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女同事,现在开始?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2:5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记得以前老谢曾经说过,夜1总1会里未见得全是好货色,发廊中往往倒总能发现精品。此刻我瞧见的那个MM绝对是个精品,而且还是个奶大肤白系列的精品。个子不高,最多也就一米六挂个零吧,可是皮肤那是真白,咪咪那叫真大。长得也很是漂亮,眼睛大大,样子甜甜。冷眼瞧去,似极了2003年日本最红的女优高树玛利亚。那时我正读大二,对高树简直可以说是疯狂的迷恋。就算是到了今天,我的电脑里依然保存着高树的所有作品。

万没想到我居然在一夜1店里发现了一个如此酷似高树的女孩,你叫我怎能不动心?说实话,在看到那女孩的瞬间,我几乎连陆菲都忘记了。

那女孩的衣着也不像店内其他MM那样暴露风骚,上身穿了件白色的苹果T恤,两个耸起的乳峰中间是那个大大的红苹果图案,下身穿了一条低腰的白色紧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高跟的白色布料的拌带凉鞋。这身打扮清纯的女学生也似,哪有半分风尘女子的感觉?尤其是和身边那些女孩一比,这MM就仿佛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般亭亭玉立,卓尔不群。

我心说这个女孩要么是刚干这行不久,要么便是个营销心理学的大师。果然,正在想,那大姐见我一直看着那MM,于是说:帅哥真是有眼光啊,小雪可是我们店最漂亮的女孩儿了。而且刚来还不到半个月,纯着呢!这话说的我心里又是一动,我就是偏爱纯纯的女孩儿,陆菲之所以吸引我,也是因为她迥异于其他少妇的那种纯真。

怎么样?像小雪这样的女孩,如果是在高级夜总会,怎么也得千儿八百的。在我们这里,只要二百块!你也可以带走包夜,四百块,做几次都行!

这话又让我一阵意动。我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真还有点害怕在这里做,就想把人带走,带回仓库做,便算是被老宋和王芳看见了也没啥问题,大不了跟他们说这是我女友。想到此处,便欲答应。就在这时,忽听身后有一个略带稚气的女声说:早知道这里赚钱这么容易,我就把我妈也喊来一起做。我闻声回望,只见一个小女孩正在跟她身边的MM说话。那女孩年龄最多也只有十五六岁模样,我想起她刚才所说的话,心里竟打了个冷战,NND,这个世界真的变的这么可怕了吗?

如是和小雪一路往仓库走,一边走,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等回到仓库时已经快十点了。推了推门,却发现大门小门都上了锁。我暗叫晦气,原想着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小雪带进去的,现在看起来不可能了。冲着里面喊了几声开门,满以为会是老宋出来,那曾想王芳居然颠颠儿的跑出来了。

是小白啊!她见到是我,似乎很是高兴:老宋还说你晚上不会回来了呢!一面说,一面打开了门。我冲她笑笑,进了里面,小雪也跟着进了来。王芳原本兴高采烈的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这时看清了我身后居然还跟着个女孩,立时就愣住了。

那大姐还以为我也看上了她,凑过来小声说:这个小玉也不错,还没满十五岁呢!我心道老子样子有那么下贱吗?连LOLI也不放过?怕她继续胡扯下去,于是指着那叫小雪的女孩说:就是她,带走包夜!说罢吐出口长气,脑中想起一句名言:做/爱都是要花钱的,女支女只不过是明码标价而已。

出了那家店后我也没叫车,而是和那叫小雪的MM步行往仓库去。离了XX坪,世界渐渐变的安静下来。夜风吹在脸上,早已使我从刚才的冲动中冷醒过来。此刻我真是大悔特悔了,我TM到底在做什么啊!有心想让这MM回去,又张不开那个嘴。望一眼她,却发现她正在偷偷看我。不知怎的,她这种神色居然让我的心动了一动。当下冲她笑了笑,说:你是叫小雪吗?

嗯!她道,顿顿,问:我们去哪儿?

远吗?

有点,走路要四十分钟吧!你陪我走回去好不?我心里闷,想散散心。

嗯!小雪点了点头。

这是我的女朋友小雪!我见她一脸疑问的望着我身后的小雪,暗叹口气,回身一把抓住小雪的手,说道。

小雪乍被我抓住,手本能的往后缩了下。等我把那句话说出来的时候,王芳小雪两个人四只眼睛同时惊怪的盯住了我。我用手捏了两下小雪的手,给了她一个暗示。她很是乖觉,并没出声坏我大事。王芳则神色一黯,好一会儿,才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那,那我先回去!说罢转身就走。我听着她话中似乎藏着某种幽怨,心里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见她走远,才松开小雪的手,歉意一笑,然后转身将门上锁头重新锁好,带着小雪往宿舍去。

小雪一言不发的跟在我身后,也不问我为什么要说她是我女友。她的这种作风颇有点陆菲的影子,一想起陆菲,心脏立时一阵收缩。走到宿舍楼下的时候,却见餐厅里灯光亮着,电视开着,老宋和小磊都在里面看电视,听声音放的似乎是《仙剑3》。

我没惊动他们,和小雪悄悄往二楼上去。刚上去,便听下面传来一阵吵骂声。听动静似乎是王芳催小磊睡觉,小磊不肯说明天不上课,王芳却不由分说的打了小磊一顿。我情知小磊挨揍八成是受了我的牵累,却也不敢下去趟那浑水。

领着小雪进了我的房间,关上门。小雪问:要先洗澡吗?我脸上一红,想起这里的条件,当下摇摇头。那……小雪望着我,一字一句的道:现在就开始做吗?

汗,要不是小雪的这句话,我差点儿就忘记了她是个小姐,而我找她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XOXO来出口鸟气。此时见她看着我,似乎只待我一声令下,便会开工,心里不由大是紧张。

大家也都知道,偶还是个CN。虽然偶的理论水平也许已经达到博士后的级数,但是实战却只能和小磊持平。如果是正常的男女交往,倒还能依足了在爱动片或是H书招式一步步来搞。可是PC,我真的不会。以前听老谢吹牛B,也从没在意这种细节。比方能不能和小姐接吻,能不能亲小姐咪咪之类的。当然,搞炮要戴套老子是知道的,但是这些前戏做不做?不做,那上来就干岂不成了动物样?做,会不会得病啊~~再说了,她连澡都没洗呢~~~~

我突然意识到XING幻想和ML的难度系数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以前看高树的片子,总是想如果能和高树做一次,那岂不是爽哉快哉爽快哉?可是现在真的有一个酷似高树的女子站在我面前时,我才发现XING爱真的不像想像的那样简单。除非是自己真的愿意摆烂到底,否则就算没有感情上的顾虑,也会有其他顾虑。

我在这头沉吟不语,小雪却还以为我答应了要做。于是将包包取下放在桌上,伸手便将自己的T恤脱了下来。一双饱满的咪咪立时挤进了我的眼帘,白嫩、丰挺,随着脱衣的动和微微有些摇晃,外面包裹着一件3/4杯的黑色胸罩,愈发衬出她胸前的肌肤莹白似雪。小雪脱掉T恤后,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床上,先是脱掉鞋,然后开始脱裤子。

我的心脏一阵狂跳,也不知道是不是该阻止一下她。蓦地,我忽然发觉自己的身体居然一点变化都没有起!若在以往,别说是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在我面前脱衣了,就是在大街上看到一个身材爆好衣着性感的女郎,老子的那话儿都会立即指向九点钟方向。和陆菲那几次的亲密接触,它甚至都狂指到了十二点方向。可是现在,它为什么还是六点钟方向?难道陆菲的背叛对我心理上的打击太过巨大,居然使我无法BQ了吗?

一时间老子沮丧之极,没想到偶的小DD居然如此的脆弱,这般经不起挫折。那什么歌里面不是唱了吗?爱要越挫越勇,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这样了,我以后做人还有什么乐趣啊~~~人世间最痛苦滴事是啥?就是还没弄过女人,结果发现自己居然YW了~~

现在我真的想和小雪做/爱了,不是为了发泄,也不是为了别的啥,就是纯粹想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已经障碍了。

小雪脱掉裤子后重又穿上鞋子,然后走过去将她的T恤和裤子都搭在了屋里惟一一把椅子的椅背上。接着,她转回身,望着我。她的脸红烫烫的,望过来的眼神似乎也很害羞。那感觉真是太像陆菲了!我忽地想起了那晚陆菲在我家里的样子,蓦地,似乎有了一点点反应。妈的,要不是此刻小雪正注视着我,我真想伸手摸一下看看自己到底有没硬。

我家!我道。现在看起来,仓库反而更像是我家了。

心脏怦怦狂跳着,呼吸也急促了起来。真的要找小雪来验证吗?可是她是一个小姐啊,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我可还是个处级干部啊,就这样毁掉自己的贞操?

正在心里犹豫,对面的小雪也是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然后伸手到背后,似是想解XZ的挂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