定有了办法。

赵庭点了点头说道:“方达明虽然身居高位,跟我们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可他也有他那个层次的对手。”

“姐夫,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找到帮手了,他是谁?”

“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方达明喜欢女人,我们就从这方面入手,要是我们能弄到他乱搞的证据,再交给那人,那人自然有办法弄垮方达明。”

“既然这么容易,那人为什么不去做?”

“青华,你知道私自监视调查一个省长要担多少风险吗?如果那人去做了,被人知道的话他自己就完了。所以这事情只能我们去做,我们拿到证据给那人,那人就能帮我们搞垮方达明。青华,我现在要上班,没时间去跟踪方达明。再说方达明现在肯定让人关注着我,要是我有什么异动,他肯定会察觉。”

青华明白赵庭的意思,对赵庭说道:“姐夫,这事就交给我了。”

“青华,你可要想明白了,私自监视调查省长如果被人发现的话是很严重的事情。要是让方达明知道了你的身份,只怕你会有生命危险。”

“只要能为姐姐报仇,无论都危险我都要去做。”青华一拳砸在了桌子上。赵庭用力拍了拍青华的胳膊,说过几天再找他来商量如何对付方达明的具体事情。

过了两天,青华又接到了赵庭的,两人在郊区一家小饭店见面,赵庭给了青华一辆普通的桑塔纳和一些偷拍用的工具,青华接过东西,和赵庭说了几句就走了。青华离开后,赵庭给人打了个,告诉对方青华去了。那人问赵庭,青华去会不会被对方发现。赵庭告诉对方,青华刚从部队复员,他在部队就是研究分析情报的,应该知道怎么做,赵庭让对方放心,就算青华出了事也牵扯不到他身上。

青华开着桑塔纳,一天二十四小时跟着方达明,怕被对方发现,青华也不敢太靠近方达明的车,只能远远的吊着。一个多月下来,青华是看到有几个女人出现在方达明身边,青华也拍了几张照片,可这些照片也没什么价值,唯一让青华觉得有希望的是,方达明每个月会去两三次湖山别墅区,一进去就是个把小时,甚至是更长的时间。青华便认为方达明有个情妇住在湖山别墅区里,湖山别墅区的保安很严,青华没通行证也进不去,他就想让赵庭给他准备一张湖山别墅区的通行证,结果赵庭告诉他,方达明到那里就别跟了,方达明的女儿住在那里。

机会出现在四月中的一天,赵庭打告诉青华,省里有个会在华天大酒店召开,赵庭有个情妇在北部一个地市任副长,也到省里开会了,两人晚上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赵庭把方达明那个情妇的照片发给了青华,又把那个女市长的住的酒店和房间号告诉了青华。青华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来了精神,驱车前往赵庭所说的酒店。

酒店在金华山下,这里属于风景区,四周很安静。青华到了酒店一看,心想这方达明还真会选偷情的地方,这地方人不多,便是住客也多是外来的游人居多。酒店高五层,青华进了酒店就到了楼顶,那副市长订的房间在五楼的左边第二间,青华绑好了绳子从楼顶攀下,用准备好的工具去开窗户,却发现窗户并没关上,还虚掩着条缝,青华大喜,移开窗户跳了进去。

这是一间标准的大床房,虽然没有豪华套房那么宽敞,但空间也比一般的标房要大很多。从窗户到大床还有三米多距离,一边放着一个透明的衣橱,衣橱里挂着几件女式服装。另一边是一张写字台,上面还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大床上则散落着几件女人的衣服,想来是那副市长去开会匆忙换下的。

青华拿起其中的一件长袖T 恤闻了下,衣服还带着一股淡雅的清香,青华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女市长的照片来。从照片上看,那女市长约摸三十出头,虽然长得不是特别漂亮,但眉目间却有一股诱人的风情,有种让人怦然心动的感觉。青华有些为那名副市长感到可惜,为了前途不惜牺牲色相,如果他拍了副市长和方达明苟合的证据,那副市长的前途自然也就完了。

青华放下了手里的T 恤开始工作,环顾四周,青华决定把摄像头装在写字台上方的壁灯后。那里斜对着大床,正好能将床上的一切拍个清楚。青华装好了摄像头,看到写字台上的笔记本电脑顿时起了好奇之心,不知道那女市长的电脑里会放些什么东西呢?青华打开了电脑,这电脑的密码对青华来说并不算什么,他很容易就解开了,可还没等青华浏览电脑里的内容就听见开门的声音。青华大吃一惊,赵庭对他说,会议要三点半才结束,从华天酒店坐车到这里,最快也要半个小时,现在才三点刚过,那女市长怎么回来了呢?

青华来不及多想,转身看了看房间,房间就这么点地方,青华合上电脑,掀起了床单,可大床下并不是空的,青华放下床单,看到衣橱和窗户之间还有三四十公分的距离,一边窗帘正好收在那里,青华便躲了进去。

一个女人轻哼着歌进了房间,听上去女人的心情很好,难道是女市长提早回来准备和方达明偷情了?青华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想到女市长这么开心,青达暗骂对方无耻。

“啪”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扔到了床上。女人哼着歌进了卫生间。卫生间在大门进来的地方,不一会儿就听到一阵“嘘嘘”的水声,青华的脑子里浮现出女人坐在抽水马桶上撒尿的场景。不过青华可没心思去想女市长脱下裤子坐在发桶上是什么模样,现在可是他离开这房间的最好机会。青华从衣橱边走了出来,慢慢地朝大门走去。房间里铺着厚厚的地毯,青华倒不怕弄出大的声响来,可走到玄关的时候,青华傻了眼,卫生间的门竟然开着。估计那女市长以为房间里就她一个人,所以进了卫生间连门都没关。

青华知道,他现在如果冲出去,肯定能离开,但也肯定会被卫生间里的女人发现,那他的计划就全部落空了,方达明那老狐狸肯定会知道有人在暗中跟踪临视他。这时候卫生间里传出马桶放水的声音,青华只好又回到衣橱边上。那女人又哼着歌过来了。这一回她坐到了写字台前打开了电脑,嘴里还嗯了一声,像是在怀疑她的电脑为什么开着。青华心里一紧,刚才他听到开门声太紧张了,盒上电脑前忘了关机。

不过那女人并没有怀疑什么,开了电脑就玩了起来。听声音那女人是在玩斗地主,青华心里有点着急,要是方达明来了,那女市长肯定会来拉窗帘,到时候就穿帮了。青华悄悄地探出了头,那女人坐在电脑前玩得正起劲,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披在肩后,想来女人平时很注意养护她的头发。女人虽然玩得很专注,可青华也不可能就这样从女人身后走过去。

青华口袋里的突然震动起来,发出轻轻的“嗡嗡”声,青华大吃一惊,连忙伸手按掉了。再看那女人,还专心玩着游戏。青华松了口气,幸亏她游戏的声音大了,要不然他就被发现了。青华看了看,却是赵庭给他发了条短信,告诉他会议结束了。青华关了,心想赵庭发这个短信给他什么意思,是想提醒他女市长要回来了吗?那房间里的女人又是谁?难道他进错房间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门又开了,玩电脑的女人转过身对着门口说道:“淑华姐,你回来了。”门口的女人嗯了声,便踩着地毯走了进来。淑华姐?进来的才是女市长,那这个玩游戏的女人又是谁?淑华姐?这声音怎么有些熟悉呢?青华心里有疑惑,却再也不敢探出头去看了。

“又玩斗地主啊?你不是说今天要上班的吗?”女市长的声音越来越近,一股清香顿时涌入青华的鼻子。那香味和刚才衣服上的香味一样,青华知道女市长已经到了衣橱前,他紧贴在衣橱壁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女市长推开了透明的移门,青华贴着衣橱,吱吱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刺耳。女市长一边跟同伴说话,一边脱了衣服挂进了橱里。先前玩游戏的女人关了电脑,两个女人一起躺到了床上。

女市长对同伴说道:“毛毛,今天我有事,你先回去吧。我要在这里呆几天才回去,明天晚上你再来吧。”

叫毛毛的女孩说道:“淑华姐,是不是他要来?”女市长嗯了声。毛毛又问女市长,她这样不怕姐夫知道了闹出什么事情来,听口气,女市长是毛毛的表姐之类的。

女市长沉没了片刻说道:“元方知道我和他的事情。”毛毛听了也沉默了,房间里顿时静得可怕,过了很久,叫毛毛的女人才说道:“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还是女人干净。淑华姐,今天要来的人是谁?”

女市长又沉没了很久才说道:“毛毛,不是姐不告诉你,你知道也没什么好处,你先走吧,他马上就过来了,别碰上了,对你没好处。”

毛毛走了,只剩下女市长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一阵音乐声响起,惊醒了女市长,女市长接了,是她女儿打来的,问她晚上回不回去。听着女儿稚嫩的声音,女市长有些心颤,她知道是老公让女儿打的,就是想用女儿提醒她,她是有家的人了。女市长告诉女儿,她还有两天会要开,让女儿在家里要多听爸爸的话。女市长说完后就挂了,房间里顿时又安静得可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华青站得腿都麻了,才听见女市长从床上站了起来,把床上的东西衣服收拾干净了。接着华青就听见卫生间里有水声,然后是关门的声音,华青知道女市长要洗澡了,这时候不走还更待何时?华青走到窗前,想顺着原先的绳子爬出去,可推开窗一看,外面的停车场上人多了起来,想来是到后面的餐厅吃晚饭的。这时候天还亮着,华青怕被人发现了,只好悄悄地走到玄关处,确定卫生间的门关了,华青才去开门。

走出房间,华青关上门才松了口气。刚才回过头,却发现三四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正是方达明。方达明身后不远的地方还有两个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跟着保护方达明的人。华青的心顿时狂跳起来,手心电梯和楼梯都在方达明身后,华青想离开只有跳窗了,可这是五楼,跳下去必死无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假装酒店的工作人员,先把方达明蒙过去再说。华青假装不认识方达明,对方达明微微一笑说:“欢逛先生入住我们枫叶酒店。”然后让过方达明向电梯那边走去。

方达明一时也没反应过来,看了华青一眼。等华青走过去了,方达明心里一紧,示意随从过去,方达明对随从说道:“你叫人跟着他。”

正在卫生间里洗澡的女市长听到敲门的声音,知道方达明到了,连忙披上浴袍,用毛巾裹着湿漉漉的头发去开门。

“那个人呢?”门一下子被推开了,方达明冷着脸问女市长,女市长茫然不知所措,人,什么人?方达明立刻回到走廊上,对随从说道:“一定要抓住刚才那个人。”

华青知道今天的任务失败了,出了电梯后一直往外跑,趁方达明和他的随从还没有反应过来离开这个酒店。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华青把车停在了酒店旁边的小树林里,华青出了酒店后没走远就听见后面有汽车开过来,华青回头一看,只见一辆黑色的轿车向他猛冲过去。华青知道情况不妙,撒腿就跑,后面车里的人见华青突然加速,也猛踩油门追了上去。突然间,一道闪电落下,打在一棵高大的梧桐树上,华青正好跑到梧桐树边,强大的电场让华青瞬间失去了知觉,华青的身子还没晕到,后面的黑色汽车已经开了过来,那道闪雷的巨响让司机也慌了神,华青的身体被汽车的反照镜碰到,向着路边的水沟里滚去。

华青醒了过来,觉得头有些晕,一个女人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一边拉还一边说道:“我的宝贝,你没事吧。”华青机械地摇了摇头,女人的称呼实在让他无法适应。

“没事就好,小龙,和妈进屋吧,就要下雨了。刚才打雷没吓到你吧,小龙不要怕,打雷其实就是老天爷睡觉打呼噜,不用怕的。”女人说着拉着华青的胳膊往屋走去。华青这才注意到他现在所处的地方,他和女人正站在一幢别墅前的小花园里。怎么会这样,自己明明在酒店外的公路上跑的,后来眼前一亮就晕了,公路呢?酒店呢?华青又向四周看了看,别墅周围是种着许多树,透过小树林可以看到其他的别墅,最近的也隔着二十来米。

又是几声闷雷,豆大的雨点打在屋顶和树叶上“啪啪”直响。女人拉着华青的胳膊快步朝别墅中走去,华青的胳膊挤在女人的胸脯上,软软的,华青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跟着女人进了别墅。

“小龙,别在花园里捉蝴蝶了好不好?我们先去洗个澡,再吃完饭,妈妈今天做了你最喜欢的春卷。听妈妈话,别再去捉蝴蝶了。”女人说着用手擦了擦华青的脸。

华青这才反应过来,面前的女人是他的妈妈。不,应该是华青现在这个身体的妈妈。在花园里捉蝴蝶玩?他现在应该有多大呢?华青又看了看女人,女人长得很漂亮,身上穿着一件靛蓝色的针织长裙,华青本能地就看到了女人的胸部,裙子的领口贴在胸上,微微露出了性感的乳沟,华青面对女人站着,正好看了个清楚。华青把目光又移到了女人脸上,凤目蛾眉,樱口琼鼻,配着一张略显圆润的瓜子脸,看上去极为漂亮。

好一个美妇人!华青忍不住在心里赞叹了一句。可是有一点,美妇人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难道他现在还是几岁的小孩子,所以要在花园里捉蝴蝶玩?不对啊,眼前的美妇人怎么看也有一米六五到一米七的样子,自己站着比她高出大半个头,怎么也有一米八的样子,应该和他原来的身高差不多。

美妇人拉着华青朝别墅里面走去,这是华青有生以来见过的最豪华的别墅,对华青来说,他心目中的皇宫也就这个样子。穿过宽敞的客厅,华青忍不住抬头看了看挂在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那剔透的晶块光芒璀璨,华青一点儿也不怀疑那材质的真假。

美妇人拉着华青走到了卫生间的门口,卫生间很大,外面放着马桶和洗手台,内间用玻璃门隔着,放在一个大浴缸,旁边还有淋浴用具。华青有些迟疑,难道美妇人还要帮他洗澡?他都这么大人了,难道连澡都不会洗吗?华青回想起美妇人刚才跟他说的话,不由得想起了“弱智”一词。难道自己现在的身体是一个智障人士的,而且基本的生活技能还没学会,连洗澡都还要妈妈帮忙?

美妇人见华青停了下了,用力把他拉进了卫生间,一边拉还一边说道:“小龙,妈妈知道你喜欢洗澡的对不对?来,妈妈这一次一定不把水放得太热了。”华青跟着美妇人进了卫生间,他现在有两个大问题搞不明白。第一,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年轻的妈妈;第二,他现在的智力大概在什么水平。还要妈妈帮着洗澡,华青知道这身体原先的主人智力肯定不超过小学二年级。因为在华青的记忆里,他那么大早就一个人洗澡了。

就在美妇人放水的时候,华青照了照镜子,镜子里的人长得颇有几分清秀。华青心想,有这么漂亮的妈妈,就是傻子长得也不会太丑。华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长得倒还算行,就是有种怪怪的感觉,也许是华青的心理作用,越看越觉得自己现在的长相有傻样。尤其是刚才在花园里摔了一跤,华青的脸上还沾着泥土,要不是身上穿着光鲜的衣服,那就和平日里偶然遇见的智障人士一样了。

美妇人放了大半浴缸的水,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美妇人走到华青身边,拉着华青朝内间走去。华青有些窘迫,美妇人以为华青不肯洗澡,就硬拉着华青进去了。“小龙,好宝贝,妈妈这次放的水不烫的,要不你洗去摸摸。”美妇人拉着华青的手伸到了浴缸里,那水温正好。华青看着大浴缸,心想这时候躺在浴缸里一定很舒服,可美妇人还在身边,华青不敢脱衣服。

“宝贝,不烫吧,来妈妈帮你洗澡。”美妇人说着就开始脱华表的衣服,华青自然不配合,美妇人还一边脱一边哄着他。华青真想告诉美妇人,他不是她原来的孩子了。可眼下华青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如果美妇人知道他不是她孩子了,她是否会受得了。还有就是他现在在那儿,如果他真实身份传了出去会有什么后果。

最后华青还是被美妇人脱光了衣服,华青心想,算了,反正美妇人是他现在身体的妈妈,之前肯定是经常帮他洗澡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还是先装作痴呆儿看看再说。

华青这样决定后,心里就放松了些,按着美妇人的意思进了浴缸,一低头,华青看见自己的鸡巴,乖乖,好大的肉棒!华青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话,上帝给了他雄厚的本钱,却给了他一个傻瓜的脑子。不过现在不傻了,华青暗自想着。美妇人却还哄着他:“宝贝,妈妈没骗你吧,水是不是不烫。宝贝,我们坐下去吧。”

华青躺在了浴缸里,一抬眼就能看到悬浮在水中的肉棒,感觉好像要硬起来了。华青极力不去想身边的美妇人,可美妇人就蹲在他和身边,身上的香味让他很着迷。更要命的是,美妇人把沐浴露滴在水里后就在他全身上下搓了起来。这种滋味享受是很享受,可让华青有些受不了,因为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而不是美妇人的弱智儿子。

浴缸里飘满了泡沫,美妇人的手很滑,摸在身上很舒服,这时候华青就有这种感觉,但这对他来说是一种煎熬。华青虽然忍着不去看美妇人,可他控制不住,还是会看向美妇人。美妇人这时候倾着身子给他洗澡,华青正好能从领口看到美妇人的胸部。这时候美妇人的领口向下荡着,丰满的胸部几乎全都落在华青眼里。浴室里很热,身上都出汗了,胸口那一片肌肤看上去更是光亮诱人,就像电影里一些做特殊服务的女人在胸口涂满了精油一样。

不能对她有非分之想,她是自己的妈妈!华青在心里念着,不敢再看美妇人一眼。偏偏这时候美妇人的手摸到了华青的鸡巴上,美妇人毫不在意她手里抓的是什么,动作还很熟练,生怕没给华青洗干净了。美妇人拨开了飘在水面上的泡沫,仔细看着华青的鸡巴,一手翻开了龟头的包皮,一手轻轻捏着龟头下面的肉沟,然后又用手指套弄了几下。

华青爽得想大声叫出来,美妇人的手,加上温热的水流,感觉太美了。原本就气血翻滚的华青再也控制不住,也根本无法控制,就在美妇人的手松开的时候,华青的鸡巴可耻地硬了。至少华青是这样认为的,美妇人可是他现在的妈妈,他怎么能有这种肮脏的念头。

美妇人像什么也没感觉到,继续帮华青洗大腿以下的部分。华青只在心里默念着,小弟弟,你快点收兵吧,要是美妇人洗完了,你还硬着,那多尴尬啊。

洗完之后,美妇人放了浴缸里的水,又打开了莲蓬头试着水温。等差不多了,冲到华青身上,问华青烫不烫,华青摇了摇头说不烫。美妇人听到华青说话,高兴地笑了,显然这痴呆儿以前很少说话。美妇人帮青华冲好了身子,马上拿了条大毛巾给华青裹上,怕华青着了凉,而这时候美妇人已经是一身汗了。华青不由感叹,这美妇人对他儿子照顾得可真是无微不至。美妇人用毛巾擦拭着华青的身子,从上到下,每一寸肌肤都不放过。当美妇人擦到华青双腿间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华青肉棒的硬度。这时候美妇人微微有些脸红了,不过她还是没把这当回时,依旧用毛巾擦着华青的肉棒,甚至还用毛巾包住了华青的肉棒挤了下,华青真怕自己忍不住走了火,那可糗大了。幸好澡就这样洗好了,美妇人给递给华青一条内裤,让华青穿上,想来这痴呆儿内裤还是会穿的。华青低着头,不敢看美妇人,从美妇人手上接过内裤,扭过身去穿上了,美妇人也没注意到华青扭身的动作,只顾拿了件长袖T 恤给华青穿。这些衣服痴呆儿都是会穿的,美妇人都没帮忙,只是华青穿好了,她帮着华青整理衣服。

穿好衣服后,美妇人让华青站到镜子前,拿出吹风给华青吹头。华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别说,洗了个澡看上去倒是精神了几分。美妇人看着镜子里的儿子也很高兴,因为洗澡的时候儿子跟她说话了。美妇人陪着青华进了餐厅,让青华坐在椅子上等着,她再去把春卷热一下。青华坐在椅子上,厨房里传来了微波炉的声音。很快美妇人就端出了一盘热腾腾的春卷。青华正饿着,看到香喷喷的春卷,嘴里直冒口水。

“小龙,这是你最爱吃的豆沙和香芋味的,你快尝尝,妈妈做得好不好吃。”美妇人说着,用筷子夹了个豆沙味的春卷放到了青华面前的空碗里。青华慢慢地夹起碗里的春卷咬了一口,又香又甜又脆,青华两口就吃完了,满嘴还是那甜甜的香味。美妇人看青华吃得快,把盛放春卷的盘子推到了青华的面前。

青华又吃了两个春卷,抬头看到美妇人慈爱的笑脸,青华便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他的父母是否知道了他的事情,他是不是死了。想到这里,青华停了下来。美妇人关切地问道:“小龙,怎么了,是不是妈妈今天做的春卷不好吃?”

青华回过神来,对着美妇人说道:“好吃,妈妈也吃。”对着如此年轻的美妇人喊妈妈,青华很不适应。也许是对这个身体不熟悉,也许是他原本是痴呆儿的缘故,青华说的话总让他自己感到不是很顺溜。不过美妇人却是开心极了,儿子今天居然叫她吃春卷了。

“妈妈不饿,宝贝先吃。”美妇人摸着青华的头发,一脸的宽慰,好像得到了她想要的回报。

“现在……什么时候了?”青华吃着东西,突然问了一句。美妇人一愣,尽管青华问的话并没什么特别,可美妇人还是觉得有些意外,不过她没想到儿子和以往有什么不同,以为儿子想睡觉了,便对青华说道:“宝贝,马上就晚上了,等妈妈收拾好了就给你讲故事。”青华本是想问现在几号了,听到美妇人的回答,青话才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便作罢了。

别墅的楼梯上去是一个客厅,比下面小了些。青华的房间在客厅的西面,房间很大很宽敞,比青华家里的房间大多了。美妇人让青华坐到了床上,打开了电视机。电视机里放得是少儿频道,对于这个,青华早有准备。美妇人微笑着对青华说道:“宝贝,妈妈先去洗澡,等会儿就过来给你讲故事好不好?你先看动画片。”青华点了点头,美妇人便离开了青华的房间。

等美妇人走后,青华换到了台,青华看到,日期还是当天。青华明白了,在雷击的瞬间,他的灵魂转移到了这个痴呆儿身上。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样了,也许是死了吧。青华又换到了本市的台,想看看有没有自己遭雷击的,可还没等到本地,美妇人那边的卫生间里“兹兹”的电吹风就停了下来,青华连忙换回了少儿频道。

不一会儿,美妇人就来到了青华的房间。青华眼前又是一亮,美妇人的长发随意的盘在了脑后,上面插了根深咖啡色的木质发簪,显得古朴而典雅。上身穿着一件天蓝色的针织开衫,扣子没有扣上,露出里面水灰色的真丝睡裙。这时候的青华有些真傻了,如果说刚才美妇人给他洗澡是他暴露给美妇人看的话,那现在的样子就有些倒过来了。美妇人的睡裙有些透明,隐隐露出了里面的乳房。洗过澡的美妇人没有戴胸罩,两个乳房挺在胸前,在重力的作用下微微下垂,但也不失丰挺,在睡裙上印出了诱人的轮廓。尤其是两个乳房,还在睡裙上顶出了两个圆点。

美妇人完全没注意到青华有些异样的眼神,坐到了青华的身边,从青华床边的桌子上拿起一本书说道:“小龙,我们今天先学数学,把妈妈下午教你的东西复习一下,好不好?”青华没说话,他不知道美妇人下午教了他什么东西。美妇人见青华不说话,便又说道:“宝贝,我们先学数学,妈妈再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望着美妇人关切的眼神,青华点了点头。美妇人见青华点头,翻开了书和青华一起看起来。青华对这个痴呆儿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智商停留在小学一二年级的水平,而且平时不爱说话。青华跟着美妇人看着数学书,小学二年级的加减乘除法。也学今天学的对痴呆儿还有些难度,美妇人讲得很认真,很细心。青华当然没半点心思听,美妇人身上散发着沐浴后的清香,让青华呼吸起来都不怎么顺畅,满脑子全是美妇人半裸的身体。

讲完了,美妇人就问青华问题。青华假装迷迷糊糊的,回答的很慢,偶尔还错上一两个。即使是这样,青华的表现依旧让美妇人激动不已。美妇人抱着青华的身子,用力在青华的脸上亲了一下:“宝贝,你今天真棒,妈妈知道你会好起来的。”青华没想到自己的表现会让美妇人这么激动,等到美妇人亲在他脸上,那感觉甚是美妙。等美妇人松开他,青华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的鸡巴竟然硬了,可耻的硬了。青华暗骂自己,怎么能这样呢,她可是他现在的妈妈!

等青华再看美妇人的时候,美妇人竟然高兴的哭了。青华看着不竟有些难过,要是美妇人知道她面前的人不再是她的儿子,她会怎么样?算了,还是不要让她知道了。

美妇人放好了数学书,又拿了本故事书过来给青华讲故事。青华一看,居然是彩绘本的《西游记》。美妇人一边给青华讲一边翻书给青华看图画,青华那有心思看这个,给他看彩绘的《金瓶梅》还差不多。美妇人以为青华不喜欢看《西游记》了,就对青华说道:“宝贝,你怎么了,你以前不是最喜欢看孙悟空吗?”

“我喜欢的,我听妈妈讲故事。”青华如果说不喜欢,美妇人肯定还会问他喜欢什么,还不如让美妇人讲美猴王的故事,美妇人听了青华的话便继续给青华讲故事。

有这么一样美妇人靠在身边,还只穿了件半透明的睡裙,身上还散发着清香,这让青华如何忍得住。虽然美妇人是他现在的妈妈,可他毕竟是成年男人了。青华突然灵机一动,装作睡着了不就行了。美妇人许久不见青华有动静,低头看了看,见青华睡着了,便帮青华盖上了被子,临走还在青华脸上亲了下。

美妇人关上门,青华才长长舒了口气,轻轻下了床,打开了门。整个屋子里都很黑,只有依稀的灯光从窗户里透进来,青华记得花园处面是一条水泥路,路边有一盏路灯的。美妇人的房间在客厅的东面,从门缝里透出了一丝光线,青华走到美妇人的房门口,里面微微有声音传出,青华知道美妇人在看电视了。青华回到房间后打开了电视机,重播的地方刚刚开始,方达明主持的会议当然成了重中之重。整整五分钟的报道,有一半镜头是落在了方达明的身上。终于,在的最后,青华看到了有关他的消息。今天傍晚,一名男子在金华山下遭雷击身亡。自己死了,真的死了,青华默默地坐在床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