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在魔法与剑世界冒险归来的女友日记

京ICP0000001号2019-02-19 05:34:2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魔法与剑世界冒险归来的女友日记

我叫艾利,今年32岁,父母在我小时候因为魔兽暴乱去世,没什么天赋的

我只能和叔叔待在乡下耕田过日子,叔叔有个女儿叫做玛莉,今年29岁,已经

结婚生了3个小孩,是村里的小村花,长得漂亮,丈夫也很爱她,每天在隔壁听

她的叫床声就知道,她丈夫叫芬利,是隔壁家的儿子,跟我的关系还不错,常常

在一起喝酒。

「艾利,你怎么还没有娶妻呢?」芬利有点醉醺醺地说。

「唉,都提几遍了?耳朵都快长茧了。」我有点有点醉了。

「不是我要说,爸念你也很久。」

「再说吧。」

「对了,你不是有个小时候的玩伴?之前你常常提的那个。」

「别说了,说不定人家早就忘记,不知道嫁到那里去了。」

「那你还说有跟她约定要娶她?」

「都这么多年了,她应该忘了。」我喝了口闷酒。

「那你还坚持留着童贞?」

「没对象,再说我这个年纪那个女孩子要?」

「叫玛莉介绍给你啊,像是南村那个寡妇,最近丈夫死了,可以娶来啊。」

「别。谁不知道那是个骚货,孩子一个接一个生,娶过来我受不了啊。」

「也是。」

两个男人在不大的酒馆里面打屁聊天,外面正下着大雨,酒杯与人们的喧闹

声充斥着酒馆,让入秋的寒意从酒杯里面驱赶开来,酒意正浓,外面走进来一个

持剑女子,一身的皮甲显示着她的身分:冒险家。

大马金刀的坐在我旁边,身上被雨淋湿的斗篷也没脱掉,细緻的轮廓看的出

来是个美女,一对胸器被皮甲包得紧紧,看上去很结实,不过规模实在不小,一

双纤细的手臂,还有一双美腿,看上去很像是妓女阿。

「老闆,可以跟你打听一个人吗?」那女冒险家问。

「要打听谁?太远的不准确喔。」酒保把她的啤酒放到前面的台子上。

「这里有一个叫做艾利的人吗?大概32岁。」

我?不是吧?我转头看了女冒险家,她也看了我。一个熟悉的轮郭浮现在我

脑袋里。

「露露?」我有点疑惑说。

「艾利!」那女冒险家把斗篷掀开,露出美丽的脸孔,上面有些髒髒的。

露露是我在13岁的时候,在孤儿院里认识的好朋友,那时候就互相说好要

在一起。结果在16岁,她就被一个勇者大叔带出去深造。之后就没有消息了。

「你变好大,我几乎认不出来了。」我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美丽的女人。丑

小鸭变天鹅。

「对啊!」她笑瞇瞇的说。

「艾利,这是谁啊?」一旁的芬利张大嘴巴说。

「这是……」

「我是艾利的妻子,很高兴认识你。」她豪爽的伸手。

一时间酒馆鸦雀无声。

「妻子?」芬利震惊了。

「嗯!小时候的约定喔!」

回到家里,叔叔和玛莉也震惊了。家里多了一个大美女。还会跟我睡的,连

我几乎都很怀疑这是一个梦,只是在我房间里面脱衣服的时候,我看到了更是让

我无法理解的景象。

一头金色的狂野长发,配上美丽的脸孔,一对勾人的双眼,和丰满的红唇,

里面的舌头上有几个银色的舌珠,一对抱不住的巨大乳房,上面的大乳头各有一

个肉洞,还会流着乳汁。光滑细緻的小腹上有很多的妊娠纹,往下是浓密的金毛

地,一个巨大的黑色肉唇呈现在我面前,像是无时无刻都在张开等人进入一样,

深红的肉穴与尿道都是张开口等着肉棒欢迎光临,从肉穴里面我居然还可以看到

里面还有一张嘴一张一閤像是饿了很久,丰满的屁股中有个拳头大的肛门,往下

是迷人的双腿。

「艾利,讨厌我吗?」露露担心的看着我。

「不会,我很喜欢。」我的肉棒硬了。

「那可以听我说故事吗?」她眼睛一亮靠着我的胸膛。

「可以啊…」

她被领走的那天起,就一直接受体能训练和剑术训练,偶尔接受魔法训练,

直到20岁那年她成为一个优秀的骑士护卫,但是被一个大贵族看上的那天起,

她就被打入地狱,为期一年的调教与改造,让她的身体更为敏感,在她恢复自我

意识前,每天都是在贵族圈子里面打转,被强奸,侮辱,打骂都是家常便饭,甚

至还要和畜生做爱,就在她21岁那年,她怀上第一胎,父亲不知道是谁的,怀

孕期间她也是没有休息时间,在怀孕5月的时候,孩子就流产了。

不过贵族不会那么简单放过她,单单在她身上用了将近国家一年收入的药剂,

乳房增大,阴道紧缩,尿道开发,屁眼扩张等等的手术,还有子宫改造更是把她

差点搞疯,在她24岁那年,贵族把她卖到了一个偏远妓院,在那边接兽人的活,

老实说她都不知道怎么撑过来的。

在里面生活了7年,子宫没一刻停下和肉棒亲密接触,怀孕是天天有,最高

纪录,她一天生24头猪头人,直到战争爆发,她在一阵兵慌马乱之中逃了出来,

一些和她一样的女人逃不出战火的袭击,死在妓院里面。

一开始她迷茫了,不知道自己活下来还能做什么,在某一天的夜晚,刚卖春

完,就看到了一对新婚贵族从她眼前经过,那个贵族还是上过她的人,她也没什

么怨气,只是羨慕这个新婚夫妇,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体被玩弄成这样,估计

只能做妓女做一辈子,后来想到了我。辗转来到了这里,路费都是靠肉体支付,

一面找人,一面卖春赚钱,一路找过来还真的让她赚不少。

生活渐渐好转,她也重新拿起剑,慢慢的从地下的妓女,转型成一个小小的

冒险家,不过她也很清楚,自己主要收入是靠卖肉体,每到一个城镇,总是和商

队里的人员发生过无数次的肉体交易,想用药的其他冒险者,很悲剧的成为她的

剑下亡魂,因为她的身体抗药性很高,便宜货可是没作用的。

在冒险界里面她有自己的名号,叫做黑莺,中低价位的商路妓女,高级剑士,

初级法师,很多商人都认识她,她喜欢在黑夜里卖自己的肉体,事实上她在遮掩

她用尿道卖春的事实,她的阴道实在不适合人类的肉棒插入,肛门也是。乳房只

做乳交,乳穴她不愿意动用,这是她心里最后一块纯净的地方了。

「艾利,你多久没洗肉棒了。」露露看着沾满黄垢的手。

「2天而已啊。」我双手摸着她的乳房,两根手指插入她的乳穴里面。

「你的肉棒可以插穿我呢。」

「所以要用那里?」

「先用阴道帮你洗洗吧。」

一夜过去,我在露露体内把几年的存货全给她了,露露也真的嫁给我,不过

婚礼只有附近几个邻居和亲人参加。她也帮我生了一堆孩子。15个女儿4个儿

子,在家里面,她不避讳的和我做爱,看的让芬利心痒痒,我也成全这位哥们,

只是玛莉不干了,也找我出轨了。

邻居也纷纷加入,露露就成为我这村里的肉便器,不过她也再三的叮咛,这

事情不能流传出去,后果会很严重,於是我在村里面成为下一任的村长,我很爱

我的露露,不管她被人玩的多烂,我都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