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走进温柔04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2:3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三十四)过了几天后,还真的有了个突破口,一下子拉近了启明和秦文的关系。

那天晚上,启明如往日一样地上线后,没有发现秦文在线。

因为这段时间几乎每天晚上都能在QQ上遇到秦文,所以启明觉得有点奇怪,问雨涵今天和秦文联系过没有,雨涵说昨天打过电话,没听她说过什么呀?会不会有什么事?启明想想说不会吧,可能是忙别的什么去了,说不定待会就要上线的。

到了晚上十点左右,启明还是没有看到秦文的影子,心里便忍不住东想西想起来。

这段时间以来,秦文已经是他和雨涵之间的主要话题,雨涵还经常拿秦文打趣他,笑他想美人又不敢大胆地追人家,像这样不咸不淡地在网上聊,不如直接去约秦文,吃个饭喝个咖啡什么的,说不定还可能发展得快些。

其实说心里话,启明哪有不想的呀,打从第一次见到秦文起,除了秦文的美貌和夺命的身材外,她身上似乎还有种说不清楚的东西一直吸引着他,身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他不可能会有什么实际的行动,顶多也只是在心里存着那么一点非份之想。

可现在不同了,因为夫妻吧,因为夫妻交友,也因为雨涵的极力撮合,他可以、甚至是在雨涵的眼皮底下追求别的女人了。

真正让他不能完全放开的,一方面是不知道秦文是个什么态度,另一方面也有点顾虑雨涵,虽说是雨涵一直在推着他往前走,可女人的心思谁又真能弄懂呢?何况当着雨涵的面和别的女人调情,他还真是放不开手脚。

“要不放心,你干脆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吧,”正在启明胡思乱想的时候,雨涵把电话递了过来。

“还是你打吧,”启明觉得有点为难,可又很想知道秦文是怎么一回事,“你们本来就经常电话联系,还是你打好一些。

”“哼,胆小如鼠,心里想着人家,却连个电话都不敢打,”雨涵虽然嘴里说着启明,可还是拨通了秦文的手机。

电话好一会儿才接通,雨涵一听秦文的声音就觉得有点不对头。

“秦文,你怎么了,说话声音怎么这么小呀?”雨涵着急地问道。

“我病了,”电话中秦文的声音软绵绵的,没有一点生气。

“啊?你在哪里呀?是怎么不舒服呀?”雨涵一听立即提高了音量,正候在一旁的启明也觉得有点不对劲,赶紧凑到了雨涵身边,正想问怎么回事,却又被雨涵的眼神止住了。

“我在家里,躺在床上哩。

可能是重感冒吧,好难受!”秦文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没去看医生?”雨涵关切地问道。

“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浑身发冷,头还疼得厉害,我一个人怎么去医院呀?”电话中秦文的声音可怜兮兮的,一副很无助的样子。

“你别急,我马上让启明过来,送你上医院。

你也是的,身体不舒服也不说一声,幸亏是启明看你不在网上,催着我给你打电话问你是怎么回事,不然,还真不知道你病了。

”挂了电话,雨涵简单地和启明说了下情况,让他赶紧开车去秦文家,送秦文去医院看病。

“你为什么不一起去?”启明觉得很奇怪,雨涵向来都是把朋友的事看得比自己的事还重的人,这时候怎么倒不着急了。

“你还真笨哩,”雨涵笑着敲了敲启明的脑袋,“我估计她是受凉后有点发烧,到医院打一针估计就没事了,我这不是给机会你英雄救美吗?快去吧,开车小心点!”(三十五)十几分钟后,启明的车就到了秦文住的上区,因为以前送她总是只到小区门口,所以启明还不知道她究竟住在哪一幢楼里,只好打了她的手机问。

启明找到秦文的家门口,按门铃后,秦文马上就开了门,就像是一直在门旁等着他似的。

“你怎么从床上起来了?”看着秦文穿戴整齐的样子,启明忍不住说道。

“我不起来怎么和你去医院呀?难道还等着你来帮我穿衣服呀?”秦文虽然病了,说话却仍是那么俏皮。

“看看,到底是病人,脸上一点颜色都没有,”站在启明面前的秦文,一脸病态,已经是五月下旬了,身上还穿着厚厚的外套,“在发烧吧?”“嗯,刚才量了体温的,三十九度二,”看着眼前的启明,秦文像是看到亲人似的,很委屈地说道。

“好了好了,不说了,咱们赶紧去医院吧。

”启明上前接过秦文肩上的挎包,扶着她的手臂一起出了门。

看完病打完针再回到秦文家里,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了,秦文的烧退了,人也比看病前精神了一些。

启明扶着她到了床边,让她半躺在床上,正要给她盖上被子,却被她拦住了。

“我不习惯穿着出门的衣服躺在床上,还是换了睡衣再上床吧。

”秦文说着用手肘部撑起身子,想从床上起来,启明见了赶紧过去拉了她一把。

“你想在哪换?我到外面去吧,你就在这里换得了。

”启明是头一次到秦文的家里,这是一套公寓式的套间,大概有六十多个平方,因为是独身一人,房间里简洁而温馨,女人味十足。

想着秦文身子虚弱,启明的意思是让她就在卧室里换衣服,并且自觉地出了卧室到了客厅。

这个房间的卧室和客厅之间没有门,启明尽量离卧室远点,站在了落地窗旁,基本上看不到卧室里的情形。

启明虽然眼睛看着窗外的夜色,可耳朵里还是听到了秦文换衣服发出的声音,想象着美女轻解衣裳的情景,心里禁不住一阵荡漾……“启明,我好了,进来吧。

”秦文在卧室里叫着启明。

再进卧室,启明看到秦文已经盖着一床薄薄的被子半卧在床上了,上身穿着一件性感的睡衣,肩膀有一大半裸露在外,于是笑着说道:“你是病人还这样打扮,是不是存心诱惑我犯错误呀?”“你就这么经不起诱惑呀?”秦文虽然是在病中,可能是药物已经发挥作用了,再加上有启明在,家里不像先那么冷清了,脸上也有了点颜色,“我这个样子还能诱惑人吗?”“呵呵,你没听说过病美人更让人怜惜吗?”启明打趣道,接着又像是突然想起似的,问秦文道:“对了,你只怕还没有吃东西吧?饿不饿?”“饿,饿死我了!”秦文不好意思地笑了,“刚才人难受,什么也不想吃,现在稍微好点了就觉得饿,肚子还叫了几声哩。

”“家里有什么东西?我来帮你弄。

”启明一边说着,一边往厨房走去。

“你要会弄,就帮我下点面吃就行了。

”秦文嘱咐道。

(三十六)冰箱里还真没有多少东西,可见平时秦文在吃上面很马虎。

启明找到面条,在炉子上烧好水,没用多长时间一碗热气腾腾、香喷喷的面条就端到了秦文的面前,“快吃吧,吃完我下的面,再好好睡一觉,包你明天起来什么病都好了。

你吃吧,我先去把厨房收拾一下。

”等启明从厨房回到卧室,看到秦文虽然在吃着面,人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发什么呆呀,是不是我做的面不好吃呀?”“啊?不是不是,面很好吃,”秦文像是一下子回过神来似的,赶紧说道:“我只是突然地很羡慕雨涵,有你这样一个会关心人的老公,她该多幸福啊!”“你不是不相信婚姻的吗?”启明很是奇怪地问道:“怎么突然生出了这样的感概?”“可能是生病吧,再加上你现在的照顾,想到自己一下午痛苦地躺在床上,那么地孤独、无助,突然觉得自己活着好失败啊!”秦文说着说着,眼睛里已经含着一汪泪水了。

启明赶紧接过她手上的碗,抽出几张面巾纸,挮到了她的手上,“别伤心了,你不是还有我们这些朋友吗?再说你也只是生了点小病,等明天身体好了,你的心情也会好起来的。

”望着哽咽着的秦文,启明忍不住在床头坐下,伸出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哪知道秦文就势扑进了他的怀里,放声哭了起来……启明一时不知所措,僵硬地坐着任由秦文靠在他的怀里哭泣。

好一会儿后,启明这才轻轻地抚了抚秦文的背,用纸巾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好了好了,咱们不伤心了,看看,这么漂亮的女人哭成这个样子了,呵呵,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怎么你了哩!”“本来就是你的错嘛,”秦文终于离开了启明的怀里,一边用纸巾擦着眼泪,一边娇嗔地对启明说道:“谁要你这么关心我了,害得我伤心流泪,要罚你!”“要怎么罚呀?”启明看她心情慢慢地好起来了,就故意打趣地说道:“呵呵,要不就罚我陪你一晚上吧?”“你想得美!我都病成这样了还要欺负我。

”秦文经这么一闹,心情还真的好多了,“好了,都快一点钟了,你再不回去,雨涵只怕要来找我要人了。

”“没事,我可是雨涵亲自派来的,”启明倒是不担心雨涵那边,只是怕秦文一个人呆着,心里会不好受,“她可是诚心把我往你怀里推啊。

”“你呀,还是不懂女人的心,”秦文盯着启明看着,似乎想说什么,摇摇头却什么也没说。

“我怎么就不懂女人的心了?你说呀?”启明感觉到秦文有话要说,催着她说下去。

“算了,不说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秦文脸上又变成了笑容,“你今天能来我真的很感谢,也很高兴,嗯,怎么谢你呢?来,你靠近点。

”启明不知道她要干什么,迟疑地往床边上靠过去。

“你怕我把你吃了呀?快点过来!”秦文看着启明缩手缩脚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趁他还没回过神来,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挺起身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嘻嘻,这就是我的感谢了!”秦文亲完后又一把将启明推开,“快回去吧,雨涵肯定还等着你在,别忘了替我谢谢她的关心!”(三十七)经过这件事后,启明和秦文的关系又走进了一步,聊天时也不再只是说些工作上的事了,秦文似乎也打开了心扉,心里的高兴事、烦心事都愿意和启明聊了,还时不时地说些自己小时候以及在国外留学时的事。

雨涵也很高兴,毕竟秦文是她帮启明看中的人,他们关系发展的每一步都让她很关心。

那天晚上启明从秦文那儿回来时,她果然还没有睡,一直等着启明,直到听启明说完整个过程后才安然入睡。

启明毫无保留地述说了那晚的情况,当然,也包括那个吻。

除高兴之外,随着启明和秦文关系的发展,特别是看到他们两个整晚上聊得不亦乐乎,暧昧的话语你来我往的,心里竟也有了一种涩涩的感觉,甚至担心会不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毕竟,启明除了她之外,还没有和别的女人有过任何关系,这次把他从笼子里放出来,见过外面精彩的世界后,会不会一发而不可收了哩?不过,担心归担心,她还是极力鼓动着启明加快进度,最好是趁热打铁,尽快把秦文约出来。

启明何尝不想和秦文早点进入正题呀,可和她一聊到实质性的问题,她总是左右而言他,就是不接茬。

明明双方都有了那种感觉,又都明白彼此交往的目的,可她究竟还在犹豫什么呢?雨涵决定亲自出马,抽空约了秦文一起喝咖啡,秦文也爽快地答应了。

雨涵决定单刀直入,开口就直奔主题。

“秦文,你觉得启明怎么样呀?”“不错啊,有外型,有风度,会关心、体贴人,是个好男人。

”秦文回答得也挺坦率的。

“那你怎么就不给点机会他呢?”雨涵毫不犹豫地追问道。

“有你这样把自己男人往别的女人怀里推的吗?”秦文笑着掐了雨涵一下,“你是不是神经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啊?”雨涵也笑了,不过多少有点不自在,“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思和想法,经过那次和尹清的事过后,我很感激启明为我做的一切,所以,我希望他也能获得一份快乐。

听启明说你和杜林都是夫妻吧的创建者后,我知道你肯定是能够接受这种观念的,再说启明一直对你倾慕有加,我和你也是惺惺相惜,所以才极力推怂着启明找你的。

”“我早就明白你心里的小九九了,”秦文也很认真地说道:“不过,你仔细想过没有,如果启明真的和我怎么样了,你心里能接受了了吗?”“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雨涵若有所思,想了想又说道:“其实你们的聊天记录启明都给我看了,他也从不对我隐瞒什么,要说心里什么想法都没有那是假话,多多少少有点失落感吧,可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继续走下去。

”“也许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秦文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后,又接着说道:“我对启明的确是很有好感,特别是那次生病的时候,我真希望他能留下来陪着我,真想靠在他的怀里安静地睡过去。

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他还有你,你才是他真正的港湾。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对启明总是若即若离的,你应该想象得到,男人和女人一旦走到一起了,各种想法都会发生变化,甚至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喜欢他,我也喜欢你,我不希望会发生那样的后果。

”“我终于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了,也真难为你了,总在为我们着想,咱们启明还以为你是看不上他哩。

”雨涵如释重负地呼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如果真的要帮启明找个女人,我还是希望是你,给启明一份快乐是我的心愿,我一定要这样做一次才能心安,他对我真是太好了!”“你不怕自己后悔吗?”秦文看着雨涵的双眼,很认真地问道,“我真的没什么,我只是不愿意因为这而影响你们之间的夫妻关系,也不愿意伤害了我们之间的朋友感情。

”“不会的,”雨涵肯定地说,“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自己做的事难道还不能承担后果吗?”“那咱们就走着瞧好了,”秦文笑着拍了拍雨涵的脸蛋,暧昧地说道:“可别后悔哟?小姐姐。

”(三十八)接下来的两天里,启明和秦文的网上交流明显升温,聊天内容也呈几何级速度发展,既有恋人般的甜言蜜语,又有情人似的暧昧调情。

在雨涵的鼓动下,启明终于向秦文发出了约会的邀请,秦文没有直接答应,只是问启明准备怎样安排约会。

这个问题自从雨涵和秦文进行了上次的谈话后,一直就是她和启明两个人之间热议的话题。

按雨涵的想法,秦文是个有格调的女人,喜欢那种唯美的情调,绝不是那种下车伊始直奔上床的女人,所以约会要有比较充足的时间,最好是一个整天。

雨涵还和启明讨论了详细的约会方案,比如说,现在天气还不是很热,上午可以找一个山清水秀、环境幽雅的地方,像郊区的田间,菜地里满是黄灿灿的油菜花,寻一片绿绿的草地,带一张刚好够两个人坐下大小的桌布,一边欣赏着田园美景,一边营造着温馨、浪漫的感觉。

在这样的环境里,女人的心都会变得软软的了。

这时候启明可以胆子放大一点,很自然地用手搭在秦文的肩上或是搂住她的肩膀,相信她一定会靠进启明的怀里的。

有了上午的亲近,午餐可以找一家别致一点的餐厅,顶好是吃西餐,气氛好,不嘈杂,便于两个人低声说话,边吃边聊。

当然,最好还吃点甜食,因为甜食可以让人心情舒畅柔软。

吃完了,呵呵,接下来的事情就可以顺其自然了。

两个人一个是导演,一个是演员,精心策划着这场约会,并且还不断地修改着细节。

雨涵既是始作涌者,又是最积极的策划者,有时候,她要是突然地想到一个细节,也会立即给启明打电话,以至于启明戏谑地说她是比皇帝还要急的太监。

雨涵有时候也会酸酸地对启明说,但愿经过这个事以后,你对我也能更用心,多安排一点这样浪漫的活动。

这天启明一发现秦文上线,就说了想好了的约会计划。

秦文回了一个“流汗”的图片。

启明:怎么了?安排得不好吗?秦文:不是,只是觉得你也太仔细了一点,花了一番心思吧?启明:第一次约你,不敢稍有懈怠啊!秦文:表扬!对启明同学的认真态度特提出表扬!启明:呵呵,不敢当!你觉得怎么样呀?秦文:我能不能改变一下行程?启明:但说无妨。

秦文:一整天时间是不是太长了?我可不想让你对我产生审美疲劳呀。

(偷笑)启明:哪有面对美女会疲劳的?那你的意思呢?秦文:一起共进午餐吧,吃东西可以让人没有拘束感。

启明:那也行。

有中意的餐厅吗?秦文:一时想不起来。

但一定要是很安静的环境,不喜欢在太闹人的地方吃饭,既没有情调,又没有食欲。

启明:吃西餐?秦文:中餐西餐倒无所谓,关键是要有好的环境。

对了……启明:是不是想到好地方了?说呀?秦文:呵呵,前几天听同事说过亚酒的旋转餐厅环境还不错。

启明:亚洲大酒店?好啊,那就定那儿吧。

秦文:估计是自助餐。

启明:那更好了,想吃什么拿什么。

时间呢?秦文:只能是周末。

启明:那就定在本周六吧。

秦文:周六?我想想看……不行,我那天还有采访任务哩,周日吧?启明:行,周日我来接你。

秦文:好吧。

不过……启明: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秦文:也许你会失望的哟。

启明:……秦文:急了?启明:开玩笑!我不急才怪了。

秦文:嘻嘻……还有个你急也没用的坏消息。

启明:姐姐!我叫你姐姐该行了吧?你就快说吧!秦文:那两天我要过每个月不方便的日子!……秦文:失望了吧?(偷笑)启明:真有那巧呀?秦文:哼哼……启明:说实话,没有一点失望是假话,但能和你呆在一起也是幸福的啊。

秦文:那就是说和雨涵呆在一起就不幸福了?秦文:(偷笑)别当真,和你开玩笑的。

好了,我要下了,见面再说吧。

启明:(流汗)……88秦文:88(三十九)周日的早上才七点多钟,启明就醒了,雨涵让他再多睡会儿,可他怎么也睡不着了,不停地在床上折腾。

雨涵嫌启明闹瞌睡,奚落他要见美女了,平时叫都难叫醒的人也没有了瞌睡,说你要睡不着就起床去拖地板吧,他又不想起来,就这样在床上赖到了九点多钟,再也呆不下去了,就爬了起来。

起床后启明还是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从这个房转到那个房,想想还是听雨涵的,拖地吧。

地拖完了,雨涵也起了床,收拾一番后就给启明准备出门穿的衣服。

雨涵说今天天气好,就不穿外套了,给启明拿了一件长袖的T恤,说这样穿着看着精神,下面也好配裤子。

雨涵是个细心的人,特意拿了一盒杰士邦给启明带上,说负责任的男人要多考虑对方的安全和卫生,秦文怎么说也是没结婚的姑娘,有些事你要多考虑。

启明倒有点不好意思了,说今天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说不定就是一起吃个饭罢了。

雨涵斜眼瞟了他一下,说这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吧。

启明赶紧说哪里呀,你今天准备怎么安排?雨涵说我才不会呆在家里闷着哩,不然心里肯定会七想八想的,我带儿子去动物园玩玩,顺便也给他买几件热天穿的衣服,他个子窜得快,去年的衣服都穿不得了。

就这样一晃,差不多快十点了,雨涵要启明先给秦文打个电话,看她准备好了没有。

启明拨通电话后,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很嘈杂,一问才知道秦文一大早就出门了,现在正在武汉广场旁的SOGO里转哩,启明赶紧说那我马上赶过来陪你吧。

秦文笑说你一个大男人又不爱逛街,这早跑来干嘛,等会到吃饭时间你给我电话后再来接我吧。

启明看了一眼雨涵,雨涵示意他马上赶过去,于是启明坚持说现在就过去,秦文顿了一下后说你要想来那就来吧,到了SOGO门口给我打电话。

启明放下电话就准备出门,雨涵拿来俊士男士香水稍稍在启明身上喷了点,嘱咐他别缩手缩脚的,到了亚酒后先把房间订了再去吃饭,如果秦文没有那个意思一定不要勉强,还有下一次嘛。

再就是不要老是说些工作上的事,要温柔点,说话声音也别太大了。

启明笑着说搞得像是去相对象的,你就别担心了,我心里有数的。

(四十)启明的车很快就到了武汉广场,找到停车位后,他一边往SOGO方向走,一边给秦文打电话。

秦文问到了?好快呀,你就在门口等我,我马上出来。

启明说不用了,你告诉我你在哪层哪个柜台,我来找你。

秦文赶紧说别别别,让你们男人陪着逛,你难受,我也不乐意,你还是等我出来吧。

启明站在SOGO的大门口,眼睛时不时地往电梯和楼梯方向瞅,生怕漏过了秦文,可大门口人来人往的,一个大男人站在那儿,让他又觉得很不自在,只盼望着秦文能快点出来。

大约十来分钟后,秦文终于出来了。

上身穿了件丝质的长袖衬衣,下面是条牛仔裤,脚上是双高跟鞋,因为身村好,穿着虽然休闲随意,却也很夺目。

肩上除了挂了个小坤包外,还拎了个塑料包装袋,看到启明站在门口等她,还调皮地伸了下舌头。

“又淘到什么好东西了?”启明笑着看了眼秦文手上的包装袋,“你们呀,进了这个门,要不淘点什么东西是不肯出来的。

”“就买了件T恤,便宜得很。

”秦文也笑了,“都是你,非要来这早,害我瘾都没过到就出来了。

”“那我再陪你去逛吧。

”“算了吧,你们男人哪有精神陪着逛街呀。

说实话,我在商场里只要看到男女在一起逛的,没有哪个男的不是垂头丧气、满脸痛苦状的,像是谁欠了他一百万似的,所以呀,我一直都对自己说,永远都不要男人陪我逛街,他不乐意不说,还会扫了我的兴,何苦呢?”听了秦文的话,启明只有呵呵笑的份,便问那我们现在去哪?吃饭又还早。

秦文瞟了启明一眼,说今天可是你约的我呀,难道还要我来安排?启明一时有点手足无措,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洒脱和自如,只知道望着秦文笑。

秦文说你的车在哪?要不还是先上车吧。

于是俩人往停车场走去。

上车后,启明还没想好往哪去,只好顺着车流往前开。

两人一时无话,秦文随手打开了收音机,刚巧交通台正在播路况,说沿江大道车流畅通,就下意识地看了启明一眼。

启明哪有不明白的,方向盘一转,车子便向江边开去。

可能是周日的原因,沿江大道上没有几辆车在跑,因为江滩经常去,启明没有停车,只是放慢车速顺着马路往前开。

车外是阳光、江水和绿绿的青草,车内收音机里正放着音乐,俩人随意说着话,气氛很融洽。

启明开了一段路后,找了个开阔的地段停了车,从车后座拿了出门时顺便买的零食和饮料,俩人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聊天。

秦文问启明上次和尹清三个人的游戏情况,还问了启明当时的感觉。

启明很坦然地说了自己的感受,也要秦文说说以前有过的经历。

两个人都很放松,话题也越来越深入。

启明几次想握住秦文的手,可又总担心会让秦文觉得自己轻浮,再加上驾驶室前座因档位隔得很开,俩人很难有身体上的接触,这也让启明心里有点郁闷。

这时,正在吃着番瓜籽的启明突然看到秦文盯着自己的脸,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还强忍着笑意,便疑惑地问她自己脸上是不是长了一朵花?秦文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说你脸上是长了一朵花,而且还是番瓜籽花哩,说着就将身子靠近了启明,伸出手从启明嘴角拿下了一粒番瓜籽壳。

启明可不愿放过这样的好机会,趁势一把抓住了秦文的胳膊,往自己怀里一带,嘴唇已经印在了她的脸上。

秦文嗔怪地轻轻打了启明一下,却没有挣脱启明的手,反而顺势靠进了他的怀里,转过脸,两个人的嘴唇紧紧地连在了一起……过了好一会儿,俩人才意犹未尽地分开,秦文略带羞涩地问启明几点钟了,启明看看表,说咱们该去吃饭了,于是发动了车子,往亚酒方向开去。

(四十一)到了亚酒,启明让秦文先在大堂吧坐会,自己一人来到了总服务台。

因为昨天启明就预定了一个高层的豪华单间,所以没花几分钟他就拿到了房间的钥匙,然后又问了问顶层旋转餐厅的情况,这才过去叫了秦文一起进了电梯。

旋转餐厅在亚酒的顶层,二十六楼。

从电梯里一出来,首先给启明和秦文的感觉就是明亮,因为电梯的出口在整个餐厅的正中间,所以一出电梯就可以看到双层隔音玻璃外汉口的高楼大厦和繁华街景。

可能是时间还早吧,餐厅里没有几个客人,所以非常的安静。

启明和秦文没有马上落座,而是顺着餐厅转了一圈。

整个餐厅是按欧式风格装饰的,分为两个区域,内环是电梯、卫生间和摆放自助食物及服务区域,不能旋转。

外环则是进餐的地方,摆放着餐桌,是可以旋转的部分。

不过,餐厅的转速很慢很慢,如果不对照着外面的大楼和街景,坐在餐厅里的客人几乎感觉不到转动。

启明和秦文找了一张餐桌刚一坐下,马上就有服务员跟了上来。

两个人点了饮料,没有急着去拿食物,而是一边轻松地聊着天,一边欣赏着窗外的景色。

就这样坐了会儿后,秦文想吃东西了,于是俩人端了盘子,各自挑选着自己喜欢的食物,然后坐在餐桌旁开始进餐。

秦文先拿了一碗罗宋汤,喝了两口后连称味道色情五月天用自己的汤勺舀了点,递到启明的嘴边,非要启明也尝尝,启明很自然地喝了,也说好喝,又环顾着看了看四周后,小声对秦文说咱俩是不是更像是一对恋人呀。

秦文笑了笑,说你不觉得这种感觉很好吗?这餐饭吃了足足有两个小时,秦文的食量很让启明吃惊,秦文不好意思地说她还能吃,只要仍然坐在餐桌上,她就可以继续吃下去,不过,平时自己却吃得很简单,再加上一直坚持健身,所以不担心会发胖。

说着说着,看到坐在隔壁的一个女孩端来了冰激凌,便小声地对启明说,我也要吃。

启明望着她笑了笑,起身帮她去拿。

秦文低头吃着冰激凌,冷不丁突然问启明,你是不是已经在这儿开了房间?启明听了一楞,问你怎么知道?秦文这才抬起头来,狡黠地望着启明笑,却不说话。

启明只好坦白说昨天就订好了房间,刚才来时只是拿了房间钥匙。

秦文说你倒是挺有信心的呀,我不是告诉你这几天会不方便吗?启明呵呵地笑了,说没事,你不也只是说可能嘛,我是一颗色情五月天两手准备,真要不方便就只当是等会有个单独的空间聊天吧。

秦文盯着启明看了着,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了。

饭终于吃完了,启明买了单,然后俩人向电梯走去,秦文突然低声说了句你运气挺好的,启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疑惑地望着她。

秦文扑哧地笑出了声,说真是个笨蛋,我是问你房间在几楼?启明这才反应过来,喜出望外地说在十九楼,是个豪华单间。

秦文嗔怪地看了兴奋中的启明一眼,按了十九楼的按钮。

(四十二)到底是四星级大酒店,房间大不说,有一整面墙都是双层隔音玻璃窗,再加上楼层高,光线很好。

一张很大的双人床,铺着洁白的床单,床垫很柔软。

除了一般单间应有的设施外,地上还铺有厚厚的地毯,走在上面听不到一点脚步声,房间靠近窗户的地方还有一个很大的写字桌和老板椅。

启明和秦文进了房间后,秦文说要先洗个脸,便从她的坤包里拿了个化妆袋进了卫生间。

启明一时不知道怎么好,只好打开了电视,靠在床头拿着摇控器胡乱调着台,可什么也没看进去。

秦文从卫生间里出来后,对着房间的梳妆镜擦着美容霜,启明赶紧从床上站了起来,想想拿了电热水壶到卫生间里接了水,插上电源烧起了开水。

问秦文是喝茶还是白开水,秦文说就喝白开水吧,便又拿了两个茶杯清洗了一下,给自己杯里放了茶叶,等着水烧开。

秦文收拾完后,来到床头坐下,看了会儿电视,见启明守着电热水杯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便叫他过来。

启明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说是在守着烧开水,其实心早就飞到秦文身上去了。

一听到秦文叫他,再看到秦文美妙的身体半靠在床上的样子,一股热流在身体里腾腾升起,胆子也突然变大了,他来到秦文身边,不是挨着她坐下,而是一下子扑到了她的身上,紧紧地把她压在身下。

秦文真没想到启明的胆子有这么大,“噢”的叫了一声,伸出手在启明的背上用力地打了一下,“看不出来你胆子还挺大的,谁允许你这样了?快起来!”启明没有理会秦文的话,而是用心地亲吻着她的颈窝。

也许这儿正是秦文的敏感地带吧,她不仅没有再催启明起来,反而轻轻地呻吟了一声,双手也自然地抱住了启明的身体……启明像受到了鼓励似的,胆子更大了,一边继续吻着秦文的颈窝和脸庞,一边伸出一只手,探索着摸到了她的胸部。

虽然隔着衣服,但启明还是感觉到了秦文的乳房丰满而挺拔,也相信了雨涵曾经的赞美和羡慕。

在启明的亲吻和搓揉下,秦文渐渐沉浸在情欲之中而不能自拔,呻吟没有停止,嘴也迎合着启明的亲吻,两只手更紧地抱着启明不愿放松……启明的手又开始慢慢下移,一边移动,一边抚摸着秦文的身体,他能感觉到秦文的身体在自己的抚摸下获得的那份愉悦,也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不住地颤凛着……就在启明的手快要接近秦文的小腹部时,秦文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另一只手轻轻地推了推他的身体,从喉咙深处哼出了一句:“还是先洗澡吧……”启明恋恋不舍地离开秦文的身体站了起来,又一把将摊在床上还在喘息的秦文拉起来,紧紧地抱在怀里,喃喃地说:“你先去洗吧。

”(四十三)秦文在启明的脸上亲了一下,换了鞋子进了卫生间。

启明又靠在床头摆弄起摇控器,心里却已是无法平静下来,耳朵里听着卫生间传来的水声,大脑里想象着待会秦文出来的样子,心里虽然荡漾不已,却又有一丝紧张……电热水壶的警报响了,刚才烧的水已经开了,启明从床上起来,关掉了电源,先给秦文的杯里倒满水,又给自己泡好了茶。

想想,又把床上的被子铺开,让秦文洗完澡后好可以直接上床。

做完这些后,启明的心仍是平静不下来,一个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是看看窗外的景色,就是摆弄一下房内的家什。

这时,他发现床头柜上还有收音机的按键,于是就试着打开,想调到一个音乐台,折腾了一会后,也不知道自己按了哪个键,墙角里隐藏着的麦可风里传出了悦耳的轻音乐……卫生间的房门响了一下,启明回过头,眼睛一亮。

秦文已经出来了,她没有穿衣服,而是用卫生间里的白色浴巾围在身上,手下意识地护着胸部。

“看什么看,还不快去洗澡?”看到启明眼都不眨地盯着自己,秦文的脸都红了,一边往床上跑,一边嗔怪地对启明说。

启明呵呵地笑了,看到秦文钻进了被子,便把刚才倒好了水的杯子端到了床头柜上,“你先喝点水看看电视,我去洗了。

”启明洗得很快,没一会儿就洗好了,他学着秦文的样子,也拿了一条浴巾围在了腰间,里面什么也没穿。

到底是男人,笨手笨脚的,围了半天还是松垮垮的,想想只要不垮下来就行了,于是光着上身出了卫生间。

秦文躺在床上看电视,仍是围着浴巾,被子却被她掀到了一边,胸部以上和双腿都裸露着,很是撩人。

看到启明出来了,她的视线也转了过来。

启明走到床边,一时不知道该直接上床还是怎么样好,刚要说话,可能是呼吸的原因,腹部一收缩,围在腰上的浴巾往下一垮,如果不是启明手快,差点掉了下来。

秦文刚巧也看到了,还发出了一声惊呼,随即又笑着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笑你个头!”启明这下子反而放开了,干脆一下子扑上了床,压在了秦文的身上,顺势就在她的脸上狠狠地吻了一下。

“哎呀,”秦文突然被启明压在身下,不由得惊叫了一声,随即就把启明往外推,“你个臭启明,身上的水都没擦干就往床上跑,起来、起来……”(四十四)此时的启明,已是箭在弦上,哪里还会听秦文的。

他没有慌着拉下秦文身上的浴巾,而是用他的嘴唇探寻着、亲吻着秦文胸部以上裸露的身体,手抚摸着她光滑、细腻的臂膀,急切而不慌乱。

身体也在蠕动着,感觉着秦文美妙、动人的身体,他要让自己的亲吻和抚摸点燃她的欲望,用自己的热情唤醒她的需要……秦文已经无力抵抗启明的身体,甚至渴望着启明的侵略,推着他身体的双手已经落在了他的背上,他的嘴唇接触到她的身体,让她有了一种麻酥酥的快感,痒痒的,却又让她欲躲还迎。

这种酥痒的感觉从她的颈窝向全身漫延着、传递着,一直到了她的脚板心,她下意识地收起了双腿,紧紧地缠绕在他的腿上……启明突然用力来了个翻滚,一下子将秦文带上了自己的身体上面,俩人身上的浴巾也在运动中滑落,秦文一对丰满、挺拔的乳房完全裸露在启明眼前,秦文轻哼一声,脸一红,一头钻进了启明的怀里,释放开了的身体接触更是让启明感觉到了她的丰满……身体的欲望已经让俩人完全放开,启明重新将秦文压在了身下,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启明突然像个孩子似的,将自己的整张脸都埋进了秦文的双乳间,感受着那份温柔。

随即,启明又用嘴含住了那粒花蕾,霎那间,秦文的身体突然一阵抖动,嘴里也发出了呻吟……启明的亲吻慢慢下移,秦文的呻吟却越来越急促,吻到妙处,身体还会随着呻吟声而抖动。

她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享受到如此温柔的呵护了,所以身体格外敏感,感觉也特别强烈,她希望此时此刻时间能够停滞,也让这种快感能够永久保持,可她更希望启明接下来能够给她带来更大的快感……一番爱抚,几番温存,启明再也忍受不住身体内积聚的欲火,从秦文不断弓起的身体和越来越大的呻吟声中,他知道她也和自己一样,盼望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启明爬起身来,重新压在了秦文的身上,秦文的脸一片红晕,双眼已经迷离,嘴里喃喃地说着“我要、我要……”随着秦文的一声哼叫,启明终于挺进了她的身体,一时间,俩人一动不动,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互相感觉着对方。

随后,启明快速地运动起来,俩人身体之间的碰撞声、喘息声满溢在整个房间里……(四十五)一番激战之后,两个人喘息着摊倒在床上,启明大口地呼吸着,感觉到自己的额头和胸堂上都是汗水。

转头看看秦文,一张小嘴微微张开着,也在喘息着,虽然没有流多少汗,但凌乱的发梢耷落在潮红的脸庞上,更显风情万种。

“舒服吗?”启明凑过去,在秦文的脸上吻了一下,问道。

“嗯,”秦文回吻了启明一下,望着他的眼睛羞涩地说道:“你好勇猛啊!”听了这话,启明的精神不由得一振,抬起身子,在秦文的乳房上抚摸着,还故意做出一副色色的样子问道:“还想不想要?”“别闹了,听话,”秦文轻轻地把启明重新推倒在床上,一只小手也停留在他的胸堂上,“休息一会儿,咱们一起去冲个澡。

”启明听话地躺着,微闭着双眼,一边感觉着秦文在胸堂上的抚摸,一边回味着刚才的种种快感……“想和我一起冲澡吗?”好一会儿后,秦文突然爬起了身,光着身子矫健地跳下了床,嘻笑着边对启明说,边向卫生间跑去,“动作慢了我可要锁门啦!”“哪里跑?”启明一个翻身就到了床下,胡乱套上拖鞋就向秦文追去,硬是赶在卫生间的门口拦腰抱住了她光溜溜的身子,俩人嘻闹着进了卫生间。

莲蓬头流出的水温温的,淋洒在紧抱在一起的两个人的身上,好半天他们都没有动,任由这温温的水顺着他们的身体往下流,身体之间的水分子不仅没有隔离开俩人,反而形成了一种催化剂,将俩人的身体熔为了一体……重新回到床上后,俩人依偎在一起,半靠在床头看着电视说着话,启明的手可不会闲着,不住地抚弄着秦文的身体,有时还会故意将身体离开秦文远一点,想更好地欣赏到她身体的全部。

“我好看吗?”看到启明不眨眼地盯着自己看,秦文俏皮地歪着脑袋问道。

“明知故问!”启明坏笑着在秦文的胸上轻捏了一下,“说实话,以前只知道你的身材好,直到今天我才真正见识了什么叫魔鬼般的身材。

”“哼,我是魔鬼吗?”秦文脸上做出一副怪样,一下子扑到了启明的身上,“怕不怕我吃了你?”“呵呵,吃吧吃吧,你要真把我吃进去了,我就可以整天跟着你了,这不还便宜我了吗?”望着骑坐在自己身上的秦文,启明感觉到身体里又有一股热流在涌动着。

“喜欢我吗?”秦文突然降低了声音,这几个字像是从喉咙深出滑出来的,双眼看了一下启明,又赶紧闪开了。

“喜欢,”启明也收敛了笑容,很是认真地说道:“真的很喜欢你,你应该早就感觉出来了啊!”“嘻嘻,我是开玩笑问你的,”秦文一下子又恢复了嘻笑的样子,“要真让你喜欢上我了,雨涵还不找我拼命呀!”“怎么会呢?”启明对秦文说的话很不以为然,“今天我们能在一起,还是她一手促成的哩。

”“你呀,还是不太懂得女人的心啊,”秦文摇了摇头,“算了,不说了,咦,你又开始调皮了?”启明知道秦文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变化,嘻笑着说:“那可不是我的错呀,谁要你这么迷人的呢?”秦文俯下身子,用嘴堵住了启明,不让他继续说下去,然后又稍稍抬起自己的身子,用丰满的双乳磨擦着他的胸堂……启明感觉着,享受着,体内的那股热流四处奔腾着,让他不能自已,他想爬起身来,却被秦文轻轻推了下去。

“别动,这回让我来……”(四十六)启明把秦文送回家,再回到自己家门口时,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

本来说好了和秦文吃了晚饭再送她回家的,可她执意要早点回去,说不想让雨涵一个人在家里呆太长时间了。

按了门铃后,雨涵很快就开了门,还笑嘻嘻地做出要扶启明的样子,“哎呀,你怎么不打个电话让我下楼去接你呢?累了一整天,腰都要断了吧?”启明乐呵呵地做出一副要打她的样子,雨涵却笑着一下子闪开了,启明站在门口往房间里望瞭望,“儿子呢?”“你还记得有个儿子呀?”雨涵给启明拿来了拖鞋,奚落地说道:“下午在动物园里玩了一身大汗,回来给他洗了个澡,吃了点东西就送他去了幼儿园,不然还等到你回来送呀?”“老婆大人辛苦了!”启明换了拖鞋,趁雨涵没注意,一下子抱住了她,“说,今天想我了没有?”“鬼才想你!”雨涵在启明的怀里挣扎了几下,想脱开身,却被启明抱得更紧,“干嘛呀?秦文还没有让你精疲力尽啊?”“呵呵,在老婆这里我永远都是精神抖擞的,”启明嘻笑着说道,同时两只手已经不老实地按在了雨涵的胸脯上。

“切……,又吹牛了,”雨涵笑着推开了启明抱着自己的双手,“别闹了,我还在煨汤哩,先让你休息会,待会你得给我老老实实地坦白交待今天的全部过程。

”“遵命,老婆大人。

”启明知道雨涵表面装着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内心里早就想知道今天和秦文在一起的所有细节了,看着她进厨房忙活去了,启明便走进书房打开了计算机。

先打开夫妻吧,再挂上QQ,这已经成了启明上网的一个习惯,可今天他却是先挂上了QQ。

虽然表面上他在雨涵面前下意识地做出一副很平常的样子,但实际上内心里那股得意、心想事成的喜悦和男人的自豪早就沸腾着要溢出来了,有一股想要倾诉的欲望。

虽然他也知道,即使在QQ上遇到了朋友,他也不会把今天的温柔说出来,但却又忍不住想找个人聊聊。

(四十七)也是巧,他一上QQ就发现杜林也在,还没容他说话,杜林也发现了他,小图像已经闪了起来。

杜林:来了?启明:是啊。

杜林:你他妈的这些时在忙什么呀?QQ上也难看到你。

启明:我一般都隐着身在。

杜林:隐身干嘛?私聊呀?启明:呵呵……杜林:还真的是呀!怎么着,泡上MM了?启明:不行呀?杜林:(强)行啊,小子。

不怕雨涵收你的缰绳?启明:(流汗)怕,怕得要死!杜林:(偷笑)怕还敢呀?对了,问你个事。

启明:说吧。

杜林:你这段时间看到秦文了吗?她不是专门跑你们这条线的吗?启明:怎么了?杜林:几次约她一起参加活动,她不是说没心情就是说没空,不知道是怎么了。

启明:哦?我看她还好呀。

杜林:是吗?搞不懂。

对了,你和雨涵提过没有?启明:你是指夫妻吧还是夫妻交友?杜林:妈的,明知故问呀。

(闪电)启明:呵呵,说了,她不相信是真的。

杜林:是吗?那好呀,要不要我帮忙呀?哈哈哈哈,让我给她证明一下是不是真的?启明:你他妈的想得美!先让我和何娅证明证明吧。

嘿嘿……杜林:没问题。

何娅上次不就准备证明给你看的?谁叫你临阵逃跑呀!启明:呵呵,不慌,我还是希望等雨涵完全接受了再说。

杜林:对,我很欣赏你的这个态度,夫妻双方在思想上做到同步才是夫妻交友的前提。

启明:是啊,可能还得点时间吧。

杜林:你也别急,慢慢来,有空让她看看夫妻吧里的文章,如果你觉得可以,我们找机会一起坐坐也行,这个事要顺其自然。

启明:是啊,不急。

好了,不和你聊了,雨涵叫我吃饭哩。

杜林:好吧,88。

启明:88。

(四十八)吃完晚饭,启明主动收拣了碗筷。

雨涵说忙了一天了,感觉身上粘乎乎的,想先去冲个澡。

启明说刚吃完饭,还是休息会儿再洗吧。

雨涵却横了他一眼,说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细心了,也会关心起人来了?哼,我还偏要现在就去洗。

启明不由得楞了一下,刚刚吃饭时雨涵还不住地劝他多喝汤、多吃菜,还笑说他今天付出太多,要给他好好补一下身子的,怎么一吃完饭态度就变了呢?难道是因为和秦文的事?可和秦文的事从头到尾不正是她一手促成的吗?启明不由得摇了摇头,弄不清雨涵是怎么了,想想,今天还是少在她面前提秦文吧。

雨涵洗完澡出来时,启明正坐在计算机旁看夫妻吧里的新图片和文章,雨涵没有搭理他,径自到凉台上凉晒换洗的衣服,等她再进来时,启明说我们去江滩散散步吧,雨涵说没有那个心情,不去。

接着又给自己冲了杯雀巢速溶咖啡,打开电视,靠在床上看起了节目。

启明一时也没了辙,想想女人真是善变,刚刚还是好好的,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变了脸,看她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去劝,心里也有点烦了,虽然下午已经在酒店里洗了澡,还是跑进卫生间里又冲了一个。

启明从卫生间里出来时,发现雨涵已经坐在自己刚才的位置上,正在计算机上玩“连连看”,这是她无聊时常玩的游戏,便凑过去帮着她找,哪知道凡是他发现可以消除的,指给她看了,她却偏不点,似乎在故意气他。

启明在一边站了会儿,也觉得没趣,便靠在床上看起了电视。

“你准备什么时候说白天的事呀?”过了好一会儿,雨涵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

“我还以为你不想听,”启明见雨涵开口说话了,心里一喜,赶紧从床上起来,另外拿了个椅子,坐在了她的旁边。

“你不说我怎么听呀?”雨涵仍是玩着她的游戏,但看得出心情已经比刚才好多了,“怎么着,我要不问你还不准备说了呀?我是看你憋着难受才问你的。

”“呵呵,那我就开始汇报了,”启明怕的是雨涵不理他,心里有事憋着,弄得俩人都难受。

现在她肯开口说话了,那就说明她的心情已经是阴转多云了,于是开始讲今天白天的事情。

雨涵听得很仔细,时不时地会打断启明的讲述,追问一些细节,尤其是秦文的表现,包括说过的话,言语间多少流露出一丝醋意。

(四十九)启明是个明白人,早就从雨涵的神态和言语中感觉到了那丝醋意,可不说又不行,于是只有在讲的过程中,能省的就省,可以略说的绝不详说,就是这样,他也感觉到雨涵心里的醋意越来越浓。

想想今天之前雨涵所做的一切,启明的确是没有想到事后她会是这样的状况,这也不由得让他想起了秦文说他不懂得女人的心那句话来。

故事讲完了,雨涵好半天没有说话,启明问她在想什么,她也只是摇摇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又过了一会儿,雨涵说了句我想睡了,也不理启明,去了一趟卫生间就直接上了床。

启明本来还想再看看夫妻吧或是找杜林聊聊的,可看了雨涵这个样子,只好关了计算机也上了床。

雨涵本是平躺在床上的,见启明上了床,反而把背对了过来。

启明凑上去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听了他和秦文的事心里不舒服,她不仅不理,还用被子蒙住了头。

启明很是无奈,却也没有办法能让雨涵的心情好转起来,心里郁闷着,只得拿了摇控器找着能让人看下去的节目。

过了会儿,启明感觉到雨涵的头在被子里动着,凑过去掀了被子一看,才发现雨涵正抽泣着,眼泪已经打湿了被角……启明用力一把将雨涵搂了过来,用睡衣的袖子擦干了她的泪水,一边亲吻着她的脸,一边喃喃说道:“宝贝,心里不高兴就说出来,何必委屈自己哩!”雨涵“哇”的一下子哭出了声来,双手紧紧地抱住启明,头也直往他的怀里钻,“我怕你有了别的女人就会不要我了……”“你真是个蠢女人,”启明怜惜地抚着雨涵的背,亲吻着她的额头,“你永远都是我唯一的宝贝,是我的心肝,我怎么离得开你呢?”“我是很蠢,把自己的老公往别的女人怀里推,还帮着策划、准备,想起来就觉得自己蠢!不干不干我不干……”雨涵从启明的怀里挣脱出来,像个孩子似的坐在床上,两只脚胡乱蹬踢着,身上的被子也掉在了地上。

启明看着雨涵娇怒的样子,又是怜惜又觉得好笑,他知道她是因为爱自己太深才会这样,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暖流,干脆一把脱下了她身上的睡衣。

雨涵没有抗拒,反而配合着启明,也扯下了他身上的衣服,两个赤裸的身体紧紧地搂抱在一起,狂热地亲吻着对方,既是给予着对方自己的爱,又是在拼命地索取着……(五十)接下来的几天里,启明每天都要和秦文互相传递着手机短信,有时一条、两条,有时可以连续地发十几条,内容并不多,很多时候就是两个字:想你!秦文回过来的短信总是很俏皮,也很简短,但却难得有热情的话语。

这也很是让启明觉得纳闷,一个和他已经有了肤肌之亲的女人还能这么地冷静,让他感觉到秦文似乎刻意地在控制着他们之间的关系。

虽然如此,这种老是挂念着老婆之外另一个女人的感觉还是让启明觉得很快乐,单位里的同事也发现了他身上的变化,打趣地说他似乎越来越年轻了,就连走路的步伐也变得轻快起来,有时候接发短信时,脸上也掩藏不住笑意。

这种感觉也让启明觉得很是奇怪。

他和秦文之间说是在恋爱吧,他深爱的人却是老婆雨涵,;说是朋友吧,他们之间已经有了性爱,而且互相喜欢着对方。

只不过他俩就是在最亲热的时候,也都没有向对方说出过一个爱字,似乎有意在回避着这个字眼。

难道一个人可以同时爱了两个人吗?而且这种关系还不是偷情,因为在喜欢上老婆之外的女人时,心里并没有那种负罪的感觉,有时候甚至还可以在自己的老婆面前和别的女人调情。

这也让他想到了雨涵和尹清之间的关系。

如果是在几个月以前,启明怎么也不会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他和雨涵之间。

他一向认为爱情是很自私的,也是很脆弱的,其最大的敌人便是在俩人之间出现缝隙,出现感情上的危机,闯入了第三者。

自从和雨涵结婚以来,启明很珍惜他和雨涵之间的情缘,他也始终警惕着,时刻提醒着自己,爱情并不是常青树,倒更像是一枝经不起风雨的幼苗,需要不停地浇水、呵护,他希望他和雨涵共同的努力,能让他们亲密无间地相拥到老,始终是对方手心里的宝。

可现在呢,他们的生活突然之间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甚至让启明感觉到似乎脱离了正常的轨迹。

这种变化的确是给他们的爱情和生活注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新鲜的快乐,可它究竟会怎么样地发展下去呢?(五十一)晚饭后,启明和雨涵到江滩上散步。

因为夏季渐渐临近,江水似乎又涨高了许多,江面也显得更宽阔了。

微微的江风夹带着些许的土醒味,吹拂在身上,却没有一丝凉意。

雨涵习惯性地双手紧抱着启明的胳膊,头也半靠在他的肩膀上,俩人走得很慢,也没有怎么说话,但黄昏下的江滩再加上温柔的江风却让依偎着的俩人很是惬意。

“叮咚……”雨涵身上的手机接收到短信的鸣叫忽然打破了他们的安静,雨涵掏出手机,一边看着短信,一边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今天的恋爱时间怎么提前了?”启明看到雨涵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尹清发来的短信,于是调侃地说道。

“切,什么恋爱不恋爱的,”雨涵笑着打了启明一下,“他问我今晚上不上网,还说想看看我。

”最近尹清的工作很忙,晚上上网也少,基本上每天傍晚时分都要给雨涵发来短信,两个人来来往往的总要发好几条短信,所以才被启明戏谑地称为他们的“恋爱时间”。

“要不,我们回去吧?”启明虽然很想多走走,但想到尹清可能正等在计算机那端,就停下了脚步。

“还早哩,再转转吧。

”雨涵轻轻地拉了启明一下,俩人又继续往前走起来。

“秦文最近怎么样呀?有没有新的计划呀?”雨涵似笑非笑地望了一眼启明,问道。

“你不都知道吗?也就是发发短信,或是在网上聊聊,”启明知道女人的心思难以捉摸,便故作轻松地说道:“能有什么新计划呀,像这样的事开始不就等于结束吗?”“又不说老实话了吧?遇到这样的美女,开始了你哪还舍得结束呀!”雨涵对启明的回答很不以为然,“不过,我看秦文对你也蛮有意思的,只怕是喜欢上你了,你们可是两情相悦呀,要不,我让位?”“又乱说了,小心我打你!”启明知道雨涵心里的醋意又上来了,故意做出一副要打她的样子,然后又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在我的心目中,你永远是和我相伴终生的女人,谁也不能替代!”“那就是说位置让我占着,你还可以爱别的女人了?”雨涵仍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我就说嘛,你以前说我好、说我漂亮,只是因为你没有见识过别的女人,现在有了更漂亮的人了,只怕心就要花了,以后再看我就是这也不好那也不如人家了。

”(五十二)“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启明更紧地搂着雨涵,似乎这样就可以让她的心不会胡思乱想了,“你呀,还是小心眼作怪,你看你每天和尹清又是聊天又是短信的,不是谈情就是说爱,我说过什么吗?不光不说,我还为你感到自豪,因为我的老婆的确可爱!”“哼,尽说些好听的话,”雨涵将启明的胳膊紧紧地搂在胸前,“我还就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你这个百姓点灯!我要你眼里只有我,没有别的女人。

答应我,只准爱我一个,好不好嘛?”“我的心本来就小,也就只容得下你一个,哪还有空余的位置给别人。

你呀,别再胡思乱想的了。

”启明看着雨涵撒娇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咱们往回走吧,尹清只怕已经等急了。

”“嗯,”雨涵顺从地跟着启明往回走,心里的醋味渐渐淡了,反倒想起了启明的种种好处来。

雨涵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夫妻交友虽说是启明先提起的,但真正行动却是因自己而起,自己不是也享受到了那份快乐和刺激吗?而且,对自己和尹清的交往,启明一直都是很宽容地对待,这份胸怀又岂是一般丈夫能做到的?她知道,启明能够这样全是因为他深爱着自己,希望自己能得到最大的快乐,可是轮到启明身上了,自己心里怎么就有如刀割呢?说实话,雨涵事先自己也没有料到自己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秦文是她相中的,整个事情也是她一手促成的,她希望自己快乐的同时,也能让启明享受到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