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小西的美母教师】大结局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2:5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放学后,我终于等到了李欣的消息。

我和李欣一起去了食堂,打好饭菜找到位置坐下后,李欣对我说:「张小艺

那我搞定了。」

我心里一喜,问:「他同意了?具体怎么说的?」

李欣说:「你是不知道,我跟他说如果他不敢用照片威胁苏老师就要叫我爹

的时候,他可是差点要跟我打起来。」

我说:「这也正常,毕竟越是平常不说话的人,自尊心越是强。」

李欣扒了几口饭,说:「反正他是打定主意了,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我说:「只有等了,我们也不能逼他。」

「等?」李欣显得有点不耐烦。

「逼他只会越来越糟。但我们也不是干等,我和他是一个班,又是一个宿舍,

我负责盯住他。有什么风吹草动我通知你。」

李欣想了想,说:「我可是一直这事觉得不靠谱,先说好了,这是你出的主

意,要是失败了,不能把锅算到我头上,到时候你还是得把陈静给我。至于苏老

师,我就只能给你几张她的照片,靠你自己了。」

我鄙视说:「别这么快就想着过河拆桥,先走着瞧看看。」

气氛变得有点尴尬,接下来我快速的吃完饭回到了自己的教室。心里想着,

张小艺到底会不会真的去威胁苏老师,又会是什么时候?又会以什么方式?

刘安也吃过饭来到了教室,坐下后小声对我说,「大才子,再给你一次机会,

昨天哪个极品少妇的视频。」

我说:「你才16岁,别就纵欲过度,未老先衰了。」

刘安淫笑:「不愧是大才子,开口就是两个成语。」

我无语,不想再理他。这时我看到张小艺来到了教室,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我现在只要跟着他就行了。

我心不在焉的熬到晚自习结束,却并不像之前一样马上回寝室,我在盯着张

小艺,他还在座位上像是在看书的样子。

刘安收拾好了桌面,见我没动,问我:「回宿舍啊。」

我正准备让他先回去的时候,看到张小艺也站起来了,我于是说:「好。」

我慢悠悠的等张小艺,直到他往外走的时候,我才跟着刘安一起走。

我故意走的很慢,一路在后面跟着张小艺,但很失望,张小艺似乎并没有其

它打算,而是直接走到了宿舍。我有些失望,但心里也安慰自己事情不可能发展

这么快。

张小艺回到宿舍简单的洗漱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没有再下来的意思。

第二天我也比平常格外的关注张小艺,白天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到了晚自习

结束后,我看到张小艺在座位上并没有动。

刘安又想往常一样催我快回宿舍,我说:「我还有题没做完,你先走吧。」

没想到刘安反而一屁股坐下来,说:「那我等会你,反正也没事做。」

我也没理由赶他,就这么假装做题,然后盯着张小艺。这时李欣正好路过我

们教室,看到我还在,于是在窗户边跟我打招呼。

一旁的刘安奇怪的小声问我:「他怎么跟你像个老熟人一样了?」

我没理刘安,走出教室跟李欣说:「今天张小艺不太对,也许有情况。」

李欣说:「我刚去办公室看到苏老师,她还把我臭骂一顿。」

「就是说苏老师现在还在办公室。」

我刚说完,李欣说:「张小艺动了。」

我顺着看过去,张小艺果然已经收拾好东西要走出教室了。

我对李欣说,「我们跟上去看看。」

我和李欣跟在张小艺后面走,刘安在后面远远的喊:「大才子,我等你那么

久,你说走就走啊!」

我对刘安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刘安看我非常严肃,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是

什么情况。

摆脱了刘安,我和李欣远远地跟在张小艺后面,一直跟着他走到了学校教学

楼后的花园。这里到了夜晚后,微弱的路灯只能让人勉强看到路。

我和李欣一路跟着张小艺,直到他停在了花园中心的亭子外。我和李欣远远

地躲在了绿化带上的一颗树后。

过了不久,一个人出现在了我们视野中,灯光虽然不够亮,但她的身材,再

加上这个点会来这里,只有一个可能,她就是苏老师。

我和李欣屏住了呼吸。

那边苏老师开口了,语气很急:「张小艺,我过来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苏老师,我……那些照片,只有你满足我一次,我就都删了。」张小艺结

巴着说,我能感觉的到,他内心还是害怕。

苏老师说:「不可能!」说得很坚决。

「我真的会散步出去的。」张小艺刻意说得佷狠。

苏老师似乎真的被吓到了一样,语气软了下来,说:「我信不过你,要是你

事后反悔了怎么办?我吃了李欣的亏,不会再上当第二次。」

听到这里,李欣在一旁笑了出来。

张小艺也没想过这个问题,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支吾了半天。

苏老师继续说:「你带手机来了吗?如果你都没带手机来,不是纯耍我吗?」

张小艺马上掏出了手机,对着苏老师说:「我当然带来了。我保证,只要…

…」

话还没说完,从阴影里突然冲出了一个人,把张小艺扑倒在地!

「啊!」张小艺叫了一声,倒在地上奋力挣扎。

但那个人很快跨坐在了他腰上,将他压的死死的,一把抢过了他手里的手机。

「你干什么?」张小艺挣扎着喊。

「你老实点,再动小心我打死你。」

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他就是秦树。我拉住李欣,小声对他说:「这可

能就是你要找的人了。我们就在这看,千万不能暴露,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去。」

李欣点了点头,说:「我懂。」

张小艺自然不服,一直在挣扎,秦树一拳狠狠地打到了他脸上。

苏老师见状忍不住制止:「秦树,你干嘛打他!」

「秦树!」李欣默默地念了一遍,问我:「你认识这个人吗?」

我摇头:「不认识啊,现在又看不清,不过至少我们知道名字了。到时候在

学校查一下就行了。」

「万一是外校的怎么办?」

「那就麻烦了。」我说。

那边张小艺被打了一拳后老实了,躺在地上哭了起来。

秦树对苏老师说:「我最瞧不起的就是搞这种下三烂的威胁。苏老师你也是

贱,还装什么圣母。」

苏老师不敢再说话。

秦树拿着手机问张小艺:「想少挨拳头的话就老老实实给我解锁。」

张小艺性格还是很倔的,往秦树吐口水。

秦树又扇了他一耳光,说:「就你这破烂安卓机,我拿回去随便两下就破解。

我还跟你说,你一点办法都没有,苏老师可以光明正大的说没收了你手机,

你又能怎么办?」

张小艺发疯了一样挥舞着拳头想打秦树,被秦树一只手就隔开了。秦树说:

「不过我觉得还是简单一点好,直接丢掉算了。」说着秦树站了起来,对着黑不

拉漆的远处奋力一丢,张小艺马上站了起来循着方向追了过去。

秦树回头看苏老师:「怎么了,同情他了?」

苏老师摇了摇头。

秦树手里忽然拿出一个手机,对着苏老师摇了摇。

苏老师吃了一惊:「啊,你没有扔……」

却被秦树马上捂住了嘴,秦树说:「让他找去吧,省的来纠缠我们。还有,

我帮你解决了个大麻烦,今天要怎么感谢我啊?」

说着秦树一把环住了苏老师的腰。、李欣疑惑地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他刚刚扔出去的好像不是张小艺的手机。」这时我看到张小艺还在

绿化带里到处找自己的手机,那个单薄的身影,让我觉得有点可怜。不过可怜之

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却是不同情他的。

那边秦树和苏老师已经走远了。李欣问我:「今天就这么算了吗?」

我说:「你还想怎么样?」

李欣说:「人都找到了,当然是打一顿啊。我们两个加起来搞他一个那不是

随便打。」

我说:「别,我们上次打架最后是什么结果,再来一次在被抓我要是被退学

了怎么办。现在我们只要查到他是谁,到时候在校外叫上人把他堵了,要把他打

的叫爹!」我狠狠地说。

「你这吹牛逼了吧。」李欣说:「这人在后面阴我,我是忍不了的。」

「我想,这个人肯定就是论坛里某个知道你秘密网友。」

李欣拿出手机,登上了论坛,看了半天,说:「不瞒你说,其实苏老师反过

来威胁我这事,我还问了另一个人。」

「谁?」我凑过去看,他手机界面是一个聊天界面,对方id是一串火星文。

李欣说:「他在论坛其实算一般吧,之前一直是搞自己妈妈,听说现在在搞

自己姨妈。跟我不太一样,我还从来没对自己亲戚下过手,所以跟他正好有得聊。」

我基本可以确定这个人就是秦树,聊天界面上还有几句记录显示在屏幕上,

他在强调一定要保证销毁苏老师的照片。

我有点紧张的问:「你有没有把我告诉他。」

李欣说:「那倒没有,我这是在试一下你们谁的方法管用。」

我松了一口气,说:「我怀疑他就是苏老师背后的人。」

李欣看着我,说:「妈的绝逼是他,只有他知道我真的怕什么。」

我说,「今天就这样吧。明天再想办法找出他是谁。」

我们两个达成一致后,分别回到了自己的宿舍睡觉。我看向张小艺的床铺,

他还没回来,估计还在找他的手机吧。

这一晚他都没有回来,我和刘安到教室的时候才看到他趴在课桌上睡觉。

早自习苏老师来教室看到他在睡觉也没说,只是看了一眼就又回到了自己的

办公室。知道为什么的我只是笑笑。

到了课间操的时候,李欣跑来对我说:「学校这么大,找个名字也不容易啊。」

我敷衍说:「电视里像你这种公子哥要查个人不是给手下报个名字,然后成

堆资料就直接来了吗?」

李欣说:「靠,你自己都说了这是电视里的事,怎么可能嘛。」

我说:「有个蠢方法,一个教室一个教室的问。」

「太蠢了吧。」

「还有个方法。」我边走边说:「就是去教导处,翻看花名册。」

「稍微靠谱点,但是教导处又不是我们家。」

「其实很简单,不一定要搞清他倒在哪个班,之前我们跟踪张小艺,这回我

们跟踪苏老师就成了。今天我们上午最后一节课就是苏老师的,到时候下了课,

我们跟着她就好了。」

李欣有点怀疑的点了点头。

中午我们如约跟在苏老师后面,苏老师先是去食堂了打了几份饭,然后往教

师宿舍走,李欣喃喃说:「她打那么多饭干嘛?」

我和李欣一路跟到教师宿舍楼下,我让李欣等等,这里不方便跟的太近,所

以我们在离宿舍楼一定距离外看着苏老师走到3楼最靠左的一间宿舍门口停下,

里面有人开了门,我们这刚好看到开门的是一个穿校服的。

李欣叫了出来:「我靠!这特么也太爽了,直接在宿舍里就搞了,妈的当初

我搞苏老师的时候也没这么爽过。你不知道,每次偷偷摸摸的不知道有多麻烦。」

我说:「在这等等吧,他总要下来的。」

李欣说:「等什么啊,我觉得他们一定在做什么。不如白看场av。」

李欣拉着我往楼上走,老实说这个我是很害怕的,我知道那个宿舍我妈妈也

在的。万一妈妈出来看到我的话怎么办,或者妈妈还不在宿舍里,从外面回来撞

到我鬼鬼祟祟的怎么办。

李欣并不知道这些,我和他一路走过来,发现3楼宿舍的入住率并不高,也

可以理解,大部分老师都买了房,住在自己家里,学校甚至有考虑过取消掉教师

宿舍。

来到了妈妈所在的宿舍后,李欣发现窗帘并没有完全拉上,有一个并不明显

的角落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

李欣从那一角往里面看去,脸上露出了震惊地表情。

转过来对我小声说:「靠,你来看!」

我木然地来到那个位置,朝里面看去,秦树坐在椅子上吃着饭,妈妈和苏老

师跪在地上,头都埋到了他的胯下。

李欣在我耳朵边说:「这龟儿子真会玩。你认识另外一个吗?应该也是个老

师吧。」

我当然认识,我不想再看下去,我站直了身子,李欣问我:「你不看了?」

我摇头。

「看别人爽确实没什么意思。」李欣说。

我拉着李欣离开了那里,来到楼梯间,说:「既然你都说没意思了,那就没

什么好看的了。」李欣说:「现在怎么办呢?」

事情到这里,我想了想,说:「我突然没什么兴趣了。看到苏老师跟母狗一

样,都没兴趣搞了。」

「喂,喂。你这什么意思啊。」李欣脸一下就板了起来,「耍我呢。」

「实话实说还不行吗?」我说:「我反正是没什么兴趣了,为这种女的浪费

我那么多脑细胞真不值得。再说了,你也得有点诚意,剩下的你自己来搞定吧,

你要是搞定了,我还是信守承诺,拿小静跟你换。」

李欣说:「我这要怎么搞定啊,一点头绪都没有。」

我说:「都知道背后的人是谁了,把他弄怂了,苏老师还硬得起来吗?」说

完,我就直接下楼走了。

妈妈和苏老师的跪舔的画面令我作呕。

这个画面却怎么都令我挥之不去,以至于接下来整个下午都浑浑噩噩,因为

我不知道我的妈妈还能不能回来。

到了晚上,李欣气冲冲跑过来跟我说:「你猜的果然没错,这孙子承认了。」

我说:「怎么承认的?」

李欣拿出手机给我看,手机聊天记录里秦树确实承认了,同时他也很嚣张,

毕竟他知道李欣怕的是什么。

李欣自从在外面捅了篓子后,回到本市他爸就给他下了死命令,现在如果又

被他爸知道他和女老师搞在一起,非得剥了他皮,就算是断绝父子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他爸的情人又给生了个儿子。

李欣说:「气死老子,亏我把他当朋友,这口气咽不下啊。」

我故意说:「你咽不咽的下关我屁事。」

「你这太过分了吧。」李欣说。

我摊手:「本来我们就没什么交情。」

「靠,要不是李静,老子也懒得搭理你。」李欣说完转身走了。

我马上来到了路星的宿舍,路星看到我急着跑出来,问:「看你这样子,怎

么了?」

我笑着说:「没什么,可以动手了。叫人来,明天星期五放学后把李欣堵了。」

「等等。」路星有点纳闷,「堵李欣干嘛?他又搞你女朋友了?」

我解释说:「只是堵,不是真打他。我告诉你怎么做。」我说了一大堆。

路星眨了眨眼,说:「你这有点毒啊。」

我说:「李欣认识我们,我们俩都不好出面,你那些兄弟靠得住吗?」

路星说:「这个你绝对放心!」

第二天到了放学,李欣一般都是有司机来接他,他固定会在路边等司机的车。

路星的人到的很准,一辆面包车直接停在了李欣身边,下来四个人直接抓李

欣到了车上。

「你们要干嘛!」李欣刚喊完,就发现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吓得直哆嗦。

黄毛对李欣说:「秦树让我带几句话。」

「带什么话?他怎么自己不来?」李欣强作镇定。

黄毛在他脸上拍了拍,说:「他让我对你说,你为什么不假装不知道呢。现

在搞得多僵?」

被这样打脸,李欣涨红了脸,喘着粗气,从小到大,从来只有他这样打别人,

还没有人敢威胁过他,李欣怒吼:「你他妈的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他妈管你是谁!」黄毛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谁给你的胆子吼我。」

李欣脸上被打出了印子,狠狠的瞪着:「有本事别动巴掌,有种脖子上的刀

直接砍下来。我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车上的人都笑了,黄毛摸着李欣头说:「小子挺硬气的啊。」

李欣挣扎着甩开了他的手,「别碰老子。敢不敢放我走,约个地点,叫上人

来光明正大打一架?」

黄毛说:「我没那功夫陪你玩,我今天来只是想告诉你,离我兄弟远点,乖

乖当孙子就行了。至于那个女人,那是因为你下面的家伙没我兄弟的大,怪不得

别人。」

说着车上的人又笑了。

这时黄毛打开了车门,一脚把李欣踢了下去。面包车也跟着扬长而去。

李欣在后面气不过,捡起来一块石头扔了过去,「操!」

这时一堆人围了过来,我也合适的走了过去,在一边问:「你脸怎么了?」

李欣愤怒到了极点,看到我,拉着我走远了说:「我刚被秦树叫来的人打了。」

我假装吃了一惊:「他妈的他这么嚣张的,直接来学校打人。」

李欣揉着脸,说:「你以前那个兄弟呢,那次打架那个,我知道他也是在道

上混的,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叫点人来。」

我说:「我们关系还没那么好呢。老实说,我还不太想为了你麻烦我那帮兄

弟。」

李欣哼了一声:「求你是给你面子。别以为我自己就搞不定了。」

我突然觉得李欣本人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闪光点,不过并没有什么用。我说:

「这样吧,你把电话给我,我尽量帮你。」

我从书包里拿出纸笔,在李欣写下电话号码后,我说:「我回家了,有事我

会联系你。」

我独自一个人回到家,姐姐也正好回来了,看到我第一眼说:「小西你怎么

瘦了啊。」

「是吗?」我问:「妈妈没回来吗?」

姐姐问:「你们不应该是应该一起回来吗?」

我想想也是,从来都是妈妈开车载我一起回来,自从看到那个画面后,我根

本不想看到妈妈,这下独自回来,妈妈想必还在那等我吧。

「这鬼天气热死了。」姐姐忽然抱怨说。

我说:「这就是你穿超短裙的原因咯?」

姐姐笑嘻嘻说,「还有更夸张的呢,要不要我穿给你看看?」

我无语,说:「姐,我可不想进德国骨科。」姐姐一直这样,但经历那么多

后,再开这种玩笑,我可就真的会想偏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妈妈和秦树回来了,妈妈进门就责问我:「你怎么都不跟

我说,就一个人回家了?」

「我忘了。」我头也不回。

妈妈见我态度不好,正想发难,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瞬间泄了气,忽然说:

「大家都饿了吧,我去做饭。」

姐姐贴着我说:「咋了啊,感觉你和妈妈不对劲啊。」

我不说话。

姐姐觉得没意思,便专心看电视了。

妈妈简单的弄了几个菜,吃饭的时候,秦树忽然对妈妈说:「今天班上的同

学叫我出去玩,我可不可以去?」

妈妈回答的很快,说:「当然可以。」

我想妈妈其实也很怕秦树的吧,秦树能走开她当然求之不得。

在另外一个小区的小姨现在也心急如焚,他自从见到我后就已经通知秦树了。

他迫切地想见秦树一面,怕我会报复他,但秦树并不当回事,勉强才答应今

晚去见她。

这个时候妈妈补充了一句,「不要回来的太晚。」

「好。」秦树应了一句。

吃过饭秦树就出门,我也跟着去楼上找到了路星,说:「你最后帮我做一件

事就行了。」

「什么啊?」

我笑了笑,说:「帮我发条短信。」

我借过路星的手机,给李欣发了条短信,「有点巧,我发现秦树就住在我们

小区,我刚看到他出门了,等他回来,小区旁边正好有一条没有监控的小巷,你

懂的。我只能帮你到这了,不用回。」

路星对我说:「一会真的不用我帮忙吗?」

我说:「这个事谁也帮不了我,必须我亲自来。」

路星拍了拍我肩膀,「不要留情。」

我说:「谢谢!」

有这样的朋友真好。我到家里换了身黑色的衣服,找了个手套、帽子和口罩,

偷偷的下了楼,就在小区外等着。我远远地看到小区外已经聚集了不少社会人,

我大概猜到是李欣的人已经到了。

他果然没让我失望,是个有仇必报的人。

我踌躇地等着,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出头,秦树终于从外面回来了。等着的李

欣叫上了人直接把他拉到了小巷。

我跟着躲在小巷外。

「没想到吧啊。」李欣提着秦树的衣领,拍了拍他的脸。

秦树当然认识他,「你想干什么?」他注意到这个小巷至少挤满了近个人,

手里还抄了家伙。

「你不是很嚣张吗?」李欣说:「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搞我,你是第一个。」

秦树以为他指的是苏老师的事,「苏老师的那个女人好说,我保证以后不再

动她,以后给你当性奴怎么样?」

我在一旁冷笑,相比来说,李欣比他有骨气多了。

李欣冷笑:「那个贱人算个鸡巴。你今天让我很没面子。我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滚出我的学校,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一次。第二,把下午那个黄毛叫出来,

再叫多少人都没关系,我们约个地点。」

秦树有点懵:「哪个黄毛?」

「别给我装傻。」李欣扇了一巴掌。

「啊!」秦树吃了痛,这情形又仿佛回到了还没认识林易的时候,他也是这

样被一群混混追着到处打(详见第零章上),秦树下意识想跑。他使出全身的力

气挣脱了李欣,使出了猛劲往外冲,但这些年的纵欲令他的身体早已经不比那个

时候了。

他一边跑一边喊:「救命啊!」

李欣怒了,所有人一拥而上,把秦树放翻在地。所有人伸出了脚往秦树身上

招呼,秦树只有抱头挨打的份。

小巷的两边人家听到动静,纷纷在窗户口问:「怎么了这是?怎么了这是?」

李欣的人大声吼:「你们少管闲事。」

询问的声音停了下来,但已经有人报警了。

本来还在地上打滚的秦树已经渐渐没了力气,李欣打爽了,让大家停了下来。

李欣往秦树身上吐了一口口水,「我这个人就有一个好处,吃软不吃硬。不

骗你,以后在学校见你一次打一次,什么时候打死你为止。」

秦树趴在地上呻吟着,现在怕是连站起来都没力气。

李欣招呼所有人离开,等他们都走了,我戴上课口罩,帽子,还有手套,捡

起了一块板砖,该我上了。

秦树见他们走远了,艰难地从地上坐了起来。

我一路跑过来,使足了全身的力气,像使出了一个大摆拳一样,握着板砖的

手往他脑袋砸了过去。

「彭」的一声闷响,板砖都碎成了两半,秦树的头重重地又砸到了地板上,

倒在地上彻底无法动弹。

我还没有泄气,我把他摆成平躺的姿势,用剩下的一截板砖,朝他的下体砸

了过去。

看着他流出来的血,我把板砖一扔,去搜他的身,果然找到了一部手机,我

于是走出了小巷,顺手把那部手机扔到了下水道里面。

回到了家,我马上回到房间翻秦树的书包,又找到了张小艺的那部手机。但

解不开密码,只能去手机店里走一遭了。

警车这个时候到了,很快就在小巷发现了秦树。

当晚警察还不能确定秦树的身份,直到第二天妈妈才被通知到。

我没有跟着去医院,我知道我昨天下了很重的手,但我也不确定秦树到底会

受多重的伤。后来我听姐姐说,小姨也赶到医院了,她很奇怪,小姨不是在北方

吗,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虽然小巷没有监控,但警方还是通过其他地方的监控锁定了李欣一等人。

李欣得知秦树头部和下体遭受重创后也懵了,他一直喊不可能。

李欣被以故意伤害罪提起了公诉,虽然他爸在后面到处疏通,但对于小姨来

说,给再多的钱都没有用。被害人这一环打不通,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瞎判,

李欣要入刑基本是铁板钉钉了,只是多少年的区别。

秦树也还没到植物人的地步,但下体确实彻底废了,小姨把他转到了首都的

大医院,听说足足过了一个月才醒来。

秦树终于走了,转院那天,爸爸不停地叹气:「没想到啊,是我们没照顾好

啊。」

妈妈没说话,表情很平静,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心情,是怜悯,还是庆幸,

还是舍不得?我不知道。但她应该不会像爸爸一样觉得抱歉,她知道她的妹妹欺

骗了她,她也知道秦树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那之后,我破解了张小艺的手机,将手机里李欣和苏老师的照片打印了出

来,寄给了李欣他爸。他爸一定会觉得他儿子这样全是被这个女人害的。

果然,没多久,学校就受到了压力,不得不把苏老师辞退。

当然,苏老师的男朋友也收到了一份,很快就分手了。

正如我所计划的一样,所有人都受到了惩罚,除了我的妈妈。

我曾考虑过要不要向妈妈摊牌,告诉她我知道一切,秦树的伤也都是我做的。

但最后我做不到,我选择一个人独自承受这一切。我只是希望我的妈妈能回

来,我不想她背上一个淫妇的负担来面对我,那样就不再是我原来的妈妈了。

没有了秦树的日子,时间过得很快,很快我就到了寒假。在过年的时候,我

闲来无事,用刘安的账号在论坛上自己写起文章来。

就写我的亲身经历,只不过结局我改了一下,写成我把秦树打成了植物人,

然后上了小姨,就在秦树身边的操他妈妈。

虽然现实里我绝对不会这么做,但是写成文字,我确实意淫爽了一把。

刚发表完最后一章,我很快就收到了一封站内信,发信人id叫Liny,

写着:「你没有操到你的小姨,不是吗?」

我回复:「你怎么知道没有?」

Liny回复:「当然知道。我还知道被你打残废的那秦树最后无法忍受自

己成为了废人而想着自杀,被你的小姨拦住了。似乎你也有点膨胀呢,我承认你

最后打废秦树的手段有一点儿高明,不过你应该也会喜欢我的手段。」

我写的文是用的化名,而他直接说出了秦树的名字,我马上打开了他的主页,

只见他主页上写着:「下一个目标:人妻老师张红玉」而下面是所有人的欢呼:

「大神出马,必定手到擒来。」

我颤抖地回复他:「你到底是谁?」

Liny回复:「不用急,我们会见面的。」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