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走向绿帽深渊99101

京ICP0000001号2019-02-19 05:32:5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九十九章

夜来香酒吧老板竟然是个女的,由于是对讲机,我能听到对方的说话声,这

女的声音听起来挺甜美的,而且我判断她应该比较年轻。

「对方没有经验吧?」老板问道。

「没有,第一次做这份工作。」

「嗯……那好,就让他做里间服务员吧,你问问他愿不愿意。」

「明白,老板再见。」服务员连连点头。

「既然老板发话了,让你做里间服务员的工作,你看……」

「没问题,现在就可以签合同。」我答应道。

里间服务员和外间服务员没多大区别,也就是端茶送水,打扫房间卫生等,

不过视觉感官那可就丰富太多了,可以说随时能够看到淫秽色情画面,而且是在

你的眼皮底下真实上演的那种,这可比AV大片刺激的多。

每个包房的女主角都是上流社会的富婆之类,而男主就是被她们玩弄的牛郎

了。这些女人很可怕,仿佛无限饥渴,若男主不是强壮之身,肯定早就下不了床

了。她们会让这些牛郎舔她们的私处,虽然有些女人私处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

可毕竟都是年长的,多数女人的私处简直不忍直视,乌黑一片,尤其是下面流水

的时候,你都能感受到那和普通的淫水完全是不同的两个概念,简直可以说是臭

水沟的污水!

真不知道这些拿着高薪水和提成的牛郎是如何应付的,反正我看上一眼就会

吐!

不过这些男主倒也十分能忍,而且很是坚挺,连续应付下来还能勉强撑得住,

可即便如此,仍能看到他们时不时吃药支撑着身体。

幸亏每个包房的隔音效果不错,不然我和其他的服务员每一次送酒水,在走

廊内都能听到那些纵情放荡的尖叫声了。

期间,那个在吧台请我喝酒的女人来找过我两次,还好我义正言辞地告诉她,

自己并不是这些牛郎,仅仅是服务员,她才罢休,要不然我肯定要步入深渊难以

抽身而退了。

在夜来香酒吧,里间服务员是有这一层的保障的,女嫖客不得强迫服务员做

色情之事的,除非服务员是自愿的。

不知道其中情况的,还觉得这样的地方肯定是天堂,既能玩女人,虽说女人

都不是美女吧,又有大把的钞票可以拿,何乐而不为呢?

其实,这种地方和地狱没什么两样,牛郎在这里是没有尊严的,甚至可以说

他们不是人,而是赤裸裸的女人发泄的工具,只要女人在这儿交了钱,想怎么玩

就怎么玩,即便是真的出了事,也有夜来香的人员做处理。

刚来的第三天,我送饮料酒水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年轻小伙被人抬了出去,

那小伙当时两眼翻白,口吐白沫,模样很是恐怖。后来听另一个跟这小伙是同乡

的牛郎说,他被一富婆逼着嗑药,可能用量过大,就出了这种事。

我问那牛郎会如何处理,他笑了笑没说什么。直到跟我一起工作的服务员偷

偷说明了一下,我才知道,像这些牛郎有这种遭遇也只能听天由命,能救活便好,

救不活直接把尸体处理掉。当然,一般这种嗑药死的不会再救,因为牵扯到毒品,

一旦暴露很是麻烦。

我又问他家里人怎么办?难道不会有人来闹事吗?那服务员告诉我,夜来香

在本市背景很深,上通着政界高官,可以说至少在本地一手遮天,那有来敢闹事

的,最多人家找上门来赔几个钱了事,如果不懂事的话,那肯定就是吃不了兜着

走了。

所以夜来香酒吧的鸭子服务不同别处,牛郎是没有人权的,你是被圈养起来

的,到了这儿,不做也得做。就算牛郎拥有的钱比服务员多,但肯定是他们羡慕

服务员的多,他们大都是被禁锢在这里的,是没有人身自由的,这也是天娱公司

所为。如果不是王姐之前告诉过我这一切,我还真不知道他们旗下会有这样黑暗

的产业!

这简直比妓女所在的娱乐场所还要可怕,夜来香酒吧,就是女权至上的地方!

我在这里还算混的机灵,毕竟我也有几年的商场社会经验,不过,很多东西

我依旧没敢去做深入的调查,因为这里有不少眼睛盯着,我更不敢把什么隐蔽摄

像机带进来。

妻子打来,告诉我晚上就回来了,可以在家好好庆祝一番。

自她走后的那天晚上,到现在已经是整整一周的时间了,我自然没有把公司

的事情告诉她。我也不怕妻子直接去公司找我,因为我临别开会时已经叮嘱过经

理人,如果妻子来找我,就说我去谈外面业务了,一切配合演戏而已。

另外说实话,自从我看了那个004 号视频后,我有些害怕,不知道我再见到

她的时候会不会是另一个妻子!

而且我还想,004 号视频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妻子会怎么折磨那个张广

梁呢?

独守空巷和淫妻一直保持沉默,也没有再给我发任何视频文件。关于妻子后

续又发生了什么,我也无从知晓。

我感到很茫然、很疲惫,又很可怜。

我这那像是个做丈夫的,妻子受辱我无法拯救她,就连她遇到了什么事我都

无法知道的一清二楚,仅仅是视频文件给出一丝丝线索。

也许是内心越怕,时间过得也就越快。

晚上下班,我回到家,开门后,屋内一片漆黑。

看来妻子还没有回来,正当我关上门去摸墙上的开关时,屋内的灯瞬间亮了

起来。

米黄色的灯光将整个屋子映照的十分温馨,桌上早已摆好了饭菜。

而妻子则坐在沙发上,她的脸上挂着柔柔的笑意,仪态很是端庄优雅,丝毫

不见视频里的女王范。她又回到了之前,和我在一起时的小女人模样。

妻子款步来到我身边,却是微皱了一下眉:「你喝酒了?」

她嗅到了我身上的烟酒味道,不得不说,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敏感。

「在外面谈业务,不好推辞,和对方喝了两杯。」我笑了笑道。

「还算老实,这一个星期想我没。」她像往常一样,给我脱下外套解开了领

带。

「想啊,要不然我中间怎么会给你打呢?倒是你,也不知道给我来个电

话。」我故作生气状。

「老公,对不起嘛,培训很累很辛苦的,晚上回去之后就睡了。」

很累很辛苦,是啊,你陪那些老男人性交、睡觉自然会有这些感觉。

「嗯……」她把脸向上扬了一下,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想让我问她。

我内心很是痛苦,看着她那漂亮的脸蛋和近在眼前的诱人双唇,我突然有一

巴掌甩过去的冲动。

出轨、欺骗、给我戴绿帽!还不止一次,现在回来了,依旧恬不知耻地要我

吻她,装作贤妻良母,我实在是无法容忍。

第一百章

我终究是没有吻上她那双红唇,也许是觉得恶心,我只是伸手摸了摸她的脸

颊。

「吃饭吧,我饿了。」我极力装作温柔道。

妻子的脸上渐渐露出失望的神情,似乎还有些落寞之意。

不过,她很快又恢复常态,笑道:「好啊,我们吃饭!」

也许是情绪的低落所致,妻子回来后,我依旧没有感到这间偌大的房屋充满

了温暖,它似乎和前几天一样,有些冰冷,毫无生气。

吃饭的时候,妻子殷勤地给我夹着饭菜,不断地问这问那,我只能克制着负

面情绪,笑着作出回应。看着她和往常一般模样,我实在无法把她和004 号里的

女王归结成一个人。

不过她倒是多问了一下我公司的事情,当知道一切正常的时候,她似乎是松

了口气。

「嗡嗡」V 信提示音响起,这一次却是来自妻子的。

她拿起看了一眼,就放到一旁,没有去理会对方。

过了一会儿,提示音再次响起,妻子连看都不再看。

我故意道:「是不是单位有事,别耽误了,还是给人家回复一下为好。」

妻子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却是乖乖地拿起按了几个字给对方回复了

过去。

没想到几秒钟之后,妻子的直接响了起来,可能是对方直接来电了。

妻子皱了皱眉头,拿起还看了我一眼,按下了接听键。我在妻子身边,

还是听得比较真切的,刚接通,里面传出一个男声,有些耳熟。

「喂,杨姐!」对方的声音有些激动。

「嗯,是我,你有什么事吗?」妻子的语气就显得比较冷淡了。

「杨姐,明天晚上您是不是就回公司了?」

「是。」妻子并不多言。

「太好了,杨姐,我还做你的专属设计师,做你的助理!」对方兴奋道。

妻子叹了口气:「邵杰,这件事……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对方愣了一下,小心翼翼道:「杨姐,您怎么了,感觉您不太开心啊?」

「我没事,就是刚从外面回来,有些累了,邵杰,先挂了啊。」

「杨姐,你是不是不让我做你的助理了,为什么啊?」对方有些着急道。

「邵杰!」妻子猛地提高了音量。

随后又低声道:「这件事以后再说,挂了。」

不等对方说话,妻子直接断掉了通话,将丢到了沙发上。

「是你之前的助理邵杰吗?」我问道。

妻子点了点头:「之前走了,谁知道又回来了。」

「这小伙子对你很尊重啊,我听他称呼你一直都用敬语,按说这样的人做你

的助理也是不错的选择。你讨厌他?」

「没有。」妻子摇了摇头,不知想到了什么,又笑了笑,「小孩子罢了。」

「你这刚回来,也不休息一天,明天就要去天娱公司吗?」我问道。

「是啊,公司事情也多。」妻子揉了揉眼眶,「对了,我正要跟你商量一下

呢。」

「什么事,你说吧。」我放下筷子道。

「嗯……我想辞掉天贸的工作。」

「什么?」这次,我真是惊讶了,「为什么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你当初好

不容易才考进去的,再说了,天贸可是国企单位,你这……」

妻子笑了一下,打断道:「老公,你先不要着急。其实这件事……我已经考

虑很久了。之前你在外面一直打拼事业,为了让你安心,我才选择考进一家国企

单位。虽然劳累,但是稳定,只要在里面没有发生重大错误,也算是有个铁饭碗。」

「但是现在,我在天娱公司做兼职,薪水和各方面待遇还都是非常不错的,

而且天娱公司发展前景非常好,还有老公你的事业也做起来了,以你稳定的性格,

我相信公司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我也可以安心辞掉天贸这边的工作了,你也

知道天贸虽是国企单位,但是太过劳累,我不可能指望这个工作能做一辈子,而

且国企的薪水对于普通员工来说并不高。」

我看着妻子,在米黄色的灯光下,她的双眼似乎有晶莹的泪光闪烁着。

「我也想了,趁着我现在年轻,还有几分姿色,我在天娱公司多出几张专辑,

多挣些钱。就算你的公司做不下去,我可以养你……」

「老婆你……」

听到这儿,我真的是目瞪口呆了,不知道妻子为何会说出这番话。

而且我总觉得她的这番话中,好像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老婆你刚才说这些……什么意思啊?」我有些结巴道。

妻子的眼角,一滴泪落了下来,她赶紧低下头,顺手抹了一下眼眶。

笑道:「没什么意思啊?就是跟你商量这件事嘛,你要是不同意,那我也就

算了。」

我也沉默了,整个屋里无比安静,只有墙上的钟表还在滴答滴答地走动着。

良久,我开口道:「老婆,既然你早就考虑这件事,也想好了,那我就支持

你的决定,这么些年,你也辛苦了。」

「也怪我没用,虽然经营公司,勉强在本市立足,但这些年还真没有让我们

步入上流层次,更不能让你和那些阔太太一样生活,我……对不起。」

其实我说这句话确实也是有感而发,妻子的悲惨遭遇,那些奸淫她的老色鬼

逼良为娼无法无天;再加上现在我在夜来香酒吧工作,看到那些富婆挥金如土为

所欲为。

我真的很不甘心,表面上我是个成功人士,可实际上,我真的什么都不是,

仅仅是一个可怜虫罢了。在这个金钱与权势构建起来的世界中,我连妻子都无法

保护。

而刚才,妻子竟说公司出了问题,她会养我,这让我的脸面何在?我作为男

人的尊严何在?她的这个决定是早就考虑的还是……在这一周的培训中想好的?

忽然间,我很害怕,妻子的眼界和价值观,还有她在这个社会中所处的位置,

是不是真的发生了变化,而我,注定要和妻子渐行渐远了吗?

这时,妻子开口道:「没关系啊,我又不在乎那些东西,是我自己觉得你这

些年太过辛苦了,我不想看到你那么劳累。如果你真的支持我的决定,我明天就

去递交辞呈,然后去天娱公司做全职艺人,好吗?」

我伸手抚摸着她的秀发,道:「好,只要你考虑好了,我全力支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