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准夫妻性事作者不详全

京ICP0000001号2019-02-19 05:30:0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本帖最后由 迪妮莎 于 17:25

第 一 章

大家都知道重庆出美女,我的未婚妻就是个证明。不谦虚地说,静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漂亮的之一:大眼睛,笔直的鼻梁,翘翘的下巴,脸型非常上照,要想做个平面模特绝对没问题。她全身肌肤白嫩细腻,乳房浑圆高耸,每次边在她身后耸动、边握着她两团软肉肆意揉搓那感觉,只有试过的男人才能体会。

静的性爱曾经是生涩的,不会用嘴,不淫声浪语,甚至没有性幻想。经过两年的调教(第二次和她上床,我就跨坐在她身上把鸡巴塞进她嘴里了),口交基本过关,兴奋时也说些肉麻话儿,但始终对性幻想有障碍,特别是我喜欢的角色扮演和3P类幻想完全拒绝配合。做爱的时候她喜欢看着我,说她需要知道是我在上她。这让我既感动又有点无奈。

今年夏天,她一个亲戚的孩子毕业来上海找工作,问能不能在我们家暂住一阵?静跟我商量了一下,虽然觉得有点麻烦,但总还得帮这个忙。我们住一套两房一厅,正好有一间可以腾出地方摆个钢丝床。

那男孩子周末到的,我和静就把他从火车站接回来了。他叫锋,22岁的一个帅小伙,言行举止还稚嫩。我说:「你们家基因不错,男女都俊。」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静说:「呦!长这麽大了,小时候穿开裆裤的样子还在眼前呢!」小锋这下更不好意思了,说:「姐,你别作弄我了。」三个人打了个车说说笑笑回了家。

吃了饭把他安顿完了,静就洗了个澡,我和小锋坐客厅边看电视边聊天,就听浴室的门开了,静穿了件白色的睡衣,头发湿湿的,带着一股好闻的香波味走了出来。静总是喜欢洗很热的水,所以脸红红的;估计没有戴胸罩,走路的时候胸前有点晃,那一刻静好美、好性感。

想到身边还有个男人,我不由朝小锋瞥了一眼,只见他也瞧着他姐,然后他也意识到了我的视线,飞快地就把头转了回去。我心里窃笑,回忆自己22岁时旺盛的性慾,想他应该也动了念,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他按住静奸淫的画面,不由得硬了。

静当然完全不知道我的淫念,嚷着好热,说:「老公你帮我拿个扇子。」我穿了个短裤,下面还是硬的,那里能站起来?含糊地应了一声说:「我也不知道在那里。」静就自己在客厅里找开了。

我说:「电视机柜里有没?」她就蹲下身去开柜子,圆圆的屁股把睡裙绷紧了,看得出里面红色内裤隐约的影子和轮廓。

扇子没找到,倒找到一个以为丢了的充电器,那线缠住了,於是静又面朝我们低着头整理那个线。她穿的睡衣领口有点宽大,从我和小锋的角度能看到半个雪白的乳房。我嘴里一阵发乾,想到一个性慾正处在巅峰期的年轻男子正盯着我未婚妻的肉体,鸡巴不由收缩了一下,感觉尿道口有一股分泌冒了出来。

这阵我和小锋都没顾得上说话,静可能觉得忽然没有声音了,就抬头朝我们看了一眼,忽然意识到了我们在瞅什麽,唰的一下脸就红了,忙站起来说:「我去里面弄。」匆匆地就进去了。

这时客厅里就剩下我和小锋,气氛有点尴尬,我说:「我也去洗个澡。」就跟进了卧室,也没敲门,一进门就看见静赤身裸体正在换衣服,听到门响,她很紧张地回头看了一眼,还用手遮住了胸,我忍不住一步上前就抱住她狂吻乱摸起来。

静很紧张地压着声音说:「你干吗?别让小锋听见了。」我说:「刚才你奶子都让他看了,现在隔了个门,那里听得到什麽?」静一听急了,说:「那有?

你别瞎说!」我一口含住了她的乳头,边吸吮边含含糊糊地说:「我都瞧见他死盯着你领口了。」静哆嗦了一下,伸手扯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脑袋往她乳房上按,她每次动情了都这样。我伸手一摸她下面,已经一片湿滑,中指在阴蒂上一拨,静又一哆嗦,腿就软了。

我伸手扯自己的裤子,静忙说:「你干嘛?」我说:「你说干嘛?」她好像忽然清醒了。说:「不行,小锋还在客厅里,会听见的。」我慾火焚身说:「管不了了,听见就听见!」但静很坚决地说不行,我拉着她的手放到我鸡巴那儿,说:「你看看,你把我弄成这样就不管了吗?」静就有点心软了,说:「那我帮你用嘴巴弄一会,不过要快点。」我想那也好,就三两下把裤子脱了坐在床边,静跪在床前一口就含住了我的睾丸,因为有了刚才的刺激,我觉得特别爽,不由轻哼了一声,伸出右手握住了静的乳房,并挑逗起她的乳头,静也很兴奋,明显舔得比平时卖力。

我轻声说:「你弟弟就在门外五米,肯定想不到他姐正脱光了跪在男人面前帮男人舔鸡巴。」静从喉咙里闷声哼了一下,一只小拳头捶了我一下,但嘴上丝毫没有放松地吮吸舔弄。

然后静做了一件我意想不到的事:她伸手到自己两腿之间开始手淫。静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手淫过,她说小时候基本上不手淫,但她现在明显被慾望淹没了,刺激得我用力扯着她的头发按向我的下体,享受她的服务和淫荡的表演。

就在我感觉快要射精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静和我吓得身子都僵硬了一秒钟。然后就听隔着门小锋怯生生地问说:「姐夫你要不洗澡?我先去洗。」我朝静作出一个苦笑,然后大声说:「好,好,你先去。」然后就听见他进了浴室。

被他这麽一折腾,我的老二都给吓软了。我朝静说:「继续。」但静也被吓醒了,说:「收拾一下,晚上再说吧!你看刚才多危险。」无奈之下我只好穿上了裤子,心想:晚上可绝对要把你办了。

第 二 章

压下满腔慾望,好不容易熬过了下午和傍晚,终於躺在了床上。静把小锋安顿好也进了房,一进来她就瞧见了我放光的两眼和色迷迷的笑容,「噗哧!」她也笑了,走过来坐在床上抱住了我,把头靠在我的胸口呢声道:「想我了吗?」静的身上淡淡地散发出熟悉的体香,脸颊微红,动人极了!我一使劲把她从身上翻到了侧面,她一声轻笑刚出了半声,柔软的双唇已经被我占据。我的右手抚上静胸前的丰盈处,感觉到她双臂环住了我。

深情的湿吻间,我的手已探入她的衣衫,从柔软的小腹游移到两座山峰间,感受蕾丝下面的滑腻。我把静略略扳向我,伸手到她背后,轻车熟路地解开了那个曾困扰我的搭扣,接着便把静骄人的丰满握了一手。静轻轻地咬了我一口,我知道她需要什麽。

夹住了静娇小如豆的乳头,我的食指和拇指开始快速而轻盈地旋转揉动,她「嗯」了一声,吻得更用力了,双腿也开始互相摩擦。我的舌头移开她恋恋不舍的唇,在她耳边轻声道:「你的乳头越来越敏感了。」「嗯……还不是你……」「舒服麽?」「舒服……我的乳头好看麽?」「好看,还是粉红的。」「会不会太小?」「我喜欢你的小乳头、大奶子。」「我爱你!老公。」「我也爱你!」「要不要我亲亲你?」我一阵惊喜,静虽然已经习惯了帮我用嘴,但主动要求还是第一次。

「嗯。」「坏人!」她说,起身拢了拢头发,风情万种地瞟了我一眼,便钻到了我的胯下。

感觉睾丸下方一阵湿滑,她的舌轻盈地扫过,第二下比第一下更低,我把腿略略抬起;第三下她终於舔到了我的肛门,我舒服地哼了一声,静的舌头便钻在那里不放了。我抬起头看了看她专注的样子,一股自豪和征服感油然而生。

想起第一次遇见静,自己还是一个惊艳於她的美貌和甜甜的笑容的陌生人,到现在她心甘情愿为我做最难以启齿的羞事,老天待我不薄啊!心里正乐开花,静已经转攻我的睾丸,舌尖快速地扫动,挑起一阵快感。

「老婆,你舔得越来越好了!」静淡淡的眉毛弯了弯,没作声,眼里全是笑意。

没等她含住我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