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让兄弟来泡自己老婆

京ICP0000001号2019-02-15 17:21:0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站在525房间门口,一手拿着房卡,一手拿着手机。

屏幕上,阿森发来的信息在等我最后一次确认。

“525,check”。 像是飞行员在做起飞检查一般,我低声的念了一遍,然后用激动到颤抖的手刷卡开门。

我深吸了一口气,轻轻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我会看到什么呢?

是妻今天出门时穿着的米色大衣么?上面还扣着我们第三个情人节我送的钻石胸针?如今会不会凌乱的堆在门后,来证明他们的急不可耐?

是昨晚我精心为妻子挑选的法国内衣么?我们婚礼的时候她就穿着这一套,如今又会不会被随手扔在地上,和其他我无比熟悉的,妻的衬衫,高跟鞋,手包一起,铺出一条通往卧室的情欲大道呢?

还是说,他们今天是让妻去控制节奏?之前我们一起旅行,妻更喜欢被按在沙发上温存个够,然后再与我共赴床榻。今天也会这样么?我会看到他们在套房的外间缠绵的样子么?

我知道,进门之后,我的生活,我的妻,我和阿森的关系,都再也无法回头了。

一切都开始与一年前我的精虫上脑。

1. 痒

我和妻,梦琳,相识于大学校园。作为信科系为数不多的女生,她注定会成为男生寝室的谈资。

从一开始的“今天数学课上那个迟到的妞真特么来劲,不光长得好看,身上那个味道真他娘的要命,老子坐她后面愣是硬了一大节课。”

到“卧槽今天我在林荫路上看到梦琳了,那两条长腿啊,真是天生的跑架子。想想要是夹着我后腰……啧啧啧”

她的每一次出现,对于我们这些男生来说,都带着荷尔蒙的味道,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我们的系花,也不知有多少小男生曾经在夜深人静时,内心YY着她的样子在卫生纸上射出百万雄兵。

然而讽刺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如果问信科系的男生想不想和梦琳来一发,我想不会有人拒绝的。但是偏偏没有人去追求她。

梦琳大二的时候的手提包,就已经是CHANEL的经典款了,将近3万的价格,对于大学的男生来说还太过贵重。

而且,梦琳不是本地人,每次开学都是她父亲的司机不远万里,开着奔驰S把她送来,而学校方面总是会有一个副校长,偶尔是校长帮着拎行李。

如果说只是家境和背景的原因,信科系也不乏富二代官二代,更要命的是梦琳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大一不是没有愣头青写了情书给她,还自以为是的送了一个MK的包,做了一个大牌子放在梦琳的宿舍楼下。

梦琳笑眯眯的拒绝了所有的东西,和颜悦色的劝那个男生回去,还友好的道了别,但是那个笑容和语言的疏离感之强,用我们宿舍的话,就像玩家在NPC那里交任务一样。然后过了一周,梦琳就背上了CHANEL。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几次,失败者有副市长的儿子,有企业的公子,有中央的官二代,全部折戟沉舟。

所以梦琳,就这样成为了众多男生心中的天鹅肉,想想可以,但是还是别现那个眼了,你是家境比人好,还是背景比人大,还是帅的逆天呢?

人总是有自知之明的嘛。

所以在大三,近乎一半的女生都开始带着男友出去租房子同居了,梦琳还是没有人追。听说她谈了一场短暂的异地恋,但是也不明原因就结束了。

我和梦琳相识在一节无聊的选修课。我当时坐在最后一排,一边玩手机一边听一耳朵什么时候交作业。

这时候后门悄悄的打开了一条缝,梦琳弯着腰溜了进来,坐在了我旁边,还有点尴尬的冲我吐了个舌头,立起食指在唇边,“嘘……”

我这才知道,梦琳身上真的很香。不是香水,而是一种温温柔柔的体香,混上洗发水,衣服上的味道,就变成了一种不显山露水,但是总是想多闻几口的迷人味道。

我努力想要当正人君子,起码撞出一个正人君子的样子也行啊,但是梦琳没给我这个机会。

她坐下之后定了定神,然后趴在我肩上对我耳朵说,她一会儿还有一个实习的面试,所以要先走,所以想加一下微信,如果这考前最后一节课有什么划重点啊,透考题啊之类的事情,我事后发给她一下。

我已经呆住了。她是侧着头对我耳语的,刘海扫在我的耳后脖颈,酥酥麻麻的感觉直击内心深处。

据梦琳后面笑话我,我那天是她见过我最乖的样子,让拿手机拿手机,让扫微信扫微信,哈哈哈。一直到晚上,她微信上叫我的时候,我才真正的确认,这一切真的不是一个梦。

梦琳为什么会和我在一起,其实她自己也说不出个一二三四。她只是说,我虽然那时候穿衣服不算特别的有品,但是起码合体,干净整洁,最重要的是,她说我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对她“区别对待”,和我在一起很开心,很舒服。

我明白这个区别对待是指什么,用北京话讲,就是“拿着”。比如好好的一件事,该诙谐就诙谐讲,该严肃就严肃讲,不能说你想追人家姑娘,张口闭口都是哄三岁孩子的那种溺爱语气,或者李莲英问安的语气。

在我们相识的第四天,我鼓起勇气约她出来喝奶茶之前,我就想明白了这件事,再想追人家,也要先从朋友开始处,而不是从“祖宗”开始处。该照顾姑娘照顾姑娘,该给人开门拉凳子拎包就去,但是不能失了自己的尊严。谁也不会和也给奴才当交心的朋友的啊。

就秉着这个原则,我们从相识,到朋友,终于确立了关系。

也许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第一次和梦琳开房的经历。

两人分别洗漱之后,在真刀真枪之前,她披着酒店的浴衣,羞红着脸,和我比划了至少10个体位。

传教士,后入,女上,侧后,69。。。。

两个即将初尝人事的少男少女,把彼此撩的无法自拔。

她散着头发,皱着眉头,轻轻扶着我的肉棒坐下去的那一刻,我感到肉棒突破了某个阻碍,然后她温暖的体内一阵抽搐,她也痛呼一声趴在了我身上。

我抚摸着她的后腰,想要安慰她,却感觉到倔强的她,虽然浑身颤抖,但是还在努力把我的坚硬吞入的更深一些。

“刚才的几个体位记住了么,来啊宝贝,用在我身上吧,人家虽然是第一次,但是也很想做呢”

我差点当时就一泻千里。

梦琳的家庭,是我们都会羡慕的那种。除去优渥的条件,她的父母从来不会在生活上干预她太多,只是希望她能够尽量的不受物质的限制,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虽然称不上大富大贵,但是让梦琳稳稳地生活在90%同龄人无法到达的生活水准上,还是绰绰有余的。

大学的时候,生活的压力离我们还很远。不需要自己谋生,只要把考试应付好就好了,其他的时间……

梦琳和我在一起的开放程度让我瞠目结舌。

初夜,暴风雨的间隙,她跟我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后面没有男生肯追她了,她只是拒绝了几个她没感觉的男生而已啊,其实她就想有个能和自己舒舒服服聊天,三观契合的男朋友。

她说,其实她很好追,因为只要不让她感到抗拒,习惯了以后表白成功的机率很大的,而且她喜欢上一个人,不管对其他人有没有好感的残留,都会毫不犹豫斩断。

她调皮的坏笑着钻进了被窝,趴在我两腿之间,发出闷闷的声音 “而且,我什么都愿意做呢”

在确立了肉体关系的当晚,我的肉棒就进入了她的所有三个入口。

她会在我睡着时把我含硬然后坐上来,会去买情趣服装要我假装强暴她,会为了让我内射,连续几个月口服短效避孕药。

会因为我是丝袜控,专门买来丝袜给我撕,会在调情的时候穿上我喜欢的高跟鞋,会主动的拉我到穿衣镜面前做,还会生涩的学着脱衣女郎的样子勾引椅子上的我。

我们睡遍了学校周围所有的小旅馆,我也创下了一晚上7次的记录。

毕业之后,我们一起参加了工作,虽然不在同一家单位,但是还在那个熟悉的城市,开始了正式的同居。

有人说,恋爱的前三个月,你俩每次做爱,你可以向存钱罐里放一枚硬币。认识后的第三年开始,你们再每一次做爱,就从罐子里取出来一枚。

放心把,你临死之前估计找个罐子里都还有钱。

刚毕业的时候并不相信,我们还保留着一周至少一次的习惯。

后面随着工作慢慢的有起色,加班,开会,应酬,甚至只是一天正常的工作,在下班的时候都显得那么繁重。回家之后就是一起做饭,收拾家务,洗漱,睡觉。

我们倒是从来没有忽视彼此之间的沟通,关于感情,关于婚姻,关于今天看到的听到的八卦,我们还是会每天聊很久的天,我们还是这个城市中,最了解对方的人。

只是睡觉之前,真的没有精力,也没有激情,去安排别的节目了。

我们会出去度假,会偶尔为了换换口味,在市中心开一间套房,想要去春风一度。

但是再也没有当年那样,一夜七次,还想要了。

今年,我们结婚了。

其实婚姻对于我们这种同居了六年的情侣来'说,对于生活可谓是一点改变都没有。

呃,也不能说没有。

回头想想看,老婆的护肤品从卡尼尔,到倩碧雅诗兰黛,又到海蓝之谜和La Prairie。

我的电脑,从联想的小Y,到外星人又到水冷独显的组装机,

住的地方,从隔断出租屋,到整租,到200平米的自己的家。

与其说是婚姻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不如说是我们自己早就把婚后的日子放在了婚前去过了。

夫妻生活上,一样的死水无波。几个月才会两个人都有兴致来一次,也就四十分钟的事情。

好在,老婆不跟我做,也没有跟别人做啊。

一个周末,我登陆了好久没回来过的1024.

重新看到一些淫妻、交换的主题,突然就有了一些同感。从激烈趋于平淡,也许是一切的必然。

那么想要重新点燃激情,往往也就是去寻找新的刺激了。有去暴露的,有去约单男的……

不得不承认,我还是不太能接受交换,毕竟和其他的女人,没有感情基础的性,我怕是没办法享受其中。

我爱我的妻,我只想和她试遍各种体位,然后再来一遍又一遍。

不是没想过约单男,也试着和老婆聊过,老婆开诚布公的说,她也想过,但是设身处地,也不能接受。

她说,我俩的激情不是没有了,只是低谷了,还是会回来的。毕竟我们这一代,为自己的未来铺路,为下一代爬阶级搭梯子,可比父母们要费劲的多。

而且,性这种东西,只有有了感情才爽嘛。

对,感情。

妻莫名的冷淡了下去,和我的关系也变成了“左右手”,“手心手背”。 试问你的左手回想和你的右手OOXX么?

有人说出轨的刺激,就刺激在“万一被发现”

那要不要让老婆也感受一下这样的刺激,玩一把“感情”play 呢?

我俩的感情没问题,只是平淡了,那是不是可以来个新的感情,点燃老婆的激情,然后再安全着陆呢?

可是,万一这个着陆不安全,我岂不是就失去了自己的爱妻了吗?

我在想什么啊,让老婆尝试婚外情?然后期盼老婆夹着别人的jy回家,然后怀着愧疚和未了的性欲和我颠鸾倒凤?

莫名的,我的肉棒在裤子里硬了起来。

2. 试探

阿森是我小时候的邻居,比我大两岁,打小就是孩子王。后来两家都搬了家,但是我们又都在bj工作,而且也都是做IT的,所以关系一直没有断过。

在我高中的时候,他大学暑假回来,我就清楚的知道了这孙子是个骨灰级的人妻控。这么说吧,一个姿色平平的女人,只要加上“别人老婆”的光环,都像是阿森的女神一般。这货给当时还年幼的我炫耀过,他衣柜里面的一个隔间里,放的都是他和其他人妻约炮的战利品。每个被他糟蹋的人妻,他都会留下一条内裤。说到这里,他挑着眉毛给我看一条蕾丝丁字裤,一脸淫笑。想也知道,那干在裆部的,是他射在别人老婆阴道里,然后混着别人老婆的淫水一起留出来的精液。

来了bj之后,我和妻也和阿森一起吃过好多次饭。阿森还是清楚“朋友妻”的道理,一直谨守着对弟妹的距离和分寸,但是私下里我听他跟我嘟囔了不止一次,什么“我要是找老婆,只有梦琳这样的能让我安生”,还有次他喝醉了,我送他回家的时候问我跟梦琳的夫妻生活……

我知道妻在大学的时候,多么吸引眼球,而且最近几年,她保养有方,身材也比当年更为窈窕,还多了一些知性成熟的韵味。

所以阿森的YY我也不以为逆,只是笑骂两句。

想到“感情”play的时候,冲动的我掏出手机给阿森发了条微信“如果我当内应的话,你愿意泡我老婆么?”

阿森回复的很快,“喝多了?吵架了?”

“没有,不愿意算了,当我没问”

“别,聊聊?你丫是遇见啥事儿了,天仙一样的媳妇都豁得出去”

“豁出去个屁,就是想让我媳妇重新体验一把心跳的恋爱感,你个PUA大师敢撩一把弟妹不”

“你这玩的可真花,没见过老公当内应,请人撩自己媳妇的。真想好了?”

“没想好,问问你啥意向,不行就算了”

“是不是婚后性生活平淡了,俩人都没啥意思了?这个我还是有些建议的,你没必要这样……”

“打住,看见你正在输入了,赶紧打住,都是干IT的,谁还不会查点资料,但凡有用我就不找你了”

阿森这时候打来了电话,约我下班后在一个酒吧见面聊。

后来我才知道,这孙子打完电话就去YY着梦琳,撸了一把。

我把我和梦琳的过去,现在,以及我的苦恼都借着酒劲,跟阿森聊了聊。当然还是要尊重妻,一些床上的细节自然是不方便说的。

阿森喝了一大口威士忌,“弟妹是个好女人,娶了她你算是三生有幸。只是你要是想走这条路,风险也是双倍的。”

阿森说,像妻这样的看似高冷,实则闷骚的类型,对于合适的人,可谓是天雷勾地火,但是如果人不合适,那么拒人千里之外的话谁也没办法。

相比起来,很多女人的姿色并不是那么出色,但是“自来熟”,这样的女人娶来当老婆,不一定哪天碰上一个胆大心细的,绿帽子就快递到家了。基本上在阿森经历过的人妻里面,大多都是这个类型的,说白了就是,“好泡”。

而像我的妻梦琳,想要如我所想,需要有几个大关。

第一是眼缘,不能是梦琳讨厌的,或者感觉不舒服的人。如果这一关过不了,我唯一收获的是,再一次验证妻子对我的忠诚。

第二是分寸。

说到这里,阿森表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也喝了一大口酒,希望辛辣的感觉能够让我冷静一点。我示意他尽管说。

梦琳,据你所说是一个一旦接受了一个人,就会尽量坦诚相对,不藏着掖着。你说我是来点火的,你肯定也不想把老婆搭进去,那我什么时候该撤,怎么撤,撤之前…………你能接受到什么程度。

按照你说的,我首先要让梦琳对我动心,也就是有一些好感,这个阶段像梦琳这么聪明的女人,你应该看不出什么异常。我们也就只会微信聊聊,甚至会和你一起出去聚聚。下一步就是动情,说白了就是要让她爱上我,跟我私底下约会,吃饭,出去玩,这些梦琳就一定是瞒着你的了。一旦动了情,可以说这妞……我是说弟妹,就把自己一大半放在我手里了,后面发生的事情,就看你想结束在哪一步了。

我又喝了一口酒,心砰砰的跳。后面发生的事情,无非就是“吻关系”“性关系”“没关系”了。我真的要这样把我心爱的梦琳转手交给别的男人来追求么?甚至明明知道她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见的不是什么朋友客户,而是另一个让她心动的男人,可能会亲吻她,拥抱她,抚摸她,甚至插入她,在只属于我的阴道里面射精……

和梦琳相识的一幕幕在我眼前掠过,我还是不舍得。我打算退出这次荒唐的对话了。

还没来得及喊停,阿森接着说了下去。

第三个大关,就是家庭了。弟妹这样的女人啊,我之前不是没有过。结果无非是两种,一种是如你所愿,被点燃了激情,我退出之后,带着对你的歉疚回家,然后你找回当时那个床上的小荡妇。这是皆大欢喜,但另一种就是,她回不去家庭了。女人啊,往往是把爱和性结合在一起的,不像我们男人,有的时候爱是爱,性是性。怕就怕我把弟妹撩出去了,回不来了,到时候兄弟都没得做。

我放下杯子,心想好吧,那就不冒这个险了,不值当。

阿森看了我一眼,和我碰了一杯。我的酒还没咽下去,他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这事儿啊,还是看人。有的女人啊,天生就是淫娃荡妇,你把这天性开发出来了,那真是谁也拦不住。也有脑子清楚知道轻重的,玩归玩,玩明白了还是家庭为重,我不劝你该怎么做,还是要你自己衡量下,梦琳在你这边是哪种情况了,毕竟自己媳妇自己了解啊,你还是得慎重。

该死的,合着我不做,那就是觉得我的梦琳是淫娃荡妇?

我早就该觉察到,阿森三番五次的堵我的话,并且最后还有这一招激将。如果没有酒精,我不会上这个当。

但是那天晚上,我把老婆的微信,qq,电话,我们的照片,老婆对男人的着装的喜恶,香烟的牌子,化妆品的偏好,乃至她生活的小习惯,都给了阿森。我让他尽快把妻勾搭的动情。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我不止一次的和他强调,不管发生了什么,进展如何,他需要遵循的唯一原则,就是不要瞒我。

哪怕妻瞒我,他也要告诉我。他们去了哪儿,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我都要知道。

我没有告诉他更私密的关于爱妻的信息,因为我害怕,那样就是在默许他勾引我老婆上床。

那样我会没有回头路。

然而,后面我才知道,我早就没有回头路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