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以武会友&阿莲故事

京ICP0000001号2019-02-15 17:14:3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阿莲是我网友一网的闺密。自从和一网见面操过之后,她大赞我的功夫厉害。她说自己小穴从没这么爽过。不知她在她圈子里是怎么宣传我的,反正搞起一圈的人想来会我。阿莲就是其一。 一网介绍说,阿莲是功夫特强的一个,会阴射。

阴射?对我来说,这是个传说。我和阿莲便加上了好友。Q上,她说,你那有那种群交的圈子没有。我说没有,只有几个玩得好的朋友。她说。一网说你非常非常厉害,所以我非要会会你不可。我说,你别信她乱吹,只是我性趣较高而已。我要把话说在前头,万一我不行,你别夹屄就走。

为了她的到来, 我还特意禁欲两日。两日是禁欲极限。如果超过两日,精虫基本上都跑到龟头上来了,一杆下去,必射无疑,忍都忍不住。射完就只有交枪投降的份。但禁的时间太短,怕硬度不够,甚至会不举。所以掌控这个时间,很有学问。

我的俩哥们都不太相信这是真实的事。所以当我们开好房,等她下飞机过来的时候,心里直打鼓。这会不会是一骗局,一个圈套?只有我心里还是有底的。因为她是“一网”的朋友。而我是信任“一网”的。不过给他们说得我差点也没底了。毕竟和一网不过是网友。我们开小车提前进入她旅行大巴停车处。躲在暗处观察。旅客陆陆续续地下车。一个女人穿一套短裙东张西望。我们判断就是她了。见她青春火热的样子,所有疑惑顿时消散。就一个女孩子,能把我们三个吃了么?我们把车开过去。把她接上车。她根本没有把行李和旅行社的人放在一起,而是直接放到了我们的车上。看来她对我们是相当的信任。也是,既是一网介绍,她是没有理由不信任我。因为和一网短暂的交往中,她觉得我是个值得信赖的朋友。信任和安全,是玩性的基础。

活着就是追求激情和快乐。共同的追求让我们走到一起来了。

至此,我仍然感到自己仿若在梦中。虽然一网独自一个夹屄过来给我日,但那是我网友啊。我为她过来是买了单的。包了车费,还给了两百元一天。这个女人不同,什么要求都没有。而且这个女人坐飞机过来,代价不菲。我们三个男人去接一个女人,直接去宾馆干,象不象新闻上经常说的网友会面被几个轮奸?情节虽是一样,画风却完全不同啊,女人是主动方。闲话小说。

她走进房间,我把房门一关的时候,一个猎物便被捕捉到手了。余下的就是“插”了。插她的下体,插她的阴户,肏她的屄。她自然会扒开腿给我们插的。因为她是自投落网的兔子。这样叙述当然是男性的思维叙述。千百年来的男性主导思维,没有理由不是这样叙述的。但是她的到来,是彻底的颠覆了男权世界。因为她是来享受男根的。她就是来寻找被插的快乐的。在她的眼里,这三个男人才是她的猎物。

在她的面前,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没压力的作爱。什么是纯性爱享受。

习惯性的,象接待一般的客人一样,我们闲聊了些天气之类的。让她吃水果喝茶。但大家都没有忘记,今天准备做何事来的。我搂她的腰,夸她年轻漂亮。她很抚媚地靠在我的肩头。一个陌生的女人,刚一接触就亲昵,也算平生第一遭。真耽心脸上会挨一巴掌。但显然是过虑了。唉,还是摆脱不了以前的思维定势。她提议洗澡。我们几个男人还是不敢喊她脱衣服。乖乖地一个个再洗了一个澡。其实她来之前,我们都洗好了。再洗一次是让女人放心。避孕套准备了一大打。接着她解装脱衣,一个赤条条的女人就展现在我们面前。她的身材真好。皮肤光洁,曲线迷人。私处阴毛遮洞,分外诱惑。双乳高耸,很大。乳晕稍多了一点。她长相,一般般的漂亮。属中偏上的水平。但内质真是一流。其实到现在我还是没有能判断出她的准确年龄。判断在三十五左右。但完全有可能她比我们还大。她说,一个人的长相,一个人的年龄,都不是自己能掌控的。在某个时间里,你只要把自己放得最大就可以了。言谈举止,她先让我深深的佩服。

她洗澡的时候,我进去帮她的忙。手在她光洁如玉的肌肤上游历。 下体便硬绑绑地翘起了。在灯光下显得非常雄壮。我的龟头闪着油油的亮光。呈暗红色。我顶她性感的屁股。她帮我洗。我也帮她洗她的私处。至此,我的战前不举的耽忧才总算放下。

洗完抱她出来。我们都赤条条如原始人一般。开肏。谁也不想再浪费春光了。四大叉她躺在床上,阿淡最先上。是我让他的。因为他是急火。我怕一旦我日进去的话,怕是一夜都下不了马。我知道为何她想二男或三男了。一般日着的男人,总是忙不过来的。而多余的男人,可以抚摸乳房或腿根。因为女人到处都是性感区。文揉双乳,我抚阴蒂。我摸着阴户,看阴茎进出。用力捏阴户,会明显地感到里面长长的一根。她的淫水流了我一手。阿淡不久就射出,文即上马。他俩人今天都表现上佳,一点没给我丢面子。刺得莲心花怒放。最后是我挺枪而入。日屄的滋味是无法形容的。人生的最搞境界莫不如此。能进出此洞,人生便无更高追求了。所谓的钱财富贵,学富五车,还是权势地位,都不再重要。只有这快乐是多么的真实。这洞是真实的。这日着是多么的真实。所谓的性格差异,所谓的贫富差异,甚至所谓的年龄差异,都不再重要。

我似乎在挑战皇帝的享受。皇帝的享受不就是这些么?真实的肉体原来是这么好玩呀。一进一出,阴道紧箍包裹,温润而湿滑。

“我在日你的腿中间的叉,日你两腿中间的芯芯。”我再也忍不住浪语起来。

“日吧,日吧,我千里之外送屄过来了,你不日留着怎的!”她也开始浪了。

……且说我左插右日都是硬,她感到从灭没有过的愉悦。硬而不射,这不是我的绝招,其实我更认为是我的缺点。出去玩,通常都搞得妓女没脾气。“你再不射,不给你玩了!”。“老哥,过点了,你不射我也收工了”。特别是那些口交的,弄得口齿无力,却还是不射。其实不是我不想射,我也想让为妓早点休息,但没办法啊。射不出。我心里其实清楚,这是我四十年如一日,从没间断地自慰的苦果。因为自慰的力度比阴道的收缩力度要大。但这种功夫,遇到这种不与你算时钟的找日的女人,却是被喜欢得不得了。因为为妓是希望你早点搞清楚收工。而这种女人是想让你一直冲她到高潮。如果你早射了,她怎么办?

屌完正位变侧位。每个方位都进出百余下。最后是后位。鸡巴撞击女人阴户的声音,成了这静夜唯一的乐章。变变性交方位,确实也有点味道。他们两个都笑我一招走天下。今天我倒要变变给他们看。再说我这一变交位,他们可以从不同方位刺激女人的性感区。象我从后攻,阿淡就可以钻入下面添她的双乳。而阿文可以用手抚她的阴户四周。她开始低吟叫床了。我把她的性欲提到一个高度了。我想再重重地两下就可以结束战斗了。不料,越想插两下深度的结束战斗,每次插入都感到茎有点软。不能把她完全送入顶点。 又战百余合,我感到越久越不能让她达到高峰。只好下马。大家都累了,躺着休息一会

赤条条躺在床上,三个鸡巴,一个洞,两耸傲峰。如果把它照下来,还真是一景。但一网情深们为什么对我们厚爱有加,就是因为我们是靠谱的男人。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我们是偷欢。见不得一丝丝的阳光。虽然我可以保证照片永不会外泄,但是女人的担扰很重要。其实女人只要能保证事情做得密不透风,女人还是有很大的愿望偷食。如阿莲的女人,借个旅行社团游的名义,来和三个男人鬼混,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她对我们的评价,是“不错了”。 此次她来比武,基本上算是小胜我们一筹,干多久她都能接战。不管干多久,她的阴道里面总是湿漉漉的,这是我最佩服她的地方。莫非她已练就的是九阴真经? 只有以淫为乐,对性充满渴求,才能保持整日整夜的湿度。当然她也有她的特点。她显然是慢热型的。喜欢在性海中漫游,不轻易达到高潮。也是她至胜之宝。这也和我多有相象。高潮多了,要久战,显然难以为继。这是函数互相对立的两个方面。所以,不能以久战作为唯一比武的输赢标准。虽然我是以久战出名的。这一夜,我自己都感到奇怪。我觉得我想战多久就能战多久。精虫一点想往外跑的意思都没有。看来在宽松的环境下,我还是不必过虑我会不举的。 接下来,我们除了性交还是性交。这一夜本来就没打算睡。直到日得B水长流,生殖器完全疲备,已到早上四五点钟。却说我凌晨还和她搞了一战久的。单独和她战了一个多小时。她对我最后的评价是“能搞,但有点软”。其它两个没有评价。其实阿淡战了几伙,基本上观战了。文表现对他自己的历史来说,算是超水平发挥。但在她眼里,估计还是不及格的。

她这次是以旅游的名义来的。当然最好的旅游肯定是性旅游。纵情山水间。这性中便有山有水了。还能有亲水亲山。不象旅游看的是外表。性满足后去旅游,那味道自又上了一个档次。

第二天起来,我们没有让她跟团。我们自己驾车到各景点游览。我们一路有说有笑,充满暖昧的春光。虽然现在是深秋,但找不到秋的影子。唯一的影子,是映在枫叶上的。枫叶上颤动着一颗颗幸福的霜露。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有性的日子就是好。这样的日子不多了,我明白,她也明白。秋过去就是冬。如果不抓紧时光,眨眼就是冬季了。生命的冬季。从她儿子的岁数,我们已经可以推定她超过四十了。是的,年龄不是问题。只要你还能把它玩到当时的最大值。我终生玩“姐姐”级女人比较多,偶尔玩个把小的,曾深叹,年轻就是好。遇到莲之后,再次颠覆了我的理论。是啊,玩过那么多,都没有这个玩得尽兴。玩得彻底。玩性,其实并不要一流的身体,比身体更重要的是投入。是全心身的浸泡进去。

看过清山绿水,晚上依然夜宿宾馆。又是一场场一幕幕激情大战。昨天我是没射,一夜没射。加起来,我是差不多有三天没射了。今天战起来,比昨天更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依然没有要射的感觉。我感觉到我是魔鬼附身了。特意要在她身上尽情表现一下。我的作爱技巧显然是有点差,她教我如何深浅适度地抽插。两浅一深。我阴茎的硬度今天显然是令她满意的。和她还战出几个小高潮。她显然已得到了最大的满足。这是我追求效果。不管战多久。如果没有淫到底,冲到头,就是失败。冲出浪不算什么,冲出浪花才算本事。这次彻底地让她畅快用的是狗屌式。这夜只战了半夜,各自疲惫,各自睡去。

第二天就清理战场。接下来两天的旅游让她跟团了。我们都要上班。

就此别过,不知是否有来日,心里谁也不去猜想。玩之个,讲究的是追求曾经拥有。也不计较对方是谁,在哪工作。这些我们都不曾问过。比起那些在一上来就问这问哪,象调查户口似的,你不觉得我们特别有素质?她给我们讲她在她们城市的一些奇闻轶事,性爱故事,群交美事。她在一线城市有别墅,也算是个富婆了。但我们不管她是贫婆还是富婆,这些与我们没关系。我们这一线的费用,我们还是一样买单。男人吧,不要做成滓男。走时,我们还给她带了特产。

她自此一走,再没回来。我一直惦记着这个生命中曾来过的过客。她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