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文章

【高考母子第二季番外篇之终于上了大学】第八章.临别嘱托.大结局

京ICP0000001号2019-01-24 05:03:0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八章临别嘱托

我撩起妈妈的裙子,就看到妈妈的屁股沟在肉色丝袜和蕾丝半透明内裤的掩

映下,显得格外羞涩和诱人,我的鸡鸡硬的老高,实在胀的不行,手也不自觉地

就开始摸了上去。

妈妈也感受到了我的抚摸,说道:「怎么样?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有什么

坏主意!」

「妈,明天你就走了嘛,又见不到你了……」我喃喃的说。

妈妈听到这话,转过身来,侧着身子,看着我,说道:「想我了啊?!」我

知道妈妈这句想我了有两个含义,一个是精神层次上的,另一个则是肉体上的。

我当然两方面都有,所以我点了点头。

妈妈看我点头了,微微笑了一下,说:「哎呀,走了一天了,今天还热,身

上一身臭汗,都好臭呢!去洗个澡吧!」

我却很享受妈妈身上的那种味道,若是出汗的味道,恐怕也是香汗的味道!

哪会臭呢?再说有一点气息,还是比较提高情欲的。于是我说:「别洗啊,妈,

我就喜欢那个汗味。」

妈妈却有点不理解:「汗味有什么好闻的啊,还是洗完了才香香啊!」

我说:「妈,那个汗味更刺激一些啊,闻起来特有感觉!」妈妈身上的汗味

确实有一种很特别的魔力,那是一种混合着体香,夹杂着衣服的洗衣粉味道,还

有汗渍味道的混合味道,确实可以激发出一些情欲来。

妈妈听我这么说,嫌弃道:「切,好变态!真是不懂!」

我哈哈的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抚摸着妈妈穿着丝袜的大腿,就感觉丝

滑磨砂的颗粒感向我的手心传来,非常的有感觉啊!「妈,把裙子脱了吧。」我

对妈妈说。

「你帮我解开吧。」妈妈又转过身,背对着我,将裙子拉链的一面给了我,

妈妈大概也是知道今天是她在北京的最后一天了,而这一次也许是我和她十一假

期的最后一炮了,所以也显得格外珍惜和配合。我解开了裙子拉链,帮妈妈把裙

子从身子上退了下来。

这时,妈妈就穿着一件胸罩和内裤了,胸罩是白色的花边胸罩,内裤则是蕾

丝边半透明的内裤,好生性感啊!我扑到妈妈的身上,两只手握着妈妈的咪咪,

妈妈的咪咪很柔软,隔着胸罩都能感受到这份软糯的感觉。我觉得不过瘾,索性

将妈妈的白色胸罩推了上去,这样,妈妈的白花花的奶子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妈妈的奶头很粉,也很长,虽然已经是半老徐娘的年纪了,可奶头的颜色依然保

持的很好。看着如此娇嫩的奶头,我不禁用手去捏了上去,用我的食指和大拇指

来回揉搓着妈妈的奶头,妈妈这时闭起了眼睛,好像在享受着。摸了一会奶头,

我就向吃吃奶子,于是我将嘴伸过去,用舌头舔弄妈妈的奶头,妈妈还闭着眼,

不时扬起脖子一下下,似乎是很爽的感觉。我禁不住问妈妈:「妈,爽吗?」

妈妈这会睁开了眼睛,眯着眼对我说:「嗯,好舒服!」

听到妈妈的肯定,我更觉得兴奋,一边大力的舔弄妈妈的一个奶头,另一只

手开始强有力的揉抓着母亲的另一边的奶子,可能是力道大了些,母亲更觉得舒

服了,嘴里也发出了「嗯嗯……啊啊!……」的娇喘声。

看到母亲这般动情,我的鸡巴也硬的不行,觉得好刺激啊,迫不及待的想去

摸母亲的逼逼,于是我腾出一只手,逐渐的往母亲的下体摸去,母亲现在穿着丝

袜和内裤,我的手伸进母亲的丝袜和内裤里,开始抚摸母亲的逼逼,此刻,母亲

的逼逼已经泛滥了好多淫水,淫水都已经蔓延到内裤上面去了,内裤上面都湿湿

的,黏黏的,我用一个小指头插进母亲的逼逼里,就感觉母亲的逼逼好水啊,也

许是我刚才亲母亲的奶子,给母亲弄的兴奋的,我也加快了手指在母亲逼逼里的

抽插频率,母亲也扭动着身子,应该是觉得很爽了吧。

这么摸了一会,我的鸡巴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对母亲说:「妈,你趴着!」

示意妈妈准备后入式的姿势。妈妈会意,跪着身子,在床上趴了下来,母亲撅着

屁股,两腿分开,这么看着,母亲的屁股还真是大啊!腰细屁股大,也许这是对

母亲的身材的最好形容。

看着这么大这么性感的屁股,我也受不了自己的情欲的爆发,扒下母亲的丝

袜,将母亲的丝袜退到她的膝盖处,又扒下母亲的蕾丝内裤,这样母亲的三角区

就露出来了!只见白花花的屁股中间,是一条微黑的小缝隙,黑油油的逼毛覆盖

在那条小缝之上,羞涩的遮掩着小缝隙的娇羞。母亲的花心有些粉粉的,这时母

亲的逼逼已经湿湿的了,小阴唇微微向外翻着,显得淫荡无比。

看着这刺激的一幕,我再也控制不住了,脱下自己的裤子和内裤,提着自己

的鸡巴就向母亲的逼逼插去,顿时觉得母亲的逼逼紧紧的夹着我,舒服极了,在

我插入的一刹那,母亲也发出了一阵呻吟「啊!啊!嗯!!……」

听着母亲悦耳的呻吟声,我也加快了抽送的力道和频率,母亲此刻紧紧的抓

着床上的床单,看来她也是很爽!我的鸡巴此刻硬的不行,就觉得将母亲紧紧的

逼逼给撑开了,实在是爽的一逼。

这样做了大概5分钟的样子,我就想换个姿势了,于是叫母亲躺下来,我抱

着母亲的丝袜玉腿,跪在母亲的下体处,将鸡巴插进了母亲的逼逼里,此刻,母

亲的下体已经湿的不行,很痛快的,我的鸡巴就插进去了,就感觉母亲的逼逼里

面好温暖,好湿滑,实在是太爽了啊。

这样又插了一会,母亲大概是被干的爽了,竟然开始扭动着屁股迎合起我来,

不一会,母亲的右手开始伸到她的下体,竟然开始揉搓起她的阴蒂那里,估计母

亲是很爽很舒服了吧,才这么做的。

「舒服吗?妈。」我又问了一次。

母亲「嗯」了一声,就没再说话,继续闭着眼睛,享受着阴道里面的撞击刺

激。

大约又过了不多时,我就觉得龟头一阵敏感,一股热流涌了出来,没错!我

射了,我就觉得一股浓流全部都灌进了母亲的花心深处,随着我射了精液出来,

我的身体也抽搐了一下,母亲看到了,问我:「出来了吧?」

我点了点头,母亲接着说:「快去取卫生纸。」

我将鸡巴从母亲的逼逼里抽了出来,就跑去卫生间将卫生纸拿了出来,递给

了妈妈,妈妈一边扯了一块擦了擦自己的逼逼,擦干净之后,又扯了一块给我擦

鸡巴,一点一点的将我鸡巴上的白浆都擦干净。

「去洗洗澡?」母亲问道。

「不要,不想洗了,我想留着妈你身上的味道。」我打赖的说。

「竟瞎说,快去洗洗,别不讲卫生啊!」妈妈板起脸,教育道。

被妈妈这样说,我也不好意思不去冲澡了,本来想着妈妈明天就走了,要在

自己的身上留着妈妈的体液的味道,可这样一来,确实也是不太讲卫生了。于是

就跟着妈妈进卫生间冲澡去了。

妈妈脱了丝袜和内裤,我们两个光着身子就进了卫生间,打开淋浴器的喷头,

妈妈蹲下来,拿着喷头冲洗自己的逼逼,我则在一旁站着,看妈妈洗逼逼,我突

然有点好奇,妈妈洗逼逼是怎样的画面。于是在妈妈旁边蹲了下来,仔细的观瞧

妈妈的动作。

妈妈见到我这样,有点脸红了,对我说:「看什么看!去去去!」妈妈又稍

微转过去一点身子,用腿挡住视线,不让我看。

可妈妈越是这样,我就越想看,于是我也往前探了几步,笑嘻嘻的对妈妈说:

「妈,看看!」

「不行看!这有什么好看的!」妈妈还是羞羞的说道。

「妈,我帮你洗吧。」我说。其实真的想帮妈妈洗洗逼逼,我还没体验过水

流冲在逼逼上的感觉。真的是想体验一下洗逼逼的感觉啊!

「啊?……」妈妈显然楞了一下,但瞬时又反应过来,对我说:「不用了吧,

我自己来就行。」

「妈,我帮你吧!」我依然诚恳的说。

见我这样坚持,妈妈这才松了口,将喷头递给了我,说道:「那好吧,你轻

点啊!」

我笑嘻嘻的接过喷头,一边拿着喷头对着妈妈的逼逼呲水,一边用右手揉搓

着妈妈的小阴唇上的两片肉片,不得不说,经过水流的冲刷,妈妈的逼逼的肉片

更加滑嫩了!摸上去就像是耳垂上的肉肉一样,很柔软,很娇嫩。

顺着水流的冲刷,我来回的揉搓着妈妈的逼逼上的小肉肉,妈妈则低头看着

我的动作,我问妈妈:「妈,这样洗的时候也很爽吗?」

妈妈说:「废话!当然啊!碰那里的话肯定有感觉的啊!」

听妈妈这么一说,我不知哪来的兴奋,忽然鸡巴又硬了,可能也是摸着妈妈

的逼逼的缘故,好想再做一次啊,于是对妈妈说:「妈,再来一次呗。」

「嗯?」妈妈显然没反应过来,反问了一下。

我一边指着我硬硬的鸡巴,一边对她说:「妈,又硬了!」

妈妈这才反应过来,说道:「不行,再做就做两次了,身体不要了啊!」

「没事的吧!妈,就今天咱俩做两次不行吗,以后就不做两次了!」我求着

妈妈。

「那也不行,对身体不好的!」妈妈依然坚持。

「妈,明天你就走了,你要走了,我会很想你的啊!不如今天就做个够吧!」

我说。

「不行,不行的!」妈妈坚持道,接着说:「所以我让你找个女朋友呢!先

控制控制,一会就好了,别想那方面的事!」妈妈就像一个性爱高手,指导着我。

我一看也没戏了,就不再坚持了,给妈妈冲完了身子,自己又冲了冲,我们

俩就从卫生间出来了。我又玩了会手机,妈妈又看了会电视,我们就睡觉了。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妈妈已经醒来了,在收拾东西,我一看表,才早上

五点,于是我也赶紧起来,洗脸刷牙,和妈妈又去外面简单吃了点早餐,就回来

拿着行李去了火车站。

在车站等了一会,就听见广播喇叭在喊着:「xxxx次列车现在开始检票,

请乘客到检票台检票。」我知道这是妈妈坐的列次的火车。

妈妈看着我,这次她没有哭,感觉她心情还不错的样子,「君君啊,妈走了

啊!你在学校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有什么事就给妈打电话。」妈妈转过头对我说。

「嗯,知道了!妈。你路上注意安全啊!」我也嘱咐着妈妈。

「嗯,妈还有一个希望,就是想让你找个对象。」妈妈说,今天她一点伤心

的样子都没有,反而感觉气色很不错。反倒是我有些不舍,有一瞬间我都想哭了

出来,实在是太舍不得妈妈了,一想到回到学校,又是自己一个人独立生活了,

就感到很伤心,很难过,是真的想家,想妈妈!

「嗯,我知道!」我简短的说道。

「嗯,知道就好,那妈走了啊!」妈妈就拎着行李,笨检票口去了,出了检

票口,还时不时的回头望着我,向我摆着手。

我也向她摆着手,可是我的眼睛却模糊了!我知道,她此刻也看不见我的脸,

于是就肆无忌惮的任凭泪水在眼眶里发泄出来!是的,我哭了…………