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健身房清洁工的臭袜奇缘】1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4:59:0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跟我一起跳,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换个动作,再来一次」健身房的舞蹈

教室里,十几个女孩儿在随着健美操教练的快节奏的节拍与动作,挥汗如雨的跳

着健身舞蹈,白色的、粉色的、红色的……五颜六色的袜子在地板上滑来滑去,

虽然教室里每天都被打扫,但穿了几天的袜子足底总会有些变黄的颜色。再混上

女孩儿们大量运动流下的足底汗液,更容易脏,而我的工作就是每天在晚上9 点

钟健身房的人们陆陆续续的散场之后,再打扫健身房的清洁工。

这样的工作并不累,每个月也有那么一千多快,够我这个四十多的老光棍自

己吃喝了,还可以每天抽一包烟,偶尔吃顿好的,还是健身房老板是我的大侄子,

才给我安排了这工作,每天晚上打扫完了就住在我大侄子的别墅门口的小屋子里,

给他顺便看看门。要说这日子唯一不爽的就是,没个女人陪着,生活真的有点寂

寞。按说我这不缺胳膊少腿的,虽说有点驼背,之前也有个两次婚姻,只是结婚

之后都不满意我这个蚯蚓一样的阴茎,又短又细,就像一个普通人的拇指一样,

完全不能满足老婆,所以我就算白板体贴,对老婆再好,没有满足的婚姻还是离

婚了,更可怕的是,我阴茎细小的事情被我第二任大嘴巴的老婆说给了她的新的

老公,结果村里的人全知道了,面对着常年累月的男人的嘲笑,到后来甚至那些

大姑娘小媳妇儿的看见我也总是看着我下面笑。后来实在忍受不了不得已投奔了

自己在城里的大侄子,随便找了个工作,也不奢求能有什么发展了,给口饭吃就

行。像我这样的驼背老男人,自己都快养活不了的,哪儿能再奢望在城里找个媳

妇儿呢?

健身房人走的差不多了,我把健身房大致清理了一遍,天天清理,也没有多

少的脏东西,很快就清理的差不多了。然后把灯关掉了一大半,按照平常的习惯,

走回女沐浴室。私人柜上和旁边总放着一排排的鞋子,有些女人会把鞋子和袜子

放在外面。以免把里面熏臭了。

私人柜最上方左侧第一双,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影,杨丽,二十八岁左右,

那个来健身房开着宝马,总带着墨镜,衣着不凡的身材火爆的女人,据说是某企

业老总的秘书,她的舞蹈鞋子总放在鞋柜最上方的左边,我伸手勾着她的舞蹈鞋

子,从里面掏出来一双肉色短丝袜。丝质柔滑精细,摸着像绸缎一样光滑,最让

我沉迷的,还是那浓浓的味道,不仅仅是那种汗酸味,还有她身上浓浓的玫瑰香

水味,两者混合到一起,冲刺着我的鼻孔,让我忍不住的把丝袜捂到自己的鼻子

上,特别是足底那里,最脏的部分,也是味道最浓的,想起她那洁白柔腻的大长

腿,白嫩的脚踩着细长的高跟鞋。让我的整个下面像火一样的烧起来了,这是我

最爱的舞蹈女孩儿们的丝袜之一了。不过今晚,我并不想在这一双丝袜上射出来。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面对着这一双双的丝袜,就像一个皇帝在翻牌子,

如果这双丝袜是最喜欢的,封她为皇后,那么朕还要宠幸其他的妃子。最上面第

二双,鞋子里面掏出来的是个白色短棉袜,同时也有一股浓重的酸臭味袭来,是

她,林青,一个爱运动爱笑的女孩儿,身材特别好,健身房的老会员了,刚开始

来的时候瘦瘦弱弱的,现在已经是有着匀称的身形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

种女孩儿了,有无数个晚上看到她出入我大侄子的别墅,有时甚至在我大侄子的

别墅里连住好几天,每晚都能听到她的柔声媚语和竭嘶底里的淫叫,让我无数次

的在她的叫声中,在手中喷播出白色的精液。早上她每次离开的时候脚步轻飘飘

的,脸上带着满足的红晕。她的脚是那种很有力度的,走路富有弹性,总喜欢穿

着运动鞋,所以脚汗味也比较大,配上白色的棉袜,这种感觉真的很享受,她白

色的棉袜套在我的鸡鸡上,分外的柔软舒适,每当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她胸前跳

动的柔软。前天刚用这双袜子射过,还是换另一个吧,不仅所以悄悄的放了回去。

这时,我的目光瞄向第三双,那双鞋子里的袜子,这双袜子可是我侄女的,

1 6 岁的高中少女,每次回家路过门岗总会甜甜的叫我一声叔叔,身材娇小,属

于邻家有女初长成的那种小美女,所用的一切都是可爱风的,卡哇伊的甜美风格,

她的袜子是那种粉色小袜子,因为脚比较娇小,所以穿的还是童袜,上面带着可

爱的小熊,来健身房比较少,袜子上味道很小,还总带着一股甜香味,惹人喜欢。

反倒是这样,我倒每次都不好意思用她的袜子。再往后走一点,一股刺鼻的

臭味袭来,我不禁把目光投向角落的那一双鞋子,里面是一双黑丝袜,这是这些

袜子里最重口味的一个了。她是我大侄子的媳妇儿,李素丽,人却不像名字那样

素净美丽,身材比较胖,总是浓妆艳抹的,画着浓浓的妆容,涂着艳丽的口红,

喜欢穿黑色的丝袜,生活上还很懒,对我也从来不客气,总觉得我这样又脏又驼

背的人,给他们家看别墅都掉面子,无数次对我的冷嘲热讽,总想把我赶走,为

此跟我那大侄子当面吵了好几次了。至于为什么我大侄子会跟她结婚,还不是因

为她那有钱的老爸,别墅都是她的陪嫁之一,也是我最讨厌和害怕的人。而她的

丝袜,那个不爱洗澡和洗脚的脏女人的丝袜,是我用来射精最多的丝袜。只因我

她是我最恨最讨厌的女人,所以在无人的时候,我总是把她的丝袜套在自己的鸡

鸡上,一边闭上眼幻想着这个贱女人在我的身下被我操的要死要活的样子,一边

狠狠地骂着死肥猪,然后射精子会透过丝袜的细密的网眼喷射到地上,然后达到

我精神上的满足,这样每次都会感觉到身心上极大的愉悦感。这也是我最喜欢操

这双丝袜的原因,今天也不例外,虽然大部分其他袜子都被我套弄过,但是想起

这个死肥婆挑我毛病骂我老驼子的样子,我决定今晚上再狠狠地操她,不她的丝

袜一遍,得到啊Q 式的精神胜利感。先取出她的臭黑丝袜,这死肥猪,多久没洗

袜子换袜子了,咸腥酸臭的味道,扑面而来,第一次用她的丝袜的时候,我差点

把饭都吐出来,而现在,闻到这浓重的脚臭味,只会让我小弟弟蓬勃起来,好像

是小弟弟开饭的新号,他就自己兴奋起来了,啐了一口后,把丝袜套到了自己的

小弟弟上,长黑丝对我这么小的阴茎来说,可以重重叠叠的包裹好几层,但龟头

射出的部分,一定要只有一层,方便射出以后,用一点水润湿了再用纸擦拭掉射

精痕迹,然后很快干了就一点痕迹就没有了。我双手握住被丝袜包裹的阴茎,手

轻轻的撸动,坐在旁边的长凳上,靠着柜子闭上眼睛,想象着死肥猪一丝不挂的

躺在我的身下,而我的鸡巴变得很大,先操她的那个肥嘴,操到她的喉咙里,操

死这个贱货,捅一下她的脏逼,再拔出来捅进她的嘴里,再使劲儿操到她的喉咙

里,操的她无法呼吸,好爽啊!啊,我不行了,要射她的贱嘴里了,死肥猪,贱

货,啊!!一股精液喷薄而出……让我瞬间爽到极点,飘飘欲仙的这种感觉,让

我瘫到那儿。

「爽不爽啊?」突然一个怒意中带着戏谑的熟悉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在我

心中不啻于响起一个炸雷,我一个哆嗦睁开眼睛,看到李素丽,也就是我的侄媳

妇儿正叉着腰,站在门口一脸怒意的看着我,我明明锁了门的,她是老板娘,自

然也有钥匙,没想到她下了班这么久了居然又过来了。这时我的鸡巴上还套着她

的黑色丝袜,白色的精液在地上射了一滩,我的裤子半褪在地上。我赶紧站起来,

茫然张开嘴:「素丽,我……」我也不知道该说些啥了,这时素丽三两步快速走

过来,抬起脚一脚踹过来,细长的高跟鞋踹到我身上,我就是一个趔趄,褪下的

裤子绊着我的脚摔倒在地,摔得我这老骨头眼冒金星。素丽还不依不饶,抬起脚

在我身上就踹,一边踹还一遍说:「用我的丝袜打飞机,还骂我死肥猪,我让你

死肥猪,老驼子,你不想活了吧,让你死肥猪,踩死你……」我只能用胳膊护住

头部,细长的高跟鞋在身上踩得痛彻心扉。踩得我都麻痹快没知觉了她才累的停

下来,手轻轻的理了一下额头的粘到头上的发丝,喘了几口气,然后说:「老驼

子,真有本事啊,老娘的丝袜你都敢用,香不香呀?我知道本姑娘比较懒,这丝

袜估计有一个月没换了吧,有几个地方都脱丝了,没想到你这老东西还爱好这口。」

突然低头看见自己的鞋子竟然踩在了我刚射出来的精液上面了,顿时一脸嫌

弃,「哎呀,好恶心啊你,老娘的丝袜是你这样的贱种能用的么?脏死了,看你

这样子,你那鸡巴也算鸡巴?跟太监差不多了吧?怪不得听说你在老家人家叫你

老虫子,这也就跟一条虫子差不多了吧」。一边嫌弃的抬起鞋子,在我的鸡巴上

拨弄了几下,然后又不解恨的踢了一脚,疼的我又捂住下面。下面满手都是我的

精液和她鞋底的脏东西,黏黏滑滑的。我开口说:「侄媳妇儿,我错了,你打我

骂我都行,就是别把这事儿说出去,也别赶我走,我以后不要工资了,就给口饭

吃就行」。素丽抬起下巴:「你那点工资算个屁啊,老娘会在乎?不过老娘本来

挺想赶你走的,但现在又不想赶你走了,养条老狗也不错,要说你那侄子比你可

厉害多了,那大鸡巴粗大的,要不是当初甜言蜜语的哄我上了床,被他征服了,

我能嫁给这穷小子?谁知你这亲叔叔居然长了这么小的鸡巴,哈哈哈哈……」我

满脸苦涩,这是我最大的痛,从没让哪个女人满意过,我也感到深深地无力。素

丽接着说:「你侄子现在出息了,这健身房的女人有一多半都跟他上过床了吧,

现在对我越来越发的冷淡了,看不上我了,没有以前对我像狗那样摇尾乞怜的样

子了,所以我要你当我的狗,来替你侄子还债,也替你刚才对我的侮辱还债。」

我说:「侄媳妇儿你想怎么样都行,我都听你的。」接着爬起来跪在素丽的

脚下。

素丽听了哈哈大笑,笑的脸上的粉扑扑的往下掉,接着她坐在旁边长凳上,

脱下自己的高跟鞋,胖脚往长凳上一伸,张口说道:「贱老狗,过来给主人按摩

下脚」,我就要站起身穿裤子起来,她起身一个巴掌打过来,「要你穿衣服了么,

要你站起来了么,我说了,你是贱老狗,光着身子爬着走才是一只贱狗该做的事

情!」我屈辱的把裤子脱了,上衣也脱了,一点一点的爬过去,要给她按摩她的

臭脚,她突然一脚踢过来,「用嘴按摩啊,贱狗」。我慢慢的低下头,靠近她的

黑丝袜,这次的丝袜是穿在身上的,一股股的臭味袭来,要不是长时间闻她的丝

袜,我的抵抗力变强了,肯定受不了她的这种味道。伸出舌头,舔她的脚背,滑

滑的丝袜,配上刺鼻的酸臭,我浑身的疼都感觉不到了,似乎被麻醉了一样,射

过精的鸡巴又开始慢慢的硬起来了。心中告诉自己我是个贱狗,我是个贱狗,舔

主人的脚,慢慢的把嘴沿着脚一点点的移动到脚趾,吸吮到嘴里,秀丽发出一声

舒适的呻吟:「啊,好爽啊,好久没感受到了,当初你侄子也这么跪舔过我来着,

老狗鸡巴不行,舌头倒还可以。」我卖力的一根脚指头一根脚指头的舔吸吮,认

真的按摩,一直到脚心脚底,秀丽不时发出轻轻的呻吟,大肥脚不时的还轻轻爽

的抽搐一下。「老狗真不错,挺有天赋的,久违的感觉啊。好了,挺满意的,脱

了我的丝袜,再舔干净吧,以后就用你洗脚了,又节能又环保还可以按摩脚减轻

压力,挺不错的」我听话的把她的丝袜轻轻的卷起来,脱下去,然后开始了清理

她的臭脚的工作,她的臭脚起码有一个月没洗了,脚趾缝中间有老泥垢,怪不得

味道这么酸臭,指甲里也都是黑泥,不过我都慢慢的一点点的舔,不敢有一点不

满的表情漏出来,脚上的皮肤粗糙,特别是脚后跟的皮,都开裂了,都要慢慢的

润湿,再一点点的舔了吃下去,努力让主人满意。当然秀丽也非常满意,从她放

松带着微笑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后来舔得我舌头都干了,秀丽才发话:「好了

好了贱狗,舔干净了就行了,真舒服啊,还剩最后一个地方」,说着她褪下了自

己黑色的包臀裙,又褪下黑色的内裤,指了指自己下面,一边说:「这里,也好

几天没清洗了,便宜你了,亲爱的老叔,几年没见过女人的逼了,你侄子对我的

冷淡,就让他老叔来还吧!来吧贱狗!」

茂密的黑色阴毛像一大团乱草,两条肥硕的大腿中间是挤出来一条大肉缝,

极其的饱满,还带着一些白色的白带,从缝里挤出来的,我无比厌恶这个女人,

但是又不得不听从她的命令,不然失去这份工作,我会流离失所,再者让我的侄

子知道了这件事,我的脸面往哪儿搁呢,还有我可爱的小侄女,所以得听从这个

死肥猪的命令,去舔她肥硕的下面。刚舔了一口,那白带的味道,真是又酸又涩,

还有股浓重海鲜的腥味,秀丽却感到很舒服,兴奋的哦了一声,肥大又发黑的阴

唇抽动,我继续用舌头从上到下的舔弄她的阴缝,她爽的嗯啊嗯啊的乱叫,我舌

头拨开她的阴缝,看到里面的嫩肉,不禁也有一点兴奋起来,把舌头缩成圆柱状,

狠狠地插进去,秀丽啊的一声,双腿猛然夹紧我的头,双手抱住我的后脑,使劲

儿往她下面按,我的鼻子都陷入到她的大肉缝里了,舌头完全的插进她的阴道里,

让我完全不能呼吸,而她摁住我的头不停的动,疯狂的摁动再放松,摁动再放松,

淫水喷溅了我一脸,

就在我完全呼吸不过来的时候,她突然浑身抖动,一股水液喷溅出来,我的

头被她摁住,一动不能动,就这样被她浪叫着一边淋湿我全身。

疯狂过后的秀丽,穿上她的衣服,带着满足的晕红,又恢复了趾高气昂的样

子,冷冷的对我说:「收拾好这里,洗个澡,回到家去找我」,然后踩着高跟鞋

咔哒咔哒的走了,被虐后浑身尿液淫水的我,默默的洗了个澡,然后把女更衣室

拖洗干净,疲惫的回家,别墅门口巨大的铁门,像一个巨兽张着大嘴,过去那个

门,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呢?今天被发现秘密等待我的又会是什么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