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美女档案】第002卷 第209章 红杏出墙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2:0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走到厨房门口给妈妈说了一声我出去一下,妈妈也没有问我出去干什么,她只是嘱咐我早点回来,因为午饭马上就要好了。我随口答应着妈妈我很快就回来的。

不过姐姐倒是很好奇的,她笑嘻嘻的问我现在出去干什么,都马上要吃饭了还要出去,这么着急的出去难道是出去会女朋友吗?

看着姐姐有些醋劲的顽皮样子,我嬉皮笑脸的告诉姐姐:“小丫头问什么问,你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帮助妈妈干活就行了。我就是要出去和女朋友约会了,你还能怎么样我啊,你懂什么啊,小丫头片子。”

说完以后我就向门外走去,这个时候我听见了姐姐撒着娇向妈妈告状说我骂她是小丫头片子的事情了,妈妈笑呵呵的答应她等我回来以后一定帮助她出出气,好好的教训我一顿,得到了妈妈的保证,姐姐才不在撒娇了。

我穿过客厅,走放出门口以后轻轻的把门带上,这个时候我还听到了妈妈小声的告诉姐姐以后不要管我管的太严格了,男人要有男人的自由,要给他一定的自由空间。妈妈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我还是听见了,并且听的很清楚。妈妈这样说话的口气听起来好象是当妈的在嘱咐马上要出嫁的女儿怎么样给老公相处一样,我没有回头,不过我猜想姐姐的小脸蛋现在一定又是绯红绯红的了。

河西市的公用电话不象在北京那样多,我记得离我家最近的公用电话也要走上两站路呢,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直接的走过去得了。

我一边走着一边想现在宋爽在干什么呢,还不到现在的时间,她应该还没有下班,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图书馆就不算忙了,她是不是在想我呢。

想到宋爽白天那开朗活波的样子还有晚上那温柔贤惠的举动,我就对这个性感的河北女孩子产生了一些想念,我想着以前我在北京的时候早上都是我们两个人一起打扫二楼大厅的卫生,一般都是我拖地她抹桌子和书架,现在我不在图书馆上班了,那么图书馆会不会再招一个人去上班呢。

想到这里我就感觉到事情有些严峻了,如果图书馆再找一个人顶替我的位置的话,如果万一找的人是一个男孩子,那么宋爽整天和他在一起,会不会发生红杏出墙的事情呢?

就算是不发生什么的话我这心里也感觉到不舒服啊,毕竟宋爽是属于我的女人啊,她是我私有财产,如果她每天和别的男孩子在一起,那她不是和那些老板们的女秘书一样了吗,反正在我的印象之中只要是老板们的女秘书那就很喜欢让老板们随意的玩弄,女秘书简直成了情夫的代名词了。

想到这里我就更的担心起来了了,好象真的有别的男人要整天的和宋爽在一起的啊,于是我的脚下速度也快了起来。

等我几乎小跑着来到公用电话超市门口的时候,我都有些气喘吁吁了,我坐在一个电话跟前,我并没有直接拨宋爽的手机,而是直接的拨通了北京大学图书馆二楼的电话,这个电话就在宋爽的桌子上放着呢,我要先看看是不是宋爽一个人上班着呢。

“嘟嘟嘟——”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人接起来了,我刚要问宋爽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接电话呢。还没有等我张开嘴巴,我就听见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你好,这里是北京大学图书馆,请问你找谁?”

我*,不打电话还不知道,一打才知道,果然是一个男人接的电话,事情真的如我料想的那样,我才离开北京这么短短的几天,北京大学的图书馆就新招员工了,真是人走茶凉啊。

不过我还算有礼貌,我尽力的控制住自己内心的不快,有些冷淡的对这个接电话的男人说道:“你给我找一下宋爽,我找她有事情。”

电话那头的那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年龄不算小了,妈的,估计是一个老色狼了,和宋爽这个如花似玉的活泼女孩子在一起,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样子的事情啊。

“哦,你找宋爽啊,你稍微等一下啊,我去叫她。”

然后我就听见了那个男人把电话放在桌子上,他高声的喊道:“宋爽,你的电话,是一个男孩子打过来找你的。”

这个时候我就听见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是宋爽跑步过来高跟鞋睬着地板的所发出来的声音。随着宋爽向电话这边跑来,我就听见了那个男人笑呵呵的声音:“宋爽,跑那么快干什么,是不是担心你男朋友打过来的电话啊。”

这个时候宋爽已经把电话听筒拿了起来,我听见她给旁边的那个男人说道:“哪里啊,可能是我老家的表弟打过来的哦。”

宋爽深深的喘了一口气,对着电话说道:“喂,是向前吗?”

刚才宋爽和那个男人说话的声音我都听见了,听起来宋爽对那个男人还很客气的,对于这样的老色狼还客气什么啊。

“我不是向前,我好象应该是你的表弟才对吧,现在给你打电话没有打扰你的好事情吧?”

我用很冷淡的口气对宋爽说起话来,对于女孩子我最反感的就是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现在我明明的听到了宋爽给那个男人很客气的说话声音,我就很生气,所以我说话的口气自然也不会多好听了啊。

宋爽听到我这样说,她愣了一下,她早就听出来我的声音了,不过我这样的口气她还是没有料想到的。宋爽很奇怪的问我:“怎么了,向前,你说话口气不对啊,是不是和别人吵架了啊?”

宋爽虽然是一个很开朗活泼的女孩子,不过她的心还是很细致的,听到我这样冷淡的和她说话,她自然很是奇怪了。听着宋爽关心的话语,我刚要继续抛出来我的冷言冷语,这个时候我听见了旁边的那个男人在说道:“宋爽,你慢慢的聊吧,我先下楼了啊,别忘记了停一会儿下班以后我们一起出去吃饭的事情啊。”

宋爽答应着,那个男人就慢慢的下楼了。我*,请吃饭也不回避一下我,这不是明摆着弄我的难堪吗?

宋爽温柔的问道:“宝贝,现在二楼没有人了,你给我说说吧,刚才谁惹你生气了,看把你气的说话都那么难听了。”

这个宋爽还装的这么象,好象她还是什么清白之人一样,我简直就要把肺气炸了:“好象我生气不生气不用给你说了吧,不是有男人今天中午请你吃饭吗,好好的去吃饭吧,我就不耽误你们的大好时光了啊。”

说着我就准备挂电话了,这个时候宋爽着急的说道:“哎呀,向前,你干吗呢,你别先挂电话,你听我给你说。”

宋爽听了我的话以后她马上就明白过来了我为什么说话如此的难听,听到她这么着急的给我解释,我暂时没有挂电话,我倒要看看她还有什么话给我说,一个新同事来了才几天,就约好一起出去吃饭了,对于这样的事情我能高兴的起来吗?

宋爽苦笑了一下,她告诉我刚才那个男人是她新来的同事的父亲,新来的这个同事是刚刚从巴黎回国的侨胞,好象学习的是什么图书馆系,今年刚刚大学毕业,现在学校领导把这个新同事安排在二楼和她一起上班了。刚才那个男人是同事的爸爸,宋爽有些生气的责怪我都想到哪里去了啊!

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我仍然没有放弃男子汉大丈夫的尊严,我阴阳怪气的问道:“那这个巴黎的同事应该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了吧,又是从巴黎回来的大学生,那样你不是高兴坏了啊。”

电话那头的宋爽苦笑不得,她捂住电话小声的撒娇起来了:“老公,你干什么呢,这个新来的同事是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大的大姑娘,你想哪里去了啊,哼。”

宋爽在电话里给我撒娇起来了,不过宋爽这样说了以后我就有些放心了,根据我对宋爽的了解,别说是一个男孩子,就是在多的男孩子围在她身边她都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的,宋爽不是那样的人,今天的事情还是由于我的疑心太重的原因。

事情搞明白了以后,我的心情又好了起来,虽然我没有向宋爽道歉,但是我在心里还是认为我的疑心太重了,单凭一个电话就确定自己女人红杏出墙了,自己是不是有些太武断了。

宋爽这个时候捂着电话给我说起来她是如何的想念我的话来了,她用埋怨的语气给我撒娇说我到了家以后也不给她打个电话,是不是回到河西老家以后就把她忘记了啊,还是早就抱着别的女孩子躺到床上去享受了啊。

宋爽随意撒娇的话让我听的有些惭愧,虽然我也没有忘记宋爽,但是我离开北京以后的当天晚上就和林薇在火车上搞了起来,现在我还怀疑起宋爽来了,看来我真的有些小几肚肠了啊。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一个好听的女孩子的声音在喊着:“宋爽姐,都下班了,我们出去吃饭吧,我爸爸都开着车在楼下等我们了。”

这个说话声音很好听的女孩子应该就是宋爽说的她那个新同事了吧,这个时候我听见宋爽对她的同事说她马上就打完电话了,马上就走。

大概宋爽打电话遮遮掩掩的样子让那个女孩子起了疑心,她咯咯的笑着对宋爽说道:“宋爽姐啊,是不是在和姐夫打电话呢,呵呵,我在楼下和爸爸等你一会儿啊,不打扰你们了,等你们缠绵完以后我们在去吃饭哦,你不要着急啊。”

不愧是来自浪漫之都巴黎的女孩子,说话就是浪漫啊,听着她好听的声音和银铃般的笑声,我在心里想这个女孩子一定长的特别的好看,我突然的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认识这个归国侨胞的女孩子的欲望。

宋爽嬉笑而有些害羞的让那个女孩子先下楼了,等那个女孩子下楼以后,她才羞涩的告诉我刚才那个说话的女孩子就是她的新同事,宋爽没有忘记将我一军,她假装生气的说道:“哼,臭向前,刚才你也听到了,我的这个新同事是个女孩子吧,你还怀疑我,哼,看我以后见了你怎么收拾你。”

宋爽撒娇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我轻轻的“哦”了一声,宋爽很敏锐的发觉我有些心不在焉了,她问我在干什么,是不是我又看到了什么漂亮的女孩子了。

我呵呵的笑了起来,我告诉宋爽我身边倒没有什么漂亮的女孩子,我是听到了刚才她的同事说话的声音,我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想法啊。

宋爽知道我正在想什么,不过她还是顺着我的意思让我说下去:“哦,你刚才听到我的同事说话了,你想什么啊?”

这个宋爽也真是的,她故意的引诱着我把话说出来,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如果不说出来我的心里憋闷的难受。于是我告诉宋爽刚才听到她那个新同事娇滴滴的声音,我就想和她睡觉了,你想啊我长这么大了还没有和法国人睡过觉呢,不知道把这个来自巴黎的女孩子压在身下是什么滋味,外国女人的身体应该更加的诱人吧。

我越说越来劲,宋爽在电话那头一直不说话的听着,忽然我打住不说了。宋爽问我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我讪笑着说我担心你这个老婆生气嘛。

宋爽听到我称呼她老婆,她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刚才我说的话她也当成是我的玩笑话了,宋爽对我说不要瞎想了,她这个同事也是中国人,只不过她的爸爸妈妈都在巴黎的大学教书,所以她才在巴黎长大的。她让我回家吃饭去,她也要和她的同事去吃饭去了。

既然她的同事在楼下等着她,我也不好过长的时间耽误宋爽了,于是我让宋爽去和她同事吃饭了。宋爽也很乖巧的让我回去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