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年轻的貌美人妻阿珍

京ICP0000001号2019-02-19 05:32: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1】

彦文今年21岁,由于生活的关系没有续读,因此在街道口找了一份工作,工作的关系让他经常出差,因此也乐在其中。这座城市很繁华,因此彦文寻找了很久的住宿才得以所愿,租金虽不贵,但可想而知环境如何。

房子不大,也就是三个隔间,其中最大的居住着一对母女跟她男朋友,女的50多岁叫芳姐,男的叫阿朱也就约45岁吧,秃头不止还长得一连猥亵样子,旁边一间住了一家三口,男户主徐生一老头,大约75岁了典型的口水多过茶那种人,女的叫阿珍大约25岁,拖着一个6岁大的儿子,典型的老夫少妻。

徐生是做保安工作,夜更,因此晚上都不在家,就阿珍在家看孩子,阿珍个子高,因此跟徐生一起逛街的时候都会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一老头就是她老公。由于结婚的早,儿子也生的早,阿珍的皮肤白里透着红,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经常穿着小靴,屁股结实饱满,因此惹来众人眼光不少,几乎看到这对夫妻的人,都是一声叹息,然后就是一声羡慕。

徐生也因此有些微言,但没直说,加上工作的原因也顾不上了,但阿珍还是有自制能力的,她本身老家是四川人,因此个性也较为文静的那种,简单的说就是不惹是非,有时候也会去麦当劳什么的打打钟点工,因此一家三口也乐趣融融。

彦文入住在最远的那个小房间内,一张床一部电脑就满了,他不是那种挑是非的人,因此上班下班都将自己关在小房间内,人也不错,经常在屋内帮忙,最主要是年轻,因此无论是芳姐还是徐生一家对他也不会有防范之心。

当然,彦文本身也没有害人之意,天气热了,从房间走去洗澡的时候,会经过阿珍的房门口,阿珍有意无意都会瞄上一眼,毕竟在这个单位内,也就属彦文的岁数比较合得来了,可惜,他们从来没有交谈过。

有次阿珍家里煮了鸡汤多了,就主动叫徐生舀一碗给彦文,彦文客气连连道谢,这是他们第一次的接触,但实际上彦文对于这种少妇的心理实际是抗拒的,这道德底线还是有的。

芳姐看在眼里但不出声,这跟她毫无关系,她只要收好租金就行,加上阿朱这个男朋友对她也不算差,她心中也算满足了,不理会外事。但是她不会擦觉每逢阿朱去厨房经过阿珍的门口都会偷偷瞄上一眼,或许从门缝中看到阿珍弯下腰扫地版时候白白的半个乳房也会自我爽上半天。

阿珍当然也知道这个秃头男人猥亵的眼光,但实在没有办法,房子小也只能忍住,看到阿朱一个人在厨房,她不会轻易过去,但因为晾衣服必须经过厨房,她只能忍让一下,这时候阿朱又会瞄着三角小眼睛盯着阿珍圆滑的屁股。老男人,中年男人,男人,老女人,年轻女人在这个单位内组合一道默契的风景线,大家各自心中有事各自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这就是租屋房的乐趣。

阿珍有个同乡叫阿琳,一早来到这个城市,年纪不大,但没有孩子,人家老公都不在意,算是遇上了个好人家了。阿琳眼睛大大的,学生式的发型,个子不高,乳房高耸,让人看到就有想要抓住的冲动,但无辜的眼神瞄到你跟前又会有种心软的感觉,属于那种越看越可爱的那种,若是性幻想来说,这属于上乘货品。

阿琳性格随和,因此跟阿珍打成一片,两人在一起说说故事,调节闺蜜的趣事,偶尔说下房事都会逗得咯咯大笑,特别是在下午的闲忙时间,阴暗的房子本身透不出什么光线,但年轻女性的声音格外引人,彦文今天没有上班,就在房间内,听到了音声也只呵呵了。

彦文在家打着电脑,这时候外面传来哎呀的一声,他好奇的打开房门,发现阿珍滑倒在厕所门口,于是本性善良的他过去弯腰扶住了阿珍,阿珍撞得也不轻,白皙的小腿红肿了一片,于是一拐一拐的让彦文扶回房间,这时候彦文才有机会打量了下房间。

一张大床,估计一家大小睡在上面,一张小桌子上面乱七八糟对方了电饭锅等物品,这明显就是空间小的格局所致,一部电冰箱,一台电视,由于夏天的关系再放上一部电风扇,风一吹,轻轻带动阿珍薄薄的衣服,不经意的将饱满的胸脯显露出来,加上阿珍弯腰扶着小腿,乳沟若隐若现中一个小小的粉红乳头让彦文目瞪口呆。

真没有想到结婚生子六七年的这个小妇人有如此身材,就在阴暗的房间角落内,这一幕实在增添春色,阿珍没有察觉,她紧皱着眉头看得出来摔得不轻,彦文看到转身回到房间拿出一瓶药酒递了给她,阿珍道谢自行抹上,啊的一声,碘酒的刺激让她不禁喊疼出来,彦文立刻蹲下来帮忙吹气,这一呵倒真的让阿珍舒服不少。

怎么了?这时候阿琳从厕所出来了,看到这一幕也觉得惊讶,鸡手鸭脚的帮忙,蹲下来之际,白色紧身的小可爱背心将胸前的两个白皙肉挤了上来,看着两个少妇蹲在地上四只白皙的乳房,彦文看呆了,不知不觉小裤衩顶了上来,好在这两个少妇也无暇这么多,看了几分钟光景,彦文退出房间,直接奔回房间,啊啊啊的撸了几下,一对精液射在了内裤里。

这时候阿珍也抹好了药酒,送走了阿琳,走到彦文的门口正想将药酒还给他,彦文射精后带着舒畅淋漓摊在小床上,这种脸神跟裤子一片湿湿让已经人事的阿珍懂了,彦文这时候也听到脚步声,赶紧起来发现阿珍轻轻咬着双唇的样子令人陶醉,给,谢谢,阿珍递给了彦文,然后继续呆呆站着。

接过药酒的彦文这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才想起裤子一片还未干,转身奔入房间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外面传来阿珍欲言又止呃的一声,估计没有想到彦文害羞成这个样子,阿珍也不改造次回到自己的房间,这时候阿珍的老公买菜回来了,关上铁门,外面一道阳光斜照入房间照在阿珍的酥胸上格外引人,这七十多的老头也忍不住了,放下手中的蔬菜,急走几步到床边直接按上了阿珍。

【2】

这时候还没有恍惚过来的阿珍还在想着彦文裤子的那小块精液,而心中也涌起了一阵性欲,加上乳房被老头一抓那种感觉酥软了下来,老头进一步脱掉了上衣,夏天的汗臭味混满了整个房间,加上阿珍因为节约没有开冷气,当老头脱掉裤子后的那个尿骚味实在让阿珍轻呕了一下,没有电视内那种轻柔的前奏也没有日本电影的那种刺激,老头解开裤子后拉开阿珍白皙的大腿,直接将尿酸味的龟头插入阿珍紧紧贴上还未有感觉的阴蒂上。

阿珍啊的一声,顿时刺激到了老头,直接找到小穴口也不管还未有爱液情况下狠狠插了进去,阿珍啊得更大声了,连隔壁房的彦文这时候也听到了,阿珍喊了声痛,这让老头惊喜更加显出霸道的男人眼神,但这老头不知道,阿珍是因为老头的手直接抓在了阿珍膝盖的伤处而喊叫,第二声的喊叫则是老头龟头插入干枯的小穴摩擦的痛。

阿珍习惯了,她知道老头插入不会很久,这让她刚刚涌起的爱欲减轻了不少,阴暗的小房间,一道阳光斜射入内,角落的风扇咔咔作响,一个老头趴在一个少妇身上,满头大汗用黑乎乎的鸡巴无力的抽查着,两人的眼神没有接触,女的就好像交功课一样的应付中,彦文拿着换好的内裤走去厕所洗,这霎那从没有掩盖好的房门口看到了里面这一幕,阿珍的腿血流出来了……正如阿珍所想,很快的,几分钟后老头拔出鸡巴摊在床上,龟头被包皮缩小成一小块,阿珍红肿的小穴流出一丝丝白色的液体,上身白色的胸脯露出一道手抓过的痕迹,因为几乎没有前奏,白色背心内乳罩还穿着,阿珍瞄了一眼老头也没说什么,拉上内裤一拐着出了房门,这一下彦文想躲也来不及,只好转身入厕所打开水龙头哗哗的洗起内裤。

阿珍看到半掩的房门跟蹲在厕所洗内裤的彦文,似乎感觉到什么但又无法追问,精液顺着阿珍大腿淌下,阿珍羞于一时只能回房间拿出卫生纸擦了起来,老头又恢复了暗淡无光的眼神,看着面前已经无法完全驾驭的少妇,拿出蔬菜做饭去了,经过厕所的时候看到彦文,热情的打声招呼,今天没有上班啊,彦文说是的,明天要出差。

阿珍接了孩子,晚上回到家,一家三口6点多就吃饭了,然后老头上晚班去了,芳姐一家回去省亲,还没回来,当然彦文照例则出门买了个饭盒回来,经过厨房看到还是一身白色背心的阿珍回了下头,彦文第一次正面看阿珍,这是一个五官端正若加点色彩也会有一堆狂蜂浪蝶的面孔,虽然生完小孩但没有眼角纹的她看起来是那么的斯文,若有戴上眼镜的话,那种纯情的感觉油然而生。

两人目光相交,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眼神,似乎大家都知道些什么也知道要做些什么但却无法进行口头交流的那种感觉。吃饭后,彦文拿着垃圾袋出门,再次看到阿珍正在桌子上教着小孩读书,桌子不高,小孩很乖叫了声哥哥,彦文一热走过去低头问需要帮忙吗?小孩也兴高采烈询问了几道题,彦文不经意的再次看到他妈妈的酥胸,但这次跟下午不同,这次很轻易的看到了那个可爱的小红乳头,原来阿珍没有穿内衣。

阿珍左手摸着小孩的头,右手帮忙扶住小孩的铅笔,这个姿势让酥胸更加的放开衣的领口,两个白色的胸脯对挤着,若不是口中念着小孩的作业还以为是故意这种姿势让彦文大饱眼福,彦文当然不是傻子,歪着头跟着一起念,但双眼紧紧盯着酥胸,乳头摩擦在衣服,实在让人遐想菲菲。哥哥,你读错了,小孩更正一下唤醒了彦文,这时候阿珍有意无意的瞄了一眼彦文,轻轻笑着说,哥哥看错地方了。

单位内的三个房间,就这貌似一家三口,彦文胆子大了不少,再次盯一眼不说话的笑着,就这样的光景,大家都在教小孩读书,但大家的眼神都不在课本上,彦文翘着硬硬的鸡巴看着阿珍说晚了,去睡觉了,换来背后阿珍幽幽的吐气声。入夜后,彦文今天第二次自己撸了起来,这时候听到敲门声,他打开房间,看到阿珍站在门口,厅内没有灯光,只有佛台上红蜡烛的电灯,不亮但惹人情欲。

彦文说怎么了?阿珍说不知道芳姐什么时候回来,她要交租金……这个话题,在这样的场合,一个穿着短裤背心的年轻女子面对一个只穿运动短裤的男性来说,很不合逻辑,大家明白需要些什么,不废话,刚撸得欢的彦文一下子搂住了阿珍,柔弱无骨的阿珍一下子躺在了彦文怀里,彦文拉着阿珍进入房间坐在床上,没有开灯,阿珍借着电脑屏幕荧光看着这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房间,心中噗通噗通的跳着,这刺激的场景顿时让阿珍内裤湿润起来。

彦文明显看起来对性事并无太大经验,双唇按上了阿珍的酥胸,像个小孩吸允起来,阿珍腾出一只手摸着彦文的头发,闭上双眼轻轻呼出带有香气的幽兰舌尖,阿珍的乳头很小,那是因为她二十岁那年在边城遇上老头第一次被破处后就怀上孩子,因此小孩一直没有吃人奶而是以奶粉取代的关系,也因此让阿珍的乳头特别敏感,现在一下子在彦文的热情舔动下更加坚挺了起来,阿珍的内裤顿时全湿了……彦文毕竟年轻,边含住乳头边撤下裤子,露出并不长但粗的鸡巴,右手腾出来撤下了阿珍的短裤,阿珍这时候意识有点模糊,但不至于懵,轻轻抓住彦文要挺入桃源洞口的鸡巴,揉了揉呢喃的说,套呢?彦文一下子傻了,他急忙说,不用的,我不用的。阿珍说不行的,一定要套呢。彦文急了,脱口而出,你下午你老公也不是不用嘛?

阿珍不再说什么,心里面突然一阵娇羞,她第一次跟老公做爱给别人看到了,她内心的羞耻不仅仅是简单的性爱,而是跟老头亲密的做爱过程给人看到了,平时逛街的时候,她刻意跟老公一前一后就是因为害怕别人的目光,这下子全让彦文看到了,那种羞涩的心理万分焦急。

而同时在心里乱蓬蓬的想法彦文则没有那么复杂,他一心一意的想将鸡巴插入阿珍的体内,就在这几秒阿珍的思绪中,彦文的鸡巴顶住了桃园洞口,很滑,阿珍的爱液多,一下子半个龟头进入阿珍体内。龟头磨蹭在洞口唤醒了焦虑中的阿珍,她猛地一下推开了彦文,口中坚持着说没有套,不行不行,阿珍猛的翻身起来,拉上褪下的裤子拉开门回去自己的房间,留下呆呆坐在床上回味着鸡巴进入一半感觉的彦文。

【3】

阿珍回到房间,坐在床上看着熟睡的小孩不禁问着自己,我是怎么了,我怎么这样了,我现在成荡妇了……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不问也知道是彦文,阿珍六神无主的轻轻回应,别敲了,我,我不开门的。彦文有点急,敲的声音越来大了,阿珍怕吵醒小孩,无可奈何打开房门,彦文溜了进来,一个嘴唇贴了上去,阿珍躲开了,彦文说来吧,都这样难受了。

阿珍听了心一软,接受了彦文摸上自己胸部的手,彦文再次如一只猛虎扑上了小白兔,阿珍突然想起小孩在旁边,于是在彦文耳边吐着气说,在……这里干吧?彦文一看,这那成?万一幅度大点小孩醒了睁开眼咋办?阿珍轻笑了,没事,我儿子我知道他睡熟了的,彦文听这话也成,人家妈都给了,我还怕啥,于是褪下裤子再次掏出阴茎。

阿珍给彦文摸着,再次发出哼哼的声音,她第一次给年轻的男人这样摸着,要不是今天下午阿琳跟她聊天说着年轻男人的魅力,她无论如何也没有这个胆子今晚变成了荡妇一样的行为,想着想着阿珍腾出一只手摸出柜子内老公的保险套,撕开来给彦文,彦文一看来今晚无法内射了,于是接了过来,这时候,大门的铁闸响了起来……铁闸是拉开式的,因此只要有钥匙才能拉得动,这个时间都晚上12点了,芳姐一家都在外地,彦文在阿珍房间内,难道是她老公?彦文顿时紧张起来,吐出口中的乳头一下子跳了起来,可见他如此紧张,但很奇怪的是阿珍一点也不紧张,反而安慰彦文,拉下给彦文扯高的乳罩,走过去打开房门,只见一道黑影闪了进来。

定睛一看,原来是芳姐的男朋友秃头猥亵阿朱,阿朱一看到阿珍顿时眯起了三角眼,还没有睡呀?阿珍顿时一阵恶心,礼貌性笑着关上了房门,阿朱自讨没趣后走过大厅发现彦文的房门没关,于是蹑手蹑手望了望,这时候彦文由于过渡紧张,从阿珍的房间走出来给阿朱看到,大家对视愣了一愣后,各自关上了房门。

从那天开始,大家关系都变得暧昧了起来,阿珍看到阿朱同样范恶心,彦文看到阿珍都翘起了鸡巴,阿珍看到彦文都开始不知觉靠了过去,芳姐看到彦文跟阿珍都有一种奇怪的眼神,只有老头还是我行我素的上下班过日子。

阿珍晚上都会洗衣服,洗完后在走廊的暗角用老式的洗衣机甩干,这天晚上老头上班早,阿珍洗完衣服都晚上11点多了,双手扶住洗衣机任由它晃动,脑子内不由得出现彦文那天一手抓住乳房然后食指跟中指夹着乳头的情景来,一阵春心荡漾,咿呀的一声,一个人影从阿珍身后闪过,然后就贴在了阿珍的背后,双手突然环抱住阿珍,双爪按在阿珍的双乳上。

阿珍晚上不会没穿内衣,一下子按上后,两堆乳沟挤在一起,然后就是两个乳头碰在一起,男人两只食指顶在乳头上,一阵酥痒,阿珍屁股不由自主往外翘了一下,顶在了男人的鸡巴上,然后自然的弯了下腰,这时候双乳由于重量的关系往下坠,男人双手刺激感让他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满足的低吼声。两人没有说话,就这样抱着,就这样男人用食指征服了女人,五分钟不算长,但这一刻,大家心跳加速下,很长很长……男人用鸡巴隔着裤子顶着阿珍,一阵磨蹭后男人射了,又是一阵低吼后男人再次抓住阿珍的双乳,舌头顶住阿珍的耳鬓,阿珍再次软了下来,双手无力但仅仅抓住洗衣机,这个走廊虽然不短,但挂满了衣服,没有灯光下两人同时感到刺激万分,阿珍不想回过头,因为知道彦文会害羞,当然她也十分传统下犯了如此事情罪恶感十足,阿珍让男人狠狠抓了最后一把后害羞得低下了头,但喘气声出卖了她害羞的神情,她轻轻嘀咕一声讨厌死了,然后在男人走后,她回到房间换了湿透了的内裤。

这时候彦文从房间出来,看着阿珍白里透红的脸庞耳边湿湿的,黄色的内衣还透出的两点痕迹,那是刚刚软下去的乳头才有的如此效果,一手拿着内裤,一手提着一个小桶,带着小喘气儿看来是准备去洗内裤的样子,但此刻的美丽足以让每一个男人神魂颠倒,彦文也不例外。看什么看,讨厌……阿珍心理这样想着但嘴巴却抿着一扭头转进了厕所。留下呆呆的彦文再次回去房间准备大撸一场。这时候阿朱从芳姐的房间蹑手蹑脚经过大厅到门外,手中拿着一条内裤扔在外面的垃圾桶内,因为他的衣服都是芳姐洗的,有异味的内裤芳姐会很敏感。

第二天的上午,彦文起来后发现门口的位置有碗汤水,下面压着一条纸条,意思是趁热喝,补的。看样子是给他喝的,一摸还是热的,他也就喝了。然后冲洗洗碗放回去原来的地方。这一去就是十几天的出差,临走前经过阿珍的房门口,还不忘的望上两眼。

自从昨晚事件之后,阿珍的内心发生了变化,第一时间的感觉是自己年轻了,堕入恋爱的大了,虽然这种偷情的行为一直让她内心不安,但自从昨晚彦文的行为之后,让她感受了不一样的爱情,毕竟,当时才19岁的她没有尝过恋爱的滋味就在喝酒的一天晚上遇上了65岁的老公,稀里糊涂就有了孩子。

和年轻人一样,早为人母的她上也装了不少软件,其中最喜欢的还是摇一摇功能,当然她知道这个界限,所以从来没有加入或者被加入,因为她的名就是简单的小陈两个字,这一天,她的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邀请,本来习惯拒绝的她看到了对方的名字:彦文,一下子让她从被窝内爬了上来,心里噗通的跳了起来。

由于老公孩子在旁边,她借故去了厕所,按下了接受,然后默默的等待中,对方一阵冷静,然后发了一个图片给她,这是两个心然后一支箭穿了过去,再笨的人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她还是不确定这是他,于是发送了一串文字:你不是在出差么?对方回复:是的,想你中。这下子,阿珍不自在了。

于是这天夜晚,无论是看孩子还是洗衣服,她的手都没有停止过打字,从天气聊到了爱情,最终彦文打出几个字:我喜欢你的奶奶,摸摸。看了面红耳赤的阿珍,啐了下,还是回答:喜欢就多摸摸吧。彦文看来很喜欢这种话题,于是再次打出:小乳头今晚好吗?想哥哥的手势吗?阿珍没有擦觉彦文的黄色对话如此兴趣,于是回答:乳头软软的,摸摸应该会硬起来的。彦文继续打字:帮我摸摸,快,我这里手摸着老二呢。阿珍一下子明白了,他在文交中,但想想出差很可怜,还是满足他的好,于是手轻轻碰了下乳头,回应:摸了。

彦文不死心,说我好辛苦,能不能拍个照给我?这下子阿珍就不干了,那有这样的,加上打字太累,她回复的说:回来再说吧,现在不能看哦,乖。于是挂上了,回到了房间,也就关上房门那刻,铁闸哗哗的打开了,阿朱闪了进来,手中拿着发烫的,嘴角带着口水对着阿珍的房门轻轻的冷笑着,突然见,房门又打开了,原来阿珍忘了晾衣服,突然发现阿朱在门口站着,吓了一大跳,阿朱本身是做食品运输的工作,夏天热,一身的汗水酸酸的,阿珍一下子捂住了鼻子,走了开来,阿朱看到了,哼哼的冷笑了下,这有什么好难闻的。

晾好衣服的阿珍回到了房间,觉得刚才的拒绝貌似过份了,于是发了个信息给彦文:你还在么?这一次的信息发了出去,最后阿珍带着倦意睡着了,一个晚上都没有回复,因为阿珍死也不会猜得到,她发送信息给对方的竟然正躺在阿朱的背囊中关着机。阿朱当晚对着大他7岁满身肥肉的芳姐拼命的干着,芳姐连呼爽歪歪,她那会知道阿朱现在的头脑中全部都是阿珍的样子,上午为了得到阿珍的偷偷在电饭锅旁边拿着阿珍打了自己的号码再删除掉,更或许前晚他喝了点酒壮胆摸了阿珍的事情让他今晚脑子内都是阿珍的身影。

【4】

起床后,阿朱摸着谢顶的头皮出了房门,芳姐上班去了,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他瞄了瞄阿珍的房门,他知道阿珍这个时候送小孩上学了,走去厨房的时候发现脸盆内一堆衣服,一个乳罩若隐若现,他知道这堆衣服是阿珍的,毕竟小女孩年纪轻做母亲不容易,丢三落四的,他顺手拿了起来闻了闻,那是一种温和的奶香味道,顿时他忍不住了,起床的鸡巴很快又硬了起来,用乳罩包着阴茎啊啊的撸了起来,一股酸臭的精液射到了罩内,还没回味过来,大门的铁闸打开了,这是阿珍的老头回来了,阿朱赶紧将乳罩扔了回去,打了声招呼换了衣服准备出门了。

就在门口,他想了想刚才的罪证,于是跑回去想拿去阿珍的乳罩,这时候阿珍回来了,阿朱吓得赶紧抢先一步拉开了铁闸出门,左臂不经意的碰上了阿珍的胸脯,花容失色的阿珍想不到他这样鲁莽,一下子急红了鼻子,这时候老头刚尿完从厕所出来,看到又穿着小靴的阿珍,顿时脸色又拉了下来,阿珍看不对劲低着头进去了厨房,于是就一眼看到了露出一半在脸盆外的内衣,拿了起来一股的酸骚味道扑鼻而来,她闻了闻,一下子恶心得吐了出来,这可是她刚买的内衣,再也忍不住了,阿珍坐在了厨房脏兮兮的地板上哭了出来。

没有人安慰,也不会有人安慰,老头在房间大喊着她的名字,阿珍不舍得扔掉这件内衣,于是只能一次次的洗刷着内衣,老头在房间叫得不耐烦了,于是来到厨房,发现阿珍正洗着东西,紧身的连裤紧紧绷在饱满的屁股上,老头顿时又有了性欲,一下子拉了满手是肥皂泡的阿珍转身就走,阿珍知道他想干嘛,因为老头只要在物业管理被客人骂几句上午回来心情都不好,都要拿她身体出气,阿珍说我擦擦手吧,叹了声后跟着老头进了房间,哼哼啊啊的老头喘气声再次传了出来,几分钟后老头一脸疲倦的睡去……阿珍刚想擦掉身上的秽物,叮叮叮,响了起来,阿珍急忙打开一看,彦文回复了,心里松了一口气的阿珍不知道要回复些什么字,只见彦文打了几个字:我想你了。阿珍心软了,她没有说什么,默默的走进厕所,拉下了内衣,看到右边给老头抓出红痕的胸部,于是捧着左边酥胸用拍了下来,这是她第一次自拍她没有擦觉的角度连她在玻璃反光的脸庞都给拍了下来,然后按开彦文的对话框,发送了过去,一阵心跳关上了,她知道老头干完不会这么快睡觉,她准备午饭去了。

阿朱就在公车站,他看着这张光线昏暗但粉红色乳头清晰可见的相片,忍不住跑到附近的公厕撸了起来,也许是撸得起劲了,掉在了地板上都没有擦觉,一只脏兮兮的手迅速捡起了他的,阿朱还没有回过神来,已经不见了,懊恼不止。在公厕的后面,一个脏兮兮的乞丐打开正看着这张图片,手隔着裤子使劲摸着一层油垢的鸡巴,腥臭的精液喷了一裤子让这个看起来70多岁的老乞丐更加的惹人厌。

老乞丐姓张,在家乡没着落就四处逛流落至今,他不是没钱,靠讨饭的钱也买了一个三居室,只是,他若离开了这个行业,他又能干嘛呢?于是,讲三居室出租,继续我行我素,自在其乐,但不想洗澡的坏习惯让旁人舍他三分,他平时就住在阿珍的最楼上,也就是所谓的天台,饿了就到处那吃了,阿珍平时看到也会捏着鼻子躲开来,但善良的阿珍相比更加讨厌是阿朱,因此阿珍也会讲剩菜剩饭拿去顶楼放在地上让老乞丐享用,老乞丐每次看到阿珍都会思想侵占他。

老乞丐看到的相片中反光的镜子内正是阿珍,他也没想到这个小女子脱了衣服的乳房竟然是那么的饱满那么的诱人,粉红色的乳头跟小巧的鼻子相映成辉,似笑的嘴角轻轻抿着害羞的深情,兴高采烈的他狠狠的对着相片撸了两次,这时候阿朱出现在他面前,老乞丐吓了一跳,阿朱恶狠狠的抢去并且拳打脚踢老乞丐了起来,很多人围观,这时候阿珍刚好经过,她不好事儿但也看了一眼,不看还好发现打人的竟然是让她恶心万份的阿朱,被打的竟然是老乞丐,但她没有勇气站出来指责阿朱,只是狠狠得盯着阿朱,阿朱狠狠的扇了老乞丐几个耳光后泱泱离去,众人散去,阿珍走了上前,弯下腰问老乞丐有没有事,老乞丐哼哼的说不出来,一身的臭味让阿珍不得不想呕吐,但实在让人放心不下,相信报警也没用,于是阿珍帮忙拨打了社工的后,看下老乞丐应该无大碍后离去。

看着远去的阿珍小巧饱满的屁股,老乞丐心里泛起一阵波澜,心里想刚才要是碰一下阿珍的手该多好。这时候的阿朱则在公车上再次打开望着图片中的阿珍,心里盘算着怎样才可以进一步得到梦寐以求的阿珍肉体,于是打开发送了文字给阿珍:珍珍,好图片,我刚刚忍不住跑去厕所自己手淫了两次,珍珍,我的好珍珍,我忍不住了,想再去撸一次。呀,讨厌!阿珍这个时候正在买蔬菜,这么赤裸裸的信息让她不禁喊了出来,抿着嘴想了想,迅速回复了一段:不要这样啊,身体要紧,不要再自己那个了……于是这几天阿珍跟阿朱都在中度过,聊的尺度越来越大,甚至阿朱要求阿珍晚上录下自己摸着阴蒂的声音给他,阿珍都一一照做,从来没有怀疑对方的彦文身份,但也因为如此阿朱都是回家后坐在后楼梯跟阿珍偷偷对话,这么晚才回家让芳姐起了疑心,在严厉考问下也问不出所以然来,但对于小于自己十几岁的阿朱,芳姐最后只能要求阿朱早点回家算数,对于这样的惩罚,阿朱也只能默认,他知道芳姐很勤俭所以他后半生很有需要这个老女人,他只能依赖服从。

一阵敲门声,这天晚上因为老头放假因此阿珍一家大小都在家吃完饭,芳姐跟阿朱出门去逛街,阿珍打开门,原来是一位社工来了解楼上天台住的老乞丐,知道那天是阿珍帮忙打的,于是阿珍陪社工上去了老乞丐的家里,一看两人都傻眼了,臭,不止!酸臭,到处都是垃圾,到处都是捡到的脏东西,老乞丐正窝在一边,身上敷药的药酒味道更让人只想呕吐。出于礼貌,社工谢谢阿珍后登记完就离去,剩下阿珍站在门口,内心一阵心酸,这男人怎么这样?

老乞丐住所没有灯光,外面的黄色路灯照了进来,让阿珍的身影更加修长,灯光透过浅黄色的睡衣,很容易看出两个新剥鸡头轻轻贴在睡衣内,白色的四角内裤紧紧绷在小屁股上,由于臭,阿珍轻轻皱着眉头的样子惹人伶爱,老乞丐看呆了,想招呼她进来的勇气都没有,于是就傻傻呆着。没事吧?阿珍根本没有擦觉这个老乞丐猥亵的想法而是关心着这个跟她老公差不多年龄的老头。没有,没有,好多了,刚社工说了,安排俺去老人康乐所,后天就去。啊,真好,阿珍顿时替他开心了起来,在什么地方呀?老乞丐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就知道很远的样子。

阿珍说这么晚了,后天要走,你家人呢?老乞丐表示没有,一下子这种家庭的酸痛深深的刺到了阿珍的内心,于是她跟老乞丐商量好,明天帮他整理整理让他更容易搬去康乐院,老乞丐听完呆了,这明摆着明天有一天可以亲密看到这个神仙姐姐么,老乞丐望着离去的阿珍,不禁的又回味起那天深深因在脑海中的那个坚挺白皙的乳房跟镜子内微微开着口的貌美如花的样子来。

【5】

隔天上午,阿珍送完孩子上学,如约到了老乞丐的家里,由于实在太丑阿珍戴着口罩帮忙整理堆积如山的垃圾,老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