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脱衣麻将6三对决再起下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2:2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脱衣麻将6

作者:altec999999

2011/05/31 发表於:18P2P

(三)对决再起(下)

「哼~哼~臭小武,你这变态!一次和3个大奶妹一起睡觉很爽嘛~」朦胧

中,小薇用着冰冷的脸孔看着我说。

听到小薇戳破我和小卉等大奶妹的奸情,我吓的赶紧解释说:「没、没有很

爽~我们只是感情好到……盖棉被、纯聊天而已啦!」

「哦?感情好到可以一起上床睡觉?」小薇眼神鄙视问说。

「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急忙辩解,并感觉自己越描越黑。

「哼!臭小武!死小武!你最好给老娘……」小薇狠狠地瞪着我。

正当我感到一切都完蛋时,忽然一阵天旋地转,接着眼皮一开,这才发现我

人还躺在佩佩闺房的『吸梦湿』软床上。

呼~我大吐了一口气,原来刚刚只是做梦,差点吓的自己屁滚尿流!我一边

擦汗一边平复受惊吓的情绪。

「哼~臭小武,你终於醒来了啊!刚刚睡的跟死猪一样,叫都叫不醒。」躺

在我身旁的小卉小声地骂咒说。

我一转头,马上看到小卉幽怨的眼神盯着我看,就像……就像……刚刚梦里

小薇盯我的眼神一样!……靠!小卉你这女人的怨气也未免太重了吧!居然可以

害我做恶梦!?

我有气无力的回说:「废话,晚上才喂饱3个饥渴的气质美女,身体当然会

累啊,我现在好想睡觉,你不要吵我啦~」

「别睡了啦!现在先跟我出去客厅,我有事要跟你商量。」小卉抓住我的手

臂摇动说。

「喔~都很晚了,有事明天再说啦~」我含糊的回应。

「哼!如果你不怕老娘把你干过琦琦的事跟嘉豪告密的话,你有种就继续睡

啊!」小卉看我不配合,露出『你敢就试试看』的表情恐吓我。

「靠!你这不要脸的女人!居然这麽狠!?好啦、好啦,我跟你出去啦~」

听到小卉的威胁,吓的我睡意瞬间全消。

小卉看我答应她,脸上才满足的微笑。我和小卉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放轻脚

步出了佩佩的闺房并关上房门。

走到客厅,我的双手立即捏住小卉胸前那两粒嫩乳头上下摇曳,饱满有料的

奶子也跟着摇晃。

「呜~轻一点~会痛!……」小卉娇淫了一声。

看着小卉轻皱眉头痛苦的模样,睡到半夜被吵醒的火气才有些消退。

我忍不住咒骂小卉说:「他妈的!你这头欠干的乳牛到底想干麻?竟敢用琦

琦的事威胁我!」

小卉表情咒怨的说:「哼!老娘就是不爽看那骚主播得意洋洋的样子,不给

她一点颜色瞧瞧怎麽行!」

「我就知道,你这爱吃醋的女人怎麽可能会这麽轻易的就放过佩佩。」

「唉呦~人家才没有爱吃醋咧~」小卉撒娇回说。

「哦~那麽等一下你想要我怎麽帮你对付佩佩?」我无奈的问着,和小卉同

居生活数个月,大概也知道她这死不罢休的个性,要是放任她胡搞,洞只会越来

越大,还不如一开始就和她一起行动,免的又闯下大祸。

「这个嘛~等一下我们先把玲玲拉拢过来,然後再把佩佩和芸臻扒光衣服绑

起来!」小卉看我答应帮她,脸上露出满足的淫笑。

「呃?连芸臻也要?」我讶异的问说。

「哼!当然要啊!谁叫她当时不但没劝退佩佩,还反过来被佩佩说服让你干

免钱的!她都敢抢老娘的男人了,老娘当然要给她一点教训啊!」小卉理直气壮

的回答。

听到小卉这莫名奇妙的理由,顿时让我体会到什麽叫女人心海底针。既然不

爽芸臻被我干,那当初你干麻要设计玲玲、琦琦跟晓如她们被我干啊? 囧rz

「这……不太好吧……」我不安的说。

「哼!少跟老娘讨价还价!除了琦琦外,你这大色魔还上过小柯的女友姐妹

花咧!如果不想被你那些猪头色友发现的话,今晚就乖乖的帮老娘出这口气!」

小卉口气强硬的说。

妈的,你这头乳牛,还真是会计算老子啊!平时让老子干免费的大奶妹,有

事时就拿来当把柄!果然不花钱的才是最贵的!不过心里气归气,但吸奶嘴软,

摸奶手短,还是先顺着小卉的意思好了。

「唉~好吧~但是你可不要玩的太过火啊!」我无奈的叮咛说。

「放心,老娘向来都是很有分寸的!」小卉诡谲的淫笑着。

啧,最好是你这粗鲁的乳牛懂分寸啦~!

和小卉谈完,我回房偷偷叫醒了玲玲到外面的客厅,并把小卉的复仇大计告

诉玲玲。

玲玲起先还百般不愿,并用冤冤相报何时了来劝小卉。在一番争论後,小卉

拿出必杀技,用她一个月的打炮权换取玲玲今晚的合作,玲玲先是犹豫了一会,

最後这外表清纯气质的小淫娃还是抵不住诱惑答应了!

小卉和玲玲达成协议後,我们3人又返回佩佩的房间穿好衣服。出了房间,

小卉拿出一个不知哪来的大纸袋,从里头拿出2个面具要我和玲玲戴上,她自己

也戴上一个鬼怪的面具。

玲玲戴好面具,纳闷的问小卉说:「小卉,我们干麻要戴上面具啊?」

听到玲玲发出沙哑的声音,让我和玲玲都吓了一跳,狐疑的看着小卉。

「别紧张,这面具里有装变音器啦~」小卉用怪异的声音解释。

「靠!这东西你是什麽时候买的啊?」我好奇的问说。

「哼哼~当然是趁你这大色魔大玩气质姐妹丼的时候买的啊!」小卉语气略

酸的回答。

啧,真是爱记恨的大乳牛,看来李组长的预感是对的,小卉买宵夜买这麽久

是有阴谋的!

「还有,你们再穿上这个。」小卉又拿出轻便雨衣要我们穿上。

「吼~小卉你很无聊耶~没事买这东西干嘛啊?你是还想要抢银行喔!」玲

玲不以为然的骂说。

「少废话,老娘就是要吓死这骚主播不行吗!?好啦,赶快开始吧!」

在小卉的命令下,我们3人又回到佩佩的房间,我静悄悄的走到佩佩身旁,

解开她睡衣的钮扣,没几秒,佩佩身体正面露出两团又大又白的蛋糕奶球,上头

红嫩的葡萄乳头鲜艳欲滴。

接着我迅速的抬起佩佩,再从她的背面抓住她的双手。佩佩也被我这突如其

来的举动的惊醒。

「呜呜~你们、你们是谁?为什麽会出现我的房间?」在昏暗的房间内,佩

佩看到我们3个戴着面具的诡异身影,马上害怕的大叫!

「哼哼~你就是那个常上电视的新闻主播?身材很棒嘛!你那对淫贱的大奶

子应该被不少男人吸过了吧!?」小卉不怀好意的冷笑说。

佩佩脸色一变,又惊又怕的说:「才、才没有,我可不是随便的女人……你

们、你们……想对我怎麽样?」

「嘿嘿~我们只是想带大主播出去逛逛街而已。现在先把这骚货身上的睡衣

全脱掉!」小卉命令说。

「住、住手!你们这些坏蛋!!」佩佩花容失色的尖叫。

在我们3人的合作之下,佩佩很快的就被我们脱个精光。小卉拿出绳子把佩

佩的手反绑在背後。

「呜……不要、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吧~」佩佩开始害怕的哽咽求饶。

「哼哼~那就看你有没有乖乖配合罗。」小卉冷冷地说。

接着小卉撕下胶带黏在佩佩的嘴上,并用黑布带套住她的头,再把佩佩的双

脚绑起後,让她躺倒在床上。再来我和小卉、玲玲马上到芸臻的房间,依照对付

佩佩的SOP流程,也把芸臻给制伏了。

看着佩佩和芸臻全身赤裸,双双躺在床上恐惧的挣扎,我问小卉说:「接下

来,你想怎麽做?」

「当然是把她们抬上车啦~」小卉回答。

「要玩这麽大!?」我滴咕说。

「当然,只有大场面才配的上大主播啊。」小卉笑说。

既然小卉都这样说,我和玲玲拿出外套披在佩佩和芸臻身上後,我一人抱起

佩佩,小卉和玲玲则抬起芸臻,从安全梯往地下停车场移动,并避开监视器,顺

利的进入佩佩的车子上。

小卉坐上驾驶座,我和玲玲两人坐在後座,佩佩和芸臻则在我和玲玲的中央

位子上。

「好啦,现在再把她们两人的外套脱掉!」小卉命令说。

玲玲一脸为难的问说:「什麽!?不好吧?」

「怕什麽!就算被别人发现,她们的脸也被布袋遮住了。」

在小卉的要求下,我和玲玲只好听命把佩佩和芸臻的外套脱掉,而佩佩和芸

臻知道我们要脱她们身上的外套,更是挣扎反抗。

「唔唔……(不要)……唔唔……(放了我们)……唔唔……」

费了一番功夫,佩佩和芸臻总算是一丝不挂的坐在後座上。

「嘻嘻~从现在开始,你们这两条淫荡的母狗给我们乖一点,不然老子就把

你们丢在路上知道吗!」小卉警告说。

「唔……唔……」佩佩和芸臻无助的点点头,赤裸的身子更是不敢乱动。

「好,现在第一个命令,你们两人把双腿打开!」小卉命令说。

听到小卉的命令,佩佩和芸臻又惊又羞,白皙的大腿微微发抖,弯曲的膝盖

左右摇晃一会儿,但始终就是开不了大腿。

「靠!你们再拖拖拉拉的,老子就把你们丢下车!还不快点打开大腿!」小

卉大声骂说。

「唔唔……(不要)……唔唔……(不要)……唔唔……」

在小卉的淫威下,佩佩和芸臻被迫耻辱的张开自己白皙的大腿,股间红嫩隆

起的耻丘逐渐露了出来,在陌生的歹徒面前大开自己的私处,佩佩和芸臻羞愧的

全身不停发抖,想必现在羞耻、悲愤、恐惧全笼罩在她们身上吧。

「嘻嘻~乖乖的张开不是很好,反正你们也被不少男人干过了不是吗?」小

卉淫笑羞辱说。

「唔唔……(没有、才没有)……唔唔……」佩佩和芸臻连忙摇头否认。

小卉从她的纸袋拿出润滑剂和两根颇粗的电动按摩棒,在按摩棒上涂满润滑

剂後交给我,要我各别插入佩佩和芸臻的下体。

我拿着两根按摩棒,打开电源,蓝色的电源指示灯闪闪发亮,握柄上的塑胶

阴茎也嗡嗡的旋转,假阴茎上头还布满许多的软性突起物,若是没啥性经验的女

生看到这根『狼牙棒』,应该会吓的皮皮挫吧!

「这麽粗!比小……的还……而且上面还有……恶心的颗粒!?她们受的了

吗?」玲玲轻呼一声,虽然带着面具,但可以看的出玲玲眼神的惊恐。

「嘻嘻~放心,那边婴儿都生的出来了,而况是小小的棒子。」小卉不在意

的冷笑回答。

靠,你这乳牛,这狼牙棒不是插你的屁股当然没关系啊,我光是用看的就替

佩佩和芸臻冒冷汗了好吗!

不过,也不是插我的屁股,所以我也乐的观赏就是了。 XD

我握着握柄,将塑胶龟头顶在佩佩和芸臻微开的肉穴口,稍为一出力,这两

根伪狼牙棒头立即没入两人的左右阴唇肉里。而敏感的嫩穴被异物强行插入的瞬

间,佩佩和芸臻两人姣好的肉体也连带的颤抖一下。

「唔唔……(住手!)……唔唔……(你们这些变态!)……唔唔……」

随着我双手的推移,两根假阳具渐渐的没入佩佩和芸臻的屁股里头。这两根

按摩棒粗大的体积,更是把佩佩和芸臻的大小阴唇挤的像小火山口一样,红嫩的

肉环围绕在按摩棒的四周。

「唔唔……(好粗、太粗了!)……唔唔……(小穴会坏掉啊!)……」

「唔唔……(不要、不要这样)……唔唔……(放了我们吧)……」佩佩和

芸臻纷纷皱眉哀求起来,并不时迸出愉悦的呻吟声。

小卉看着佩佩和芸臻的下体,似乎也讶异她们真的吃的下去,马上大声耻笑

说:「哇塞!你们这两条母狗还真能吃,这麽粗的棒子都吞的下去啊!!」

「唔唔……(不是)……唔唔……(我们才不是母狗!)……唔唔……(放

开我们、放开我们)……」佩佩呻吟的反驳小卉。

看着她雪白赤裸的身子不时扭动,无暇的大腿微微发抖,看来佩佩阴道内的

肉壁被这按摩棒的突起物刮的很爽吧!! XD

小卉不理会佩佩的求饶,又拿出胶带要我把插在佩佩股间的按摩棒固定好之

後,对芸臻也是如法泡制。

「嘻嘻~那接下来就要上路罗,看路上谁运气好,可以看到全国知名大主播

淫贱的模样哩!」小卉满足的淫笑,并发动汽车开始前进。

听到小卉要开车游街,佩佩激动的耻鸣求饶:「呜呜……(不要、不要!)

……呜呜……(我的身体会被大家看光光啊!)……呜呜……(求求你们饶了我

们吧!)……呜呜……」

***

***

***

***

由於佩佩的休旅车车窗都有贴上黑色的防窥窗膜,所以只剩下从车子前方的

挡风玻璃可以看到後座全裸的佩佩和芸臻。当小卉将车子开出地下停车场,玲玲

还是担心的拿起外套遮住前座座椅间的缝隙,避免佩佩和芸臻被看光光。

但佩佩和芸臻的头都被套上黑布袋,所以并不知道玲玲的举动,仍误以为她

们赤裸的身体会被车外的人看光光,纤瘦的躯体害怕的不停发抖。

平时的佩佩都是光采耀眼的姿态出现在电视机前,就算表现的再亲切近人,

下意识还是会给人高贵难亲近的傲气感。而现在难得可以看到佩佩落的如此狼狈

任人欺淫,我也忍不住伸出咸猪手玩弄起佩佩丰满的双乳。

「嘿嘿~你这骚货的大奶子摸起来真舒服,一定有天天保养吧?」我故意调

戏佩佩说,她的双乳也被我的十指捏的变形。

「唔唔……(放开你的脏手!)……呜呜……(我的胸部不是可以给你们乱

摸的啊!)……」佩佩发觉到她那对高贵柔嫩的奶子正被陌生歹徒玩弄,情绪激

动的呜噎起来!

「呦~奶子都被我摸遍了,还想装大牌啊?」我淫笑说,并刻意大力的抓捏

佩佩的奶子。

「呜呜……(你这变态!快住手!)……呜呜……」佩佩气急败坏的呜鸣!

「嘿嘿~奶子肌肤这麽光滑,是不是天天擦男人的精液啊!?」

「呜呜……(没有!没有!我才不是淫荡的女人!)……呜呜……」佩佩立

即反驳说。

啧啧,真是越漂亮的女人越不能相信,晚上明明被我的大老二干的爽到不成

人形,现在居然又装起贞女起来。

我持续玩弄佩佩的大奶子一会儿,佩佩被我的咸猪手摸的全身羞愤又害怕地

发抖,而芸臻听到佩佩的悲求也开始坐立不安起来,玲玲看到两女恐惧无助的模

样,更是露出不忍的表情。

「唉呀~外面好像有人发现你们没穿衣服的样子,还拿手机出来照耶~怎麽

办?大主播的奶子都被看光光啦~哈哈哈~」我故意骗佩佩大笑说。

一听到有人发现她们的裸体,佩佩和芸臻紧张的悲鸣起来,语气哽咽的哀求

说:「呜呜……(不要!不要!)……呜呜……(求求你们放了我们!)……呜

呜……(这样会好丢脸啊~)……呜呜……」

「嘿嘿~会很丢脸?真的是这样吗?但大主播你说的话怎麽跟现实不一样?

现在大奶子上两粒红乳头全都硬起来了耶!难道说你这骚主播被人视奸,屁股就

会有感觉啊!?」我看着佩佩的奶子,内心讶异的大叫说。

小卉听到我的发现,也好奇的回头看佩佩,一看到佩佩充血肿胀的嫩乳头,

马上大声耻笑说:「哇哈哈哈~这真是大新闻啊!大主播侯佩佩居然喜欢被人视

奸!?以後你就在新闻台露奶子报新闻,一定会红到全世界的啦~!!」

听到我和小卉的大声耻笑,佩佩羞愧的疯狂摇头否认:「呜呜……(没有!

才没有!)……呜呜……(本主播才没有喜欢被视奸!)……(一定是你们骗我

的!骗我的啦!)……呜呜……」

「操~!你这骚货还想耍赖?乳头都肿的跟姆指头一样大啦~!!」我大声

耻笑佩佩说。

「呜呜……(我才没有!才没有!)……呜呜……(放开我!放开我!我要

回家!我要回家!)……呜呜……」佩佩崩溃的撕力悲鸣,完全不想承认自己的

身体有感觉!

「哈哈~放心,等我们爽够了,一定会放你们回去的。」小卉得意的回答。

「呜呜……(不!不要!你们还想怎麽样?)……呜呜……」佩佩用着几乎

绝望的语气反问,但无论如何,佩佩和芸臻现在只是任人宰割的赤裸羔羊。XD

***

***

***

***

接着在市区开了快30分钟,小卉突然把车子开进河滨公园的停车场,并将

车速减缓,慢慢的观察周遭的环境。

「怎麽忽然开进来这里啊?感觉很偏僻耶~」玲玲有些不安的问说。

的确,在半夜2、3点的停车场,显得有些空旷和荒凉,尤其是每盏路灯都

离的很远,再加上故障的路灯也不少,看起来就是犯罪的温床啊!!

「哼哼~当然,老子昨天还特地去网咖查资料,这个停车场可是打野炮的着

名景点哩!」小卉得意的笑说。

「打野炮!?你到底想干麻啊!?」玲玲紧张的大叫。

妈的,难怪小卉去买个宵夜买这麽久,除了买这些工具,还规划要在这偏僻

的河滨停车场凌辱佩佩!?

「嘻嘻~这骚主播不是很喜欢做爱?现在就让她们做的更刺激点!」

「吼~你怎麽这麽乱来啦!」玲玲抱怨说。

「好啦~这个地点不错,我们在这边下车吧。」小卉看了看窗外说。

小卉把车子停靠在河边的停车格,四周也停了不少车子,而最靠近的路灯也

有近百公尺远,这个幽暗偏蔽的角落十分适合打野炮。

「把她们的头套和胶带拿下来,然後全部下来吧。」小卉命令说。

我和玲玲分别拿下佩佩和芸臻的头套和嘴上的胶带,只见她们用惊恐的眼神

看着我们,眼角更是有流过泪的痕迹。

我和小卉、玲玲先下车後,佩佩和芸臻才身体发抖的跟着下车,在幽暗的河

滨停车场,她们无助又害怕的眼神看了看四周,缩涩的站在车子後轮旁。

小卉看了看两人,接着忽然发现什麽似的大声耻笑说:「哈哈哈~真是有够

淫贱的母狗主播,你看看自己刚刚坐的座位,上面的淫水好大一片啊!」

我和玲玲好奇的往车内看,果然在佩佩刚刚坐的位子上,一大片明显的深色

水渍,若不是佩佩离开那位子,不然还真没办法察觉到。

佩佩瞄了车内一眼,马上羞耻的满脸通红辩解说:「呜呜~~那才、才不是

淫水!……那是……那是我流的汗啦~!……呜呜呜~~我才不是淫荡的主播!

你们不要乱讲话啊!!」

小卉骄气的挺了挺她丰满的爆乳,不客气的继续耻笑羞辱佩佩说:「哈哈~

是吗?那为什麽坐你旁边的那个狐狸精就没湿成一片!?看来你这骚主播很享受

全裸逛街啊!你会当主播,一定是想要满足你内心被视奸的恶心性癖吧!!」

对於平时看起来总是高雅娇贵的佩佩,竟然有如此不入流的性癖,小卉当然

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卯足全力的羞辱佩佩!

「呜呜~~我、我……才没有被视奸的癖好!你、你……不要乱讲啊!」佩

佩被小卉耻笑的无力反驳,看她一脸震惊与羞愧的表情,想必也是今天才发现自

己有被视奸的性癖吧!! XD

「嘿嘿~佩……你这骚货就别再狡辩了,证据都这麽明显了!」我也跟着耻

笑起佩佩说。

「没有!没有!……我才没有……」佩佩极度羞耻的急忙反驳。

佩佩话还没说完,表情忽然顿了一下,看了看我和小卉、玲玲的身影,接着

恍然大悟叫说:「你们……你们……是小武、玲玲和变态乳牛!?」

听到佩佩视破我们真正的身分,我和小卉、玲玲都错愕了一下。

「呃……谁是小武、玲玲?我们不认识!」小卉心虚的反驳说。

「哼!你这变态的乳牛少给我装蒜!就算穿上雨衣,你胸前那两粒廉价的乳

房组织还是大的明显!你以为我会笨到看不出来吗!!」佩佩气的大骂说。

靠,小卉这笨蛋,都知道自己奶子这麽大,单薄的雨衣根本遮盖不住,没事

干麻挺什麽胸啊!?

「啧啧~想不到你这主播还挺聪明的,你的智商没跟你身上下垂奶子成反比

嘛~」既然被识破,小卉仍不忘嘲笑一下佩佩。

「哼~我看你才是笨蛋吧!只会用那廉价的木瓜乳沟吸引男人!」佩佩也不

干示弱的反呛回去。

知道我们的身份後,芸臻震惊又不解的问小卉说:「……小卉,你、你们为

什麽要这样对我和佩佩姊?」

「哼~」小卉哼了一声,脱下面具和雨衣後,才不悦的对芸臻说:「谁叫你

这狐狸精敢抢老娘的男人,晚上你和小武做爱做的很爽嘛~」

「我、我才没有想要跟你们抢小武啊!!……是佩佩姊……要我……」芸臻

脸红反驳说。

「哼!少说废话,老娘找你来不是要给小武白嫖的,是要你阻止那骚主播继

续缠着小武好吗!!」小卉冷冷地回呛说。

「呃……」芸臻一脸惊讶,沮丧的继续说:「……所以……小卉你当初会找

我来……只是……要当你的棋子而已吗……」

「哼~别理这变态的乳牛,只要你乖乖的在学校伺候小武,等你毕业我就会

让你当我的助理。」佩佩安慰芸臻说,并有拉拢她的意味。

芸臻看了看佩佩和小卉两人,一脸茫然无助的表情。

接着佩佩转头看着已经拿下面具和雨衣的我和玲玲,表情冷峻的说:「你们

还不快把我和芸臻下面的按摩棒拿下来。」

在佩佩的命令下,我只好乖乖的先蹲下帮芸臻拔下粗大的假阳具,再帮佩佩

拔出按摩棒时,只见上面沾满湿淫的蜜水,比芸臻的还多出不少份量,耻丘上红

嫩的蝴蝶阴唇还滴落些许蜜汁。

「哇~佩佩你刚刚是不是真的有……」我惊讶的问说。

佩佩一看到我脸上讶异与意外的表情,脸蛋不禁露出羞耻与气愤的红晕。

「少、少废话……」佩佩难得用不耐烦的语气骂我。

接着佩佩恢复冷峻的表情问我和玲玲说:「哼~你们这两个帮凶,居然也敢

帮这变态的乳牛来整我!?」

「呜~以後我不敢了啦~」在佩佩身为大姊的威严下,玲玲马上求饶认错。

「我、我也是被逼的啊!!」我也急忙解释说。

「是吗~所以就因此出卖我和芸臻!?」佩佩冷冷地问说。

「因为……因为……」我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解释。

「谁叫小武干了琦琦,我只是威胁小武要跟嘉豪告密罢了。」小卉毫无恐吓

者的自觉,大剌剌的帮我解释。

「小武!……你……怎麽也……」第一次听到我和琦琦的关系,芸臻睁大双

眼看着我,脸上的表情满是惊讶。

「靠,这、这都是有原因的啊……」我尴尬的对芸臻解释。

「琦琦?她是谁?」佩佩则纳闷的看着我。

「就是上次我们打脱衣麻将,和小武一起洗鸳鸯浴的女生,也是嘉豪淫荡的

女友。」小卉继续帮我解释。

「哦~我想起来了。」佩佩恍然大悟说,接着表情有些不悦的对我说:「哼

哼~这个叫琦琦的,条件根本不能和我跟玲玲比,小武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和变

态乳牛设计我和芸臻?」

「这……我……因为……」对於佩佩的质问,我仍是哑巴吃黄莲。

「嘻嘻~当然不只有琦琦一个人啊,小武还干过小柯的女友晓如呢!」小卉

鸡婆的泄漏我更多的炮友名单。

「小武!!」芸臻惊讶的大叫,似乎惊觉到原来她自己也只是我众多的炮友

之一!

「靠!小卉你这混帐!干麻一直在芸臻面前爆我料啊!?」我脑羞的大骂。

「怕什麽!?反正芸臻也被你干过一次了,大家都是同条船的。」小卉不屑

的回答。

靠!什麽同一条船,再给你这乳牛乱搞,船都快要沉了啊~!! 囧rz

「咳~咳~小武,除了我们,你到底还有几个……炮……地下老婆?」佩佩

听到晓如的名字,表情凝重的看着我。

「不、不干我的事啊!那是小卉硬要我上的好吗!」我急忙撇清责任,免的

佩佩不爽再当我的地下老婆,那我可就亏大了!

「是你这变态乳牛逼小武干的?」佩佩转头问小卉。

「哼~谁叫晓如、晓芸那两姊妹在老娘打工的赌场诈赌,当然要给她们一点

教训啊!她们被小武干还算是走运了,被赌场的人抓包,那可不是干个几炮就能

解决的!」小卉理直气壮的回答。

「呃、小武,你……你……连晓芸都有一腿?」芸臻震惊的问说,接连的爆

料,已经让芸臻惊吓的合不拢嘴。

「当然啊!晓芸还是处女喔~那天真是便宜了小武!」小卉淫笑回答。

「够、够了!小卉你不要再说了!」我用着哀求的声调大叫。

「哼哼~想不到小武哥哥还挺行的嘛~不但有了我和玲玲两姊妹,没想到还

暗藏另外一对姊妹花呢!」佩佩语气微酸的说,表情也变的有些吃醋起来。

「唔……这些……还不都是小卉主意……」我装可怜的辩解。

「对啊,也不是小武主动去碰晓如她们的啊~」玲玲也帮我说话。

「你这笨蛋,现在还帮小武说话?」佩佩不悦的骂说。

看佩佩阴晴不定的神情,我头皮也开始发麻起来,要是再被这些大奶妹知道

我私底下还干了筱仙和可莉的话,铁定会被抓去浸猪笼吧!! 囧rz

佩佩过了一会,语带警告的对我说:「哼~这些事就算了,你不要玩腻了玲

玲就把她抛弃就好!不然……」

不等佩佩说完,我马上回答:「当然、当然不会!我才不是那种混蛋!」

「吼~就是啊!小武才不是那种人啦~!」玲玲也大声附和说。

「唉~」佩佩无奈的看了玲玲一眼,接着说:「好啦~好啦~这无聊的绑架

游戏结束了,我们该回去了。」

佩佩说完,准备要和芸臻上车。

「哼哼~户外春宫秀都还没开演,怎麽可以这麽早回去呢!」小卉忽然呛话

出来。

「你这变态乳牛,你还想干嘛!?」佩佩冷冷地问说。

「当然是要你和狐狸妹一起在这野炮圣地打场野炮秀啊!」小卉淫笑回答。

「你这白痴!我干麻要听你的。」佩佩冷笑说。

「就、就是啊!我才不会在这地方打、打野炮。」芸臻也脸红抗议说。

忽然,一阵闪光配合啪、啪、啪的声响,杀的佩佩和芸臻措手不及。

「你、你在做什麽!?」佩佩紧张的大喊,双眼也被闪光刺的闭了起来。

「嘿嘿~好啦~现在我手上有你们全裸的照片,乖乖配合,不然我就要把照

片贴在网路上!别忘了,你们现在可是光着屁股出门啊!」小卉手上拿着DC,

姣好的瓜子脸得意笑说。

「你、你这不要脸的乳牛!!」佩佩咬牙切齿的怒骂说。

「小卉,你……你怎麽可以这样对我们!?」芸臻一脸又惊又恐看着小卉。

「哼哼~小武,你从後面抓住这骚主播,别让她乱跑。」小卉命令我说。

「小武!!」佩佩着急的大叫。

「呃……我……」

「小武,你可别忘记你上过琦琦和晓如的事啊。」小卉威胁说。

「呜~佩佩姊,对不起,我也是被逼的~」我低头道歉说,并走到佩佩背後

抓住她的双臂。

「混、混蛋!!你这变态乳牛给我记着,本主播一定会报这个仇的!!」佩

佩见情势不可逆,气愤的大声放话。

「嘻嘻~老娘这几天MC来,我看你怎麽报仇!」小卉得意的笑着。

「哼……」

「可是要是姊姊在这里被别人看到……不好吧……」玲玲担心的说。

「嘻嘻~放心,老娘早想好了,给这母狗戴上这些就不怕被人看到啦!」

小卉说完,从她的纸袋拿出黑色的物品,走到佩佩面前,粗鲁的在佩佩性感

的双唇间半塞进一颗充满小洞的红色口球,再把连接口球两端的黑色皮带一路套

往佩佩的後脑杓。

「唔唔~你这变态!」佩佩又惊又羞的支呜大骂。

「喀喀~还有呢~」小卉淫笑说。

小卉又拿出一个奇怪的道具,皮带的一端有两个黝黑的铁钩晃啊晃。

「唔唔~你还想做什麽!?」佩佩眼神惊恐的询问。

「等一下你就知道啦~」小卉说完,把两个黝黑的铁钩轻轻的勾住佩佩的鼻

孔,接着向上一拉,佩佩坚挺的鼻子立刻朝了天,小卉再将另一头的皮带固定在

後脑杓的口球皮带处。

「哈哈哈~这样子保证没有人可以看出这淫荡的贱奶肉奴是全国知名的侯大

主播啦~!」小卉看着她精心杰作,满足的淫笑。

「唔唔唔~~快拿下来!你这变态的乳牛!~~唔唔唔~~我才不要戴上这

些变态的东西!~~唔唔唔~~」佩佩又气又怒的对小卉怒骂。

现在全身赤裸的佩佩,被小卉强戴上这两个调教的用具,立即变成A片中受

尽肉棒凌辱的淫荡肉奴,这下被外人看到铁定是认不出佩佩的身分,但这骚淫的

调教奴隶模样,实在是太上霹雳……懒叭火了!高挑纤瘦的身材,配上一对饱满

的大奶子,又长又直的白皙大腿,尤其是在这空旷的幽暗河滨停车场,要是佩佩

想全裸逃跑,绝对会被在路上遇到行人狠狠的轮奸一番!!

「嘻嘻~精彩的才正要开始呢~」小卉神秘的淫笑。

小卉又从她的百宝袋……不是,是从纸袋拿出一根白色中空的塑胶棒子,长

约10公分,宽4~5公分粗,为什麽会知道棒子是中空的?因为这根奇怪的棒

子表面布满直径约1公分的小孔啊!

正当我感到纳闷这棒子的用途时,小卉凶狠的对芸臻命令说。「你这骚狐狸

精,给老娘含上它!」

在小卉的淫威下,芸臻害怕的张起小嘴,含住小卉手上的白色塑胶棒。

「很好,接下来,你就用这根棒子,帮你最敬爱的骚主播自慰吧!」小卉不

怀好意的淫笑说。

「唔唔唔~~你这变态的乳牛!!你到底想干嘛!?~~唔唔唔~~」佩佩

激动的呜鸣!

「唔唔~~可是……这样好变态……可以不要嘛?……唔唔~~」芸臻脸蛋

满是羞耻的红晕,她完全没料到小卉竟然要她做出如此低级淫贱的行为。

「哦~如果你不怕老娘把你丢在这,让附近的流浪汉轮奸的话,你就不要做

看看啊!」小卉装狠恐吓芸臻说。

「唔唔~~不要!不要!我照做就是了……」芸臻害怕的哭丧求饶。

「玲玲,把这骚主播的右脚抬起来!」小卉命令玲玲说。

「好、好啦,我知道了啦……」玲玲表情幽怨的回答。

等玲玲抬起佩佩的右脚,露出微隆的阴户,芸臻走到佩佩面前,低声说句对

不起後,红着脸慢慢的蹲了下去。

「唔唔~~不要!不要!~~你们快住手啊!!~~唔唔~~」佩佩羞愧的

摇头悲鸣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