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准夫妻性事作者不详全

京ICP0000001号2019-02-19 05:30:0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本帖最后由 迪妮莎 于 17:25

第 一 章

大家都知道重庆出美女,我的未婚妻就是个证明。不谦虚地说,静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漂亮的之一:大眼睛,笔直的鼻梁,翘翘的下巴,脸型非常上照,要想做个平面模特绝对没问题。她全身肌肤白嫩细腻,乳房浑圆高耸,每次边在她身后耸动、边握着她两团软肉肆意揉搓那感觉,只有试过的男人才能体会。

静的性爱曾经是生涩的,不会用嘴,不淫声浪语,甚至没有性幻想。经过两年的调教(第二次和她上床,我就跨坐在她身上把鸡巴塞进她嘴里了),口交基本过关,兴奋时也说些肉麻话儿,但始终对性幻想有障碍,特别是我喜欢的角色扮演和3P类幻想完全拒绝配合。做爱的时候她喜欢看着我,说她需要知道是我在上她。这让我既感动又有点无奈。

今年夏天,她一个亲戚的孩子毕业来上海找工作,问能不能在我们家暂住一阵?静跟我商量了一下,虽然觉得有点麻烦,但总还得帮这个忙。我们住一套两房一厅,正好有一间可以腾出地方摆个钢丝床。

那男孩子周末到的,我和静就把他从火车站接回来了。他叫锋,22岁的一个帅小伙,言行举止还稚嫩。我说:「你们家基因不错,男女都俊。」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静说:「呦!长这麽大了,小时候穿开裆裤的样子还在眼前呢!」小锋这下更不好意思了,说:「姐,你别作弄我了。」三个人打了个车说说笑笑回了家。

吃了饭把他安顿完了,静就洗了个澡,我和小锋坐客厅边看电视边聊天,就听浴室的门开了,静穿了件白色的睡衣,头发湿湿的,带着一股好闻的香波味走了出来。静总是喜欢洗很热的水,所以脸红红的;估计没有戴胸罩,走路的时候胸前有点晃,那一刻静好美、好性感。

想到身边还有个男人,我不由朝小锋瞥了一眼,只见他也瞧着他姐,然后他也意识到了我的视线,飞快地就把头转了回去。我心里窃笑,回忆自己22岁时旺盛的性慾,想他应该也动了念,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他按住静奸淫的画面,不由得硬了。

静当然完全不知道我的淫念,嚷着好热,说:「老公你帮我拿个扇子。」我穿了个短裤,下面还是硬的,那里能站起来?含糊地应了一声说:「我也不知道在那里。」静就自己在客厅里找开了。

我说:「电视机柜里有没?」她就蹲下身去开柜子,圆圆的屁股把睡裙绷紧了,看得出里面红色内裤隐约的影子和轮廓。

扇子没找到,倒找到一个以为丢了的充电器,那线缠住了,於是静又面朝我们低着头整理那个线。她穿的睡衣领口有点宽大,从我和小锋的角度能看到半个雪白的乳房。我嘴里一阵发乾,想到一个性慾正处在巅峰期的年轻男子正盯着我未婚妻的肉体,鸡巴不由收缩了一下,感觉尿道口有一股分泌冒了出来。

这阵我和小锋都没顾得上说话,静可能觉得忽然没有声音了,就抬头朝我们看了一眼,忽然意识到了我们在瞅什麽,唰的一下脸就红了,忙站起来说:「我去里面弄。」匆匆地就进去了。

这时客厅里就剩下我和小锋,气氛有点尴尬,我说:「我也去洗个澡。」就跟进了卧室,也没敲门,一进门就看见静赤身裸体正在换衣服,听到门响,她很紧张地回头看了一眼,还用手遮住了胸,我忍不住一步上前就抱住她狂吻乱摸起来。

静很紧张地压着声音说:「你干吗?别让小锋听见了。」我说:「刚才你奶子都让他看了,现在隔了个门,那里听得到什麽?」静一听急了,说:「那有?

你别瞎说!」我一口含住了她的乳头,边吸吮边含含糊糊地说:「我都瞧见他死盯着你领口了。」静哆嗦了一下,伸手扯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脑袋往她乳房上按,她每次动情了都这样。我伸手一摸她下面,已经一片湿滑,中指在阴蒂上一拨,静又一哆嗦,腿就软了。

我伸手扯自己的裤子,静忙说:「你干嘛?」我说:「你说干嘛?」她好像忽然清醒了。说:「不行,小锋还在客厅里,会听见的。」我慾火焚身说:「管不了了,听见就听见!」但静很坚决地说不行,我拉着她的手放到我鸡巴那儿,说:「你看看,你把我弄成这样就不管了吗?」静就有点心软了,说:「那我帮你用嘴巴弄一会,不过要快点。」我想那也好,就三两下把裤子脱了坐在床边,静跪在床前一口就含住了我的睾丸,因为有了刚才的刺激,我觉得特别爽,不由轻哼了一声,伸出右手握住了静的乳房,并挑逗起她的乳头,静也很兴奋,明显舔得比平时卖力。

我轻声说:「你弟弟就在门外五米,肯定想不到他姐正脱光了跪在男人面前帮男人舔鸡巴。」静从喉咙里闷声哼了一下,一只小拳头捶了我一下,但嘴上丝毫没有放松地吮吸舔弄。

然后静做了一件我意想不到的事:她伸手到自己两腿之间开始手淫。静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手淫过,她说小时候基本上不手淫,但她现在明显被慾望淹没了,刺激得我用力扯着她的头发按向我的下体,享受她的服务和淫荡的表演。

就在我感觉快要射精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静和我吓得身子都僵硬了一秒钟。然后就听隔着门小锋怯生生地问说:「姐夫你要不洗澡?我先去洗。」我朝静作出一个苦笑,然后大声说:「好,好,你先去。」然后就听见他进了浴室。

被他这麽一折腾,我的老二都给吓软了。我朝静说:「继续。」但静也被吓醒了,说:「收拾一下,晚上再说吧!你看刚才多危险。」无奈之下我只好穿上了裤子,心想:晚上可绝对要把你办了。

第 二 章

压下满腔慾望,好不容易熬过了下午和傍晚,终於躺在了床上。静把小锋安顿好也进了房,一进来她就瞧见了我放光的两眼和色迷迷的笑容,「噗哧!」她也笑了,走过来坐在床上抱住了我,把头靠在我的胸口呢声道:「想我了吗?」静的身上淡淡地散发出熟悉的体香,脸颊微红,动人极了!我一使劲把她从身上翻到了侧面,她一声轻笑刚出了半声,柔软的双唇已经被我占据。我的右手抚上静胸前的丰盈处,感觉到她双臂环住了我。

深情的湿吻间,我的手已探入她的衣衫,从柔软的小腹游移到两座山峰间,感受蕾丝下面的滑腻。我把静略略扳向我,伸手到她背后,轻车熟路地解开了那个曾困扰我的搭扣,接着便把静骄人的丰满握了一手。静轻轻地咬了我一口,我知道她需要什麽。

夹住了静娇小如豆的乳头,我的食指和拇指开始快速而轻盈地旋转揉动,她「嗯」了一声,吻得更用力了,双腿也开始互相摩擦。我的舌头移开她恋恋不舍的唇,在她耳边轻声道:「你的乳头越来越敏感了。」「嗯……还不是你……」「舒服麽?」「舒服……我的乳头好看麽?」「好看,还是粉红的。」「会不会太小?」「我喜欢你的小乳头、大奶子。」「我爱你!老公。」「我也爱你!」「要不要我亲亲你?」我一阵惊喜,静虽然已经习惯了帮我用嘴,但主动要求还是第一次。

「嗯。」「坏人!」她说,起身拢了拢头发,风情万种地瞟了我一眼,便钻到了我的胯下。

感觉睾丸下方一阵湿滑,她的舌轻盈地扫过,第二下比第一下更低,我把腿略略抬起;第三下她终於舔到了我的肛门,我舒服地哼了一声,静的舌头便钻在那里不放了。我抬起头看了看她专注的样子,一股自豪和征服感油然而生。

想起第一次遇见静,自己还是一个惊艳於她的美貌和甜甜的笑容的陌生人,到现在她心甘情愿为我做最难以启齿的羞事,老天待我不薄啊!心里正乐开花,静已经转攻我的睾丸,舌尖快速地扫动,挑起一阵快感。

「老婆,你舔得越来越好了!」静淡淡的眉毛弯了弯,没作声,眼里全是笑意。

没等她含住我的肉棒,我已经把她拽了上来,一下压在身下:「我要你!」「来吧!」我一手握住怒挺的肉棒在她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的私处搅动,用龟头刺激她的阴蒂和阴道口。静的阴蒂也很敏感,平时喜欢我给她摸,但今天我等不及继续挑逗她了。

「我进来了。」「嗯……轻点儿。」其实我每次都让她有充足的润滑,动作也不重,但静实在太紧了。我的龟头刚突破阴道口,她的眉头便皱了一皱。

「痛吗?」我停下动作,温柔地问。

「有点儿……」「宝贝儿你好紧!」「真的吗?」「嗯!」「进来吧,好点儿了。」这次我慢慢地、但是坚决地把我的整个长度插入了她。感觉撑开了原本闭合的腔壁,龟头尖端更像是顶到了尽头,麻了一麻。

静张大了嘴,但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的四肢紧紧地缠住了我,忘我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开始缓慢地抽插,慢到足以让我腾出右手抚摸她柔嫩的乳房。我们双舌绞缠,两个身体由我的下体联系到了一起。我把臀部抬起,只剩龟头在她体内,彷佛要离她而去,静半睁开眼不放心地看着我,我捉弄地把龟头轻轻左右耸动,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滑出去。静的不安全感越来越强,终於她忍不住抱住了我的臀部把我按向她,换来了狠狠的一下。

她一时忘我地尖叫了一声,然后她忽然满脸惊惶地问道:「刚才我叫得很响吗?」「还好。」「还好是什麽意思?」「还好就是这栋楼里只有一半人听见了。」「讨厌!」「没关系,让他们听好了,憋死他们!」「可是还有小锋……」「隔了两扇房门,听不见的。」「噢……」我一阵快速的抽插,基本瓦解了静的思考能力。

「好舒服啊!老公……」「你男人的鸡巴大麽?」「大……」「喜欢让大鸡巴操麽?」「喜欢……我喜欢让你操……」我继续对她进行语言上的凌辱:「老子从来没操过重庆的女人,重庆妞真不错,奶子又大,又贱。」「我不贱!」「不贱你还舔我屁眼?」

「嗯……嗯……」「你就是个贱货,就喜欢让上海男人操。」「不是,我从前都看不起上海男人的。」她边呻吟边抗议道。

「那你怎麽让我睡了?」「人家喜欢你嘛!」她嗲嗲地哼着。

「要不要我告诉你的那些同事、同学,我把你办了?」她嘤咛了一声。

「要不要我告诉他们我怎麽操你的?告诉他们你的奶子多大,屄多紧……」「不要……」「那你得听我的。」「嗯!」我忽然从她身上起身把灯关了,然后「唰」的一声拉开了窗帘,对面楼房的灯光远远地透过玻璃窗撒了进来,在黑暗中隐约地照在静的身上。我摸索着上了床,触手处一个温软的肉体抱住了我,我的分身迅速找回了温暖的家。

「讨厌!」「你看对面的人家。」「会不会被看见啊?」「不会,就算看见也看不清脸。」「看见身体也很郁闷啊!」「你奶子这麽大,正好秀一秀。」「你好变态哦!你舍得我给别人看麽?」「不舍得,幻想一下嘛!」「为什麽你觉得我给别人看很刺激呢?」「因为你是我的,你的身体本来应该只有我可以看,但我也可以恩赐给别的男人看……我也说不清,反正就是很爽。」我改成从侧面,把她的脸朝向窗外。

「闭上眼睛。」静乖乖地照办了。

我两手拿住了她两个丰满得几乎握不住的乳房揉搓着。

「你的奶子好像越来越大了。」「最近,嗯,我有吃木瓜。」「怪不得!」「喜欢吗?」「嗯,喜欢。平时是不是有很多男人盯着你那里看?」她又嘤咛了一声。

「幻想一下,现在窗外有一个陌生人看着我们做爱。」「不要,我不要给别人看!」「他看不见我们的脸,就只能看见轮廓,看见我们在做爱。」「……」「我握着你的奶子,这样他看不见你的胸……有没有感觉到他的目光在你身上游移?」静低低地出了一口气,把腿夹紧了,彷佛怕被看见私处。

我吻着她光洁的背和颈项,在她耳边道:「现在我要把右手移开。」「不要……」但我没听她的,右手改摸她的臀,静下意识地用手臂遮住了乳房,我略略用了点力把她的手移开:「让他看你的胸。」这次她沉默着顺从了。

「感觉到他盯着你的乳房了吗?」「……」我轻揉她的乳头以给她更多的刺激,手背触及她的乳房,感觉到皮肤上有一片鸡皮疙瘩。我轻笑,柔声道:「感觉到了是吧?」静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喘息。

「他肯定从来没见过那麽漂亮的乳房,」我继续说:「他老婆的奶子肯定没你丰满……乳头也不像你的,还是粉红色的……让他看着我摸你的奶子,让他想像握在手里有多舒服……他也好想摸……让他摸一下好不好?」「不要……」静软弱地坚持着。

我加快了抽动的频率:「就让他摸一下。」「……」我以奇异的角度冲击着她阴道里的某一处,她弓起身子,淫荡地用臀部研磨着我,呻吟着。

「想不想一边让我操,一边让他摸?」「嗯……嗯……」静忽然转过半身,右手拉住了我的腰,压着声喊道:「操我!」我用行动代替了回答,她喘着、享受着,忽然道:「你想……让我给别的男人看麽?」「想……想!」幸福来得如此突然,我的声音都有点抖。

「想让我被他摸麽?」「想!」「那我就让他看。」「嗯……」那股熟悉的快感忽然袭来,我知道我忍不了多久了。

「摸我的蛋!」我命令道。

静的手伸下去,从腿间摸住了我随动作跳跃的睾丸。因为要弯腰,她的臀更贴近我的撞击了。

「我还要让他摸……我的胸。」「说『奶子』!」「嗯,摸我的……奶子。」静颤声着说,扭动着,享受着我的冲击,和从她自己的嘴里吐出来的字句。不知不觉间,嗓门也大了。

「他摸起来什麽感觉?」我吸了口气,尽量抵挡着从阴茎和睾丸处传来的阵阵要命的快感。

「他的手很大,很厚,很温暖……」「说下去。」「……但是皮肤很粗糙,刮到我的……嗯,奶子了。」「痛吗?」「不痛,我被他摸得很舒服。」「他长什麽样?」「嗯,帅帅的,色迷迷的。」「想让他舔你的乳头吗?」「想,我已经送上门给他舔了。」「贱货!」「就贱给你看!」静骚骚地道。

「被他玩得这麽浪,你个骚婊子!」「就让你在边上看着我浪!哦……哦……操我!老公。」「让他含住你的乳头,我要射你了!」静的左手握住自己的乳房,她的身上出了细细的一层汗,「咬我的奶子!」她对幻想里那个男人喊道,右手用力地捏着我的睾丸。

「老婆,我要射了,都射在你子宫里,给你下种!」「我要你的种!给我几下快的!」我已经浑身是汗,脸因为苦忍着即将来临的高潮而变了形。但我知道她也要来了,『再坚持三十秒!』我在心里对自己喊道。我吐尽体内的空气,以最小的幅度呼吸着,一面用我身体能做到的最快速度和最大的幅度操着我的女人……房间里充满了肉体撞击的「啪啪」声、我的喘息、静的喊叫,和大床的「嘎吱」声。氧气越来越少,根本不堪这样大运动的消耗,缺氧的大脑有点迷茫,但那累积的快感反而完全占据了意识。

高潮终於降临了,一股热流伴随我全身的一阵抽搐以我能感觉到的强度射进了静的阴道。一刹那后静忽然安静了,但她的小嘴张大了,身体抖动着,我混沌的大脑一阵欣慰,睾丸里余下的精子欢呼着像潮水般冲入她的肉体,一浪接着一浪,每当我抽搐一下,静便颤抖一下,我俩淹没在彷佛无止境的高潮里,半晌才安静下来。

静转身抱住了我,把头枕在我的肩,没有说话。一会儿感觉肩窝处湿了,我伸手轻抚她打了结的秀发,温柔地把一缕缕乱发拨在她的耳后,不知该说什麽。

正当我想开口,她忽然道:「我爱你!」「我知道。」「你爱我吗?」「爱。」「多爱?」「很爱!」「很爱是多爱?」「嗯……就是爱到要娶你做老婆,要你给我生孩子。」「哎呀!刚才射的时候你都没戴套!」「今天安全期。」「他们说安全期也不安全。」「……」「别睡嘛!」「我累了……」「陪我说说话嘛!每次都这样。」「……」「猪!猪!」「……」「……」迷糊中我彷佛听见了自己的鼾声。

[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 22:41重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