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魔窟的第一夜】【作者xiutian】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0:0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字数:200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卢涛从撅着屁股的女孩肛门里抽出手指,放在鼻子前拼命地嗅着。

「行了!那么认真干嘛!」岳大海不耐烦地说:「谁会那么仔细闻那个地方?都是一上来就直接掏枪开干的!就算有些特别变态的喜欢舔她们屁股,我们往里头多加点香料,还有什么味道盖不住?」

「话不是这么说!自己洗的屁股,当然要洗到自己闻起来满意才能交货嘛!」

卢涛又狠狠吸了一大口气,「嗯……好了!没有异味了!交给你!」

卢涛在女孩屁股上一推,锁着她的枷式小推车便滑到了岳大海面前。岳大海弯腰查看小推车上的牌子,「十二号房,松木味……都不知道什么白痴会喜欢这种气味,难闻得要死!」

「大概他老爸是木匠或者伐木工人吧?」卢涛笑道,走到下一个待处理的奴隶面前,「哇!今天中奖啦!老岳你快来看这是谁!」

「等一下等一下……」岳大海虽然嘴上喜欢唱偷懒怠工的调子,但实际上敬业精神不比卢涛差,他往女孩肛门里灌满了松木味芳香剂,又给她戴上搅拌式肛塞,按下开关,女孩便痛苦地呜咽起来。

岳大海这才走到卢涛身边,定睛一看,也不禁大声惊叹。

「这……这不是那个谁吗?那个什么新闻女神……哦!那个秦枫的女儿!哇哦!长得比照片上还漂亮!她名字叫什么了?我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

「她叫夏之韵!去年还被教育部评为『帝国中学生形象大使』!我当时一看她获奖的照片,马上就迷得要死要死的,还埋怨教育部怎么不设一个泳装环节。

哇,没想到现在能看到她光溜溜什么也不穿的样子!我他妈的真是祖坟修对地方了!「卢涛激动地说着,双手早就不客气地摸上了少女的乳房和屁股。岳大海也不甘落后地伸出手来。少女脖子和双手被锁在三洞枷板内,双腿分开跪在推车的车板上,被四条皮带死死扣住脚踝和膝弯,趴在车上无法动弹丝毫,只得紧闭双眼默默忍受他们的侮辱。

卢涛又摸了一阵,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手,一边将灌肠器插入装满清洗液的大桶里,一边说道:「听说,今晚是她们全家团聚的日子!」

「全家团聚?什么意思?」岳大海搓揉着少女的乳头和阴蒂,迷惑不解地问。

「她家被抄的时候,唯一跑掉的她弟弟,前几天也被抓到了……」

听到卢涛的话,夏之韵猛然睁开眼睛,带着钳口球的嘴里发出急切的呜呜声。

「看来你还不知道啊!」卢涛颇有些懊悔自己的多嘴,他走回推车后面,岳大海赶紧闪身给他让出位置,双手却依然不离少女诱人的身体。

卢涛伸出手指轻揉着少女圆润精美的菊门,「放松一点,不然等下会很痛…

…你配合一点!这样吧,你要是肯配合我的工作,我就把我知道的关于你弟的情况告诉你!好不好?「

听到他这番话,少女的肛门果然变得不那么紧绷和抗拒,卢涛又揉了几下,指尖稍稍探入,顶开她的括约肌并绕着它转了几圈,这既是为了确认她括约肌的位置和松紧度,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然后将手指拔出,趁着括约肌还未恢复原位,将灌肠器的尖嘴插了进去。

「呜……」夏之韵的肛门其实早在来到此地的第一天就已经被开发过了,并且在此后的两个月里一直被持续地使用着,然而她至今依然连灌注清洗液都无法适应,只难受得全身颤抖。

卢涛不紧不慢地推动灌肠器的活塞,将液体缓缓全部注入她的肠道内,然后拧紧尖嘴的阀门,旋转旁边的按钮,使尖嘴下方的花瓣状卡扣张开,牢牢扣住肛门括约肌,最后将管体从尖嘴上拆下,这样尖嘴就变成了肛塞,留在夏之韵的肛门里。

卢涛放下灌肠器,一边握住夏之韵的双乳开始搓揉(这是上头允许「清洗室」

工作人员在工作时间享受的福利),一边悠悠说道:「你那个弟弟,听说可真了不起啊!他好像才十五岁而已,却多次躲过了保安局的追捕,据说还杀了好几个特工。最后,还是靖逆侯想了个办法,对外放出风声说一个跟你们家案子有重大关系的证人被关在这里,只要找到他,你们家就能翻案。果然引得他自投罗网,冒充新来的侍童混进这里来——对了,你知道什么是侍童吗?其实就是服务生兼男妓。从端茶倒水到打扫房间再到吹箫卖屁股,当然待遇也不错,比我们这些人高多了!你弟弟在逃亡的过程中做过整容,把自己整成一个漂亮得跟姑娘一样的小白脸,估计等下见面的时候,连你都认不得他了。可是再怎么整都没用,他一开口打听那个其实并不存在的犯人,马上就被识破身份抓起来了……」

几滴滚烫的泪水落到卢涛的手臂上,他惊愕地看着夏之韵的脸,「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这已经是差不多一个星期之前的事了!抓到他以后,保安局顺藤摸瓜,又把一直包庇他的人也找到了,原来就是他女朋友的老爸,你应该知道是谁吧?就是东都医科大学整形外科的主任,你弟的整容就是他做的。你弟这回算是把人家整个家都毁了,他那个小女朋友也一起被送到这里来了,听说昨天晚上刚给他们举办了婚礼。当然,说是婚礼,其实就是当众的性爱表演吧,听说他们两个都被整得挺惨的。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没资格去现场观礼啊,嘿嘿嘿……好,第一遍灌肠差不多可以了……」

在经历了痛苦至极的五轮灌肠和芳香剂灌注(为她指定的品种是柠檬香型,卢涛说:「这十有八九是靖逆侯指定的,他跟我一样,特别喜欢柠檬味!」)后,夏之韵终于完成了体内清洗,被送到了前来第三清洗室「接货」的淋浴室工作人员手中,准备接受被推入「娱乐室」之前的最后一道工序:体外清洗。

「卢——涛!」身材娇小,活泼可爱的第三淋浴室服务员何燕君接过束缚着夏之韵的小推车,杏核眼瞟了一下卢涛的裤裆,掩口娇笑道:「看来我们的中学生形象大使很合你口味哦!」

卢涛低头一看自己胯下,顿时臊得满脸通红。待要解释,何燕君却已转身,推着小车一路娇笑而去。

岳大海从另一辆绑着奴隶的小推车后闪身出来,「嘿嘿嘿,幸好我装作干活,让车子挡住我下面,不然我也要被她嘲笑了!」

卢涛目送着何燕君推车上那具诱人之极的肉体,长叹一声:「唉!每天总有那么一两个妞儿,能让我这个不思上进的家伙也燃起十几分钟的斗志啊!」

这里是距离帝国首都三百公里的帝国保安局第61号后勤服务基地,平凡无奇的名字掩盖着它的特殊之处:这里关押着众多容貌俊美,身份特殊的奴隶。曾经风光无限的他们,现在都只能被赤身裸体、披枷带锁地囚禁在不见天日的牢笼中,忍受着漫无尽头的蹂躏、淫辱和折磨。

可想而知,夏之韵和她的亲人们是最受欢迎的组合。他们出众的外貌和气质不必赘言,三十九岁的母亲秦枫被誉为帝国新闻女神,,两个女儿夏之馨和夏之韵都是帝国名校的校花兼学霸,儿子夏之宁只身对抗帝国保安局的传奇经历更是名闻天下,即便是相对最不出名的儿媳妇杨雪,虽然身体才刚开始发育,却也是万中挑一的绝色美人坯子。这样富有传奇色彩的一家大小被囚禁在一起供人淫乐,只是想想都让人觉得万分刺激。

正因如此,分配给他们的「娱乐室」理所当然地面积最大,刑具最多。鉴于慕名而来的宾客太多,常常需要排很久的队。娱乐室还特地辟出一大片「等候区」。

排队等待的宾客们坐在舒适的沙发上,一边狎玩着基地的女侍或男侍童,一边从超高清大屏幕电视里观赏由高清摄像头全方位多角度拍摄的夏家众人被蹂躏淫虐的场面,每个人都只看得血脉贲张、心痒难耐,恨不得马上就轮到自己,去在那些迷人的肉体上充分发挥黑暗而残酷的创造力。

已经在这黑牢里与夏之宁正式成婚,变成了夏家儿媳的杨雪仰面朝天地绑在一张狭长的刑台上,刑台四个角各装着一根底部和顶部均装着镣铐,可以调节高度的铁杆。杨雪双臂伸开捆在头顶一侧的两根铁杆根部,纤细的双腿大张着向上抬起,脚踝捆在另两根铁杆的顶端。铁杆被尽量升高,使她两腿被绷得笔直。她的屁股悬在台面之外,纤腰和粉颈都被细绳捆紧在台面。两个男人分别站在刑台的前后,用粗壮的阴茎在她的口腔和阴道里用力捅着。第三个男人一边把饥渴难耐的阴茎放在她的右手里来回摩擦,一边狠狠地抓着她微微隆起的乳房,揪拧那精致如玛瑙的小小乳头。那个正在抽插她阴户的男人也没有让自己的手闲着,他紧握住杨雪被束缚在铁杆顶端的一双脚踝,每次挺腰插入的时候,都着力拉扯,带动腰部更猛烈地撞击杨雪的下身。许多次当他插入之时,杨雪那纤细的脚踝关节甚至会发出不胜重负的咯咯轻响。

脚踝、乳房和阴道里的剧痛使杨雪泪流满面,她只恨不得用力捏断手里的阴茎,或是咬断深深插入她喉咙,令她几乎窒息的肉棒。但是她嘴里的牙齿早被拔光,换成毫无威胁的软质假牙;而每次有人要享用她的手掌之时,娱乐室里的值班看守都会「贴心」地提示他们先用拶指夹给她的十指进行几分钟的「准备」。

其实在经过三四次「准备」后,她的双手在这一天余下的时间里就已无法再握紧了。但是来客们仍然乐此不疲地一再用那古老而有效的工具处理她的双手,欣赏她惨痛之极的呜咽和颤抖……

离捆绑杨雪的刑台不过几步之遥的地方,一具曲线优美,玲珑浮凸的诱人肉体被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悬吊着:高举的双手和垂下的右脚踝分别被铁链固定在天花板和地板上的两个铁环里,而绑在左脚踝上的第三根铁链,则跟束缚双手的铁链挂在天花板上的同一个铁环里,将整条左腿高高拽起,几乎与右腿形成了一条直线。三根铁链都被最大限度地拉紧,使柔弱的身躯像刑台上杨雪的双腿一样被绷紧到极致,但是这具肉体所承受的痛苦,显而易见地要比杨雪巨大得多。她,就是夏之宁的大姐,帝国中央大学的学生会长夏之馨。

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站在夏之馨的背后,双手伸到前面,紧紧攥住她坚挺饱满的双乳,阴茎则在她的双臀中一出一入地侵犯着窄小紧缩的肛门。另一个男人则蹲在她身前,用一把毛毛虫状的刷子不紧不慢地在她那因为双腿被极度分开而门户大张的阴户上反复刷擦。刷毛的软硬犹如男人刚长出来的胡须般恰到好处,既可以给被刷的部位施以充分的刺激,又不至于给娇嫩的皮肤造成过分的损伤。

夏之馨秀美的面容扭曲着,双眼瞪得大大的,全身上下唯一能动弹的脑袋疯狂地摇着,戴着钳口球的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阵阵呜咽,身上每一处肌肉都在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双腿被强力拉扯分开成一百八十度角,令她觉得髋骨几乎马上就要被活生生从中掰断。而被毛刷刮擦的阴唇上传来的痛痒酥麻交加的奇异感觉,与胯下撕裂般的剧痛,以及肛门里猛烈的冲击感,汇集成呼啸汹涌的怒潮,一波又一波地撞击着她的神经。

突然,似乎有一团烈火从她的下身迸发爆燃,火舌沿着阴道一路奔袭向上,一直烧到她的子宫入口处。夏之馨的呼吸为之停窒,大脑也变得一片空白,这一刻,整个世界似乎都变成一片痛苦的无底沼泽,把她彻底淹没。

蹲在她胯下的男人旋转着被完全插入阴道的毛刷,看着夏之馨平坦光滑的小腹肌肉因为剧烈的痛楚而阵阵抽搐跳动,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狞笑,手臂向后一退,毛刷被整个抽了出来。夏之馨的身体顿时一瞬间松弛下来,筋疲力尽地像一团湿透了的棉絮般软绵绵地挂在铁链上。然而,她的神志刚刚恢复清醒,那把毒蛇一般的毛刷就再次凶残地侵入了她的阴道,于是,她再一次陷入到极度痛苦的巨大漩涡之中。

「喔!哈!」夏之馨身后那个正在鸡奸她的男人突然发出几声畅快的吼声,原来是夏之馨在剧痛中肛门不自觉地猛烈收缩,使那男人获得了巨大的快感,竟一下子射了出来。

射了精的男人意犹未尽地抱着夏之馨的身子,正想再玩弄一会儿她的乳房,却被一个已经等急了眼的排队者用力拍了拍肩膀,只得拔枪闪开。后来那人也等不及清洗一下姑娘的肛门,挺起早已硬得发痛的阴茎一插到底……

毛刷又一次被抽了出来,这一回,它的使用者似乎也玩够了,把它交到等在一旁的女侍手里,顺手在女侍柔软的胸上捏了一把。他刚转身迈开一步,又一个迫不及待的排队者已经占据了他原来的位置,这人可没前一位那么多的噱头和雅兴,直接就把肉棒插进了夏之馨那饱受蹂躏的阴户里。对夏之馨来说,虽然摆脱了毛刷的折磨,但是前阴后庭同时被强奸的滋味也不好受,特别是几乎成一字型岔开的双腿在两个男人前后夹攻的撞击下,撕裂般的疼痛越发强烈。

夏之馨失神涣散的双眼呆呆地望着数米开外的几个人影,那是几个男人围成的一圈,圈子的中央,是夏家姐弟的母亲秦枫。此刻,这位前帝国国家卫视的金牌女主播被头下脚上地倒吊着,双腿成直角岔开;一条粗糙的麻绳反绑了她的双手之后,又绕到她的胸前,将她丰满成熟的双乳紧紧勒住,使之更加突出;勃起的乳头被一对用细链子连着的鳄鱼夹夹住,夹子的锯齿之间甚至能看到微微渗出的血迹;从背后望去,可以清楚地看见一把银光铮亮的铁钩深深地钩在她的肛门里,而一条紧绷的橡皮筋将露在屁股外头的钩子末端和她的头发连在一起,秦枫不得不极力向后仰着头,否则肛门就会被钩子扯得剧痛。

在秦枫的头部下方,并排摆着一正一反两张沙发躺椅,每张上头都躺着一个男人,躺椅的高度使他们竖起的阴茎恰好可以完全插进秦枫被钳口环撑开的嘴里。

两个人手里各拿着一根机械爪,每当他们需要让秦枫的嘴里换一根阴茎的时候,便会用它钳住秦枫的脖颈,把秦枫的头拉到目标阴茎上,再夹住她的鼻子或脸颊,牵扯她的头部左右上下移动。有时会让秦枫自己努力蠕动头部来取悦他们,然而机械爪子并没有闲着,而是在秦枫身上四处揪、拧、扯、钳,首选目标当然是秦枫的乳房,甚至会伸到那对夹着乳头的鳄鱼夹上,再施加一份不小的压力。

除此之外,这种机械爪还可以作为电棍使用,只要把手柄上的通电开关推上去,铜质的爪尖上便会放出强劲而不致命的电流,让秦枫被倒吊的身子像风中的枯叶一样摇晃颤抖……

给秦枫准备的道具当然不止机械爪一样而已,另有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站在秦枫的身旁,他们的武器,是一条一米多长,带着手柄,形状既像剑,又像尺的狭长薄板,材质是弹性和坚韧性都极好的一种金属。人们给它取了一个古老的名字:「戒尺」。

戒尺在男人的手中被高高举起,带着令人胆寒的呼啸声重重落下,在秦枫丰满成熟的肉体上击出清脆的啪啪声,留下一道道浅红色的印痕。每一尺落下,秦枫便会整个身子向上一跳,被阴茎塞满的嘴里发出猫嚎一般的惨烈哀鸣。而两个男人更不时往她两腿中间那最为脆弱和敏感的阴部来上狠狠的一击。每遭受这样的一击,秦枫的身子便会不由自主地试图弯腰蜷缩,而这样做的后果只是让她的头发和肛门同时产生撕心裂肺的剧痛。这种前后交困、进退两难的痛苦漩涡每次都使秦枫陷入短暂的精神崩溃中,全身狂乱地扭动抽搐不止。每当此时,鞭笞者们便会暂停抽打,一边伸手在她身上猥亵,一边开怀大笑。等她的抽搐渐渐停息,才会重新举起手上的戒尺,在「无关紧要」的地方抽上十几下之后,再来一次「关键击打」。

一边忍受着前后两个小穴被狂暴地奸淫,一边看着母亲又一次在鞭笞阴户的剧痛中近乎癫狂地全身抽搐,夏之馨默默地把被泪水浸得刺痛的双眼转向房间的另一边,在那里,剩下的两位亲人正在那里遭受着整个房间里最残忍的虐待。

夏家被誉为「帝国颜值最高的家庭」,而这家的二女儿夏之韵,则又被誉为「皇冠上的宝石」。这个曾被皇后亲手把「帝国中学生形象大使」绶带挂在身上的少女,被捆在一张和杨雪相同的刑台上,而在刑台的上空,她的弟弟夏之宁被拉开四肢,面朝下地悬吊着。

吊着夏之宁的,是一座高大的长方体刑架,立柱和横梁的长度都可以调节,立柱底下还装着轮子。人们把姐弟俩分别绑上刑台和刑架后,再把刑架推过来,使他俩一上一下地对齐。

姐弟俩当然和其他几个亲人一样被剥得赤条条一丝不挂,夏之宁的皮肤白净光洁得像深闺待嫁的少女,而夏之韵更是白嫩得可以用晶莹耀眼来形容。夏之宁腰部异常突兀地向下挺出,十五岁少年的稚嫩阴茎完全插入十八岁的亲姐姐嘴里。

走近细看就会发现,原来有一条「珠链」紧紧地捆扎在他的阴囊根部,另一头则缠绑在夏之韵的脖子上。再仔细看,那链条上的「珠子」,竟然是一个个黄豆般大小,表面布满倒刺的铁蒺藜。夏之韵的粉颈和夏之宁的阴囊上,都已经沁出了细微的血珠。

夏之宁并不是被水平地悬吊着,他双手的悬吊高度要比双脚高一些,这样不仅是为了增加他腰部挺出的角度,使他更加痛苦;也是为了使他的脸不至于离夏之韵的下身太近,从而妨碍人们享用那诱人美妙的女孩肉体。更重要的是,这样人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他的脸,更清楚地欣赏写在那上面的极度痛苦、愤怒和绝望。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被他吐唾沫,因此人们给他戴上了一个外圈带刺的钳口环。

又一缕带着殷红色的唾液从夏之宁被撑开的嘴里流出,滴到夏之韵没有半根阴毛的光洁阴阜上,也滴在那条正在女孩阴道里反复进出的肉棒上。

肉棒的主人低头一看,不禁哈哈大笑,顺手就给了夏之宁一记重重的耳光:「小王八蛋,你是怕你姐的逼太干,滴两滴口水给她润滑润滑是吗?」

夏之宁的嘴里一阵剧痛,他睁大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瞪着这个面目可憎的男人,仿佛要用眼中的怒火把他活活烧死。

然而他这徒劳的愤怒,反而使这男人更加得意和兴奋。他一把揪住夏之宁的头发,把他的头向下按,「眼睛再睁大一点啊!看清楚我是怎么操你姐的!看啊!

仔细看啊!「说着,他一直在夏之韵胸脯上肆虐的另一只手,竟然抓住了夏之韵的乳头狠狠地拧了起来。

「呜——」夏之韵发出凄切的呜咽声,被迫含着弟弟的阴茎,并在他的注视下被轮奸,已是无比巨大的耻辱;而她在忍受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时,还不得不努力保持头脑清醒,在像这样的剧痛来袭时,竭力控制自己不要下意识地咬紧牙关——当这场恶魔盛宴开始前,人们给她戴上硬质假牙的时候,她还大惑不解,直到夏之宁的阴茎被强制塞入她的嘴里,一个男人迫不及待地抡起皮带,用力地抽了一下她的大腿时,她受痛之下本能地一咬牙,才在夏之宁凄厉的惨叫和抽搐中明白那些人的险恶用心。心中亦充满了懊悔和歉疚,在那之后,无论身上被如何揪拧,阴户和肛门被如何侵犯,她都苦苦忍住,绝不放松对自己的控制。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肉体和精神越发疲劳,她对自己的控制越来越艰难,已经发生了几次失控咬痛了夏之宁的情况。她不敢去想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只能努力凝聚起最后一点意志力,死死支撑。

随着一股热流在她的花穴里迸发喷涌,那条已经在她体内肆虐了许久的棍棒终于被抽离出去。夏之韵不禁舒了一口气,下意识地活动了一下已经酸痛发麻的口腔和舌头,却立即感到弟弟的肉棒在嘴里瞬间变硬膨胀,她顿时反应过来,不禁面红耳赤,羞得无地自容。

她不知道的是:夏之宁早就被强制注射了助勃起药物,尽管他也像身下的姐姐一样在极力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是刚才夏之韵唇舌无意识的短暂运动,已经足够让他体内的药物找到兴风作浪的契机。而夏之宁此刻也和她一样的羞愧难当。

又一个男人站到了夏之韵的刑台前,硬邦邦的龟头顶在了花穴开口,夏之韵收摄心神,闭上眼准备面对又一轮奸淫。却听见一个人喝斥道:「喂!说好只许五个人上的,你干什么?」

那个用龟头顶着夏之韵的男人低声下气地央求道:「我已经排了两天了,现在就差这个小妞还没干过了,你就通融通融吧……」

另一人却是毫不容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前面光是排队干秦枫就反复排了三四轮,这才没空干这小妞,你怨谁呢?」他停了一下,语气放缓道:「到旁边去找个服务员,边干边看我们怎么折腾他们,不是也挺好的吗?」

那男人不敢继续争执,乖乖地退了下去。夏之韵和夏之宁的心里却都打起鼓来,听那一人的口气,竟是还有更可怕的东西在等着他们。

夏之韵不认识说话的这人,夏之宁却跟他打过多次交道,他便是一手炮制夏家厄运的罪魁祸首,帝国保安局的少将调查官罗奇。夏家遭难以来,夏之宁一边逃避追捕,一边设法营救身陷囹圄的亲人,与罗奇斗智斗勇。虽然凭借自己的绝世天才多次取胜,并让罗奇的金牌猎捕团队损失惨重,但最终还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落得如今的悲惨境地。夏之宁深知罗奇的聪明与残酷,由他想出来的折磨花样,必是地狱才能一见的出品。

罗奇先把夏之宁嘴里那个长满尖刺的钳口球拿了出来,然后绕着夏氏姐弟踱了一圈,把手放在了夏之宁结实的臀部上。夏之宁暗吸一口冷气,正不知他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